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林鸟小说[困困困a]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夏天接过,说了声“谢谢”。夏天对他笑了笑,说“担心你啊,你身体现在怎么样?”“清河,你别这么叫了,我们都毕业了。”夏天看着他,无奈地笑了笑。“嗯,新搬来的。”季清河从冰箱里拿出冰红茶递给夏天。季清河坐到他旁边,问道:“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夏天喝了口茶,说:“还是你最了解我,知道我喜欢喝这个。”他对季清河晃了晃手中的冰红茶。“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夏天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文件,递给了季清河,说:“公司让我们去B城那边出差。”

失林鸟小说章节试读

《失林鸟》作者:困困困a【完结+番外】

文案:

季清河接到了一通来自陌生人的电话,那个人的声音很好听,却带着浓浓的悲伤。

之后每晚他都会接到这个电话,最后电话那头的人丢下了一句:“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等我。”

自那以后,那人再也没打过来。而这通电话与他都被时间盖上了尘埃,埋在了季清河的心底。

一年后,隔壁那户空了很久的房子,搬来了新的人家。

之后,季清河发现他的新邻居并没有那么简单。

失去了季清河的高瑞,就像一只失去了整片森林的鸟。那是他的安身之处,那是他的家。失去了季清河,他就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失林鸟。

高瑞(攻)X季清河(受)

季清河在准备入睡时,放在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看,联系人那一栏显示的是未知号码。他接通后那边却一直没声音,应该是打错电话了吧或者是什么骚扰电话。

正当季清河打算要挂断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男性低沉磁性的嗓音:“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

这个声音季清河从未听过,他想了想应该是打错电话了吧:“你打错电话了。”

“没有,我没打错,你不要挂,你听我说。”电话那头的声音带了些焦急。

季清河看着通话界面皱了皱眉,寻思着这该不会是什么整蛊电话吧。但是这人的声音还挺好听的,他是个声控。既然那个人都这么说了,那就听一听吧,看他会说些什么。

“我爱你,我从未如此爱过一个人,可是我爱你。”性/感的嗓音在季清河耳边响起,这人说得话又如此深情:“我很早就爱上你了,可是却一直没告诉过你,我爱你。”那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悲伤。

难道是告白电话?可是在季清河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的声音如此好听。而且告白不应该是紧张吗,为什么会如此悲伤?

接下来那人都在说一些季清河听不懂的话,什么海边电影的。这也许并不是告白电话,可能是一通为了挽回恋人的电话。

就好像被那人的悲伤感染了一样,他也感到有点难受。没过多久电话挂断了,不知为何,他心中划过一丝失落,听不到那人的声音了。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这通电话又打来了,对方好像还是没发现自己打错了。

自那以后,每天晚上的这个点这通电话都会打来,而季清河已经习惯了每天这个时候等这通电话,听那个人的声音。

季清河开始羡慕那个人的恋人,有一个这么深情的男朋友真好。他不敢再说那人打错了电话,不想让他发现自己不是他的恋人。季清河怕他知道后,就再也不会打过来了,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一个星期后,像往常一样季清河等着他的电话。电话响起季清河接了,可是这次那人只说了一句话:“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等我。”之后电话传来被挂断的忙音。

之后这通电话再也没打过来,终于发现打错人了吗。

一年过去了,季清河再也没接到那通电话。就仿佛是做梦一般,也许那通电话只是他的一个梦。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找到他的恋人,有没有复合呢。不过好像也与他无关了,祝那人幸福吧。

就这样,这通奇怪的电话被时间盖上了尘埃,那个人的声音季清河也记不清了。记忆慢慢褪去了颜色,埋藏在季清河的心里。

一段时间后,隔壁空了很久的那套房搬来了一户人家,说是一户,可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季清河的新邻居是一个古怪的人,搬来都半个月了,季清河都没见过他。要不是每天听到那人开关门的声音以及从走廊传来的脚步声,季清河都不确定到底有没有这个人。从每天的关门声可以听得出来,那人是一个早出晚归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这么忙。

他第一次见到新邻居大概是在那人搬来的一个月后。那天他刚从公司下班回家,由于加班,所以今天下班的时间有点晚。他进了电梯,就在电梯门快合上的时候。一只白净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门,他注意到那只手的无名指戴着戒指。然后走进来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那人穿着西装。五官深邃,目光却是冰冷。就像是从电视中走出来,在闪光灯下耀眼的明星。

