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组9号小说[噗噜]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卫尽锋那边没有回应,不妨碍唐欣自己思维活跃。她很喜欢卫尽锋,想要了解卫尽锋的一切,不仅是因为卫尽锋人长得好,而且还因为他是卫君行的儿子。她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度过一生,不想以后也像父母一样,四十多岁了还要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她爱卫尽锋的人,也爱卫尽锋背后的权利和阶级,两者对她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卫尽锋当时正在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和从前那个草根时代大不相同了,年轻人能够成功白手起家的寥寥无几。唐欣家里是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父母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还完房贷。照这个趋势下去,唐

W组9号小说章节试读

《W组9号》作者:噗噜【完结】

文案:温柔攻X实验体受。

兄弟年上。

基因编辑人题材。

骨科。

“卫尽久”这个名字,是卫尽久拥有的第一样私人物品。

在此之前,他没有童年,没有亲属,没有朋友,甚至没有睾丸。

卫尽锋,是卫尽久拥有的第二样私人物品。

在拥有卫尽锋之后,卫尽久拥有了一切。

第一章

午休时间,卫尽锋和唐欣刚吃完午餐,从学生食堂出来。

唐欣并肩走在卫尽锋身旁,说:“我昨天在新闻上看见你爸爸了。”她眨了眨眼睛,悄声问道:“你爸爸这回是不是要升官了呀?”

卫尽锋语气平淡的回答她:“我也不清楚,他这阵子都在外省出差,我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唐欣迟疑一下:“这样啊……”然后她加快脚步走到卫尽锋前方,转过身来面对着卫尽锋的脸,保持这个与他对视的姿势,倒退着向前走:“那他……那天后来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卫尽锋身量极高,他垂眼去看唐欣的时候,正好可以看到唐欣被风吹起来的校服裙摆,以及裙摆下方露出的一小截大腿,于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说:“当然说了,他问我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你们两个发展到哪一步了。”

唐欣双手背在身后握紧了,问:“那你怎么跟他说的?”

卫尽锋道:“我实话实说喽,说刚才那个是我女朋友,还没亲上呢,就被你突然回家吓跑了。”

唐欣漂亮的脸上瞬间浮出红霞,大睁着眼睛瞪他:“你,你就这么跟他说了?!”

“是啊。”卫尽锋停住脚步,笑微微的看着唐欣。他那双眼睛原本是狭长凌厉的轮廓,然而笑起来的时候,凌厉散去,又会显出柔和的角度,让人觉得很温柔:“我哪里说得不对吗?”

唐欣咬着嘴唇,一副又羞又恼、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卫尽锋宽慰她:“你别多想,我爸爸很开明的,不反对我谈恋爱。那天你走了以后他也没说什么。”

唐欣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忽然从他们身后走过来一个男生,手里捧着五六份打包餐盒,高高的垒在一起,都快把眼睛遮住了。

男生个子不高,身材单薄,校服外套空空荡荡的套在他身上,像个不合体的大麻袋。他步履匆忙的从卫尽锋他们身边走过,手里捧着的那一摞餐盒油腻腻的,还有汤汁从塑料袋里漏出来。

卫尽锋伸手握住唐欣的胳膊,拉着她往路边避了避。

那男生大概是被饭盒阻挡了视线,这时才发现前方有人,也猛地闪避了一下。

双方并没有真的撞上,只是男生手里的一份汤从盒子里翻了些出来。

唐欣吓了一跳,衣服差点被溅上汤汁,顿时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哎,你怎么走路不看路的?”

那男生目不斜视,脚步不停的继续向前走远了。

就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也根本不认识卫尽锋一样。

唐欣停在原地,抚了抚被卫尽锋压出褶皱的衬衫衣袖,又心有余悸的上下检查了好几遍,确认身上确实没有沾上任何脏污,这才松了一口气。

卫尽锋看着那个男生的背影,微微眯起眼睛。

一个礼拜前,国内发生了一件震动社会各界的大新闻。

在榕市华清区的一处派出所内,发生了一起人体爆炸案件。根据派出所内的监控显示,当日下午两点,有一名十三岁的少年孤身闯进派出所,自称体内被人安置了起爆装置,要举报在城东某地区存在非法研究机构,正在长期进行违反人伦的人类基因实验活动。

