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小说[故人行知]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知道。”他点头,抱臂笑道:“所以,你如今不是暂时停止了绝大多数的活动,专心来学习了吗?”月色朦胧照楼台,窗前一盏琉璃灯笼上裹着水红色的轻纱,月光落在那片轻柔上都染了红艳。没有人说话,徐山暮望着万里游已经闭上的双眸,不禁叹了一声,又将书翻开。万里游也存心恶心他:“暮暮啊,不是所有人和都你一样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看法的。”他冷静异常的回答道:“童星出道,我从小就看过太多有才又能的人,所有人几乎都比我强,可我依旧莫名的拥有了如今的一切。”这是他的烦闷:“可……你知道的,我想让别人承认我,不是因为年资,颜值,而是

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小说章节试读

[无CP向] 《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作者:故人行知【完结】

文案: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但是却磨得很细。——《月亮与六便士》毛姆

被当做残次品流放分校的许轻舟在分校认识了十一个人。

原本总校的ace徐山暮,童星万里游,惊鸿仙子若惊鸿,人生赢家薛帆远,影帝的儿子陶忘言,努力者李圆知,习惯伪装自己的黄川晖,陷入绝望的岳承恩,愧疚而活的何之,佛系少年郑南冠,无法歌唱的楚云端。

一切的好奇是从一张成绩表开始。

满分与0分相交的统计成绩表。

每个人都有极为擅长的领域,同样的也有彻底放弃的领域。

许轻舟明白这些人被分派来这里的原因。

因为这里的人都是‘残缺品’

可他更不明白的是……

自己从小到大从未从第一的宝座上跌下去,自己也会被当做‘残次品’

徐山暮却笑着告诉他,你确实是残次品。

于是,故事从这里开始。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励志人生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山暮,万里游,若惊鸿,许轻舟,陶忘言,薛帆远,岳承恩,何之,楚云端,郑南冠,李圆知,黄川晖, ┃ 配角:配角姓名 ┃ 其它:追梦少年?

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空降兵

空降兵

我是准备踏上怪石嶙峋的山崖,奔赴暗礁满布的海滩的。】——《月亮与六便士》

盛夏就是那半随流水半随阳的闲散日子,桑叶繁盛在艳阳之下,翠潋的样子好似下一秒便会裹上炙热焚烧殆尽,明明已经是九月,却还是留有三伏旱然之气,云霓不现身,徒留烈日高悬。

都说蝉鸣自有深意,如今听来只有烦闷感。

这人在夏日啊,如同身处闷盒,便是喝下一杯苦涩的黄连汁,也生不出半分叫苦的心情来。

不过……万物都有例外。

南郡学院的分校门前有一只石狮子,绿意满身,爬山虎是那石狮子的新衣,叫他掩了那份原本的威严,多了几分翠色所形成的清凉感。而另外一只在岁月之中被破坏,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石墩,如今那石墩上正蹲着一个人,看着年岁不大,眉眼弯弯。

“你就许轻舟吧。”

有人点头。

那少年从石墩下跃下,一身清减的运动装带着少年气:“我是薛帆远。圆知说你今天会过来叫我在门口等你。”

少年熟络的接过他手里两个行李箱中的一个,欢天喜地的领着他往校园里走。

正是夏日,红砖绿藤的学院带着几分清凉之意,他跟着薛帆远穿过紫藤栏架,行到教学楼前。

“大家都在教室里面呢,先去打个招呼吧。”

少年有点□□直接拎着他的行李往楼道里跑。

他并不着急,只是那少年跑的很快,没一会儿就失了影子。

教室内正在打闹的人,被薛帆远的推门声惊着,一个二个叫嚣着叫他小点声。

欢腾的少年才不理会他们的不满,咧嘴顽性笑道:“喂,我可是把那位空降兵带过来了。你们不是好奇人家有什么本事,能免了入学测试,直接入校?”

“他不是这次作曲大赛的第一嘛?学校把他弄过来理所当然吧。”陶忘言跃到他身边,拍着少年的肩膀:“我说你怎么突然不见了,原来是去找新同学了啊。”

他挤兑挤兑的把人的手推开:“李圆知叫我去的,又不是我主动请缨。把你的猪蹄子给我拿开。”少年小心的往后看了看,发现许轻舟距离他们不过十几步的距离。

连连回头对班级众人道:“人可是来了啊。你们就不好奇,他除了作曲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技能了? ”

倒是有几个人生出两三分好奇感。

首当其冲的便是站在门口的陶忘言,他探头看了一眼,只见阳光绿意下提着箱子而来的少年俊美有余,眉眼之间还隐隐的藏着几分不可忽视的霸气。

他又将脑袋收回,对着教室里正在等情报的孩子们比起大拇指:“帅的。”

最皮的那个黄川晖正盘膝坐在桌子上,挑着眉毛,一脸坏笑道:“你们说,他会rap吗?”

