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禅梵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男生沉默了片刻,随后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礼盒,黑色天鹅绒包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光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这进的到底是个什么班啊。听他这么一说,郑执走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微微躬身往桌肚瞅了眼。他话中的未尽之语是“怎么这么快就选出老大了”。郑执被他的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接着郑执又看了看紧挨着的另一桌,两个座位上都没有人,很方便观看。郑执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章节试读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作者:禅梵生【完结+番外】

文案:大概是两个直男每天若无旁人撩骚的故事

818三班颜值担当在线互撩。

从死对头变成相好的。

两个校霸又在教室里互撩撒狗粮啦!

顾翊:“兄弟,嘬一口?”

郑执:“走,找个没人的地方。”

军训期间相互挑事迟到,被罚面对面对视一个下午。

郑执:“我瞎了。”

顾翊:“教官太会玩。”

都以为对方是穷小子。

今天郑执又吃土啦!

顾翊:啃泥ing。

·请和谐看文,笔芯!

·一个攻弯了疯狂撩受的故事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执(受)顾翊(攻) ┃ 配角:连载文《反派boss打脸来袭》 ┃ 其它:

第一章

“小兔崽子!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老郑家的崽!”

郑执坐在某个小公园的长椅上,估计上了些年头,边角儿上的黄漆已经翘起了壳。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一看就保养得极好的手上夹着根烟,想起出家门前牛鼻子老爹骂他的话,嗤笑一声。

昼夜温差极大,冷风飕飕的从脸上刮过,有些刺痛,手上的烟也燃得格外快。

一根燃尽,郑执又从烟盒里抽出了根烟点上,一呼一吸间视野有些模糊。

半晌后,烟盒里的最后一根也见底。

他把烟盒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扔,想起刚才走过来的时候路过了一家小卖部。

随后站起身大跨步往小卖部走去,松垮的灰色休闲裤也无法掩盖住他修长笔直的双腿。

“你们知道世界上最无奈的事是什么吗?”

才走到小卖部附近,他就听到有人这么问了一句,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没钱?”

那边有人答道。

“错。”问话的那个人说。

“上厕所没带纸?”

又有一人回答。

“错!”

郑执驻足听着那边的对话,打火机在五指间转动。

天已经黑了,路灯的灯光微弱,五指间来回穿梭的打火机上隐有银光跳跃,上面是两个Z。

“难不成是上厕所带了纸,却不小心掉了?”

第一个回答的人接口到,引得第二个人哈哈大笑。

“错错错,全错!”

郑执眉梢微挑,走近了些,目光触及小卖部柜台前的三人,扫到问话那人左手边的一副扑克牌。

“那你说啊,答案是什么?”

“那就让我来为你们揭晓谜底吧——”

“答案就是——”

“对三,要不起。”

那人刚要说出这句话,就听到答案已经被人抢先公布了,声音的来源好像是从门口。

三人循声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人影迎着店门的灯光立在那里。

小卖部用的是那种小瓦数的钨丝灯,灯光泛黄,有些看不清那人的轮廓。

待郑执走得进了,他们才看清对方的五官长相。

不由得倒吸口气。

“王哥,咱们店是不是来明星了,能上电视吗?”

最开始说‘上厕所没带纸’的男人小声嘀咕道。

郑执的长相随他妈,脾气却随了那个把他赶出家门的老爹。

五官阴柔却不显女气,笑与不笑都是眼尾微挑的样子,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看起来很是招人。

“麻烦,一包x烟。”

呆愣中的几人被他的这句话带回现实。

听到他要的烟名后不禁心中啧啧。

长得是挺好看的,看着穿的挺普通,没想到竟然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啊。

“二百五,微信还是支付宝?”

被喊做王哥也就是刚才问问题的那个,从柜子里取出一包烟放到柜台上。

郑执听到他的话只是蹙了蹙眉。

王哥笑了笑,露出一口烟牙,“小哥,挺阔气的啊?”

