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组9号小说[噗噜]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卫尽锋那边没有回应,不妨碍唐欣自己思维活跃。她很喜欢卫尽锋,想要了解卫尽锋的一切,不仅是因为卫尽锋人长得好,而且还因为他是卫君行的儿子。她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度过一生,不想以后也像父母一样,四十多岁了还要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她爱卫尽锋的人,也爱卫尽锋背后的权利和阶级,两者对她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卫尽锋当时正在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和从前那个草根时代大不相同了,年轻人能够成功白手起家的寥寥无几。唐欣家里是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还完房贷。照这个趋势下去,唐

W组9号小说章节试读

《W组9号》作者:噗噜【完结】

文案:温柔攻X实验体受。

兄弟年上。

基因编辑人题材。

骨科。

“卫尽久”这个名字,是卫尽久拥有的第一样私人物品。

在此之前,他没有童年,没有亲属,没有朋友,甚至没有睾丸。

卫尽锋,是卫尽久拥有的第二样私人物品。

在拥有卫尽锋之后,卫尽久拥有了一切。

第一章

午休时间,卫尽锋和唐欣刚吃完午餐,从学生食堂出来。

唐欣并肩走在卫尽锋身旁,说:“我昨天在新闻上看见你爸爸了。”她眨了眨眼睛,悄声问道:“你爸爸这回是不是要升官了呀?”

卫尽锋语气平淡的回答她:“我也不清楚,他这阵子都在外省出差,我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唐欣迟疑一下:“这样啊……”然后她加快脚步走到卫尽锋前方,转过身来面对着卫尽锋的脸,保持这个与他对视的姿势,倒退着向前走:“那他……那天后来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卫尽锋身量极高,他垂眼去看唐欣的时候,正好可以看到唐欣被风吹起来的校服裙摆,以及裙摆下方露出的一小截大腿,于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说:“当然说了,他问我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你们两个发展到哪一步了。”

唐欣双手背在身后握紧了,问:“那你怎么跟他说的?”

卫尽锋道:“我实话实说喽,说刚才那个是我女朋友,还没亲上呢,就被你突然回家吓跑了。”

唐欣漂亮的脸上瞬间浮出红霞,大睁着眼睛瞪他:“你,你就这么跟他说了?!”

“是啊。”卫尽锋停住脚步,笑微微的看着唐欣。他那双眼睛原本是狭长凌厉的轮廓,然而笑起来的时候,凌厉散去,又会显出柔和的角度,让人觉得很温柔:“我哪里说得不对吗?”

唐欣咬着嘴唇,一副又羞又恼、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卫尽锋宽慰她:“你别多想,我爸爸很开明的,不反对我谈恋爱。那天你走了以后他也没说什么。”

唐欣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忽然从他们身后走过来一个男生,手里捧着五六份打包餐盒,高高的垒在一起,都快把眼睛遮住了。

男生个子不高,身材单薄,校服外套空空荡荡的套在他身上,像个不合体的大麻袋。他步履匆忙的从卫尽锋他们身边走过,手里捧着的那一摞餐盒油腻腻的,还有汤汁从塑料袋里漏出来。

卫尽锋伸手握住唐欣的胳膊,拉着她往路边避了避。

那男生大概是被饭盒阻挡了视线,这时才发现前方有人,也猛地闪避了一下。

双方并没有真的撞上,只是男生手里的一份汤从盒子里翻了些出来。

唐欣吓了一跳,衣服差点被溅上汤汁,顿时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哎,你怎么走路不看路的?”

那男生目不斜视,脚步不停的继续向前走远了。

就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也根本不认识卫尽锋一样。

唐欣停在原地,抚了抚被卫尽锋压出褶皱的衬衫衣袖,又心有余悸的上下检查了好几遍,确认身上确实没有沾上任何脏污,这才松了一口气。

卫尽锋看着那个男生的背影,微微眯起眼睛。

一个礼拜前,国内发生了一件震动社会各界的大新闻。

在榕市华清区的一处派出所内,发生了一起人体爆炸案件。根据派出所内的监控显示,当日下午两点,有一名十三岁的少年孤身闯进派出所,自称体内被人安置了起爆装置,要举报在城东某地区存在非法研究机构,正在长期进行违反人伦的人类基因实验活动。

民警当时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少年言语紊乱,情绪狂躁,看起来像是患有某种精神疾病。但按照公务流程,他们还是为这名少年做了笔录。

