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海盐颗粒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那特么是烧烤摊老板,你能不能仔细看看。”温行原站在店主旁边一脸尴尬。“滚啊!”温行原陡然拔高了分贝,吼得店老板差点携串儿潜逃,“那TMD才是老子!”不过理解归理解,并不耽误肖蓦出言打趣。“喂?”肖蓦弹了个语音通话过去,“我快到了,蓝衣服那个是你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肖蓦尾调里掺着愉悦的笑音,令人严重怀疑他是来找茬的,“我还以为红帽子的是老板。”“对。”温行原僵硬地点了点头,偷瞄一眼,感觉肖蓦离开基地这两年,颜值又升华了一个档次。毕竟是大高个儿、大长腿,只要审美在线,随便搭两件运动装,就是清清爽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章节试读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作者:海盐颗粒儿【完结+番外】

文案:

绝地求生第一法则:

遇见退役转行主播,绝地一哥肖蓦,请尽量没收他的天雷,以免误伤。

绝地求生第二法则:

遇见现役职业选手,小枪王温行原,请尽量不要惹他生气,以免被喷。

如上述原则产生冲突,请参考下方小剧场。

肖蓦:“这个车炸一下就好了。”

温行原:“大哥你别——!”

肖蓦:“诶,这怎么还一个盒?”

温行原:“放屁,盒里是我……”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一颗雷,也给肖蓦炸回了赛场。

温行原十七岁那年,肖蓦是他的梦。

温行原十九岁那年,他是肖蓦的梦。

完事儿俩人都不说,怕不是要急死谁。

温行原:“诶,其实我……哎我擦!!你他妈会不会开三蹦子!!”

肖蓦:“别叫,你在哪呢?”

温行原:“我应该在车底。”

——

骚话连篇老阴逼攻X伪面瘫真暴脾气受。

游戏PUBG(吃鸡),没玩过不影响阅读,人物无原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竞技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行原,肖蓦 ┃ 配角: ┃ 其它:绝地求生,吃鸡

第1章 别动,盒里是我

晚上七点,肖蓦直播又迟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

“回来路上鞋底儿掉了一个,我爪巴爪巴,俩小时才到家门口,希望各位能够谅解。”

“今天顺延到零点下播,还是五个小时。”

摄像头还黑着,鬼知道肖蓦是不是在偷笑。不过语气倒挺诚恳,甚至还有点可怜兮兮的,搞得观众们差点都信了。

——如果这不是他本周第三次放鸽子的话。

“咕咕咕咕咕咕”

“日常瞎编(1/1)”

“鞋拿来我们看看”

“怎么不说腿掉了一个”

肖蓦心虚地闭了麦,调好设备第一件事儿,先把这批判主义色彩强烈的房间名给改了。

“出去吃饭,下午五点准时开播”

……

瞧瞧,这像话吗。

“今天就不上大号了,给你们炸几个鱼塘。”

“三蹦子?三蹦子肯定是要骑的,展示一下新技术好吧,旋风冲锋龙卷风。”

别说,观众还就爱看这个。一听说今天主播飙车,直播间礼物顿时就燥起来了,全屏弹幕拉满,刷得翠绿翠绿。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你看,迟到的毛病就是这么被惯出来的。

肖蓦从退役那会儿开始算,顶着声名狼藉的热度,玩着梗、挨着骂,一直做到今天风生水起。“绝地一哥”这词儿,早先是嘲讽他队霸黑料的。没成想直播平台年度盛典,他蝉联两届最佳游戏主播,竟咸鱼翻身,真真担起了这个噱头。

获奖感言:两年了,这游戏居然还没凉。

鱼塘局他习惯双人模式,既容易有笑点,也不至于太混乱。俩人还在飞机上呢,肖蓦先打开队伍频道搭茬。

“兄弟,跳哪里?”

