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初晓小说章节试读

《初晓》作者:毛球球【完结+番外】

简介:

乔珝x易潇

陪好友郭达去领奶奶骨灰盒的乔珝,深夜抱着盒子坐在荒野的西瓜地边吓到了一个路人。

第二天去鬼屋兼职的乔珝,再次吓到了这个人。

第三天,这个人成了他新转来的同学。

第1章 筒子楼

2012年 夏

“干什么,干什么,倒你家锅里啊!啊?感情这公用水池不在你家门口啊,再来这里倒夜壶,老娘拎过去倒你家锅里,啊?”

“说你呢,走廊尽头的那个,缩头缩脑的你看你贼眉鼠眼的样儿!”

嘈杂的吵嚷声,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透过房间的门缝,传递进狭小的屋内,床上的少年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用毯子蒙住自己,继续睡着,枕头从床边滑落在屋内的水泥地面上。

房间外长走廊上,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后,嘈杂声逐渐远去,阳光透过半旧的灰蓝色纱窗洒进屋内,清晨些微的凉意逐渐散尽,斑驳的光点从床边移动向窗边。

放在床头柜书上的手机震动了两声,有向下滑的趋势,乔珝揉了揉眼睛,一把接住手机,抬眼看见手机上郭达发来的短信。

“哥们儿,起来没,下午陪我去镜岗那边取一下我奶奶呗。”

乔珝靠在床边,按键回复:下午太热,我们晚点去吧。

“可以,时间你挑,有点远,我们骑车,大概要天黑了回来,你没意见就行。”对面回复得很快。

“16点半老地方见吧。”乔珝回复完短信,放下手机。

房间的纱门被人从外边拉开,发出门边轴的咯吱声,乔珝掀开被子,刚跳下床,敲门声就响了。

“乔珝?”许虹一边敲门一边喊道,“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你想睡到什么时候?”

筒子楼不隔音,许虹的声音很快传遍了大半个筒子楼。

隔壁房间的李爷爷把门推开了条小缝,探出头来:“小孩子嘛,让他睡啊。”

“嗬。”许虹一边敲门一边用力挥手,“李叔啊,不能给他睡哦,这马上开学都高二了,这一天天的,放假不学习,也不知道的暑假作业写完了没。”

“你们家乔珝自觉,从小成绩就好,你担心什么。”走廊中间一个中年女人拉开了门,“不像我们家林承涵啊,一大早就找不到人了,你们家乔珝的成绩能上一中,还是文科实验班,我们家林承涵呢,中考分数就够个湖中,还是花钱找人的。”

“哎呀,你别说,还实验班……”许虹话未说完,房间门从里面打开,乔珝站在门口,十六岁的少年,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已经比许虹高上好一截了。

许虹愣了愣,踱步进了房间,门外的纱门砰地一声关上,将门外那几人的闲聊截断。

许虹把地上的枕头捡起来,拍了拍,放回了床上,伸手将有些凌乱的床单掸了掸,打开了灰蓝色的旧纱窗,阳光下有细小的灰尘在空中翻飞,窗外是一棵柿树,柿树边是一排小平房,平房和筒子楼的距离很近,乔珝窗外的这户平房加盖了一个二层,与乔珝的窗户只差个半米,遮住了窗户外的半边阳光,将窗外的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房子都盖到人家窗底下来了,不是人的东西。”许虹看着对面的房子,低声骂了句,转头问乔珝,“什么时候开学?”

“后天上午报道,下午正式上课。”乔珝坐在床边说,随手翻看着窗边一本物理书。

“下午在家看书吗?”许虹问。

“不在,下午陪郭达去趟镜岗。”

“我是管不着你了。”许虹抱着双臂站在窗边,“当初给你选的文科实验班不好吗,非要报理科,现在好了,实验班是肯定没得上了,你这高一也没学过理科,你能跟得上吗啊?”

乔珝没有说话。

“我跟你爸还指望你考上个好学校呢,你就告诉我你这状况考得上大学吗?”许虹越说越气,眼眶也红了一圈,“你爸没用,你也没用,你爸挣不到钱,乔则彦那老拖油瓶还住咱们家,考不上好学校,你就等着跟我们一样穷一辈子吧。”

