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超可怕的小说[瀛之]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摔的苏糖的屁股仿佛裂了八瓣一般。就怕惹的童晟褚一个不高兴,一个抬手将他给灭了。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毫无预兆的,苏糖摔在了地上。怕疼的苏糖张开小嘴巴,就要呼痛,但童晟褚的存在感实在强烈,苏糖被他的目光看的害怕地条件反射快速地抬手捂住了自己即将叫出声的嘴巴。看到童晟褚移开目光,苏糖整个人虚软地松了口气。可怕的他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反派超可怕的小说章节试读

《反派超可怕的》作者:瀛之【完结】

文案——

甜度++++++++

想要灭世的反派能力太凶残了,主角们全部遭遇滑铁卢,瑟瑟发抖地不敢再和反派作对,再这样下去,被反派统治的世界就会面临毁灭。

为了拯救世界,生命垂危的苏糖被强制拽入了反派的世界。

任务:感化反派,阻止反派灭世!

可是

苏糖看着站在面前的反派大佬,吓的腿都软了。

好,好可怕啊!

苏糖:“QAQ,不,不要杀我,我可以给大佬您端茶送水,捶背按脚。”

反派大佬:“乖,糖糖只要会暖床就好了。”

兔胆又软又绵小可爱超甜受x占有欲强到炸裂抖s攻

看文小贴士:

①每个世界攻都是一个人,坚持1v1大甜饼不动摇

②慢穿,每个世界的篇幅会很长,可以当一篇文看的那种长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糖 ┃ 配角:预收文《穿书后我成了恶毒炮灰》 ┃ 其它:

================

第1章 第一个反派01

蓝天白云,春风和煦。

穿着一袭优雅长裙的兰静女士嘴角噙着一抹亲切温和的微笑从车上下来,然后转身,弯着腰对着车内伸出双手。

“糖糖,妈妈抱你下车。”兰静女士漂亮的眉眼弯弯,满脸满眼都是浓浓的宠溺。

苏糖嘟着粉嫩嫩的小嘴,一张粉雕玉琢的小圆脸蛋微微下垮,控制着自己有点小圆润的五短身材别扭地避开兰静女士伸过来的魔爪。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抱抱了。”苏糖昂着头,自认为严肃又成熟,努力地第n次对兰静女士强调,“妈妈,你又忘记我说的话了。”

看着苏糖那才堪堪达到一米身高的孩童模样,明明奶声奶气的声音却努力地佯装着成熟大人说话的姿态,兰静女士被萌到的同时又觉得好笑。

她的宝贝儿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但是她不能笑。

无数次的经验告诉兰静女士,一旦她露出好笑的神情,她的宝贝儿子就会不高兴上好几分钟。

虽然宝贝儿子不高兴的小模样也可爱的让她想要上手蹂/躏。

兰静女士抑制住自己真正的情绪,弯弯的眉眼微微下垂,整个人的高兴情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失落起来,她悠悠地叹息一声,轻轻道:“可是妈妈想要抱抱糖糖呢。”

“怎么办呢?”

苏糖坐在车内,看着车外仿佛格外可怜的兰静女士,双手交叠在腹部处互相纠结地抠抠,一双种满了黑色长睫的眼睑上下翻飞,最后微微偏过头,别扭地妥协:“那妈妈就抱,抱一下下吧。”

苏糖伸着肥胖带着肉窝的大拇指和食指,用大拇指在食指上比划了小小的一段距离,强调的说:“就一下下哦。”

方才还是满身失落的兰静女士闻言,整个人仿佛复活了一般,她笑眯眯地重新伸手,小心翼翼地护着苏糖的脑袋,将苏糖从还算宽阔的车子内抱出来。

苏糖的小短手抱着兰静女士的脖颈,在兰静女士看不到的方向无声地叹息上一声:谁让他现在是小孩子呢?

