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霸总假戏真做小说[刍不回]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林谨言喝了几杯酒,歪倒在沙发上,闻言清醒了两分,撑起身:“你说什么梦话呢?”林谨言又躺回去:“做梦。”蒋可可气得拍桌子。她身后,从洗手间回来的林季生脚步一顿。蒋可可笑眯眯道:“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不记得也挺好,你那相好的都抛下你订婚去了,对象还是萍市首富的小女儿吧?啧啧。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啊,你迟早有一天也是要结婚的,与其祸害别人,还不如就近原则,懂我什么意思吧?至少我不介意你是个死基佬啊,你对女的没兴趣,我对男的也没兴趣,正好。”奈何这家伙就是不开窍。蒋可可顺了顺气,见林季生回来了,也没兴趣再待下去,

和霸总假戏真做小说章节试读

《和霸总假戏真做》作者:刍不回【完结+番外】

文案:林谨言为了气死渣爹在他寿宴上随手抓了个便宜“叔叔”亲了一口,然后就甩不掉了。

叔叔表示不能用过就丢,要回报他。林谨言只好答应陪他吃宵夜,给他当助理,顺便见家长,一不留心过了明路。

这下更甩不掉了。

叔叔又宠又无赖,林谨言看在他绝症将死的份上,勉强答应和他来真的,后来又发现。

这人竟然敢哄骗他!

林谨言扭头把人踹掉了。

作天作地王子病受VS霸总攻

攻受年龄差较大,狗血天雷没逻辑,受洁攻不洁,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谨言 ┃ 配角: ┃ 其它:

第01章

入了秋,不知不觉间树都裸、露了,光秃秃的枝桠四仰八叉,顶上偌大的鸟窝冷冷清清,筑巢的鸟早已南飞,风一大那被遗忘在枝丫上的鸟窝便摇摇欲坠。

林谨言出来透气,靠着柱子埋头点烟。一个女服务员从他身边走过,三步两回头。

离了学校这么久,他还是一身少年气,穿着衬衫西裤,领口松开两颗扣子,衣摆也随性地一边扎进去,一边露出来。头发柔顺,浓眉大眼,低眸时鸦羽般的眼睫垂落,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小扇子般的阴影,唇角翘起,弧度刚好,红润又性感。拈着烟安静的样子就是位迷人的落拓小公子。

他眯眸吐烟的时候,服务员慌乱扭头,捂着胸口害羞地匆匆跑了。

林谨言其实并不依赖尼古丁,只是偶尔想抽一根,比如这个时候。

他抽到第二根,那害羞的小服务员又匆匆跑回来。

“林少爷,林、林先生问你怎么还不过去?”

她埋着头,小心瞥一眼林谨言,对上他晦暗不耐的目光稍稍一愣。

林谨言把烟掐了:“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林谨言又逛了一圈才不紧不慢回到座位上。

金湾会所被整个包了下来,只接待今天这一桌客人。

坐在林平升对面的是渝市玉翠地产公司的老总蒋奇胜,右手边是他的老婆刘玉翠,左手边是他的女儿蒋可可。

林平升也是全家出动,一边是谭妍,另一边分别是林季生和林瑾言。

林瑾言的位置挨着蒋可可。

这个坐法,颇有点讲究。

林平升本来打算在家宴待蒋家一家,结果蒋可可无意说了一句金湾会所的醉鸭很好吃,就浩浩荡荡地来了这边。

蒋家千里迢迢来,不拿出点诚意怎么行,除了吃好喝好,林平升自然还有别的安排。

对于林瑾言透气能透一年的行为,林平升没说什么,至少没指责他,只笑着赔歉道:“老蒋你们一家难得来一趟,是我招待不周了。”

蒋奇胜豪爽笑道:“说的什么话,咱们俩老同学了,拜把子的交情,随性就好。”

一顿饭也差不多快结束了,林平升喝了口茶润了润口:“可可刚回国,之前也甚少来北市,这次就让……”

“就让季生陪你到处逛逛吧,不知道可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要是没有,也可以让季生为你介绍?”谭妍挨着刘玉翠,笑得花儿似的,和蔼可亲。

刘玉翠也笑道:“那这也太麻烦季生了。”

林平升本来想说让林瑾言陪着蒋可可逛逛,结果被谭妍迫不及待打断了,又不好再改口,就道:“诶,麻烦什么,反正季生也没什么事。”

说到这,蒋奇胜道:“我可听说季生是你的得力干将啊,让季生陪着可可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会不会耽误了季生的工作?”

