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的日常小说[经年未醒]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改,马上改。章礼和拿自己爸爸没办法,抗.议多次都毫无用处,他之后就意思意思的程序化抗.议一下,并不认真。桂琰端着刚出炉的草莓蛋糕从厨房出来,章廷锡见到,立刻起身过去接过蛋糕,他也不客气,把蛋糕交给老公,自己坐到宝贝儿子身边,摸摸头问:“阿贵,怎么了?不高兴的样子?”可爱得贵宝宝生自己气了,那还了得。所有人都改了口,唯有章爸爸执念太甚,坚决不改,一定要叫“贵宝宝”。章礼和难为情:“那个……我把导演给打了……”夫夫俩:“……”

戏精的日常小说章节试读

《戏精的日常》作者:经年未醒【完结+番外】

文案:这是一个演技浮夸的演员通过努力最后成为喜剧大咖的励(沙)志(雕)小甜饼

阅读指南:1、本文背景现代架空,同性可婚,有私设,请勿考据,不影射现实,请勿代入。

2、如无意外,日更到完结。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礼和 ┃ 配角:萧鼎渊 ┃ 其它:

第1章

上京临云地区,仁青山镇风景区的阔叶林里,一个剧组租用了一块地儿正在进行紧张的拍摄。

这个剧组里有很多人身穿……呃、看不出年代的古装。

好吧,对于雷剧来说,年代不重要,只要知道这是在拍一部古装戏就行。

在一众黑咕隆咚的古装当中,忽然出现一身白色锦衣,不用想啦,这白色肯定就是主角呗。

主角长得还挺帅,一身白衣风度翩翩,正是时下上升势头最火的小鲜肉孟子行。

孟小鲜肉从他专属的化妆间里出来,一路上,下到群演场工、上到制片导演,都客客气气的和他打招呼,导演拿着本子主动上去和他讲戏。

群演们在场外席地而坐,羡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唉……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红,导演都对我客客气气的。”

“做梦比较快。孟小鲜肉有张好脸,你有吗?”

“我有男子气概啊!”

“哈哈哈哈……男子气概能吸引脑残粉吗?”

很有男子气概的群演顿时蔫了。

群演们都心有戚戚焉,他们跑了这么多年的龙套,不说演技有多好,但明眼人也能看出,就演技方面他们完全可以秒杀孟小鲜肉一百遍,可他们没有帅脸没人捧,演技再好也只能跑龙套,混得好还能有一两句台词,不然尸体也得演。

唉……

“不过,脸帅也不一定能上位啊!”忽然有人说这样的话。

群演们一怔,然后集体看向跟在摄影身后东瞧西瞧的一个黑衣服群演。

“就是啊,长得比主角还帅有什么用,演技那么浮夸,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跑龙套。”

“我前几天在另一部戏里跑龙套,他也在,演技不行还爱抢戏,导演都要被他气吐血了。”

“他这演技浮夸得哟……啧啧,还不如孟小鲜肉的没演技。”

“而且一个龙套还带着个助理,这也是没sei了。”

“真是白瞎了那张好脸。”

群演们吐槽了几轮,霎时又觉得自己内心充满了奋斗的动力,满满都是正能量,在副导演喊各就各位时,戴上蒙面巾,到指定的位置站好,迅速入戏。

这一幕拍的是反派指使杀手追杀主角,追杀到林中,停下来,杀手围住主角,由杀手头目和主角程序化的叨逼叨几句,然后开打。

黑衣追白衣、白衣打爆黑衣都是武戏,这一组要拍的是文戏——主角和杀手头目叨逼叨。

先拍主角。

孟小鲜肉面无表情音调平板的念完台词,中途虽然因为忘词NG了几次,但导演很快就让孟小鲜肉过了。

接下来的主镜头就是杀手头目了。

在一众黑衣杀手当中,其他杀手都用蒙面巾蒙着半张脸,只有杀手头目是整张脸露在外面,不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样说话方便(因为帅)。

杀手头目只有两句台词,一个是“少废话,拿命来”,一个是“兄弟们,杀了他”,少是少,但比其他没台词连脸都不能露的群演要好上太多。

场记打板,演杀手头目的比主角还帅的群演面对着镜头,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咔——”导演举着大喇叭吼:“那个群演,你演的是杀手又不是巫婆,重来。”

把杀手演成巫婆的群演“哦”了一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再次开拍。

他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导演:“咔——能不能把你的表情收一收?!重来!”

群演再调整一下面部表情,继续拍。

他凶狠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导演:“咔咔咔咔咔——怎么回事儿?你到底会不会演戏?表情那么夸张,你是打算把自己的五官都甩飞出去吗?”

