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铃人小说[桃白百]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下一段要拍摄的剧情,还是在同样的地点,由同样的两个人出演。“喂,你在那儿做什么呢?”“看来是没有了,”宋时清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学长还得多努力。”休息时间很快结束。那之后大段的时间里,他只需要安静地站在那儿,然后听梦里的人唱完一小段歌。努力想要忽略这点不适保持自然,但很快眼眶都被大风刮得湿润了起来。

系铃人小说章节试读

《系铃人》作者:桃白百【CP完结】

文案:你的暗恋对象好像正在追求你,你该怎么做?

宋时清:再试探一下?

易麒:立刻亲他!

狗血√ 娱乐圈√ 豪门恩怨√ 阴差阳错√ 破镜重圆√ HE√

本质大概是一个“真爱战胜一切”的椒盐甜饼。

宋时清(攻)X易麒(受)

全程粗大双箭头。伪替身,可能带一点点悬疑。感情线是恋爱→分手→和好。

第1章

易麒低着头,看向被他捧在两手之间的篮球。

几个星期以前,他请了专业的老师,花了两天时间,用来练习最基本的运球和投篮姿势。对一个彻底的门外汉而言,这点时间和练习量才刚够他摆出一个还算过得去的花架子。

至于命中率,他压根没练。

“你,和我?”他身前传来略显低沉的男声,“也不是不可以。你叫什么名字?”

易麒抬起头,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痞气的笑容:“赢了就告诉你。”

相较之下,那个方才同他说话的人看起来就要温和许多。他穿着宽大的篮球衫,略微偏长的刘海被头带拢了起来,露出了额头和眉毛,看起来清爽又英气。

但他笑得很温柔,只是温柔中却还带着几分僵硬。

他注视着易麒,开口时,甚至隐隐有些尴尬:“谁赢了以后,你还是我?”

易麒嗤笑一声,接着非常突兀地举起了篮球,原地起跳,越过对方把手中的篮球向篮筐丢了过去。

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后,篮网一抖。

球进了,连框都没碰着。

对方立刻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待会儿如果赢了……呸!”

易麒抬起双手,扶住了额头,深深地叹了口气。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了打板的声音。

“CUT!”

“对不起。”他面前的人看起来比他更绝望,抬手扯掉了头带后蹲**子,用另一只手狠狠地抓了一把头发,口中念念有词,“就是不知道待会儿如果输了还能不能拽得起来。就是不知道待会儿如果输了还能不能拽得起来。就是不知道待会儿,如,果,输,了还能不能拽得起来。”

易麒往前走了一步,也蹲了下来:“你要是觉得拗口,其实稍微改一下也可以的。”

对方抬起头,冲他笑了笑:“谢谢。”

那神情,和刚才看起来也没太大区别。温柔,僵硬,且尴尬。

身后不远处,传来了导演的声音:“时清,你来一下。”

.

易麒站在一边待机的时候,他的助理抓紧时间跑了过来,给他披上了外套,又送上了保温杯。

助理姓阮,叫阮筱雨。是个才毕业没多久的女生。个子不高,但非常干练。因为同易麒年龄相近,两人相处得挺融洽。

“累不累?”她小声问易麒。

易麒喝过了口热水,苦着脸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呢。”

“你投篮技术进步好多!”她又说。

易麒把保温杯递了回去:“我一下午投了百多个了,能不进步么。”

按照导演原本的要求,他只要动作摆得漂亮就足够了。反正后期可以靠剪接。

万万没想到,如今他已经能靠自己的实力把球丢进篮筐了,和他演对手戏的宋时清却连这几句基本的台词都错漏百出。

阮筱雨看了眼和导演一起站在摄像机边,正皱着眉头连连点头的宋时清,也叹了口气。

“绣花枕头。”她说。

易麒没吭声。

他觉得她说得对。

.

