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爱情小说[鸡尾酒酒]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没有...她不是导购员嘛,肯定不会框我啊。”说得有理有据,字字在理,傻得让人无语。“等等我啊!”程都霖在前面挑挑选选,萧逸推着购物车在后面接过前面那人递过来的蔬果。“她喊你乖乖你就跟着走?”萧逸见不得程都霖一副人人都能欺负的模样,语气不大友善,“那我喊你乖乖,你走不走?”最后程都霖还是没能走成,因为萧逸推着车直接掉转了方向往另一旁走去。程都霖低着头对着一块老豆腐摩挲下巴,似在思考到底要边缘的那部分还是中心的那部分,听到萧逸质疑自己的能力,不知所云地哼了一声:“会啊,谁好看就选谁啊。”听到萧逸突然提到媳妇

川渝爱情小说章节试读

《川渝爱情》作者:鸡尾酒酒【CP完结+番外】

文案:当重庆人遇到成都人。

重庆人攻 X 成都人受。

“我身上只有146元了,我能从成都去找你吗?”

萧逸X程都霖。

没有地域黑!没有地域黑!没有地域黑!

作品标签:短篇小说,搞笑,小甜饼,HE。

第一章

萧逸是重庆人,近来因为工作的缘故调转到了成都。

来成都工作一阵子了,他觉得什么都能凑合,反正吃穿住行都和重庆没两样,但就是成都人说话让他很难受。

他是个急性子,成都人同事说一句话的功夫,他能不喘气地说上三四句。办事效率也高,你让他歇下来就是要他命,哪像他们公司里其他人得定时去茶水间喝两口茶,午休还得聊聊天。

萧逸就像是高速运转的齿轮一样,所以格外受到领导器重,短短几个月就升职加薪。

但没走向人生高峰,因为他在就职当晚就病倒了。

病来如山倒,萧逸在岗位上强忍难受坚持了几天,兢兢业业不要命的精神连领导都看不下去了,赶紧批假把人撵回家,让他赶紧回去休息。

萧逸拿着十天假期的准假条拿到人事处去登记,人家都开始在电脑里录信息了,萧逸强行打住,让人改成了五天。

————————————————

程都霖是成都人,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因为不满家里安排的相亲,偷摸着从家里溜了出来,什么都没带,就把手机和身份证揣在身上。

等他当晚从酒吧里散场出来,掏出手机准备招车去五百米外的五星级酒店住几晚上,就看到他妈给他发来的短信。

“你所有卡都给你停了,胆子大了还敢离家出走了。”

“别想了,你那些狐朋狗友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收纳你的,龟儿子赶紧回来。”

“哦,对了。你名下那几栋房产我都安排了你,你就别想去凑合凑合了。”

“不用怀疑,我是亲妈。”

“莫给你老汉儿打电话,他同意了的。”

程都霖不信他妈有这么狠,试图从银行卡里提钱到支付宝里,无一例外,全都通知失败,就连他小时候专门存放压岁钱的私房卡都被冻结了。

妈还是亲妈狠。

盛夏湿热又烦闷的晚风一下把程都霖从头到脚凉得透顶,看着余额宝里面不到两千的‘巨资’,不知何去何从,早知道刚刚就不包场请酒水了。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他才不要骗婚。

出租车不敢打了,程都霖蹭着酒吧外面微弱的WiFi给手机下了个美团,听说新用户坐公交一元起。

从桐梓林一路绕到海昌路,每个他能记住的房产处都有熟悉的面孔,直到最后一个连绿化都还没修完就草草竣工的十八流小区。

程都霖站在用自己钱买的第一套房子门前,浑身摸了遍,没钥匙。

这房子还是他以前暗恋学长偷摸着给他买的,结果告白当晚就被狠心拒绝并且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

程都霖实在不想来这里,这是他的黑历史,是他年少求而不得的见证,很羞耻,但又没地方可去,来就来吧,居然还没钥匙。

一路躲躲闪闪,大脑处于紧绷状态,现在缓过劲来了反而有点喝酒上头,昏呼呼一下蹲坐在地上。

————————————————

萧逸在家里实在躺得无聊,浑身不得劲,干脆里里外外把新房子的卫生打扫干净,提着两口袋垃圾准备下楼去扔,刚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人顺着墙滑到在自己面前。