这是个生面孔,季清河在这个小区住了五年多了,从未见过这号人。况且他这张引人注目的脸,季清河是不会忘了的。

他进来后就站在季清河的前面,也没有按楼层。电梯里弥漫出尴尬的沉默,季清河抬起头看了看他。材质上成的衣料完美地贴合在他的身上,宽肩窄腰,身姿挺拔,修长的腿。

“叮”,电梯门打开了,他走出了电梯,季清河跟在他后面。看着那人打开了隔壁的门,季清河这才发现这人正是他的那个古怪的邻居。

之后的半个月季清河再也没见过他。

这天晚上季清河下班回家,进了电梯内。发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随之他看到地上有几滴鲜红色的血珠。季清河突然想起前几天看到的新闻,某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就是在晚上的时候行凶的。现在看到这副场景,他感到后背有些凉意。

“叮”电梯门开了,出电梯后季清河看到了地上有些血迹,顺着那血迹一路看去,最后季清河看到了前方有一人倒在血泊中。他跑过去一看,发现了身上满是血,面色苍白的邻居。

季清河记得上次坐救护车的时候还是跟家里人出柜那次,被他爸拿棍子打得只剩一口气。

他看着邻居的西装被血染深,白色的衬衫上也沾上了血迹。目光往上看到那张精致的脸毫无血色,但丝毫不会影响到他那张英俊的脸。只会让人心中生出怜惜。

医生说邻居受了刀伤,在胸腹下,需要做手术。他在走廊等着,直到手术室的灯暗下。邻居被转到了重症病房,医生手术做得很成功,但是还是要先观察。季清河看着那张戴着氧气罩苍白的脸,有点好奇邻居是做什么的了。每天早出晚归,半个月都见不到人影,现在又受了刀伤,该不会是什么黑社会的吧,希望自己不要惹上麻烦。

也许是上班很累,然后又出了这档事,到现在季清河都没休息过。紧张与无措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困倦,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慢慢沉了下来。听着病床上传来绵长安稳的呼吸声,他也慢慢进入了睡梦中。

季清河是被邻居的动作吵醒的,邻居拿下了氧气罩,挣扎着要起来。

“你刚刚做完手术,别乱动,待会儿伤口裂开就麻烦了。”季清河起身阻止了邻居的动作。

听到后,邻居不再挣扎,重新躺下。

第一次近距离看邻居的双眼,季清河发现邻居的瞳孔似乎有些蓝色,就像夜幕下黑沉的大海。

二人对视片刻,他第一次听到邻居的声音,低哑磁性:“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天我下班,发现你倒在走廊,浑身是血。我就打了120.”季清河脑中回荡着邻居的声音,挺好听的,还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再想想邻居的刀伤,他不禁问道:“需要帮你报警吗?”

邻居摇了摇头,道:“不用。”

既然人家没报警的意愿,他也不能说什么。之后他点了病床旁的铃,没过多久护士和医生过来查看了邻居的情况。医生惊讶于邻居昨天才做完的手术,今天居然就可以动了。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医生和护士便走了。

病房里又剩下了季清河和邻居二人,空气中弥漫出一丝尴尬。季清河想,这个人真没礼貌,连声谢谢也不会说吗。

刚想完,就听到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谢谢。”

造物主果然是偏心的,不仅给了他一张好看的脸,还给了他一副好听的嗓音。这声音真好听,不知道可以迷倒多少声控。

“不客气,大家都是邻居。”看来他还是讲礼貌的,也许是有些迟钝而已:“我叫季清河,就住在你的隔壁。”

“高瑞。”他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他话不多的样子,之后也没主动开过口,病房又陷入了沉默中。这尴尬的气氛令季清河有些坐立不安,然后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你一天没吃饭了应该有些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不等高瑞回答季清河就起身出去了,逃离了尴尬的气氛,他不禁松了口气放松下来。

他在医院附近的早餐店给高瑞买了些吃的,之后就回了病房。

看着高瑞起身的动作有些艰难,季清河便上前扶着他:“你可以吗?”

“嗯?”高瑞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

“你这样可以自己吃饭吗,需要我,我喂你吗?”刚说完他就后悔了,谁会让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喂饭。

果不出其然,高瑞拒绝了他:“不用麻烦,我自己可以。”

“嗯。”季清河尴尬地点了点头。

季清河看着他,五官深邃,他垂着眼,盖住了那双好看的瞳孔。纤长蜷曲的睫毛在他的眼睑投下了一层阴影,就像是一副色彩鲜明的油画。他细嚼慢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看起来是受过良好的教育。他行动自如,一点都不像刚动过手术的样子。

一段时间后,高瑞放下了餐盒。季清河接过,放到了柜子上。

“要不要打电话给你的家人,你这样需要人照顾。”季清河突然想起来了这一点。

“不用,他们都在国外。”高瑞淡淡地说道。

季清河想起上次见到高瑞,他左手无名指戴着戒指,再看看他那张年轻的面孔,没想到这么年轻就结婚了。在这个大龄青年不断被催婚的年代,真是不易。只是他妻子也没有陪在他身边吗,虽然很奇怪,但他也没问什么。“那朋友呢,跟他们说一下吧。”

“没有。”

听到高瑞的回答,季清河愣了一下。片刻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没有朋友,反问他一句:“没有?”

