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陈昊洛说:“你这镜子挺别致的啊,也是旅游景点买的?”陈昊洛耸了耸肩膀,决定闭嘴。陈昊洛内心简直日了狗了,他说:“我要说什么?”紧接着,丰驰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背面是古铜色,还带了一个弯曲的手扶支架,正面则光可鉴人。“不是,这是祖传的八卦镜,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对方把这面八卦镜摆在了床头柜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昊洛:“要是在旅游景点看见了这东西,别买,肯定是假的。”你个道士还来劲了是吧?陈昊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锻炼甩手臂的?”陈昊洛小心翼翼的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他看广场上总有些老头没事就甩

租客是只鹿小说章节试读

《租客是只鹿》作者:一条会修图的鱼【完结】

文案:作为一个家里略有点小钱的富二代,陈昊洛的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

可惜被迫出柜之后,他的美梦破灭。

为了维持体面生活,他把其中一间卧室租给了一位道士。

但是,道士怎么会是一只鹿?

作为一只建国之前就成了精的鹿,丰驰的人生目标就是开个饭店。

可惜时运不济,他只能收起美梦。

为了吃饱穿暖,他走上了捉鬼做法的道士之路。

后来,给自己找了个有钱男友。

——————————————————————————

陈昊洛:“我的男朋友他不是人。”

丰驰:“听起来没有问题,但就是觉得怪怪的,你不是在骂我吧?”

陈昊洛:“绝对不是。”

———————————————————————————

丰驰:“我的男朋友太有钱了怎么办?”

陈昊洛:“也没有多少钱,只是你太穷而已。”

———————————————————————————

有钱受和贫穷攻。(攻后期也挣钱啦!)(受有过一段感情)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丰驰、陈昊洛 ┃ 配角:唐闻嘉、韩阳、裴枫寒、江渊、程晋 ┃ 其它:江潇潇、张强、陆江

第1章 被迫出柜的陈昊洛

杜艳梅坐在沙发上,下半身朝向茶几的方向,上半身却扭到一旁,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是个正在抽噎的模样,她手里捏着一沓纸巾,偶尔抽出一张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在她对面,她的儿子陈昊洛坐着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抽噎哭泣的杜艳梅,额头处的刘海散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眉眼,使人看不真切他到底在想什么。

在他身后不远处,陈家雄正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双拳紧握,置于大腿处,冒着发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茶几上的东西,鼻翼朝两边微微扩张,嘴里喷出雷霆怒吼。

“你是想气死我和你妈才甘心吗?不要脸的东西!”

陈昊洛垂下视线,看茶几上散乱的照片以及一些打印出来的聊天记录。

照片上他和一位带着黑色方框眼镜的男孩子搂在一起,动作极为亲密,而打印出来的纸质版聊天记录更是露骨到看一眼都觉得不堪入目。

“谁允许你们动我电脑的?”他抬手撩起自己额头处的刘海,冷冷的回了陈家雄一句。

“老子还看不了你的电脑了?你这个废物!”陈家雄显然被他的话刺激到了,“唰”的站起身来,直接冲过去朝着他后脑勺扇了一巴掌,力道之大,陈昊洛猝不及防的肩膀一歪,被他扇歪到沙发上。

杜艳梅回头惊呼一声,停止抽噎,忙起身走了几步,想要扶住儿子查看伤势,又想要劝丈夫不要动手,眼角余光却瞥到茶几上刺眼的照片,她伸出的手缩了回去,要说的话也咽了进去,到底也没有再动一下,只是捏着纸巾神情悲伤的站在茶几前。

杜艳梅怎么也想不通为何独子会突然喜欢上男人——她认为是“突然”,儿子肯定是有隐情的,不然好好的一个男人,怎么就“想不开”去喜欢上一个男人了?

儿子向来是没有什么出息的,上学的时候成绩就马马虎虎,后来毕了业进了自家公司,也是按部就班的工作,既不出错也不出挑,平日里除了钓鱼和抽烟之外,没见过他有其他爱好。

虽然家境尚可,但是陈昊洛身上却没有那些富二代骄奢阔绰的恶习,上学的时候车接车送,每天按时回来睡觉,工作以后依旧车接车送,无论去哪里都会给她打声招呼,事后询问起来,也没有察觉到他说谎。

这么一个规规矩矩到没什么出息的儿子,怎么就喜欢上男人了?