吓得他垃圾袋都掉在了地上。

垃圾袋没系好,掉在地上后里面的污水顺着低流在程都霖身上,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上衣顿时浸湿了一片。

萧逸都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10说自家门口死了人,结果看到那人像是在梦里跳楼一样抖动了一下,得,醉汉。

“起来。”

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感觉有人在喊自己,程都霖缓缓睁开肿胀的双眼,看见自家门居然开了,但问题是怎么还站着一个陌生人。

楼道里吹来一阵凉风,看来是要下暴雨了,程都霖感到背上湿透透的,再看着不远处垃圾袋的惨状,尖叫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你赔我衣服!”程都霖在门外急得直跳,这可是他唯一一件衣服,弄脏了可咋办,万里长征半步都还没走出去呢。

弄脏衣服确实是他的错,他还是应该承担起责任,便强忍对程都霖在自家门口睡觉行为的不爽开了口:“多少钱?我转给你。”

“十万。”

“你囊个不去抢钱?”

敢情是来碰瓷的,实在可恶。

咚的一声,程都霖就看到萧逸恶狠狠把门关上了,心里憋屈极了,就是十万一件啊,还抹了零的,这人说好转钱怎么还赖皮了呢?!

蹲在地上越想越不对劲,衣服弄脏了还不赔钱,这什么人啊!额...不对...这房子是他的啊!

站起身来咚咚咚一顿敲门,连隔壁邻居都被吵醒出来询问是怎么回事,程都霖两眼泪汪汪地向人诉苦说这房子是他的。

结果邻居一听赶紧关门,家务事管不了,真管不了,上一个掺和人家家务事的被夫妻双人混合打到了医院。

萧逸吃过药,头晕沉沉的早就忘了门口的垃圾以及门口哭唧唧的程都霖,才躺上床就睡着了。

一夜好梦。

第二章

程都霖又饿又渴在门外蹲着睡了一晚上,心里憋屈极了,这明明是他给扼杀在摇篮里的初恋买的房子,怎么就住了外人,住就住,好歹也收留一下他这个旧房东吧!鸠占鹊巢的人里面吃香喝辣,自己却要在外面饱受风寒,还得忍受背上垃圾水的恶臭。

他程家小太子爷何时受过如此待遇,越想越气,想冲进去和这人好生理论一番,门锁得死死的又进去,非得蹲到这人出来好好拷问一番。

萧逸昨晚吃过药后明明已经退了烧,早上起来却感觉头晕脑胀,比前两天更甚,原计划今天就回公司上班销假,只好作罢。

冰箱里的三明治存粮已经见底,中午要想吃饭的话,他不得不去超市买点新的回来。

吃外卖根本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等待外卖的过程他容易分心,然而现在的外卖小哥一个比一个能拖时间。

如果在外卖软件上随随便便点一份面条,不包括点餐选择时间,商家准备过程和配送过程一共一个小时,那么把他分心的时间计算下来,足足有十分钟。

血亏,萧逸觉得这十分钟他至少能完成两份报表。

五分钟内洗漱妥当,为了防止病毒进一步入侵,七月份,萧逸带上密不透气的口罩准备出门,还特意选中了黑色的那款,显瘦。

萧逸换上一身休闲装,陡然看到玄关角落堆放的一袋重新整理后的垃圾袋,忍不住想,昨晚那个酒鬼走没走。

哪壶不开提哪壶,推开门就看到那人睡在门口,蜷曲着身体,半盖着不知道从哪讨来的毯子。

现在正值街坊出门买菜之际,萧逸提着垃圾袋准备跨过横在路上的程都霖,还没走几步就被出来看热闹的邻居们给团团围住。

“哦哟喂,年轻人,你昨晚上还真让这个乖乖睡在外面的哦?大热天的蚊子楞么多,你啷个忍心诺?”

“我不认识他。”萧逸懒得解释,与陌生人解释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不是他的风格,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不值当。

结果他轻飘飘的一句不认识更是引起公愤,原本不想对别人家务事插一脚的都纷纷站出来指责萧逸。

“哎呀,年轻人,有话说开就行了嘛,啷个紧到吵嘞,吵架起不到作用的。这娃儿在外面硬生生睡了一晚上,身上的毯子还是我早上起来给他盖上的,别到时候感冒了,你就该心疼了。”

“就是就是,哪有吵架不让人进屋的啊。”

“这个乖乖看起来这么乖,你囊个忍心哦~”

...

