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初晓小说章节试读

《初晓》作者:毛球球【完结+番外】

简介:

乔珝x易潇

陪好友郭达去领奶奶骨灰盒的乔珝,深夜抱着盒子坐在荒野的西瓜地边吓到了一个路人。

第二天去鬼屋兼职的乔珝,再次吓到了这个人。

第三天,这个人成了他新转来的同学。

第1章 筒子楼

2012年 夏

“干什么,干什么,倒你家锅里啊!啊?感情这公用水池不在你家门口啊,再来这里倒夜壶,老娘拎过去倒你家锅里,啊?”

“说你呢,走廊尽头的那个,缩头缩脑的你看你贼眉鼠眼的样儿!”

嘈杂的吵嚷声,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透过房间的门缝,传递进狭小的屋内,床上的少年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用毯子蒙住自己,继续睡着,枕头从床边滑落在屋内的水泥地面上。

房间外长走廊上,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后,嘈杂声逐渐远去,阳光透过半旧的灰蓝色纱窗洒进屋内,清晨些微的凉意逐渐散尽,斑驳的光点从床边移动向窗边。

放在床头柜书上的手机震动了两声,有向下滑的趋势,乔珝揉了揉眼睛,一把接住手机,抬眼看见手机上郭达发来的短信。

“哥们儿,起来没,下午陪我去镜岗那边取一下我奶奶呗。”

乔珝靠在床边,按键回复:下午太热,我们晚点去吧。

“可以,时间你挑,有点远,我们骑车,大概要天黑了回来,你没意见就行。”对面回复得很快。

“16点半老地方见吧。”乔珝回复完短信,放下手机。

房间的纱门被人从外边拉开,发出门边轴的咯吱声,乔珝掀开被子,刚跳下床,敲门声就响了。

“乔珝?”许虹一边敲门一边喊道,“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你想睡到什么时候?”

筒子楼不隔音,许虹的声音很快传遍了大半个筒子楼。

隔壁房间的李爷爷把门推开了条小缝,探出头来:“小孩子嘛,让他睡啊。”

“嗬。”许虹一边敲门一边用力挥手,“李叔啊,不能给他睡哦,这马上开学都高二了,这一天天的,放假不学习,也不知道的暑假作业写完了没。”

“你们家乔珝自觉,从小成绩就好,你担心什么。”走廊中间一个中年女人拉开了门,“不像我们家林承涵啊,一大早就找不到人了,你们家乔珝的成绩能上一中,还是文科实验班,我们家林承涵呢,中考分数就够个湖中,还是花钱找人的。”

“哎呀,你别说,还实验班……”许虹话未说完,房间门从里面打开,乔珝站在门口,十六岁的少年,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已经比许虹高上好一截了。

许虹愣了愣,踱步进了房间,门外的纱门砰地一声关上,将门外那几人的闲聊截断。

许虹把地上的枕头捡起来,拍了拍,放回了床上,伸手将有些凌乱的床单掸了掸,打开了灰蓝色的旧纱窗,阳光下有细小的灰尘在空中翻飞,窗外是一棵柿树,柿树边是一排小平房,平房和筒子楼的距离很近,乔珝窗外的这户平房加盖了一个二层,与乔珝的窗户只差个半米,遮住了窗户外的半边阳光,将窗外的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房子都盖到人家窗底下来了,不是人的东西。”许虹看着对面的房子,低声骂了句,转头问乔珝,“什么时候开学?”

“后天上午报道,下午正式上课。”乔珝坐在床边说,随手翻看着窗边一本物理书。

“下午在家看书吗?”许虹问。

“不在,下午陪郭达去趟镜岗。”

“我是管不着你了。”许虹抱着双臂站在窗边,“当初给你选的文科实验班不好吗,非要报理科,现在好了,实验班是肯定没得上了,你这高一也没学过理科,你能跟得上吗啊?”

