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由你小说[犬升]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没准人家是被你给吓着了,所以才出去外面透透气。”尚凝云故意开玩笑。尚凝云瞅了瞅尚明辉那身衣服,“爸,我之前不都跟你说了嘛,让你像平时那样就好了,你偏不听,非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瞧你现在这扮相,穿的跟个老骚货一样。”尚凝云耸着肩膀,偷偷把脸别过去做了个鬼脸。直到他走出家门之后,尚明辉才开口问:“家里不是有跑步机吗?”尚明辉把她的话当真了,听完以后有点沮丧,他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小女儿,“你说我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我觉得他好像

心不由你小说章节试读

《心不由你》作者:犬升【完结】

文案:学渣沈大少不顾老爹反对,翘掉高考打算远走他乡

计划即将得逞之际被一个陌生路人给坏了好事

仔细多瞧几眼,这位路人身材性感颜值高,自己喜欢的样子他全都有

无独有偶,一礼拜后,沈少爷被自家父亲的手下强行押回学校复读,结果发现自己竟和对方成了同桌

沈少爷决定要把这人追到手

荃兴坐馆的金叵罗和已故毒枭的遗孤从此有了交集

CP:尚白 X 沈星捷

两个拥有特殊背景大少的恋爱故事,受追攻。

作者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甜宠,情投意合,破镜重圆,HE。

第1章 出逃的大少爷

墨西哥西北边境,蒂华纳

深夜里,一辆黑色轿车停靠在码头边,一名身着西装的男子熄灭引擎,离开驾驶座,随即,后座的车门被缓缓打开,另一名便服打扮,头戴鸭舌帽的少年从里头走了下来。

前来跟他们接头的渔夫此时早已在不远处那辆快艇上等候着,透过一闪一闪的电筒灯光,向他们打着暗号。

苏雷亚将手里头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密封牛皮文件袋递到尚白跟前,“机票证件和相关的手续已经办妥,全都在里头,你收好来,不要弄丢了。”

完了他又道:“那渔夫是咱们这边的人,他会载你过去加州,在圣迭戈港口上岸后,你会看见一辆蓝色的雪佛兰,这是钥匙,车牌号刻在上面,你按照手机导航开车前往机场,坐飞机到中国去找你外公。我只能送你到这儿,后面的事就得靠你自己了。”

尚白接过牛皮袋和车匙,将其收入背包中,用平淡冷静的语调问:“你不跟我一块走吗?”

苏雷亚只轻轻笑了笑,摇头,然后张开双臂,“临走前不给叔叔来个最后的告别?”

尚白二话不说,大步往前一跨,与他紧紧相拥在一块。

“离开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这里早就不安全了,你父亲生前招惹的仇家多到数不过来,他们个个都巴不得要你死。”

静默了好一会儿,尚白低声说:“知道了,你也多保重。”

和苏雷亚做了道别,尚白乘上快艇,在隆隆的引擎声伴随下渐渐远去,最后消失于黑暗夜色中。

中国,新越国际机场

“阿坤,钟仔,你俩一左一右包抄,阿康从那边绕路过去,大家都快一点!要让捷少爷通过那道安检口的话咱们就追不回来了!”

四位身穿黑色衣服的高大男子此时正满头大汗地在航站楼内奋力追赶着一名高中生,被追的高中少年迈开两条笔直的长腿,在流动的人群中快速飞奔,带起阵阵轻盈的微风。

今天是全国统一高考的日子,也是他18岁的生日。沈星捷自认不是块读书的料,高中这三年来,他呆在课室上课和他逃学的次数几乎是对半平分的,一个月前,他瞒着自家老爹偷偷报了日本千叶县的一家赛马学校,所有的行程他都已经计划好了,本打算先斩后奏,等过去日本那头安顿好之后才向老爸知会一声,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高考的前一个晚上,事情败露了。

这事怪他自己,怨不得别人,是他过于嘚瑟,以为他家老子看不懂日语就把那报名表格复印件随手乱扔在书桌上,却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栽在了那个标志着日本中央赛马会的JRALOGO上。

一怒之下的沈丹东把儿子的护照给没收丢进了保险柜里,可沈星捷哪是轻易死心的人,趁着半夜偷偷溜进保险室直接把柜子给撬了。

第二天一大早,东爷起床发现人没了,再过去保险室一瞧,这兔崽子把保险柜撬掉不说,离家出走前还故意用红色的喷漆在墙面上留下有本事就来捉我的嚣张字样,差点儿没把东爷气得爆血管。他沈丹东身为堂堂荃兴坐馆,连自家兔崽子都hold不住,这要让外人知道,他威信何在?

