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周媛眼一闭,跨下两层楼梯,正好踩在玻璃球上,摔了一跤,差点没闪着腰。不过也摔的够惨了,文件散一地,楼道回声效果好,那“哎哟”一声在楼栋里直回荡。楼梯空荡,不常有人走,所以周媛叫那么大声了,又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见着个人来。这个精明的尚雪臣,适合做自己的触发点吗?尚雪臣睡醒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醒盹儿。揉揉手腕子,垂头看地面,地上绒毯多了些脚印。站起身,自己的廉价黑西装上沾了不少的灰。尚雪臣低头看一眼,随手拍了拍,想小间休息室也太脏了点,把自己这么不讲究的人都变得讲究起来。周媛抱着文件下楼梯,走路分神,踩着个什么

别对我说谎小说章节试读

《别对我说谎》作者:山核桃【完结+番外】

文案:与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缘是劫。

原本一个一如既往想找下一个陪自己萎靡沉沦的床伴,一个恰好在找能帮自己混淆视线的烟雾弹。身份天差地别,非要扯上爱情。尚雪臣原本不相信,心虚要弥补,季书平渐渐记起小时候他们曾相遇,也想起他爸是自己绑架案的执行者,而主谋是自己的爸爸和他的大伯。

尚雪臣有时候在想,他们之间的阴差阳错到底是缘还是劫,季书平说是缘,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可这冥冥之中也是有背后推手的,他们的相遇从开始就是一场计划。

落魄黑道少爷受X人模狗样精英攻

第1章

坐在椅子里的杨连未曾抬头看对面人,自己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拿笔在放在腿上的资料上勾勾画画,“最近有按时吃药吗?”

“有。”坐杨连对面的季书平面目平静,如实回答,声音听起来平和温柔。

“嗯,那最近有冲动消费或者冲动投资的行为吗?”

“最近买了栋别墅,留给自己发病的时候修养。”季书平仍旧平和。

“性`欲也正常?没有通过找女人来消耗?”

“没有。”

“那……”杨连的笔指向资料上的最后一项,“性向还明确吗?”

“这个目前还不太清楚。”突然的问题没有使季书平变得慌张,仍旧镇定回答。

杨连放下笔,看向对面的人。

季书平礼貌的朝杨连笑了笑,一双眼睛藏在眼镜后面,坐姿不变,背脊挺直未靠椅背,胳膊担在椅子把手上,双手交握搁在大腿,声音镇定自如,身体不是放松状态。

杨连看他一身西装,脸上还挂着温和的笑容,显得人畜无害,心里不由感概装的挺用心。

杨连倒吸一口气,抬手用食指挠挠眉心,想想最近好像没有收到特殊指示,“你最近这段时间,没有出现过激行为,周围环境也没有出现刺激源,控制的很好。继续这样治疗下去,以后正常的生活不是问题。”

杨连虽然口头这么说,其实心里不是一般的担心。是他季书平压抑的太深,还是真的就乖乖听话了?总感觉季书平不会这么乖乖听话的,这世上要 是有听话配合的病人,医患关系都不会成为新闻话题。如果真是压抑的太深的话,那现在还没出现能够刺激到季书平的点,如果这个临界点出现刺激到了季书平,估计爆发的情绪就会是洪水猛兽,内里就要地震塌方。

杨连真的是很不想接手季书平这样的病人,要不是他有钱的话。面对他,自己得端着小心翼翼,除了判断他的精神状态,自己也要神经绷紧,一不小心也会被他影响到,做心里医生就是这点不好。

杨连叹一口气,“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麻烦你了,杨医生。一起吃个饭吧。”杨连听季书平这么说,其实不太想答应。他私下里是不想和病人有过多接触的。但是他不能拒绝季书平,谁知道会不会刺激到他。

季书平看杨连点头,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秘书,吩咐秘书找个不错的餐厅订位子。

周媛接到自己老板的电话,想到尚雪臣最近在一家格调挺高的西餐厅工作,翻翻电话在那家餐厅订了位置。

尚雪臣今天值班排在餐厅大堂。来这家西餐厅大概工作了几个月,工作流程也摸透习惯,无非就是微笑礼貌引导客人。只不过挺直脊背一手托盘对尚雪臣来说还是比较难。还有就是服务生的统一服装让追求个性的他很不习惯,小马甲套着贴身白衬衫,小马甲勒得他腰疼。他从来都是上衣宽松怎么舒服怎么来,倒是小张说他装着招待服,勒出一把细腰,从后头看输不了女招待。

