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鹤翎银扁小说章节试读

《鹤翎银扁》作者:Hairyleg【完结+番外】

文案:哑巴大美人嫁给千年老光棍

夭寿啦!那个千年老光棍心狠手辣杀妖如麻的战鬼娶亲啦!

文案废,小甜饼一枚,不长。

作品标签:玄幻奇幻,东方玄幻,甜宠,年上,先婚后,替身情缘。

楔子

三界秘闻!

夭寿啦!那个九百多岁的战鬼大将军八月初八要娶亲啦!

第一章

有战鬼一族,形状可怖,杀妖如麻,双瞳似血且天生力大无穷。传言其因触犯天规而世代受锥心之刑,后因平反魔族有功,天帝特赦其行于西海,一应事务皆由战鬼一族司之。

听起来,这是个望上一眼都会惹上大祸的。

而女床山有鸟焉,其状如凤凰而羽翼斑斓,音色清脆,是为祥瑞之兆,为神灵之精,名曰鸢鸟。

听起来嘛......是个可望不可及的仙门贵族。

就是这么两个在三界众生眼中看起来完全不相干的八杆子都找不着的物种,被天帝给赐婚了。

三界大惊,有和神鸢家走得较近的,便想上门打探一二——可不得打探吗?神鸢是脑袋被撞坏了还是怎么的居然要和战鬼结亲?战鬼可是他们这些妖灵隔着几千里听见名字都得绕着道走的人啊!

况且西海是什么地界?一毛不拔、毒瘴丛生、妖魔鬼怪肆掠之地。

不管三界是如何大跌眼镜不得其解,神鸢弈家却完全不知,说到底,他们也是被这一纸赐婚吓得六神无主。

弈白氏已经哭红了一双眼,抱着自家小儿子哀哀切切:“都怪娘不好,要不是带你们出去拜佛,也不会被大雨困在寺里,这么一来,就更不会入了那战鬼的眼了!”

战鬼的来信称——七月十四日,于青岭山寺庙对令公子惊鸿一瞥下顿生爱慕之情,特来求娶。

这么一算,那不就是弈白夫人那天带他们去上香才生出来的事端吗?谁知道会偏偏那么倒霉,遇上了个杀神。

被她抱着哭的弈鸣却完全没有这个印象——那天因为下雨,他才迫不得已乖乖待在老和尚的庙里没有出去,即没有出门,又怎么会得了战鬼的青眼呢?实在是想不通。

难不成是这个老流氓从哪里偷看他?

但他这会儿也被娘亲哭慌了,一张小脸煞白,去寻父亲的目光:“爹!我不想嫁给战鬼!”

弈九天愁眉不展,手指敲着桌面:“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我倒是可以去求天帝收回婚约试试,但得罪了战鬼又是什么下场?”

弈鸣不自觉地打了个抖,想起战鬼那些杀妖不眨眼的传闻,更加绝望了:“可是我才三百岁!”他带上哭腔说道:“那战鬼都是个九百多岁的老东西了,光棍这么些年,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住嘴!”弈九天难得地吼了他一句:“这话在家里说就算算,出门去可不能这么放肆!”

“我不!爹你仔细想想,那战鬼是个好相处的吗?都说他们长得奇丑无比,一对红眼儿还有血盆大口!我才不想去!死也不去!”

弈九天看着小儿子蓄起眼泪的眼,也是心疼。蓦地,他想到了什么,赶紧让夫人把那纸婚约拿来看,浅金色的琉璃纸上清清楚楚写着,战鬼虞渊求娶神鸢弈家公子,婚期定于八月初八。

“他只说了弈家......却没说是弈家哪一个。”弈九天沉吟着,和夫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就有了主意。

这不,另一个洞府里还有个“弈家公子”嘛,只不过是个哑巴,不过哑巴又有什么打紧?反正样貌上过得去就行了,总之这婚书上没写清楚,就算送错了,到时候生米成熟饭,还能退回来不成?