季清河看着高瑞点了点头,心中疑惑,一般来说再孤僻的人应该都会有一个朋友的吧。不过看他这生人勿进的样子,说不定只是没有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而已。看高瑞没有想说下去的样子,季清河也没有过问太多,毕竟只是普通的邻居关系而已。

病房又陷入了沉默,季清河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今天是周末,正好不用上班。这周上班太累了,本来他是计划周末这两天待在家里好好休息不出门的。不过现在发生这档事,原有的计划也都被打乱了。

想想看,他跟高瑞也不熟。前前后后加起来他们这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已,看到高瑞受伤,把他送到医院照顾到现在,于情于理季清河也算是做得不错了。毕竟现在大家要是遇到这种事,第一反应都是不想惹上麻烦。

“嗯...你先好好休息,我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叫护士。”季清河拿起外套,想着躺在病床上的高瑞面色苍白,又觉得有些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不顾。

他走到病房门口,咬了咬唇,又转身回到高瑞病床前:“这是我的号码,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打给我。”季清河从口袋拿出自己的名片放到了病床旁的柜子上。

看到他点了点头,季清河就放心地走了。虽然好奇高瑞发生了什么,但他也不是一个多事的人,便没有多问。

殊不知,在他转身后,高瑞便一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等门关上,他依然向他走的那个方向看着,许久才收回目光。那眼里布满了复杂的情绪,有思念,有悲伤。

回家前季清河到超市买了些菜,准备回去做饭。

等他回到小区,坐电梯上楼后,发现走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过了。昨晚动静那么大,物业应该叫人来打扫了吧。

把东西放下,季清河就瘫在沙发上躺尸了。揉了揉肩膀,酸胀的感觉渐渐消失。看了看时间,到饭点了。

到厨房捣鼓了一番,今天太累便没做麻烦的菜,随便煮了点吃的填饱肚子就好了。在餐桌上时,脑中总是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他的那位新邻居。高瑞吃饭了吗,没朋友没家人在身边照顾,他怎么解决吃饭问题。

不行不行,季清河用力地摇了摇头,他管那么多干什么。没家人没朋友也可以请护工,跟他都没什么关系。想到这里季清河又继续解决自己的午饭了。

可是‘邻居到底有没有吃饭’的这个问题在季清河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尤其在季清河吃晚饭的时候越发强烈。

当季清河提着买来的晚餐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季清河手刚碰到门,就听到从房间内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他停下了动作。

“你自己可以吗,还是我来喂你吧。”那声音带着一丝对高瑞的亲密。

听到这声音,再联想到邻居左手无名指上带的戒指,也许是高瑞的妻子。可是他不是说过他的家人都在国外吗,为什么他的妻子现在在这里,难道是知道高瑞受伤就立刻回来了?看来他们夫妻感情真好,季清河看着手上提着的餐盒,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了。之后他便直接回家了。

自那以后,季清河再也没去医院看过高瑞。也没有收到高瑞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

一周后季清河再次见到了高瑞。

早上季清河看了看时间,正好可以出发去上班了。他刚锁上门,就听到了隔壁的关门声。抬头一看,高瑞咱在自己家的门口,看样子也正准备出门。高瑞也看到了他,目光相触,他向他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出院的?”季清河问。

“昨天。”高瑞转过身锁上了门:“那天,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邻居。”季清河笑问道:“那你恢复得怎么样?”

“还行。”他向季清河这个方向走来,季清河看到他的动作,觉得他身体恢复得不错。

“贵夫人走了吗?”高瑞听到季清河说的话后,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疑惑道:“什么?”

