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寒远小说章节试读

《寒远》作者:池总渣【完结】

文案:高亮提醒,攻受破镜重圆分开七年。

高亮提醒,攻会有个孩子非亲生。

雷者慎入。

禁欲贫穷攻x洁癖小公主受。

洛林远生来娇贵,脾气大,性格硬,空有一张好的脸。

俞寒薛定谔的直,脾气好,性格软,每天只睡三小时。

俞寒不想洛林远靠近他。

洛林远偏要靠近他。

这是一个洛小公主追着要跟人家做朋友的纯情校园文。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甜宠,小甜饼,破镜重圆,HE。

第一章

他有纹身,洛林远看得很清楚。一串黑的,像英文字母,隐在白色校服袖下。文的位置大概是肩胛骨,因为打球的时候,他的袖子要卷起来,露出点边缘。

洛林远咬着吸管,坐在了台阶上看球。他怕晒,躲在阴影底下,懒洋洋地眯着眼,盯着球场中心的人。

那人愉快地跟队友拍手,庆祝成功进球。

洛林远吮了口吸管,一口甜甜的果肉进了嘴,他用牙细细地磨。

洛林远撑着石台,脸往上抬,松了松脖颈。刚拿出手机,后颈就被人一拍再一揽,逼得他险些将刚喝进去的果汁给吐出来。

他推开搭到他身上的手,不客气地对来人说:“你干嘛啊!”

方肖受了他的冷脸也不以为意:“怎么坐到这看球啊,咱们班在隔壁球场。”

洛林远也不搭理他,将吸管叼进嘴里,慢吞吞地咬,眼睛不离球场上的人。

方肖顺着视线一看,嘿,这他妈不就是俞寒吗。

他眯着眼盯了盯俞寒,又看洛林远:“他怎么着你了?”

洛林远没搭理人,方肖也不在意。他跟洛林远自初中在一块,深知这人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在外人面前还好,熟人面前就是狗脾气,混身毛病。

还是因为洛林远他妈生他的时候亏了身子,也就这一个儿子,洛家上下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但老话说得好,越金贵的孩子越难养。洛林远打娘胎来就大病小病不断,从小就常常住院,体质很差。

因为洛林远童年经常在医院渡过,脾性就比较骄纵。

又因为作为洛家这辈的长子,长大要继承家业的,小时候刚出医院还得在各种叔叔伯伯面前亮相,必须作出一幅乖巧懂事贵公子的样子。

在这样的一个成长环境里,就养出了洛林远几乎有点双重人格的模样。

方肖刚认识人的时候,也被他装出来的样子给迷惑了。

初中那时,洛林远还没发育,那真的是雌雄莫变,嫩生生的,眼睛又黑又大,睫毛长得好似混血,还有着个洛小公主的外号。

当然,女生背地里都是叫他洛小王子的。

那时的方肖就是一个单纯的颜狗,舔颜舔得死去活来,就不知死活去跟洛林远做朋友了。

刚开始洛小公主还乖巧可爱惹人怜,后来露出真面目,方肖也不是没想过合不来就不做朋友呗。

但洛林远在一起校园群架的时候,非常讲义气地背着被人打得半瘸的方肖逃跑。

那时候方肖就真的把人当兄弟了,狗脾气也给忍了。

洛林远平时在外装出一副高岭之花,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样子,很少见他对人这么上心,还在大热天出来盯着人打球。

他打球,洛林远都没来看过呢,说嫌晒,他血糖低,头晕。

方肖重新把手臂搭到了洛林远身上:“怎么了,俞寒跟你抢女人了?”

方肖看看目光炯炯盯着俞寒的洛林远,心里非常不给面子地想,这画面简直就跟一狐狸犬盯着藏獒,气势汹汹得分分钟咧嘴上去咬,人藏獒鸟都不肯鸟他。

方肖顺着视线看向球场的俞寒,如果说洛林远是贵公子,那俞寒就是一落难王子。

单亲,母亲早逝,被外婆带大。年前外婆还被车撞了,现在仍躺医院里呢。

俞寒特意跟老师请了假,晚上要去医院陪护,就在这种情况下,成绩仍稳定在年纪前十。

长得又帅,成绩好,身世可怜,简直就是小说一般的人设,引得不少女生心里怜惜着他,明里暗里帮助他,还发起众筹。

俞寒也是来者不拒,女生给他送饭吃,他就吃,女生发起众筹给他捐钱,他就拿,还一一去礼貌道谢,说以后一定会还。

这还不还虽说不一定,但见人不抗拒,女生们也就心满意足。

私底下倒有人说俞寒长得一副清高相,膝盖却比谁都软,说跪就跪了,好歹有点尊严吧。

女生们一听到这话就炸,直言怼回去,说你家没人生病的时候,有种别用社保别求捐款啊,没办法了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善意,非得倔着个脖子耗死自己才叫守住尊严啊。

