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的日常小说[经年未醒]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改,马上改。章礼和拿自己爸爸没办法,抗.议多次都毫无用处,他之后就意思意思的程序化抗.议一下,并不认真。桂琰端着刚出炉的草莓蛋糕从厨房出来,章廷锡见到,立刻起身过去接过蛋糕,他也不客气,把蛋糕交给老公,自己坐到宝贝儿子身边,摸摸头问:“阿贵,怎么了?不高兴的样子?”可爱得贵宝宝生自己气了,那还了得。所有人都改了口,唯有章爸爸执念太甚,坚决不改,一定要叫“贵宝宝”。章礼和难为情:“那个……我把导演给打了……”夫夫俩:“……”

戏精的日常小说章节试读

《戏精的日常》作者:经年未醒【完结+番外】

文案:这是一个演技浮夸的演员通过努力最后成为喜剧大咖的励(沙)志(雕)小甜饼

阅读指南:1、本文背景现代架空,同性可婚,有私设,请勿考据,不影射现实,请勿代入。

2、如无意外,日更到完结。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礼和 ┃ 配角:萧鼎渊 ┃ 其它:

第1章

上京临云地区,仁青山镇风景区的阔叶林里,一个剧组租用了一块地儿正在进行紧张的拍摄。

这个剧组里有很多人身穿……呃、看不出年代的古装。

好吧,对于雷剧来说,年代不重要,只要知道这是在拍一部古装戏就行。

在一众黑咕隆咚的古装当中,忽然出现一身白色锦衣,不用想啦,这白色肯定就是主角呗。

主角长得还挺帅,一身白衣风度翩翩,正是时下上升势头最火的小鲜肉孟子行。

孟小鲜肉从他专属的化妆间里出来,一路上,下到群演场工、上到制片导演,都客客气气的和他打招呼,导演拿着本子主动上去和他讲戏。

群演们在场外席地而坐,羡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唉……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红,导演都对我客客气气的。”

“做梦比较快。孟小鲜肉有张好脸,你有吗?”

“我有男子气概啊!”

“哈哈哈哈……男子气概能吸引脑残粉吗?”

很有男子气概的群演顿时蔫了。

群演们都心有戚戚焉,他们跑了这么多年的龙套,不说演技有多好,但明眼人也能看出,就演技方面他们完全可以秒杀孟小鲜肉一百遍,可他们没有帅脸没人捧,演技再好也只能跑龙套,混得好还能有一两句台词,不然尸体也得演。

唉……

“不过,脸帅也不一定能上位啊!”忽然有人说这样的话。

群演们一怔,然后集体看向跟在摄影身后东瞧西瞧的一个黑衣服群演。

“就是啊,长得比主角还帅有什么用,演技那么浮夸,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跑龙套。”

“我前几天在另一部戏里跑龙套,他也在,演技不行还爱抢戏,导演都要被他气吐血了。”

“他这演技浮夸得哟……啧啧,还不如孟小鲜肉的没演技。”

“而且一个龙套还带着个助理,这也是没sei了。”

“真是白瞎了那张好脸。”

群演们吐槽了几轮,霎时又觉得自己内心充满了奋斗的动力,满满都是正能量,在副导演喊各就各位时,戴上蒙面巾,到指定的位置站好,迅速入戏。

这一幕拍的是反派指使杀手追杀主角,追杀到林中,停下来,杀手围住主角,由杀手头目和主角程序化的叨逼叨几句,然后开打。

黑衣追白衣、白衣打爆黑衣都是武戏,这一组要拍的是文戏——主角和杀手头目叨逼叨。

先拍主角。

孟小鲜肉面无表情音调平板的念完台词,中途虽然因为忘词NG了几次,但导演很快就让孟小鲜肉过了。

接下来的主镜头就是杀手头目了。

在一众黑衣杀手当中,其他杀手都用蒙面巾蒙着半张脸,只有杀手头目是整张脸露在外面,不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样说话方便(因为帅)。

杀手头目只有两句台词,一个是“少废话,拿命来”,一个是“兄弟们,杀了他”,少是少,但比其他没台词连脸都不能露的群演要好上太多。

场记打板,演杀手头目的比主角还帅的群演面对着镜头,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咔——”导演举着大喇叭吼:“那个群演,你演的是杀手又不是巫婆,重来。”

把杀手演成巫婆的群演“哦”了一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再次开拍。

他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导演:“咔——能不能把你的表情收一收?!重来!”