乔珝没有说话。

“我跟你爸还指望你考上个好学校呢,你就告诉我你这状况考得上大学吗?”许虹越说越气,眼眶也红了一圈,“你爸没用,你也没用,你爸挣不到钱,乔则彦那老拖油瓶还住咱们家,考不上好学校,你就等着跟我们一样穷一辈子吧。”

“滚出来吃饭。”许虹吼了一通,把旧纱门摔出声巨响。

这栋筒子楼是玻璃厂二十年前的员工宿舍,建造时间据说是1970年,只有三层高,深灰色的砖一块块累起来,经过了四十多年的风吹日晒,已经斑驳不堪,筒子楼没有阳台,楼顶围了生锈且摇摇欲坠的铁栏杆,作为晾晒场,楼顶上生着各种杂草,还有形状奇特的仙人掌,有住户在附近公园里铲了些土,用箩筐挑了土上楼,在楼顶堆成方田,种了好些菜,颇有几分自给自足的意思,生命顽强的植物扎根进楼板,于是三楼大部分房间漏水不能住人,剩下一楼二楼的房间里,密密麻麻住着些老人,镇里进县城陪读的家长,以及买不起商品房的玻璃厂旧员工。

玻璃厂二十年前就垮台了,留下一批下岗的老员工,稍微有点钱的攒了钱,去桥南买了房,剩下买不起房的一批人,守着单位分发的宿舍房不肯搬出去,每户只有个12平米左右的房间,房间里没有厕所,要去厕所的,只能去筒子楼外玻璃厂上坡附近的厕所,因此很多人家夜里都会选择用尿壶解决问题。每层楼长走廊的尽头,都有两个公用水池,只能倒水,不能接水。

乔珝家在筒子楼的二楼尽头,这是当初乔恒在玻璃厂分到的宿舍,一共两个单间,走廊尽头倒数第二个单间,现在做了乔珝的卧室,斜对面的那个被许虹拿来做了厨房,另外乔恒找玻璃厂的老朋友以每月二百四十块的价格租了两个房间,乔珝房间对面的那个作为乔恒和许虹的卧室,而厨房对面的那间,住着乔珝的爷爷乔则彦。

乔珝搬来这里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他读初一那年,县城里的房租上涨,许虹决定全家搬回玻璃厂的宿舍来住,这一住就是四年的时间。

许虹瞪了眼乔珝:“吃饭呢,想心思?”

“没什么。”乔珝摇摇头。

“郭达约你几点出去?”许虹夹了筷白菜放进乔珝的碗里,“别挑食。”

“两点就出去了。”约的时间是四点半,乔珝往早收了谢,他低头扒了两口饭,门外的公用水池在炎热的天气里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让他有些食不知味,许虹瞥了他一眼,站起身把厨房门砰地一声摔上。

“外面来的租户素质太差,这水池也就倒个污水,他还想倒什么,早上我一看水池,那漂的都是些什么,白花花的卫生纸,……”许虹搁了碗,靠在桌边一通数落。

乔珝闷声扒饭,许虹说的起劲。

乔珝把碗筷放在厨房的水池边,筷子撞到碗,发出清脆的声音:“妈,我吃完了。”

许虹停了声,看了乔珝一眼:“怎么也不多吃点,夏天太热了吗,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上午睡久了,有些吃不下。”乔珝靠在椅子边,顺手翻开桌上一本用来垫盘子的书。那是一本他小学时看过的漫画,好几年没见,如今沦为桌上的隔热垫了。

“镜岗有点远,你们回来的时候估计就没有车了,自己带房间的钥匙,注意安全。”许虹一边洗碗,一边在哗哗的水声中回头,“郭达的奶奶啊,这一生,也没享到什么福……”

“知道了。”乔珝打开厨房的纱门出去,进了斜对面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琏兴县有三座桥,县里的人按照修建的顺序,把它们分别叫做一桥、二桥、三桥。其实这三座桥在修建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名字,只是被很多人忽视了。就比如,乔珝现在所在的二桥,就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琏河大桥。

午后的阳光有些灼人,乔珝刚出门没一会儿,白衬衣就被汗水浸湿了,汗水把衣料黏在后背上,让人很不舒服,加上天气炎热,出门的时间有些早,乔珝的心情说不上好。

琏河大桥的中间站了个人,在这种天气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带这个能遮半张脸的大墨镜,头上戴着个白色棒球帽,举着个iPhone4s,正迎着烈日面对着桥下的琏河大声讲电话。

“妈,你给我说清楚,在桥南的哪里?”那人对着电话的另一头大声喊,“你让我过去拿钥匙,你倒是告诉我你人在哪儿?”