“对不起,对不起。”群演道歉。

这一句台词NG了三遍,还是个群演NG,现场众人都明显不耐烦了,男主角孟小鲜肉更是直接吼起来:“你TM会不会演戏!一句台词你NG三遍,不会演就TM给我滚!”

那帅群演怔了一下,场边等着的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眼睛微微眯起来,神色不善的盯着孟小鲜肉。

“抱歉,”帅群演对着导演说:“请让我再试一次,我还是演不好的话,你就将我换了,可以吗?”

导演沉默不表态,其他人不说话,其实都是在惊讶这个群演牛得一批,居然直接无视孟小鲜肉对导演喊话。

被群演无视的孟小鲜肉也气炸了,就想摔手中的道具不拍了,这时,制片出面打圆场,对导演笑道:“黄导,小章是个很努力的新人,要不给我个面子,再让他试试,实在不行就换人,行吗?”

现场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制片,没想到他会出面为一个群演说话,这个群演什么来头?

“那行,就拍最后一次,不行就换人。”导演松口了。

孟小鲜肉其实不想拍了,可制片导演都这样说,他也不好撂挑子,只好忍着脾气继续拍。

帅群演对制片感激的笑了一笑,制片回以一个鼓励的笑容,心里却在叹息。

重新开拍,帅群演活动活动胳膊腿,拿着道具剑站在机位前,待场记打板后,他看着镜头,回想孟小鲜肉是怎么放狠话的,遂板着帅脸声调毫无起伏的说:“少废话,拿命来。”

“好,过,一下场准备。”导演说道。

帅群演:“……”突然很不想跑这个龙套了。

下一场是主角说过“怕你们没这个本事要我冷傲狂的命”后,杀手头目轻蔑一笑,说“兄弟们,杀了他”,然后作势挥剑去杀男主。

还是帅群演的主镜头,他对着摄像机挑着嘴角嗤笑,说:“兄弟们,杀了他。”举起手里的道具剑往前一挥。

导演对这个群演的演技那是相当不满意的,那么浮夸做什么,那么浮夸做什么,还不如孟小鲜肉的面无表情,面瘫至少看着比浮夸少那么一点点尴尬啊。

他拿着大喇叭就要喊“咔”,变故却在这时发生了——

帅群演手里的道具剑往前一挥,剑身竟然脱离了剑柄飞出去,众人大惊,孟小鲜肉反应灵敏就地一滚,躲开了。剑身没有遇到阻碍,继续往前飞,竟哐当一下砸在了导演的头上!

现场就如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死一般寂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一众群演:“……”力气真大啊(°ー°〃)

孟小鲜肉:“……”雾草,还好躲开了(╬ ̄皿 ̄)

制片人:“……”小章在报复导演吗(⊙o⊙)

帅群演:“……”道具太劣质,我!冤!TAT

导演……导演已经没法OS了,他头好痛,他需要医生。

不幸中的万幸,道具剑是塑料的。

“哎呀,黄导,你头上肿了个大包,倒是没有流血,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颅内出血。”副导演把导演的头摸来摸去,叫生活制片赶紧叫救护车,让导演不要动,给他科普什么是颅内出血。

一会儿说会头痛、不安、呕吐、脉搏缓慢、瞳孔缩小,一会儿又说会意识消失、呼吸不整、脉搏微弱、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最严重的甚至是死亡。导演被他说得本来只是头痛的,现在变成了头痛不安,甚至还恍惚觉得自己想呕吐。

帅群演紧张的奔到导演身边问他有没有事儿,导演并不想和他说话。

救护车来得很快,医生初步检查了一下导演的头,就是一个肿块,并无大碍,但在导演坚持要去医院检查的情况下,只能无奈的把人送上救护车。

导演去了医院,副导演跟去了,戏没法拍,制片就让场工收拾收拾,今天提早收工,转身见到一张沮丧的帅脸,他安慰道:“小章,别担心,导演头硬得很,不会有事儿的。再说,这事儿也不能怪你,道具组准备的道具太劣质了。”

道具组的组长听到这话,那是拒绝背锅的,“李制片,我们也想把道具的质量搞好一些,但你们给的那点儿预算跟打发叫花子有什么区别,你给我一块钱,想要我去买一万块钱的东西,你觉得可能吗?”

