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人设不太行小说[陈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大非那个没脑子的直接起身,看着钟未时,几乎都要迎上去了,“哥,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阿伟上前一步,抬手握住了男人正欲敲门的手腕,面目狰狞:“二狗,老子在这等你等得好苦啊。”“哼哼……”阿伟忽然感觉自己的智商有了质的飞跃,一下就看出了敌人的奸计,于是握得更紧了,“你以为我是那么好忽悠的人吗?你化成灰我都能认得出你。”“是他吗?”钟未时指着那人的背影,用口型问道。钟未时想弄死他。不愧是复仇连续剧爱好者。钟未时内心感慨万千,好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不当一个好人?又不是没有给他机会。

他的人设不太行小说章节试读

《他的人设不太行》作者:陈隐【完结】

文案

谁能想到躺在边上的会是全网第一ip大神

注孤生的天才作家攻X又帅又拽的临时演员受

顾礼洲,天才作家,大学期间成名,作品红遍大江南北,因为一场阴谋,被人陷害,成为全网群嘲对象,再加上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写作,封笔多年。

钟未时,常年混迹于娱乐圈边缘的替身演员,出演过太监,宫女,侍卫,死尸,流氓,变态等各种出场不超过十秒的角色。

两人因为一场意外相遇。

第一次见面,钟未时觉得这人就是个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而顾礼洲觉得他是刚从神经病院里逃出来的。

他的人设不太行……

——之后。

钟未时:你可不可以用你笔下人物的口吻跟我说话,霸道温柔可盐可甜的那种男主角人设![卑微.jpg]

顾礼洲:…… 那你在床上的时候能像你在电视里那么浪吗?

————

正经版文案:

不存在的,一看就是俩沙雕。

轻松搞笑/年上/日常向/甜文/强强/HE

作者微博:陈隐欲醉在山林

【鉴于看到本文评论区一片都是笑到肚子疼的情况,本作者特此提醒大家看文时千万不要喝水吃东西,以免不幸呛到,喷饭。以及评论底下如果有发什么兼职小广告的都是骗子。切勿相信。】

第1章 你纹什么?小猪佩奇?

“您已到达目的地,目标在道路左侧。感谢使用xx导航。”

手机里机械般的女音戛然而止,钟未时站在宽阔的天桥上,一脸茫然。

他的面前是两条已经停止运行的自动扶梯,左手边是刚才上来的地方,右手边和身后的方向都有上下的楼梯。

他转身数了数,一共有七条不同的岔道口,延伸向马路的各个方位。

这他妈到底是天桥还是八爪鱼?

到底是谁设计的路?

人干事?

此刻正是下班高峰,浩浩荡荡的人群如同丧尸一般涌上天桥,大声喧哗的同时,步履不停。

他的脚底下是接连不断的车流。

根据那甜美的语音提示,要么原路返回,要么就是从天桥上跳下去。

真是要了他这种路痴的命。

钟未时重新点开步行导航,搜索目的地时,跳出来一行小字:您的位置距离目标地太近,无法使用导航哦~

……他娘的。

钟未时压着一肚子火气,退出软件拨通了强子的电话。

强子全名皇甫强,是他发小,顶着玛丽苏言情剧男主顶配级的姓氏,结果跟了个仅次于铁柱的名,实力演绎什么叫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强子很快接了电话,“哥,你什么时候到啊?我们就等你一个人了。”

强子的声音沙哑含糊,一听就知道是在抽烟。

“我他妈…”钟未时没好意思说自己在天桥这儿来来回回绕了快半小时也没找着地方,“手机快没电了,你出来接我一下,我在一个长得像八爪鱼一样的天桥上。”

“哦,那你往西面那条道下来走个十来米就到了,这店门脸小,我站门口迎接你。”强子叼着香烟,不紧不慢地往楼下走。

西面。

他要知道西面在哪儿还至于浪费这电话费么。

钟未时站在天桥中央,往各个方向转了一圈,都没见到什么纹身店,倒是看到一家卖女士内衣的,落地窗户擦得透亮,门口竖着一排姿态妖娆妆容诡异的女模。

“我看到一内衣店,什么我钟爱一生的洛丽塔。”钟未时拧着眉毛说。

“什么?”强子也茫然了,大声强调,“西面啊,往西走几步就到了。”

真是日了狗。

钟未时拉高嗓门,“我他妈又不是指南针,我哪知道西面在哪里!?”