弈九天心里有了算盘,脸上挂起一抹笑对弈鸣说:“行了,别哭了,爹不会把你嫁去西海的。”

世人皆知神鸢貌美可与九天玄月争辉,弈鸣刚出生那日更是百鸟盘旋于天空久久不散,是为弈家最出色的一代。但他们却不知,神鸢弈家除了弈鸣之外,还有一位公子。

这几日来天气都不算好,阴雨绵绵,浇得洞府外那些花草蔫蔫的。他们这些神鸟都不怎么喜欢下雨,因为雨水会沾湿美丽的羽翼,所以在弈家的其他几个洞府都布有隔雨阵,唯独弈澜这处没有。

因为他喜欢下雨。

小雀虹看见弈澜这副什么都不稀奇的样子,就替他生气,将托盘重重往石桌上一放,就开始长篇大论起来——

“凭什么要把您嫁过去?平时什么好都想不到您这处,有了个烫手山芋就要您来接?”

“弈鸣是他儿子?您就不是了?我看要是大夫人还在......算了,不说这些。”

“但他们真是欺人太甚了!公子,要不我们跑吧?不待在这里了,三界这么大,还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吗?”

“公子?公子!”

弈澜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浅淡的笑,听小雀虹抱怨完,有些出神地想到那日弈九天来找他的场景。自从母亲逝世他另娶续弦过后,弈九天许久没有来看过他了,弈澜只听说他得了个极聪慧的小儿子,出生那日天边神光足足亮了两个时辰才落下去,弈鸣落地的时候,还不会展翅,但光听那声音就知道,神鸢族的这个小公子,以后必将能成大器。

不像自己,身为神鸢,却坏了嗓子。

弈九天语重心长地给他说:“你是哥哥,总也不忍心让鸣儿嫁去西海那边吧?”

真是好笑。弈澜在心里反问,为什么不忍心?

“如果你同意替鸣儿接下这桩婚事......那你母亲的坟冢,我会重新挪进弈家的主墓里。”

弈澜看了他片刻,将弈九天看得浑身不自在起来,然后他便缓缓笑了,眼里的冰冷荡然无存,素白的手指蘸着茶水在石桌上写——父亲这是哪里的话?我自是舍不得弟弟,所以也愿意的。他顿了顿,直直地看着弈九天,又写:只不过,父亲说话可不能言而无信。虽然我是个哑的,但保不准也会泄露些什么东西。

弈九天知道,这便是在威胁自己了。

“我当然说话算话。”他沉声道。

弈澜放下手,轻轻点头,摆出一副送客的姿态。自此,一桩交易,就算是谈成了。

唯独小雀虹还在替他不平,喋喋不休地说道:“公子!您怎么也没个反应!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

弈澜回过神,无奈地笑了笑,清冷的面庞上绽出一抹柔和,虽口不能言,但一双眸子却好看得紧,里面像是藏着清光落樱,像是会说话般。小雀虹看得呆了呆,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哎呀!您知不知道战鬼到底是什么人啊!”

什么人?弈澜微微挑眉,用目光询问他。

于是小雀虹就将自己听来的那些传闻说了个遍,其中着重描写了战鬼的外貌是如何恐怖,一对儿红眼珠子专治小孩夜啼,最后加上自己的猜测:“那战鬼虞渊今年可都九百多岁啦!这么老还没成婚的您不觉得奇怪吗?”

不奇怪啊,我不也四百多岁了。弈澜耸耸肩,满不在乎的模样。况且九百多岁有什么要紧的,对他们这些仙灵来说,寿命不过是个数字罢了。

小雀虹一拍大腿,说到激动处,背后腾一下蹦出来一对赤色翅膀:“我怀疑啊!他可能不能人道!”

弈澜看着小雀虹那张包子脸,竟然说出这么一个词语,嘴里的茶水险些全都喷出去。他哭笑不得,在桌上写道:他要是真不能人道,那我还放心些。

八月初一,在小雀虹口中不能人道的战鬼虞渊终于来信了,说是派人前来给新娘子剪裁婚衣,又将之前没来得及送的聘礼一并送过来了。

而虞渊本人嘛,则是“万分抱歉,东海有异动,恐是魔族作乱,虞某脱不开身,便令舍妹前来,改日定当亲自登门赔罪”。

小雀虹更气了,翅膀乱扇,在洞府里飞来飞去的骂:“什么啊!还有没有结婚的诚意啊?定亲都不来!我看干脆拜堂的时候也让他妹代替他算了!”

