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林鸟小说[困困困a]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夏天接过,说了声“谢谢”。夏天对他笑了笑,说“担心你啊,你身体现在怎么样?”“清河,你别这么叫了,我们都毕业了。”夏天看着他,无奈地笑了笑。“嗯,新搬来的。”季清河从冰箱里拿出冰红茶递给夏天。季清河坐到他旁边,问道:“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夏天喝了口茶,说:“还是你最了解我,知道我喜欢喝这个。”他对季清河晃了晃手中的冰红茶。“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夏天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文件,递给了季清河,说:“公司让我们去B城那边出差。”

失林鸟小说章节试读

《失林鸟》作者:困困困a【完结+番外】

文案:

季清河接到了一通来自陌生人的电话,那个人的声音很好听,却带着浓浓的悲伤。

之后每晚他都会接到这个电话,最后电话那头的人丢下了一句:“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等我。”

自那以后,那人再也没打过来。而这通电话与他都被时间盖上了尘埃,埋在了季清河的心底。

一年后,隔壁那户空了很久的房子,搬来了新的人家。

之后,季清河发现他的新邻居并没有那么简单。

失去了季清河的高瑞,就像一只失去了整片森林的鸟。那是他的安身之处,那是他的家。失去了季清河,他就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失林鸟。

高瑞(攻)X季清河(受)

季清河在准备入睡时,放在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看,联系人那一栏显示的是未知号码。他接通后那边却一直没声音,应该是打错电话了吧或者是什么骚扰电话。

正当季清河打算要挂断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男性低沉磁性的嗓音:“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

这个声音季清河从未听过,他想了想应该是打错电话了吧:“你打错电话了。”

“没有,我没打错,你不要挂,你听我说。”电话那头的声音带了些焦急。

季清河看着通话界面皱了皱眉,寻思着这该不会是什么整蛊电话吧。但是这人的声音还挺好听的,他是个声控。既然那个人都这么说了,那就听一听吧,看他会说些什么。

“我爱你,我从未如此爱过一个人,可是我爱你。”性/感的嗓音在季清河耳边响起,这人说得话又如此深情:“我很早就爱上你了,可是却一直没告诉过你,我爱你。”那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悲伤。

难道是告白电话?可是在季清河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的声音如此好听。而且告白不应该是紧张吗,为什么会如此悲伤?

接下来那人都在说一些季清河听不懂的话,什么海边电影的。这也许并不是告白电话,可能是一通为了挽回恋人的电话。

就好像被那人的悲伤感染了一样,他也感到有点难受。没过多久电话挂断了,不知为何,他心中划过一丝失落,听不到那人的声音了。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这通电话又打来了,对方好像还是没发现自己打错了。

自那以后,每天晚上的这个点这通电话都会打来,而季清河已经习惯了每天这个时候等这通电话,听那个人的声音。

季清河开始羡慕那个人的恋人,有一个这么深情的男朋友真好。他不敢再说那人打错了电话,不想让他发现自己不是他的恋人。季清河怕他知道后,就再也不会打过来了,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一个星期后,像往常一样季清河等着他的电话。电话响起季清河接了,可是这次那人只说了一句话:“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等我。”之后电话传来被挂断的忙音。

之后这通电话再也没打过来,终于发现打错人了吗。

一年过去了,季清河再也没接到那通电话。就仿佛是做梦一般,也许那通电话只是他的一个梦。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找到他的恋人,有没有复合呢。不过好像也与他无关了,祝那人幸福吧。

就这样,这通奇怪的电话被时间盖上了尘埃,那个人的声音季清河也记不清了。记忆慢慢褪去了颜色,埋藏在季清河的心里。

一段时间后,隔壁空了很久的那套房搬来了一户人家,说是一户,可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季清河的新邻居是一个古怪的人,搬来都半个月了,季清河都没见过他。要不是每天听到那人开关门的声音以及从走廊传来的脚步声,季清河都不确定到底有没有这个人。从每天的关门声可以听得出来,那人是一个早出晚归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这么忙。