若不是心血来潮突然想要亲手整理卫生,她打死都想不到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杜艳梅简直没法再看茶几上的东西第二眼,无法把那些□□裸的聊天内容和眼前她看了二十五年的儿子联系起来。

没法联系,那内容太污秽了,让她稍微想一想就要崩溃。

“对,我是废物,”陈昊洛整理好自己的额头处的头发,露出清晰的眉眼,他是浓眉大眼高鼻梁的长相,嘴唇稍薄,申字脸型,是老人家喜爱的外表,俗称“很正气”,一看就是“有为青年”。

这样“正气”的“有为青年”长相,加之尚可的家境,注定了他的一生在老人家的眼里,只能是按部就班的走下去,比如大学毕业后找份工作,然后配一位门当户对的妻子,夫妻两个一同持家育儿,到老了,便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膝下围绕着孙辈,和气安乐的过完一生。

但如今他的道路在老人家眼里显然是走“偏”了。

陈昊洛站了起来,他是一米八五的大个子,站起来比他爸要高出一个头,看着陈家雄,继续冷笑:“废物就没有隐私了吗?你们不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动我的电脑,现在又来侮辱我,你们把我当做什么了?”

杜艳梅的愣愣的看着儿子,眼睛一眨,眨出来两串泪珠子,她仿佛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儿子般,想不通儿子怎么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她今天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了,多的让她思绪混乱,只能拉着儿子的衣服一角,哀求道:“别说了,妈妈知道你最近压力太大了,你给爸爸妈妈道个歉,这事...。”

陈家雄截住她的话,继续瞪着一双眼睛:“老子供你吃供你喝,把你养大,你现在在你老子面前谈隐私?”然后他也冷笑几声:“行啊行啊,长大了,翅膀硬了!敢给我谈条件了!好!好!好!你现在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你别说是我儿子,我管你喜欢男人女人,真是他妈的恶心!”

陈昊洛听了爸爸的话,身形一晃,冷笑在他脸皮上终于维持不住,嘴角垂下来,肩膀也耸了起来,强忍着掉眼泪的冲动,他甩开了杜艳梅拉过来的手,转身大步往楼上走去。

在他身后,陈家雄挥动着双手:“走!走!走!都他妈走吧!他妈的!”

等上了楼梯拐角处,他听见杜艳梅劝陈家雄的声音:“...洛洛不懂事,教训教训就行了,孩子还小,他懂什么?肯定会改过来的,干嘛又是动手又是赶人的...。”

后面的话渐渐听不清了,陈昊洛靠在墙上,两手往脸上胡乱一抹,抹出满手的泪水。

今天是他最倒霉的一天。

早上八点多,收到多年男友发过来的分手消息,他疑心男友是开玩笑,拨了电话过去,没有接通,回了微信过去,依旧石沉大海,十点多,在朋友圈刷到男友晒的结婚证照片,地点定位在男友老家县城,来不及错愕,就接到杜艳梅打过来的电话,说“让他回家一趟,有事说”,他刚一踏入客厅,就看见了茶几上的照片。

大脑“轰”的一声,血液直接涌上头来,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是没有想到这天会来的这么快,来的这么妙,快的让他猝不及防,妙的让他无力辩解。

紧接着杜艳梅的哭泣,陈家雄的怒吼,让他整个人处于又惊又惧又愤怒的情绪当中,待到风雨过后,只留下满身心的疲惫和解脱。

在房间里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后,他扛着行李箱下了楼,没有看到他爸,客厅只剩下杜艳梅一个人在发呆。

杜艳梅看他下来,拉住他:“洛洛,别冲动,你爸说的是气话,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给你爸道个歉就没事了。”

他放下行李箱,对杜艳梅说:“妈,你别说了,我早就想到这天了,也好,我搬出去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杜艳梅还是不肯松手:“冷静什么?你这孩子,喜欢男人...。”她说的很吃力:“妈妈知道你就是一时之间无聊了,才去找男人谈恋爱的,你们年轻人就爱玩这些有的没的,没事的,妈妈理解,只要改正就没事的,这样吧,咱们一家三口去国外旅行去,你不是一直想去美国看好莱坞吗?咱们就去美国看好莱坞,这段时间你肯定压力太大了,玩一圈回来就没事了,啊,洛洛乖。”