总之两人都是学校里挺出名的人,但方肖怎么着都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搭上边。

方肖捏了捏洛林远的脖子:“你说这俞寒不是说家庭困难吗,怎么还有精力来打球啊。”

洛林远啪地把方肖的手打下去了:“可能是球赛赢了有钱。”

方肖嘶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盯着洛林远。

洛小公主能对旁的人起兴趣已经够稀奇的了,还特意去打听人的事,太阳是从西边起来了吗?

洛林远闷闷地垂下眼皮,真的太晒了,他受不了。

他起身三两步跳到底下,又因为起得太猛,头晕目眩,他真恨自己这幅身子。

洛林远最后看了眼球场上的人,不经意间他们对上了视线。

俞寒与他四目相对,还愣了愣,下意识露出一个温和有礼的微笑来。

他刚好掀起球衣擦拭脸上的汗,双颊泛着健康的潮红。一旁看他打球的女生早就掏出手机来拍了,拍那八块腹肌和漂亮的人鱼线。

可洛林远却对着人嫌恶地皱眉,他心想,真脏。

真热,真累,真烦,他到底为什么大中午地要来这破地方看球,呆在教室喝冷饮不好吗。

本来在家中就不能喝冰的东西,来到学校吴伯就管不到他了。

洛林远淡淡地收回视线,冲方肖矜贵地点点下巴:“走了。”

他踩着雪白的球鞋,慢吞吞往教室的方向走。他将饮料扔进了垃圾桶里,咚得一声。

他不是忽然对俞寒起了兴趣,而是他不小心看见了俞寒在跟人亲嘴。

地点是学校的天台,和他亲的对象是男的。

洛林远那时正躲在背阴后学抽烟,他忍着呼吸道泛上来的痒意,憋得脸都红了,一错不错地盯着不远处两个交叠的人影。

青涩,校服,拥抱,亲吻,只是同样的性别,就构成了不一般的画面。

都是男的,活的同性恋。

他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香烟,洛林远把烟掐灭在了墙上,留了个漆黑的印子,结束了这场愚蠢的青春期叛逆。

他忍不住地盯着俞寒亲吻别人的唇,慢慢的,被磨红了。就像他喜欢的那款红丝绒蛋糕一样,看起来又甜又诱人。

洛林远不敢想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的嘴感兴趣,他觉得太可怕了,浑身上下寒毛都竖起来了。

第二章

洛林远回到了班里,他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生,女生正趴着玩手机,漂亮的长腿支在课桌底下。

坐在洛林远位置前的班长拿着个小镜子,像是在整理头发,实际是在偷看镜子里坐在他后面的女生。

洛林远慢吞吞地走了过去,语气平静喊了声:“夏芙。”

夏芙一下从他位置上坐起,撅着嘴:“去哪了?我等了你好久。”

方肖跟在他身后回来,看见夏芙就接了句嘴:“他跑隔壁看球赛去了。”

洛林远眼神在夏芙涂了淡粉色口红的嘴上轻轻掠过,站到了班长旁边,将人手里的镜子抽开。

班长浑身一震,洛林远单手撑在课桌上,语气平平,内容直白:“我不喜欢别人偷看我的女朋友,别再有下次了。”

班长有些尴尬地看着他,点点头。

洛林远失手一般,将镜子推到了地上,碎了。

班长起身去找扫把将地上的镜子碎片全扫干净。

夏芙看着一出,心里甜甜的,她起身,等洛林远坐下了,再坐人腿上,双手揽着洛林远的脖子。

洛林远瞬间皱眉:“下去。”

夏芙拧了拧身子,撒娇道:“不嘛,我没位置坐。”

洛林远看向方肖,方肖立刻站起来:“来,夏姐,我位置给你。”

夏芙瞪了方肖一眼:“有你什么事啊!”

方肖:“……”得,成他多管闲事了。

洛林远加重了语气:“我说下去。”

夏芙腾地站起来,转身就往门口跑,一下就没了影。方肖见识了番女人的变脸功夫,简直叹为观止。

他将脑袋探到洛林远面前,看人表情。洛小公主根本眼神都没分一个给他生气的女友,而是拿出手机,盯着手机屏幕不动了。

方肖道:“你不追啊。”

洛林远头也不抬:“不追。”

方肖啧了声:“不怕人真跑了啊?”