民警当时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少年言语紊乱,情绪狂躁,看起来像是患有某种精神疾病。但按照公务流程,他们还是为这名少年做了笔录。

这时监控录像显示的时间是十四点零七分。

十四点十一分,少年在监控摄像头下爆炸了。

并不是什么大规模的杀伤性爆炸,只是毫无预兆的在颈部爆出了一团血雾,随即身首分离,当场死亡。

根据警方勘查,少年的颈部被人植入了可远程操控的微型爆炸芯片。这种芯片也不是什么新兴科技,十几年前就开发出来了,不少贩毒集团和军火集团都会使用,目的是为了防止人员叛逃,信息外泄。

一石掀起千层浪,警方即刻立案,不出两日,便破获了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一例“非法人体验案”,并且解救出了幸存的十余名受害人。

这些受害人年纪最大的才十八岁,最小的不过三岁。他们都和那名不幸自爆身亡的少年一样,是被实验人员植入了爆炸芯片的,经过人为手段改造的,基因调整人。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科学不断进步。科研人员已经可以运用特殊的技术手段,通过对致病基因进行再编辑,来治愈一些遗传方面的疾病。但仅仅是治愈疾病,还不能满足人类的欲望。于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一些人聚集在了一起,运用权力和金钱构筑了一座基因研究所。在这个研究所里,实验对象是一组组冻存在培养皿中的人类胚胎。因为有人想要更高级的智慧,更冷静的大脑,更强健的体魄,更完美的容貌,这些原本健康的胚胎就被改造了,最终在人造子宫中发育成一个个具有生命的婴儿。

这些婴儿从出生到死亡,一直生活在研究所里。唯一一个接触到现实社会的,只有E12号。

Emotion组第十二号实验体,外逃后的三小时内,在投资方的授意下,已经爆炸销毁。

基因研究所的曝光,强烈刺激了民众的神经。

当大部分人还在为了生活而劳苦奔命之时,那些上层社会已经可以用金钱改造自己和后代的基因。经过基因手术的孩子从出生起就高人一等,拥有远超普通人的智商和体魄,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富人的孩子会越来越富有,而普通人的孩子却只配给他们打工。富者越富,以至于逐渐把控整个社会的尖端资源,而穷者则愈穷,从出生起就低人一等,永无翻身之日。

阶级固化,必然会引起阶级矛盾。

阶级矛盾,则意味着社会动荡。

这是统治者所不愿看到的。

卫尽锋的父亲卫君行,前阵子就是在忙着处理这件事情。

卫君行子随父志,毕业后便通过公考进入了政务系统,从二十三岁到四十岁,政治生涯几经波折,从一个小小的科员,一步一步升任到厅级正职,后来又因为老领导的牵连,被下放到了大山中的穷乡恶县,经过五年磨砺,如今总算苦尽甘来,因为政绩显著,调回了闵州省政厅。

经过多方考虑,政府方面将研究所里的这些孩子分散处理。那些年纪太小的,被安排到了特殊的福利机构,剩下几位快要成年的,则由省政厅的几位机要人物收养。

这几个年龄稍长的孩子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已经拥有了深刻的记忆,想要让他们完全忘记过去,像个普通人一样融入社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政府方面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由官员收养,一方面是代表政府表态,稳定民心,另一方面也是便于监管,防止高智商犯罪。

只要这些孩子安分守己,就能够轻易拥有比寻常人优越数倍的生活条件。至于将来求学入职,也都会得到妥当的安排。

这便是政府给与这些无辜受害者的保护和补偿。

上个礼拜,卫君行突然造访卫尽锋居住的公寓,为的就是和儿子说这件事。

卫君行身居要职,平时都住在市委大院里,那儿出入都需要通行证,对还在上学的卫尽锋来说很不方便。所以在卫尽锋的要求下,卫君行便给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

卫尽锋除了在公寓睡觉,偶尔也会带女朋友回去。

唐欣胆子小,看见卫君行,吓得魂飞魄散,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就惊慌失措的逃了。