考虑到宋时清并非专业演员只是前来客串,导演在拍摄时间上安排得很宽裕。按照原定计划,今天下午一共只有两场戏,全都是在篮球场,搭戏的主要演员也只有易麒一个人。

宋时清饰演的是个校园男神,高大帅气,迷妹无数,篮球场上叱咤风云。同时,也是易麒所饰演的主角的假想情敌。

正式开拍以前,易麒听到宋时清信誓旦旦对着导演说,自己高中时代在校队打了三年球,技术还算过关。

刚做完造型拍摄第一幕时,一切也都非常顺利。

宋时清运球,带球过人,三步上篮。动作行云流水,把原本已经到位的替身演员彻底按在了板凳上,压根没有机会出场。

“这个人物就是为时清度身定做的嘛。”导演当时笑容满面。

可惜半个小时以后,她心就凉了。

.

“卫骁这个人呢,是非常自信非常张扬的,”易麒走过去的时候,导演正在对着宋时清比划,“在面对挑衅的时候,他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对不对?你要表现得游刃有余是一回事,但是也不能太软,你看他的时候你要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宋时清点头:“好,知道了,我试试。”

易麒觉得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听懂了。

“陶导演,”易麒插嘴的同时还举起了手,“能休息一会儿吗?”

陶导演闻言,低头看了看时间,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临近黄昏,光线尚不至于昏暗,但地上影子却已经拉得老长老长了。大冬天的,昼短夜长。估计再要不了多久,天色就会暗下来。

她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时清你能多待一天么?”

宋时清连忙点头:“可以的!”

.

离开之前,宋时清跑去向现场的工作人员一一道歉。

陪着他折腾了一下个下午工作毫无进展,原本大家心里多少都有几分怨气。但难得这位小鲜肉虽演技稀烂但态度极佳,有几个现场的龙套演员甚至受宠若惊。

“今天真的不好意思,”宋时清在向易麒道歉的时候还多说了两句,“还有,那个,实在谢谢你。”

易麒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谢我做什么。”

“愿意教我,”宋时清说着,音量变低了些许,显而易见的消沉,“……其实你刚才真的救了我,我头都要炸了。”

易麒没说话,只是耸了耸肩。

他看得出来,宋时清在听导演讲话时虽然连连点头,但整个人状态已经彻底不对了。在那种不知所措又无助的心态下,想要进入角色,基本不可能。拍最后几条的时候,这个人完全是一副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模样。这种情况下,能过才有鬼,陪着他拍也是浪费精力。

“能带我一程么,”宋时清突然又说道,“工作人员刚才说给我订了酒店,应该是和你们一起的吧?”

按照原计划,他今天拍完就该走了。行程突变,也难怪安排有缺漏。

易麒欣然应允。

.

他们的拍摄场地是在一所高中。如今正值寒假,学校为了剧组特地封了门清了场。

前些日子易麒每天早晚坐在车里进出校门的时候也见过不少守在门口的影迷。其中为他而来的不在少数。对于粉丝,易麒心怀感激,但至今依旧不善应对。大多数时候都是拉着窗帘低着头缩在座位上装死祈求别被看见。偶尔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也就隔着窗子冲大家挥挥手。

但今天,门口的阵仗明显和往日不是一个级别的。小面包车被堵得寸步难行,周围山呼海啸。

宋时清偷偷拉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接着光速缩了回来。

易麒见他唉声叹气还伸手用力搓了把脸,问道:“你的粉丝啊?”

宋时清对着他苦笑了一下,接着伸手拉开了窗帘。隔着车门,易麒都能听到外面瞬间传来的大片尖叫声。宋时清在这样的背景音下掏出了手机,然后打开了一个APP,在里面输入了些文字,接着把手机屏幕贴在了车窗上。

“你写了什么呀?”易麒有点好奇。

“让她们早点回家。”宋时清说。

等五分钟后,车终于挪出了重灾区,易麒才有机会看清他的手机屏幕。那行最大号字体滚动播放的文字写的是:天气凉,小心身体,大家早点回家吧!