制片也不愿意背锅:“小王,话不是这么说的,资方只给拨了这些钱,我也是想尽办法从其他地方省下来,尽量给你们道具组预算多一些。”

道具组组长当场就呵呵了:“你们把某些片酬预算控制好,我们道具组绝对要精钢剑不给纸片剑。”

道具组长第N次呛声制片,其他人纷纷绕路走,帅群演也悄咪咪遁走。

“朗哥,我们走,去医院看看黄导有没有事儿。”他找到自己高大魁梧的助理,拉着就跑。

易高朗被拉着,无奈的提醒道:“阿贵,你戏服还没有换。”

章礼和脚步一顿,低头看自己还穿着劣质的黑衣,尬笑:“忘了,还好朗哥你提醒我。”

易高朗把一直拿在手上的衣服拿给他,陪着一起去群演的换衣间。

章礼和的私服每一件都是高定,曾经在一个剧组发生过他衣服被偷的事情,那以后,易高朗就拿着他的衣服片刻不离手。

倒不是心疼一件衣服,而是这事儿太让人膈应了。

章礼和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他们群演连个假发套都没有,都是用黑布绑在头上遮住自己的头发,妆也没有人化,素面朝天的入镜,换装简直不能再方便。

换好衣服,和制片说了一声,两人便下山去停车场取车。

车子是低调的黑色,但牌子是一点儿也不低调的凌越,两百多万的七座商务车开出停车场,引得同样在停车场准备走的孟小鲜肉时不时张望。

“今天那个打导演的群演什么来头?”他问助理。

孟小鲜肉虽然演技不行,但能够上位这么快,可不是只凭一张脸的,娱乐圈里,能往上走的都不是蠢人。

助理一脸懵逼,“不知道啊,不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群演吗?其他的群演都排斥他,今天我听了一堆关于他的笑话,说是演技很浮夸,气炸了很多导演。跑龙套跑成这样也是厉害。”

孟小鲜肉翻了个白眼,只觉公司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助理真是有够蠢。

——不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群演?

呵呵!

试问哪个群演还带助理的?哪个群演会被制片那么照顾?哪个群演开的是两百多万的凌越?

孟小鲜肉决定,回去就让经纪人给自己换一个聪明一点儿的助理。

只是,今天骂了那个开凌越的群演,不知他记不记仇……

第2章

被道具砸的导演检查后的确没有大碍,头上的包是肿块,没破皮流血,更没有颅内出血,医生给开了一瓶红花油,让他自己回去擦。

章礼和在他去照CT之前到了医院,积极主动的去交了费,然后眼巴巴等在CT室前。

副导演盯着他瞧个没完,直到易高朗用菜刀眼扫他,才麻着头皮呵呵一笑,“那个小章啊,你先回去吧,医生都说黄导没事儿。”

“我等CT结果出来,确认黄导真没事儿再走吧。”章礼和摇头,“毕竟是我手里的道具砸到黄导。”

副导演的胖脸皱成一团,无声呐喊:可是黄导估计不太想看到你啊!你被制片强行安插进来跑龙套,黄导已经不满了,你演技浮夸就算了,还砸黄导的头,雷剧导演也是有小脾气哒。

章礼和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虽然家教良好,但被宠得有些天真,偶尔会不懂得看人脸色(因为基本上是别人看他脸色),副导演让他走,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体会这层意思。

易高朗却是看出来了,眉头微蹙,又是一个菜刀眼扫副导演的胖脸上。自家捧着供着的小少爷被人给嫌弃了,他当然不开心。

副导演头皮炸了,眼观鼻鼻观心,多一丝表情都不敢做——这个小章的助理眼神好可怕,好凶TAT

“阿贵,咱们先回去吧。导演应该是没啥大碍的,副导演在这里看着就行,若是有问题,他会打电话的,到时咱们再过来。”易高朗说着看向副导演。

副导演忙不迭的点头,“对啊对啊,我在就行,你们回去吧。”

易高朗都这样说,章礼和不再坚持,和副导演说无论导演有事没事都请他打电话告诉自己一声,便离开了医院。

副导演目送他俩离开,在心里腹诽:小章叫阿贵?那名字就是章贵?这名字一听就红不了,啧啧。

回去的路上,易高朗开车,章礼和坚持要坐副驾驶,让智脑给两位爸爸发信息告知“今天提早收工回家吃午饭”后,他靠着椅背长长叹息:“估计这个角色黄了。连龙套都没机会演,感觉人生好艰难。”

易高朗听了,嘴角不停抽搐。

你章礼和还敢说人生艰难?那全世界其他八十多亿人要怎么活?

