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小说[西山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听到方老师终于提起这些,孔渝反倒松口气,认真承认错误道:“方老师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努力控制我自己。”“方老师你又不是不知道。”孔渝委屈道:“杨老师一节课听下来能从来到尾不睡觉的一个也没有,就连宋彦宇都忍住要偷偷眯一会儿呢。”方云恒叹口气,孔渝班老师是真得不行。孔渝拿了电筒就和方老师出去,只见方云恒一声叹息,心头皮发麻,知道方老师估计又要说什么,所以一路上都有些忐忑。果然快到巷子口时,方老师终于开口道:“我听老杨说你最近上课总是睡觉?”方云恒好笑道,“这保证一点诚意也没有。”但见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这样,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小说章节试读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作者:西山鱼【完结+番外】

文案:孔渝在高中本是默默无闻,直到有一天全校上下都疯传他才是学校风云人物学霸富二代家的亲生孩子。

孔渝和学霸一出生就抱错了?

“请问一朝成为风云人物的孔渝同学有何感想?”

“那个,英语试卷能不能借我抄一下。”

“学霸家不是专出学霸吗?”

“大概,我基因变异吧。”

“那孔渝同学还有什么其他感想”

“能不能在借我一些钱”

“Σ(⊙▽⊙\\\"a为什么”

“穷”

丑小鸭能变成天鹅是因为它本就是天鹅。

一只丑兮兮小黄鸭被赶进天鹅堡后,发现自己格格不入,于是果断决定转身就溜。奈何出走失败。

所幸,遇到了自己的长腿叔叔。

虽然,这个长腿叔叔脾气有些暴躁,也有些倒霉。这大概是一个天鹅很美好,但是小黄鸭也很可爱的故事。

(前期暴躁阴郁后期善解人意攻X小太阳受)前期受宠攻,后期攻宠受

注意:CP江秩 江秩没有左腿 介意慎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孔渝 ┃ 配角:江秩孔淮傅嘉树 ┃ 其它:

第一章 被抱错的两个孩子

这是s市最顶尖的别墅区。

一栋精致典雅的别墅二楼落地窗前,白发矍铄的老者神情严肃的对坐在他对面沙发的年夫妻说:“鉴定结果出来了。”

老人对眼前的局面感到有些头痛,但身为一家之长的他此时无论如何都该稳住。

他看了对面一脸焦急的长子和长媳,长叹一口气道:“嘉树确实不是我们家的孩子。”

对面气质优雅保养得仪的女性僵住,半响才不可置信般道:“嘉树怎么会不是我们家的孩子?”

说罢她转头望向自己的丈夫,像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抓紧丈夫的臂道:“修廷,你说话啊!是不是弄错了,嘉树怎么可能会不是我们的孩子呢?”

肖薇一直以为自己非常幸福,有爱他的丈夫,成功的事业,成熟懂事的儿子,聪明伶俐的女儿,可一切都被公公前段时间造访的一直在国外的远房表兄给打破了。

那个据说是遗传学教授的老人私下告诉嘉树可能不是他们家的孩子。

这不就是笑话吗?

她一点点从一个臂那么大嗷嗷待哺的婴儿抚养到现在的长子,怎么可能不是他们家的孩子呢?

傅修廷安抚般用左握紧妻子抓紧在他右上的臂,然后才认真对自己父亲问道:“爸,已经确定了吗?”

“dna结果已经出来了。”傅爷爷叹了口气,他也没有想到多年不见的表兄一来,就给他带来这个这么大的消息,他将桌上那份鉴定结果给傅修廷,“我已经调查过了,最后证明了是当年医院的失误。”

傅修廷接过鉴定结果,和肖薇一起翻到结果那页。

心仅存的一点侥幸也消失不见。

肖薇不可置信的望着傅修廷,心慌得六神无主,对丈夫道:“嘉树不是我们孩子,那嘉树怎么办?”

“对!”她像是想起什么,连忙对丈夫和公公道:“我们要瞒着嘉树,他还小接受不了这件事的。”

傅爷爷心叹息一声,没说话,只看着长子。

傅修廷虽然也很惊讶,但比妻子好些,他对傅爷爷说:“那我们家的孩子,就是那个孩子也找到了吗?”

