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远小说[池总渣]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俞寒见人不回答就说:“你最好别到处乱说,任屿跟这些事没有关系。”这话让俞寒脸色不自然起来,他眼神审视地盯着洛林远:“你到底想说什么?”俞寒:“什么?”这么一想,洛林远的眼皮更红了,整个身体更是颤抖起来,不敢动了,怕动起来,脏东西沾到的面积更大。洛林远狠狠瞪俞寒,磨牙道:“是吗,你们俩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俞寒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那个……我对你不是很感…… ”俞寒领悟过来,只犹豫一下,到底是抬手脱了纽扣,一颗颗拧了下去,动作相当快速就将一大片胸口皮肤露了出来。

寒远小说章节试读

《寒远》作者:池总渣【完结】

文案:高亮提醒,攻受破镜重圆分开七年。

高亮提醒,攻会有个孩子非亲生。

雷者慎入。

禁欲贫穷攻x洁癖小公主受。

洛林远生来娇贵,脾气大,性格硬,空有一张好的脸。

俞寒薛定谔的直,脾气好,性格软,每天只睡三小时。

俞寒不想洛林远靠近他。

洛林远偏要靠近他。

这是一个洛小公主追着要跟人家做朋友的纯情校园文。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甜宠,小甜饼,破镜重圆,HE。

第一章

他有纹身,洛林远看得很清楚。一串黑的,像英文字母,隐在白色校服袖下。文的位置大概是肩胛骨,因为打球的时候,他的袖子要卷起来,露出点边缘。

洛林远咬着吸管,坐在了台阶上看球。他怕晒,躲在阴影底下,懒洋洋地眯着眼,盯着球场中心的人。

那人愉快地跟队友拍手,庆祝成功进球。

洛林远吮了口吸管,一口甜甜的果肉进了嘴,他用牙细细地磨。

洛林远撑着石台,脸往上抬,松了松脖颈。刚拿出手机,后颈就被人一拍再一揽,逼得他险些将刚喝进去的果汁给吐出来。

他推开搭到他身上的手,不客气地对来人说:“你干嘛啊!”

方肖受了他的冷脸也不以为意:“怎么坐到这看球啊,咱们班在隔壁球场。”

洛林远也不搭理他,将吸管叼进嘴里,慢吞吞地咬,眼睛不离球场上的人。

方肖顺着视线一看,嘿,这他妈不就是俞寒吗。

他眯着眼盯了盯俞寒,又看洛林远:“他怎么着你了?”

洛林远没搭理人,方肖也不在意。他跟洛林远自初中在一块,深知这人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在外人面前还好,熟人面前就是狗脾气,混身毛病。

还是因为洛林远他妈生他的时候亏了身子,也就这一个儿子,洛家上下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但老话说得好,越金贵的孩子越难养。洛林远打娘胎来就大病小病不断,从小就常常住院,体质很差。

因为洛林远童年经常在医院渡过,脾性就比较骄纵。

又因为作为洛家这辈的长子,长大要继承家业的,小时候刚出医院还得在各种叔叔伯伯面前亮相,必须作出一幅乖巧懂事贵公子的样子。

在这样的一个成长环境里,就养出了洛林远几乎有点双重人格的模样。

方肖刚认识人的时候,也被他装出来的样子给迷惑了。

初中那时,洛林远还没发育,那真的是雌雄莫变,嫩生生的,眼睛又黑又大,睫毛长得好似混血,还有着个洛小公主的外号。

当然,女生背地里都是叫他洛小王子的。

那时的方肖就是一个单纯的颜狗,舔颜舔得死去活来,就不知死活去跟洛林远做朋友了。

刚开始洛小公主还乖巧可爱惹人怜,后来露出真面目,方肖也不是没想过合不来就不做朋友呗。

但洛林远在一起校园群架的时候,非常讲义气地背着被人打得半瘸的方肖逃跑。

那时候方肖就真的把人当兄弟了,狗脾气也给忍了。

洛林远平时在外装出一副高岭之花,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样子,很少见他对人这么上心,还在大热天出来盯着人打球。

他打球,洛林远都没来看过呢,说嫌晒,他血糖低,头晕。

方肖重新把手臂搭到了洛林远身上:“怎么了,俞寒跟你抢女人了?”

