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小说[路八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触底反弹,现在这么疯狂的全网黑,所有人对他的印象已经达到了最低谷,那么一旦发现他的性格闪光点,就能非常容易的吸粉,再加上他现在黑得不能再黑,也不用再设计什么非常纯白正面的形象,即使以后行为有些瑕疵,也不用担心人设崩坏被疯狂反扑。“这些……”经历过选秀,楚翊非对很多圈内的术语有了大概的了解,这些意思他都懂,楚翊非眉头轻皱,“和我完全不一样。”“另外,我不喜欢和徐顾言捆绑……”楚翊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凛打断了。楚翊非一开始在群众中的印象就不好,这是劣势,也是优势。颜值、高冷,耿直。陈凛确定了中心人设,想了想

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小说章节试读

《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作者:路八千【完结+番外】

文案:三十六线小歌手楚翊非美颜盛世,偏偏他一心只想靠才华。在一次节目中diss国际歌神后,被全网黑要他滚出娱乐圈。

楚翊非痛定思痛,从歌手转型演员,以脸服人。

网友:肯定是个没演技的小鲜肉。烂片预定,不看,滚!

后来……

每个黑过楚翊非的人都跪着给他道歉,疯狂为他打call:啊啊啊啊最年轻的四料影帝了解一下!!!

小剧场

某乎:粉丝撕逼,真主关系却很好的明星有哪些?

某国际歌神实名回答:谢邀,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娃娃亲。

食用需知:1.温柔腹黑歌神攻VS清冷未来影帝受。

2.受颜值爆表,攻红遍全世界,金手指巨大,苏苏苏苏苏。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翊非,徐顾言 ┃ 配角:一干吃瓜群众 ┃ 其它:

第1章

选秀节目《歌唱少年》最后一届完美落幕,冠亚季军三人都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特别是季军楚翊非,年龄只有22岁,不过是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大学生。

楚翊非站在拥挤的小化妆间门口,静静看着冠军和亚军化妆,冠军是个浓艳的美人,原本精致的五官隐藏在厚重的妆容下,红唇惑人,大波浪的长发精致又慵懒,更显艳丽。

而亚军则是一个模样爽朗的青年 ,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穿着紧身衣,八块腹肌隐约可见,笑起来的时候咧开嘴角,露出雪白的八颗牙齿,正与化妆师说笑。

两个女化妆师被亚军的俏皮话逗得发笑,几乎画歪了冠军的眼线,冠军红唇一撇,毫不掩饰眼中的不屑与嘲讽:“你们就不能好好化妆吗?差点戳进我眼睛里,没人教你们在娱乐圈工作最忌讳犯花痴吗?”

此话一出,化妆间里顿时安静,两个女化妆师对视一眼,亚军笑嘻嘻的打圆场:“她也不是故意的。”

给冠军化妆的女化妆师勉强抿唇一笑,为冠军的侧脸打上阴影:“好了。”

亚军也化好妆了,他认认真真打量镜子中的自己,偏头对化妆师说道:“小姐姐,帮我再在酒窝打点阴影吧,我的酒窝可是我的特色,没有酒窝我就没有特色了。”说着,还向化妆师抛了个媚眼。

冠军冷哼一声,别好耳麦离开了,路过门口的楚翊非身侧时,余光都没有留下一个。

等冠军走远了,亚军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似感慨又似指责:“她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傲气了一点。”

两个女化妆师只是脸上笑嘻嘻,没有说话,空着的那位朝楚翊非挥挥手:“季军,坐下吧。”

亚军别好耳麦,又冲着镜子灿烂一笑,确定完美无缺后,这才向两个化妆师挥挥手,离开化妆间。楚翊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按耐住扭开脸的欲望,眼睁睁的看着化妆师将粉底糊在自己脸上,僵硬着表情任由化妆师发挥。

“有什么要求吗?”化妆师问道,“你皮肤白,肤质又好,不用涂太厚,打个底就可以了。”

楚翊非没搭话。

“你们是最后一届《歌唱少年》,以后就没有这个节目啦。”已经坐在一边玩手机的另一个化妆师叹口气,惆怅道,“这个节目当年可火了,徐顾言就是靠着这个节目出道的,现在他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的,听说早就移民美国,再也不回来了。”