“其实你醒来的那天,晚上我有去医院。但是看到了你房间不只你一个人。”季清河看了看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继续说道:“那个人应该是贵夫人吧。”

高瑞听到后,皱了皱眉:“她是我请来的护工。”

“啊?”听到高瑞的回答,季清河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不好意思,我弄错了。”

“没关系,我有事,先走了。”高瑞看了看手表,对季清河说道。

“好的,再见。”季清河向他挥了挥手。

高瑞向季清河点点头,径直向前走去。季清河在原地待了片刻,突然想起自己也是要上班的。意识到这点,他立刻转身向电梯走去。

在电梯门快合上的前一刻,他跑了进去。对站在里面的高瑞尴尬地笑了笑:“我也要出门。”

“嗯。”高瑞向他点了点头。

在电梯下降的过程中,突然一阵摇晃,之后就停了下来。季清河一时没站稳差点倒下,被高瑞拦住了。他满眼谢意地看向高瑞。之后他按了开门的按钮,试图打开电梯门,可是那扇门任是紧闭着。高瑞也上前试了一下,最终也是如此。

“应该是电梯故障了。”他转过头对季清河说,随后他点了紧急呼叫系统。

“您好,请问出什么事了吗?”从系统中传出声音。

“我们这边的电梯出了故障。”高瑞说。

“不好意思先生,给您造成了不便,我们会立刻叫人来处理,请稍等。”那人说。

“嗯。”高瑞说。

在逼仄狭小的电梯内,安静得好像听得到二人的呼吸声。季清河看着紧闭的电梯门,强烈的不安铺天盖地卷席而来,幼时独自被困在电梯里的恐惧袭来。

那时候季清河还小,正是调皮爱玩的年纪。那天他一个人在家,没听他母亲的话偷跑了出去。那时电梯里只有季清河一个人,他们小区电梯设备又破旧。虽然也有呼叫系统,但是根本没什么用。住在同一栋的其他住户发现电梯坏了也没什么反应,这在他们小区里是常有的事。打了电话给物业叫人来修理,那物业说来也不负责任,一转身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等季清河被救出来,时间都已经过去七八个小时了。季清河只记得那时候他一个人在电梯厢里,又冷又饿的,不管他如何呼叫都无人回答,也不知道待了多久才被发现。自那以后他一直都很害怕一个人坐电梯,直到出柜后搬出来自己住才缓解了许多。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困困困a《失林鸟》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失林鸟小说[困困困a]在线试读

夏天接过,说了声“谢谢”。夏天对他笑了笑,说“担心你啊,你身体现在怎么样?”“清河,你别这么叫了,我们都毕业了。”夏天看着他,无奈地笑了笑。“嗯,新搬来的。”季清河从冰箱里拿出冰红茶递给夏天。季清河坐到他旁边,问道:“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夏天喝了口茶,说:“还是你最了解我,知道我喜欢喝这个。”他对季清河晃了晃手中的冰红茶。“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夏天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文件,递给了季清河,说:“公司让我们去B城那边出差。”...

2019-09-03 07:28:28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小说[西山鱼]在线试读

听到方老师终于提起这些,孔渝反倒松口气,认真承认错误道:“方老师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努力控制我自己。”“方老师你又不是不知道。”孔渝委屈道:“杨老师一节课听下来能从来到尾不睡觉的一个也没有,就连宋彦宇都忍住要偷偷眯一会儿呢。”方云恒叹口气,孔渝班老师是真得不行。孔渝拿了电筒就和方老师出去,只见方云恒一声叹息,心头皮发麻,知道方老师估计又要说什么,所以一路上都有些忐忑。果然快到巷子口时,方老师终于开口道:“我听老杨说你最近上课总是睡觉?”方云恒好笑道,“这保证一点诚意也没有。”但见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这样,...

2019-09-03 07:28:28

反派超可怕的小说[瀛之]在线试读

摔的苏糖的屁股仿佛裂了八瓣一般。就怕惹的童晟褚一个不高兴,一个抬手将他给灭了。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毫无预兆的,苏糖摔在了地上。怕疼的苏糖张开小嘴巴,就要呼痛,但童晟褚的存在感实在强烈,苏糖被他的目光看的害怕地条件反射快速地抬手捂住了自己即将叫出声的嘴巴。看到童晟褚移开目光,苏糖整个人虚软地松了口气。可怕的他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2019-09-03 07:28:28

作为霸总我被强娶了怎么办[娱乐圈]小说[陆婪]在线试读

明罗开门下楼,刚到楼梯口,就听到自己姐姐在那儿和人说话,叽叽喳喳挺急切的。明罗听明钺说话的口气和平日不太一样,心里总觉得不对。等明钺打完电话了,明罗拉开门轻轻咳嗽一声,明钺没有回头,招手让他出来。要是在被搞之前拿出来,礼物就送出去了;可搞完之后这盒子是怎么也拿不出手了……“你可得确认好了,当时没有其他人拿手机出来拍顾晏。有什么其他事你再整理确认,我做后方支援。诹峰?不用管他。不就是个苹果醋代言,下次找更高档一点的合作就好。”“姐,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明罗倒了杯水递给她,明钺冲他笑了笑。明罗左眉一挑。他...