那人讲电话的声音传入乔珝的耳边,炎热的中午,琏河大桥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乔珝有意绕开了步子,离那个一身黑的人远一点。

马路上的热浪扑面而来,身后传来那个黑衣人的吼声:“妈,妈你到底在哪,我日。”

“**,晒傻了吧。”乔珝被这声音吵得烦躁,低骂了一声,快步离开了毫无阴凉处的琏河大桥。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两小时,天气太热又无处可去,乔珝只好顺路去郭达家找他。郭达家在大院附近的信雅南路上开了个卖家用电器的店,乔珝知道去那里一定会找到郭达。

果然,郭达正穿这个裤衩,蹲在店门口的台阶上啃西瓜。

“珝哥,来的正好,一起吃啊。”郭达含着一大口西瓜含混不清地说,嘴边还沾着西瓜籽,伸手要去盆里给乔珝拿一块瓜。

“别吃了,走了。”乔珝往后退了一步,险些被郭达抹了一身西瓜汁。

“哟,乔珝来了啊。”郭正志从屋内走出来,“麻烦你跟我们家郭达去镜岗跑一趟了,我跟郭达他妈实在是脱不开身。”

“没事,叔叔,不麻烦。”乔珝说,顺手牵走了地上还在啃瓜的郭达。

第2章 瓜地惊魂

傍晚,镜岗火葬场的大厅门口,乔珝背靠着一棵树,站在树荫下,大厅门口人来人往,或是胸前别着白花脸上带着哀容,或是行色匆匆赶场一般露出几分忌讳的神色,不远处的焚烧炉里间歇传出焚烧遗体的爆炸声,大厅内负责人训斥郭达的声音传的很远。

“你们这家人怎么回事?”负责人满脸的不高兴,“真是每年都有几个你们这样的,烧完带走啊,你也放我这里,他也放我这里,我这儿是公墓吗?”

负责人声音洪亮,话语之间吐沫星子飞溅,郭达缩了缩脖子,没敢反驳,拿眼睛去瞄门口的乔珝,希望能找个救星。

“这都几天了,不打电话你们不打算来拿了是吧,那天那人是你爸吗,接了个电话,说是生意要忙,转头就走,自己老娘的都不要了是吧。”负责人继续吼,周围的人纷纷扭头看向这边。

郭达面红耳赤,频频点头:“对不起对不起,澄清一下,那是我舅,我跟他长得一点都不像。”

“我管那是你们家谁!”负责人声如洪钟,斜着眼睛朝右边猛地一甩头,“算了,你个半大的孩子,我跟你说些什么呢,去那边把这几天的费用补上,再把你奶奶领走。”

“好的好的,麻烦您了。”见那人讯完话,郭达如得救了一般,小跑着去交钱了。

乔珝抬头,夏末的夕阳正将橘色的余晖肆意染在乡村的田野间,镜岗是琏兴县的乡下,这片田野间只有这么几栋建筑,在一声声归巢的鸟鸣声中,显得有几分凄凉。

临近九月,白昼渐短,郭达办完领取的手续,两人踏上回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来回的车早就停了。

乡野间少见灯光,星光便格外明亮,银河依稀可见,映照着天幕下一望无际的田野和田野深处不知名的孤坟,夏虫嘶哑地鸣叫着,只容两三人通过的小路边是村里人自己挖的方形水塘和只剩藤蔓的西瓜地。

郭达抱着个四四方方的骨灰盒,和乔珝并肩走着,两人一路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乔珝拿这个小手电筒,圆形的光晕随着脚步在地面上摇晃着前进。

“对了,珝哥,你没和许阿姨说,就给换去了理科班,阿姨不生气吗?”郭达左手托着盒子,右手挠挠头。

“气啊,数落过我好几回了。”乔珝边走边说,“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我放弃了文科实验班,说实话,文科我真的兴趣不大。”

郭达用脚踢着一块石头玩,从路边田地里,把石块往路中间踢:“你妈最近还好吗?你可别跟她顶啊。”

“这一点,我比你清楚,还用你题型。”乔珝说,“你珝哥我,在家乖的跟孙子一样,保证不顶嘴,不过这理科,我是学定了。”

郭达幸灾乐祸:“校草改学理科要重新分班了,文科实验班的小姑娘们都要心碎咯。”

“去你的。”乔珝道,“成天编排我。”

“哎,珝哥。”郭达突然道,“还好你陪我一起来了,这路走着还真有点瘆得慌。”

“你怕个什么,这附近好像还有个农家乐呢。”乔珝想起了些事,“对了,你奶奶接回去怎么办?”