这时监控录像显示的时间是十四点零七分。

十四点十一分,少年在监控摄像头下爆炸了。

并不是什么大规模的杀伤性爆炸,只是毫无预兆的在颈部爆出了一团血雾,随即身首分离,当场死亡。

根据警方勘查,少年的颈部被人植入了可远程操控的微型爆炸芯片。这种芯片也不是什么新兴科技,十几年前就开发出来了,不少贩毒集团和军火集团都会使用,目的是为了防止人员叛逃,信息外泄。

一石掀起千层浪,警方即刻立案,不出两日,便破获了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一例“非法人体验案”,并且解救出了幸存的十余名受害人。

这些受害人年纪最大的才十八岁,最小的不过三岁。他们都和那名不幸自爆身亡的少年一样,是被实验人员植入了爆炸芯片的,经过人为手段改造的,基因调整人。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科学不断进步。科研人员已经可以运用特殊的技术手段,通过对致病基因进行再编辑,来治愈一些遗传方面的疾病。但仅仅是治愈疾病,还不能满足人类的欲望。于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一些人聚集在了一起,运用权力和金钱构筑了一座基因研究所。在这个研究所里,实验对象是一组组冻存在培养皿中的人类胚胎。因为有人想要更高级的智慧,更冷静的大脑,更强健的体魄,更完美的容貌,这些原本健康的胚胎就被改造了,最终在人造子宫中发育成一个个具有生命的婴儿。

这些婴儿从出生到死亡,一直生活在研究所里。唯一一个接触到现实社会的,只有E12号。

Emotion组第十二号实验体,外逃后的三小时内,在投资方的授意下,已经爆炸销毁。

基因研究所的曝光,强烈刺激了民众的神经。

当大部分人还在为了生活而劳苦奔命之时,那些上层社会已经可以用金钱改造自己和后代的基因。经过基因手术的孩子从出生起就高人一等,拥有远超普通人的智商和体魄,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富人的孩子会越来越富有,而普通人的孩子却只配给他们打工。富者越富,以至于逐渐把控整个社会的尖端资源,而穷者则愈穷,从出生起就低人一等,永无翻身之日。

阶级固化,必然会引起阶级矛盾。

阶级矛盾,则意味着社会动荡。

这是统治者所不愿看到的。

卫尽锋的父亲卫君行,前阵子就是在忙着处理这件事情。

卫君行子随父志,毕业后便通过公考进入了政务系统,从二十三岁到四十岁,政治生涯几经波折,从一个小小的科员,一步一步升任到厅级正职,后来又因为老领导的牵连,被下放到了大山中的穷乡恶县,经过五年磨砺,如今总算苦尽甘来,因为政绩显著,调回了闵州省政厅。

经过多方考虑,政府方面将研究所里的这些孩子分散处理。那些年纪太小的,被安排到了特殊的福利机构,剩下几位快要成年的,则由省政厅的几位机要人物收养。

这几个年龄稍长的孩子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已经拥有了深刻的记忆,想要让他们完全忘记过去,像个普通人一样融入社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政府方面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由官员收养,一方面是代表政府表态,稳定民心,另一方面也是便于监管,防止高智商犯罪。

只要这些孩子安分守己,就能够轻易拥有比寻常人优越数倍的生活条件。至于将来求学入职,也都会得到妥当的安排。

这便是政府给与这些无辜受害者的保护和补偿。

上个礼拜,卫君行突然造访卫尽锋居住的公寓,为的就是和儿子说这件事。

卫君行身居要职,平时都住在市委大院里,那儿出入都需要通行证,对还在上学的卫尽锋来说很不方便。所以在卫尽锋的要求下,卫君行便给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

卫尽锋除了在公寓睡觉,偶尔也会带女朋友回去。

唐欣胆子小,看见卫君行,吓得魂飞魄散,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就惊慌失措的逃了。

所以她便没能看见卫尽久。

那天卫尽久留在卫君行的车里,在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电话,被通知可以上楼。

卫尽久,是榕市才破获不久的基因研究所中的一名实验体,隶属Wisdom组,编码9号,通常意义上的新一代高智慧人。在二十三小时之前,他被卫君行收养,拥有了自己的名字,卫尽久。

