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大小姐小说章节试读

《大小姐》作者:烟猫与酒【完结】

文案:八年前的宋琪活得稀巴烂,逃学打架无法无天,一次意外,失手害死了好友纵康。

八年后,一个名叫江尧的暴脾气青年冷不丁出现在他眼前,带着张与纵康三分像的脸,和一条碰瓷的傻狗。

【痞子回头带着一帮小弟讨生活专治各种不服的车厂酷哥攻 × 人送外号大小姐的暴躁富二代大学生受】

见面就掐,日常贫嘴。

内容标签:无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琪,江尧 ┃ 配角:不着四六助攻大队 ┃ 其它:

第1章

宋琪还没把车停稳就听见一阵狗吠。

之所以用“吠”不用“叫”,实在是这狗叫得惨了点儿,他看一眼横在菜场门口的破面包车,车上红白对掺地贴着三个大字——捕狗队。

以前叫打狗,宋琪记得,小时候住在老城区的时候常见,有些人支个三轮就能独成一队,车里放把铁锹,见狗就拍,被拍的狗跟拍狗的人都很瘆人,一度让他看见这仨字儿就心烦。

这么些年过去,那些人不知不觉少了,街头逛荡的野狗也少了。

他锁了车进菜场,斜对面出来三个大汉,手里提溜一个大网兜,网兜里是一只狂吠的大黄狗,龇牙咧嘴地扑腾着,菜场里的人纷纷靠边儿让路。

“哦哟,现在怎么还有抓狗的。”身后有人小声说。

“怪可怜的。”另一个人接了一句。

“琪琪,你可不许乱跑听到没?回头被抓走就给你做成香肠腊肉了!”

宋琪眼皮一跳,扭头去看,一个大姐怀里抱着只缩成一团的吉娃娃谆谆教导。宋琪无言地跟它对视,那名叫“琪琪”的小狗畏畏缩缩把脸埋进大姐怀里。

捕狗队离开后,菜场恢复该有的秩序,他往水产区走了几个摊位,熟识的老板跟他打招呼:“宋儿来啦?今天也这么精神啊!”

“李哥。”宋琪点点头,在摊案前保持了半米的距离,往鱼盆里一指,“拎两条鱼。”

“还是鲶鱼?”李哥问,也不用等回答,弯腰就抄起两条肥鱼砸上案板,水花四溅,“好嘞!”

又买了两捆芹菜,宋琪拎着东西往回走,刚走到车屁股准备开后备箱,手机在裤兜里嗡嗡叫,他手上没停,把手机掏出来夹在肩膀上听。

“宋哥!”没等他出声,电话那边就热情洋溢地叫他,是小梁。

小梁每天都热情洋溢,这是往好听了说,按实话来说小梁就是咋呼、傻乐。宋琪想不明白他当个修车技工每天有什么可乐的,不过也确实自从他来了店里,大伙儿都活泛不少,现在从某种角度来说,小梁已经成了他店里不可或缺的一员活宝。

“嗯。”他把菜袋子放好,“砰”一声扣上后备箱,问:“什么事?”

“王老板来了,问他前两天订的车载仪到了没……我怎么没印象?咱们这周要新货了?”

后面两句的声音压了下去,估计王老板就在旁边。宋琪拉开车门坐进去,交代他:“在我车上,昨天刚去拿来还没往店里放。你让王老板坐一会儿,我这就回去。”

“哎,行。”小梁的声音又扬起来,“你注点儿意开车啊宋哥!”

宋琪把电话撂了,摇下车窗叼了根烟开始倒车。

菜场这个入口跟前儿就是条马路,旁边还有条地下通道,他车头刚倒过来,还没往马路上开,一辆黑车从地下通道“嗡”地冲出来,跟个幻影似的,身子一拧晃过他的车头,炸着一嘟噜长喇叭直奔马路飞驰而去。

“操。”宋琪吓一跳,瞪着那远去的黑屁股骂了一声。

它还按喇叭?出个菜市场跟警匪片儿似的。

他松开油门把烟点上,皱着眉,想起刚才那只琪琪狗,感觉今天这个头开得让人心烦气躁。

江尧砸着车喇叭在路上横冲直撞,手机在仪表台上乱震,他捞起耳机挂耳朵上,一点好气儿没有:“说话。”