憋着胸口的一堵火,沈丹东给下属们放话,谁要能在沈星捷那混小子登机之前把丫给截胡,重赏十万!

“前面的人麻烦借过一下!有人拉肚子赶着上厕所!”沈星捷大声嚷嚷地为自己开路,他撒腿狂跑,时而闪躲着身边的行人,时而扭过头去朝后方张望。

眼前一位推着行李车的旅客正往他这边迎面走来,眼见闪避不及,快要撞上了,那位旅客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沈星捷反应迅敏从原地鱼跃而起,侧手反抓住推车上的拉杆箱,以此作为支点,来了个利索的前空翻躲开行人。

甭看他学习一塌糊涂,体育细胞却是出类拔萃,当他四平八稳重新落回到地面的时候,后脑勺扎着的那根小辫子一翘一翘地抖动着,跟它的主人一样得意又嚣张。

再次向后望去,沈星捷已经把追兵甩开了一大截距离,他乐呵着一边吹口哨一边给后面的家伙比了个中指,自言自语笑嘿,“谁特么也别想阻拦小爷实现梦想~”

前一秒才刚嘚瑟完,结果忘了看路,再次扭过头去时候,与刚好经过身边的人猛撞一下,沈星捷差点摔跤,他的书包被甩了出去。

对方原本戴在头顶的鸭舌帽也因为刚才猛烈的撞击而被掀翻掉落在地上,对于沈星捷的无礼举止,他什么也没说,回以了一记凶狠的瞪视。

正在赶时间的沈星捷没空搭理眼前这人,连句道歉的话也来不及说,他匆匆忙地弯腰捡起自己的书包,以最快速度赶往安检口。

当工作人员让出示护照和登机牌的时候,沈星捷把手伸进书包里摸了好一会,等他找到护照摊开一看,整个人忽然愣住,傻眼了,这护照根本就不是他的,不仅如此,这书包里面装的所有东西没有一件是他的。

登机牌和护照都对不上号,沈星捷过不了安检。这下糟了,他当初压根没发现那个和他发生碰撞的家伙竟然和自己用的是同款书包!

“完了完了……这下可要完了……”沈星捷连连摇头,嘴里不停叨念着,别无选择的他只得赶紧掉回头去追人。

此时,那位戴着鸭舌帽的男生也行色匆匆地朝沈星捷的方向走来,显而易见,对方肯定也已经发现自己的行李被掉了包。

“你拿走了我的东西。”尚白口吻冷淡,听得出他心情不太愉悦。

“给你给你,在这儿呢!”沈星捷没那个心思刨究对方的情绪是好是坏,他一心盼着早点登机,换回书包以后正要转身走人,胳膊肘突然收紧,被人一把拽住。

“怎么了?我赶时间来着。”沈星捷想把他甩开,却被拽得更紧一些,他有些不耐烦道:“你干嘛呢?东西不都换回来了么。”

“等我检查过再走。”

对方那张脸上写满了对陌生人的不信任,沈星捷顿时心急起来,他现在是真没时间在这继续耗下去,他再次烦躁的将手甩开,“不用检查了,东西全在里头,一件都没有少,我要是骗你,我他妈不得好死,行不?!”

他以毒誓担保,对方却不为所动。

“不行,我说了,等我确认过再走。”

沈星捷白眼朝天花板上一翻,懒得再搭理这家伙,把他当做一团透明的空气,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又是一只手从后面搭上来,沈星捷以为终于忍无可忍,正要扯大嗓门来一句“你丫到底有完没完?”,话还没来得及从嘴里吐出,四个大汉从前后左右围了过来,像逮捕重刑犯似的,齐心协力将沈星捷扑压在地上,给他戴上手铐,任凭沈星捷怎么挣扎,一律将其无视。

“捷少爷,得罪了。”阿康冲他点一下头,拿出事先备好的胶带,将那张大吼大叫的嘴巴死死封住。

目睹了沈星捷被捕全过程的尚白镇定自若站在原处,确认过行李包中的物品没有丢失之后,转身留下一抹事不关己的淡漠背影。

沈星捷是被强行掳回住所的。

此刻的沈家大宅气氛一片死寂,整个厅堂都被呛鼻的白色烟雾包笼,沈丹东衔着烟斗,在大厅中来回踱步。

在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屋内所有人都安静地闭上嘴巴。

打破这种沉寂氛围最终被沈星捷的一个喷嚏给打破,“老豆,你抽烟能不能到外面去抽,让大家吸你的二手烟多不好。”他笑嘻嘻地搓一下鼻子,脑门上明晃晃地凿着不怕死三个加粗的黑体大字。

砰——

沈丹东将手中那杆价格不菲的海泡石烟斗往地板上重重扔掷,他指着自家那混账儿子的脑门,手背上的血管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呈现出隐隐的凸起,用吼的:“行啊,现在翅膀硬了,会飞了,连高考都不去参加,还他妈离家出走!”