林平升笑道:“这几天不忙,给他放几天假。再说了,陪可可游玩北市那是他的荣幸。”

林季生也适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来,绅士地问道:“可可,你有哪里想去的吗?你可以提出来,我为你安排。”

蒋可可盘了发,身着银白色纱裙,画了精致妆容,端坐着俨然尊贵无双的小公主,闻言笑出梨涡,反而扭头问林瑾言:“谨言哥哥,你有什么推荐的地方吗,最好是有很多好吃的。”

蒋奇胜不好意思地笑道:“这丫头啊,整天想着吃。”

“爱吃的姑娘有福气。”谭妍接话。

刘玉翠却不太满意:“可可,现在是季生哥哥在问你。”

蒋可可哦了一声,小声嘀咕:“问谁不一样。”

林谨言嗤笑一声。

蒋可可暗地里瞪他一眼。

林季生似是并不介意,又道:“可可比较喜欢吃,我看可可似乎偏爱甜食,那我推荐北市颐园附近的一家中式甜点店,那家店离景区近,风光好,甜点也好吃,不知道可可感不感兴趣?”

蒋可可又娇滴滴问林谨言:“真的很好吃吗?你有没有推荐的甜点?”

林谨言往椅背上一靠,没有回答,只是眼底藏着几分戏谑笑意。

林平升刮他一眼。

林谨言懒洋洋:“还行,你要是喜欢,尽管让林季生陪你去。我这几天都不在北市,去外地有事,你有事找林季生就行了。”

蒋可可没好气哦了一声,端坐着,手却伸往桌子底下,找到林谨言的大腿,360度一拧。

“我……”林谨言硬生生咽下了脏话,猛地抓开蒋可可的手。

林平升气得眉头大皱,法令纹都深了:“你又怎么了?吃个饭怎么没点安静气?”

林谨言心口攒着火,忍着暴躁:“没事。”

他刚想说,我还有事先走了,就听蒋奇胜率先道:“这时间也不早了,平升啊,不然就到这吧?”

宴会散了,人还没走,蒋奇胜和林平升还有正事要聊,林谨言去上了个厕所。

出来的时候,刚走到拐角处,听到有人说话。

“林平升有意让林谨言和蒋可可接触,有联姻的想法。虽然你们俩都是他儿子,可他心底里还是向着这个大儿子,有什么好事,也只想着给他这个大儿子安排。你积极一点,别等将来什么都迟了。”

“我知道了,妈。”

“行了,你去忙,我也要和蒋夫人喝茶去了。”

高跟鞋哒哒的声音很快远去,林季生转个弯,也要上洗手间,却和靠墙抽烟的林谨言打了个照面。

林谨言眯眼,吐出一串青灰色的烟,勾唇嗤笑:“加油啊,弟弟。”

他笑得说不出的讽刺,林季生站了两秒,嘴唇翕动,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半晌只留下一句“少抽点”,走了。

林谨言走到大厅口的时候,看到蒋可可坐在休息区,脚步一顿,拽住一个服务员:“后门在哪?”

服务员是个女的,先是愣了一下,脸上漫上红晕,在他不耐的眼神催促下,才反应过来,指了指右边。

林谨言一路出后门,转入地下车库。

等他车子飙上正路,蒋可可的消息也发了过来。

“你他娘的去哪了?”

林谨言:“春宵苦短,自然是寻找我的快乐去了。祝你和林季生相处愉快。”

“操!”