洛林远没答他,重新趴在了课桌上,漫无目的地玩着手机,点开一个又一个app再退出,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一会想到夏芙那涂了口红的嘴唇,一会又想到了俞寒的嘴。

女人的唇柔软馨香,他吻过。俞寒呢?他为什么会吻一个男人?男人有什么好亲的,说不定还早早就长出了胡子,下巴蹭一起的时候得多疼。

洛林远把手机屏幕盖到桌面上,想到刚才俞寒打球的时候,还掀起衣服来擦汗。有洁癖的洛林远简直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当然他知道大多数青春期的男生都是这么脏。

但是这种脏出现在俞寒身上,洛林远就无法接受。虽然人家俞寒也不需要他接受,那个被俞寒亲的男生,说不定就喜欢这脏臭味。

洛林远啧了一声,转头将脸埋进双臂之间,不愿再想了,他觉得蠢。

放学铃声响起时,洛林远所在的微信群一下活跃起来,信息一条接一条的蹿出来。都是一起玩的,方肖捧着手机回得不亦乐乎。

没多久,他就抬手用手肘拱了拱洛林远:“老李他们说今晚去酒吧,走不走,带上夏芙。”

洛林远不是很有兴趣,方肖又说:“你得哄哄你女朋友啊,你怎么这样谈恋爱啊,跟个性冷淡似的,如花似玉的一女朋友,你碰都不碰!”

这句话也不知道戳中了洛林远那根神经,他一下坐了起来,眼神如刀地刮了方肖一眼。

但是方肖完全不惧他,还擅作主张回了群里:去,洛小公主要带他女朋友去。

李宇杰:夏芙?十班的班花?

许昌:叫夏嫂带点她们班上的妹子呗!

方肖:得了!

他刚抬头准备给洛林远说,就见刚刚还在位置上的人已经不见了,也不知去了哪。

方肖:“…… ”

夏芙拿出化妆镜,刚在脸上补了一下妆,她的同桌就笑嘻嘻地戳了她一下:“你男朋友来了。”

夏芙心里一跳,偷眼看向门口,洛林远果然站在那里朝教室里望。

洛林远身形修长,还有一身比女人还白的皮肤,五官精致,眼神冷淡。她知道洛林远在年级里有多受欢迎,也没想过他们俩真能能在一起,但既然在一起了,洛林远这样对她,她不能接受。

现在洛林远找来了,她不是不高兴,但明面上还要作出点姿态。她抱起手,扭过身去,装作不看他。

结果她看见她面前的同桌惊讶地咦了一声:“你男朋友怎么走到任屿那里了,他们俩认识吗?”

夏芙立刻转身瞪大眼,而任屿也看着走到他面前的洛林远,有点惊讶。

洛林远站在人的桌子前,抽起一本语文书,翻开封面看写在扉页端端正正的任屿二字,字如其人,都很清秀。

洛林远将视线停在了人脸上有一阵子,直到任屿红着双颊,有些窘迫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洛林远放下书:“你是任屿?”

任屿莫名点头:“我是。”

洛林远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开了十班,没想到这一趟来还能看见天台吻戏的另一个演员。

俞寒,任屿,这两个名字倒配,可以叫愚蠢组合。

等等……他是为什么来十班来着?

直到他胳膊被人拽住,洛林远回头,对上了委屈得眼皮都红了的夏芙,他才想起来他来十班的目的是哄女友。

夏芙咬唇,气得浑身发颤正要发作,就见洛林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递到了她面前。

她差点没绷住脸要笑出来,但还是装模作样道:“我不要你的糖!”

洛林远把糖纸拆了,直接塞进夏芙嘴里。夏芙一下就笑了,被哄好了。

他们俩堵在门口说话,没一会洛林远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有人在后面低声道:“让一让。”

那声音刚过变声期,有点哑,但已经是男人的低沉,还带着喘。洛林远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那具身体散发出来蓬勃的热度,他皱眉侧身,根本没有让一让的意思。

他对上了一张笑脸,那人正是刚打完球的俞寒。

俞寒抬手擦了一下滴到下巴的汗,有些不好意思道:“同学,我想进去。”

洛林远思绪一下就散了,还是夏芙把自己男朋友拉开,还冲俞寒笑了笑。

俞寒点了个头,走进班里。

夏芙看向洛林远想说话,结果她看见的是她男友那万年冷淡的脸竟然红了,眉头还皱起来,看着还有点不高兴!