而且抱着还挺舒服的。

拥有着成人灵魂,但是这个世界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真相的苏糖,不情不愿地承认这个事实,然后心安无比地被兰静女士抱着往一旁的幸福之家走去。

幸福之家是坐落在A市郊区处的一座规模不大的孤儿院。

兰静女士一直以来都致力于从事慈善事业,她不仅在金钱上付出,更是身体力行的亲力亲为。而幸福之家这家孤儿院是兰静女士经常前来做义工的一个孤儿院。

苏糖被兰静女士抱着,一双色泽黑亮如同一颗宝石般的眼睛好奇地看向幸福之家。

前世今生,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孤儿院。

兰静女士这次是突发奇想带着苏糖一起前来孤儿院,用她的话说,爱心要从小开始培养。

兰静女士并未一直抱着苏糖,在走到幸福之家大门的时候,兰静女士就将苏糖放到了地上,她蹲下身子,与苏糖平视,温柔地摸着苏糖的脑袋,对苏糖说:“糖糖要记得妈妈的话,进去后要和里面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好好相处,看见和糖糖不一样身体有些缺陷的孩子也不要害怕,他们都是好孩子。”

在来时的车上,兰静女士已经对苏糖描述过幸福之家里面的孩子们,但苏糖毕竟是第一次来,第一次接触这些与普通孩童生长环境不同的孩子,兰静女士有些不放心,在进去前,再次对苏糖说道。

兰静女士对于苏糖的性格了解,倒是不怕苏糖会和这些孩子相处不好,只是幸福之家里面还有不少的生来就带缺陷的孩子,兰静女士怕苏糖会被吓到,也怕苏糖无意识的态度会伤害到那些孩子本就脆弱的心灵,这才会再次交代。

苏糖不是真正的小孩,兰静女士说的他都懂,他乖巧地点点头,一只手握住兰静女士的手,另外一只手格外成熟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脯,“放心吧妈妈。”

兰静女士笑笑,再次揉揉苏糖软软的短发,然后站起身,牵着苏糖的小手,往幸福之家里面走去。

幸福之家的院长妈妈是一位四十来岁看着很是亲切慈祥的女士。

兰静女士牵着苏糖进去的时候,院长妈妈正带领着几个前来做义工的年轻人陪着孩子们在小操场上玩耍。

她远远就看见了兰静女士,对着身边的一个年轻女孩交代了一句,便笑着对兰静女士和苏糖走来。

“滴滴”

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将苏糖吓了一跳。

他下意识的抬头四处张望,可奇异的是,苏糖发现,他周围的人好像都没有听到这道怪异的声音。

包括离他最近的兰静女士。

苏糖眨眨眼,有些怀疑自己幻听了。

他收回自己疑神疑鬼的目光,再次乖巧礼貌的站好,准备向着走近的欧阳院长问好。

“滴滴!”“滴滴!”

比方才更加尖锐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毫无心里准备的苏糖差点被吓的从地上蹦起。

可是没有等苏糖蹦起,一行血红色的字体便出现在苏糖的眼前。

准确的说,是出现在欧阳院长的头顶上。

姓名:欧阳佩青

职业:幸福之家孤儿院院长

与反派的关系:救命恩人(扩展)

苏糖恍恍惚惚。

四年了。

他从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艰辛地长成了如今的小胖墩儿模样,那不负责任的系统终于再次出现了。

对的,系统。

苏糖上辈子在刚刚满十八岁的时候死于先天性心脏病。

他还记得,在他闭上眼睛的前一刻,一直以来疼爱他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都泣不成声。

压抑的悲痛弥漫在白色的病房里面,几乎将病房里面的所有人压垮。

只是闭眼的苏糖没有去到想象中的可怕地狱,也没有去到和谐快乐的天堂,而是来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一个自称系统的冷漠声音让他在死亡和完成任务获得生命之间选择。

想到病房中的亲人,苏糖捏着拳头选择了未知的任务。

任务:感化反派,阻止反派灭世。

不等苏糖理解其中意思,再一睁眼,苏糖就成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而那个神秘的系统再也没有出现过。

几年过去,苏糖偶尔想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个梦。

系统,原来是真的存在。

“糖糖?”兰静女士温柔的声音由远及近,将恍惚中的苏糖唤醒。

苏糖迷惑地抬头看向兰静女士。

兰静女士有些担忧地覆手在苏糖的额头上:“糖糖,不舒服吗?”