“徐大神啊,我当时年纪小,还偷爸爸的手机给他投过票呢,可惜只得了一个季军。”帮楚翊非化妆的化妆师也激动道,眼神亮晶晶的,“不过就算只得了一个季军,但现在最火最有前途的,还是我们徐大神,冠军季军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歌唱少年》是一个大型老牌的选秀节目,十年前时火得一塌糊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十年前的第一届季军徐顾言,如今已经远赴海外发展,在欧美音乐圈占有一席之地,外国人称之为‘东方塞壬’,在国内更是奠定神位,被封为独一无二的歌神。

只是歌神徐顾言已经出国七年,整整七年都没有回过一次国,无数人推测他早就移民了。

而《歌唱少年》经过十年的时间,不再具有新鲜性,被众多竞争力强大的新生选秀节目挤压生存空间,参加选秀的选手和观看节目的观众都已寥寥无几。

电视台打算彻底完结这个渐渐没落的项目,节目组也只能靠着‘最后一届’这个噱头稍微招揽一些人气,让念旧的观众们怀念一下青春。

按照传统,比赛的前三名,都会有一个被访谈机会,是电视台不怎么火的一个谈话节目,现在楚翊非三人就是在这个节目的后台做准备。

“好了。”化妆师没有给楚翊非画太浓重的妆,只淡淡扑了一层粉,画了个眉,她看着镜子里的楚翊非,满意点头,“底子好就是好,不用化妆都比别人化了妆更好看。”

楚翊非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一点没变,又好像哪里变了,将耳麦别好,他嘴角抿出个笑的模样,轻轻道谢:“谢谢。”

化妆师一愣,连忙摆手:“不用谢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等楚翊非走出化妆间后,听到后面的两个化妆师在谈论自己。

“你看到刚刚那个季军的笑了吗,可真好看。”

“没看到,他不是本来就好看吗,我还没看到过比他更好看更有辨识度的人,男人女人都没有……”

转过几个弯,就到了演播厅,冠军和季军已经和主持人试音完毕,正等着楚翊非,看到他走进来,冠军不着痕迹的翻了个小白眼:“怎么那么慢,快点。”说话的时候,她调整了一下衣服,将低胸小红裙扯得更低,露出白花花的胸|部。

亚军也换了几个坐姿,腰背笔直,露出最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笑出脸颊上的两个酒窝。

按照比赛名次排座,楚翊非刚好落座在最后一个,他走进来以后,习惯性打量了周围,礼貌的冲主持人露出一个微笑:“你好。”

主持人是个中年女人,容貌上却堪比二八少女,光洁的脸蛋,淡淡的妆容,几乎比对面真正28岁的冠军更年轻:“你好,你是楚翊非吧?”

楚翊非不知怎么作答,只能再抿出一个笑,算是回答。

主持人也只是习惯性客套一下,让楚翊非试音确定耳麦没问题后,就整理仪容,对镜头露出完美的笑容,说出开场白:“有一个节目,从十年前火到现在,捧出了无数的明星,有人形容这个节目是伯乐,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个节目给了所有千里马们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而发展最好的那位千里马,更是远赴海外。让我们欢迎今天的嘉宾,最后一届的《歌唱少年》们。”

镜头一摇,从冠军到亚军,最后落在楚翊非脸上,这个节目算是开始了。

冠军和季军都是能说会道的,他们和主持人你来我往,成功的将气氛炒了起来,话题从冠军亚军们的个人往事,慢慢落在《歌唱少年》身上,悲伤的钢琴声慢慢响起来,大银幕上适时的放起了十年来一届届《歌唱少年》冠亚季军们的照片。

有退出娱乐圈的,有转型影视圈的,有艰难继续唱歌的,也有因故不在了的……最后停在一张青涩的笑脸上。

“十年前的徐顾言,还不是徐大神,只是一个青涩的少年。”主持人用感叹的语调说道,“而如今的徐顾言,已经是享誉国际的歌神,欧美音乐圈唯一的黄种人。‘东方塞壬’徐大神的第一步,就起步于《歌唱少年》。”

那张脸过于年轻,约莫十八岁,眼神中却有着普通少年人没有的沉稳和坚定,只有笑得灿烂的时候,才会稍微露出属于他那个年纪的明朗和青涩。

楚翊非蹙眉看着十九岁的徐顾言,嘴角略微向下撇了撇,露出个嘲讽似的表情。

“我就是因为崇拜徐大神,才会来参加这个节目。”冠军捧着脸作出个迷妹的表情,看着照片激动道,“徐大神是黄种人的骄傲,我以后也要向徐大神学习,向世界唱出自己的歌。”

亚军也不甘示弱:“徐大神的歌唱技巧堪称完美,他的每一首歌我都听过,每一首歌都让我感到惊艳!”