这是一条脏乱的巷子。

两边是红砖砌成的平房,墙角上已经爬满了绿苔和不明的黑色斑渍。

在s市这个经济飞速的发展的南方城市,几乎每个角落都在悄然发生着的变化。

但总有一些地方仿佛被遗忘般,无人记起。

比如这个地方——刘家街。这里房子大多在五六十年前建起,随着原先的主人逝去或搬离之后,这里渐渐成为了刚刚来到这个城市闯荡的人的暂居地。

孔渝的家就在这里,这一带的坏境并不好,老旧的平房在这个城市里显得格格不入,半空杂乱的电线仿佛下一刻就会掉下来,时常更是有一些流氓混子在附近晃荡。

但是孔渝已经很满足了,比起几年前四处躲债居无定所的生活,现在的平静日子简直是在天堂。

孔渝在十五读高一,本来以孔渝的成绩是读不了十五这样的省重点的,但在孔渝升高那一年,市里实行教育改革,按居住地报考高,再加上孔渝爷爷的以前的学生现在十五是颇有分量的金牌教师,孔渝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进了做梦也想不到的十五。

十五里他家并不远,步行也就是不到二十分钟。哥哥孔淮在十五读高二,和他不同,哥哥成绩优异,性格开朗,是每一个老师都会赞不绝口的那种好学生。

孔渝自己不是读书的料,成绩一塌糊涂,但这丝毫不会妨碍他对哥哥的崇敬

哥哥是他的骄傲。

拐过最后一个拐角,孔渝还未走近便看见家门口围了一圈人,最外围邻居家芳芳姐一见他出现,就用求救的眼神望向他:“小渝,你总算回来了,快过来啊!”

孔渝心里明白怕是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小跑过去,只见自家门口李瑶叉着腰,朝里捧着洗菜盆的方婶大声吵嚷道:“这水池本就是公用,先到先用。自己来得晚,就乖乖在一旁等着!别站在一旁酸不溜秋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不知道作给谁看。”

方婶向来脾气不好,没理也要搅分的人,被这么指着骂,脸色一下子难看,立刻朝李瑶喊道:“你也知道这水池是公用的?每次一用就几个小时,就你家要做生意,我家就不要吃饭了。天天等你家用完水,我们再洗菜做饭,每天都吃的那么晚,就算我们大人受得了,我家芳芳还在长身体可不能饿!”

说着方婶越发觉得自己道理,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朝周围的街坊哭骂道:“大家评评这个理,哪有一天到晚占着水池不用别人用的道理,自己不反省,还反过来找我们这些街坊的不是,我也是倒霉,怎么摊上这么个不讲理的邻居。”

孔渝一听这一番话,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这里的房子里都是平房。建房子的时候,屋子面都没有装自来水管,后来城市改建只是在每家门口装了一条水管,每户门前都只装一个水龙头,平时洗菜洗衣服什么的用水都只能在外面。

孔渝家现在住的房子原本和方婶家的是一户,所以就一直公用着一个水龙头。而他们家里虽然因为每天出去摆小摊,要洗的菜碗都很多,所以用水对的时间比较多。

但是每月的水费也是他们家付,而且每天李瑶都会提前准备用水,和方婶家的用水的时间错开,绝对是耽误不了方婶家正常做饭用水的。

方婶平时根本不是这个点做饭。

其实这么几年两家也都习惯了公用一个水龙头,方婶今天拿这个发难,可能还是因为昨天方叔将单位里发的两箱苹果的一箱送给他们家的事。

这里的房子隔音效果不好,两家又隔得近,昨天方叔送完苹果回去后,隔壁就的争吵声响了小半个小时还没停,后来还是哥哥又在外面批了一箱橙子给送了回去,隔壁才消停下来。

李瑶是谁?一路风风雨雨过来,她也没有怕过谁!昨天她本来也被隔壁传来那些指桑卖槐的话气得半死,于是将的洗菜盆重重一放,扬起嗓子正准备开骂。

孔渝见势不妙,连忙从上前拉住她的叫住她:“妈!”然后一脸歉意的朝着对面的方婶说道:“方婶,今天要洗的东西有些多。真是不好意思啊。”