“尧儿,”宫韩在电话里撇着一嘴京片子,“我宫韩啊。”

“自己焐去。”江尧把通话摁了。

没半分钟,宫韩又把电话打过来,江尧烦他每次打电话开头必得来一句自我介绍,他认识宫韩五年,五年都没想通宫韩爸妈是有什么毛病,给亲儿子起这么个女性之友的名字,每次听宫韩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我宫韩”,他都觉得下一句就是“关爱女性生理健康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我不介绍了,您别挂断。”这回没给江尧骂人的机会,宫韩自觉认怂,结果没了这句惯性开场白,他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听着江尧那边炮仗一样的喇叭声愣愣地来了句:“你别是被你家老头儿气得奔赴叙利亚前线了吧?”

“滚你的蛋。”江尧是真在气头上,半句玩笑都没心思开,宫韩提到“你家老头”,跟直接往他肚子里塞俩鱼丨雷差不了多少,幸好他开到了不知什么荒郊野地的破地方,一路上坦克似的踩油门也没见着两辆车。

宫韩叹了口气:“又飙车呢吧?一来气儿就满大街飞,天天还那么大气性,你哥要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就该在你去上学前直接把驾照给你吊了。”

“你有事儿没?”江尧不耐烦地问。

“啊,对,想起来了。”宫韩一拍脑门儿,“你哥让你年底必须回去参加老爷子婚礼兼六十大寿,不然断了你小丨逼崽子的粮。”顿了顿,他补充:“你爸原话。”求生欲很强。

“操!”江尧两眼喷火,往车壁上狠踹了一脚,“江越是不是他妈的有病?多光荣怎么着还挨个儿通知?”

宫韩也很无奈:“你讲点道理啊大小姐,他给你打电话你也得愿意接不是?把人拽黑名单里趴三年半了,你当我乐意当你们家传话筒呢?我也服了你家了,满屋子会喘气的搂一块连条母狗都没有,三个老爷们儿还见天儿掐得跟知音总裁体似的……”

这话说得没什么错,能跟江尧这种狗屎脾气处了五年都没掰,江尧一家都敬宫韩是个好捏的柿子,大事小情找不到江尧就给宫韩打电话,宫韩夹缝中生存,回回都觉得自己就是照镜子的猪八戒,里外不是人。

飙了一通车,又被宫韩这么一打岔,江尧的火气从A级愤怒降到了S级丢人,针对宫韩那句“大小姐”回了句“滚蛋”,他抬脚松松油门,闭眼呼出口气。

一闭,一睁,半秒不到的事,眼前畅通的大路口竟然就蹿出一不明障碍物。

“!”

江尧连口头禅都没来及骂,下意识就踩着刹车往防护带上打方向盘,“铛”地一声巨响,他身子往前狠冲了冲,被安全带勒得差点喘不上来,咳得惊天动地就踹开车门下去了。

还行。他先甩甩胳膊跺跺脚,没死。

转头再看车,巨响是因为车身刮了减速牌的钢管,车灯到车门一整段像被史前巨兽挠了一爪子,花得特好看。

其他就没什么了,幸好是从侧面刮过去的,除了后视镜被撞飞外……操,后视镜都飞了?

他抬着眼睛满地划拉,身后呼哧呼哧过来一条狗,衔个后视镜在他脚边放下,冲他“汪!”的叫了一声。

江尧家里养了三条狗,都是大型犬,这叫声他熟,要他陪着玩的意思。他差点就习惯性地反手拨楞拨楞狗头,说一句“大毛别叫”。胳膊都伸半截了,他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僵着脖子扭头往后看,一只半成年的哈士奇蹲在他屁股后头,舌头吐着,冲他热情洋溢地摇尾巴。

“……刚是不是你?”江尧瞪它。

二哈:“汪!”