郑执没心情跟他叨叨,从口袋里取出手机付账。

打开支付宝扫描,等了半天也没传出‘滴’的一声。

随后又‘嗡嗡’振动两下,收到了一条短信,郑执点进去瞧了两眼。

“操!”没忍住爆了声粗口。

这声音把正在盯着他看的三人唬了一跳,暗道:长得好看的人骂人也好听啊。

手机上的有两条未读短信,第一条显示的是。

[对不起,您的银行卡号已冻结,支付功能已取消。]

再看第二条。

-老妈:儿砸!你爹那个老兔崽子把你的卡给冻结了!这回他是真的脾气上来了,我也拦不住啊,等会妈给你先转个一万,你爹盯得紧,过几天我再给你打钱!

郑执:“……”

果然没一会,就是一条到账提示。

[卡号尾数0721的用户给您转账10,000元。]

郑执不由轻笑一声,果然还是老妈好。

王哥几人见他骂完人又笑了,正要说话,看到郑执转身就走,忍不住在后面提醒一声。

“诶,小哥,这附近不太平,大晚上的,男孩子也得保护好自己啊,何况还生得这么俊。”

郑执只听完前半句冲后面摆了摆手,走远了。

他心情正不爽,谁碰上来算谁倒霉。

走出一段路,郑执再次停住脚步,站在昏暗的路灯下对着七弯八拐的巷子口一阵犯愁。

他就随意打了个车,没想到跑到这么个犄角旮旯的小破地方,郑执从上衣口袋掏出手机正要打开地图。

“喂。”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郑执转身往后看去,是个有着两色头发的杀马特小混混,红白双色各占一半,就像剥了一半的荔枝。长得挺得高高瘦瘦,手上还拿着根棍。

‘荔枝’扬起手里的铁棍在他面前晃了晃,“把你的手机交出来。”

郑执挑眉,一般这种情况不应该说‘把钱交出来’吗,手机支付宝要密码的不知道?

‘荔枝’见他没动,急了,冲上来就打。

郑执也不是吃素的,接着两人就开始拳脚相向,对方手上有武器,他的大腿上挨了一下。

郑执反手把他胳膊反拧回去。

眼看着第二棍就要落下,结果被不知道突然从哪冒出来的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兜兜,别胡闹!”来人握着挥下来的棍子,声音严厉中带着一丝温柔。

郑执侧过脸看向他,男生穿着一件白色T恤,运动裤,简简单单,隐约可见其五官轮廓,很好看。

“抱歉,这是我弟弟,有点笨,请见谅。”那人把叫做兜兜的‘荔枝’给拉开后,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顾翊,顾名思义的顾,立羽翊,他叫厉豆。”

名字跟开玩笑一样,郑执没说话。

顾翊像是看出他的情况似的,突然对他说。

“裤子脱了。”

第二章

郑执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视线对准顾翊,确定他就是在看自己,险些没忍住一拳过去。

说的什么骚话?

顾翊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摸了摸鼻子掩饰那一点点的尴尬,说道:“我去附近给你买点药,擦擦。”

“哥!钱!”厉豆在旁边跺脚,脸上的表情确实傻兮兮的。

郑执估摸着厉豆那杀马特一样的造型估计是为了掩盖他的傻气。

顾翊眯了眯眼,厉豆立马不蹦了。

看他们俩这副样子敢情是两穷逼,郑执想了想,冲顾翊挥了挥手,“加个微信吧,我转钱给你。”

顾翊想说不用,考虑到自己手头确实有点紧,点头答应道:“行,我扫你吧。”

郑执撇撇嘴,点开二维码,“喏。”

等他加上好友,郑执转了五百过去。

顾翊看他一眼,买药哪用得着这么多钱?

刚才他要没看错的话,这人之前在小卖部是想买东西,是空手出来的。

郑执瞪了回去,“看什么看。”

顾翊移开视线,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郑执可以看清他的侧脸轮廓了,线条冷硬不失雅痞。

顾翊过去扶着郑执的肩,带着他走了段路,厉豆就亦步亦趋跟在两人身后,直到走出这个巷子,回到刚才的小公园,他把郑执放到长椅上。

侧身叮嘱厉豆道:“在这看着,不许乱跑,听到没?”

厉豆诺诺点头,抱着棍子很老实的站在长椅旁。

郑执扫了他两眼,眼中闪过戏谑的神色。

看不出来,这家伙带崽挺有一套。

顾翊看出他的揶揄,如果是往常有人用这种眼神瞧着自己,他绝对会把人打得连妈都不认得,不过念在那五百块的份上,顾翊只是又跟厉豆说了两句,揣着手机走了。

背影颀长,一步一行间说不出的优雅。

郑执感叹一声,“这小破地方还能养出这样的人?”