孔渝对这些邻居嘴甜,平日里邻居里里外外见面向来是方婶你今天气色真好,方婶你今天这衣服真衬你肤色,以往他这这么一说,方婶不好和他计较一般都会算了的。

但今天明显方婶是非常生气,并不想这么算了,张开嘴还想说什么,一直在观察战况的芳芳姐见状十分智的也走了过来,一边将方婶拉住,一边不好意思的朝孔渝笑了笑。

他们两家孩子的关系向来是不错的。

隔壁的李奶奶也连忙打圆场说道:“芳芳,带你~妈妈来奶奶这里洗菜,奶奶这边暂时不用水。”

芳芳好说歹说的将方婶劝了过去,四周的人见方婶走了,也纷纷散开。

池子边只剩李瑶和孔渝两人,李瑶没好气将孔渝的甩开:“拉住我做什么嘛!明明是她故意来找麻烦!”

孔渝太了解李瑶的破脾气,知道她吃软不吃硬,立刻便讨好的抱住了李瑶的臂说:“方叔平时不是也对我们挺好的嘛,就当是给方叔一个面子吧。”

李瑶嫌弃的又将抽开,却没有再多说走进屋说:“就你有理了,还不快过来帮我。”

不要再吵下去就好,孔渝连忙跑进屋里,把书包放下来了,他顺路跑去卧室看了看,发现本该在这个时间点看书的爷爷并不在书桌前,转头喊道:“妈,爷爷呢?”

李瑶一边收拾一边回答道:“爷爷今天下去去老同事的聚会了,晚饭后会回来。”

孔渝走到厨房,挽起袖口走到李瑶身边帮忙说:“在哪里?要不晚上我去接爷爷吧!爷爷一个人走夜路路我不放心。”

这小巷子的晚上连个路灯也没有,一片漆黑的,路又坑坑洼洼。爷爷年纪已经大了,腿脚也不灵便,他实在是不放心让爷爷晚上一个人回来。

李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方老师会接送爷爷回来,否则我也不会答应让爷爷去。你这没良心的小子,在你心我就这么缺心眼吗!”

孔渝卖乖的搂住李瑶的肩膀,下巴搁在李瑶待得肩膀上撒娇道说:“怎么会呢,妈妈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了。我只是担心爷爷嘛!”

他知道李瑶并不是怪他,只是刚刚心那口气还在,她一贯又是个急性子,心的那口气不发出来,憋着也难受。

在经历那么多之后,只要一家人还能够好好的在一起,孔渝就满足了,这种平淡而幸福的日子完美的简直就像是一个梦。

听道孔渝听话卖乖的话,李瑶也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但看见小儿子乖巧的样子,李瑶心的火气已经散了大半,但脸上还是装出一副恼怒的样子,将孔渝扒着她肩膀的打下来说:“就知道嘴贫,还不快干活。刚刚一耽误本来就晚了,再不快一点,今天晚上还做不做生意了。”

孔渝知道李瑶已经不生气了,乖巧的将李瑶的活拿过来说:“妈妈,你去忙别的吧,这里我就可以了。”孔渝做惯这些的,李瑶也不担心,将上的活一放只嘱咐道:“洗仔细点。”便走进院子里忙其他的了。

孔渝利索的将菜洗好,然后将洗好的菜从水池里归置放到一格格的塑料篮子里。

“叮叮——”熟悉的自行车铃声在便在背后响起,孔渝立刻回头说:”哥,你回来了”

平时他们兄弟俩都是一起上下学的,但是孔淮下半年就要高了,孔淮是重点班,这个月已经开始补课了,每天放学都要多上一节课,所以两个人放学的时间就分开了。

孔淮熟练的将自行车停到弄子一边,揉了揉孔渝的头发:“小渝进去写作业,这里我来就好了。”

孔渝毫不客气的用湿淋淋的拍下孔淮继续向前伸过来的,然后说道:“不用了,哥哥进去帮妈妈搬东西吧,这里我一个人已经做完了。还有哥哥我已经上高了,不许再揉我头发。”

“好了好了,长大了不揉了”孔淮嘴上抱怨着,却还是从孔渝的头发上放下,顺抄起放在孔渝身旁的一叠菜篮,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孔渝还没回过神,水池旁本应该拿进去的菜篮就已经全被孔淮拿走,孔渝连忙回头喊道:“哥哥,不要总是抢在我前面把事情做好!”