行吧,他一个重庆人吵不过成都人,他认输。

早知道有这么一出昨晚就该随便给个几百把人给打发走,萧逸不爽地将手中垃圾放下,蹲**来取走被睡梦中的人蹂躏得不成样子的毛毯还给对家婆婆,强忍不耐烦拿手去拍打对方的脸。

轻怕两下,这人跟睡死了一样不动弹,萧逸烦躁得很,没控制住力道再拍了一下,啪的一声,白皙的脸上留下一个绯红的巴掌印。

程都霖早在萧逸出门前就清醒了,过道里怎么可能睡得巴适,半眯着眼暗戳戳地想着等会儿是先为自己身上价值不菲且只有一件的高级定制衬衣打里面的人一顿还是狠狠打一顿再问房子的事情。

咬牙切齿大半个小时了,这人都还不出门,程都霖感受到身边围了一圈人,不敢睁眼,要脸,他程家小太子爷的面儿不能随随便便就丢在这破过道里面。

闭着闭着就打起了瞌睡,恍惚间听到争吵的声音,闹得程都霖耳朵疼。

感受到脸颊上传来陌生人冰冷的温度,他正要睁眼,紧接着脸上一阵火辣。

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这下面子也没了,脸也不要了,想起昨晚的种种,委屈的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鼻子酸涩得很,眼眶里刹那间灌满了泪水,沿着眼角关不住地掉了出来。

“你敢打我?”一晚上没进水,喉咙干涩得很,脱出口的质疑满是委屈,“你居然敢打我。”

萧逸也没料到他这么细皮嫩肉的,稍微用点力居然脸都红了,但确实是萧逸打人在先,所以他道歉并且让对方还手回来。

程都霖红着一张布满泪痕的脸直勾勾地盯着萧逸,一双湿漉漉的杏仁眼睛瞪得浑圆,眼角的泪痣跟着他抽泣的幅度****的。小可怜模样看得萧逸心痒痒的,暗骂一句这成都人怎么还耍泼了呢,让他打自己居然还哭上了。

围观说三道四的人越来越多,萧逸一个脑袋两个大,赶紧开门把人扯回屋子里去。

程都霖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一滴滴豆大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滚下来,擦过嘴角,滴在胸膛上,地上,还有萧逸伸过去替他擦拭的手上。

“好了,好了,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嘛,”萧逸彻底败下阵来,扯过鞋柜上的湿巾纸胡乱替程都霖抹去眼泪,“你咋这么能哭,擦都擦不完。”

程都霖声音闷闷的,可委屈了:“你不仅打我,昨晚还弄脏我衣服,甚至还住在我家里不让我进去。”

萧逸心想,打他我认了,弄脏他衣服我也认了,怎么现在连房子都是他的了。

“打了你是我的错,我道歉,弄脏你的衣服也是我的错,在我能力承受范围之内,我赔偿。”将用过的湿巾纸揉做一团丢进垃圾桶中,再将口罩取下来透气,今天不把事情搞清楚是不准备出去了,“但你说我住你的房子是不是过于牵扯了一点,这房子是我办理正当手续才拎包入住的,租房手续都还在我手中,怎么你要看看?”

程都霖当真不信,直到看到萧逸递过来的一系列盖上红章的文件。再三翻看了几遍后才缓缓抬头,呐呐道:“他租给你了?”

萧逸顺他手指指向的地方看去。

甲方:贺词

“嗯,”将程都霖手中紧抓不放的文件抽出来放好,把呆滞的人领到沙发上坐好,“喝什么?”

没人吭声,萧逸便自作主张倒了一杯白开水,绕过茶几,将手中水杯递给程都霖,说:“喝吧。”

机械性地接过水杯,道了声谢谢,程都霖的无措地垂下脑袋,一截细长的脖颈微微弯曲,过于安静,只有肩头偶尔起伏的动作证明此人尚存呼吸。

萧逸看他失落的样子,心下也猜中了七八分,起身往卧室走去。

“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充满着薰衣草香气的干净衣服盖在程都霖头上,呆愣地嗯了一声,便跟着萧逸的步伐往里走。

替他放好水,讲清楚哪些东西可以用,萧逸便退了出来。

重重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将程都霖换下来的衣服塞进洗衣机里。

坐在书房里,电脑还没打开就听到从浴室里传出重物下坠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程都霖沉重的闷哼声。

三步做两步地走到浴室门外,轻扣两下,道:“摔了?”