所以她便没能看见卫尽久。

那天卫尽久留在卫君行的车里,在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电话,被通知可以上楼。

卫尽久,是榕市才破获不久的基因研究所中的一名实验体,隶属Wisdom组,编码9号,通常意义上的新一代高智慧人。在二十三小时之前,他被卫君行收养,拥有了自己的名字,卫尽久。

二十三小时之后,他被卫君行带到了自己新的住所,见到了自己的“哥哥”,卫尽锋。

第二章

卫尽锋不喜欢卫尽久。

之所以不喜欢,并不是他怀有什么主观偏见,而是卫尽久自己不讨人喜欢。

关于卫尽久的个人情况,卫君行是对他做过详细解释的。

卫尽锋知道卫尽久是第一代高智慧人实验体,因为现存的技术缺陷,经过人工调整之后,虽然智商远高于普通人,可整体来说,基因并不完美。

根据机构内研究员的记录,卫尽久在五岁之后,身体开始逐渐表现出夜间视力障碍的问题。然而在卫尽久出生之前,研究员就对卫尽久的基因进行过检测,根据结果显示,卫尽久本来是不应该存在夜视障碍的。

基因是个深奥而玄妙的大课题,以人类现有的知识,还不足以解答全部疑问。

卫尽久的遗传基因存在缺陷。出于保障人类安全的目的,避免这种具有未知风险的基因污染人类基因库,在卫尽久十五岁的时候,机构对卫尽久进行了阉割手术。

在卫君行不到一个小时的描述里,卫尽锋了解了卫尽久十七年的人生轨迹,知道这个实验体的确是够倒霉的,无父无母,没有人身自由,终日活动范围不超过二十平,青春期才到一半,又被人割了蛋。

卫尽锋并非纯善之辈,但对于这样的一个倒霉鬼,还是忍不住觉得有点可怜。

所以在卫君行表示要将卫尽久安置在他的公寓里时,他只是觉得有点麻烦,但也没有反对。

卫君行这个人,出身官宦之家,从小受到熏陶,政治理想中总带着些浪漫主义色彩。他临走前嘱咐卫尽锋,让他和卫尽久好好相处,那一脸郑重的神情,好像是要在家搞什么人类和异形和平共处的特别行政区一样。

卫尽锋自然是答应了。

在这个时候,卫尽锋还是真心想要和卫尽久和睦相处的。

但寥寥数日,卫尽锋就放弃了。

为了表达善意,卫尽锋一个平时都在食堂解决三餐的人,第二天特意翘掉晚上的训练,早早从学校回来做了一桌晚饭。饭桌上,卫尽锋给卫尽久夹了块葱椒鸡。卫尽久木着一张脸,不说谢谢,说他不吃葱。

卫尽锋维持笑容,又给他夹了一筷子青菜。

卫尽久一脸为难的表情,好像卫尽久给他的是什么毒药。勉强吃了一小口以后,他抬头小声对卫尽锋说:“我自己会吃的,你不要给我夹了,这样不卫生。”

卫尽锋点点头,嘴角的笑容彻底垮了下来。

卫尽久拒绝了卫尽锋的善意,也完全不想和卫尽锋有什么交流的样子。卫尽锋虽然和卫尽久同住一处,但丝毫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卫尽久总是关着自己那间屋子的门,除了使用卫生间,几乎不出来。卫尽锋白天要去学校,晚上回到公寓,也碰不到他几面。

卫尽久的种种表现,都像个实验室怪物,实在叫人难以产生好感。

卫尽锋即便一开始存有同情之心,几天下来,也懒得搭理他了,只当家里多了个房客。

一个礼拜之后,卫尽久在卫君行秘书的安排下,毫无压力的通过入学测验进入师大附中,成为了一名高一插班生。

卫尽锋在师大附中念高二,当初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考进来的。

就凭卫尽久那副德行,卫尽锋很容易猜到他在新班级里会受到什么待遇。

而事实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除了上次在食堂门口相遇的一次,后来卫尽锋还撞见过好几次卫尽久被人使唤跑腿的事情,不是买饭,就是买水,活动课班里其他男生都在玩球,只有他负责捡球。那些人故意把球往远里扔,他就像条狗一样,追着球满场乱跑。