明明哥哥也很辛苦啊,哥哥快要高了,应该拿更多时间放在学习上才对啊。

“那是你做的太慢了,我做起来可比你快多了。”孔淮头也不回的给出了这个万年不变的理由。

“每次都这么说。”孔渝拿过旁边的干抹布擦了擦,望着哥哥转身挺拔的背影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的低下头小声说:“可是哥哥明明也只是比我大了两岁而已啊。”

孔家的屋子前有一个不大的平地,这里本来是一栋平房,不知为什么拆了之后就没有在动过工。

他们家便里面开垦了一块小菜地种着些时蔬,不多,但也够家里平时吃的。空地正的位子放着一辆轮车。

轮车上已经放好了一些炉灶,李瑶刚刚把车子从屋子里推出来,正在往车上搬着一些桌椅,李瑶是典型的南方女子,不到一米六的个,但一次却能搬起来比她个还高的椅子。

孔渝看到忽然有些难过,他虽然还小,但却还记得当年温温柔柔弹着钢琴,连矿泉水瓶都要爸爸打开的妈妈,穿着警服高大英俊的爸爸,那几乎是孔渝脑海关于家最美好的画面。

而如今,那台钢琴早已卖掉。

其实也才过去了十二年而已。

但想着些又有什么用呢?

孔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爸爸已经离开,他也要努力成为妈妈的依靠才可以,他连忙道:“妈,那个我来搬就好。”

他刚刚说完,哥哥就已经快他一步将菜篮放在一边,接过李瑶的椅子放上轮车上。

孔渝在一旁想要去帮忙,孔淮却笑着躲过说:“这些体力活我来做就好。说起来这个月26号我们小渝才过生日,我们小渝还小着呢!”

“可是哥——”孔渝还没说完,孔淮却笑了笑长了尾音说道:“小渝,快去做饭吧,我都快饿死了!”半大少年宽阔的脊背便已经扛起桌椅往外走了。

每当这个时候,孔渝都忍不住想到,他有世界上最好的家人。

所以,他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第二章 孔渝的生活

孔渝默默的拿起孔淮放在一旁的菜篮,按照顺序放好,像以往一样放在门外的小轮上。

一个失去丈夫的家庭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和一个身体又不怎么好的老人,身上又背着一不轻的债务,生活怎么也不能轻松,东躲西藏躲债的日子他们也过了不少,日子最难的时候一家四口人连明天买米的钱都拿不出来。

也就是这些年好不容易还清了债务,他们个生活也才渐渐安定下来。

两年前搬到刘家街来,也就是冲着这个地方租金便宜。

李瑶现在夜宵街摆了个小摊,但是位置不怎么好,又是晚上的生意,她身体这些年一直不好,家里的老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别的摊位都是四个人,只有她的摊位永远只有一个大人带着两个小孩,哪怕现在孔淮孔渝已经长大,他们的摊位也忙不过来。

所以他们家的摊子一直是开的最晚,收的最早,但好在李瑶做生意实诚,这现年也渐渐的有了些老客户,摊子的生意也算维持的下去。

每天孔渝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做晚饭,孔淮和李瑶两人则去夜市摆烧烤摊。孔渝做好饭就用饭盒带去,和哥哥妈妈一起在夜市里吃晚饭。

因为夜市要摆到很晚,李瑶白天要补觉,醒了就要开始准备摆摊的东西,基本上没什么时间做家务。

而爷爷的身体很不好,能做的非常有限。哥哥一般忙着和妈妈出摊,每天回来都是半夜,家务能做是在不多,就算能做,孔渝也不想让哥哥动。

家务大部分是由孔渝做的,而且第二天准备出摊的准备工作孔渝也会默默的帮妈妈和哥哥多做一些。

每天等到孔渝可以做自己的事情时,往往已经到晚上十点。好在孔渝很聪明,读书上有些小灵,同时他而且也明白自己并不是读书的那块料,所有课程里面也是只有数学好一些。

他对自己的目标只是勉强让家人不要失望罢了,所以现在的课业对他而言也还应付的过来,不过即使是这样孔渝也常常不小心在课上睡着,他的成绩一直不算好,只是下之流。

他想过的,他不是读书那块料,等高毕业,他就不读书了,出来帮家里减轻负担,其实他初就不太想继续读书了,他也尝试过。

只是结果——

算了,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他还想这些事做什么?