弈澜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有些心虚,看虞渊这副措辞,应该是挺在意这桩婚事的,要是嫁过去后发现自己居然是个哑巴冒牌货悄悄换了太子,那该多生气?

他喝了一口清酒,静静坐着,不多时,洞府传来一阵喧闹,是弈九天领着战鬼的人进来了。

平日里冷清的洞府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弈澜有些不习惯。

弈九天见他这么个木讷的样子,想上去敲打他一下,还没动作呢,就被一个浑身穿着火红的少女挤到一边去了。

“思思见过嫂子!”虞思思满脸堆笑地站在弈澜面前,看着他两眼发亮,红瞳里满是好奇的神色。

弈九天接过话头,道:“弈澜他前几日感了风寒,嗓子没好,说不了话。”

弈澜便轻轻颔首,以证明他说的话是真的。

“啊......没关系!”虞思思的性格和她的衣服一样都是风风火火的,听见弈澜不舒服,立马热切地捉住他的双手说:“西海别的没有,珍奇药草最多了!等嫂子你过去,保准给你治好!”

这话说得孩子气,加上她纯真坦诚的神色,弈澜不免被逗笑,由着她握住自己的手上下晃。

虞思思被笑得晃了神,目光羡艳地看着弈澜的脸,对比一下自己粗糙的皮肤,心里抹泪。她之前听说自家大哥终于开了窍要成婚,高兴得简直要晕过去,后来听他讲这嫂嫂是多么貌美,其实她心里是不相信的——战鬼是什么人?令妖闻之色变屁滚尿流之人啊,这嫂嫂该多眼瞎心盲才答应的婚事?

但今日一见,虞思思拉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眼睛不瞎,眼型狭长波光潋滟,长睫扇动藏着一股清冷锐利的神色。心好像也不盲,一举一动都是得体大方翩若惊鸿的公子范儿。

弈澜任她拉着瞧,等虞思思咋呼了一会儿,总算想起自己的紧要事情来:“对了!我还得给您裁量婚服呢!”

有她张罗,弈九天自然而然地退出洞府去——可不能再待了!十几个战鬼往那儿一杵,气势迫人,腰间挂一把长刀,虽然不如传闻里那样凶神恶煞面如恶鬼,但还是激得他浑身的毛都要立起来了。

虞思思成功完成任务后,率着众战鬼往回走,想起大哥交代自己的,见着人以后,要给他回个信儿。

可虞思思不会这些舞文弄墨的东西,抓耳挠腮地在信纸上写下一行歪歪扭扭的字,最后嘬了个哨,信纸摇身一变成一只短箭,嗖地飞不见了。

东海,莽荒之地。

短箭被拦截,落在一个长身玉立的男人手上,他负长剑于背后,一截韧腰上还挎着一柄通体漆黑森冷的弯刀。

虞渊缓缓将信纸打开,上面十四个鬼画符的大字写着——

貌美、腿长,腰肢细。大哥你真是血赚!!!!

第二章

八月初八这天,云霞夺目,天朗气清,送亲的队伍从女床山出发,浩浩荡荡地前往西海。

一连在路上行了三日,换了两批灵兽,人马俱疲,行程过半,终于等到了战鬼的人。

那阵势,浩浩荡荡排开,所有战鬼皆身穿黑衣,为首一人高高坐在马上,黑衣乌发,笑得灿烂无邪,看见送亲的轿子便先一步下了马,俯身恭敬朝弈澜道:“嫂嫂辛苦了!”

哪怕她面上带笑,周身不带一点杀气,但队仗里那种常年累月积攒下来肃杀之气还是让这小雀虹缩头缩脑差点现出原形。

“嫂嫂见谅,大哥本来是能从东海赶回来的,但路上出了点纰漏被那些造反的妖魔绊住了脚步,所以才让我先来接您的。”

怪不得整个队仗里唯独不见应该身着喜服的虞渊。弈澜不知怎么松了口气,跟着下马,看见送亲的队伍将他送到以后,是半点不敢多留,几乎是软着腿马不停蹄地离开,不过片刻,这边就只剩下了孤伶伶的弈澜和发着抖的小雀虹。

虞思思心里奇怪——不是说神鸢弈家最是宠爱独子吗?怎么走得这么毫不留恋连句交代的话都没有?