尚雪臣来应聘也是因为待业太久感到无聊。刚结束上一份工作蹲家太久被室友周媛成天嫌弃,比妈还烦。实在忍不了,想着自己什么人都见过,就是没见过有品位的有钱人,所以就来这家餐厅工作,也算是多见识见识有钱人什么样。也没什么特别,只不过是比暴发户讲究了些,更多一些有格调的臭毛病。

站在一边随时待命的尚雪臣觉得自己腿站的有点酸,脸上的微笑也很僵硬了。正想着找个机会溜号,就来了一组新的客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两个男人。

尚雪臣一如往常的脸上挂着假笑,在电脑上查询预订位,带着他们去提前订好的光线良好视线宽敞的窗边位置。

季书平站在桌前,眉头皱起,杨连仔细观察着季书平的表情变化。季书平似有察觉杨连的探究目光,强忍下来抚平情绪,转头笑着对尚雪臣道,“麻烦帮我换个靠墙的。”

靠墙的?这是尚雪臣头一次遇到从视角绝佳位换到背墙的,这人很缺安全感吗?尚雪臣微笑伸手,做出请的动作,转身领路,视线扫过穿西装男人的手,看见穿西装的男人左手四指微微弯曲,拇指指甲抠在食指第二指节,看来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平和。

尚雪臣引人入座,递过菜单时,那个西装穿的板正的男人没接,尚雪臣心下了然,把餐单放在他的左手边,帮他把水杯注上三分之二的水。那男人透过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斜眼瞟了一下倒水的尚雪臣。坐在对面半举菜单,假意点菜的人窥见了那刻意藏在眼镜后的微妙眼神。

杨连的目光随着对面的人扫一眼桌边的服务生。

这服务生右手举着大肚玻璃壶倒水,左手收在腹前,姿势标准看来是有被好好培训。皮肤白`皙不透粉气质死沉,刘海厚重看不清眼。笑容虽然是餐厅规定的模式化标准笑容,可谁都看得出弯起的嘴角里藏不住的桀骜不驯。

看这一眼,杨连就知道是不太会听话的服务生。

季书平右手叠上左手,左手拇指掐住右手虎口,倒水的人拿着水壶的右手晃了一下。看来这服务生倒没注意杨连的审视,眶角余光的注意都给了自己。

三人心里分别揣着自己的不怀好意,面上装出的和风细雨,余光里的各自打量。

尚雪臣倒完水,听完点单,对上西装板正的男人迟缓的笑容。虽然看他礼貌笑着对自己说谢谢,可尚雪臣心里却觉得这人装得人模狗样。

后面的流程无非就是倒酒上前菜,一道道的餐品端上又撤下,尚雪臣站在一边帮他们醒酒。一般给客人倒完酒之后,都会示意有事再叫他,尚雪臣也就不用再站在一旁干巴巴的看别人吃饭。今天也不例外。

尚雪臣没站在那桌客人的不远处等待招唤,他看人向来都准,一眼就知道这一桌的俩人不是省油的灯,避远些是对的,索性绕到洗手间去了。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在女厕所门口听到了里面的议论。尚雪臣倚在门边听了一会儿。

“唉,刚刚进来的那组客人看到没有。就尚雪臣领的那桌。”

“看到了啊。那个穿西装戴眼镜的,长的挺帅啊。还朝我笑呢,你说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拉倒吧你,那位好像是季氏的太子爷。听说脾气好,对谁都会笑。别自作多情了啊你。”

“保不准我就是他看上的灰姑娘呢。”

“算了吧,人家妈妈同意你吗,人家妈妈现在可是季氏的一把手,你是想给人家包吧。而且我听说,那位季总私下生活干净的很,可没养过小情儿。”

“少见了啊,帅气又多金,还不沾花惹草的,好一朵阆苑仙葩。哎呀妈啊!尚雪臣,你站女厕所门口干什么,吓死我了!”

“听姐姐你们聊八卦啊。”尚雪臣仍倚着门,笑得吊儿郎当的。

“我们说的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啊,说人家帅气又多金,恨不得扒光自己送过去。”

“少胡说八道的啊。”

“我倒是觉得,那个什么季总装得斯文有礼,可这斯文有礼后面说不定就是个变态狂魔。哪有人有钱又有颜的还这么压抑自己,说不定就是个专勾你们这些没脑子女人的变态杀人魔。”尚雪臣故意说的让人恶寒。

那两个女侍应懒得搭理他,正准备走。尚雪晨一把抓住其中一位的胳膊,等其他人走了,才笑嘻嘻的凑近说,“姐姐最近约炮怎么不找我了?是有男朋友了?”