方肖看看目光炯炯盯着俞寒的洛林远,心里非常不给面子地想,这画面简直就跟一狐狸犬盯着藏獒,气势汹汹得分分钟咧嘴上去咬,人藏獒鸟都不肯鸟他。

方肖顺着视线看向球场的俞寒,如果说洛林远是贵公子,那俞寒就是一落难王子。

单亲,母亲早逝,被外婆带大。年前外婆还被车撞了,现在仍躺医院里呢。

俞寒特意跟老师请了假,晚上要去医院陪护,就在这种情况下,成绩仍稳定在年纪前十。

长得又帅,成绩好,身世可怜,简直就是小说一般的人设,引得不少女生心里怜惜着他,明里暗里帮助他,还发起众筹。

俞寒也是来者不拒,女生给他送饭吃,他就吃,女生发起众筹给他捐钱,他就拿,还一一去礼貌道谢,说以后一定会还。

这还不还虽说不一定,但见人不抗拒,女生们也就心满意足。

私底下倒有人说俞寒长得一副清高相,膝盖却比谁都软,说跪就跪了,好歹有点尊严吧。

女生们一听到这话就炸,直言怼回去,说你家没人生病的时候,有种别用社保别求捐款啊,没办法了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善意,非得倔着个脖子耗死自己才叫守住尊严啊。

总之两人都是学校里挺出名的人,但方肖怎么着都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搭上边。

方肖捏了捏洛林远的脖子:“你说这俞寒不是说家庭困难吗,怎么还有精力来打球啊。”

洛林远啪地把方肖的手打下去了:“可能是球赛赢了有钱。”

方肖嘶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盯着洛林远。

洛小公主能对旁的人起兴趣已经够稀奇的了,还特意去打听人的事,太阳是从西边起来了吗?

洛林远闷闷地垂下眼皮,真的太晒了,他受不了。

他起身三两步跳到底下,又因为起得太猛,头晕目眩,他真恨自己这幅身子。

洛林远最后看了眼球场上的人,不经意间他们对上了视线。

俞寒与他四目相对,还愣了愣,下意识露出一个温和有礼的微笑来。

他刚好掀起球衣擦拭脸上的汗,双颊泛着健康的潮红。一旁看他打球的女生早就掏出手机来拍了,拍那八块腹肌和漂亮的人鱼线。

可洛林远却对着人嫌恶地皱眉,他心想,真脏。

真热,真累,真烦,他到底为什么大中午地要来这破地方看球,呆在教室喝冷饮不好吗。

本来在家中就不能喝冰的东西,来到学校吴伯就管不到他了。

洛林远淡淡地收回视线,冲方肖矜贵地点点下巴:“走了。”

他踩着雪白的球鞋,慢吞吞往教室的方向走。他将饮料扔进了垃圾桶里,咚得一声。

他不是忽然对俞寒起了兴趣,而是他不小心看见了俞寒在跟人亲嘴。

地点是学校的天台,和他亲的对象是男的。

洛林远那时正躲在背阴后学抽烟,他忍着呼吸道泛上来的痒意,憋得脸都红了,一错不错地盯着不远处两个交叠的人影。

青涩,校服,拥抱,亲吻,只是同样的性别,就构成了不一般的画面。

都是男的,活的同性恋。

他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香烟,洛林远把烟掐灭在了墙上,留了个漆黑的印子,结束了这场愚蠢的青春期叛逆。

他忍不住地盯着俞寒亲吻别人的唇,慢慢的,被磨红了。就像他喜欢的那款红丝绒蛋糕一样,看起来又甜又诱人。

洛林远不敢想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的嘴感兴趣,他觉得太可怕了,浑身上下寒毛都竖起来了。

第二章

洛林远回到了班里,他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生,女生正趴着玩手机,漂亮的长腿支在课桌底下。

坐在洛林远位置前的班长拿着个小镜子,像是在整理头发,实际是在偷看镜子里坐在他后面的女生。

洛林远慢吞吞地走了过去,语气平静喊了声:“夏芙。”

夏芙一下从他位置上坐起,撅着嘴:“去哪了?我等了你好久。”

方肖跟在他身后回来,看见夏芙就接了句嘴:“他跑隔壁看球赛去了。”

洛林远眼神在夏芙涂了淡粉色口红的嘴上轻轻掠过,站到了班长旁边,将人手里的镜子抽开。

班长浑身一震,洛林远单手撑在课桌上,语气平平,内容直白:“我不喜欢别人偷看我的女朋友,别再有下次了。”