群演再调整一下面部表情,继续拍。

他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导演:“咔咔咔咔咔——怎么回事儿?你到底会不会演戏?表情那么夸张,你是打算把自己的五官都甩飞出去吗?”

“对不起,对不起。”群演道歉。

这一句台词NG了三遍,还是个群演NG,现场众人都明显不耐烦了,男主角孟小鲜肉更是直接吼起来:“你TM会不会演戏!一句台词你NG三遍,不会演就TM给我滚!”

那帅群演怔了一下,场边等着的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眼睛微微眯起来,神色不善的盯着孟小鲜肉。

“抱歉,”帅群演对着导演说:“请让我再试一次,我还是演不好的话,你就将我换了,可以吗?”

导演沉默不表态,其他人不说话,其实都是在惊讶这个群演牛得一批,居然直接无视孟小鲜肉对导演喊话。

被群演无视的孟小鲜肉也气炸了,就想摔手中的道具不拍了,这时,制片出面打圆场,对导演笑道:“黄导,小章是个很努力的新人,要不给我个面子,再让他试试,实在不行就换人,行吗?”

现场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制片,没想到他会出面为一个群演说话,这个群演什么来头?

“那行,就拍最后一次,不行就换人。”导演松口了。

孟小鲜肉其实不想拍了,可制片导演都这样说,他也不好撂挑子,只好忍着脾气继续拍。

帅群演对制片感激的笑了一笑,制片回以一个鼓励的笑容,心里却在叹息。

重新开拍,帅群演活动活动胳膊腿,拿着道具剑站在机位前,待场记打板后,他看着镜头,回想孟小鲜肉是怎么放狠话的,遂板着帅脸声调毫无起伏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好,过,一下场准备。”导演说道。

帅群演:“……”突然很不想跑这个龙套了。

下一场是主角说过“怕你们没这个本事要我冷傲狂的命”后,杀手头目轻蔑一笑,说“兄弟们,杀了他”,然后作势挥剑去杀男主。

还是帅群演的主镜头,他对着摄像机挑着嘴角嗤笑,说:“兄弟们,杀了他。”举起手里的道具剑往前一挥。

导演对这个群演的演技那是相当不满意的,那么浮夸做什么,那么浮夸做什么,还不如孟小鲜肉的面无表情,面瘫至少看着比浮夸少那么一点点尴尬啊。

他拿着大喇叭就要喊“咔”,变故却在这时发生了——

帅群演手里的道具剑往前一挥,剑身竟然脱离了剑柄飞出去,众人大惊,孟小鲜肉反应灵敏就地一滚,躲开了。剑身没有遇到阻碍,继续往前飞,竟哐当一下砸在了导演的头上!

现场就如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死一般寂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一众群演:“……”力气真大啊(°ー°〃)

孟小鲜肉:“……”雾草,还好躲开了(╬ ̄皿 ̄)

制片人:“……”小章在报复导演吗(⊙o⊙)

帅群演:“……”道具太劣质,我!冤!TAT

导演……导演已经没法OS了,他头好痛,他需要医生。

不幸中的万幸,道具剑是塑料的。

“哎呀,黄导,你头上肿了个大包,倒是没有流血,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颅内出血。”副导演把导演的头摸来摸去,叫生活制片赶紧叫救护车,让导演不要动,给他科普什么是颅内出血。

一会儿说会头痛、不安、呕吐、脉搏缓慢、瞳孔缩小,一会儿又说会意识消失、呼吸不整、脉搏微弱、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最严重的甚至是死亡。导演被他说得本来只是头痛的,现在变成了头痛不安,甚至还恍惚觉得自己想呕吐。

帅群演紧张的奔到导演身边问他有没有事儿,导演并不想和他说话。

救护车来得很快,医生初步检查了一下导演的头,就是一个肿块,并无大碍,但在导演坚持要去医院检查的情况下,只能无奈的把人送上救护车。

导演去了医院,副导演跟去了,戏没法拍,制片就让场工收拾收拾,今天提早收工,转身见到一张沮丧的帅脸,他安慰道:“小章,别担心,导演头硬得很,不会有事儿的。再说,这事儿也不能怪你,道具组准备的道具太劣质了。”

道具组的组长听到这话,那是拒绝背锅的,“李制片,我们也想把道具的质量搞好一些,但你们给的那点儿预算跟打发叫花子有什么区别,你给我一块钱,想要我去买一万块钱的东西,你觉得可能吗?”