“我比较关心他会不会跳舞。”郑南冠捏着下巴细细思量着。

素来温和的何之也憨然一笑:“会作曲,应该歌也不错吧。”

有挑衅的气息在面前漫开,许轻舟提着行李箱,站在那气息的发源点,学生聚集的教室门口。

“新来的。”有人开口。

盘膝坐在桌子上的黄川晖仰首挑眉道:“有兴趣玩一下吗?”

许轻舟本就心高气傲,对这种并无恶意的挑衅之气感兴趣,所以半靠在门框上,笑问:“玩什么?”

都是少年意气,那边的何之憨然问道:“你擅长什么?”

“我没有什么擅长的。”他将行李放在一旁,眉眼生威:“什么都能做好。”

“挺狂啊你。”楚云端一双月牙眼都笑了出来,颇为赞赏的目光。

许轻舟傲然点头:“不狂?怎么好意思做空降兵?”

他听到了这些人给他的称呼,空降兵,还不错,有意思。

一阵喧闹。

舞室之中流畅舞动的身影,时而传来的节奏感,时而高歌的动静。

每当一样东西停下,便传来欢呼声。

当那阵欢呼声过去之后。

额边尽是汗水的少年们欢然一笑,对他伸出手道:“欢迎入伙,空降兵。”

他伸手一拍,仪式尽落。

许轻舟跟着他们回到教室前,提起自己的行李,望着身边正在闲聊的众人问道:“我的宿舍在哪?”

那领他进门的薛帆远正要说话,门外便传来另一个清亮的声音:“叫你带人去宿舍,你倒好给人领到班级来了。”

“圆知,大家只是很好奇许轻舟而已,我这是为大家谋福利。”他挣扎的叫嚣。

“闭嘴吧你。”简短的微斥,李圆知收起了嫌弃的表情,面上浮现温和的笑意,带着几分与他本身清秀长相不符的成熟感:“我是李圆知,是班长,我带你去宿舍吧。今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许轻舟对面前温雅的少年点头,随他离开。

篮球场上有篮球跳动的声音,许轻舟看去,发现是个认识的人。

“万里游。”他一愣,那边正在打篮球的少年听到动静也转过身,对着他们的方向随意的一招手,目光在许轻舟身上停留了两秒,又转身投入到篮球之中。

李圆知习以为常的解释道:“他虽然是明星,但是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今年他暂缓演绎事业,会经常在学习,以后就是同学了。”

“这样啊。”

万里游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人坐在一旁的树荫下,手边有四五本书,还有些矿泉水,安静又俊逸,莫名的还看出两三分的懒散。

许轻舟想要问那正在看书的人是谁,垂眸去看李圆知,发现他的目光也正落在那有些懒散的少年身上。

这种目光……

他认识。

仰望强者的酸涩目光。

学院里面一处飞檐翘角的中式古典建筑,李圆知指着那建筑道:“这是我们学校的礼堂,不过咱们分校加上你一共也就十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用礼堂的必要,现在这里是古典舞的练习室。”

“古典舞?”他方方有困惑而出,便听到那屋中传来的琵琶之声,还隐隐伴着萧声。熹光之中有一身影通过窗户朦胧现出,动人心弦。

见他怔楞,便解释了:“跳舞那个叫做若惊鸿。”李圆知微笑着,犹豫着开口:“全国职业舞蹈大赛的冠军,全国第一。”

“那他……怎么会在分校呢?南郡的总校才是真正的培训之地吧,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既然是最强的那个?”

李圆知耸肩:“听说是冷暴力吧。学校心疼他,便叫他寻个喜欢的地方自己练舞。大校那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容得下他一枝独秀?”