“滚出来吃饭。”许虹吼了一通,把旧纱门摔出声巨响。

这栋筒子楼是玻璃厂二十年前的员工宿舍,建造时间据说是1970年,只有三层高,深灰色的砖一块块累起来,经过了四十多年的风吹日晒,已经斑驳不堪,筒子楼没有阳台,楼顶围了生锈且摇摇欲坠的铁栏杆,作为晾晒场,楼顶上生着各种杂草,还有形状奇特的仙人掌,有住户在附近公园里铲了些土,用箩筐挑了土上楼,在楼顶堆成方田,种了好些菜,颇有几分自给自足的意思,生命顽强的植物扎根进楼板,于是三楼大部分房间漏水不能住人,剩下一楼二楼的房间里,密密麻麻住着些老人,镇里进县城陪读的家长,以及买不起商品房的玻璃厂旧员工。

玻璃厂二十年前就垮台了,留下一批下岗的老员工,稍微有点钱的攒了钱,去桥南买了房,剩下买不起房的一批人,守着单位分发的宿舍房不肯搬出去,每户只有个12平米左右的房间,房间里没有厕所,要去厕所的,只能去筒子楼外玻璃厂上坡附近的厕所,因此很多人家夜里都会选择用尿壶解决问题。每层楼长走廊的尽头,都有两个公用水池,只能倒水,不能接水。

乔珝家在筒子楼的二楼尽头,这是当初乔恒在玻璃厂分到的宿舍,一共两个单间,走廊尽头倒数第二个单间,现在做了乔珝的卧室,斜对面的那个被许虹拿来做了厨房,另外乔恒找玻璃厂的老朋友以每月二百四十块的价格租了两个房间,乔珝房间对面的那个作为乔恒和许虹的卧室,而厨房对面的那间,住着乔珝的爷爷乔则彦。

乔珝搬来这里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他读初一那年,县城里的房租上涨,许虹决定全家搬回玻璃厂的宿舍来住,这一住就是四年的时间。

许虹瞪了眼乔珝:“吃饭呢,想心思?”

“没什么。”乔珝摇摇头。

“郭达约你几点出去?”许虹夹了筷白菜放进乔珝的碗里,“别挑食。”

“两点就出去了。”约的时间是四点半,乔珝往早收了谢,他低头扒了两口饭,门外的公用水池在炎热的天气里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让他有些食不知味,许虹瞥了他一眼,站起身把厨房门砰地一声摔上。

“外面来的租户素质太差,这水池也就倒个污水,他还想倒什么,早上我一看水池,那漂的都是些什么,白花花的卫生纸,……”许虹搁了碗,靠在桌边一通数落。

乔珝闷声扒饭,许虹说的起劲。

乔珝把碗筷放在厨房的水池边,筷子撞到碗,发出清脆的声音:“妈,我吃完了。”

许虹停了声,看了乔珝一眼:“怎么也不多吃点,夏天太热了吗,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上午睡久了,有些吃不下。”乔珝靠在椅子边,顺手翻开桌上一本用来垫盘子的书。那是一本他小学时看过的漫画,好几年没见,如今沦为桌上的隔热垫了。

“镜岗有点远,你们回来的时候估计就没有车了,自己带房间的钥匙,注意安全。”许虹一边洗碗,一边在哗哗的水声中回头,“郭达的奶奶啊,这一生,也没享到什么福……”

“知道了。”乔珝打开厨房的纱门出去,进了斜对面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琏兴县有三座桥,县里的人按照修建的顺序,把它们分别叫做一桥、二桥、三桥。其实这三座桥在修建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名字,只是被很多人忽视了。就比如,乔珝现在所在的二桥,就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琏河大桥。

午后的阳光有些灼人,乔珝刚出门没一会儿,白衬衣就被汗水浸湿了,汗水把衣料黏在后背上,让人很不舒服,加上天气炎热,出门的时间有些早,乔珝的心情说不上好。

琏河大桥的中间站了个人,在这种天气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带这个能遮半张脸的大墨镜,头上戴着个白色棒球帽,举着个iPhone4s,正迎着烈日面对着桥下的琏河大声讲电话。

“妈,你给我说清楚,在桥南的哪里?”那人对着电话的另一头大声喊,“你让我过去拿钥匙,你倒是告诉我你人在哪儿?”