制片也不愿意背锅:“小王,话不是这么说的,资方只给拨了这些钱,我也是想尽办法从其他地方省下来,尽量给你们道具组预算多一些。”

道具组组长当场就呵呵了:“你们把某些片酬预算控制好,我们道具组绝对要精钢剑不给纸片剑。”

道具组长第N次呛声制片,其他人纷纷绕路走,帅群演也悄咪咪遁走。

“朗哥,我们走,去医院看看黄导有没有事儿。”他找到自己高大魁梧的助理,拉着就跑。

易高朗被拉着,无奈的提醒道:“阿贵,你戏服还没有换。”

章礼和脚步一顿,低头看自己还穿着劣质的黑衣,尬笑:“忘了,还好朗哥你提醒我。”

易高朗把一直拿在手上的衣服拿给他,陪着一起去群演的换衣间。

章礼和的私服每一件都是高定,曾经在一个剧组发生过他衣服被偷的事情,那以后,易高朗就拿着他的衣服片刻不离手。

倒不是心疼一件衣服,而是这事儿太让人膈应了。

章礼和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他们群演连个假发套都没有,都是用黑布绑在头上遮住自己的头发,妆也没有人化,素面朝天的入镜,换装简直不能再方便。

换好衣服,和制片说了一声,两人便下山去停车场取车。

车子是低调的黑色,但牌子是一点儿也不低调的凌越,两百多万的七座商务车开出停车场,引得同样在停车场准备走的孟小鲜肉时不时张望。

“今天那个打导演的群演什么来头?”他问助理。

孟小鲜肉虽然演技不行,但能够上位这么快,可不是只凭一张脸的,娱乐圈里,能往上走的都不是蠢人。

助理一脸懵逼,“不知道啊,不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群演吗?其他的群演都排斥他,今天我听了一堆关于他的笑话,说是演技很浮夸,气炸了很多导演。跑龙套跑成这样也是厉害。”

孟小鲜肉翻了个白眼,只觉公司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助理真是有够蠢。

——不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群演?

呵呵!

试问哪个群演还带助理的?哪个群演会被制片那么照顾?哪个群演开的是两百多万的凌越?

孟小鲜肉决定,回去就让经纪人给自己换一个聪明一点儿的助理。

只是,今天骂了那个开凌越的群演,不知他记不记仇……

第2章

被道具砸的导演检查后的确没有大碍,头上的包是肿块,没破皮流血,更没有颅内出血,医生给开了一瓶红花油,让他自己回去擦。

章礼和在他去照CT之前到了医院,积极主动的去交了费,然后眼巴巴等在CT室前。

副导演盯着他瞧个没完,直到易高朗用菜刀眼扫他,才麻着头皮呵呵一笑,“那个小章啊,你先回去吧,医生都说黄导没事儿。”

“我等CT结果出来,确认黄导真没事儿再走吧。”章礼和摇头,“毕竟是我手里的道具砸到黄导。”

副导演的胖脸皱成一团,无声呐喊:可是黄导估计不太想看到你啊!你被制片强行安插进来跑龙套,黄导已经不满了,你演技浮夸就算了,还砸黄导的头,雷剧导演也是有小脾气哒。

章礼和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虽然家教良好,但被宠得有些天真,偶尔会不懂得看人脸色(因为基本上是别人看他脸色),副导演让他走,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体会这层意思。