陈昊洛拽过自己的箱子,对着杜艳梅放软了语气:“妈,对不起,是我不孝顺,惹您伤心了,”顿了顿,继续说:“我喜欢男人没有错,这不是改不改正的问题,妈,你替我转告爸一句,就说我对不起他,你俩还年轻,国家现在正响应生个二胎,你俩要是接受不了我的性取向,就再要一个吧,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

说完这些话,他抛下愣神的杜艳梅,穿过院子,离开了家。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在自己购买的房子里洗漱完,上了床抱着被子发呆,出柜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他完全忘了之前的对策。

他理解父母对这种事情的反应,倘若今天男友没有和他分手,那么他心情也不会这么糟糕,不会口不择言的去顶撞父母。

陈昊洛今年二十五岁,早就对出柜的场景幻想过无数次,原本他想着循循引导父母对同性恋这种事情的认知和接受,然后在彼此心照不宣的情况下再出柜。

可惜一切人算不如天算。

想到这里,他苦笑一下,摸出手机,打开微信,对着前男友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韩阳,你和我分手我理解,也接受,但是你为什么要去骗婚?”

等了许久等不到对方的回复,他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我现在在栖凤小区,你要是个男人,就过来把话说清楚,发一条微信说分手算什么本事?”

消息没能如愿发过去,一个红色的感叹号赫然跃入对话框上。

“竟然把我拉黑了?”陈昊洛不可置信的点进去对方的朋友圈,上面显示一条杠,已经不能让他查看了。

他盯着手机上对方的小鸭子头像,还有朋友圈背景墙上的照片。

照片是PS过的,上面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靠在一起,营造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氛围,陈昊洛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掀开被子,下了床,给“水仙哥”打了一个电话。

“水仙哥”是他发小,和他一样,都是家里有点小钱的富二代,真名叫做唐闻嘉,热衷于花钱追女明星,最近迷恋娱乐圈一位叫江潇潇的女演员,这位女演员长相清丽,被粉丝亲切的称为“水仙妹妹”,唐闻嘉砸钱把自己砸到“水仙妹妹”的民间粉丝后援会会长位置,被粉丝冠了一个“水仙哥”的称号。

电话响过三声,那边才接通:“...耗子,有事?”

“你在干嘛呢?怎么那么吵?”

“我在给我家潇潇拼播放量呢,妈的!演的也太弱智了,艹,还他妈的亲上了,哎,你有事说事啊,没事我挂了。”

“...我今天出柜了。”

那边安静几秒后,陈昊洛听见唐闻嘉一个倒吸声,紧接着对方那边噪杂的声音消失,唐闻嘉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从手机里传过来:“你爸妈什么反应?”

陈昊洛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用手揉了揉自己一头乱发:“被迫出柜的,你说什么反应?”

“你现在在哪?”

“在栖凤小区,一个人,我爸要和我断绝关系,我就搬出来了。”

“别啊,”唐闻嘉说:“你爸就是说说而已,你家就你一个儿子,关系哪能是说断就断的...。”说到这里,他突然回过神来:“靠!你男朋友呢?那个叫什么韩阳的,你俩不在一起?”

陈昊洛轻声说:“他回老家领结婚证去了。”

“他不是...,”唐闻嘉瞬间明白了:“丫骗婚去了?”

“帮我个忙,看看韩阳找的那个女的是不是也是同性恋,要是是,这事情就算过去了,我自认倒霉,要是不是,把这韩阳的事情抖给那女的。”

“懂了,”唐闻嘉应了下来:“对了,要我过去陪陪你吗?”

陈昊洛笑了笑:“不用,我要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他现在不接我电话,还把我微信删了,我就不信不能把他逼到我跟前来。”

“成,事弄好了给你说着啊,先挂了。”

结束电话后,陈昊洛对着夜空呼出一口热气,点燃了一支烟,挂在嘴边,心里乱糟糟的。

他和韩阳好了快有五年,大学时候认识的,大二开始谈恋爱,他们这个圈子的爱情来得快去的也快,像他和韩阳这种黏了快五年的,其实挺少见。

陈昊洛嘴上虽然没说,但是心里早把韩阳当做自己的亲人,这所房子就是他偷偷攒钱买下来的,预备着将来当成他和韩阳的小窝,房子是三室一厅的格局,设备齐全,小区环境也好,他甚至都想好了他俩的未来,比如养条狗,养只猫,韩阳挺喜欢小孩子,那么将来到了三十岁就去孤儿院领养个小孩。

