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海盐颗粒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那特么是烧烤摊老板,你能不能仔细看看。”温行原站在店主旁边一脸尴尬。“滚啊!”温行原陡然拔高了分贝,吼得店老板差点携串儿潜逃,“那TMD才是老子!”不过理解归理解,并不耽误肖蓦出言打趣。“喂?”肖蓦弹了个语音通话过去,“我快到了,蓝衣服那个是你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肖蓦尾调里掺着愉悦的笑音,令人严重怀疑他是来找茬的,“我还以为红帽子的是老板。”“对。”温行原僵硬地点了点头,偷瞄一眼,感觉肖蓦离开基地这两年,颜值又升华了一个档次。毕竟是大高个儿、大长腿,只要审美在线,随便搭两件运动装,就是清清爽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章节试读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作者:海盐颗粒儿【完结+番外】

文案:

绝地求生第一法则:

遇见退役转行主播,绝地一哥肖蓦,请尽量没收他的天雷,以免误伤。

绝地求生第二法则:

遇见现役职业选手,小枪王温行原,请尽量不要惹他生气,以免被喷。

如上述原则产生冲突,请参考下方小剧场。

肖蓦:“这个车炸一下就好了。”

温行原:“大哥你别——!”

肖蓦:“诶,这怎么还一个盒?”

温行原:“放屁,盒里是我……”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一颗雷,也给肖蓦炸回了赛场。

温行原十七岁那年,肖蓦是他的梦。

温行原十九岁那年,他是肖蓦的梦。

完事儿俩人都不说,怕不是要急死谁。

温行原:“诶,其实我……哎我擦!!你他妈会不会开三蹦子!!”

肖蓦:“别叫,你在哪呢?”

温行原:“我应该在车底。”

——

骚话连篇老阴逼攻X伪面瘫真暴脾气受。

游戏PUBG(吃鸡),没玩过不影响阅读,人物无原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竞技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行原,肖蓦 ┃ 配角: ┃ 其它:绝地求生,吃鸡

第1章 别动,盒里是我

晚上七点,肖蓦直播又迟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

“回来路上鞋底儿掉了一个,我爪巴爪巴,俩小时才到家门口,希望各位能够谅解。”

“今天顺延到零点下播,还是五个小时。”

摄像头还黑着,鬼知道肖蓦是不是在偷笑。不过语气倒挺诚恳,甚至还有点可怜兮兮的,搞得观众们差点都信了。

——如果这不是他本周第三次放鸽子的话。

“咕咕咕咕咕咕”

“日常瞎编(1/1)”

“鞋拿来我们看看”

“怎么不说腿掉了一个”

肖蓦心虚地闭了麦,调好设备第一件事儿,先把这批判主义色彩强烈的房间名给改了。

“出去吃饭,下午五点准时开播”

……

瞧瞧,这像话吗。

“今天就不上大号了,给你们炸几个鱼塘。”

“三蹦子?三蹦子肯定是要骑的,展示一下新技术好吧,旋风冲锋龙卷风。”

别说,观众还就爱看这个。一听说今天主播飙车,直播间礼物顿时就燥起来了,全屏弹幕拉满,刷得翠绿翠绿。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你看,迟到的毛病就是这么被惯出来的。

肖蓦从退役那会儿开始算,顶着声名狼藉的热度,玩着梗、挨着骂,一直做到今天风生水起。“绝地一哥”这词儿,早先是嘲讽他队霸黑料的。没成想直播平台年度盛典,他蝉联两届最佳游戏主播,竟咸鱼翻身,真真担起了这个噱头。

获奖感言:两年了,这游戏居然还没凉。

鱼塘局他习惯双人模式,既容易有笑点,也不至于太混乱。俩人还在飞机上呢,肖蓦先打开队伍频道搭茬。

“兄弟,跳哪里?”