章礼和姓章,对,就是炎国顶级世家章家的那个“章”,炎国现任总统是他大伯,他爷爷曾经也是炎国总统,还有他的爷爷的爷爷也是炎国总统,炎国建国至今共有四十人坐上总统之位,章家就有十人。

多年前,时任炎国总统的邵元邵大神推动了同性婚姻法案落地,炎国承认同性婚姻受炎国《婚姻法》以及最高《□□》保护,这件事百年过去了还在被人拿来讨论或抨击。

对立派系的人死咬着“同性婚姻是降低国家生育率的元凶”这个命题,与邵家、章家、卓家、崔家、李家为首的利益集团分庭抗礼。

就在二十五年前,炎国科研取得了重大突破,一举攻破了人造子宫和染色体复制技术。简而言之,就是可以通过科学技术的手段实现人工同性繁殖,孕育出的孩子同时拥有同性夫妻双方的基因,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但这项技术历经二十多年,普及程度依旧并不高,原因之一是费用昂贵,其次成功率也不太高。

如同一百多年前人类做试管婴儿一般,这项技术的成功率更低——不到20%,条件一般的家庭是无法承受一次又一次失败的负担的。

章礼和是幸运的20%,但也用了三年的时间、手术了二十多次、花费了四千多万才得了这么一个孩子,全家人当然是如珠如宝的呵护着,那真真是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要。

被宠着长大顺风顺水的人,竟然好意思说自己的人生好艰难?!

要不是舍不得,易高朗真想一个爆栗把章礼和的头敲个包出来。

易高朗是章家的养子,是章礼和爸爸章廷锡的老战友的遗孤,易父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易母撇下儿子坚决改了嫁,章廷锡知道后费了很大功夫才拿到易高朗的监护权。

他五岁开始在章家生活,见证了两位养父和章、桂两家对章礼和的期待,以及一次次失望,他想,弟弟or妹妹来得不容易,他一定要好好爱护。

易高朗的确很宠弟弟,哪怕弟弟感慨“人生艰难”让他槽多无口,却也非常配合的安慰道:“这个角色也就两句话,还是部雷剧,导演还只欣赏面瘫演技,咱们不稀罕。再去试镜其他角色,总有慧眼识珠的导演的。”

“真的会有导演慧眼识珠?”章礼和星星眼。

易高朗郑重点头,章家人最大特点就是“帮亲不帮理”,简称护短。

章礼和一秒收起苦瓜脸,美滋滋的打开智脑看小说。

“阿贵,在车上不要看智脑,对眼睛不好。”易高朗提醒。

智脑用的是全息屏,虽然生产商一直强调自己生产的全息芯片有自动调节亮度和降低蓝光的功能,可近视的人还是那么多。

“哦。”章礼和乖乖的关掉智脑,无聊的东看西看。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男人忽然出现在他们车前,车子急停,男人也倒在了地上。

章礼和一脸懵逼的看着车前方,“朗哥,咱们这是遇见……碰瓷儿的了?”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经年未醒《戏精的日常》点评:故事完整,文笔流畅,人设丰满,情节曲折动人,强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戏精的日常小说[经年未醒]在线试读

改,马上改。章礼和拿自己爸爸没办法,抗.议多次都毫无用处,他之后就意思意思的程序化抗.议一下,并不认真。桂琰端着刚出炉的草莓蛋糕从厨房出来,章廷锡见到,立刻起身过去接过蛋糕,他也不客气,把蛋糕交给老公,自己坐到宝贝儿子身边,摸摸头问:“阿贵,怎么了?不高兴的样子?”可爱得贵宝宝生自己气了,那还了得。所有人都改了口,唯有章爸爸执念太甚,坚决不改,一定要叫“贵宝宝”。章礼和难为情:“那个……我把导演给打了……”夫夫俩:“……”...

2019-09-03 07:27:29

爆狙老攻之后[电竞]小说[哆啦G梦]在线试读

阿拉索:“……食屎吧!”大飞插嘴,叹气道:“每次直播卖产品,粉丝们都说我们SOE4电子竞技俱乐部是一个大型网络推|销团伙!老邝你净整这些没用的玩意儿干嘛?我说还不如多练练枪,打打天梯。”邝泉心中苦:“……对,你说的都对……”言识不置可否:“没办法,石头们的反响貌似还不错,直播间有一片祥和。听说你的键盘没有我的耳机卖的好,这是不是真的?”言识偷笑,默默地拿出了手机,开始刷淘宝,他记得俞尧的水杯好像找不着了,打算给他拍一个。孔昀突然道:“基地到了。”俞尧之前并不是PUBG的职业选手,而是OW的职业选手,所属K...