而洛林远想的却是,真不愧是个喜欢男人的同性恋,进个门都能说得这么色。

第三章

晚上一群高中生在校外的糖水店会合,方肖一看见洛林远的穿着就大呼小叫:“祖宗,你怎么还是穿得跟学生一样啊!”

洛林远打扮简单,白短袖、牛仔裤,球鞋,脑袋上还压了顶球帽,将漂亮的眼睛掩进暗处。

他看了眼方肖,方肖穿着浮夸,怕人觉得不成熟,故意找了件又紧又v的黑短袖,脖子上还挂了根粗项链,手指也叮叮当当戴了不少,看起来流里流气。

洛林远以一言难尽地眼神对方肖进行注目礼,直把人看得恼羞成怒了,才高声跟糖水店老板点了两碗糖水,一紫米芋圆,一碗红豆椰奶。

方肖嘟囔道:“我要番薯糖水啊,你怎么自作主张给我点了。”

洛林远不客气道:“自己点,这是夏芙要喝的。”

方肖磨牙,大力拍了一下洛林远的背心,趁人还没发火噌地从椅子上蹿了出去,跟老板点了糖水以后,说出去买烟。

洛林远头也不抬地摆摆手,继续玩手机游戏。没多久他身边就坐了个人,他把面前的紫米芋圆推了过去,推了一半,他的手臂就被一具柔软的身体搂住了:“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啊?”

洛林远把游戏关了,手机揣回兜里:“香。”

夏芙皱皱鼻子,将自己一缕头发捏到鼻尖闻:“有吗?很香吗?”

洛林远老实点头:“很香。”

有点太香了,甜腻腻的。他勺了口红豆椰奶,女孩子喜欢吃甜,味道也甜。比起干净的女孩子,俞寒身上的味道简直乱七八糟,今天下午在教室门口那一出,他不止闻到汗味,还有一股非常浓烈的,让他说不清的味道。

那气味很特殊,非要形容的话,就像一头在烈日下躁动的大型动物,瞬息侵占人的感官,野性十足。

夏芙将一勺椰奶递到他嘴边,洛林远摇头,他不用别人用过的餐具。夏芙也没坚持,她知道她男朋友有洁癖,虽然她很想成为那个例外,但她知道分寸。

没多久李宇杰和许昌也来了,这两个一个摇滚风一个不良范,都努力把自己往老成的方向打扮。

他们俩见到洛林远这一身,李宇杰反应和方肖差不多,倒是许昌啊了一声:“失算了!早知道我也穿成这样了!”

方肖提着个塑料袋跑回来,给大家分可乐。

李宇杰嫌弃地推开可乐:“都要喝酒的人了,还喝什么可乐啊!”语气相当叛逆,仿佛分分钟就能去酒吧吹下十瓶洋酒。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池总渣《寒远》点评:主题凝炼,集中,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2019-09-03 07:26:39

冬日倒计时小说[藤花琅]在线试读

她长得很漂亮,时星长得像她。她就这么自私的把自己先送走了,没管她在泥淖中挣扎的孩子。唯一留下的是那本日记。最后一篇是九月十三日——她自杀的那天。时星发现的她。她死的时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瘦骨嶙峋了,闭着眼睛,手交叉虔诚的放在腹部,躺在床上,嘴唇抹了最明媚的口红色号,死的时候依旧光鲜亮丽。如果说,之前妈妈还在的时候,他好歹能过一些好日子,但妈妈自杀死后,时星再也没见过光。哭喊,呻吟,翻滚,肉色。...

2019-09-03 07:26:39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小说[红口白牙]在线试读

李破星拿起际修的衣服嗅了下,在他右臂的位置上发现了一丝血迹。际修:“刚刚不小心蹭破了些皮。”李破星又闻了一下:“香气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味道极淡,却奇异地勾人地很。“这是什么?”际修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也闻到了一种香气。...

2019-09-03 07:26:39

怀了竹马的崽后我方了小说[猫花]在线试读

陆瑾川放开了李言蹊,哪想到,刚得到自由的李言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你这渣男,你去死好了,最好死得透透的。”说实话,除了那件事情之外,他真不知道自己哪里还得罪了这个祖宗,而且距离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了,如果李言蹊真要闹的话,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看来,李言蹊这是发酒疯了,他还在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李言蹊,你没完没了了是么?瑾川他哪里惹到你了,非要大晚上的在这里闹,你也不嫌丢人。”江月也不客气地责骂着自己的儿子,她想着应该是因为那件事情,所以她儿子才会拿陆瑾川来撒气,因为这种事情,李...