苏糖摇摇头,拿下兰静女士的手掌:“妈妈,我没事。”

兰静女士不放心地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苏糖,这才放心下来。

她牵着苏糖的小手,对苏糖介绍早已走到他们面前的欧阳院长:“糖糖,这是院长妈妈,来,和院长妈妈问好。”

苏糖挺直着背脊,对着欧阳院长弯腰问好:“院长妈妈您好,我叫苏糖。”

欧阳院长看着苏糖笑的一脸的慈祥,她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包装好看的糖果,递到苏糖的手里:“好孩子,这是院长妈妈自己做的牛轧糖,请糖糖吃。”

浓郁的牛奶香气连包装纸都阻挡不住,往苏糖的鼻子里面窜去。

苏糖的眼睛一亮。

这个糖果一定很好吃。

他渴望地看着欧阳院长掌心上的糖果,抬头看向兰静女士。

兰静女士笑着点点头。

苏糖这才接过欧阳院长手上的牛轧糖,然后小心翼翼地剥开白色的糖纸,将那格外吸引他的牛轧糖放入口中。

果然很好吃。

苏糖舔着口中的糖果,一双眼睛因为美食带来的愉悦微微眯起。

兰静女士重新和欧阳院长说起他们大人之间的话题,苏糖牵着兰静女士的手掌,舔着口中味道恰到好处的美味牛轧糖,一双眼睛在欧阳院长头上的血红字体上转了转,然后偷偷地伸出肥嘟嘟带着肉窝的食指,隔空对着最后(扩展)两字点下去。

第2章 第一个反派02

一道只有苏糖才能看见的白光从苏糖的指尖闪过,然后快速地没入苏糖的额间。

2020年,12月23日,大雪纷飞。

欧阳佩青外出采购之时捡回了几乎被大雪淹没、奄奄一息、身上满是伤口的童晟褚。

童晟褚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欧阳佩青心地善良,最是喜爱孩子们,虽然她不知道童晟褚遭遇了什么,但看着这般可怜、状况这般凄惨的童晟褚,她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将童晟褚带回幸福之家,并且亲力亲为的百般照顾。

且在照顾童晟褚的时候,还不辞辛苦地为童晟褚奔跑寻找父母,只是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寻找,最后还是毫无结果,在思量之下,也在问过年幼的童晟褚意见后,欧阳佩青收留了童晟褚。

自此,童晟褚成为了幸福之家的一员。

幸福之家是欧阳佩青在她丈夫的支持下筹办建立的一座私人孤儿院,孤儿院里面所有的花销大头都是靠着欧阳佩青的丈夫公司投入,剩下的一小部分则是来自社会爱心人士的捐款。

因为欧阳佩青的性子,在幸福之家的工作人员都是经过她亲自层层筛选,选择那些热爱慈善事业、喜爱小孩子的工作人员,所以幸福之家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是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

至少表面是这个样子。

人多的地方就会有矛盾,幸福之家也不尽然。

这些被幸福之家收留的孩子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和成长环境,他们的心思都是格外的敏感和成熟。

在欧阳佩青这个院长妈妈的面前,他们永远都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可是在私底下,他们欺负弱小、打架斗殴甚至抢夺玩具食物都是毫不留手。

童晟褚没少吃过亏。

欧阳佩青在帮助童晟褚寻找父母的时候,曾问过童晟褚的情况,奈何童晟褚一问三不知,只记得自己的名字,结合她当时捡到童晟褚的情况,欧阳佩青便以为童晟褚是被人贩子拐卖而幸运逃出的孩子。这般她脑补出来的悲惨遭遇再加上童晟褚长的粉雕玉琢、性子又格外懂事的让人心疼的,欧阳佩青就格外的怜惜照顾童晟褚。

这就扎了那些孩子的眼了。

那些孩子经常趁着欧阳佩青和老师们不在的时候找童晟褚的麻烦,或是抢夺童晟褚的食物,或是专打童晟褚被衣服遮盖的地方,打完后还威胁童晟褚不许告状。

童晟褚也是一个倔脾气的,幼小的他早就被灌输了只有自己还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思想,而且他也明白即使告状了,欧阳佩青和老师们也不能永远护着他,能够免于欺负的也只有自己变的强大起来,只有自己变的强大了,那些人才能够不敢肆意的拿捏他。