“老豆,我现在18岁了,是成年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我都有我自己的选择自由。”

沈丹东呸了一口,“你的选择自由就是去做什么破骑师,沈星捷我现在明明白白告诉你,只要老子一天没死,你想都不要想!”

“什么破骑师?”沈星捷极度不服,皱起眉头跟他争辩,“这是一个很棒很有魅力的职业,你怎么老是对骑师存在偏见?”

沈丹东笑得不屑,冷哼道:“当骑师能有什么前途?又脏又累,是咱们沈家条件不够好还是你尝过的苦头太少?放着现成的家业你不乐意接管,偏跑去当骑师,你这是吃饱撑着。”

“骑师怎么了?招惹你东爷了吗?当骑师一样能够出人头地,你看看人家金牌骑师元华,他当年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出赛赢下了千万美元的大奖赛了。”

“哦?那后来呢?”沈丹东不以为意,“还不是在比赛中堕马掉下路堤,身上各处严重骨折还差点丢了小命,最后被迫隐退彻底销声匿迹。”

接着又道:“人各有命,你生来就是少爷,要接我的班子,不是去当骑马的。”

“老豆你这人怎么那么蛮不讲理?我发现我跟你简直没法沟通。”

沈丹东气得连说话声带都是颤的,就差没破音了,“我要是蛮不讲理,我还会在这好声好气跟你讲道理?!我他妈早就把你这双腿给敲断了!”

“Topping”沈丹东朝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得力下属杨拓喊了一声,“把这兔崽子带回房间去,没我的同意不得放他出来!”

杨拓立马奉命行事。

“给我看紧一点,那小子狡猾得很。”沈丹东提醒他,随后把目光转向另一个人。

“阿念”

“东爷,有什么吩咐?”旁边的庄念自觉站起身,走到老大跟前。

沈丹东将从儿子那儿搜刮的护照交到他手中,“你把这个随身携带,五米之内不得让那兔崽子近你身。”

“知道了。”庄念点头,接过沈星捷的护照,放入衣服口袋里,“东爷,以捷少的脾气,估计还有的闹,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他!回头你去社团找几个人,下午押那兔崽子到考场参加高考。”

第2章 第二次离家出走

自家儿子有多少斤两,沈丹东是再清楚不过,打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彻底认清沈星捷是个学渣这一残酷事实,老实说,他对儿子的要求一点儿也不高,就那么一条,好好参加高考,拿到高中毕业证就成,上不上得了大学都不打紧,倘若考得上那是奇迹,考不上则是必然,反正之后的路子沈丹东会替他一一安排好。

预想和现实总是不能完美重合,沈丹东的估算出现了不少偏差,他本以为只要手段足够强硬,沈星捷就能偃旗息鼓消停下来,结果这兔崽子压根就不拿他老子当回事儿。

当天下午,沈星捷在沈丹东几名手下的盯视下,前脚刚迈入考场,后脚便从教学楼背后翻墙溜人,屁颠儿跑去赛马场找乐子。

这座城市以其多年的赛马文化及产业而闻名,一年到头有数千场大小赛事在前登赛马场内举办,这里每天几乎都是人满为患,除了本地的马迷以外,还吸引了众多来国内各地的观光游客。

放眼望去,观赛区内全是黑压压一片,大部分人都情愿站着身子,以便待会的比赛能够看得稍微清楚一些。沈星捷嘴里叼着一根冰棍,厚着脸皮在水泄不通的人群中死挤硬挤,愣是被他占到了前排的位置。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空隙,旁边的两位中年大叔正兴致高涨地交流着彼此的赌马心得。

“你今天选了几号?”

“7号那匹康宝蓝,还有13号的声名大振,你呢?”