皇甫强怎么都没有想到他时哥的智商竟然能到达这么空灵的境界,果然老天爷都是公平的,长得好看的人一般都是徒有其表。

但他怕死,只敢委婉地提醒:“你现在抬头,迎着太阳的方向,然后……”

紧接着电话那端生硬的“哦”了一声,挂了。

钟未时顺着原路返回的时候,心里在骂娘,天知道他刚才在这地儿绕了四五圈怎么都没瞅见强子嘴里那所谓的‘整条街上技术第一牛逼,很多人都赶几十公里路过去纹的’的纹身店。

他在想,一家这么名声大噪的店铺,怎么着也得是比公共厕所大一点的地方吧,可放眼望去,就一些小吃饭馆和奶茶店。

“嘿!哥!”强子在一辆电瓶车边上挥了挥手,“这儿呢!”

钟未时回头走过去,瞅了一眼广告牌:巴黎魅力精品男装

透明的橱窗内挂满了夏季新款男士T恤裤子以及…各色高仿款CK内裤。

靠近门口的那个男模身上还穿着条海绵宝宝图案的卡通内裤。

骚是真的骚。

钟未时在男模的脚边看到一张巴掌大的黑色广告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纹身,纹眉,采耳,理发,修指甲上二楼。

……拓展业务还挺齐全。

“你纹好了?”钟未时上下打量着他,胳膊上没什么变化。

“没呢,等你一起。”皇甫强勾着他脖子往里走,“我刚挑了款特别有设计感的图案,血色玫瑰,老板说能搞成3D的。”

“什么玩意儿?”钟未时有些无语,“你怎么不干脆搞成5D的,更刺激。”

就在昨晚,皇甫强忽然打电话跟说他接到了一个私活,对方企业方向明确,特有发展前景,工作任务也特别简单,结果聊到最后说是去帮人要债。

“我们是合法要债,服务全国,不成功不收费,绝对的诚信经营。”强子在电话里滔滔不绝。

“不去!”钟未时回绝得相当利落。

“不行啊!这种事情,没有你带头怎么行!我们兄弟几个里,也就你演过流氓!你演什么像什么,我们得向你学习学习!”强子简直慷慨激昂。

“……”

钟未时,常年混迹于娱乐圈边缘的替身演员,同时还出演过太监,宫女,侍卫,死尸,流氓,变态等各种出场不超过十秒的角色。

但怎么说,也算是拥有丰富多彩的演艺经历。

地痞流氓,根本不在话下。

可他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

要债这种活,他只在电视里看过。

被抓到是要被砍头的……不是,是要被拎去警局盘问的。

他的演艺生涯不能沾染上这种污点!

“一单能拿三千块钱的提成,回头我分你一半。”

“成!那就这么说定了。”

头上又没有皇冠,为什么要怕低头?

在这之前,强子都在一家网吧当网管,没接触过这类被魔幻化的兼职业务。

他理解的要债就是吓唬人,胜在人多力量大,于是就拉了钟未时和几个兄弟一起壮壮怂人胆。

耍流氓的第一步,当然就是抽烟烫头搞纹身。

这家店面门脸虽小,但面积大,装修简约大气,低调奢华,收银台是一张实木的大桌子,中年老板正翘着二郎腿看电影,桌上品茶的设施一应俱全。

旋转式镂空红木楼梯通向二楼。

有人进门,老板习惯性地抬头望去。

愣了一下。

门口与他对视的那男孩儿大约二十四五岁模样,给人第一感觉就是赏心悦目的好看。

皮肤被边上那位衬着,显得格外白净,五官轮廓很深,细碎的刘海半遮住眉,标准的桃花眼型。

按理说长这么对眼睛的脸应该亲切勾人,但他眉梢微微上挑,偏偏带出了几分冷淡散漫的味道。

简简单单的卫衣搭运动裤,也遮掩不住他修长紧实的身段。

“小强,这你朋友啊。”老板认识皇甫强,就顺口带了一句。

“嗯,我跟他一起来搞个纹身。”强子咧嘴笑笑。

“你想弄什么啊?”老板看着钟未时,觉得怎么着也比皇甫强有种,便兴致盎然地介绍,“我们这儿有从设计学院出道的纹身师傅,除了青龙白虎那些玩意儿还可以另外替你设计一套独一无二的图案,全身性覆盖,最近流行的就是3D机械纹身,颜色华丽,造型立体……”

老板撩起T恤展示他性感的纹身,“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视觉冲击力!”