不过比起自己,孔渝更担心的是哥哥孔淮。孔淮今年已经高二,本来孔淮应该是读高的。但是孔淮曾在家里最艰辛的时候休学过一年,所以孔淮才比孔渝高一年级只读高二。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西山鱼《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小说[西山鱼]在线试读

听到方老师终于提起这些,孔渝反倒松口气,认真承认错误道:“方老师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努力控制我自己。”“方老师你又不是不知道。”孔渝委屈道:“杨老师一节课听下来能从来到尾不睡觉的一个也没有,就连宋彦宇都忍住要偷偷眯一会儿呢。”方云恒叹口气,孔渝班老师是真得不行。孔渝拿了电筒就和方老师出去,只见方云恒一声叹息,心头皮发麻,知道方老师估计又要说什么,所以一路上都有些忐忑。果然快到巷子口时,方老师终于开口道:“我听老杨说你最近上课总是睡觉?”方云恒好笑道,“这保证一点诚意也没有。”但见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这样,...

2019-09-03 07:28:21

反派超可怕的小说[瀛之]在线试读

摔的苏糖的屁股仿佛裂了八瓣一般。就怕惹的童晟褚一个不高兴,一个抬手将他给灭了。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毫无预兆的,苏糖摔在了地上。怕疼的苏糖张开小嘴巴,就要呼痛,但童晟褚的存在感实在强烈,苏糖被他的目光看的害怕地条件反射快速地抬手捂住了自己即将叫出声的嘴巴。看到童晟褚移开目光,苏糖整个人虚软地松了口气。可怕的他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2019-09-03 07:28:21

作为霸总我被强娶了怎么办[娱乐圈]小说[陆婪]在线试读

明罗开门下楼,刚到楼梯口,就听到自己姐姐在那儿和人说话,叽叽喳喳挺急切的。明罗听明钺说话的口气和平日不太一样,心里总觉得不对。等明钺打完电话了,明罗拉开门轻轻咳嗽一声,明钺没有回头,招手让他出来。要是在被搞之前拿出来,礼物就送出去了;可搞完之后这盒子是怎么也拿不出手了……“你可得确认好了,当时没有其他人拿手机出来拍顾晏。有什么其他事你再整理确认,我做后方支援。诹峰?不用管他。不就是个苹果醋代言,下次找更高档一点的合作就好。”“姐,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明罗倒了杯水递给她,明钺冲他笑了笑。明罗左眉一挑。他...

2019-09-03 07:28:21

和霸总假戏真做小说[刍不回]在线试读

林谨言喝了几杯酒,歪倒在沙发上,闻言清醒了两分,撑起身:“你说什么梦话呢?”林谨言又躺回去:“做梦。”蒋可可气得拍桌子。她身后,从洗手间回来的林季生脚步一顿。蒋可可笑眯眯道:“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不记得也挺好,你那相好的都抛下你订婚去了,对象还是萍市首富的小女儿吧?啧啧。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啊,你迟早有一天也是要结婚的,与其祸害别人,还不如就近原则,懂我什么意思吧?至少我不介意你是个死基佬啊,你对女的没兴趣,我对男的也没兴趣,正好。”奈何这家伙就是不开窍。蒋可可顺了顺气,见林季生回来了,也没兴趣再待下去,...