但她是个心如斗大的,豪放地一挥手,领着弈澜走进战鬼的队仗里。

“再行七里地,就到西海了。”虞思思说道。

弈澜颔首,翻身上马,半束起来的发扫荡出一个弧度。身上穿的大红喜服掐出一截细韧腰线,只见他坐于马上,背脊挺直,垂眸间神态似冷淡无情,虞思思又看呆了去,掐了自己一记才回过神。

今天也是被嫂嫂美貌迷晕的一天。

于是这就整顿队伍,启程回西海。

未曾想,就是这短短七里地出了岔子。

先是一阵平地而起的妖风,遮天蔽日。虞思思立马设下结界不让众人被干扰,等风骤停,外面的景象却变了——不知何时走进了一大片林子里,周遭没有半点光线,漆黑鬼魅,引人发颤。

虞思思咬牙切齿:“大胆魔族,竟然又来招惹是非!”

她这个火爆脾气,一点就着,弈澜凝神看向深不见底的林子中,按住暴怒的虞思思,抬手在半空中写字,他每划过一道,空中就现出发着光的浅金划痕:不要着急,是幻术。

小雀虹一张包子脸已经吓得惨白,他想往自家公子身边贴,又觉得不妥。厚重的戾气自林中散出来,被这么一激,小雀虹背后啪一下就腾出一对肉乎乎的粉色翅膀。本来队仗里气氛正紧张,他这么一个动静,当下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这里了。

虞思思噗嗤一下笑出来,指着小雀虹道:“哈哈哈哈哈,怎么这里还有一个鸟人?”

小雀虹的脸由苍白转为猪肝红,他愤愤不敢言,被这么多戏虐的目光盯得想哭,但很快虞思思的注意力就不在他身上了,因为林子里有动静了。

笑闹归笑闹,她也知道这个鸟人是弈澜带来的人,于是一扬手抓住他的后颈将他扔给了身旁近侍:“保护好他。”

小雀虹还没来得及看清抱住自己的人是谁,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撞飞了。

确切的说,是战鬼的整个队伍都被这股力量撞散了。

混乱中,虞思思只来得及抓住弈澜的手腕,那截手腕虽然瘦弱,但很有力量地反握住她的,像是在安抚,大红喜袍翻飞,遮住了她的眼。

众多妖魔自戾气中叫嚣着跑出来,数量惊人,显然是早有预谋。

从最开始的惊惧中回过神,虞思思很快发现,这些妖魔看着有气势,但并不成气候,构不成什么实质上的威胁,顶多就是难料理了一点。她挥着长戟带弈澜从妖魔中突围,本以为多带了一个人会有些吃力,没想到弈澜的身法很巧妙,他虽然没有武器,但术法修练得好,在一众喊打喊杀面貌狰狞的战鬼中硬是打出了赏心悦目的风格。

虞思思......又一次被自家大嫂帅了一脸。

奇怪的是,他们数次都要破开妖魔的包围,但这些东西好像怎么都杀不尽似的,一重又一重。

忽然间,一阵黑色旋风贴着地刮过来,瞬间卷住了弈澜的腰!

风力过猛,虞思思被掀到一旁去,尘土漫天,一片萧瑟肃杀之气迅速朝四周蔓延。

“将军来了!”

弈澜手上刚凝成一个诀,不知道使去哪儿了,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落进一个硬邦邦的怀抱里,他侧头去看,视线对上大红色滚金边的喜袍。

“夫人,我来晚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低沉、浑厚,带着点倨傲和威严,在天地间悠悠回响。话音未落,一道疾风朝妖魔群中射去,大半妖魔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便化为湮粉。

弈澜的心跳骤停,莫名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但又不知从何忆起。

所有战鬼似被鼓舞,气势大震。

弈澜靠在他怀里,使不上劲,他担心小雀虹,四下扭头看着寻找他的身影。

还没等找到小雀虹的踪迹,一只手就强硬地掰过他的脸。

弈澜仰头,猝不及防和一双深红色的眼瞳对视——他脸上的线条出乎意料的柔和,高直鼻梁,薄薄的唇,唇角带起一点似笑非笑的弧度,双眉浓黑,微微蹙起。最为招人的是一双狭长凤目,红瞳不怒自威,让人不敢直视。