班长有些尴尬地看着他,点点头。

洛林远失手一般,将镜子推到了地上,碎了。

班长起身去找扫把将地上的镜子碎片全扫干净。

夏芙看着一出,心里甜甜的,她起身,等洛林远坐下了,再坐人腿上,双手揽着洛林远的脖子。

洛林远瞬间皱眉:“下去。”

夏芙拧了拧身子,撒娇道:“不嘛,我没位置坐。”

洛林远看向方肖,方肖立刻站起来:“来,夏姐,我位置给你。”

夏芙瞪了方肖一眼:“有你什么事啊!”

方肖:“……”得,成他多管闲事了。

洛林远加重了语气:“我说下去。”

夏芙腾地站起来,转身就往门口跑,一下就没了影。方肖见识了番女人的变脸功夫,简直叹为观止。

他将脑袋探到洛林远面前,看人表情。洛小公主根本眼神都没分一个给他生气的女友,而是拿出手机,盯着手机屏幕不动了。

方肖道:“你不追啊。”

洛林远头也不抬:“不追。”

方肖啧了声:“不怕人真跑了啊?”

洛林远没答他,重新趴在了课桌上,漫无目的地玩着手机,点开一个又一个app再退出,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一会想到夏芙那涂了口红的嘴唇,一会又想到了俞寒的嘴。

女人的唇柔软馨香,他吻过。俞寒呢?他为什么会吻一个男人?男人有什么好亲的,说不定还早早就长出了胡子,下巴蹭一起的时候得多疼。

洛林远把手机屏幕盖到桌面上,想到刚才俞寒打球的时候,还掀起衣服来擦汗。有洁癖的洛林远简直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当然他知道大多数青春期的男生都是这么脏。

但是这种脏出现在俞寒身上,洛林远就无法接受。虽然人家俞寒也不需要他接受,那个被俞寒亲的男生,说不定就喜欢这脏臭味。

洛林远啧了一声,转头将脸埋进双臂之间,不愿再想了,他觉得蠢。

放学铃声响起时,洛林远所在的微信群一下活跃起来,信息一条接一条的蹿出来。都是一起玩的,方肖捧着手机回得不亦乐乎。

没多久,他就抬手用手肘拱了拱洛林远:“老李他们说今晚去酒吧,走不走,带上夏芙。”

洛林远不是很有兴趣,方肖又说:“你得哄哄你女朋友啊,你怎么这样谈恋爱啊,跟个性冷淡似的,如花似玉的一女朋友,你碰都不碰!”

这句话也不知道戳中了洛林远那根神经,他一下坐了起来,眼神如刀地刮了方肖一眼。

但是方肖完全不惧他,还擅作主张回了群里:去,洛小公主要带他女朋友去。

李宇杰:夏芙?十班的班花?

许昌:叫夏嫂带点她们班上的妹子呗!

方肖:得了!

他刚抬头准备给洛林远说,就见刚刚还在位置上的人已经不见了,也不知去了哪。

方肖:“…… ”

夏芙拿出化妆镜,刚在脸上补了一下妆,她的同桌就笑嘻嘻地戳了她一下:“你男朋友来了。”

夏芙心里一跳,偷眼看向门口,洛林远果然站在那里朝教室里望。

洛林远身形修长,还有一身比女人还白的皮肤,五官精致,眼神冷淡。她知道洛林远在年级里有多受欢迎,也没想过他们俩真能能在一起,但既然在一起了,洛林远这样对她,她不能接受。

现在洛林远找来了,她不是不高兴,但明面上还要作出点姿态。她抱起手,扭过身去,装作不看他。

结果她看见她面前的同桌惊讶地咦了一声:“你男朋友怎么走到任屿那里了,他们俩认识吗?”

夏芙立刻转身瞪大眼,而任屿也看着走到他面前的洛林远,有点惊讶。

洛林远站在人的桌子前,抽起一本语文书,翻开封面看写在扉页端端正正的任屿二字,字如其人,都很清秀。

洛林远将视线停在了人脸上有一阵子,直到任屿红着双颊,有些窘迫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洛林远放下书:“你是任屿?”