上楼,转弯,入眼的是与老旧楼道不合适的双门大冰箱,再之后就是一行宿舍。李圆知带他走到第二间,拿着钥匙打开门:“你和郑南冠,若惊鸿一个宿舍。”他亲切的解释着:“原本是四个人住的,因为人少,大家就说三个人住一间。”李圆知指着书桌上的钥匙和饭卡道:“那是你装备。行了,你自己先收拾一下吧。食堂就在礼堂旁边,饿了就自己去买东西。”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张主任那边叫我过去开会。我就先走了。”

许轻舟点头,宿舍里倒是没有酸臭味,各个东西都码放整齐,柜上除了一点灰尘之外并无其他脏乱,看来他的两个室友都在安静范畴内。

他很满意。

那边的李圆知却又想起什么,从怀里的文件夹上取出两页纸:“你来的不算巧,下个月期中考试,搭档形式,你自己找个伴吧,校内校外的都可以。”

两张纸落在他手里,那边的人如飞鸟急忙转身离开。连他口中欲出的谢意都没有听到。

又恢复了静然,除了远方飘来的似有若无的竹笛声和近在窗外的蝉鸣,整个宿舍泛着冷漠感。夏日的活跃被窗户挡住,他打开电风扇,坐在椅子上休息,顺便细读着方才李圆知给他的两张薄纸。

第一张倒是简单,只说了考试的内容和方才李圆知告诉他的没什么两样,两人一组,歌舞表演,搭档不限。

他匆匆扫过,视线停留在第二张纸上,将那张成绩表上下又看了好几遍,瞳孔都不可抑制的收缩着。

放下那份成绩表,他竟然发现自己额上冒出一层薄汗。

他不禁为自己的失态感到好笑:

“这个学校的学生,都是些什么人?!”

宿舍收拾好正巧是放饭时间,他从宿舍楼上走下,门前数棵茉莉,正值夏日,那茉莉的清香款款而来,沁人心脾。越过树荫和树藤,行到阳光之下,他目光若及之处站在一个少年,少年一身砖红色宽松的衬衣,眉眼深邃正对着不远处的篮球场挥手,一笑生花。

翠色攀升的绿藤青叶在他身后,他面上镀了一层朦胧金灿的阳光,柔和若晴,仙气四起,似是下一秒便要随风而去。

许轻舟见过许多好看的人,他自己本身就极其好看的人,只是面前那红衣少年的气质叫他自愧不如。

他记得方才李圆知和他介绍过这个人,若惊鸿。

很好听,又很特别的名字。

确实惊鸿入耳,惊鸿一面。

那边的若惊鸿察觉到视线,迷茫的回过头,面上还带着未消下去的笑容,手也还好好的举着,他稍稍转身……像是在和许轻舟挥手,下一瞬那人面上的迷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灿烂的笑意,他唤出声:“你就是那个新来吧。”

他踏着阳光往许轻舟身边跑去。

以单纯的眼光打量着他,而后伸出手,灿然一笑:“你好。我是若惊鸿,以后就是室友了,多多指教啊。”

许轻舟并未被他吓到,对他自来熟的状态倒是生出几分好感,握住他的手,自我介绍道:“嗯,许轻舟。多多指教。”

篮球场的门被推开,伴着树叶之海走来的二人,面上都带着笑意。

万里游那双桃花眼看谁都带着情谊,倒也是友好。因为经常在电视上瞧见此人,许轻舟对他也无半分陌生感,稍作介绍也算是认识了。

那位懒散打着哈气的白衣少年也弯着眼眸向他问好,笑起来时嘴角的梨涡浮现,清雅无双。

徐山暮,他的名字。

食堂中早是一片喧嚣。

许轻舟跟在他们身后,只看到那若惊鸿待谁都熟络的很,一进门便和薛帆远,陶忘言他们几个打闹起来,一时间喧闹声更大了一些。

他不禁蹙眉,实在太过吵闹。

万里游和徐山暮似是熟悉了这样的场景,淡定的拿着饭盆去打饭。他跟过去,学着他们的样子开始打菜吃饭。

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吃了一半才抬头去看对面的人,若惊鸿抱着一盆子青菜和西蓝花在他对面大口大口的嚼着,吃饭的同时还不忘和身边的黄川晖吵昨晚洗衣服时多用的一勺洗衣液。

“他们跳古典舞的孩子不能乱吃东西的。”徐山暮坐在他身旁,打着哈切道:“为了保持体重,而且他快要比赛了。更要保持体重了。”

许轻舟眯着眼睛看过去:“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想问什么全都写在脸上了,还要我猜吗?”他依旧是那副懒散的模样,连汤汁粘在唇边都没有发现。万里游顺手就拿纸给他擦了,而后一脸无辜的笑道:“凡人不要去揣测天才的想法。”

许轻舟抿唇,不再言语。

第二章 期中开始找搭档

找搭档

一行人吃了饭,就往宿舍楼里跑,除了要回去礼堂练舞的若惊鸿。

宿舍一楼放着一袋猫粮还有各□□罐头,黄川晖和薛帆远两个人拿着猫食盆对着花丛喵了很久,数十只猫咪从草丛中跳出来。

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看着阳光下的……额?