说完他往旁边站着的厉豆看了看,厉豆一动不动保持着顾翊离开前的站姿。

“噗嗤”,郑执禁不住笑出声,这小孩一板一眼的样子太有趣了,“喂,刚那个是你哥?怎么不一个姓啊?不是亲生的?”

郑执问他,末了补上一句,“野生的?”

厉豆像是被触碰到了什么开关,瞬间炸毛,“你你你……”

“我我我?”郑执逗他。

“你!”厉豆又跺了跺脚,“讨厌!”

郑执:“……”

“噗哈哈哈哈。”郑执忽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顾翊回来的时候是用打着手电筒的,在不怎么明亮的小道上还挺管用,手机灯光对准了郑执的脸,郑执一下收住笑抬手挡住眼睛。

抬手的一刹那,顾翊可以见到对方笑得发红的眼角。

顾翊关掉手电筒,就见郑执微微仰起头,撩起眼皮睨视他,仿佛两人的位置互换了,而自己则是在仰视对方,傲气得很。

“药呢?”郑执靠着椅背,一副大爷样,懒洋洋的说。大腿上不时传来闷痛感,让他的心情有些郁燥。

顾翊把刚买的药递给郑执,然后看向一直被自己忽略掉,快要哭鼻子了的厉豆。

“怎么了?”顾翊摸了摸他的头。

厉豆委屈极了,指着正在低头摸手机的郑执说:“他是坏人。”

郑执忽地抬起头看向厉豆,眉梢微挑,那样子像是在问,‘到底谁坏’。

顾翊一听就知道厉豆说的话什么意思,只是又揉了揉他的脑袋,接着转头看着郑执,“怎么不擦药?”

郑执笑了笑,扬起嘴角语气相当自得,“擦啊。”

被人告状的感觉还不赖。

顾翊刚要开口,就听郑执说道:“麻烦避一避,我要脱裤子了。”

顾翊:“……”

郑执心中闷笑两声,刚才被打的不爽总算发泄了一点。

顾翊看出他的揶揄,没走,反而是抱着手臂站那不动了,一副‘要看你脱裤子’的神情。

郑执夜视能力不错,加上远处有路灯,虽然不怎么亮,但也足以让他把顾翊的表情尽收眼底了。

郑执观他神情,噎了噎。

“怎么?不脱了?”顾翊眯缝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

郑执淡淡瞥他一眼,“麻烦走远点谢谢。”

顾翊也不耽搁他了,毕竟是厉豆先把人打了,那一棍下去可不轻。

顾翊把厉豆拉到了离小公园有些距离的位置,开始板起脸教训他:“谁让你乱跑的?乱跑还不算,居然跟人动起手了你?你知不知道自己的一身蛮力多大?”

顾翊看了看厉豆,这孩子今年都十六了,长得人高马大,智商维持在六七岁,空有一身蛮力,犟起来他都拉不住。

真是有些头疼,就是因为父亲要把他送走,所以自己才带着人出来的,现在两人是有家不能回,好在他手头还有点钱,不然就得露宿街头了。

不过就是因为只有一点住宿的钱,厉豆才会想到去抢劫。他的智商时高时低,知道现在社会通用的是支付宝,所以才会抢手机。

顾翊教训完厉豆,估摸着郑执也擦完药了,带着厉豆回去找人,一眼望去,小公园空荡荡的,脱漆的长椅上哪儿还有人。

顾翊从兜里拿出手机来想问问郑执去哪了,刚点开好友信息栏。

-顾翊:你去哪了?

我是你大爷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后面还跟着六个不同颜色的字,散发着‘戳我呀’‘戳我呀’的信息——发送朋友验证。

郑执一瘸一拐照着刚才好不容易记住的路线,走回巷口,刚刚他记得这有块牌,于是照着上面的地址叫了辆车。

看着空空如也的微信页面,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随后微信响起了一声提示音。

你是我孙子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添加/拒绝。

郑执‘嘁’了一声,居然换了个名字加他,头像都不换换?