钟未时顿时眯缝起眼睛。

——那白花花的肚皮上是一片牡丹花开富贵盈的图案,腰际是一只正欲开屏的孔雀。

的确是猛烈的冲击。

图案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和他家楼下那家十字绣店里挂墙上展览的那幅‘富贵牡丹图’简直一模一样!

钟未时对上老板那殷切期盼的眼神,冷酷决绝地回道:“有没有那种一次性纹身贴。”

老板:“……”

强子:“……”

“你自己挑个图案吧。”老板从柜子里取出一塌厚厚的一次性纹身贴。

最上面就是粉色的小猪佩奇,各种造型款式都有,看来最近很流行。

有一只长着翅膀,手里抓着仙女棒,居然有点可爱。

皇甫强见兄弟对那几头猪投去了深情款款的眼神,赶忙将人拉到一边,“说了我请你啊,不用替我心疼钱!回头过去要钱,你一露膀子,四五头吹风机,怎么唬得住人?还是说……你怕疼?”

钟未时想说你那艳丽的血色玫瑰究竟比这几头猪好在哪里啊,根本就是在搞笑好么。

但又懒得打击他积极性,毕竟强子从小就念叨有朝一日要搞个大花臂,好不容易有了今天这番勇气。

“我是真不想纹身。”钟未时很认真地说道。

他不是傻子,当然不可能因为一份鬼兼职跟着强子胡来,且不说什么3D牡丹玫瑰,就算是平面的麒麟凤凰他也没兴趣。

他不想在身上弄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他的身体,不光是他自己的。

皇甫强盯了他一会,似乎是明白过来了,“那就贴吧,你看你喜欢什么款式?我给你买。”

他状似不经意地抽走了上面的佩奇家庭大套餐,不想他哥成为整座城里最帅气的神经病。

钟未时最后挑了上古神话里的四大凶兽之一。

穷奇。

形象酷似虎头狮身,尖利的爪牙配上一对羽翼,凶悍地张着血盆大口,浑身像是裹着一团邪火,图案从胸口一直蔓延到胳膊。

图案还挺像回事,加上钟未时眉宇间带出的痞气,将流氓形象刻画得相当传神——只要不凑近了看。

“这玩意儿防水不?”钟未时摸了摸胳膊上的穷奇尾巴,手上还是干净的,没掉色。

神奇。

“只要你别用力搓它,基本能维持个十天左右。”老板说。

十天的话,时间应该够了。

不就是要个债,实在不行就把人家里东西给抄了。

欠钱不还,反了他了。

“哦对了,”钟未时套上卫衣,“欠钱那人什么情况啊?你这几天认真摸排走访了吗?”

皇甫强身为网吧资深主管,交友广泛,各行各业都有他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竞技群里那么一问,999+的小道消息就冲出屏幕。

“二狗,全名叫张苟,三十多岁,誉城里的流窜型人口,据说人模狗样长得挺不赖,勾搭了一位离异妇女,叫李玉勤,那女的就住在南城区清风苑那边,二狗常去。”

清风苑是老小区,靠近市区,这十几年房价飞涨,一户百来个平方,就得三百来万。

现在住里头的基本上都是有钱人。

“那女的有家里人吗?我们是直接去她家堵着?”钟未时心说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嗯,据说很早就离婚了,一直一个人住,实在不行干脆问那女人要得了,反正也是她养的小白脸。”皇甫强说。

“……”就对付一女的,生生把自己搞成了整条街最耀眼的神经病。

钟未时挺替兄弟的智商感到堪忧。

等皇甫强折腾完那妖艳的3D血色玫瑰,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这钱还没到手呢,强子就先透支掉了一千五。

钟未时挺心疼,他没想到身上那一次性纹身贴居然要一百!