“我当然是选3号的云天海啊,它今天的状态特别fit,搭档还是个很有名气的资深骑师,一定超水平发挥。”

“我看未必。”沈星捷忍不住跑来插嘴。

两位大叔不约而同往他身上扫去,并不介意对话被打断,反倒感兴趣地向他询问:“那说说你的看法呗?”

“你们刚才说的那几匹马都很优秀,不过我觉得繁星五号才是最有胜算的。”沈星捷拍着胸口,说话的语气是十拿九稳,“我跟你们说,一会那场比赛可是3200米的长途赛道,你们投注的那几匹马之前虽然赢过不少比赛,可你们好像忽略了一个事实。”

“什么事实?”其中一位大叔追问。

“它们跑的都是中短途比赛,但跑起长途的话……”沈星捷停顿半秒,摇摇头,“没啥优势可言。但繁星五号就不一样,别看它以往输多赢少,可它赢下来的那几场无一例外全是长途赛事,你们要是买它,保准不亏。”

另一位大叔开口道:“凡事也没有绝对,再说,你那也不过是理论分析而已,结果还没出来,谁胜谁负还说不定呢。”

沈星捷咬着吃剩的冰棒木棍,微微咧嘴而笑,稍稍露出几颗整齐好看的白牙,“不信的话,等一会儿开闸起跑候就知晓了。”

所有马匹和骑师就位完毕,随着起跑的信号声拉响,闸门打开,数十双强而有力的马蹄反复敲击大地,滚滚黄沙顿时漫天飞扬,现场的观众翘首以盼,开始为各自下注的马匹加油助威,气氛尤为火热。

沈星捷激动地握紧双拳,往空中挥舞着手臂,放声呐喊:“五号加油!快点冲!向前冲!你是最棒的!”

繁星五号在前几个弯道一直处于落后的位置,随着比赛时间的递增,其他原本一路领先的马匹逐渐呈现出疲乏趋势,它则开始不断提速,一点一点地赶超身边的竞争者,来到最后一个弯道时,繁星五号将“油门”一踩到底,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狂甩对手近十个马位,一鼓作气冲至终点。

“oh yeah!”沈星捷兴奋难耐,做出一串挥拳出击的动作。

“卧槽,想不到你小子的眼光还真准。”刚才仍对他存有质疑的两位大叔,瞬间对他刮目相看,“这次你可赚了不少吧?”

沈星捷肩膀一耸,笑着摊开双手,“我没买。”

“你不说它准赢的吗?”

“我是说过它会赢,可不代表我要下注啊,我从来不赌马的。”

两位大叔以一种难以理喻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性格“古怪”的小伙子。

接下来还有一场比赛要进行,大叔让沈星捷帮忙预测一下比赛结果。

“没问题~”沈星捷满口爽快答应下来,拿起手中的比赛指南正要讲解,无意间,他的目光飘到人群中的几抹熟悉身影,心下一惊:糟糕!

“不好意思,我家里突然有些急事,咱们有缘再见!”沈星捷将手中的指南扔到地上,慌里慌张拨开人群撒丫子就跑。

结果还没溜出赛马场,杨拓就已经跟个门神似的杵在门口那儿守着了。

“Topping哥,这么巧哇!你也来看比赛?”沈星捷佯装淡定,若无其事地朝杨拓打招呼。

杨拓不爱搞那套形式问候,直接开门见山:“捷少,东爷已经知道你翘掉高考的事情了,听我一句劝,你还是趁东爷没爆发之前赶紧回去吧。”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犬升《心不由你》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心不由你小说[犬升]在线试读

“没准人家是被你给吓着了,所以才出去外面透透气。”尚凝云故意开玩笑。尚凝云瞅了瞅尚明辉那身衣服,“爸,我之前不都跟你说了嘛,让你像平时那样就好了,你偏不听,非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瞧你现在这扮相,穿的跟个老骚货一样。”尚凝云耸着肩膀,偷偷把脸别过去做了个鬼脸。直到他走出家门之后,尚明辉才开口问:“家里不是有跑步机吗?”尚明辉把她的话当真了,听完以后有点沮丧,他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小女儿,“你说我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我觉得他好像...

2019-09-03 07:27:02

W组9号小说[噗噜]在线试读

卫尽锋那边没有回应,不妨碍唐欣自己思维活跃。她很喜欢卫尽锋,想要了解卫尽锋的一切,不仅是因为卫尽锋人长得好,而且还因为他是卫君行的儿子。她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度过一生,不想以后也像父母一样,四十多岁了还要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她爱卫尽锋的人,也爱卫尽锋背后的权利和阶级,两者对她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卫尽锋当时正在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和从前那个草根时代大不相同了,年轻人能够成功白手起家的寥寥无几。唐欣家里是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还完房贷。照这个趋势下去,唐...