人与自然。

“那些猫都是他们养的,打了疫苗了。”徐山暮站在他身侧笑道:“不过宿舍楼里面不能养,帆远他们就把喵咪养在外面了。”

许轻舟点头,并无多问的打算。

转身去看操场上正在打篮球的一组人,又去看在喂猫的一组人,又看转身往宿舍楼的一组人。他不禁蹙眉。

“很不像个学校对吧。”

“嗯。”

“不过这里挺好的。”他眉眼弯弯。

许轻舟不解的看去,心中的困惑还未出口,那边的徐山暮便抱着书,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那边靠在树影下的万里游,转头去找人,瞧见之后走上前拉过徐山暮,笑问:“我下午跑活动,你要跟去看看吗?慈善晚会。”

徐山暮晃着手里的工具书:“不去了,我今天的量还没有看完。”

大明星那双桃花眼暗了下来,只点头道:“好吧。”

门外有人走来,急急忙忙的,口里还不断的说着焦急的话,大明星坐上黑色的保姆车,很快的消失在校门外。

徐山暮提着书往图书馆去,许轻舟追上去:“我还没去过图书馆,能一起吗?”

透着懒散的清雅少年仰首看了他一眼,梨涡浮现:“路就在你面前,去不去是你的事情。”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许是那张成绩表太过让人在意,许轻舟忍不住发问。

“为新同学排忧解难是我的荣幸。”

“这个学校的学生,为什么成绩差异那么大?”

“成绩差异大?”他觉得这样的说话很新鲜,望天绿影,欢然一笑:“这叫术业有专攻才对吧。”

“擅长能拿满分,不擅长的就是零分?”他不解:“少说有四五个人的成绩表上就有零这个数字啊。”

“那又怎么样?这不是代表他们在专业上的成就很高吗?”他理所当然的开口。

听着他满不在乎的话语,他有些怒意在眉宇升起:“抱歉,我很认真的在问你。”

“我也很认真的在回答你。”徐山暮耸肩,眉宇淡然依旧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你觉得我在敷衍你?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在意这些?”

“我……”

不等他回答,那边的徐山暮提前开口:“你很像知道学校为什么会把你派到分校来?不是总校?以你的成绩哪怕是进入总校也能称王,对嘛?”

他不掩饰,傲然的浅笑着:“是。”

徐山暮依旧是那副懒散的模样:“所以才会把你派到这个学校来吧。”

“什么意思?”

“总校那些人啊,平均分都很高,也就是说各项都发展的很均衡,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孩子,每门功课都在85以上。”他笑的比春风和煦,语调却极为冷静,淡然的分析之间带着尖锐的明朗:“可是……总校没有一个人能拿满分哦。”

一阵疾风带着夏日的热气袭来,闷出一额角的汗水,许轻舟半晌没有说出话。

少年的白衣被风卷起,碎钻闪耀般的光点在他眼中点点浮现,梨涡浅漾清雅无双:“这个学校的里的人都各自为王,我不知道学校把你送来这里的意义,只是……也许他们对你有很特别的期待吧。”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故人行知《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破碎微光中少年们随风起舞小说[故人行知]在线试读

“我知道。”他点头,抱臂笑道:“所以,你如今不是暂时停止了绝大多数的活动,专心来学习了吗?”月色朦胧照楼台,窗前一盏琉璃灯笼上裹着水红色的轻纱,月光落在那片轻柔上都染了红艳。没有人说话,徐山暮望着万里游已经闭上的双眸,不禁叹了一声,又将书翻开。万里游也存心恶心他:“暮暮啊,不是所有人和都你一样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看法的。”他冷静异常的回答道:“童星出道,我从小就看过太多有才又能的人,所有人几乎都比我强,可我依旧莫名的拥有了如今的一切。”这是他的烦闷:“可……你知道的,我想让别人承认我,不是因为年资,颜值,而是...

2019-09-03 07:27:19

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小说[路八千]在线试读

触底反弹,现在这么疯狂的全网黑,所有人对他的印象已经达到了最低谷,那么一旦发现他的性格闪光点,就能非常容易的吸粉,再加上他现在黑得不能再黑,也不用再设计什么非常纯白正面的形象,即使以后行为有些瑕疵,也不用担心人设崩坏被疯狂反扑。“这些……”经历过选秀,楚翊非对很多圈内的术语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些意思他都懂,楚翊非眉头轻皱,“和我完全不一样。”“另外,我不喜欢和徐顾言捆绑……”楚翊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凛打断了。楚翊非一开始在群众中的印象就不好,这是劣势,也是优势。颜值、高冷,耿直。陈凛确定了中心人设,想了想...