对方在地图标了个点,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具体请参考10086接线员。

“您好,大姐。”

“机场可以吗。”

……等等,什么大姐。

肖蓦挠了挠头,切出去一看设置,声音输入连的虚拟麦克风,也就是传说中的变声器。前两天为了假装萌妹,还特意找资深女主播调的参数,虽说怎么听也不应该是大姐,但重点并不在这里,还是赶紧选回正常的外接设备。

“机场可以的,我跳2号楼,你自己能行吗。”

“大哥。”队友的声音逐渐犹豫不决,话说多了,普通话绷不住,隐隐约约还有点东北大碴子味儿,“那现在到底是你玩儿,还是你媳妇儿玩啊。”

可恶,这臭弟弟竟然该死的呆萌。

肖蓦故意逗他,“这不正好队里俩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媳妇。”

“大哥,别,嫂子还在呢。”

“走了,她走了。”

“……???那也不行啊。”

肖蓦好一通解释,对面终于接受了“变声器忘记关”这种听着就很变态的理由。队友话不太多,搜东西倒是挺快,等到装备差不多了,就越过吵吵闹闹的背景音,问肖蓦那边有没有车。

“我看看,三蹦子行不行?五块钱一位,上车就走、上车就走了诶——。”

“没钱。”

“你们那边好热闹,在网吧吗。”

“嗯……”少年音色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算是吧。”

俱乐部训练基地,跟网吧应该也差不多。

温行原他们这会儿算是休赛期。但由于只有一周空闲,放假回家还不够折腾,索性就都留在基地这边,补补直播时长,出去约约饭之类的。

他听着这位队友大哥胡扯,越听越觉得熟悉。电子竞技是没那么多男神音的,肖蓦算是非常罕见的那一号,他的音色比旁人低一些,像是掺了细小的沙粒,惹得人心里发痒。

提到肖蓦,哪怕后来温行原也看过几次直播,但对他的印象,仿佛长久地定格在了退役那天。

基地外面的路又宽又阔,他和同届的试训生满怀憧憬走进去,而肖蓦只背了个瘪瘪的外设包,与人群错身时,意味深长地回头望了一眼。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没人知道,他装逼的时候,保温杯从书包里呱唧掉了出来,骨碌碌滚到了一个少年脚边。

不过话说回来,肖蓦虽然声线不错,但在主播和路人里头,讲话好听的也大有人在——更何况这是什么鱼塘局,还指望能排到他?

温行原认定自己是饿糊涂了,忙里偷闲,又啃了一口鸡腿。

他这一啃,差点吓得连鸡腿都飞了。

只见苍穹之上,赫然出现一辆走位飘逸的三蹦子。它先是凌空飞起,紧接着在蓝洞物理引擎的驱使下,一路旋转跳跃,其势头之风骚,牛顿看了也要退出直播间。

“兄弟让一让让一让!”

队友还在耳机里不断吆喝着,感觉就挺嗨的,丝毫没有车毁人亡的危机感。温行原猪不停蹄撂下吃的,油乎乎的小爪子还没撂倒键盘上,一起大型交通事故,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

吱——砰——!

请问是怎么在撞飞队友的同时,还特么能把自己卡在护栏上的。

“我操。”

脑补一下,一辆三蹦子朝自己脸上无情飞来,这对于第一视角玩家,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温行原下意识往后一仰,耳机线都给拽掉了,肖蓦充满直播互动的声线,就这么从电脑里公放了出来。

“靠,怎么又卡在这个地方。”

“什么马路杀手,机场能叫马路吗。主要是护栏针对我好吧。”

“没有没有,这个很容易解决的,炸一下就好了。”

……

什么,什么炸一下???

“大哥你别——!”

温行原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今天份的鱼塘历险记,就这么被队友亲手终结了。

观战模式表明,队友把三蹦子炸开以后,沉迷自己精湛的扔雷技术,要不是忙着和观众吹牛逼,差点跨上驾驶座扬长而去。快过了半分钟,才看见脚下碧绿碧绿、微光盈盈的小盒。

“诶,这怎么还一个盒?”