楚翊非嘴角下撇的弧度更大,垂下眼睛掩盖住眼神。

“翊非好像有不同意见?”主持人注意到楚翊非的表情,将目光转到他的身上,柔和的问道。

楚翊非沉默了一小会,抬起头轻轻笑了笑:“虽然大家都说徐顾言是歌神,但我不太认同这个观点。”

在场的人都愣了一愣,就连节目组的导演都看向了楚翊非。

“只不过是国人崇洋媚外的心理,觉得外国的就是好的,徐顾言在外国发展所以实力被严重高估。”来到这个节目第一次,楚翊非说了一个长句子,说完后又意犹未尽的继续补充。

“徐顾言最近几年的专辑越来越模式化,没有任何突破,以前的灵气也没有了,只剩下匠气。

他的技巧和演唱功底更好了,可是唱出来的歌曲都极其平淡,没有感情,就像是被虫子蛀空了的大树,除了空洞什么都没有。

他现在除了娴熟的技巧和得天独厚的声音,没有任何值得为人称道的地方,他早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情感。没有情感,再炫技的技巧,都是没有灵魂的歌曲,只能让人觉得他技巧过人,却不会引发灵魂共鸣。

所以虽然国内鼓吹他是歌神,但是在国外,他根本没有资格获得格莱美,提名那么多次,却一次都没有获奖。”

楚翊非一口气说完后,演播室一片寂静,冠军精致的妆容被略微扭曲的表情破坏,亚军也露出一脸惊愕,就连见多识广的主持人都愣了一会儿,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了导演。

导演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抬手示意继续。

这个节目不温不火很久了,来上这个节目的也都是些籍籍无名的三线以下小艺人,有通告他们就会觉得感恩戴德,整个录制过程从无爆点。

这次难得有个人这么直白,上赶着送热点,不要白不要。想到这里,导演笑了起来,反正,被黑的只会是艺人。

等到节目后半程,话题中心已经完全转到了楚翊非身上,冠军和亚军勉强维持住脸上的表情,亚军还好些,冠军鼻子都快气歪了。

节目录制结束后,楚翊非没有去化妆间卸妆,直接拿着自己的东西就离开,走到自己的小电瓶车旁时,身后有脚步声急急追了过来。

“楚翊非!你站住!”冠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你简直太不要脸了,为了博镜头这么使手段,亏我以前还以为你不争不抢……楚翊非你站住!你不许走!我告诉你,徐顾言可是国民歌神,你镜头是多了,你信不信明天你就会黑遍全网络!”

眼睁睁看着楚翊非骑着小电瓶车开走,冠军气得跳脚,细细的高跟鞋鞋跟不堪重负,一下子断了,她扭了一扭,险些狼狈摔到在地,她急急忙忙站起来,整理上面露胸下面露大腿的性感小红裙,环顾四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目光一转脸色更黑。

亚军正看着她笑得开怀,见她注意到自己,亚军耸肩:“来混娱乐圈的有几个真不争不抢的,你觉得他不争不抢,还不是因为他抢不过。”

这不是有机会了,立刻加倍还回来了吗。

冠军咬了咬牙,表情狰狞:“这个贱人,真TM豁得出去……”话说了一半,她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表情立刻变了,接起电话的声音又甜又软,“老公,访谈已经结束了,谢谢老公帮我争取到这个访谈机会,你要来接人家下班吗?”