“怎么想我了啊,难怪说话那么酸呢。是吃醋了?”

尚雪臣笑着收回手,“你就当我是在吃醋吧。”两人又嘻哈说了会儿话才离开了厕所。刚走没多久,背后男厕所里就走出一个西装笔挺的人。

杨连看着季书平弯腰坐下顺带解开西装扣子。脸上虽然还是温和的笑着,却又感觉哪里不对劲。“怎么?心里不舒服?”

“没有,杨医生。”季书平笑着应答然后一招手,尚雪臣走了过来,“请帮我们倒酒。”

“好的,先生。”尚雪臣倒完了酒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你站在这里待命,我不确定等一下是不是还有其他需要的。”坐在对面的杨连听季书平这么说,狐疑的看了一眼尚雪臣。尚雪臣仍旧保持微笑的站在旁边,呵,果真没有表面装得那么平易近人。尚雪臣肚里腹诽,脸上撑住笑。

尚雪臣一直等到季书平他们吃完饭都没听到季书平的其他需要。等杨连放下刀叉一抹嘴,季书平才摆了摆手说,“你下去吧。”

尚雪臣略弯腰,微鞠躬,笑着退下。转身脸上笑就挂不住了,看来是把他当下人了,哼,狗屁有钱人。

“杨医生如果吃完了可以先走,不必在意我,我等下还约了人在这里谈事。”季书平笑着对杨连,拿起水杯抿口水,眼睛绕过对面的杨连,扫过刚刚退走的背影。

“那我先告辞了。”杨连捕捉到季书平眼里的心不在焉,他是没听过季书平提起约了人的事,但人家都明说了,也只有先走的份儿。

等杨连走了之后,季书平视线绕了餐厅一周,没看到尚雪臣,喊来了另外的侍应,”把你们经理叫来。”

小张听了这话心里一惊,但还是佯装镇定,“先生是对服务有哪里不满意吗?”季书平没说话,只摇了摇头。小张无奈只好去叫了经理过来。

尚雪臣刚从餐桌上被人赶下来,站了半天了,觉得肚子饿,绕到厨房里来找吃的。没想到经理过来了,脸上溢着不满,仰着下巴,可能是想摆出经理的架子趾高气扬对着尚雪臣,可惜身高不够,尽是拿鼻孔怼着尚雪臣。尚雪臣看经理这样,扯出一个坏笑,“经理,鼻毛挺性`感啊。”

经理气急,丢下一句,“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然后转身就走,经理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样有范,可惜尚雪臣看着经理跨着步子,像个移动树墩只想笑。尚雪臣背着经理嘲笑完挑挑眉,也不在意经理开了他,找到一盘剩半边的牛排,用手抓起来就吃。

等他吃完去更衣室准备换下衣服走人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是站大堂的小张。

“尚雪臣你怎么得罪你带的那位客人了?怎么叫来经理就要辞退你?”

尚雪臣这才知道自己被辞退的原因,果然是个斤斤计较的变态。尚雪臣心里痛骂,嘴上确是装出不在乎,“谁知道呢。”

小张看尚雪臣脸上没有一丝的愁眉苦脸,正面无波澜的扯开自己领带。小张低头看一眼尚雪臣的腰身,可惜以后看不到这小窄腰了,笑着靠在尚雪臣旁边的储物柜上,目光直往尚雪臣的腰上睃,“唉,我听说你睡了徐姐?”

“嗯。”尚雪臣看着笑的一脸猥琐的小张,就这模样站大堂,经理估计也仇富,故意恶心有钱人。

小张笑的越发猥琐,“徐姐你都能睡的到?挺厉害的啊你。什么滋味?”

“滋味?年纪大点儿,下面松点儿。”

“那和男人比呢?”尚雪臣闻言一抬眉头,瞥一眼小张,小张自觉急了些,赶忙补话,“唉,我听说你也睡男人的,这不你都要走了,我好奇问问。”

尚雪臣嘴角歪半边笑着,“小张,看不出来你平时装模做样的,原来是个假正经。要说区别吗,男的口活儿好些。果然还是男人才懂男人的兴奋点,你这么好奇,是动了什么心思?你要是想试试,我把我手头几个常约的介绍给你?”