尾巴摇得更欢了。

宫韩在电话里“喂”个不停,江尧重新坐进车里才想起电话还连着,他拿起来说了句“没死”,宫韩立马跟个放了气的球似的“操”一声,骂:“你他妈吓谁啊!啊?!我操丨我以为你终于撞死了!都急得要打110了!”

“……终什么于?我要真撞死了你在这儿一直‘喂’就能把魂给我叫回来?”江尧其实也有点儿后怕,这也算得上小车祸了吧?得亏安全带卡得牢,他竟然连块皮也没蹭破。劫后余生的强行镇定暂时占领他的情绪高地,没跟宫韩对骂,捋下后脑勺的小皮筋挠了挠头。

“我这不急傻了……你撞什么了?”宫韩问。

“傻狗。”

“啊?”

“……”江尧被他气笑了,“啊你爸爸!没叫你,一条碰瓷的傻狗!”

二哈在后座上适时“汪”了一声。

宫韩反应过来也笑了,连着“操”了好几声,又问:“有事儿没啊?”

“后视镜飞了,换个门,别的没事。”

“那你怎么着?报警叫保险?”

“不值当。也没心情在这等,我找个修车厂凑合凑合得了。”

“钱多烧的。”宫韩隔着电话翻二白眼,“你也该被吓吓了,修车去吧。”

二哈在车里呆急了,嗷嗷叫了两声。

宫韩听见,又扯着嗓子问:“狗你怎么处理啊?还捡回去?你有瘾啊走哪都捡狗?”

“吃了。”江尧不耐烦地摁下结束键,打开导航搜最近的修车厂。

宋琪回到修车厂,先给王老板装了车载仪,又招待着扯了几句闲篇,时钟就奔着十二点跳过去了。

“饿了吧?”他从车里把鱼拽出来,问一句坐在店门口等活的小工,小工刚来一个月,腼腆地笑笑。

两条鱼一锅全炖了,店里现在加上他十一个人,除了三个熟练工,一半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每天吃饭都吃得能打起来,少一口米都不行。

小梁把两张大圆桌支好,老妈子一样支使所有人去洗手吃饭,宋琪靠在厨房门边上看着他们抽烟,刚被他问过的小工捧着碗回头喊他:“宋哥?”

宋琪扬扬下巴:“吃吧。我刚在厨房对付过了。”

“宋哥饿不着自己。”一个小工说,他是店里最胖的一个,吃的也最多,说话时一张大脸完美嵌合在大海碗里,瓮声瓮气的,小梁管他叫二碗。

“没错,你,你没见过我宋哥,身,身上的块儿,”坐他旁边的三磕巴磕磕巴巴接上话,他口条不伶俐,两只鸡爪子却很灵活,一手捧着碗,另一只作法一样在自己小肚子上比划,“就,就这儿的腹肌,好,好家伙!漂,漂,漂,漂……亮!”

腼腆的小工跟着他最后那四个“漂”字点了四下头,最后被他喷了一脸口水,默默抹了抹脸。

小梁一人一筷头敲过去:“吃饭都堵不住嘴!”

宋琪笑笑,把烟头扔地上用脚碾灭,去休息室换了身衣服进修车间。

小梁进来喊他的时候他没意识到时间过去了多久,感觉好像才几分钟,就这短短几分钟,他的注意力也始终没跟手上的活计接洽。一声“琪琪”已经在他脑子里飘来飘去大半天了,扰得他心绪不宁。

不是菜场那声“琪琪”,是在他记忆里埋了整整八年的“琪琪”。

“宋哥,外面来辆车,你去看一眼能修么还?”

小梁在头顶敲敲车窗,宋琪被这动静惊醒,地上一曲一直的两条长腿往前一蹬,他扔掉老虎钳子从车底滑出来:“什么车?”

“四圈儿。”小梁拉他一把,“被大货咬了一口,半边全花了,后视镜都飞了。”

宋琪站起来晃晃脑袋,才发现已经冒了满背的汗。他摘掉手套往工装服的肩扣底下塞,问:“不走保险来这儿干嘛?”扯了扯领子,他衔上根烟,又说:“火。”

“那谁知道。”小梁手忙脚乱地找火机,揣测:“谁家少爷怕挨骂吧,来咱们这小破店救个急。脾气大得很,外面跳着脚骂呢。”

他话音刚落,前厅就跟走戏似的起来一嗓子:“有人没人啊?大白天的干不干活了你们家?”