二十三小时之后,他被卫君行带到了自己新的住所,见到了自己的“哥哥”,卫尽锋。

第二章

卫尽锋不喜欢卫尽久。

之所以不喜欢,并不是他怀有什么主观偏见,而是卫尽久自己不讨人喜欢。

关于卫尽久的个人情况,卫君行是对他做过详细解释的。

卫尽锋知道卫尽久是第一代高智慧人实验体,因为现存的技术缺陷,经过人工调整之后,虽然智商远高于普通人,可整体来说,基因并不完美。

根据机构内研究员的记录,卫尽久在五岁之后,身体开始逐渐表现出夜间视力障碍的问题。然而在卫尽久出生之前,研究员就对卫尽久的基因进行过检测,根据结果显示,卫尽久本来是不应该存在夜视障碍的。

基因是个深奥而玄妙的大课题,以人类现有的知识,还不足以解答全部疑问。

卫尽久的遗传基因存在缺陷。出于保障人类安全的目的,避免这种具有未知风险的基因污染人类基因库,在卫尽久十五岁的时候,机构对卫尽久进行了阉割手术。

在卫君行不到一个小时的描述里,卫尽锋了解了卫尽久十七年的人生轨迹,知道这个实验体的确是够倒霉的,无父无母,没有人身自由,终日活动范围不超过二十平,青春期才到一半,又被人割了蛋。

卫尽锋并非纯善之辈,但对于这样的一个倒霉鬼,还是忍不住觉得有点可怜。

所以在卫君行表示要将卫尽久安置在他的公寓里时,他只是觉得有点麻烦,但也没有反对。

卫君行这个人,出身官宦之家,从小受到熏陶,政治理想中总带着些浪漫主义色彩。他临走前嘱咐卫尽锋,让他和卫尽久好好相处,那一脸郑重的神情,好像是要在家搞什么人类和异形和平共处的特别行政区一样。

卫尽锋自然是答应了。

在这个时候,卫尽锋还是真心想要和卫尽久和睦相处的。

但寥寥数日,卫尽锋就放弃了。

为了表达善意,卫尽锋一个平时都在食堂解决三餐的人,第二天特意翘掉晚上的训练,早早从学校回来做了一桌晚饭。饭桌上,卫尽锋给卫尽久夹了块葱椒鸡。卫尽久木着一张脸,不说谢谢,说他不吃葱。

卫尽锋维持笑容,又给他夹了一筷子青菜。

卫尽久一脸为难的表情,好像卫尽久给他的是什么毒药。勉强吃了一小口以后,他抬头小声对卫尽锋说:“我自己会吃的,你不要给我夹了,这样不卫生。”

卫尽锋点点头,嘴角的笑容彻底垮了下来。

卫尽久拒绝了卫尽锋的善意,也完全不想和卫尽锋有什么交流的样子。卫尽锋虽然和卫尽久同住一处,但丝毫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卫尽久总是关着自己那间屋子的门,除了使用卫生间,几乎不出来。卫尽锋白天要去学校,晚上回到公寓,也碰不到他几面。

卫尽久的种种表现,都像个实验室怪物,实在叫人难以产生好感。

卫尽锋即便一开始存有同情之心,几天下来,也懒得搭理他了,只当家里多了个房客。

一个礼拜之后,卫尽久在卫君行秘书的安排下,毫无压力的通过入学测验进入师大附中,成为了一名高一插班生。

卫尽锋在师大附中念高二,当初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考进来的。

就凭卫尽久那副德行,卫尽锋很容易猜到他在新班级里会受到什么待遇。

而事实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除了上次在食堂门口相遇的一次,后来卫尽锋还撞见过好几次卫尽久被人使唤跑腿的事情,不是买饭,就是买水,活动课班里其他男生都在玩球,只有他负责捡球。那些人故意把球往远里扔,他就像条狗一样,追着球满场乱跑。

这些事卫尽锋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卫尽久在学校过得不好。但是因为卫尽久并没有找过他,所以这些事他也就是看在眼里,从来没有主动帮他出头。

毕竟他每天除了上课还要训练,事情也挺多的。卫尽久闷声不吭,他也犯不着给自己多添麻烦。

如此相安无事的过了半个多月,礼拜五这天,校队教练家里有点事,临时放假,体育生可以不用留下来训练,卫尽锋就提早放学了。

学校门口有不少小吃店,卫尽锋今天不用留校训练,就没去吃食堂,打算在校门口的烧烤店里解决晚饭。

这家烧烤店生意很好,经常客人多到店里坐不下,又正好紧挨着旁边一栋居民楼,中间有一条半米宽的过道,于是老板就弄了很多折叠桌椅收在过道里。客人坐不下的时候,就把桌椅搬出来架在店门口,客人走了,再把桌椅收回旁边的过道里。