2019-09-03 07:27:29

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小说[故人行知]在线试读

“我知道。”他点头,抱臂笑道:“所以,你如今不是暂时停止了绝大多数的活动,专心来学习了吗?”月色朦胧照楼台,窗前一盏琉璃灯笼上裹着水红色的轻纱,月光落在那片轻柔上都染了红艳。没有人说话,徐山暮望着万里游已经闭上的双眸,不禁叹了一声,又将书翻开。万里游也存心恶心他:“暮暮啊,不是所有人和都你一样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看法的。”他冷静异常的回答道:“童星出道,我从小就看过太多有才又能的人,所有人几乎都比我强,可我依旧莫名的拥有了如今的一切。”这是他的烦闷:“可……你知道的,我想让别人承认我,不是因为年资,颜值,而是...

2019-09-03 07:27:29

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小说[路八千]在线试读

触底反弹,现在这么疯狂的全网黑,所有人对他的印象已经达到了最低谷,那么一旦发现他的性格闪光点,就能非常容易的吸粉,再加上他现在黑得不能再黑,也不用再设计什么非常纯白正面的形象,即使以后行为有些瑕疵,也不用担心人设崩坏被疯狂反扑。“这些……”经历过选秀,楚翊非对很多圈内的术语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些意思他都懂,楚翊非眉头轻皱,“和我完全不一样。”“另外,我不喜欢和徐顾言捆绑……”楚翊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凛打断了。楚翊非一开始在群众中的印象就不好,这是劣势,也是优势。颜值、高冷,耿直。陈凛确定了中心人设,想了想...

2019-09-03 07:27:29

沙雕发小最为致命小说[宝禾先生]在线试读

我问他为什么要用不锈钢的勺子吃,他说买冰激凌时附赠的那个木勺太小了,吃起来一点都不过瘾,所以他去厨房找了把大勺子。不过,我还是没弄明白他怎么会把舌头粘在勺子上。原来他吃了两口冰激凌之后,忽然好奇手中的不锈钢是什么味道,于是伸舌头舔了一下……(⊙o⊙)吃冰激凌可以降火?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emmmmmm吃个冰激凌都不安生……他怎么不干脆找把铲子呢?那东西更大,用来吃冰激凌更过瘾=ω=然而他的舌头又被勺子粘住了……X年1月15日...

2019-09-03 07:27:29

心不由你小说[犬升]在线试读

“没准人家是被你给吓着了,所以才出去外面透透气。”尚凝云故意开玩笑。尚凝云瞅了瞅尚明辉那身衣服,“爸,我之前不都跟你说了嘛,让你像平时那样就好了,你偏不听,非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瞧你现在这扮相,穿的跟个老骚货一样。”尚凝云耸着肩膀,偷偷把脸别过去做了个鬼脸。直到他走出家门之后,尚明辉才开口问:“家里不是有跑步机吗?”尚明辉把她的话当真了,听完以后有点沮丧,他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小女儿,“你说我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我觉得他好像...

2019-09-03 07:27:29

W组9号小说[噗噜]在线试读

卫尽锋那边没有回应,不妨碍唐欣自己思维活跃。她很喜欢卫尽锋,想要了解卫尽锋的一切,不仅是因为卫尽锋人长得好,而且还因为他是卫君行的儿子。她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度过一生,不想以后也像父母一样,四十多岁了还要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她爱卫尽锋的人,也爱卫尽锋背后的权利和阶级,两者对她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卫尽锋当时正在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和从前那个草根时代大不相同了,年轻人能够成功白手起家的寥寥无几。唐欣家里是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还完房贷。照这个趋势下去,唐...

2019-09-03 07:27:29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小说[黑猫白袜子]在线试读

霍铮愿意给他留下联系方式,大概多少能证明,接下来他还是有可能跟对方继续接触下去的?瓜叽……稍稍有些语无伦次的何云舟并不知道,自己自以为小心的那一眼窥探,还有之前那明显的开心,在花丛老手霍铮的眼里却明显地近乎刻意。哪怕在何云舟迅速收回目光之后,霍铮依然意味深长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按照正常的规律来看的话,在短暂的交集之后,恐怕霍铮和他接下来一辈子也不会有交集。不过现在,这个“正常规律”被霍铮自己打破了。何云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再一次看了霍铮,在那银灰色的毛发和碧绿的眼眸引入眼帘的瞬间,他心脏的跳动又开始乱了...

2019-09-03 07:27:29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禅梵生]在线试读

男生沉默了片刻,随后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礼盒,黑色天鹅绒包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光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这进的到底是个什么班啊。听他这么一说,郑执走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微微躬身往桌肚瞅了眼。他话中的未尽之语是“怎么这么快就选出老大了”。郑执被他的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接着郑执又看了看紧挨着的另一桌,两个座位上都没有人,很方便观看。郑执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2019-09-03 07:27:29

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2019-09-03 07: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