小梁眼珠子直翻:“你瞅瞅。”

门外的声音听着不多大,撑死了二十。宋琪凑着他的手点烟,满不在乎地笑了笑。

“一小孩儿你都招架不住。”

他掀开帘子出去,看也没看休息区跳脚的人,左手给右手挽着袖子往洗车区走。三个小工喊他“宋哥”,他“嗯”一声算是答应,就着店门口两只大水桶唏哩呼噜地洗了把脸。

身后有人跟着他,不耐烦地咋呼:“你是老板?赶紧给我看看我的车。”?

宋琪拉起衬衫擦脸,沁着汗的结实小腹露出来,直接说:“修不好,换家吧。”

那人大概没怎么被服务业这样敷衍过,火气冲天地嚷:“不是,你先看一眼行不行?不赶趟你当谁乐意来你们家这破店?”

脾气还真不小。

宋琪想起几年前的自己,不怎么高亢的心情有点起毛,他不耐烦地回过头,看见一张让他瞬间愕然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新浪微博 @烟猫与酒

第2章

脑子里那声“琪琪”突然活了。

掐头去尾截止到这一刻,宋琪二十七年半的人生从没信过什么鬼神论轮回说,对上眼前人的眼睛,成千上万帧泛黄的旧画面却如同被惊扰的蝙蝠,冲着他的面门直直飞来。

老房子、破楼、支在走廊里的煤气灶和洗手池、一下雨就漏个没完的墙缝、没剪完的窗花纸、橱柜里的糖水罐头,还有那张年久失修的掉漆木板床,床上难得安宁清醒的他的疯妈,与坐在床边攥着他疯妈的手,一点点抬起眼皮,冲他微微笑着的……

“看什么看啊!”

江尧觉得自己今天是真他妈的不顺。

十万八千里外的家里一堆糟心烂事,出来飙车百年不遇地撞个狗,好容易从荒郊回到城郊,找到最近的修车厂,老板竟然还不愿意接活。

不接就算了,看都不看人一眼,他从没见过这么不待客的店,不待客你开什么店?吃饱撑的?

他一点儿没压自己火气,老板终于被他嚷得回了头,这一回头不碍事,一对上眼,江尧直接就被他一脸看鬼似的古怪表情点着了。

我脸上有屎?

他瞪着老板,目光从那一截有形有款的腹肌上滑过去,开始琢磨如果憋不住火在这儿打一架能有几成胜算,余光里几个洗车工不动声色地望向他,其中一个胖子手里还攥个高压水枪。

行吧。零。

他眉头拧个死疙瘩:“看车行不行?”

烟头不知不觉烧了手,宋琪胳膊一抖,垂下眼皮“操”了一声。

得亏这一下,再差个半秒,他就能脱口喊出“纵康”。

纵康。

这个名字压在心底太久了,久到落了厚厚的一层灰,除了年复一年地在梦里出现,他连张嘴喊一声都能在胸腔里扑起一层旧土,呛得喉头干涩。

什么噼里啪啦的画面都飞了,宋琪被江尧一嗓子吼得回过神来,车厂还是这个车厂,水缸也还是眼前的水缸,八年的时间就是实打实的八年,脚下踩的就是现实,什么奇迹也不会发生。

他扔掉烟蒂,盯着江尧又叼上一根,视线从高挺的眉骨下斜着上去,把人从头到脚扫了个遍。

江尧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看这眼神也不是要干仗的意思,他低头看一眼自己裤门开没开,再抬头,宋琪已经弹弹烟灰,往他那辆划成花脸猫的车旁过去了。

捏着水枪拖把的小工们默默撤开,该干嘛干嘛。

“神经病。”

江尧压着嗓子骂了一句,抬脚跟上去。

离车还有二十米远,宋琪停下来,偏头又看他一眼:“东桥菜市场,去了?”