卫尽锋和唐欣进门的时候,店里已经坐满了人,于是卫尽锋便让唐欣先选菜,自己去旁边过道里搬椅子。

烧烤店旁边的这条过道不是死胡同,经常有野猫野狗从里面跳出来,不过很少有人会从这里走。

卫尽锋身高有一米九二,在校队常年训练,肩背宽阔,一个人几乎就把整条过道挡住了。

他站在过道口找了一会儿,想挑一副干净些的桌椅,忽然听见过道深处传出说话的声音,像是有几个男生在里面。

卫尽久放学以后,被班里的同学堵在了这条巷子里。

汪磊插着手臂,旁边围着他的两个兄弟,气势汹汹的盯着面前的卫尽久,说:“小子,你不服气啊?”

卫尽久后背紧贴着墙,衣服上蹭了东一块西一块的油斑,脸上也沾了灰尘。他很害怕,但还是极力用冷静的语气对汪磊说:“你们每次都说下次再给我钱,可是从来没给过我。”

汪磊嗤笑一声:“所以呢?”

“所以……我已经没钱了。”卫尽久垂下目光,不敢与汪磊对视,声音也越说越小,“也不打算再请你们吃饭了。”

“你他妈衣服穿的那么好,没钱请我们吃饭?”汪磊破口大骂:“你当哥几个傻子,糊弄鬼呢?!”

他一挥手:“揍他!”

汪磊话音落下,旁边跟着他的那两个男生立刻朝卫尽久扑了过去。卫尽久哪里是他们的对手,都没看清是谁先动的手,肚子上就挨了一拳,打的他两眼发黑,直接蜷缩着就倒了下去。

其中一个男生笑道:“这也太不经打了。”

汪磊走上前来:“不经打还敢跟老子叫板,老子让你长长记性!”一边说着,他一边狠狠的去踢地上的卫尽久:“再问你一遍,有没有钱?”

卫尽久下意识的抱住头脸,在疾风骤雨般的拳脚中大声喊叫:“你们这样是违反校纪的!”

“那你去找教导主任告状啊。”汪磊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大声笑着继续踹他,直到踹得累了才停下来,微微喘着气对旁边人说:“你去翻翻他口袋。”

被他点到的那个男生答应一声,蹲下去翻卫尽久的上衣口袋,没摸到钱,也没有手机,于是又往下去摸卫尽久的裤子口袋。

卫尽久这时忽然紧紧并拢双腿屈起膝盖,尖声叫道:“别碰我!”

汪磊立刻往他脑袋上踢了一脚:“闭嘴!”

尖锐的疼痛瞬间从太阳穴扩散开来,卫尽久脑内一阵嗡鸣,意识都有些不清了,唯有身体还僵硬的蜷缩着。

因为卫尽久的不配合,那个男生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把手插到卫尽久的裤子口袋里。他粗暴的翻找摸索了一会儿,忽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咦?”

汪磊问道:“怎么了?”

男生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上次老三跟我说他上厕所看见这小子没蛋,我还以为他跟我开玩笑呢,他妈的好像是真的!”

汪磊顿时起了兴趣:“有这种事?把他裤子脱了给我看看。”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噗噜《W组9号》点评: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W组9号小说[噗噜]在线试读

卫尽锋那边没有回应,不妨碍唐欣自己思维活跃。她很喜欢卫尽锋,想要了解卫尽锋的一切,不仅是因为卫尽锋人长得好,而且还因为他是卫君行的儿子。她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度过一生,不想以后也像父母一样,四十多岁了还要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她爱卫尽锋的人,也爱卫尽锋背后的权利和阶级,两者对她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卫尽锋当时正在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和从前那个草根时代大不相同了,年轻人能够成功白手起家的寥寥无几。唐欣家里是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还完房贷。照这个趋势下去,唐...

2019-09-03 07:26:56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小说[黑猫白袜子]在线试读

霍铮愿意给他留下联系方式,大概多少能证明,接下来他还是有可能跟对方继续接触下去的?瓜叽……稍稍有些语无伦次的何云舟并不知道,自己自以为小心的那一眼窥探,还有之前那明显的开心,在花丛老手霍铮的眼里却明显地近乎刻意。哪怕在何云舟迅速收回目光之后,霍铮依然意味深长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按照正常的规律来看的话,在短暂的交集之后,恐怕霍铮和他接下来一辈子也不会有交集。不过现在,这个“正常规律”被霍铮自己打破了。何云舟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再一次看了霍铮,在那银灰色的毛发和碧绿的眼眸引入眼帘的瞬间,他心脏的跳动又开始乱了...