对方在地图标了个点,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具体请参考10086接线员。

“您好,大姐。”

“机场可以吗。”

……等等,什么大姐。

肖蓦挠了挠头,切出去一看设置,声音输入连的虚拟麦克风,也就是传说中的变声器。前两天为了假装萌妹,还特意找资深女主播调的参数,虽说怎么听也不应该是大姐,但重点并不在这里,还是赶紧选回正常的外接设备。

“机场可以的,我跳2号楼,你自己能行吗。”

“大哥。”队友的声音逐渐犹豫不决,话说多了,普通话绷不住,隐隐约约还有点东北大碴子味儿,“那现在到底是你玩儿,还是你媳妇儿玩啊。”

可恶,这臭弟弟竟然该死的呆萌。

肖蓦故意逗他,“这不正好队里俩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媳妇。”

“大哥,别,嫂子还在呢。”

“走了,她走了。”

“……???那也不行啊。”

肖蓦好一通解释,对面终于接受了“变声器忘记关”这种听着就很变态的理由。队友话不太多,搜东西倒是挺快,等到装备差不多了,就越过吵吵闹闹的背景音,问肖蓦那边有没有车。

“我看看,三蹦子行不行?五块钱一位,上车就走、上车就走了诶——。”

“没钱。”

“你们那边好热闹,在网吧吗。”

“嗯……”少年音色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算是吧。”

俱乐部训练基地,跟网吧应该也差不多。

温行原他们这会儿算是休赛期。但由于只有一周空闲,放假回家还不够折腾,索性就都留在基地这边,补补直播时长,出去约约饭之类的。

他听着这位队友大哥胡扯,越听越觉得熟悉。电子竞技是没那么多男神音的,肖蓦算是非常罕见的那一号,他的音色比旁人低一些,像是掺了细小的沙粒,惹得人心里发痒。

提到肖蓦,哪怕后来温行原也看过几次直播,但对他的印象,仿佛长久地定格在了退役那天。

基地外面的路又宽又阔,他和同届的试训生满怀憧憬走进去,而肖蓦只背了个瘪瘪的外设包,与人群错身时,意味深长地回头望了一眼。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没人知道,他装逼的时候,保温杯从书包里呱唧掉了出来,骨碌碌滚到了一个少年脚边。

不过话说回来,肖蓦虽然声线不错,但在主播和路人里头,讲话好听的也大有人在——更何况这是什么鱼塘局,还指望能排到他?

温行原认定自己是饿糊涂了,忙里偷闲,又啃了一口鸡腿。

他这一啃,差点吓得连鸡腿都飞了。

只见苍穹之上,赫然出现一辆走位飘逸的三蹦子。它先是凌空飞起,紧接着在蓝洞物理引擎的驱使下,一路旋转跳跃,其势头之风骚,牛顿看了也要退出直播间。

“兄弟让一让让一让!”

队友还在耳机里不断吆喝着,感觉就挺嗨的,丝毫没有车毁人亡的危机感。温行原猪不停蹄撂下吃的,油乎乎的小爪子还没撂倒键盘上,一起大型交通事故,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

吱——砰——!

请问是怎么在撞飞队友的同时,还特么能把自己卡在护栏上的。

“我操。”

脑补一下,一辆三蹦子朝自己脸上无情飞来,这对于第一视角玩家,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温行原下意识往后一仰,耳机线都给拽掉了,肖蓦充满直播互动的声线,就这么从电脑里公放了出来。

“靠,怎么又卡在这个地方。”

“什么马路杀手,机场能叫马路吗。主要是护栏针对我好吧。”

“没有没有,这个很容易解决的,炸一下就好了。”

……

什么,什么炸一下???

“大哥你别——!”

温行原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今天份的鱼塘历险记,就这么被队友亲手终结了。

观战模式表明,队友把三蹦子炸开以后,沉迷自己精湛的扔雷技术,要不是忙着和观众吹牛逼,差点跨上驾驶座扬长而去。快过了半分钟,才看见脚下碧绿碧绿、微光盈盈的小盒。

“诶,这怎么还一个盒?”

“别动。”温行原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盒里是我。”

妈的,把耳机戴上再骂。

“你特么以为自己是少女心里的小鹿?在这跟老子乱撞?”