2019-09-03 07:27:19

沙雕发小最为致命小说[宝禾先生]在线试读

我问他为什么要用不锈钢的勺子吃,他说买冰激凌时附赠的那个木勺太小了,吃起来一点都不过瘾,所以他去厨房找了把大勺子。不过,我还是没弄明白他怎么会把舌头粘在勺子上。原来他吃了两口冰激凌之后,忽然好奇手中的不锈钢是什么味道,于是伸舌头舔了一下……(⊙o⊙)吃冰激凌可以降火?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emmmmmm吃个冰激凌都不安生……他怎么不干脆找把铲子呢?那东西更大,用来吃冰激凌更过瘾=ω=然而他的舌头又被勺子粘住了……X年1月15日...

2019-09-03 07:27:19

心不由你小说[犬升]在线试读

“没准人家是被你给吓着了,所以才出去外面透透气。”尚凝云故意开玩笑。尚凝云瞅了瞅尚明辉那身衣服,“爸,我之前不都跟你说了嘛,让你像平时那样就好了,你偏不听,非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瞧你现在这扮相,穿的跟个老骚货一样。”尚凝云耸着肩膀,偷偷把脸别过去做了个鬼脸。直到他走出家门之后,尚明辉才开口问:“家里不是有跑步机吗?”尚明辉把她的话当真了,听完以后有点沮丧,他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小女儿,“你说我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我觉得他好像...

2019-09-03 07:27:19

W组9号小说[噗噜]在线试读

卫尽锋那边没有回应,不妨碍唐欣自己思维活跃。她很喜欢卫尽锋,想要了解卫尽锋的一切,不仅是因为卫尽锋人长得好,而且还因为他是卫君行的儿子。她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度过一生,不想以后也像父母一样,四十多岁了还要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她爱卫尽锋的人,也爱卫尽锋背后的权利和阶级,两者对她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卫尽锋当时正在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和从前那个草根时代大不相同了,年轻人能够成功白手起家的寥寥无几。唐欣家里是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还完房贷。照这个趋势下去,唐...

2019-09-03 07:27:19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小说[黑猫白袜子]在线试读

霍铮愿意给他留下联系方式,大概多少能证明,接下来他还是有可能跟对方继续接触下去的?瓜叽……稍稍有些语无伦次的何云舟并不知道,自己自以为小心的那一眼窥探,还有之前那明显的开心,在花丛老手霍铮的眼里却明显地近乎刻意。哪怕在何云舟迅速收回目光之后,霍铮依然意味深长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按照正常的规律来看的话,在短暂的交集之后,恐怕霍铮和他接下来一辈子也不会有交集。不过现在,这个“正常规律”被霍铮自己打破了。何云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再一次看了霍铮,在那银灰色的毛发和碧绿的眼眸引入眼帘的瞬间,他心脏的跳动又开始乱了...

2019-09-03 07:27:19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禅梵生]在线试读

男生沉默了片刻,随后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礼盒,黑色天鹅绒包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光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这进的到底是个什么班啊。听他这么一说,郑执走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微微躬身往桌肚瞅了眼。他话中的未尽之语是“怎么这么快就选出老大了”。郑执被他的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接着郑执又看了看紧挨着的另一桌,两个座位上都没有人,很方便观看。郑执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2019-09-03 07:27:19

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2019-09-03 07:27:19

冬日倒计时小说[藤花琅]在线试读

她长得很漂亮,时星长得像她。她就这么自私的把自己先送走了,没管她在泥淖中挣扎的孩子。唯一留下的是那本日记。最后一篇是九月十三日——她自杀的那天。时星发现的她。她死的时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瘦骨嶙峋了,闭着眼睛,手交叉虔诚的放在腹部,躺在床上,嘴唇抹了最明媚的口红色号,死的时候依旧光鲜亮丽。如果说,之前妈妈还在的时候,他好歹能过一些好日子,但妈妈自杀死后,时星再也没见过光。哭喊,呻吟,翻滚,肉色。...

2019-09-03 07:27:19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小说[红口白牙]在线试读

李破星拿起际修的衣服嗅了下,在他右臂的位置上发现了一丝血迹。际修:“刚刚不小心蹭破了些皮。”李破星又闻了一下:“香气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味道极淡,却奇异地勾人地很。“这是什么?”际修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也闻到了一种香气。...

2019-09-03 07:2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