林谨言有多处房产,有些是朋友送的,有些是他自己购置的,还有些是林平升送的。

全国一线城市,一部分二线城市,他去这些地方都用不着住酒店,有时候玩得不耐烦了,房产证拿出来扑好,翻牌临幸。

他狐朋狗友遍布全国各地,就算暂时某个地方没有人陪他,吆喝一声,就有了。

这次聚餐结束,林谨言在北市郊区的房子睡了个昏天黑地,紧接着就去了深市。

深市有家大佬开的酒店,涂分生日,把几个玩得好的都叫了过去。

涂分在电话里三催四请:“林老爷,这他妈到底你过生日我过生日,我个寿星都这么低三下四了,您一句话,到底来不来?”

林谨言睡得迷迷糊糊被他吵醒,这几天积压的暴躁情绪决堤而出:“涂分,打扰我睡觉知道是什么后果吗,滚!”

醒来后,涂分还给他发了个短信,留了时间地点,还有一句留言,拜谢老爷大驾光临。很是卑微。

都这样了,林谨言也没理由不去了。

不过林谨言去了深市并没有直接去兰海酒店,先回了在深市的房子。

他不常来深市,不太找得到路,涂分派了司机接他,他指挥司机左转右转,最后在深市川流不息的高架上迷了路。

林谨言:“这刚才来过吗?”

“这他妈来过吧?!”

这不靠谱的司机是涂分临时找来的,也是个外地人,和他一样迷茫。

“这,来过吧……”

林谨言压着火:“你问我?”

司机倒是挺敏感,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火气,忙不迭告罪:“对不起,对不起林少爷,我也是初来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当司机的工作,请您千万不要告诉涂少,我一定尽力把您带到目的地。”

林谨言深吸一口气:“你告诉我,你怎么尽力把我带到目的地,我他妈都不知道那小区叫什么名字。”

司机:“……那您知道那附近的标志物建筑吗?”

林谨言:“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和你在这瞎转了!”

他摸出手机。

司机扫了眼后视镜注意到,差点没急得放了方向盘从前面扑过来,额头上汗都出来了。

林谨言拨了电话,见他开车分心,怒道:“你是想和我同归于尽吗?”

司机慌忙稳住心神,认真开车,心却不免提了起来,生怕林谨言告状。

电话那边,涂分摸着牌,也没看是谁来电,张口就是:“喂?”

林谨言怒气冲冲:“喂你大爷,我在深市的房子在哪个小区?”

涂分听出来声音,笑了:“林老爷,你搞错了吧,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房子在哪个小区,我怎么可能知道。”

他话音刚落,对面的莫柏青扔出一张牌,淡淡道:“逸云别墅区,六排三栋。”

涂分连忙报了,又安抚了一阵林谨言,又诧道:“你怎么这么清楚?”

莫柏青:“那房子我送他的,他以前闹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估计不记得了。”

牌室里一静,片刻后爆发出一阵大笑。

涂分上气不接下气:“林少可真是我的开心果。”

游历搂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兔女郎,笑道:“这话你待会记得在林老爷面前复述一遍。”

涂分:“别,饶了我。小的不敢挑战老爷威严。”

莫柏青失笑:“图图还是这么能屈能伸啊。”

涂分:“那是。”

作者有话要说:结合文案食用更佳,如有不适请直接右上角点叉哦

ps.受就是块又甜又辣的废物小点心,千万不要抱太大的期待。

谢谢支持,么么哒

差点忘了说,本文有存稿,可以放心跳。

第02章

牌局结束后,莫柏青打了个电话给林谨言。

此时林谨言已经到别墅楼下了。

“我找了家政帮你收拾好了,你直接住进去就行。”

林谨言道:“行,谢了。”

“房间密码要我告诉你吗?”