“还有你也是啊,”宋时清对易麒说,“害你被冻了一个下午。我有泡腾片,可以预防感冒的,你要吗?”

.

易麒当时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

没想到回房间才没过多久,这个人就跑过来敲门了。

“虽然是已经拆过的,里面只剩一半,”宋时清把泡腾片递到他面前,“你将就着用吧,防患于未然。”

易麒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了。

“谢谢,”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自己呢?”

在冷风里吹了一下午这一点,其实两个人差不了多少。

宋时清冲他笑:“没事儿,我身体好,从来不生病。”

易麒低头看了眼手里那标着橘子口味的泡腾片:“那你为什么随身携带还已经吃了一半啊?”

宋时清非常明显地愣了一下。

然后,他伸手抓了抓头发:“你不觉得这个喝起来很像橙味汽水吗?”

补充每日所需维生素,且没有垃圾食品带来的负罪感。

易麒将信将疑,在他离开后立刻泡了一片。

他很快就觉得自己被骗了,口味差远了。

.

“我觉得他在看我。”易麒在晚饭时小声对着坐在对面的阮筱雨说道。

“谁?”阮筱雨小心翼翼往四周张望了一圈。

易麒怕她打草惊蛇,赶紧伸手拉了她一把:“宋时清。”

剧组在入住的酒店包了一个小餐厅,方便工作人员就餐不受打扰。今天拍摄结束得早,餐厅里人挺多。易麒到的时候宋时清已经在了。他和几个工作人员坐在一起,桌上恰好还有一个空位。

两人四目相对后,宋时清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一起坐。

易麒当时指了指和他一起过来的阮筱雨,表示座位不够,不方便。

其实就算座位够,易麒也不是很想和他坐在一起。虽说这圈子里多点人脉好办事,但易麒天生就不是擅长交际的类型。和宋时清也不过才初识,吃个饭还要把工夫花在和半生不熟的人社交上,也未免太累人了。

挑了个角落里的双人座位入座后,没过多久,易麒就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那个角度看得比较清楚,”他对着阮筱雨小声说道,“帮我留意一下。”

阮筱雨将信将疑。

五分钟后,她表情逐渐有了变化:“好像是真的诶!”

易麒闻言,皱起了眉头。

“又在看了,”阮筱雨压低了声音,“发现我也在看他以后还躲了。”

“好奇怪啊,”易麒嘟囔,“他是找我有事儿吗?”

阮筱雨耸了耸肩:“谁知道。”

易麒想了想:“我去问问吧。”

他说完便站了起来。

阮筱雨始料未及大惊失色:“不是,你,那个……”

易麒背对着她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去去就回。

总被人这样盯着,多难受啊。人家说不定是真的有什么话想说但找不到机会,那问清楚不就好了。这并不费事,不知道阮筱雨为什么反应那么大。

才往前走了两步,宋时清就注意到了。

他回过头看向易麒时表情惊讶中还带着几分局促。

与此同时,易麒听见了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工作人员低着嗓门带着明显轻蔑语气的话语。

“他能有今天,还不是全靠江河。”

第2章

“在说我吗?”易麒非常突兀地开口问道。

他的音量不算大。在略微有些嘈杂的餐厅里,也就刚好足够被面前的这一桌人听清楚。

众人纷纷回头,接着一片鸦雀无声。

易麒看向方才发言的那个人:“我好像听到你提起江老师,是在说我吗?”

那是一个大约三十岁上下的男青年,易麒这些天里有见过几次,但并不熟悉。应该是剧组的人,也不知为何会跟宋时清坐在一起。

这人表情僵硬了一会儿,接着十分不自然地站起了身:“我是在夸江导演厉害呢,慧眼识人才……”

桌上其余几个人跟着讪笑了几声。

易麒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把视线转移到了一直坐在一边的宋时清身上。

宋时清立刻对他憋出了一个笑容:“嗯?”