“别动。”温行原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盒里是我。”

妈的,把耳机戴上再骂。

“你特么以为自己是少女心里的小鹿?在这跟老子乱撞?”

“炸炸炸,看都不看你就炸,炸你妈个大金花。”

“不会扶老太太还不会扶队友吗,看不见你妈还看不见你爹吗。你爹躺地上呢,搭把手都不来,还在那BOOM BOOM BOOM,我看你今晚放屁必把床垫炸穿。”

空气当中一度非常沉默。

十秒钟之后,温行原的隔壁队友,唐谕杰小同学一声狂吼,从电竞椅直接笑到了桌子底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擦,肖蓦这个逼太搞了……”

他见温行原双手不在操作位置,连笑带喘地过去拍人肩膀,距离足够靠近,连声音都被收在温行原的耳麦里头。

“撞车火葬一条龙服务,差点被队友喷出屎来了。”

温行原生无可恋地回过头,脸上还残留着一秒五喷之后,血气上涌的赤色。他僵硬地抬手指了指屏幕,这下可好,连脖子和耳尖都染上了红,整个人像一只新鲜出炉的空投箱。

“你看是这个吗。”

唐谕杰找到知己一般点点头,单方面跟温行原击了个掌。

“对对对,你也在看吗,我还合计你炸鱼塘去了呢。你这什么线路啊,感觉比我的快好多,我那个延迟,圈还没缩完呢。”

众所周知,直播都是有延迟的。

但观战没有。

“你这。”唐谕杰心再怎么大,也该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了,主要问题就是很难相信,天下还有这么机缘巧合的事儿,“该不会排的是肖蓦本人吧?”

“我这。”温行原颤抖着又扯了一口鸡腿,“骂的应该是肖蓦本人。”

按理说是没什么大事儿的,顶多明天被截成搞笑短视频,几个电竞自媒体互相借鉴转发,粉丝一通哈哈也就过去了。况且肖蓦号称绝地一哥,那温行原还是面瘫小枪王呢,两边要是实打实地喷起来,粉丝战斗力还不定是谁更胜一筹。

问题是……

温行原想起十七岁那年,基地门口惊鸿一瞥之后,本以为成为最顶尖的选手,就可以追上那个远离纷争的背影。谁知他们从那时起,根本就是不同的人生轨迹,各自做得越是出类拔萃,就离得越来越远。

完事儿好不容易距离拉近了,美没了。

“啊——!”

他哀嚎一声,这他妈算什么第一印象。也别亲妈BOOM BOOM了,也别床垫BOOM BOOM了,还是我自己原地BOOM BOOM吧。

“对不起啊兄弟。”

肖蓦的声音重新在耳机里响起,温行原挺直了腰板儿,像个交响乐指挥家,摆手示意全体降低分贝。

“确实没注意,老年人操作,给你不小心就物理超度了。你骂得好,骂得该,骂出flow我惊呆。”

温行原噗地一声就笑出来了,怪不得出事儿之前,粉丝都戏称他为电竞交际花,的确是太会说话了。

“我听你朋友也看我直播呢,给你们道个歉,咱仨再拉个水友,一起排吧?”

唐谕杰那只八卦的耳朵,就贴在耳机外侧,一听这话乐得眼睛都放光,用口型疯狂示意。

“排啊!噗——埃——排——啊!”

不该吃辣味鸡腿的。

温行原抿着薄唇,又恢复到高深莫测的面瘫模式,他的眼尾本就略略下垂,此刻心乱如麻,更是不知耷拉到哪里去了。

胃里的感觉十分奇妙,温行原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似乎有火烧起来,又好像是吃了什么太酸的东西,软乎乎地卷成一团儿,被当做毛巾拧来拧去。

事后唐谕杰用关爱傻子的眼神,将他从里到外突突了一遍。

“你弱智吗?那不是胃,那特么是你的心。就是呜哦哦哦哦,给你我的心——那个心,懂?”