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也挺好。

他爸说的没错,他就是个废物,人家像他这种家境的,不是去国外念名牌大学就是进大公司上进,再不济就去创业自己当老板,总之是一代要比一代强,可是他呢,没什么志气和大理想,只想着混吃等死,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和一位知心爱人就够了。

现在爱人没有了,工作也没法去了,什么都没有了。

第2章 他的租客

日上三竿,陈昊洛抱着被子在床上懒洋洋的翻了一个身,半睡半醒的眯了会,才睁开眼睛,慢悠悠的下了床。

走到客厅的冰箱前打开一看,冰箱里面只有一个不知道何年何时放的西红柿,因为很少来这边住,所以食材准备的不多。

对着冰箱打出一个哈欠后,他掏出手机叫了外卖,然后拖着步伐进了卫生间。

等到洗漱好之后,外卖也到了,打开饭盒,一边吃,一边刷手机。

唐闻嘉发过来几条消息。。

“耗子,查清楚了,那女的不是同性恋,是韩阳老家县城的,是个初中老师,俩人相亲认识的,时间不长,两个月吧,这就扯证了。”

“我查到那女的微博了,不过看样子不常用,估计发私信也看不见,要不这样吧,我找人在他们学校贴吧上发个帖子,指名道姓的说下怎么样?”

陈昊洛想了想,回过去一个语音。

“先别,发帖子的话大家都能看到,这让他以后怎么回去?让别人怎么看他父母?我给你个文件,你给那女的匿名发个邮件。”

唐闻嘉很快就回了过来。

“你该不是还对那货心软吧?”

陈昊洛苦笑一声:“这不是心软不心软的问题,我昨天想了一宿,估摸着韩阳也是被家里人催的,咱敲打敲打他一下,让他不敢再骗婚就行。”

“行,我这就安排,你今天没事的话,出来吃个饭。”

“那就去小山村,我请客。”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陈昊洛开着车子去唐闻嘉家里接他。

唐闻嘉一个人住,屋子又乱又脏,陈昊洛到的时候,他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嘴里念念有词,右手放在鼠标上,不停的重复着点击动作。

他是个小白脸长相,由于成天对着电脑的缘故,脸上常年挂着几颗红痘,饮食也不规律,身材消瘦的厉害,怎么吃也胖不起来,若非陈昊洛了解他的德行,不然乍一看,总觉得他是吸/毒吸成这种模样——不过话说回来,他那追星上瘾的劲儿,看着和吸/毒也差不多了。

陈昊洛凑近一看,原来是在投票,他皱着眉头对唐闻嘉说:“你这屋子也太乱了,就不能请个阿姨来打扫一下吗?”

唐闻嘉头也不抬的回道:“那多不好意思啊,人阿姨一来,看我屋子这么乱,多丢我面子?”

陈昊洛无话可说,转移了话题:“你好了吗?还吃不吃饭了?过会去迟了,又得被那帮人灌酒。”

“你先随便找个地方坐会儿,等我把潇潇这波排名投上去就走。”

陈昊洛在他屋子里转了一圈,找不到可以随便坐的位置,回头看唐闻嘉大有把椅子坐穿的架势,便无可奈何的帮他把房间整理干净。

这一耽误,导致他们去的时候成了最后来的人,一行人嘻嘻哈哈的不肯放过他俩,不由分说各自先被灌了三杯酒,然后大家趁着上菜期间,打开包厢内的麦克风,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唐闻嘉凑到陈昊洛身边,喷出一股酒气:“耗子,还没和你爸联系呢?”

“没,”陈昊洛“吧嗒”一下,玩弄着手里的打火机:“他现在还在气头上,我打过去也是自讨苦吃。”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一条会修图的鱼《租客是只鹿》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

周媛眼一闭,跨下两层楼梯,正好踩在玻璃球上,摔了一跤,差点没闪着腰。不过也摔的够惨了,文件散一地,楼道回声效果好,那“哎哟”一声在楼栋里直回荡。楼梯空荡,不常有人走,所以周媛叫那么大声了,又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见着个人来。这个精明的尚雪臣,适合做自己的触发点吗?尚雪臣睡醒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醒盹儿。揉揉手腕子,垂头看地面,地上绒毯多了些脚印。站起身,自己的廉价黑西装上沾了不少的灰。尚雪臣低头看一眼,随手拍了拍,想小间休息室也太脏了点,把自己这么不讲究的人都变得讲究起来。周媛抱着文件下楼梯,走路分神,踩着个什么...