“炸炸炸,看都不看你就炸,炸你妈个大金花。”

“不会扶老太太还不会扶队友吗,看不见你妈还看不见你爹吗。你爹躺地上呢,搭把手都不来,还在那BOOM BOOM BOOM,我看你今晚放屁必把床垫炸穿。”

空气当中一度非常沉默。

十秒钟之后,温行原的隔壁队友,唐谕杰小同学一声狂吼,从电竞椅直接笑到了桌子底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擦,肖蓦这个逼太搞了……”

他见温行原双手不在操作位置,连笑带喘地过去拍人肩膀,距离足够靠近,连声音都被收在温行原的耳麦里头。

“撞车火葬一条龙服务,差点被队友喷出屎来了。”

温行原生无可恋地回过头,脸上还残留着一秒五喷之后,血气上涌的赤色。他僵硬地抬手指了指屏幕,这下可好,连脖子和耳尖都染上了红,整个人像一只新鲜出炉的空投箱。

“你看是这个吗。”

唐谕杰找到知己一般点点头,单方面跟温行原击了个掌。

“对对对,你也在看吗,我还合计你炸鱼塘去了呢。你这什么线路啊,感觉比我的快好多,我那个延迟,圈还没缩完呢。”

众所周知,直播都是有延迟的。

但观战没有。

“你这。”唐谕杰心再怎么大,也该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了,主要问题就是很难相信,天下还有这么机缘巧合的事儿,“该不会排的是肖蓦本人吧?”

“我这。”温行原颤抖着又扯了一口鸡腿,“骂的应该是肖蓦本人。”

按理说是没什么大事儿的,顶多明天被截成搞笑短视频,几个电竞自媒体互相借鉴转发,粉丝一通哈哈也就过去了。况且肖蓦号称绝地一哥,那温行原还是面瘫小枪王呢,两边要是实打实地喷起来,粉丝战斗力还不定是谁更胜一筹。

问题是……

温行原想起十七岁那年,基地门口惊鸿一瞥之后,本以为成为最顶尖的选手,就可以追上那个远离纷争的背影。谁知他们从那时起,根本就是不同的人生轨迹,各自做得越是出类拔萃,就离得越来越远。

完事儿好不容易距离拉近了,美没了。

“啊——!”

他哀嚎一声,这他妈算什么第一印象。也别亲妈BOOM BOOM了,也别床垫BOOM BOOM了,还是我自己原地BOOM BOOM吧。

“对不起啊兄弟。”

肖蓦的声音重新在耳机里响起,温行原挺直了腰板儿,像个交响乐指挥家,摆手示意全体降低分贝。

“确实没注意,老年人操作,给你不小心就物理超度了。你骂得好,骂得该,骂出flow我惊呆。”

温行原噗地一声就笑出来了,怪不得出事儿之前,粉丝都戏称他为电竞交际花,的确是太会说话了。

“我听你朋友也看我直播呢,给你们道个歉,咱仨再拉个水友,一起排吧?”

唐谕杰那只八卦的耳朵,就贴在耳机外侧,一听这话乐得眼睛都放光,用口型疯狂示意。

“排啊!噗——埃——排——啊!”

不该吃辣味鸡腿的。

温行原抿着薄唇,又恢复到高深莫测的面瘫模式,他的眼尾本就略略下垂,此刻心乱如麻,更是不知耷拉到哪里去了。

胃里的感觉十分奇妙,温行原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似乎有火烧起来,又好像是吃了什么太酸的东西,软乎乎地卷成一团儿,被当做毛巾拧来拧去。

事后唐谕杰用关爱傻子的眼神,将他从里到外突突了一遍。

“你弱智吗?那不是胃,那特么是你的心。就是呜哦哦哦哦,给你我的心——那个心,懂?”

但在当时,他扔下一句“喂、喂?我们基地停电了”,然后就慌不择路地,把游戏给关掉了。

肖蓦后来是决赛圈一打四吃的鸡,毕竟鱼塘局。

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微博:@海盐小颗粒儿

新文预收:《国民CP营业指南》,诚邀各位小天使入股!

苏越,国民养成系影帝,一夜之间被假料锤成麻瓜。

于是公司决定让他——去拉郎。

营业目标:男团顶级流量,宋沉生。

苏越:“我堂堂影帝竟要和花瓶捆绑营销?”

宋沉生:“我当红爱豆竟要被过气演员吸血?”