“不用,不用,我就是问问。”小张挠了挠头装出一脸的不好意思,眼里的欲言又止却逃不过尚雪臣。小张对尚雪臣有点邪念,可尚雪臣做惯了上面,小张对着尚雪臣只想自己是上面。而且尚雪臣男女通吃,一张冷脸看着就不好对付。不过要是他能给自己介绍几个,倒也不亏。

尚雪臣趁着小张独自琢磨的空当儿,麻溜儿的换了裤子,拎出自己的包。走前和小张说了一句,“记得提醒经理多给我三个月工资,不然我拎着锤子来门口闹了啊。”

小张看着尚雪臣走出更衣室,抓了几下头发,一咽口水一跺脚追了出去。可刚追出去,就看不到尚雪臣的身影了,失望的转身,差点撞上人。小张定神一看,就是和辞了尚雪臣的人一起吃饭的客人嘛,张嘴就不客气的问那位季总干了什么。

尚雪臣出了门,就朝地上吐了吐口水,”呸,晦气。遇上个变态的不说,还遇上个把我当拉皮条的。”看看时间,虽然离到晚上还有几个小时,可想想自己也没其他地方可以去,今天也不太想和其他人约,就晃晃悠悠回了家。说是家,也不过是和别人一起合租的房子。

尚雪臣一到家就躺在客厅沙发上圈着腿睡着了,入梦前,尚雪臣想着辞了也好,省得整天站着一脸虚伪的迎合有钱人,活受罪不说,再呆久点仇富心理积攒引发自己反社会。

醒来正好听到钥匙插进锁眼的声音,睁眼客厅漆黑一片。尚雪臣在沙发上翻了个身,门被打开,门缝里漏进了些走廊的灯光,然后就出现了周媛的身影。

周媛被团在沙发上的黑影吓的尖叫出声,“尚雪臣,有病是不是,在家怎么不开灯。”

尚雪臣听周媛尖锐的嗓音,笑出了声,“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今天太累,不想在外面留宿,明天公司也有一堆事做。你呢,今天怎么这么安分在家呆着?”

周媛和尚雪臣一样,经常在外流连,迷恋灯红酒绿,各式肉`体欢愉。原先这房子是尚雪臣和周媛不知道第几任的男朋友一起租的,没多久周媛就和男友同居住了进来。她男朋友没钱付房租,都是周媛垫的。

后来两人分手,周媛毫不留情的赶走了她男朋友,所以现在就变成了周媛和尚雪臣一起住着。原先尚雪臣还以为周媛对自己有意思,所以特地赶走她男朋友,自己留下来。尚雪臣不是没遇到过各式花样对自己死缠烂打的,结果是周媛不服气自己已经交了一年的租金,所以才留下。不过尚雪臣和周媛的前任话不投机,倒是和周媛算个同类知己。

“我被辞了。”

周媛听了没表现出多大的惊讶,优雅转身,带着连衣裙都划出个好看的摆,扭着腰去冰箱拿出两罐啤酒,走到沙发前用脚踹了踹尚雪臣。尚雪臣起身接过啤酒,让出一个位置给周媛。周媛挨着尚雪臣坐下,“那你下面什么打算?”

尚雪臣揭开啤酒盖上的环,啤酒沫儿滋拉直往外冒,“不知道,再看吧,反正就算他不辞我,我也打算走了,我睡了餐厅里的一个女经理。”

周媛一听,准备自己的经验谈。“所以我说不能在工作的地方和别人有纠缠。”胳膊一杵尚雪臣,“唉,我们公司又准备给经理招助手了,反正你现在空着去试试?”

尚雪臣想起周媛在季氏下面的一家公司做秘书,“你们经理又招人?他怎么总换助理?”

周媛耸肩,“不知道哦,看他平时挺好相处的样子,看见我们还笑着打招呼呢。你学历不错,去给我充个人头。”

尚雪臣回头看她,周媛职场顺意,夜场得意,人话鬼话张嘴就来。两人虽然住一块儿,周媛对他从来都是真话假话混着说。尚雪臣这么会分辨的人,时间久了也分不清周媛的真话假话。

尚雪臣笑着喝了口酒说了声“好。”不管周媛打的什么主意,要是能膈应一下今天那位人模狗样的季经理,他倒是乐意。

第2章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山核桃《别对我说谎》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2019-09-03 07:30:32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0:32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0:32

爱而不得那十年小说[微辣不是麻辣]在线试读

“你戒指呢?”邱示君忽然问,许庭深一惊,他下意识去摸左手,略带紧张地说:“我....不习惯戴....昨天洗澡的时候摘了。”许庭深似乎很怕邱示君再追问下去,他先岔开话题说:“示君,最近有歌要发吗?”许庭深又不是个时髦的人,他有点老派,手机里听来听去那几首老歌,他连明星都不认识几个。邱示君没回答,许庭深也觉得自己啰嗦,气氛诡异地冷场。邱示君闻言拿起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糖藕放到许庭深的碗里,他深深地看一眼,然后说:“是吗。”“有,有一首前两年填的词被莫琪收走了,就快发了。”“下个月可能得去青海一趟。”...