任屿莫名点头:“我是。”

洛林远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开了十班,没想到这一趟来还能看见天台吻戏的另一个演员。

俞寒,任屿,这两个名字倒配,可以叫愚蠢组合。

等等……他是为什么来十班来着?

直到他胳膊被人拽住,洛林远回头,对上了委屈得眼皮都红了的夏芙,他才想起来他来十班的目的是哄女友。

夏芙咬唇,气得浑身发颤正要发作,就见洛林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递到了她面前。

她差点没绷住脸要笑出来,但还是装模作样道:“我不要你的糖!”

洛林远把糖纸拆了,直接塞进夏芙嘴里。夏芙一下就笑了,被哄好了。

他们俩堵在门口说话,没一会洛林远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有人在后面低声道:“让一让。”

那声音刚过变声期,有点哑,但已经是男人的低沉,还带着喘。洛林远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那具身体散发出来蓬勃的热度,他皱眉侧身,根本没有让一让的意思。

他对上了一张笑脸,那人正是刚打完球的俞寒。

俞寒抬手擦了一下滴到下巴的汗,有些不好意思道:“同学,我想进去。”

洛林远思绪一下就散了,还是夏芙把自己男朋友拉开,还冲俞寒笑了笑。

俞寒点了个头,走进班里。

夏芙看向洛林远想说话,结果她看见的是她男友那万年冷淡的脸竟然红了,眉头还皱起来,看着还有点不高兴!

而洛林远想的却是,真不愧是个喜欢男人的同性恋,进个门都能说得这么色。

第三章

晚上一群高中生在校外的糖水店会合,方肖一看见洛林远的穿着就大呼小叫:“祖宗,你怎么还是穿得跟学生一样啊!”

洛林远打扮简单,白短袖、牛仔裤,球鞋,脑袋上还压了顶球帽,将漂亮的眼睛掩进暗处。

他看了眼方肖,方肖穿着浮夸,怕人觉得不成熟,故意找了件又紧又v的黑短袖,脖子上还挂了根粗项链,手指也叮叮当当戴了不少,看起来流里流气。

洛林远以一言难尽地眼神对方肖进行注目礼,直把人看得恼羞成怒了,才高声跟糖水店老板点了两碗糖水,一紫米芋圆,一碗红豆椰奶。

方肖嘟囔道:“我要番薯糖水啊,你怎么自作主张给我点了。”

洛林远不客气道:“自己点,这是夏芙要喝的。”

方肖磨牙,大力拍了一下洛林远的背心,趁人还没发火噌地从椅子上蹿了出去,跟老板点了糖水以后,说出去买烟。

洛林远头也不抬地摆摆手,继续玩手机游戏。没多久他身边就坐了个人,他把面前的紫米芋圆推了过去,推了一半,他的手臂就被一具柔软的身体搂住了:“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啊?”

洛林远把游戏关了,手机揣回兜里:“香。”

夏芙皱皱鼻子,将自己一缕头发捏到鼻尖闻:“有吗?很香吗?”

洛林远老实点头:“很香。”

有点太香了,甜腻腻的。他勺了口红豆椰奶,女孩子喜欢吃甜,味道也甜。比起干净的女孩子,俞寒身上的味道简直乱七八糟,今天下午在教室门口那一出,他不止闻到汗味,还有一股非常浓烈的,让他说不清的味道。

那气味很特殊,非要形容的话,就像一头在烈日下躁动的大型动物,瞬息侵占人的感官,野性十足。

夏芙将一勺椰奶递到他嘴边,洛林远摇头,他不用别人用过的餐具。夏芙也没坚持,她知道她男朋友有洁癖,虽然她很想成为那个例外,但她知道分寸。

没多久李宇杰和许昌也来了,这两个一个摇滚风一个不良范,都努力把自己往老成的方向打扮。

他们俩见到洛林远这一身,李宇杰反应和方肖差不多,倒是许昌啊了一声:“失算了!早知道我也穿成这样了!”

方肖提着个塑料袋跑回来,给大家分可乐。

李宇杰嫌弃地推开可乐:“都要喝酒的人了,还喝什么可乐啊!”语气相当叛逆,仿佛分分钟就能去酒吧吹下十瓶洋酒。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池总渣《寒远》点评:主题凝炼,集中,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26:39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26:39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26:39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26:39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26:39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26:39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26:39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26:39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26:39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2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