没人应他,隐隐约约听到冲水声夹带着微弱的啜泣声。萧逸心想自己就不该多管闲事,耐着性子招待这人,居然还不待见自己。

听着里面啪嗒的水声,心情更烦躁了,萧逸暗骂了一个脏字,狠狠踢了一脚墙壁便走开了。

刚刚踩在地砖上不小心摔了一跤,疼得程都霖眼眶有些发酸,鼓着腮帮子把没出息的眼泪给憋了回去。

强忍胯骨的疼痛站起身来,用干净毛巾擦干身子,看着淤青一片,好不容易憋住的眼泪又差点滚落。

手中的衣服材质有点粗糙,和自己本来的衣服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但现在的处境容不得他挑剔。套上萧逸的衣服,居然正好合身,正要穿上裤子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

没内裤...

“喂,你还在吗?”程都霖微微打开门,探出半个脑袋往外面瞄,没看见有人,又提高了音量,“喂,在不在啊!”

其实喊第一声的时候,坐在书房的萧逸已经听到了,但他就是想晾他一会儿,等到第二声才缓缓站起身朝程都霖走去。

“怎么了?”不耐烦地盯着萧逸湿漉漉的头发,一滴一滴汇成一条线顺着脖颈往身下流去。

程都霖有点不好意思,踌躇着半天不开口:“你有多余的内裤吗?”

刚刚光顾着给他拿衣服去了,内裤给忘了,衣服都还是以前高中的,多半是收拾行李的时候顺带收来的,但他哪来程都霖能穿的新内裤。

“只有我穿过的,你要吗?”

程都霖摇了摇下唇,狠狠心:“要洗过的啊。”

“我给你穿过的,你敢不穿吗?”这人小媳妇儿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打趣两句,话是那么说,还是给他拿了一条没穿一两次的干净内裤。

才找出来递给他,这人就不认账地把浴室门关得砰的一声,碰萧逸一鼻子灰。

萧逸想起刚刚这人接过自己内裤的时候,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羞赧的模样实在好笑,都是男人害什么羞。

“喂,你是不是觉得我的Size比你大,不好意思了啊。”

刚朝浴室里吼完,就听到里面人恼羞成怒朝玻璃门扔东西发出的声响。

第三章

程都霖把萧逸的内裤往自己身上比对了一下,确实要大一些,但也没办法,只能勉为其难地穿好。确保不会风吹蛋蛋凉,程都霖穿好衣服没擦头发就从浴室走了出去,一抬眸便看到萧逸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程都霖本想问他干毛巾或者吹风机在哪里,看到沙发上男人淡漠的表情,脱口而出的询问卡死在咽喉中,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尴尬的空气在房间里流动。

男人清冷夹杂着不耐烦的声音率先打破僵局,道:“名字。”

萧逸的声音过于低沉,程都霖刚刚洗了头发耳朵里进了水没大听清楚,不太确定地问:“什么名字?”

“你觉得呢?”萧逸从茶几上拿起一瓶饮料,咕噜咕噜往嘴里灌,冰箱里刚拿出来的碳酸饮料刺激着感官,喉结微扬一上一下地将液体送入食道。

程都霖被萧逸上下耸动的喉结撩得有点走不动道,脑海里只浮现出性感两个字,要是在平时早就向他要联系方式了。可惜,他没钱,就连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的,要嫖也是对方嫖自己,他连叫个鸭的尾款都付不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程都霖只得老实交代:“程都霖。”

萧逸原本喝得好好的,一听到程都霖报上的名字,一口气没上来,呛着了。

“咳咳咳,”萧逸猛地拍胸膛,试图从刚刚的程都霖讲的笑话里缓解过来,“你名字?”