郑执指尖滑动,在屏幕上点击了‘添加’。

接着页面跳转到好友界面。

你是我孙子[转账]请你确认收款。

时间是22:22。

郑执点开信息栏,上面是419的转账。

他刚刚趁顾翊在安慰快哭鼻子的厉豆时查了一下这药膏多少钱。

81块。

郑执啧啧了两声,给他发了条信息。

-郑执:留着给你弟买糖吃。

你是我孙子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第三章

操!

郑执眼睛直直盯着后面‘发送朋友验证’,心中骂了一声。

什么骚玩意儿。

郑执觉得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

先是摔了一套青花瓷古董,被老爹赶出来,接着又遇上两个这么奇怪的人。

郑执叹了口气,想到那套青花瓷古董心中更加郁郁,不就是打碎了一套古董吗,他这又不是第一次,说什么价值连城需要一千万啊,铁定被坑了。

古董哪儿那么容易碎,磕了一下就散架了。

神游间,出租车已经到了。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停到路口的地方摇下车窗,“诶哟,这地儿可偏了,我跑了十几分钟才到。”

“这儿离南临大学有多远啊?”郑执跟他打了声招呼,问了句。

“南临大学?”出租车司机瞧了他几眼,“原来是临大的学生啊,最近好像是要开学了,小哥儿上几年级啊?”

郑执打开后面的车门做了进去。

“大一。”

“哟,大一的学生啊,后天你们就得军训了吧。”司机继续跟他唠嗑。

郑执咂了咂嘴,现在的出租车司机都这么八卦的吗。

他答道:“对。”

是啊,后天就是军训了,他就是在这个节骨眼儿被赶出来了。

当初想着家里有司机开车接送也方便,所以是填的外宿,而临大的宿舍申请向来都是提前一个月交,他现在可谓是无家可归的可怜虫了,手里这一万也不知道够花几天。

郑执选了一家离临大比较近的酒店住下,后天军训,从家里出来什么都没带,还得去附近的服装店买两套衣服。

买衣服刷支付宝的时候,郑执只觉得心里在滴血。

以前也没觉得一万有那么重要啊,眼见着手机屏幕上的数字变动,心头拔凉拔凉的。

郑执从服装店里出来,视线就跟对面店门走出的两个人撞上了。

郑执有点想笑,因为对面的厉豆瞪了他一眼,那一头十分抢眼的一半红一半白的发色,配上凶巴巴要咬人的表情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对面的两人手中各拎着一个袋子,郑执扫了眼他们头顶上方的牌子。

——全场五折,跳楼大甩卖

上面的字是用黑色油漆刷上去的,应该是店主自己随便找来的铁皮块充做门匾,字迹歪歪扭扭,有点丑。

挂在上面房檐上,一副摇摇欲坠、风一吹就倒的样子。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禅梵生《死对头撩上我搅基》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小说[禅梵生]在线试读

男生沉默了片刻,随后从桌肚里拿出一个礼盒,黑色天鹅绒包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光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他这进的到底是个什么班啊。听他这么一说,郑执走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微微躬身往桌肚瞅了眼。他话中的未尽之语是“怎么这么快就选出老大了”。郑执被他的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接着郑执又看了看紧挨着的另一桌,两个座位上都没有人,很方便观看。郑执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

2019-09-03 07:26:45

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2019-09-03 07:26:45

冬日倒计时小说[藤花琅]在线试读

她长得很漂亮,时星长得像她。她就这么自私的把自己先送走了,没管她在泥淖中挣扎的孩子。唯一留下的是那本日记。最后一篇是九月十三日——她自杀的那天。时星发现的她。她死的时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瘦骨嶙峋了,闭着眼睛,手交叉虔诚的放在腹部,躺在床上,嘴唇抹了最明媚的口红色号,死的时候依旧光鲜亮丽。如果说,之前妈妈还在的时候,他好歹能过一些好日子,但妈妈自杀死后,时星再也没见过光。哭喊,呻吟,翻滚,肉色。...

2019-09-03 07:26:45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小说[红口白牙]在线试读

李破星拿起际修的衣服嗅了下,在他右臂的位置上发现了一丝血迹。际修:“刚刚不小心蹭破了些皮。”李破星又闻了一下:“香气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味道极淡,却奇异地勾人地很。“这是什么?”际修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也闻到了一种香气。...