那人讲电话的声音传入乔珝的耳边,炎热的中午,琏河大桥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乔珝有意绕开了步子,离那个一身黑的人远一点。

马路上的热浪扑面而来,身后传来那个黑衣人的吼声:“妈,妈你到底在哪,我日。”

“**,晒傻了吧。”乔珝被这声音吵得烦躁,低骂了一声,快步离开了毫无阴凉处的琏河大桥。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两小时,天气太热又无处可去,乔珝只好顺路去郭达家找他。郭达家在大院附近的信雅南路上开了个卖家用电器的店,乔珝知道去那里一定会找到郭达。

果然,郭达正穿这个裤衩,蹲在店门口的台阶上啃西瓜。

“珝哥,来的正好,一起吃啊。”郭达含着一大口西瓜含混不清地说,嘴边还沾着西瓜籽,伸手要去盆里给乔珝拿一块瓜。

“别吃了,走了。”乔珝往后退了一步,险些被郭达抹了一身西瓜汁。

“哟,乔珝来了啊。”郭正志从屋内走出来,“麻烦你跟我们家郭达去镜岗跑一趟了,我跟郭达他妈实在是脱不开身。”

“没事,叔叔,不麻烦。”乔珝说,顺手牵走了地上还在啃瓜的郭达。

第2章 瓜地惊魂

傍晚,镜岗火葬场的大厅门口,乔珝背靠着一棵树,站在树荫下,大厅门口人来人往,或是胸前别着白花脸上带着哀容,或是行色匆匆赶场一般露出几分忌讳的神色,不远处的焚烧炉里间歇传出焚烧遗体的爆炸声,大厅内负责人训斥郭达的声音传的很远。

“你们这家人怎么回事?”负责人满脸的不高兴,“真是每年都有几个你们这样的,烧完带走啊,你也放我这里,他也放我这里,我这儿是公墓吗?”

负责人声音洪亮,话语之间吐沫星子飞溅,郭达缩了缩脖子,没敢反驳,拿眼睛去瞄门口的乔珝,希望能找个救星。

“这都几天了,不打电话你们不打算来拿了是吧,那天那人是你爸吗,接了个电话,说是生意要忙,转头就走,自己老娘的都不要了是吧。”负责人继续吼,周围的人纷纷扭头看向这边。

郭达面红耳赤,频频点头:“对不起对不起,澄清一下,那是我舅,我跟他长得一点都不像。”

“我管那是你们家谁!”负责人声如洪钟,斜着眼睛朝右边猛地一甩头,“算了,你个半大的孩子,我跟你说些什么呢,去那边把这几天的费用补上,再把你奶奶领走。”

“好的好的,麻烦您了。”见那人讯完话,郭达如得救了一般,小跑着去交钱了。

乔珝抬头,夏末的夕阳正将橘色的余晖肆意染在乡村的田野间,镜岗是琏兴县的乡下,这片田野间只有这么几栋建筑,在一声声归巢的鸟鸣声中,显得有几分凄凉。

临近九月,白昼渐短,郭达办完领取的手续,两人踏上回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来回的车早就停了。

乡野间少见灯光,星光便格外明亮,银河依稀可见,映照着天幕下一望无际的田野和田野深处不知名的孤坟,夏虫嘶哑地鸣叫着,只容两三人通过的小路边是村里人自己挖的方形水塘和只剩藤蔓的西瓜地。

郭达抱着个四四方方的骨灰盒,和乔珝并肩走着,两人一路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乔珝拿这个小手电筒,圆形的光晕随着脚步在地面上摇晃着前进。

“对了,珝哥,你没和许阿姨说,就给换去了理科班,阿姨不生气吗?”郭达左手托着盒子,右手挠挠头。

“气啊,数落过我好几回了。”乔珝边走边说,“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我放弃了文科实验班,说实话,文科我真的兴趣不大。”

郭达用脚踢着一块石头玩,从路边田地里,把石块往路中间踢:“你妈最近还好吗?你可别跟她顶啊。”

“这一点,我比你清楚,还用你题型。”乔珝说,“你珝哥我,在家乖的跟孙子一样,保证不顶嘴,不过这理科,我是学定了。”

郭达幸灾乐祸:“校草改学理科要重新分班了,文科实验班的小姑娘们都要心碎咯。”

“去你的。”乔珝道,“成天编排我。”

“哎,珝哥。”郭达突然道,“还好你陪我一起来了,这路走着还真有点瘆得慌。”

“你怕个什么,这附近好像还有个农家乐呢。”乔珝想起了些事,“对了,你奶奶接回去怎么办?”