他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喜服,但身材明显要比常人高大许多,衣袖被风吹得鼓起,黑色长发整齐束着,有几缕自额前垂下,有种摄人心魄的英俊。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Hairyleg《鹤翎银扁》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26 20:02:32

川渝爱情小说[鸡尾酒酒]在线试读

“没有...她不是导购员嘛,肯定不会框我啊。”说得有理有据,字字在理,傻得让人无语。“等等我啊!”程都霖在前面挑挑选选,萧逸推着购物车在后面接过前面那人递过来的蔬果。“她喊你乖乖你就跟着走?”萧逸见不得程都霖一副人人都能欺负的模样,语气不大友善,“那我喊你乖乖,你走不走?”最后程都霖还是没能走成,因为萧逸推着车直接掉转了方向往另一旁走去。程都霖低着头对着一块老豆腐摩挲下巴,似在思考到底要边缘的那部分还是中心的那部分,听到萧逸质疑自己的能力,不知所云地哼了一声:“会啊,谁好看就选谁啊。”听到萧逸突然提到媳妇...

2019-07-26 20:02:32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6 20:02:32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三道]在线试读

“不,不是,”陈秋嘴笨的解释,硬着头皮说,“我很喜欢。”陈秋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撞着胆子从陈遇珩手里夺过盒子,勉强笑道,“我真的很喜欢,刚刚是太突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陈秋觉得手里的盒子很是烫手,笑容越发僵硬,“好,好啊。”陈秋愧疚不已,他很感激陈遇珩想送他礼物的心,只是青蛙标本这种东西他一时有些吃不消,他觉得自己伤害了陈遇珩,陈遇珩把自己宝贵的标本送给他,自己却摆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换他是陈遇珩,定然是要难过的。“真的吗?”陈遇珩掀了掀眼皮子,他做这个表情显得整个人有些冷淡,继而轻轻的把目光放在...

2019-07-26 20:02:32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2019-07-26 20:02:32

我住隔壁我姓姜小说[礼易诗书]在线试读

“哇,我简直要被你圈粉了,太好看了。”李子怡脸红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女,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给自己扇风。“.…..”哦豁完蛋。姜眠迟一脸淡定,“其实我会的不多。”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姜眠迟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害羞的摸摸了头,像个普通的腼腆的大男孩,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吸引人。林钟期调侃的看了她一眼,兴致勃勃对着姜眠迟问,“你有什么才艺要展示吗?”看完他的表演,他更好奇这个男孩还有什么才艺了。另外两个导师没有意见,于是林钟期亲自拿起一个“A”的牌子走上台,贴在姜眠迟腰间,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少年的腰。一幅好前...

2019-07-26 20:02:32

她一定超喜欢我[快穿]小说[冷淡性格]在线试读

“阿珏,阿珏。”“嗯?”“你终于是我的夫君了。”苏映雪蓦地一笑,随意取下了顶上沉重的头冠。随着她的动作,一头黑丝如锦缎般松开披散在红装之上,越发映的她皮肤白皙。声音也是好听的很,裴莹下意识回应了。裴莹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少女啊,这只是名义上的,她只是来实现愿望的,她想要工作、学习、争斗,唯独不想恋爱。所以这一切注定只是走个形式。...

2019-07-26 20:02:32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2019-07-26 20:02:32

荒唐小说[不归尘土]在线试读

四九城周边的县市有很多能玩能度假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计划一个一两天的短途旅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这是一家靠着山脚的民宿,房主是一个归国回来的建筑师,设计作品霍一唯在上学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很有名气。霍一唯只在入住的时候见了这位老先生一面,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一头银白的发,穿着一身真丝制的太极服,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老人。第五章 展舒作为一个后来转行的导演,时常出来采风,这次他出来躲清闲的地方也是展舒推荐的。促使霍一唯决定继续出来躲清静的原因是艾琳的电话,前天晚上的夺命连环call只是一个预告,因为第二天艾琳...

2019-07-26 20:02:32

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2019-07-26 20: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