2019-09-03 07:30:37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2019-09-03 07:30:37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0:37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0:37

爱而不得那十年小说[微辣不是麻辣]在线试读

“你戒指呢?”邱示君忽然问,许庭深一惊,他下意识去摸左手,略带紧张地说:“我....不习惯戴....昨天洗澡的时候摘了。”许庭深似乎很怕邱示君再追问下去,他先岔开话题说:“示君,最近有歌要发吗?”许庭深又不是个时髦的人,他有点老派,手机里听来听去那几首老歌,他连明星都不认识几个。邱示君没回答,许庭深也觉得自己啰嗦,气氛诡异地冷场。邱示君闻言拿起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糖藕放到许庭深的碗里,他深深地看一眼,然后说:“是吗。”“有,有一首前两年填的词被莫琪收走了,就快发了。”“下个月可能得去青海一趟。”...

2019-09-03 07:30:37

离婚热搜小说[是笙]在线试读

一旁的明姐周程和脸色奇异,目光分别望向别处,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反正都在圈里混,这么点伎俩,谁没使过。盛娱这么重视这次合作,不是因为他名气大、演技好,而是有人需要他。果然——盛娱这个小公子是缺根筋吗?这样的事不论是圈内圈外,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从夏时优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奇怪。宋以深脸上却再次出现笑意,原来如此。“好。”周程和明姐换了个眼色,对宋以深突然的表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

2019-09-03 07:30:37

前男友背着我偷偷养崽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他绰号阿猛,其实名字是孟新,你怎么喊他都行。”江恒说道。“嗯?”江恒看了一眼他面前的设备,“对,一般跟这里的差不多,稍次一点的就只能在酒店配置的电脑里打,不然平时都是选择这种。”“好。”言辞没有推拒,大方的坐在了电脑桌前。他跃跃欲试的打开了电脑的PUBG页面,手快的先输入了一行数字,突然发觉那是自己的大号,这样一弄岂不是要掉马?他想了想,换了一个账号登陆。任他再自恋的多想一层,可能就会以为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只是言辞表面上不说,江恒也就不打算多为难他什么,平常人一样的带他去这里四处转转。“老于应该跟你说...

2019-09-03 07:30:37

没完小说[晚春寒]在线试读

陈诺言刚进屋子就把拐杖直直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江川季身上。陈诺言刻薄的话语还没有骂出来,自己先呆住了。江川季的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她没有去管江川季受伤没有,反而是扑着过来询问陈诺言的脚伤。陈诺言自知自己没错,但这种时候也免不了有些心虚。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等着他们给自己一个解释。江川季和林秋棠相识于大学,结婚于毕业,是同学眼中爱情的真正样子。但这都是外人看到的,陈诺言看到的只有江川季飞奔于各个地方签下的合同和产房外只有陪护和远亲等着的样子。陈诺言拄着拐杖横冲直撞的去闯大厅,没有得到抱抱的江观海一气之下...

2019-09-03 07:30:37

刀尖舔蜜小说[莫逢君]在线试读

安全带还没扣上,他俯身过去闻了闻,男人身上只有清浅的木质香,很干净的香气。“我喝的茶。”沈戾等他扣好安全带,发动引擎,“你家在哪儿?”他才回国不久,房子是家里给置办的,目前没别的住处。陆长亭是有些醉意的,不然也不会让沈戾送,他们的关系还没亲近到这种程度……他把车钥匙递给沈戾:“你喝的是什么?”等车停在自家别墅楼下,陆长亭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沈戾送他回家,自己要怎么回家?“你要不要在我家将就一晚?”...

2019-09-03 07:30:37

道医小说[拉棉花糖的兔子]在线试读

萧副院长很犹豫,虽说家学渊源,但是这个病,不管他们医院经验丰富的中、西医,还是外院专家都束手无策,周锦渊才二十一岁,六十岁的中医大家还觉得年轻呢,他可能比老专家还强?萧夫人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到底也没说出来,只是盯着周锦渊的动作。周锦渊握着萧母的脉,两只手都把了一分多钟,这才松开,又看了看舌苔,问道:“萧奶奶这两天,是不是在呃逆之余,还有些腹胀气闷?”秦观主对周锦渊虽然不大了解,但知道他父亲的本事,也道:“锦渊家学渊源,他父亲是杏林高手,不如就让他试试吧。”但老友都说话了,他还是得给点面子,人家年轻人也是...

2019-09-03 07:3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