“不用,我输入指纹就行了。”

几年前,当房子一套套多起来的时候,林谨言就把每一处房子的密码都加了指纹锁,这样他不管去哪,输入指纹就可以进房间。不可谓不英明了。

莫柏青:“好,那休息好就过来吧,别错过时间了。”

林谨言打开了铁门,刚要进去,就瞥见一辆跑车咆哮着冲过来。

他差点以为是莫柏青他们来找他了,结果车急刹,在隔壁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打扮都跟一般人很不一样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这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风衣就跟床单一样罩住了整个人,戴着墨镜口罩,看不清模样。

他下车后就一脸烦躁地开始打电话,几个电话都没通之后,突然摘了墨镜口罩,冲着楼上喊:“顾旭,我知道你在家,你别装缩头乌龟,老子今天就算闹到全国人民人尽皆知我都要见到你。”

“你他娘的出来啊,顾旭,你是不是个男人,你个孬种,人渣败类,畜生,畜生不如!”

……

林谨言越听越觉得奇怪,这怎么听着像在控诉出轨对象。

他要没听错,顾旭是个男人名字吧。

男男,啧……

那人喊了半天没得到回应,气急败坏,左看右看,好像要翻墙,结果终于注意到林谨言站在这看戏了。

“你看什么看?”

他那张脸转过来,林谨言一阵头晕目眩。

这他妈竟然还是他偶像呢,新晋影帝,白栩。

白栩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自己的形象了,不知道林谨言看戏了多久,冲过来,怒气冲冲道:“你谁啊?”

他语气暴躁,鼻孔朝天。

林谨言前不久看了他拿奖的那部电影,对他的演技还是很赞许的,后来还去找了不少他的老片子,看过几部后,对他印象颇好,结果今天见到真人,一切都幻灭了。

他还没说话,白栩又语气很冲地道:“你不会就是顾旭最近包养的那小玩意吧?”

什么玩意儿,林谨言张了张嘴。

白栩根本没耐心听他解释:“行了,他回来了你让他联系我。”

他转身要走,想起什么又道:“还有,我警告你,今天的事不要说出去。”

他全程没给林谨言反应的时间,戴上墨镜,上了车,又匆匆离开。

林谨言心里骂了句fu、ck,什么偶像啊,收拾收拾滚犊子吧!

要不是白栩走得快,他可能会忍不住动手,还没人在他面前这么嚣张过。

林谨言压着火,进屋休息去了。

要是莫柏青不给他收拾这房子,他大概也只是来看一眼,确定自己的房子还好好地在这就行。现在既然都收拾干净了,他打算这几天就住这了。住酒店哪有住家里舒服自在。

不得不说莫柏青了解他,家里不但打扫得干干净净,卧室也给他把床铺好了,该有的也有。

他一般不在家里吃,有个能睡觉的地方就行。

一觉睡到晚上八点多,涂分耐不住性子又催请了一次。

林谨言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莫柏青来接的他,车子直接开到他家门口,林谨言困意未消,趴在窗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莫柏青从副驾抽了个盒子扔给他:“涂分的礼物你还没准备吧?”

林谨言接了扔在一边,懒洋洋,目光落在隔壁院子里。

“准备了。”

莫柏青有点意外,从后视镜扫他一眼,没说话了。

院子里那人明显刚回来,车子停在一旁,下车倚在车边抽烟,被树冠挡了看不见脸,身形倒是高大。

另一边一个看起来纤瘦但明显是男人身形的人下车,绕过来后依偎在男人肩头,露出一节白皙精致的下巴。

林谨言不自觉脑补了一下男人和男人撒娇,手一甩娇嗔讨厌的画面,不禁恶寒。

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做什么不好要做基佬,他要是有这么个儿子,腿都打断!

涂分也确实能折腾,过生日非要千里迢迢跑到深市来。他也不为别的,就为了兰海酒店的地下赌场,还有人妖。

人妖又不是没见过,当初几个狐朋狗友天南海北地跑着玩,什么稀奇的没玩过没见识过。

但涂分心仪那夺了选美冠军的人妖已久,那人妖既然来了兰海酒店,他自然也跟了来。过生日,非把人请到鱼缸里表演美人鱼。别说,人妖身段凹凸有致,穿上美人鱼服装,化好妆,从水里望过来,还真让人有如梦似幻被魅惑的感觉。