亚军表情没有任何异样,只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倒是忘了谢谢李姐了……

第2章

访谈节目没过几天就在电视台播放了,节目组已经预测到收视会爆,但没想到会火爆到这种程度,他们都小看了徐顾言的影响力。

没有经过太多剪辑,楚翊非的话被原原本本的放到节目中,几乎就在节目播放后的第二天,这件事情就开始在网上沸腾。

徐顾言的路人缘毋庸置疑,就连圈子里的前辈都不敢对他轻易指点,更何况楚翊非只是一个毫无名气的小新人,甚至还没有和任何经纪公司签订合约,连帮他做公关的人都没有。

短短的三天过后,这件事情就大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楚翊非滚出娱乐圈#

#后辈大言不惭diss歌神#

#新人踩歌神上位,反被网友教做人#

一个才出道的后辈居然敢对徐大神口出恶言,别说徐顾言的粉丝,就连一些路人都看不下去,自行刷起了#楚翊非滚出娱乐圈#的话题,一连好几天都占据热搜榜首,无论打开什么软件都能看到这个话题。

楚翊非彻底火了,但凡接触过网络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他才刚刚申请的真名微博被闻讯前来的粉丝们占领,粉丝一瞬间多了几十万,他发的最新微博评论数量也达到了几十万。

最高赞是:“哪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蹭我们歌神热度#楚翊非滚出娱乐圈#”,赞数足足有三十五万。

并且这些数据随着时间增加,正在以可怕的速度递增。

楚翊非此时正在一个狭窄逼仄的办公室中,办公桌前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是一个小型音乐公司的经纪人,在楚翊非进行比赛的时候,就看中了楚翊非的潜力,软磨硬泡了许久,将楚翊非拉到了自己旗下,正准备今天签订合约。

楚翊非带好了需要签约的证件,端端正正的坐在属意他的经纪人对面。

经纪人脸上早没有了往日的灿烂笑容,他冷漠的看着楚翊非,手中钢笔轻点玻璃桌面,不紧不慢的说道:“楚先生,按照你的外形条件和声音条件,选什么公司都是绰绰有余的。现在你名气大了,我们这种小公司恐怕装不下你这座大佛……”

楚翊非捏着合同的手微微用力,捏皱了平整的白纸:“你现在是要拒签合同吗?”

面对楚翊非隐隐的指责,经纪人冷哼一声,将笔掷到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楚先生,你在没经过公司同意的时候私自炒作,现在红的一塌糊涂,也黑的一塌糊涂,你知道洗白你要花多少力气吗?你知道一个明星的黑历史有多难撇开吗?我们理解你想红,但我们小公司也确实承受不住你这种红法,还是请你另外找个好东家,让你继续这么红下去吧。”

口中虽然这么说着,经纪人目光却依旧直直的盯着楚翊非,他十分中意楚翊非的容貌,这么说无非是压一下价格而已,也让楚翊非看清自己的境地,从此以后都乖乖的服从安排。

想到认识的好几个老板都喜欢男孩子,经济人隐晦的笑了起来,只要他能把楚翊非送上去,他的事业肯定能进一大步——至于楚翊非本人,那肯定也是会被公司力捧。

楚翊非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来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直接将还没来得及签字的合同扔进垃圾桶里。

经济人脸上的笑僵住了,没想到楚翊非这么不给面子,丝毫没有考虑,就放弃了签约。

怎么回事?楚翊非不是为了红不择手段么?这肯定是他抬价的手段。经济人勉强稳住没有追上去,心里迅速思考着该怎么和他讨价还价。

楚翊非不知道他的想法,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这个小音乐公司在业内也算小有知名度,工作人员都是圈内人,他们看着楚翊非走出来,目光各异的目送他离开。

“他就是想火想疯了,居然敢踩着徐顾言上位,也不看看徐顾言什么咖位。”

“长得挺好看,可惜没脑子。”

“名声坏了,哪个公司会舍得花大力气给他洗白,还不如另外找个乖的素人包装,他基本是废了。”

“有野心是好事,野心太大也不怕撑死自己。”

楚翊非面无表情的穿过各色目光,突然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迎面而来:“你是楚翊非?”

楚翊非抬眼看她一眼。

女人看起来已经不年轻过了,约莫三十多岁,身高只有160左右,身材娇小玲珑,短发干练,表情却凌厉如刀,红色方框眼镜都遮不住她眼中的精明和打量。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路八千《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7:13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7:13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7:13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7:13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7:13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7:13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7:13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7:13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7:13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