2019-09-03 07:30:32

离婚热搜小说[是笙]在线试读

一旁的明姐周程和脸色奇异,目光分别望向别处,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反正都在圈里混,这么点伎俩,谁没使过。盛娱这么重视这次合作,不是因为他名气大、演技好,而是有人需要他。果然——盛娱这个小公子是缺根筋吗?这样的事不论是圈内圈外,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从夏时优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奇怪。宋以深脸上却再次出现笑意,原来如此。“好。”周程和明姐换了个眼色,对宋以深突然的表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

2019-09-03 07:30:32

前男友背着我偷偷养崽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他绰号阿猛,其实名字是孟新,你怎么喊他都行。”江恒说道。“嗯?”江恒看了一眼他面前的设备,“对,一般跟这里的差不多,稍次一点的就只能在酒店配置的电脑里打,不然平时都是选择这种。”“好。”言辞没有推拒,大方的坐在了电脑桌前。他跃跃欲试的打开了电脑的PUBG页面,手快的先输入了一行数字,突然发觉那是自己的大号,这样一弄岂不是要掉马?他想了想,换了一个账号登陆。任他再自恋的多想一层,可能就会以为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只是言辞表面上不说,江恒也就不打算多为难他什么,平常人一样的带他去这里四处转转。“老于应该跟你说...

2019-09-03 07:30:32

没完小说[晚春寒]在线试读

陈诺言刚进屋子就把拐杖直直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江川季身上。陈诺言刻薄的话语还没有骂出来,自己先呆住了。江川季的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她没有去管江川季受伤没有,反而是扑着过来询问陈诺言的脚伤。陈诺言自知自己没错,但这种时候也免不了有些心虚。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等着他们给自己一个解释。江川季和林秋棠相识于大学,结婚于毕业,是同学眼中爱情的真正样子。但这都是外人看到的,陈诺言看到的只有江川季飞奔于各个地方签下的合同和产房外只有陪护和远亲等着的样子。陈诺言拄着拐杖横冲直撞的去闯大厅,没有得到抱抱的江观海一气之下...

2019-09-03 07:30:32

刀尖舔蜜小说[莫逢君]在线试读

安全带还没扣上,他俯身过去闻了闻,男人身上只有清浅的木质香,很干净的香气。“我喝的茶。”沈戾等他扣好安全带,发动引擎,“你家在哪儿?”他才回国不久,房子是家里给置办的,目前没别的住处。陆长亭是有些醉意的,不然也不会让沈戾送,他们的关系还没亲近到这种程度……他把车钥匙递给沈戾:“你喝的是什么?”等车停在自家别墅楼下,陆长亭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沈戾送他回家,自己要怎么回家?“你要不要在我家将就一晚?”...

2019-09-03 07:30:32

道医小说[拉棉花糖的兔子]在线试读

萧副院长很犹豫,虽说家学渊源,但是这个病,不管他们医院经验丰富的中、西医,还是外院专家都束手无策,周锦渊才二十一岁,六十岁的中医大家还觉得年轻呢,他可能比老专家还强?萧夫人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到底也没说出来,只是盯着周锦渊的动作。周锦渊握着萧母的脉,两只手都把了一分多钟,这才松开,又看了看舌苔,问道:“萧奶奶这两天,是不是在呃逆之余,还有些腹胀气闷?”秦观主对周锦渊虽然不大了解,但知道他父亲的本事,也道:“锦渊家学渊源,他父亲是杏林高手,不如就让他试试吧。”但老友都说话了,他还是得给点面子,人家年轻人也是...

2019-09-03 07:30:32

暗恋对象揣了我的崽[娱乐圈]小说[车厘子]在线试读

乐维弯下腰,原本涌向大脑的血液迅速回流,全都冲向那个令人尴尬的地方。乐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双手死死捂住,想揉揉,可是一碰就疼,唯一的念头就是,废了废了,自己要废了……“咔嗒”,门锁打开,夏楚头都不回一下,直接走了出去。剧痛!疼疼疼疼疼!“乐维,你……呀呀呀呀!”“禽兽呀!”田晓萌冲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教你那些都白教了?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

2019-09-03 07:3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