于是约法三章,公开卖腐、打卡发糖、互不干涉。

然而同住屋檐下,哪能不湿鞋。

俩人吵着吵着就心神荡漾了,打着打着就送入洞房了。

苏越:“今天该你穿我裤子了。”

宋沉生:“你裤子呢。”

苏越:“你昨天扔哪儿了。”

宋沉生:“……昨天咱俩没开灯。”

十八般武艺腹黑假花瓶×戏外反差萌傲娇真影帝。

上联:在外你侬我侬,绯闻与热度起飞。

下联:在家世纪大战,领带共底裤一色。

横批:恋爱真香。

第2章

温行原当天就熬了个通宵。

本来也不至于的,结果肖蓦的直播间人多力量大,弹幕一刷,全世界都知道地上那个盒,就是现役职业选手温行原了。毕竟他为了偷懒,也在拿鱼塘局混直播,现在的粉丝可了不得,记ID比背考点还利索。

肖蓦不负电竞交际花之名,随便抓个选手一问,直接加到了温行原的微信。

[ 验证消息:我是BOOM BOOM大哥。]

温行原在战队群里连发八只土拨鼠。

“江湖救急!加了好友第一句说什么比较好!”

唐谕杰在底下秒回,刷了大半个屏幕。

“澳门□□真人□□(此处省略一些难以过审的内容)□□在线□□发牌□□”

群里一片此起彼伏的“???”。

“不好意思,被盗号了。”

“……你多看点正常网站吧。”

没得到什么靠谱建议,温行原就这么捧着手机,生生想了一宿。中间一度以为酝酿好了,踌躇满志地通过验证,结果在发送的前一秒改了主意,又急又气,啃秃十个指甲。

他一觉醒来,睡得晕头转向,分不清是下午,还是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第一句话就是在群里吐槽。

“靠,老子通宵一宿,憋得头都大了。”

“有没有人啊,放个屁啊。”

等一下。

温行原见半天没人回复,拿起手机定睛一看,浮在最上面的那个不是战队群,而是昨晚刚加的,肖蓦的聊天窗口。

绝地一哥审美清奇,头像是一只擦汗的熊猫头,仿佛在无情地影射温行原。

挺好的,这下彻底不困了。

他匆匆忙忙撤回第一条语音,紧接着就收到了绝地一哥的新消息。

“噗。”

“?”掩盖罪行失败,温行原破罐破摔地打了个问号。

“屁。”

“哦。”温行原在内心打了个叉,让你放屁你就放屁,让你别炸我,你倒是扔得比谁都准。

肖蓦又问,“你直播补完了吗。”

“没。”温行原尽量减少说话字数,以便显得更酷一些,“仨小时。”

“那没差太多了,今天补完,到月末还能休息一个星期。”

“我这个月,播了仨小时。”

肖蓦本来想说,那可真是天王老子也难救了,话到嘴抹了蜜,又变成那要不要连麦一起混。

温行原从床头滚到床尾,又从床尾滚到床底下,最后冷酷无情地回了俩字儿。

“随意。”

其实话少这个毛病,真的不能怪他,追根溯源,肖蓦那会儿才是高冷帝王的鼻祖。在退役之前,肖蓦不像没有现在这么活泛,区别于大多数电竞BB机,他的指挥风格也相当沉稳。

怎么跟你形容呢……

就像即将内退的老教授讲课,没什么激情,同样的话最多两遍,调子从头到尾不见起伏。

国内PUBG当时尚在起步,选手的曝光渠道也相对单一,大家刷刷官博,就以为他天性如此,甚至部分粉丝爱极了这个人设。连温行原也是中二兮兮地学了好久,才从前辈口中得知实情。

肖蓦当时所在的Promise Gaming,内部早已经是暗流汹涌,无非是看着战绩正好,才暂时没有将他雪藏。

PRG.S1lence,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风光。

肖蓦也打听到了,这孩子私底下话并不少,但对外一律面无表情、惜字如金,一半儿是要藏着自己的东北口音,另一半则是学了肖蓦这个反面典型。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海盐颗粒儿《绝地第一初恋[电竞]》点评: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7:35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7:35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7:35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7:35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7:35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7:35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7:35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7:35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7:35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