他第一次见到新邻居大概是在那人搬来的一个月后。那天他刚从公司下班回家,由于加班,所以今天下班的时间有点晚。他进了电梯,就在电梯门快合上的时候。一只白净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门,他注意到那只手的无名指戴着戒指。然后走进来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那人穿着西装。五官深邃,目光却是冰冷。就像是从电视中走出来,在闪光灯下耀眼的明星。

这是个生面孔,季清河在这个小区住了五年多了,从未见过这号人。况且他这张引人注目的脸,季清河是不会忘了的。

他进来后就站在季清河的前面,也没有按楼层。电梯里弥漫出尴尬的沉默,季清河抬起头看了看他。材质上成的衣料完美地贴合在他的身上,宽肩窄腰,身姿挺拔,修长的腿。

“叮”,电梯门打开了,他走出了电梯,季清河跟在他后面。看着那人打开了隔壁的门,季清河这才发现这人正是他的那个古怪的邻居。

之后的半个月季清河再也没见过他。

这天晚上季清河下班回家,进了电梯内。发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随之他看到地上有几滴鲜红色的血珠。季清河突然想起前几天看到的新闻,某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就是在晚上的时候行凶的。现在看到这副场景,他感到后背有些凉意。

“叮”电梯门开了,出电梯后季清河看到了地上有些血迹,顺着那血迹一路看去,最后季清河看到了前方有一人倒在血泊中。他跑过去一看,发现了身上满是血,面色苍白的邻居。

季清河记得上次坐救护车的时候还是跟家里人出柜那次,被他爸拿棍子打得只剩一口气。

他看着邻居的西装被血染深,白色的衬衫上也沾上了血迹。目光往上看到那张精致的脸毫无血色,但丝毫不会影响到他那张英俊的脸。只会让人心中生出怜惜。

医生说邻居受了刀伤,在胸腹下,需要做手术。他在走廊等着,直到手术室的灯暗下。邻居被转到了重症病房,医生手术做得很成功,但是还是要先观察。季清河看着那张戴着氧气罩苍白的脸,有点好奇邻居是做什么的了。每天早出晚归,半个月都见不到人影,现在又受了刀伤,该不会是什么黑社会的吧,希望自己不要惹上麻烦。

也许是上班很累,然后又出了这档事,到现在季清河都没休息过。紧张与无措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困倦,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慢慢沉了下来。听着病床上传来绵长安稳的呼吸声,他也慢慢进入了睡梦中。

季清河是被邻居的动作吵醒的,邻居拿下了氧气罩,挣扎着要起来。

“你刚刚做完手术,别乱动,待会儿伤口裂开就麻烦了。”季清河起身阻止了邻居的动作。

听到后,邻居不再挣扎,重新躺下。

第一次近距离看邻居的双眼,季清河发现邻居的瞳孔似乎有些蓝色,就像夜幕下黑沉的大海。

二人对视片刻,他第一次听到邻居的声音,低哑磁性:“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天我下班,发现你倒在走廊,浑身是血。我就打了120.”季清河脑中回荡着邻居的声音,挺好听的,还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再想想邻居的刀伤,他不禁问道:“需要帮你报警吗?”

邻居摇了摇头,道:“不用。”

既然人家没报警的意愿,他也不能说什么。之后他点了病床旁的铃,没过多久护士和医生过来查看了邻居的情况。医生惊讶于邻居昨天才做完的手术,今天居然就可以动了。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医生和护士便走了。

病房里又剩下了季清河和邻居二人,空气中弥漫出一丝尴尬。季清河想,这个人真没礼貌,连声谢谢也不会说吗。

刚想完,就听到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谢谢。”

造物主果然是偏心的,不仅给了他一张好看的脸,还给了他一副好听的嗓音。这声音真好听,不知道可以迷倒多少声控。

“不客气,大家都是邻居。”看来他还是讲礼貌的,也许是有些迟钝而已:“我叫季清河,就住在你的隔壁。”

“高瑞。”他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他话不多的样子,之后也没主动开过口,病房又陷入了沉默中。这尴尬的气氛令季清河有些坐立不安,然后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你一天没吃饭了应该有些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不等高瑞回答季清河就起身出去了,逃离了尴尬的气氛,他不禁松了口气放松下来。

他在医院附近的早餐店给高瑞买了些吃的,之后就回了病房。

看着高瑞起身的动作有些艰难,季清河便上前扶着他:“你可以吗?”