这些事卫尽锋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卫尽久在学校过得不好。但是因为卫尽久并没有找过他,所以这些事他也就是看在眼里,从来没有主动帮他出头。

毕竟他每天除了上课还要训练,事情也挺多的。卫尽久闷声不吭,他也犯不着给自己多添麻烦。

如此相安无事的过了半个多月,礼拜五这天,校队教练家里有点事,临时放假,体育生可以不用留下来训练,卫尽锋就提早放学了。

学校门口有不少小吃店,卫尽锋今天不用留校训练,就没去吃食堂,打算在校门口的烧烤店里解决晚饭。

这家烧烤店生意很好,经常客人多到店里坐不下,又正好紧挨着旁边一栋居民楼,中间有一条半米宽的过道,于是老板就弄了很多折叠桌椅收在过道里。客人坐不下的时候,就把桌椅搬出来架在店门口,客人走了,再把桌椅收回旁边的过道里。

卫尽锋和唐欣进门的时候,店里已经坐满了人,于是卫尽锋便让唐欣先选菜,自己去旁边过道里搬椅子。

烧烤店旁边的这条过道不是死胡同,经常有野猫野狗从里面跳出来,不过很少有人会从这里走。

卫尽锋身高有一米九二,在校队常年训练,肩背宽阔,一个人几乎就把整条过道挡住了。

他站在过道口找了一会儿,想挑一副干净些的桌椅,忽然听见过道深处传出说话的声音,像是有几个男生在里面。

卫尽久放学以后,被班里的同学堵在了这条巷子里。

汪磊插着手臂,旁边围着他的两个兄弟,气势汹汹的盯着面前的卫尽久,说:“小子,你不服气啊?”

卫尽久后背紧贴着墙,衣服上蹭了东一块西一块的油斑,脸上也沾了灰尘。他很害怕,但还是极力用冷静的语气对汪磊说:“你们每次都说下次再给我钱,可是从来没给过我。”

汪磊嗤笑一声:“所以呢?”

“所以……我已经没钱了。”卫尽久垂下目光,不敢与汪磊对视,声音也越说越小,“也不打算再请你们吃饭了。”

“你他妈衣服穿的那么好,没钱请我们吃饭?”汪磊破口大骂:“你当哥几个傻子,糊弄鬼呢?!”

他一挥手:“揍他!”

汪磊话音落下,旁边跟着他的那两个男生立刻朝卫尽久扑了过去。卫尽久哪里是他们的对手,都没看清是谁先动的手,肚子上就挨了一拳,打的他两眼发黑,直接蜷缩着就倒了下去。

其中一个男生笑道:“这也太不经打了。”

汪磊走上前来:“不经打还敢跟老子叫板,老子让你长长记性!”一边说着,他一边狠狠的去踢地上的卫尽久:“再问你一遍,有没有钱?”

卫尽久下意识的抱住头脸,在疾风骤雨般的拳脚中大声喊叫:“你们这样是违反校纪的!”

“那你去找教导主任告状啊。”汪磊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大声笑着继续踹他,直到踹得累了才停下来,微微喘着气对旁边人说:“你去翻翻他口袋。”

被他点到的那个男生答应一声,蹲下去翻卫尽久的上衣口袋,没摸到钱,也没有手机,于是又往下去摸卫尽久的裤子口袋。

卫尽久这时忽然紧紧并拢双腿屈起膝盖,尖声叫道:“别碰我!”

汪磊立刻往他脑袋上踢了一脚:“闭嘴!”

尖锐的疼痛瞬间从太阳穴扩散开来,卫尽久脑内一阵嗡鸣,意识都有些不清了,唯有身体还僵硬的蜷缩着。

因为卫尽久的不配合,那个男生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把手插到卫尽久的裤子口袋里。他粗暴的翻找摸索了一会儿,忽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咦?”

汪磊问道:“怎么了?”

男生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上次老三跟我说他上厕所看见这小子没蛋,我还以为他跟我开玩笑呢,他妈的好像是真的!”

汪磊顿时起了兴趣:“有这种事?把他裤子脱了给我看看。”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噗噜《W组9号》点评: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6:56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6:56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6:56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6:56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6:56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6:56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6:56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6:56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6:56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