江尧愣愣,好像是经过了,但他不知道这问题的意思,盯着宋琪没说话。

宋琪也没等他张嘴,走过去时用脚在车牌上踢了踢:“照你不要命的开法,以后出地下通道提前按喇叭。”

他这么一说江尧倒是想起来了,今天好像确实差点怼了辆车。他看一眼宋琪,不用这么巧吧?

刚想说什么,车里一阵爪子挠门的动静,还传来一声狗叫。

“哎操。”江尧连忙扑过去把后车门打开,他光顾着跟这破店里乱炸了,忘了自己还捡了条狗。

二哈从里面蹦出来围着他转圈,看见旁边多了个人,又凑过去闻闻宋琪的裤脚。江尧总觉得这老板不像好人的模样,怕他抬脚踹狗,吆喝了一声:“二哈,过来。”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烟猫与酒《大小姐》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7-26 20:02:53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7-26 20:02:53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26 20:02:53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小说[醉里久逍遥]在线试读

“好的,再见小哥、哥哥。”杨韬还是有些紧张。该死。杨韬不由自主的红了耳朵,心想,难道没有人告诉这兄弟,用这声线这么笑完全就是犯规吗!“叫我SS就行了,不用叫小哥哥。”他调侃道,“知道了吗,羊羊?”时间将近11点,他才朝这小孩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下了。”听杨韬努努力力的叫自己小哥哥,那陪玩又笑了,低沉的笑声在杨韬耳边萦绕,直让这小孩觉得半边脸都酥了。杨韬直想摔键盘,就是半夜12点上床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脑海中还反复循环着这陪玩喊自己的那句“羊羊”。第6章 好哥哥...

2019-07-26 20:02:53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26 20:02:53

川渝爱情小说[鸡尾酒酒]在线试读

“没有...她不是导购员嘛,肯定不会框我啊。”说得有理有据,字字在理,傻得让人无语。“等等我啊!”程都霖在前面挑挑选选,萧逸推着购物车在后面接过前面那人递过来的蔬果。“她喊你乖乖你就跟着走?”萧逸见不得程都霖一副人人都能欺负的模样,语气不大友善,“那我喊你乖乖,你走不走?”最后程都霖还是没能走成,因为萧逸推着车直接掉转了方向往另一旁走去。程都霖低着头对着一块老豆腐摩挲下巴,似在思考到底要边缘的那部分还是中心的那部分,听到萧逸质疑自己的能力,不知所云地哼了一声:“会啊,谁好看就选谁啊。”听到萧逸突然提到媳妇...

2019-07-26 20:02:53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6 20:02:53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三道]在线试读

“不,不是,”陈秋嘴笨的解释,硬着头皮说,“我很喜欢。”陈秋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撞着胆子从陈遇珩手里夺过盒子,勉强笑道,“我真的很喜欢,刚刚是太突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陈秋觉得手里的盒子很是烫手,笑容越发僵硬,“好,好啊。”陈秋愧疚不已,他很感激陈遇珩想送他礼物的心,只是青蛙标本这种东西他一时有些吃不消,他觉得自己伤害了陈遇珩,陈遇珩把自己宝贵的标本送给他,自己却摆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换他是陈遇珩,定然是要难过的。“真的吗?”陈遇珩掀了掀眼皮子,他做这个表情显得整个人有些冷淡,继而轻轻的把目光放在...

2019-07-26 20:02:53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2019-07-26 20:02:53

我住隔壁我姓姜小说[礼易诗书]在线试读

“哇,我简直要被你圈粉了,太好看了。”李子怡脸红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女,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给自己扇风。“.…..”哦豁完蛋。姜眠迟一脸淡定,“其实我会的不多。”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姜眠迟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害羞的摸摸了头,像个普通的腼腆的大男孩,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吸引人。林钟期调侃的看了她一眼,兴致勃勃对着姜眠迟问,“你有什么才艺要展示吗?”看完他的表演,他更好奇这个男孩还有什么才艺了。另外两个导师没有意见,于是林钟期亲自拿起一个“A”的牌子走上台,贴在姜眠迟腰间,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少年的腰。一幅好前...

2019-07-26 20: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