但在当时,他扔下一句“喂、喂?我们基地停电了”,然后就慌不择路地,把游戏给关掉了。

肖蓦后来是决赛圈一打四吃的鸡,毕竟鱼塘局。

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微博:@海盐小颗粒儿

新文预收:《国民CP营业指南》,诚邀各位小天使入股!

苏越,国民养成系影帝,一夜之间被假料锤成麻瓜。

于是公司决定让他——去拉郎。

营业目标:男团顶级流量,宋沉生。

苏越:“我堂堂影帝竟要和花瓶捆绑营销?”

宋沉生:“我当红爱豆竟要被过气演员吸血?”

于是约法三章,公开卖腐、打卡发糖、互不干涉。

然而同住屋檐下,哪能不湿鞋。

俩人吵着吵着就心神荡漾了,打着打着就送入洞房了。

苏越:“今天该你穿我裤子了。”

宋沉生:“你裤子呢。”

苏越:“你昨天扔哪儿了。”

宋沉生:“……昨天咱俩没开灯。”

十八般武艺腹黑假花瓶×戏外反差萌傲娇真影帝。

上联:在外你侬我侬,绯闻与热度起飞。

下联:在家世纪大战,领带共底裤一色。

横批:恋爱真香。

第2章

温行原当天就熬了个通宵。

本来也不至于的,结果肖蓦的直播间人多力量大,弹幕一刷,全世界都知道地上那个盒,就是现役职业选手温行原了。毕竟他为了偷懒,也在拿鱼塘局混直播,现在的粉丝可了不得,记ID比背考点还利索。

肖蓦不负电竞交际花之名,随便抓个选手一问,直接加到了温行原的微信。

[ 验证消息:我是BOOM BOOM大哥。]

温行原在战队群里连发八只土拨鼠。

“江湖救急!加了好友第一句说什么比较好!”

唐谕杰在底下秒回,刷了大半个屏幕。

“澳门□□真人□□(此处省略一些难以过审的内容)□□在线□□发牌□□”

群里一片此起彼伏的“???”。

“不好意思,被盗号了。”

“……你多看点正常网站吧。”

没得到什么靠谱建议,温行原就这么捧着手机,生生想了一宿。中间一度以为酝酿好了,踌躇满志地通过验证,结果在发送的前一秒改了主意,又急又气,啃秃十个指甲。

他一觉醒来,睡得晕头转向,分不清是下午,还是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抓起手机,第一句话就是在群里吐槽。

“靠,老子通宵一宿,憋得头都大了。”

“有没有人啊,放个屁啊。”

等一下。

温行原见半天没人回复,拿起手机定睛一看,浮在最上面的那个不是战队群,而是昨晚刚加的,肖蓦的聊天窗口。

绝地一哥审美清奇,头像是一只擦汗的熊猫头,仿佛在无情地影射温行原。

挺好的,这下彻底不困了。

他匆匆忙忙撤回第一条语音,紧接着就收到了绝地一哥的新消息。

“噗。”

“?”掩盖罪行失败,温行原破罐破摔地打了个问号。

“屁。”

“哦。”温行原在内心打了个叉,让你放屁你就放屁,让你别炸我,你倒是扔得比谁都准。

肖蓦又问,“你直播补完了吗。”

“没。”温行原尽量减少说话字数,以便显得更酷一些,“仨小时。”

“那没差太多了,今天补完,到月末还能休息一个星期。”

“我这个月,播了仨小时。”

肖蓦本来想说,那可真是天王老子也难救了,话到嘴抹了蜜,又变成那要不要连麦一起混。

温行原从床头滚到床尾,又从床尾滚到床底下,最后冷酷无情地回了俩字儿。

“随意。”

其实话少这个毛病,真的不能怪他,追根溯源,肖蓦那会儿才是高冷帝王的鼻祖。在退役之前,肖蓦不像没有现在这么活泛,区别于大多数电竞BB机,他的指挥风格也相当沉稳。

怎么跟你形容呢……

就像即将内退的老教授讲课,没什么激情,同样的话最多两遍,调子从头到尾不见起伏。

国内PUBG当时尚在起步,选手的曝光渠道也相对单一,大家刷刷官博,就以为他天性如此,甚至部分粉丝爱极了这个人设。连温行原也是中二兮兮地学了好久,才从前辈口中得知实情。