2019-09-03 07:26:56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禅梵生]在线试读

男生沉默了片刻,随后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礼盒,黑色天鹅绒包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光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这进的到底是个什么班啊。听他这么一说,郑执走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微微躬身往桌肚瞅了眼。他话中的未尽之语是“怎么这么快就选出老大了”。郑执被他的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接着郑执又看了看紧挨着的另一桌,两个座位上都没有人,很方便观看。郑执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2019-09-03 07:26:56

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2019-09-03 07:26:56

冬日倒计时小说[藤花琅]在线试读

她长得很漂亮,时星长得像她。她就这么自私的把自己先送走了,没管她在泥淖中挣扎的孩子。唯一留下的是那本日记。最后一篇是九月十三日——她自杀的那天。时星发现的她。她死的时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瘦骨嶙峋了,闭着眼睛,手交叉虔诚的放在腹部,躺在床上,嘴唇抹了最明媚的口红色号,死的时候依旧光鲜亮丽。如果说,之前妈妈还在的时候,他好歹能过一些好日子,但妈妈自杀死后,时星再也没见过光。哭喊,呻吟,翻滚,肉色。...

2019-09-03 07:26:56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小说[红口白牙]在线试读

李破星拿起际修的衣服嗅了下,在他右臂的位置上发现了一丝血迹。际修:“刚刚不小心蹭破了些皮。”李破星又闻了一下:“香气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味道极淡,却奇异地勾人地很。“这是什么?”际修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也闻到了一种香气。...

2019-09-03 07:26:56

怀了竹马的崽后我方了小说[猫花]在线试读

陆瑾川放开了李言蹊,哪想到,刚得到自由的李言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你这渣男,你去死好了,最好死得透透的。”说实话,除了那件事情之外,他真不知道自己哪里还得罪了这个祖宗,而且距离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了,如果李言蹊真要闹的话,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看来,李言蹊这是发酒疯了,他还在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李言蹊,你没完没了了是么?瑾川他哪里惹到你了,非要大晚上的在这里闹,你也不嫌丢人。”江月也不客气地责骂着自己的儿子,她想着应该是因为那件事情,所以她儿子才会拿陆瑾川来撒气,因为这种事情,李...

2019-09-03 07:26:56

被豪门情敌标记之后小说[倔强海豹]在线试读

“你不会让我扶你去吧?”宋仪无可奈何,认命的扶着顾行川进了洗手间,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顾行川搭着宋仪肩膀,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全压在宋仪身上,烟草味的信息素让宋仪全身难受。“你不敢看?”顾行川凑近宋仪的耳朵边,吐着热气。顾行川睨了他一眼,松开了他的手腕,“我想洗澡,身上全是医院的味道,真难闻。”“我一个人能走过去?”他低下头,有意给顾行川不痛快,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顾行川的大家伙。宋仪轻蔑的笑了一声。...

2019-09-03 07:26:56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小说[廿小萌]在线试读

【NingMeng-Jimiao使用98K爆头击杀了Simid】季航眉梢一抬,这个爆头再加上前面两个,这小主播是真真儿的弹无虚发啊。季航本以为这就够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夸张的。季航手雷一脱手就不出所料的被小主播念了一句扔早了,但他难得的没接茬,只安安静静的帮着分担一个,等着看小主播接下来的操作。又是爆头击杀?但那小主播仍旧丝毫不乱,典型的人枪不符,声音有多软,枪杆就有多刚。好了,没得洗了。...

2019-09-03 07:26:56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华学林顿时觉得十分委屈:“那不是姐你在问白家的事吗?白霜好几年前就把白家的生意都交给了她儿子,陈家大哥陈之敏。想和那冷面煞神搭上线,谁都不如陈哥管用,所以我就想着把他带来见见,大家坐下慢慢聊。谁知道……”***把人领到这么一个可以完美作案的地方,陈之敬反而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语气冰冷道:“想说啥,说。”华书仪闻言,有些担心地看了看那二人消失的走廊拐角,再看看拿出所有演技装虚弱的弟弟,忍不住埋怨道:“你说你把他领过来干嘛?惹得这些事!”听到这话,华书仪才想起来,三十多年前白霜就是嫁给...

2019-09-03 07: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