“嗯?”高瑞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

“你这样可以自己吃饭吗,需要我,我喂你吗?”刚说完他就后悔了,谁会让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喂饭。

果不出其然,高瑞拒绝了他:“不用麻烦,我自己可以。”

“嗯。”季清河尴尬地点了点头。

季清河看着他,五官深邃,他垂着眼,盖住了那双好看的瞳孔。纤长蜷曲的睫毛在他的眼睑投下了一层阴影,就像是一副色彩鲜明的油画。他细嚼慢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看起来是受过良好的教育。他行动自如,一点都不像刚动过手术的样子。

一段时间后,高瑞放下了餐盒。季清河接过,放到了柜子上。

“要不要打电话给你的家人,你这样需要人照顾。”季清河突然想起来了这一点。

“不用,他们都在国外。”高瑞淡淡地说道。

季清河想起上次见到高瑞,他左手无名指戴着戒指,再看看他那张年轻的面孔,没想到这么年轻就结婚了。在这个大龄青年不断被催婚的年代,真是不易。只是他妻子也没有陪在他身边吗,虽然很奇怪,但他也没问什么。“那朋友呢,跟他们说一下吧。”

“没有。”

听到高瑞的回答,季清河愣了一下。片刻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没有朋友,反问他一句:“没有?”

季清河看着高瑞点了点头,心中疑惑,一般来说再孤僻的人应该都会有一个朋友的吧。不过看他这生人勿进的样子,说不定只是没有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而已。看高瑞没有想说下去的样子,季清河也没有过问太多,毕竟只是普通的邻居关系而已。

病房又陷入了沉默,季清河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今天是周末,正好不用上班。这周上班太累了,本来他是计划周末这两天待在家里好好休息不出门的。不过现在发生这档事,原有的计划也都被打乱了。

想想看,他跟高瑞也不熟。前前后后加起来他们这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已,看到高瑞受伤,把他送到医院照顾到现在,于情于理季清河也算是做得不错了。毕竟现在大家要是遇到这种事,第一反应都是不想惹上麻烦。

“嗯...你先好好休息,我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叫护士。”季清河拿起外套,想着躺在病床上的高瑞面色苍白,又觉得有些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不顾。

他走到病房门口,咬了咬唇,又转身回到高瑞病床前:“这是我的号码,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打给我。”季清河从口袋拿出自己的名片放到了病床旁的柜子上。

看到他点了点头,季清河就放心地走了。虽然好奇高瑞发生了什么,但他也不是一个多事的人,便没有多问。

殊不知,在他转身后,高瑞便一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等门关上,他依然向他走的那个方向看着,许久才收回目光。那眼里布满了复杂的情绪,有思念,有悲伤。

回家前季清河到超市买了些菜,准备回去做饭。

等他回到小区,坐电梯上楼后,发现走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过了。昨晚动静那么大,物业应该叫人来打扫了吧。

把东西放下,季清河就瘫在沙发上躺尸了。揉了揉肩膀,酸胀的感觉渐渐消失。看了看时间,到饭点了。

到厨房捣鼓了一番,今天太累便没做麻烦的菜,随便煮了点吃的填饱肚子就好了。在餐桌上时,脑中总是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他的那位新邻居。高瑞吃饭了吗,没朋友没家人在身边照顾,他怎么解决吃饭问题。