2019-09-03 07:28:28

和霸总假戏真做小说[刍不回]在线试读

林谨言喝了几杯酒,歪倒在沙发上,闻言清醒了两分,撑起身:“你说什么梦话呢?”林谨言又躺回去:“做梦。”蒋可可气得拍桌子。她身后,从洗手间回来的林季生脚步一顿。蒋可可笑眯眯道:“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不记得也挺好,你那相好的都抛下你订婚去了,对象还是萍市首富的小女儿吧?啧啧。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啊,你迟早有一天也是要结婚的,与其祸害别人,还不如就近原则,懂我什么意思吧?至少我不介意你是个死基佬啊,你对女的没兴趣,我对男的也没兴趣,正好。”奈何这家伙就是不开窍。蒋可可顺了顺气,见林季生回来了,也没兴趣再待下去,...

2019-09-03 07:28:28

谁家Omega如此粘人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叶星河看着沈遇还是一脸不知情的样子,便垂了垂眼睛,声音有些无奈:“我知道这听起来挺无理的,但是爷爷他对我真的很好,我怕他担心我……”还没等叶星河脑补完,沈遇冷冷道:“你想多了。”像蛊惑一般,沈遇说完以后叶星河便乖乖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周围阴影逐渐下靠了过来,接着后颈处便一阵刺痛。他指了指自己的后颈这一块雪白皮肤,很脆弱的位置,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沈遇面前。叶星河似乎是知道这个要求有些不可理喻,继续解释道:“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我爷爷,我们要瞒过他才行……”说着叶星河又想起来什么,脑海里猝不及防的闪过...

2019-09-03 07:28:28

一不小心生了个萌娃小说[鱼不喝水]在线试读

第三章 肖安安做好了商量,第二天就是周一,肖爸肖妈和肖梨一起到学校递交办理休学手续,因为确诊之前肖梨在学校里身体上的确出现了很多异常症状,比如时常干呕呕吐,无精打采,嗜睡等等。作为一个学校里180+的帅气阳光男神,任谁也不会往害喜这方面去想。之前肖妈担心的问题真的出现了,因为肖梨是到医院检查出怀孕结果的,所以就出现了#男人怀孕#和#某男子在医院居然做出这样的事#以及#某男子身上居然发生这样的离奇事#等等的‘不实’传闻。新文开坑,求关注,求包养……因为肖梨的那句话和坚持肖爸肖妈没在说什么,周末两天就像坐过山...

2019-09-03 07:28:28

系铃人小说[桃白百]在线试读

.下一段要拍摄的剧情,还是在同样的地点,由同样的两个人出演。“喂,你在那儿做什么呢?”“看来是没有了,”宋时清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学长还得多努力。”休息时间很快结束。那之后大段的时间里,他只需要安静地站在那儿,然后听梦里的人唱完一小段歌。努力想要忽略这点不适保持自然,但很快眼眶都被大风刮得湿润了起来。...

2019-09-03 07:28:28

他的人设不太行小说[陈隐]在线试读

大非那个没脑子的直接起身,看着钟未时,几乎都要迎上去了,“哥,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阿伟上前一步,抬手握住了男人正欲敲门的手腕,面目狰狞:“二狗,老子在这等你等得好苦啊。”“哼哼……”阿伟忽然感觉自己的智商有了质的飞跃,一下就看出了敌人的奸计,于是握得更紧了,“你以为我是那么好忽悠的人吗?你化成灰我都能认得出你。”“是他吗?”钟未时指着那人的背影,用口型问道。钟未时想弄死他。不愧是复仇连续剧爱好者。钟未时内心感慨万千,好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不当一个好人?又不是没有给他机会。...

2019-09-03 07:28:28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海盐颗粒儿]在线试读

“那特么是烧烤摊老板,你能不能仔细看看。”温行原站在店主旁边一脸尴尬。“滚啊!”温行原陡然拔高了分贝,吼得店老板差点携串儿潜逃,“那TMD才是老子!”不过理解归理解,并不耽误肖蓦出言打趣。“喂?”肖蓦弹了个语音通话过去,“我快到了,蓝衣服那个是你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肖蓦尾调里掺着愉悦的笑音,令人严重怀疑他是来找茬的,“我还以为红帽子的是老板。”“对。”温行原僵硬地点了点头,偷瞄一眼,感觉肖蓦离开基地这两年,颜值又升华了一个档次。毕竟是大高个儿、大长腿,只要审美在线,随便搭两件运动装,就是清清爽...

2019-09-03 07: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