当然,生日宴,除了怀抱美人,品尝美酒佳酿,来了兰海,自然少不了去牌室赌上一赌。

大家基本都是半醉了。

荷官穿着一身禁欲黑制服,领口系到脖子底下,裹得严严实实,一节细笋似的脖颈却白得发光。一个个酒鬼醉眼朦胧反而更想借着酒劲儿扒了这些假正经的人的衣服。

林谨言仗着好皮相,身边总是少不了女人围绕,陪酒的人妖、女侍一个个都眼红他身边的位置。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刍不回《和霸总假戏真做》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和霸总假戏真做小说[刍不回]在线试读

林谨言喝了几杯酒,歪倒在沙发上,闻言清醒了两分,撑起身:“你说什么梦话呢?”林谨言又躺回去:“做梦。”蒋可可气得拍桌子。她身后,从洗手间回来的林季生脚步一顿。蒋可可笑眯眯道:“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不记得也挺好,你那相好的都抛下你订婚去了,对象还是萍市首富的小女儿吧?啧啧。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啊,你迟早有一天也是要结婚的,与其祸害别人,还不如就近原则,懂我什么意思吧?至少我不介意你是个死基佬啊,你对女的没兴趣,我对男的也没兴趣,正好。”奈何这家伙就是不开窍。蒋可可顺了顺气,见林季生回来了,也没兴趣再待下去,...

2019-09-03 07:28:04

谁家Omega如此粘人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叶星河看着沈遇还是一脸不知情的样子,便垂了垂眼睛,声音有些无奈:“我知道这听起来挺无理的,但是爷爷他对我真的很好,我怕他担心我……”还没等叶星河脑补完,沈遇冷冷道:“你想多了。”像蛊惑一般,沈遇说完以后叶星河便乖乖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周围阴影逐渐下靠了过来,接着后颈处便一阵刺痛。他指了指自己的后颈这一块雪白皮肤,很脆弱的位置,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沈遇面前。叶星河似乎是知道这个要求有些不可理喻,继续解释道:“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我爷爷,我们要瞒过他才行……”说着叶星河又想起来什么,脑海里猝不及防的闪过...

2019-09-03 07:28:04

一不小心生了个萌娃小说[鱼不喝水]在线试读

第三章 肖安安做好了商量,第二天就是周一,肖爸肖妈和肖梨一起到学校递交办理休学手续,因为确诊之前肖梨在学校里身体上的确出现了很多异常症状,比如时常干呕呕吐,无精打采,嗜睡等等。作为一个学校里180+的帅气阳光男神,任谁也不会往害喜这方面去想。之前肖妈担心的问题真的出现了,因为肖梨是到医院检查出怀孕结果的,所以就出现了#男人怀孕#和#某男子在医院居然做出这样的事#以及#某男子身上居然发生这样的离奇事#等等的‘不实’传闻。新文开坑,求关注,求包养……因为肖梨的那句话和坚持肖爸肖妈没在说什么,周末两天就像坐过山...

2019-09-03 07:28:04

系铃人小说[桃白百]在线试读

.下一段要拍摄的剧情,还是在同样的地点,由同样的两个人出演。“喂,你在那儿做什么呢?”“看来是没有了,”宋时清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学长还得多努力。”休息时间很快结束。那之后大段的时间里,他只需要安静地站在那儿,然后听梦里的人唱完一小段歌。努力想要忽略这点不适保持自然,但很快眼眶都被大风刮得湿润了起来。...

2019-09-03 07:28:04

他的人设不太行小说[陈隐]在线试读

大非那个没脑子的直接起身,看着钟未时,几乎都要迎上去了,“哥,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阿伟上前一步,抬手握住了男人正欲敲门的手腕,面目狰狞:“二狗,老子在这等你等得好苦啊。”“哼哼……”阿伟忽然感觉自己的智商有了质的飞跃,一下就看出了敌人的奸计,于是握得更紧了,“你以为我是那么好忽悠的人吗?你化成灰我都能认得出你。”“是他吗?”钟未时指着那人的背影,用口型问道。钟未时想弄死他。不愧是复仇连续剧爱好者。钟未时内心感慨万千,好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不当一个好人?又不是没有给他机会。...