2019-09-03 07:26:39

被豪门情敌标记之后小说[倔强海豹]在线试读

“你不会让我扶你去吧?”宋仪无可奈何,认命的扶着顾行川进了洗手间,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顾行川搭着宋仪肩膀,大半个身体的重量全压在宋仪身上,烟草味的信息素让宋仪全身难受。“你不敢看?”顾行川凑近宋仪的耳朵边,吐着热气。顾行川睨了他一眼,松开了他的手腕,“我想洗澡,身上全是医院的味道,真难闻。”“我一个人能走过去?”他低下头,有意给顾行川不痛快,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顾行川的大家伙。宋仪轻蔑的笑了一声。...

2019-09-03 07:26:39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小说[廿小萌]在线试读

【NingMeng-Jimiao使用98K爆头击杀了Simid】季航眉梢一抬,这个爆头再加上前面两个,这小主播是真真儿的弹无虚发啊。季航本以为这就够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夸张的。季航手雷一脱手就不出所料的被小主播念了一句扔早了,但他难得的没接茬,只安安静静的帮着分担一个,等着看小主播接下来的操作。又是爆头击杀?但那小主播仍旧丝毫不乱,典型的人枪不符,声音有多软,枪杆就有多刚。好了,没得洗了。...

2019-09-03 07:26:39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华学林顿时觉得十分委屈:“那不是姐你在问白家的事吗?白霜好几年前就把白家的生意都交给了她儿子,陈家大哥陈之敏。想和那冷面煞神搭上线,谁都不如陈哥管用,所以我就想着把他带来见见,大家坐下慢慢聊。谁知道……”***把人领到这么一个可以完美作案的地方,陈之敬反而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语气冰冷道:“想说啥,说。”华书仪闻言,有些担心地看了看那二人消失的走廊拐角,再看看拿出所有演技装虚弱的弟弟,忍不住埋怨道:“你说你把他领过来干嘛?惹得这些事!”听到这话,华书仪才想起来,三十多年前白霜就是嫁给...

2019-09-03 07:26:39

怀了豪门大佬的崽小说[诗小刀]在线试读

夏珩咬字清晰,“你做梦。”“去你的互利共赢。”夏珩火了,“什么孩子?这他妈的只是个受精卵,我想怎么处置都是我的事。”他并没有任何阻碍夏珩行为的意思,只是现在看来中,夏珩不仅没有经济基础,还冲动,不理智。“其中一个孩子随我姓。”封誉神的样子非常理所当然。封誉神不为所动,“我劝你冷静,这是个互利双赢的局面。我不愿意看到因为你的经济原因,让一个孩子失去生存的机会。”“不关你事。”夏珩站了起来。很恼火自己陪聊这半个小时,迈步就要走,封誉神跟着也站了起来。“如果我不知情,自然不关我事。现在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

2019-09-03 07:26:39

我在小说[闻梓]在线试读

风吹过来的时候,衣服鼓起来一个大包,连带着江潮的气息往叶烨脸上呼去,叶烨别扭的转过脸看着路上飞驰的风景。“要不我还是下来吧”叶烨说。叶烨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今天江潮没穿皮衣,而是换了一件普通的T恤,看起来很有学生的样子。“坐稳,上坡了”江潮站起来踏自行车,把脊背弯成了一张弓。男孩子正是抽条的年纪,只长个子不长肉,背上脊骨根根分明,绷起来的时候竟有种充满力量的错觉。他举起右手,啪的一声打在江潮背上。...

2019-09-03 07:26:39

猫太郎之夏小说[贺喜]在线试读

因为凉风习习的缘故,幸太郎睡得入迷,他一只手搭在额头上,一只手放在肚子上本来吃饭起了一层汗,此刻也都干爽了。真司写了一会儿程序,也有些困倦,但由于沙发被幸太郎占了,他只好从冰箱里拿出冰苏打水,一边喝着提神,一边端详幸太郎。真司突然想起什么,快步走到电脑旁,打开猫太郎的社交网络页面,发现今天发了一条新消息,内容是:“好像快要下雨咯,大家注意照顾自己。”配图是在某片海滩上,幸太郎将蓝色衬衫顶在头上躲雨,虽然是躲雨,但是笑得鼻子都皱起来了,不知道在乐些什么。整个下午,真司都忙于调试程序,他刚接了一个维护超大型会...

2019-09-03 07:2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