郭达思索着家里人说过的话:“好像是说……买了块便宜的墓地,过几天就给安葬了去,就结束了。”

乔珝想到许虹中午在厨房说过的话,没有出声。

郭达停下了脚步,看着西瓜地的深处,声音有点哑:“珝哥,那会儿多喝了些水,我想去尿一下。”

“去,赶紧去。”乔珝无奈,“就你事儿多。”

“那……”郭达指着自己怀里四四方方的深黑色盒子,有些犹豫地说,“不太方便拿着这个,你能帮我拿会儿我奶奶吗。”

“……”借着手电筒的光,郭达的眼睛闪闪发光,乔珝顿了顿,有点无语,但没找到理由拒绝,吐出俩词儿,“可以,快滚。”

郭达转身钻进了西瓜地的深处,盒子有些沉,小手电筒闪了两下,因为电量不足彻底暗了,乔珝索性把盒子和手电筒都放在了地上,蹲**坐在西瓜地边等郭达。

镜岗的小路上,易潇骑着摩托车,塞着耳机,车把上挂着一顶白色棒球帽,墨镜推到额上,凭着来时的记忆,行驶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车灯照到远处的孤坟,路面不知哪里蹦出了一块小石子,摩托车的车身剧烈一震,险些把车上的易潇给晃下来,易潇心中憋出一股无名火,手机偏偏也在这个时候响了,易潇低头瞥了一眼来电人,在一片西瓜地边停了车。

“易含香,又干什么?”易潇话里带着火气,“去你的农家乐疯去吧,就当你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

手机那边的女人在周围音乐的掩盖中,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些什么,这边易潇已经伸手挂了电话。

易潇骂了一句,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按下打火机,夏夜的风从远处而来,带来田间一阵沙沙的声音,打火机本来也快没油了,风吹来的时候,冒了个小火星,彻底灭了。

夜风微凉,把易潇的无名火给吹灭的同时,顺便带起了那么一丝丝恐惧。

易潇记得自己下午骑车来的时候,好像就听人说这附近有火葬场,除了办丧事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里,这么想着,易潇心中莫名涌起一股恶寒,连风吹草木的沙沙声也带上了那么几分阴森的意味。

他向着停在路边的摩托车挪了几步,似乎踢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发出沉闷空旷的声音,易潇一阵头皮发麻,低头去看,脚边有一个白影,迅速把他不小心提到的东西抱进怀里。

易潇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踢到的东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借着手中iPhone4s屏幕的光,刚好可以看到那是一个骨灰盒,盒子正中央的黑白照片上,一个老人正直直地盯着他。

而地上的那团白影,忽然出声:“**吗,走路不长眼睛啊,你差点把别人的奶奶弄撒了。”

易潇:“……”

手机屏幕惨白的光打在黑白照片和那人的脸上,阴森森的照片就这么依依不舍地盯着他,附近晚睡的乌鸦恰合时宜地嗷了一嗓子,易潇脑子里最后一根弦,啪地断了。

此情此景不管怎么想都十分诡异,易潇后退两步,踩到地上的石块踉跄了两下,冲上摩托车,迅速飚向了远方。

坐在西瓜地边的乔珝被甩了一脸的尾气。

“我靠,什么玩意儿,摩托车?”郭达从西瓜地里钻出来,刚好看到摩托车一路绝尘而去,“这破路还有人走摩托车?有交通工具就是拽。”

“那就一傻缺,大概是被你提到路中央的石头给绊了车,在路边停了一会儿。”乔珝无语,开始数落郭达,“你怎么这么久。”

“哎,别说了。”郭达挠挠头,“瓜地里看见个猹,追去了。”

乔珝:“……”

然而他扭头看见郭达眼角未擦尽的泪光,未再反驳。

“要开学了,珝哥。”沉默了一会儿,郭达说。

乔珝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这下咱们都是理科班了,希望能和你分一个班啊。”郭达嘿嘿一笑,“接着跟咱珝哥混,打架不会输。”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毛球球《初晓》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30:28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30:28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30:28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30:28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30:28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30:28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30:28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30:28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30:28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3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