2019-09-03 07:27:02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小说[黑猫白袜子]在线试读

霍铮愿意给他留下联系方式,大概多少能证明,接下来他还是有可能跟对方继续接触下去的?瓜叽……稍稍有些语无伦次的何云舟并不知道,自己自以为小心的那一眼窥探,还有之前那明显的开心,在花丛老手霍铮的眼里却明显地近乎刻意。哪怕在何云舟迅速收回目光之后,霍铮依然意味深长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按照正常的规律来看的话,在短暂的交集之后,恐怕霍铮和他接下来一辈子也不会有交集。不过现在,这个“正常规律”被霍铮自己打破了。何云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再一次看了霍铮,在那银灰色的毛发和碧绿的眼眸引入眼帘的瞬间,他心脏的跳动又开始乱了...

2019-09-03 07:27:02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禅梵生]在线试读

男生沉默了片刻,随后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礼盒,黑色天鹅绒包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光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这进的到底是个什么班啊。听他这么一说,郑执走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微微躬身往桌肚瞅了眼。他话中的未尽之语是“怎么这么快就选出老大了”。郑执被他的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接着郑执又看了看紧挨着的另一桌,两个座位上都没有人,很方便观看。郑执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2019-09-03 07:27:02

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2019-09-03 07:27:02

冬日倒计时小说[藤花琅]在线试读

她长得很漂亮,时星长得像她。她就这么自私的把自己先送走了,没管她在泥淖中挣扎的孩子。唯一留下的是那本日记。最后一篇是九月十三日——她自杀的那天。时星发现的她。她死的时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瘦骨嶙峋了,闭着眼睛,手交叉虔诚的放在腹部,躺在床上,嘴唇抹了最明媚的口红色号,死的时候依旧光鲜亮丽。如果说,之前妈妈还在的时候,他好歹能过一些好日子,但妈妈自杀死后,时星再也没见过光。哭喊,呻吟,翻滚,肉色。...

2019-09-03 07:27:02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小说[红口白牙]在线试读

李破星拿起际修的衣服嗅了下,在他右臂的位置上发现了一丝血迹。际修:“刚刚不小心蹭破了些皮。”李破星又闻了一下:“香气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味道极淡,却奇异地勾人地很。“这是什么?”际修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也闻到了一种香气。...

2019-09-03 07:27:02

怀了竹马的崽后我方了小说[猫花]在线试读

陆瑾川放开了李言蹊,哪想到,刚得到自由的李言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你这渣男,你去死好了,最好死得透透的。”说实话,除了那件事情之外,他真不知道自己哪里还得罪了这个祖宗,而且距离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了,如果李言蹊真要闹的话,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看来,李言蹊这是发酒疯了,他还在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李言蹊,你没完没了了是么?瑾川他哪里惹到你了,非要大晚上的在这里闹,你也不嫌丢人。”江月也不客气地责骂着自己的儿子,她想着应该是因为那件事情,所以她儿子才会拿陆瑾川来撒气,因为这种事情,李...

2019-09-03 07:27:02

被豪门情敌标记之后小说[倔强海豹]在线试读

“你不会让我扶你去吧?”宋仪无可奈何,认命的扶着顾行川进了洗手间,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顾行川搭着宋仪肩膀,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全压在宋仪身上,烟草味的信息素让宋仪全身难受。“你不敢看?”顾行川凑近宋仪的耳朵边,吐着热气。顾行川睨了他一眼,松开了他的手腕,“我想洗澡,身上全是医院的味道,真难闻。”“我一个人能走过去?”他低下头,有意给顾行川不痛快,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顾行川的大家伙。宋仪轻蔑的笑了一声。...

2019-09-03 07:27:02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小说[廿小萌]在线试读

【NingMeng-Jimiao使用98K爆头击杀了Simid】季航眉梢一抬,这个爆头再加上前面两个,这小主播是真真儿的弹无虚发啊。季航本以为这就够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夸张的。季航手雷一脱手就不出所料的被小主播念了一句扔早了,但他难得的没接茬,只安安静静的帮着分担一个,等着看小主播接下来的操作。又是爆头击杀?但那小主播仍旧丝毫不乱,典型的人枪不符,声音有多软,枪杆就有多刚。好了,没得洗了。...

2019-09-03 07:2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