易麒想了想,还是略微压低了声音,且身体向前倾了些许:“你是不是找我有事啊?”

宋时清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看似有些不解。

“你好像一直在看我?”易麒说。

宋时清一僵,显然措手不及。他迟疑了两秒,然后站了起来,对着桌上其余众人打了声招呼:“我们出去说点事儿。”

易麒在被他拉出去的时候心里想着,果然是有事儿嘛,还好过来问了。

.

“其实刚才我们没说什么,”宋时清才刚停下脚步,便立刻对他说道,“本来在聊今天的拍摄,我说你教了我不少东西。然后话题不知道怎么的就带到了江……江导演身上。“

易麒低下头,垂着视线,想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大概能猜到还说了什么。”

“抱歉,”宋时清说,“我对这些不太了解。不过刚才并没有说别的,你过来之前我们在聊电影。后来话题突然又转了回来,他就提起了你……”

“没关系,”易麒抬起头,“我能有今天都是因为老师,这句话并没有说错。”

“……”宋时清动了动嘴唇,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你还没告诉我呢,你找我是有什么事?”

“呃……”宋时清摊了下手,“其实没别的,就是怕你多想所以想跟你解释一下。”

这听起来不太合理。他先盯着他看,他才会过去,接着才听到了那些话。宋时清总不能未卜先知。

“我习惯斜着坐,那个位置一抬头就是你,”宋时清有些尴尬地解释道,“你衣服后面帽子上那个扣子,款式很特别,我下意识就忍不住看。”

易麒皱着眉头,伸手摸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那儿有个扣子。当初会买这件衣服就是因为觉得这个装饰性的扣子看起来很有设计感。

“挺好看的,很适合你。”宋时清继续说道。

“我好像误会了,”易麒撇过头,“不好意思,你回去吧,我也没别的事儿。”

.

“怎么啦?”阮筱雨看着低着头冲回座位的易麒,“脸红成这样,他总不能是对你表白了吧?”

“啊?”易麒反应不过来,一脸不解。

阮筱雨轻轻咳嗽了一声:“他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别提了,”易麒低下头,尴尬地咬着筷子,“没事,是我自作多情。他在看我衣服上的扣子。”

“……”

“早知道就不去了,”易麒小声说道,“好傻呀。”

“不是我说啊,”阮筱雨一脸哭笑不得,“一般人都不会去问的。人家要真的有事,肯定会主动来和你说啊。”

易麒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不过既然没事他特地拉你出去做什么?”阮筱雨又问。

“我过去的时候,他们正好提起老师。”

阮筱雨迟疑了一下:“你是说,江导演?”

易麒点了点头。

阮筱雨没开口,看表情明显是因为不知道怎么接。

“好烦呀,”易麒说着,叹了口气,趴在了桌上,“没完没了的。”

阮筱雨没见过江河。对于两人之间的过往的了解,大多也只是来自于各类流言蜚语。这姑娘虽然和易麒混的熟,关系好,但关键地方还是有些分寸,从来没主动问过相关的话题。

见易麒脸还微微烧着,又露出郁闷的模样,她想了半天,最终只是不痛不痒安慰了一句:“别往心里去。”

易麒垂着视线:“不然能怎么办呢。”

.

回房间的路上接到了来自陶导演的电话,说想要修改一下剧本,让他有空过去一趟。

到了以后发现一屋子人,宋时清也在其中。

指望这个老大难能一夜之间忽然开窍实在希望渺茫。导演反复思考过后,决定连夜对他的剧情部分进行修改。目前的思路是,把人设从张扬的阳光运动男孩儿改成内敛的忧郁文艺青年,且尽可能的压缩台词量。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桃白百《系铃人》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月底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7:46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7:46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7:46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7:46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7:46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7:46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7:46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7:46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7:46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