在一次一次的打架中,童晟褚变的越来越狠,掌握的打架招式也变的越来越多,他打架不要命一般,专挑人的痛处打,渐渐地,那些小孩子就再也不敢找他的麻烦。

没人找童晟褚的麻烦了,但也没有人和童晟褚一起玩儿,童晟褚自己也不介意,每天就自己呆着。

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孤独,就连童晟褚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是否孤独。

只有欧阳佩青会努力地让童晟褚去融入那些孩子,但没有成效。

童晟褚的日子就这么过着,偶尔和孤儿院中的孩子们起一点摩擦,更多的是欧阳佩青努力地教导他。

可惜,好景不长。

童晟褚在七岁的时候被人盯上了。

盯上童晟褚的是欧阳佩青的丈夫。

欧阳佩青的丈夫李文斌是一个商人,一个重利的商人。

最初的时候他支持欧阳佩青建立孤儿院一是为了哄欧阳佩青开心,二则是为了给自己包装更好的形象,后来他接触到了一些人,为了更高的利益,他开始利用孤儿院中的孩子。

孤儿院的孩子于成年人的事情懵懵懂懂,再加上李文斌专门挑那些胆子小的孩子,又威逼利诱,欧阳佩青又对李文斌信任非常,这些年来,李文斌的行为一直都没有暴露。

童晟褚在孤儿院一群孩童中,模样是绝对的翘楚,曾经有许多前来领/养孩子的家庭在第一眼看到童晟褚的时候都想要将童晟褚领养回去,但奈何童晟褚不松口,便一直留在了孤儿院中。

童晟褚是孤儿院中最难搞也是最好看的刺头儿。

欧阳佩青对童晟褚又在意的紧,即便童晟褚的模样出色,李文斌也一直没有对童晟褚上手。

但这次李文斌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在被李文斌带到孤儿院之后看上了童晟褚,且非童晟褚不可,想着这次合作的重要性,李文斌狠狠心,对童晟褚出了手。

童晟褚早熟,且心眼颇多。

他在被李文斌哄骗出去的中途察觉到不对劲,于是找机会跑了。

童晟褚一开始想着李文斌的身份,打算是再也不回孤儿院了,但是这个念头刚起,他就想起了这些年来欧阳佩青对待他的教导。

于是童晟褚咬咬牙,在躲避李文斌和他合作伙伴追捕的时候,悄悄摸回了幸福之家。

一直以来冷漠他,决定相信欧阳佩青,决定帮助对他一直很好的欧阳佩青守护她一直爱护的幸福之家。

童晟褚人小腿短,跑回幸福之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赶到幸福之家想要找到欧阳佩青的他没有想到李文斌竟然会在幸福之家里面守株待兔抓他,并且还将欧阳佩青给从幸福之家早早的支走了。

安静的幸福之家,所有的小孩和老师都已经睡熟,保安换成了李文斌的人,孤立无援的童晟褚慌不择路躲进了厨房里面。

他很快被李文斌找到,为了活命,童晟褚发了狠的和李文斌扭打在一起,盘子、油罐子等东西全都摔打在地上。

童晟褚到底人小力气也比不过成年人,很快就支撑不住,但他咬着牙,发着狠劲不肯认输,但童晟褚清楚,他重新落入李文斌的手里只是时间问题。

童晟褚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抓起了放在厨房内的打火机,点燃了撒在地上的油。

火很快的烧起来,并且往煤气罐的方向蔓延。

李文斌慌了,想要抓住童晟褚往外逃跑,但童晟褚一直缠着他,不让李文斌跑。

火势越来越大,渐渐地将整个厨房包围,并且还有往周围蔓延的趋势,

幸福之家的老师们最先发现,他们惊醒并快速的将孩子们叫醒并往小操场上带。

欧阳佩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回到了幸福之家,她听到厨房内传来的两道熟悉的声音想也不想地冲进了厨房,抱出了昏迷的童晟褚,然后又咬牙跑进去想要救出被柜子压倒的丈夫,只是她再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而那之后,童晟褚也不知所踪了。

“呜呜~”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瀛之《反派超可怕的》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8:16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8:16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8:16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8:16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8:16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8:16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8:16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8:16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8:16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