强子倒是心宽,“哥,你就这么想,这玩意儿能支撑10天,也就是一天10块钱,少抽一包烟不就完了么。”

“算了。”钟未时也想开了,“反正不是我的钱。”

强子:“……”

两人和纹身店老板告别时,老板还提醒一句,“洗澡别用力搓,你搓下来的不是泥,都是钱。”

“……知道了。”“钟未时说。

纹身师双手奉上自己的名片,“欢迎常来,我觉得你的后背真的很适合纹一幅蒙娜丽莎的微笑,我自己设计的,和达芬奇的不太一样,但又有异曲同工之妙。”

钟未时很想说你他妈怎么不干脆说清明上河图?不是赚更多。

但强子比他抢先一步,“会的会的,等我年底拿了奖金一定来。”

“……”个破网吧居然还有奖金的吗?

愣了两秒,钟未时才意识到自己的重点好像跑偏了。

皇甫强也递给纹身师一张名片。

白底红字,耀眼夺目。

西城区特快追债小组:工程款,三角债,婚外情调查取证,合法讨债,服务全国,不成功不收费,欢迎致电:xxx。项目负责人:皇甫魅影。

“欢迎联系我,小额贷款也可以的,只要提供身份证照片,或是户口本复印件,不用抵押物也行……”强子开始拓展新业务。

钟未时坐在强子的电动车上,指缝间夹着他的新名片,感慨万千:“这个魅影是什么鬼?你们皇甫家族当年不小心流落在外的第二个孩子?”

“我的艺名,听起来不是比较神秘嘛。”强子笑呵呵地从他手里抽走名片。

在路边摊上吃过晚饭,强子又开始纠结他的形象问题,“哥,你说我弄都弄了,要不要顺便把头发也一起搞了,就那种现在特别流行的冷紫色,上面一层带点炫酷的灰,我看网吧里好几个学生崽都染了那颜色,很衬肤色,显得很有精神……”

钟未时实在听不下去了,“那是人家肤白貌美衬发色,你一地地道道的黄种人,搞成那样跟在屎上扣了盆花有什么区别?”

“……”强子忍辱负重地添了一碗牛肉盖饭,“一会他付钱。”

第2章 毕竟你是演过尸体的人

钟未时坐在电瓶车后座,听强子条缕清晰地规划明天的工作安排。

“主要是这样,咱们先让女的打电话把二狗忽悠回家,然后我和大非,蹲门口,防止他中途跑掉,阿伟负责蹲阳台,防止他跳楼,你就负责进去跟人交涉谈判。”

“ 像‘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还钱就烧了你老宅!’这样,语气尽量凶狠残暴一点,拿出你黑帮老大三米二的气场出来,需要的时候,我们会站出来替你加油打气。”

“……”合着整半天一窝人全都调整成观战模式,就他一个人上?

“那你们还站出来干什么?捧哏?”钟未时翻着白眼呛他,这还不如直接蹲在走廊里吃盒饭。

强子觉得他时哥是自信超群,“那成吧,到时候我们都不说话。”

“……”钟未时开始后悔接了这个业务,“大非阿伟他们一起去,钱怎么分?一人四分之一?”

“回头我请他们吃饭呀,嘿嘿。”强子迎着风,咧着嘴,“你跟他们哪能一样。”

钟未时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慰藉。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强者总是孤独的。

随后就听见强子一本正经地说:“毕竟你是演过尸体的人,浑身上下充满了艺术细胞,要是打不过对方还能顺便往地上一躺,表演一个当场猝死,我们再借势讹他们一笔!”

钟未时咬着牙齿,把“滚”字念得跌宕起伏。

沿途的景色不断变化,从鳞次栉比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变成高低错落墙皮掉落的居民楼房。

街上的空气里除了弥漫着一股污浊的地沟油味道,还夹杂着食物腐烂变质的味道,像是从常年未清理的下水管通道里散发出来的。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陈隐《他的人设不太行》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7:40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7:40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7:40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7:40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7:40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7:40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7:40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7:40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7:40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