2019-09-03 07:26:45

怀了竹马的崽后我方了小说[猫花]在线试读

陆瑾川放开了李言蹊,哪想到,刚得到自由的李言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你这渣男,你去死好了,最好死得透透的。”说实话,除了那件事情之外,他真不知道自己哪里还得罪了这个祖宗,而且距离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了,如果李言蹊真要闹的话,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看来,李言蹊这是发酒疯了,他还在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李言蹊,你没完没了了是么?瑾川他哪里惹到你了,非要大晚上的在这里闹,你也不嫌丢人。”江月也不客气地责骂着自己的儿子,她想着应该是因为那件事情,所以她儿子才会拿陆瑾川来撒气,因为这种事情,李...

2019-09-03 07:26:45

被豪门情敌标记之后小说[倔强海豹]在线试读

“你不会让我扶你去吧?”宋仪无可奈何,认命的扶着顾行川进了洗手间,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顾行川搭着宋仪肩膀,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全压在宋仪身上,烟草味的信息素让宋仪全身难受。“你不敢看?”顾行川凑近宋仪的耳朵边,吐着热气。顾行川睨了他一眼,松开了他的手腕,“我想洗澡,身上全是医院的味道,真难闻。”“我一个人能走过去?”他低下头,有意给顾行川不痛快,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顾行川的大家伙。宋仪轻蔑的笑了一声。...

2019-09-03 07:26:45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小说[廿小萌]在线试读

【NingMeng-Jimiao使用98K爆头击杀了Simid】季航眉梢一抬,这个爆头再加上前面两个,这小主播是真真儿的弹无虚发啊。季航本以为这就够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夸张的。季航手雷一脱手就不出所料的被小主播念了一句扔早了,但他难得的没接茬,只安安静静的帮着分担一个,等着看小主播接下来的操作。又是爆头击杀?但那小主播仍旧丝毫不乱,典型的人枪不符,声音有多软,枪杆就有多刚。好了,没得洗了。...

2019-09-03 07:26:45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华学林顿时觉得十分委屈:“那不是姐你在问白家的事吗?白霜好几年前就把白家的生意都交给了她儿子,陈家大哥陈之敏。想和那冷面煞神搭上线,谁都不如陈哥管用,所以我就想着把他带来见见,大家坐下慢慢聊。谁知道……”***把人领到这么一个可以完美作案的地方,陈之敬反而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语气冰冷道:“想说啥,说。”华书仪闻言,有些担心地看了看那二人消失的走廊拐角,再看看拿出所有演技装虚弱的弟弟,忍不住埋怨道:“你说你把他领过来干嘛?惹得这些事!”听到这话,华书仪才想起来,三十多年前白霜就是嫁给...

2019-09-03 07:26:45

怀了豪门大佬的崽小说[诗小刀]在线试读

夏珩咬字清晰,“你做梦。”“去你的互利共赢。”夏珩火了,“什么孩子?这他妈的只是个受精卵,我想怎么处置都是我的事。”他并没有任何阻碍夏珩行为的意思,只是现在看来中,夏珩不仅没有经济基础,还冲动,不理智。“其中一个孩子随我姓。”封誉神的样子非常理所当然。封誉神不为所动,“我劝你冷静,这是个互利双赢的局面。我不愿意看到因为你的经济原因,让一个孩子失去生存的机会。”“不关你事。”夏珩站了起来。很恼火自己陪聊这半个小时,迈步就要走,封誉神跟着也站了起来。“如果我不知情,自然不关我事。现在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

2019-09-03 07:26:45

我在小说[闻梓]在线试读

风吹过来的时候,衣服鼓起来一个大包,连带着江潮的气息往叶烨脸上呼去,叶烨别扭的转过脸看着路上飞驰的风景。“要不我还是下来吧”叶烨说。叶烨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今天江潮没穿皮衣,而是换了一件普通的T恤,看起来很有学生的样子。“坐稳,上坡了”江潮站起来踏自行车,把脊背弯成了一张弓。男孩子正是抽条的年纪,只长个子不长肉,背上脊骨根根分明,绷起来的时候竟有种充满力量的错觉。他举起右手,啪的一声打在江潮背上。...

2019-09-03 07:2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