郭达思索着家里人说过的话:“好像是说……买了块便宜的墓地,过几天就给安葬了去,就结束了。”

乔珝想到许虹中午在厨房说过的话,没有出声。

郭达停下了脚步,看着西瓜地的深处,声音有点哑:“珝哥,那会儿多喝了些水,我想去尿一下。”

“去,赶紧去。”乔珝无奈,“就你事儿多。”

“那……”郭达指着自己怀里四四方方的深黑色盒子,有些犹豫地说,“不太方便拿着这个,你能帮我拿会儿我奶奶吗。”

“……”借着手电筒的光,郭达的眼睛闪闪发光,乔珝顿了顿,有点无语,但没找到理由拒绝,吐出俩词儿,“可以,快滚。”

郭达转身钻进了西瓜地的深处,盒子有些沉,小手电筒闪了两下,因为电量不足彻底暗了,乔珝索性把盒子和手电筒都放在了地上,蹲**坐在西瓜地边等郭达。

镜岗的小路上,易潇骑着摩托车,塞着耳机,车把上挂着一顶白色棒球帽,墨镜推到额上,凭着来时的记忆,行驶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车灯照到远处的孤坟,路面不知哪里蹦出了一块小石子,摩托车的车身剧烈一震,险些把车上的易潇给晃下来,易潇心中憋出一股无名火,手机偏偏也在这个时候响了,易潇低头瞥了一眼来电人,在一片西瓜地边停了车。

“易含香,又干什么?”易潇话里带着火气,“去你的农家乐疯去吧,就当你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

手机那边的女人在周围音乐的掩盖中,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些什么,这边易潇已经伸手挂了电话。

易潇骂了一句,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按下打火机,夏夜的风从远处而来,带来田间一阵沙沙的声音,打火机本来也快没油了,风吹来的时候,冒了个小火星,彻底灭了。

夜风微凉,把易潇的无名火给吹灭的同时,顺便带起了那么一丝丝恐惧。

易潇记得自己下午骑车来的时候,好像就听人说这附近有火葬场,除了办丧事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里,这么想着,易潇心中莫名涌起一股恶寒,连风吹草木的沙沙声也带上了那么几分阴森的意味。

他向着停在路边的摩托车挪了几步,似乎踢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发出沉闷空旷的声音,易潇一阵头皮发麻,低头去看,脚边有一个白影,迅速把他不小心提到的东西抱进怀里。

易潇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踢到的东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借着手中iPhone4s屏幕的光,刚好可以看到那是一个骨灰盒,盒子正中央的黑白照片上,一个老人正直直地盯着他。

而地上的那团白影,忽然出声:“**吗,走路不长眼睛啊,你差点把别人的奶奶弄撒了。”

易潇:“……”

手机屏幕惨白的光打在黑白照片和那人的脸上,阴森森的照片就这么依依不舍地盯着他,附近晚睡的乌鸦恰合时宜地嗷了一嗓子,易潇脑子里最后一根弦,啪地断了。

此情此景不管怎么想都十分诡异,易潇后退两步,踩到地上的石块踉跄了两下,冲上摩托车,迅速飚向了远方。

坐在西瓜地边的乔珝被甩了一脸的尾气。

“我靠,什么玩意儿,摩托车?”郭达从西瓜地里钻出来,刚好看到摩托车一路绝尘而去,“这破路还有人走摩托车?有交通工具就是拽。”

“那就一傻缺,大概是被你提到路中央的石头给绊了车,在路边停了一会儿。”乔珝无语,开始数落郭达,“你怎么这么久。”

“哎,别说了。”郭达挠挠头,“瓜地里看见个猹,追去了。”

乔珝:“……”

然而他扭头看见郭达眼角未擦尽的泪光,未再反驳。

“要开学了,珝哥。”沉默了一会儿,郭达说。

乔珝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这下咱们都是理科班了,希望能和你分一个班啊。”郭达嘿嘿一笑,“接着跟咱珝哥混,打架不会输。”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毛球球《初晓》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0:28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0:28

爱而不得那十年小说[微辣不是麻辣]在线试读

“你戒指呢?”邱示君忽然问,许庭深一惊,他下意识去摸左手,略带紧张地说:“我....不习惯戴....昨天洗澡的时候摘了。”许庭深似乎很怕邱示君再追问下去,他先岔开话题说:“示君,最近有歌要发吗?”许庭深又不是个时髦的人,他有点老派,手机里听来听去那几首老歌,他连明星都不认识几个。邱示君没回答,许庭深也觉得自己啰嗦,气氛诡异地冷场。邱示君闻言拿起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糖藕放到许庭深的碗里,他深深地看一眼,然后说:“是吗。”“有,有一首前两年填的词被莫琪收走了,就快发了。”“下个月可能得去青海一趟。”...