易高朗却是看出来了,眉头微蹙,又是一个菜刀眼扫副导演的胖脸上。自家捧着供着的小少爷被人给嫌弃了,他当然不开心。

副导演头皮炸了,眼观鼻鼻观心,多一丝表情都不敢做——这个小章的助理眼神好可怕,好凶TAT

“阿贵,咱们先回去吧。导演应该是没啥大碍的,副导演在这里看着就行,若是有问题,他会打电话的,到时咱们再过来。”易高朗说着看向副导演。

副导演忙不迭的点头,“对啊对啊,我在就行,你们回去吧。”

易高朗都这样说,章礼和不再坚持,和副导演说无论导演有事没事都请他打电话告诉自己一声,便离开了医院。

副导演目送他俩离开,在心里腹诽:小章叫阿贵?那名字就是章贵?这名字一听就红不了,啧啧。

回去的路上,易高朗开车,章礼和坚持要坐副驾驶,让智脑给两位爸爸发信息告知“今天提早收工回家吃午饭”后,他靠着椅背长长叹息:“估计这个角色黄了。连龙套都没机会演,感觉人生好艰难。”

易高朗听了,嘴角不停抽搐。

你章礼和还敢说人生艰难?那全世界其他八十多亿人要怎么活?

章礼和姓章,对,就是炎国顶级世家章家的那个“章”,炎国现任总统是他大伯,他爷爷曾经也是炎国总统,还有他的爷爷的爷爷也是炎国总统,炎国建国至今共有四十人坐上总统之位,章家就有十人。

多年前,时任炎国总统的邵元邵大神推动了同性婚姻法案落地,炎国承认同性婚姻受炎国《婚姻法》以及最高《□□》保护,这件事百年过去了还在被人拿来讨论或抨击。

对立派系的人死咬着“同性婚姻是降低国家生育率的元凶”这个命题,与邵家、章家、卓家、崔家、李家为首的利益集团分庭抗礼。

就在二十五年前,炎国科研取得了重大突破,一举攻破了人造子宫和染色体复制技术。简而言之,就是可以通过科学技术的手段实现人工同性繁殖,孕育出的孩子同时拥有同性夫妻双方的基因,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但这项技术历经二十多年,普及程度依旧并不高,原因之一是费用昂贵,其次成功率也不太高。

如同一百多年前人类做试管婴儿一般,这项技术的成功率更低——不到20%,条件一般的家庭是无法承受一次又一次失败的负担的。

章礼和是幸运的20%,但也用了三年的时间、手术了二十多次、花费了四千多万才得了这么一个孩子,全家人当然是如珠如宝的呵护着,那真真是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要。

被宠着长大顺风顺水的人,竟然好意思说自己的人生好艰难?!

要不是舍不得,易高朗真想一个爆栗把章礼和的头敲个包出来。

易高朗是章家的养子,是章礼和爸爸章廷锡的老战友的遗孤,易父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易母撇下儿子坚决改了嫁,章廷锡知道后费了很大功夫才拿到易高朗的监护权。

他五岁开始在章家生活,见证了两位养父和章、桂两家对章礼和的期待,以及一次次失望,他想,弟弟or妹妹来得不容易,他一定要好好爱护。

易高朗的确很宠弟弟,哪怕弟弟感慨“人生艰难”让他槽多无口,却也非常配合的安慰道:“这个角色也就两句话,还是部雷剧,导演还只欣赏面瘫演技,咱们不稀罕。再去试镜其他角色,总有慧眼识珠的导演的。”

“真的会有导演慧眼识珠?”章礼和星星眼。

易高朗郑重点头,章家人最大特点就是“帮亲不帮理”,简称护短。

章礼和一秒收起苦瓜脸,美滋滋的打开智脑看小说。

“阿贵,在车上不要看智脑,对眼睛不好。”易高朗提醒。

智脑用的是全息屏,虽然生产商一直强调自己生产的全息芯片有自动调节亮度和降低蓝光的功能,可近视的人还是那么多。

“哦。”章礼和乖乖的关掉智脑,无聊的东看西看。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男人忽然出现在他们车前,车子急停,男人也倒在了地上。

章礼和一脸懵逼的看着车前方,“朗哥,咱们这是遇见……碰瓷儿的了?”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经年未醒《戏精的日常》点评:故事完整,文笔流畅,人设丰满,情节曲折动人,强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7:29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7:29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7:29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7:29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7:29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7:29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7:29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7:29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7:29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