不行不行,季清河用力地摇了摇头,他管那么多干什么。没家人没朋友也可以请护工,跟他都没什么关系。想到这里季清河又继续解决自己的午饭了。

可是‘邻居到底有没有吃饭’的这个问题在季清河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尤其在季清河吃晚饭的时候越发强烈。

当季清河提着买来的晚餐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季清河手刚碰到门,就听到从房间内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他停下了动作。

“你自己可以吗,还是我来喂你吧。”那声音带着一丝对高瑞的亲密。

听到这声音,再联想到邻居左手无名指上带的戒指,也许是高瑞的妻子。可是他不是说过他的家人都在国外吗,为什么他的妻子现在在这里,难道是知道高瑞受伤就立刻回来了?看来他们夫妻感情真好,季清河看着手上提着的餐盒,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了。之后他便直接回家了。

自那以后,季清河再也没去医院看过高瑞。也没有收到高瑞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

一周后季清河再次见到了高瑞。

早上季清河看了看时间,正好可以出发去上班了。他刚锁上门,就听到了隔壁的关门声。抬头一看,高瑞咱在自己家的门口,看样子也正准备出门。高瑞也看到了他,目光相触,他向他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出院的?”季清河问。

“昨天。”高瑞转过身锁上了门:“那天,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邻居。”季清河笑问道:“那你恢复得怎么样?”

“还行。”他向季清河这个方向走来,季清河看到他的动作,觉得他身体恢复得不错。

“贵夫人走了吗?”高瑞听到季清河说的话后,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疑惑道:“什么?”

“其实你醒来的那天,晚上我有去医院。但是看到了你房间不只你一个人。”季清河看了看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继续说道:“那个人应该是贵夫人吧。”

高瑞听到后,皱了皱眉:“她是我请来的护工。”

“啊?”听到高瑞的回答,季清河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不好意思,我弄错了。”

“没关系,我有事,先走了。”高瑞看了看手表,对季清河说道。

“好的,再见。”季清河向他挥了挥手。

高瑞向季清河点点头,径直向前走去。季清河在原地待了片刻,突然想起自己也是要上班的。意识到这点,他立刻转身向电梯走去。

在电梯门快合上的前一刻,他跑了进去。对站在里面的高瑞尴尬地笑了笑:“我也要出门。”

“嗯。”高瑞向他点了点头。

在电梯下降的过程中,突然一阵摇晃,之后就停了下来。季清河一时没站稳差点倒下,被高瑞拦住了。他满眼谢意地看向高瑞。之后他按了开门的按钮,试图打开电梯门,可是那扇门任是紧闭着。高瑞也上前试了一下,最终也是如此。

“应该是电梯故障了。”他转过头对季清河说,随后他点了紧急呼叫系统。

“您好,请问出什么事了吗?”从系统中传出声音。

“我们这边的电梯出了故障。”高瑞说。

“不好意思先生,给您造成了不便,我们会立刻叫人来处理,请稍等。”那人说。

“嗯。”高瑞说。

在逼仄狭小的电梯内,安静得好像听得到二人的呼吸声。季清河看着紧闭的电梯门,强烈的不安铺天盖地卷席而来,幼时独自被困在电梯里的恐惧袭来。

那时候季清河还小,正是调皮爱玩的年纪。那天他一个人在家,没听他母亲的话偷跑了出去。那时电梯里只有季清河一个人,他们小区电梯设备又破旧。虽然也有呼叫系统,但是根本没什么用。住在同一栋的其他住户发现电梯坏了也没什么反应,这在他们小区里是常有的事。打了电话给物业叫人来修理,那物业说来也不负责任,一转身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等季清河被救出来,时间都已经过去七八个小时了。季清河只记得那时候他一个人在电梯厢里,又冷又饿的,不管他如何呼叫都无人回答,也不知道待了多久才被发现。自那以后他一直都很害怕一个人坐电梯,直到出柜后搬出来自己住才缓解了许多。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困困困a《失林鸟》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8:28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8:28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8:28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8:28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8:28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8:28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8:28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8:28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8:28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