肖蓦当时所在的Promise Gaming,内部早已经是暗流汹涌,无非是看着战绩正好,才暂时没有将他雪藏。

PRG.S1lence,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风光。

肖蓦也打听到了,这孩子私底下话并不少,但对外一律面无表情、惜字如金,一半儿是要藏着自己的东北口音,另一半则是学了肖蓦这个反面典型。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海盐颗粒儿《绝地第一初恋[电竞]》点评: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小说[海盐颗粒儿]在线试读

“那特么是烧烤摊老板,你能不能仔细看看。”温行原站在店主旁边一脸尴尬。“滚啊!”温行原陡然拔高了分贝,吼得店老板差点携串儿潜逃,“那TMD才是老子!”不过理解归理解,并不耽误肖蓦出言打趣。“喂?”肖蓦弹了个语音通话过去,“我快到了,蓝衣服那个是你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肖蓦尾调里掺着愉悦的笑音,令人严重怀疑他是来找茬的,“我还以为红帽子的是老板。”“对。”温行原僵硬地点了点头,偷瞄一眼,感觉肖蓦离开基地这两年,颜值又升华了一个档次。毕竟是大高个儿、大长腿,只要审美在线,随便搭两件运动装,就是清清爽...

2019-09-03 07:27:35

戏精的日常小说[经年未醒]在线试读

改,马上改。章礼和拿自己爸爸没办法,抗.议多次都毫无用处,他之后就意思意思的程序化抗.议一下,并不认真。桂琰端着刚出炉的草莓蛋糕从厨房出来,章廷锡见到,立刻起身过去接过蛋糕,他也不客气,把蛋糕交给老公,自己坐到宝贝儿子身边,摸摸头问:“阿贵,怎么了?不高兴的样子?”可爱得贵宝宝生自己气了,那还了得。所有人都改了口,唯有章爸爸执念太甚,坚决不改,一定要叫“贵宝宝”。章礼和难为情:“那个……我把导演给打了……”夫夫俩:“……”...

2019-09-03 07:27:35

爆狙老攻之后[电竞]小说[哆啦G梦]在线试读

阿拉索:“……食屎吧!”大飞插嘴,叹气道:“每次直播卖产品,粉丝们都说我们SOE4电子竞技俱乐部是一个大型网络推|销团伙!老邝你净整这些没用的玩意儿干嘛?我说还不如多练练枪,打打天梯。”邝泉心中苦:“……对,你说的都对……”言识不置可否:“没办法,石头们的反响貌似还不错,直播间有一片祥和。听说你的键盘没有我的耳机卖的好,这是不是真的?”言识偷笑,默默地拿出了手机,开始刷淘宝,他记得俞尧的水杯好像找不着了,打算给他拍一个。孔昀突然道:“基地到了。”俞尧之前并不是PUBG的职业选手,而是OW的职业选手,所属K...

2019-09-03 07:27:35

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小说[故人行知]在线试读

“我知道。”他点头,抱臂笑道:“所以,你如今不是暂时停止了绝大多数的活动,专心来学习了吗?”月色朦胧照楼台,窗前一盏琉璃灯笼上裹着水红色的轻纱,月光落在那片轻柔上都染了红艳。没有人说话,徐山暮望着万里游已经闭上的双眸,不禁叹了一声,又将书翻开。万里游也存心恶心他:“暮暮啊,不是所有人和都你一样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看法的。”他冷静异常的回答道:“童星出道,我从小就看过太多有才又能的人,所有人几乎都比我强,可我依旧莫名的拥有了如今的一切。”这是他的烦闷:“可……你知道的,我想让别人承认我,不是因为年资,颜值,而是...