2019-09-03 07:28:04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海盐颗粒儿]在线试读

“那特么是烧烤摊老板,你能不能仔细看看。”温行原站在店主旁边一脸尴尬。“滚啊!”温行原陡然拔高了分贝,吼得店老板差点携串儿潜逃,“那TMD才是老子!”不过理解归理解,并不耽误肖蓦出言打趣。“喂?”肖蓦弹了个语音通话过去,“我快到了,蓝衣服那个是你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肖蓦尾调里掺着愉悦的笑音,令人严重怀疑他是来找茬的,“我还以为红帽子的是老板。”“对。”温行原僵硬地点了点头,偷瞄一眼,感觉肖蓦离开基地这两年,颜值又升华了一个档次。毕竟是大高个儿、大长腿,只要审美在线,随便搭两件运动装,就是清清爽...

2019-09-03 07:28:04

戏精的日常小说[经年未醒]在线试读

改,马上改。章礼和拿自己爸爸没办法,抗.议多次都毫无用处,他之后就意思意思的程序化抗.议一下,并不认真。桂琰端着刚出炉的草莓蛋糕从厨房出来,章廷锡见到,立刻起身过去接过蛋糕,他也不客气,把蛋糕交给老公,自己坐到宝贝儿子身边,摸摸头问:“阿贵,怎么了?不高兴的样子?”可爱得贵宝宝生自己气了,那还了得。所有人都改了口,唯有章爸爸执念太甚,坚决不改,一定要叫“贵宝宝”。章礼和难为情:“那个……我把导演给打了……”夫夫俩:“……”...

2019-09-03 07:28:04

爆狙老攻之后[电竞]小说[哆啦G梦]在线试读

阿拉索:“……食屎吧!”大飞插嘴,叹气道:“每次直播卖产品,粉丝们都说我们SOE4电子竞技俱乐部是一个大型网络推|销团伙!老邝你净整这些没用的玩意儿干嘛?我说还不如多练练枪,打打天梯。”邝泉心中苦:“……对,你说的都对……”言识不置可否:“没办法,石头们的反响貌似还不错,直播间有一片祥和。听说你的键盘没有我的耳机卖的好,这是不是真的?”言识偷笑,默默地拿出了手机,开始刷淘宝,他记得俞尧的水杯好像找不着了,打算给他拍一个。孔昀突然道:“基地到了。”俞尧之前并不是PUBG的职业选手,而是OW的职业选手,所属K...

2019-09-03 07:28:04

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小说[故人行知]在线试读

“我知道。”他点头,抱臂笑道:“所以,你如今不是暂时停止了绝大多数的活动,专心来学习了吗?”月色朦胧照楼台,窗前一盏琉璃灯笼上裹着水红色的轻纱,月光落在那片轻柔上都染了红艳。没有人说话,徐山暮望着万里游已经闭上的双眸,不禁叹了一声,又将书翻开。万里游也存心恶心他:“暮暮啊,不是所有人和都你一样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看法的。”他冷静异常的回答道:“童星出道,我从小就看过太多有才又能的人,所有人几乎都比我强,可我依旧莫名的拥有了如今的一切。”这是他的烦闷:“可……你知道的,我想让别人承认我,不是因为年资,颜值,而是...

2019-09-03 07:28:04

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小说[路八千]在线试读

触底反弹,现在这么疯狂的全网黑,所有人对他的印象已经达到了最低谷,那么一旦发现他的性格闪光点,就能非常容易的吸粉,再加上他现在黑得不能再黑,也不用再设计什么非常纯白正面的形象,即使以后行为有些瑕疵,也不用担心人设崩坏被疯狂反扑。“这些……”经历过选秀,楚翊非对很多圈内的术语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些意思他都懂,楚翊非眉头轻皱,“和我完全不一样。”“另外,我不喜欢和徐顾言捆绑……”楚翊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凛打断了。楚翊非一开始在群众中的印象就不好,这是劣势,也是优势。颜值、高冷,耿直。陈凛确定了中心人设,想了想...

2019-09-03 07:2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