2019-09-03 07:30:28

离婚热搜小说[是笙]在线试读

一旁的明姐周程和脸色奇异,目光分别望向别处,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反正都在圈里混,这么点伎俩,谁没使过。盛娱这么重视这次合作,不是因为他名气大、演技好,而是有人需要他。果然——盛娱这个小公子是缺根筋吗?这样的事不论是圈内圈外,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从夏时优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奇怪。宋以深脸上却再次出现笑意,原来如此。“好。”周程和明姐换了个眼色,对宋以深突然的表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

2019-09-03 07:30:28

前男友背着我偷偷养崽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他绰号阿猛,其实名字是孟新,你怎么喊他都行。”江恒说道。“嗯?”江恒看了一眼他面前的设备,“对,一般跟这里的差不多,稍次一点的就只能在酒店配置的电脑里打,不然平时都是选择这种。”“好。”言辞没有推拒,大方的坐在了电脑桌前。他跃跃欲试的打开了电脑的PUBG页面,手快的先输入了一行数字,突然发觉那是自己的大号,这样一弄岂不是要掉马?他想了想,换了一个账号登陆。任他再自恋的多想一层,可能就会以为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只是言辞表面上不说,江恒也就不打算多为难他什么,平常人一样的带他去这里四处转转。“老于应该跟你说...

2019-09-03 07:30:28

没完小说[晚春寒]在线试读

陈诺言刚进屋子就把拐杖直直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江川季身上。陈诺言刻薄的话语还没有骂出来,自己先呆住了。江川季的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她没有去管江川季受伤没有,反而是扑着过来询问陈诺言的脚伤。陈诺言自知自己没错,但这种时候也免不了有些心虚。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等着他们给自己一个解释。江川季和林秋棠相识于大学,结婚于毕业,是同学眼中爱情的真正样子。但这都是外人看到的,陈诺言看到的只有江川季飞奔于各个地方签下的合同和产房外只有陪护和远亲等着的样子。陈诺言拄着拐杖横冲直撞的去闯大厅,没有得到抱抱的江观海一气之下...

2019-09-03 07:30:28

刀尖舔蜜小说[莫逢君]在线试读

安全带还没扣上,他俯身过去闻了闻,男人身上只有清浅的木质香,很干净的香气。“我喝的茶。”沈戾等他扣好安全带,发动引擎,“你家在哪儿?”他才回国不久,房子是家里给置办的,目前没别的住处。陆长亭是有些醉意的,不然也不会让沈戾送,他们的关系还没亲近到这种程度……他把车钥匙递给沈戾:“你喝的是什么?”等车停在自家别墅楼下,陆长亭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沈戾送他回家,自己要怎么回家?“你要不要在我家将就一晚?”...

2019-09-03 07:30:28

道医小说[拉棉花糖的兔子]在线试读

萧副院长很犹豫,虽说家学渊源,但是这个病,不管他们医院经验丰富的中、西医,还是外院专家都束手无策,周锦渊才二十一岁,六十岁的中医大家还觉得年轻呢,他可能比老专家还强?萧夫人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到底也没说出来,只是盯着周锦渊的动作。周锦渊握着萧母的脉,两只手都把了一分多钟,这才松开,又看了看舌苔,问道:“萧奶奶这两天,是不是在呃逆之余,还有些腹胀气闷?”秦观主对周锦渊虽然不大了解,但知道他父亲的本事,也道:“锦渊家学渊源,他父亲是杏林高手,不如就让他试试吧。”但老友都说话了,他还是得给点面子,人家年轻人也是...

2019-09-03 07:30:28

暗恋对象揣了我的崽[娱乐圈]小说[车厘子]在线试读

乐维弯下腰,原本涌向大脑的血液迅速回流,全都冲向那个令人尴尬的地方。乐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双手死死捂住,想揉揉,可是一碰就疼,唯一的念头就是,废了废了,自己要废了……“咔嗒”,门锁打开,夏楚头都不回一下,直接走了出去。剧痛!疼疼疼疼疼!“乐维,你……呀呀呀呀!”“禽兽呀!”田晓萌冲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教你那些都白教了?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

2019-09-03 07:30:28

每天起床都能看到男朋友在保养小说[洛]在线试读

褚雁罗上了楼,把牛奶放在桌上,自己则坐在桌边默默跟它对视。牛奶不烫,温度刚刚好,褚雁罗稍稍歪了一下杯子,就见乳白色的奶汁顺着杯壁滑了下去。牛奶口感很好,微微有丝甜味儿,冲淡了他一整天下来的疲惫。卧室里的床又大又软,躺下去就像是睡在棉花上一样,这让睡硬木板床长大的常曼很不习惯,翻来覆去到大半夜才睡着觉,第二天早上也出乎意料地比平常醒晚了五分钟。-在犹豫片刻之后,褚雁罗还是选择喝下去。常远国从不带常曼一起在武馆进行集体训练,但常曼自己偏偏硬气的很,每次要不跟在师兄弟们身后,要不自己偷偷在家练,该做的基本功练习...

2019-09-03 07:3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