2019-09-03 07:28:21

谁家Omega如此粘人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叶星河看着沈遇还是一脸不知情的样子,便垂了垂眼睛,声音有些无奈:“我知道这听起来挺无理的,但是爷爷他对我真的很好,我怕他担心我……”还没等叶星河脑补完,沈遇冷冷道:“你想多了。”像蛊惑一般,沈遇说完以后叶星河便乖乖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周围阴影逐渐下靠了过来,接着后颈处便一阵刺痛。他指了指自己的后颈这一块雪白皮肤,很脆弱的位置,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沈遇面前。叶星河似乎是知道这个要求有些不可理喻,继续解释道:“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我爷爷,我们要瞒过他才行……”说着叶星河又想起来什么,脑海里猝不及防的闪过...

2019-09-03 07:28:21

一不小心生了个萌娃小说[鱼不喝水]在线试读

第三章 肖安安做好了商量,第二天就是周一,肖爸肖妈和肖梨一起到学校递交办理休学手续,因为确诊之前肖梨在学校里身体上的确出现了很多异常症状,比如时常干呕呕吐,无精打采,嗜睡等等。作为一个学校里180+的帅气阳光男神,任谁也不会往害喜这方面去想。之前肖妈担心的问题真的出现了,因为肖梨是到医院检查出怀孕结果的,所以就出现了#男人怀孕#和#某男子在医院居然做出这样的事#以及#某男子身上居然发生这样的离奇事#等等的‘不实’传闻。新文开坑,求关注,求包养……因为肖梨的那句话和坚持肖爸肖妈没在说什么,周末两天就像坐过山...

2019-09-03 07:28:21

系铃人小说[桃白百]在线试读

.下一段要拍摄的剧情,还是在同样的地点,由同样的两个人出演。“喂,你在那儿做什么呢?”“看来是没有了,”宋时清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学长还得多努力。”休息时间很快结束。那之后大段的时间里,他只需要安静地站在那儿,然后听梦里的人唱完一小段歌。努力想要忽略这点不适保持自然,但很快眼眶都被大风刮得湿润了起来。...

2019-09-03 07:28:21

他的人设不太行小说[陈隐]在线试读

大非那个没脑子的直接起身,看着钟未时,几乎都要迎上去了,“哥,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阿伟上前一步,抬手握住了男人正欲敲门的手腕,面目狰狞:“二狗,老子在这等你等得好苦啊。”“哼哼……”阿伟忽然感觉自己的智商有了质的飞跃,一下就看出了敌人的奸计,于是握得更紧了,“你以为我是那么好忽悠的人吗?你化成灰我都能认得出你。”“是他吗?”钟未时指着那人的背影,用口型问道。钟未时想弄死他。不愧是复仇连续剧爱好者。钟未时内心感慨万千,好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不当一个好人?又不是没有给他机会。...

2019-09-03 07:28:21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海盐颗粒儿]在线试读

“那特么是烧烤摊老板,你能不能仔细看看。”温行原站在店主旁边一脸尴尬。“滚啊!”温行原陡然拔高了分贝,吼得店老板差点携串儿潜逃,“那TMD才是老子!”不过理解归理解,并不耽误肖蓦出言打趣。“喂?”肖蓦弹了个语音通话过去,“我快到了,蓝衣服那个是你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肖蓦尾调里掺着愉悦的笑音,令人严重怀疑他是来找茬的,“我还以为红帽子的是老板。”“对。”温行原僵硬地点了点头,偷瞄一眼,感觉肖蓦离开基地这两年,颜值又升华了一个档次。毕竟是大高个儿、大长腿,只要审美在线,随便搭两件运动装,就是清清爽...

2019-09-03 07:28:21

戏精的日常小说[经年未醒]在线试读

改,马上改。章礼和拿自己爸爸没办法,抗.议多次都毫无用处,他之后就意思意思的程序化抗.议一下,并不认真。桂琰端着刚出炉的草莓蛋糕从厨房出来,章廷锡见到,立刻起身过去接过蛋糕,他也不客气,把蛋糕交给老公,自己坐到宝贝儿子身边,摸摸头问:“阿贵,怎么了?不高兴的样子?”可爱得贵宝宝生自己气了,那还了得。所有人都改了口,唯有章爸爸执念太甚,坚决不改,一定要叫“贵宝宝”。章礼和难为情:“那个……我把导演给打了……”夫夫俩:“……”...

2019-09-03 07:2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