2019-09-03 07:27:35

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小说[路八千]在线试读

触底反弹,现在这么疯狂的全网黑,所有人对他的印象已经达到了最低谷,那么一旦发现他的性格闪光点,就能非常容易的吸粉,再加上他现在黑得不能再黑,也不用再设计什么非常纯白正面的形象,即使以后行为有些瑕疵,也不用担心人设崩坏被疯狂反扑。“这些……”经历过选秀,楚翊非对很多圈内的术语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些意思他都懂,楚翊非眉头轻皱,“和我完全不一样。”“另外,我不喜欢和徐顾言捆绑……”楚翊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凛打断了。楚翊非一开始在群众中的印象就不好,这是劣势,也是优势。颜值、高冷,耿直。陈凛确定了中心人设,想了想...

2019-09-03 07:27:35

沙雕发小最为致命小说[宝禾先生]在线试读

我问他为什么要用不锈钢的勺子吃,他说买冰激凌时附赠的那个木勺太小了,吃起来一点都不过瘾,所以他去厨房找了把大勺子。不过,我还是没弄明白他怎么会把舌头粘在勺子上。原来他吃了两口冰激凌之后,忽然好奇手中的不锈钢是什么味道,于是伸舌头舔了一下……(⊙o⊙)吃冰激凌可以降火?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emmmmmm吃个冰激凌都不安生……他怎么不干脆找把铲子呢?那东西更大,用来吃冰激凌更过瘾=ω=然而他的舌头又被勺子粘住了……X年1月15日...

2019-09-03 07:27:35

心不由你小说[犬升]在线试读

“没准人家是被你给吓着了,所以才出去外面透透气。”尚凝云故意开玩笑。尚凝云瞅了瞅尚明辉那身衣服,“爸,我之前不都跟你说了嘛,让你像平时那样就好了,你偏不听,非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瞧你现在这扮相,穿的跟个老骚货一样。”尚凝云耸着肩膀,偷偷把脸别过去做了个鬼脸。直到他走出家门之后,尚明辉才开口问:“家里不是有跑步机吗?”尚明辉把她的话当真了,听完以后有点沮丧,他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小女儿,“你说我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我觉得他好像...

2019-09-03 07:27:35

W组9号小说[噗噜]在线试读

卫尽锋那边没有回应,不妨碍唐欣自己思维活跃。她很喜欢卫尽锋,想要了解卫尽锋的一切,不仅是因为卫尽锋人长得好,而且还因为他是卫君行的儿子。她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度过一生,不想以后也像父母一样,四十多岁了还要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她爱卫尽锋的人,也爱卫尽锋背后的权利和阶级,两者对她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卫尽锋当时正在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和从前那个草根时代大不相同了,年轻人能够成功白手起家的寥寥无几。唐欣家里是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还完房贷。照这个趋势下去,唐...

2019-09-03 07:27:35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小说[黑猫白袜子]在线试读

霍铮愿意给他留下联系方式,大概多少能证明,接下来他还是有可能跟对方继续接触下去的?瓜叽……稍稍有些语无伦次的何云舟并不知道,自己自以为小心的那一眼窥探,还有之前那明显的开心,在花丛老手霍铮的眼里却明显地近乎刻意。哪怕在何云舟迅速收回目光之后,霍铮依然意味深长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按照正常的规律来看的话,在短暂的交集之后,恐怕霍铮和他接下来一辈子也不会有交集。不过现在,这个“正常规律”被霍铮自己打破了。何云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再一次看了霍铮,在那银灰色的毛发和碧绿的眼眸引入眼帘的瞬间,他心脏的跳动又开始乱了...

2019-09-03 07:27:35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禅梵生]在线试读

男生沉默了片刻,随后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礼盒,黑色天鹅绒包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光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这进的到底是个什么班啊。听他这么一说,郑执走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微微躬身往桌肚瞅了眼。他话中的未尽之语是“怎么这么快就选出老大了”。郑执被他的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接着郑执又看了看紧挨着的另一桌,两个座位上都没有人,很方便观看。郑执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2019-09-03 07: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