程都霖没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莫名其妙,连看向萧逸的眼神都带上了鄙夷,果然刚被他撩拨起来的一点点涟漪是错觉,这人的本质是恶质的。

“你笑得瓜兮兮滴,程都霖啷个了嘛,就让你笑成这个样,有本事你说你的名字,我非得把下巴都笑落。”程都霖也不和萧逸客气,兀自拿起桌上另一瓶不知道什么包装的饮料就往嘴里送,入口没有想象中的清凉感,反而是辣喉的刺激感,略苦,包在嘴里怎么也吞不下去,但一看到萧逸嘴角还未消散的讥笑都烦,狠狠心吞了下肚。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鸡尾酒酒《川渝爱情》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川渝爱情小说[鸡尾酒酒]在线试读

“没有...她不是导购员嘛,肯定不会框我啊。”说得有理有据,字字在理,傻得让人无语。“等等我啊!”程都霖在前面挑挑选选,萧逸推着购物车在后面接过前面那人递过来的蔬果。“她喊你乖乖你就跟着走?”萧逸见不得程都霖一副人人都能欺负的模样,语气不大友善,“那我喊你乖乖,你走不走?”最后程都霖还是没能走成,因为萧逸推着车直接掉转了方向往另一旁走去。程都霖低着头对着一块老豆腐摩挲下巴,似在思考到底要边缘的那部分还是中心的那部分,听到萧逸质疑自己的能力,不知所云地哼了一声:“会啊,谁好看就选谁啊。”听到萧逸突然提到媳妇...

2019-07-25 10:01:05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5 10:01:05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三道]在线试读

“不,不是,”陈秋嘴笨的解释,硬着头皮说,“我很喜欢。”陈秋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撞着胆子从陈遇珩手里夺过盒子,勉强笑道,“我真的很喜欢,刚刚是太突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陈秋觉得手里的盒子很是烫手,笑容越发僵硬,“好,好啊。”陈秋愧疚不已,他很感激陈遇珩想送他礼物的心,只是青蛙标本这种东西他一时有些吃不消,他觉得自己伤害了陈遇珩,陈遇珩把自己宝贵的标本送给他,自己却摆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换他是陈遇珩,定然是要难过的。“真的吗?”陈遇珩掀了掀眼皮子,他做这个表情显得整个人有些冷淡,继而轻轻的把目光放在...

2019-07-25 10:01:05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2019-07-25 10:01:05

我住隔壁我姓姜小说[礼易诗书]在线试读

“哇,我简直要被你圈粉了,太好看了。”李子怡脸红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女,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给自己扇风。“.…..”哦豁完蛋。姜眠迟一脸淡定,“其实我会的不多。”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姜眠迟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害羞的摸摸了头,像个普通的腼腆的大男孩,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吸引人。林钟期调侃的看了她一眼,兴致勃勃对着姜眠迟问,“你有什么才艺要展示吗?”看完他的表演,他更好奇这个男孩还有什么才艺了。另外两个导师没有意见,于是林钟期亲自拿起一个“A”的牌子走上台,贴在姜眠迟腰间,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少年的腰。一幅好前...

2019-07-25 10:01:05

她一定超喜欢我[快穿]小说[冷淡性格]在线试读

“阿珏,阿珏。”“嗯?”“你终于是我的夫君了。”苏映雪蓦地一笑,随意取下了顶上沉重的头冠。随着她的动作,一头黑丝如锦缎般松开披散在红装之上,越发映的她皮肤白皙。声音也是好听的很,裴莹下意识回应了。裴莹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少女啊,这只是名义上的,她只是来实现愿望的,她想要工作、学习、争斗,唯独不想恋爱。所以这一切注定只是走个形式。...

2019-07-25 10:01:05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2019-07-25 10:01:05

荒唐小说[不归尘土]在线试读

四九城周边的县市有很多能玩能度假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计划一个一两天的短途旅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这是一家靠着山脚的民宿,房主是一个归国回来的建筑师,设计作品霍一唯在上学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很有名气。霍一唯只在入住的时候见了这位老先生一面,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一头银白的发,穿着一身真丝制的太极服,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老人。第五章 展舒作为一个后来转行的导演,时常出来采风,这次他出来躲清闲的地方也是展舒推荐的。促使霍一唯决定继续出来躲清静的原因是艾琳的电话,前天晚上的夺命连环call只是一个预告,因为第二天艾琳...

2019-07-25 10:01:05

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2019-07-25 10:01:05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小说[泇诺]在线试读

还真是,而且名次还不错。看看他上下,那才是正常的游戏名好嘛!战力榜三十七位,一剑送你上天。战力榜三十六位,邹萌萌。不过,用真名当游戏名是个什么操作?“我倒不这么觉得,这个游戏的战力榜计算,某种程度来说非常精准,精准地超乎常人的想象。”裴温书双眸泛着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李也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2019-07-25 10: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