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章节试读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作者:七度糖心【完结+番外】

文案:萧琰曾经活过两辈子,两辈子里他都是无数人胸口朱砂痣,心上白月光。

是走过繁花万千自己却片叶不沾的顶级男神。

而在这第三辈子,暗恋这片月光暗恋得眼睛都绿了的齐总终于忍不住,

一步一小心,就差把心掏出来,终于网住了这片月光。

把男神从野生的变成了家养。

属性可以算是:恋爱前沉静冷淡、恋爱后温柔含蓄(自带不明显城府深沉设定)攻X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一心一意要跟攻谈恋爱总裁受

曾用名《论一个穿越的性冷淡如何被重生的总裁攻略》

1、日更,甜文,不虐主角,作者是萧琰的亲妈,没有确定感情前受追攻受宠攻,确定后互宠

2、齐漠喜欢的前世今生都是萧琰。萧琰这是第三世,但他只有第一世的记忆,没有第二世的。

3、就事业线来说,这是一个成为影帝巨星的文,就感情线来说,这是甜文,可能会有小波折,但绝对绝对不虐主角

4、没有任何原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琰 ┃ 配角:齐漠 ┃ 其它:强强,娱乐圈

第一章

康宁十九年,春,正是花朝。

朱门紫户后,一个花木繁盛的幽深院落外围了许多人,其中一个身材颀长,容姿出众的青年直直跪在地上。

“求叔父用药。”

门里传出不大的声音:“都进来。”

重重帘幕拉开,露出床上躺着的人。

他修眉凤目,墨发披拂,容貌之盛几如天人。

走在最前面的陈宁帝脚步几乎不稳。这是他的太傅,陪□□开疆拓土打下基业,后又安定天下,更一手教养培育了他,将他扶上帝位的、最亲近的人。

明明不过三十七岁,却已经病入膏肓。

榻上的青年端详着他,目光悠远又宁静,如同透过他看到了自己亲手为大陈的未来打下的脊梁。

盛世可期。

萧琰收回目光,缓缓道:“我教导了你十七年,不是叫你来为死生之事方寸大乱的。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我命中见过无数死人,如今也不过是轮到了自己而已。”

陈宁帝跪坐在床榻边:“我看开不了。”

他耍起幼时脾气,不愿意称“朕”。

“您要离开我这件事,”他低下头,有眼泪落下来,“无论怎样都看开不了。”

思绪纷繁又冷寂,萧琰悠悠想,怎么会看不开呢。这世上时间最是催人肌骨,他当年也以为自己会一辈子过不去,可如今也早已不在意了。

但这毕竟是一手养大的孩子,容颜瑰丽的青年微阖眼睫,撑着一口气道:“《陈律》仍有不足之处,陛下善自修补,至于其他,我已教了你那么多,不必再所说了。”

“至于明昭,我代兄长养大你,望你日后不堕家声。”

“不必给我过继子嗣,人死不过黄土一捧,祭与不祭有什么分别。”

“也不必想我,让我在下面安静点,声音多了扰人。”

语毕,溘然长逝。

这一日长安城有人痛哭缟素,也有人弹冠相庆。

萧琰不在意,生生死死,本就常事。

至于人间的事,更是跟死人没有关系了。

*

彩灯渲染出迷离朦胧的光晕,音乐震耳欲聋,扭动的男男女女如同一条条水蛇,空气中都弥漫着纸醉金迷和纵情玩乐的气味。

负责添酒的“公主”葱白的指尖衬着红酒杯,漂亮又柔弱,引人垂涎。

然而这尤物却没有一点自得,目光总忍不住靠睡在沙发上的人望去。

妙目含情,波光潋滟。

她心里生出了些绮念,全跟这个睡着的、俊美又有权势的人有关。

齐漠正在做梦。

天下着大雪,他一个人走在一条又长又安静的路上。

魂魄如同被困在这具躯壳里,完全控制不了身体。

直觉告诉他,前面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在等着他。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嘶喊“停下,快停下!”

但毫无用处。

雪下得越发大了,落在脸上化开,冰冰凉凉,像是眼泪。

他越来越焦躁,也越来越困惑自己为什么被困在这不知道是谁的身体里,徒劳无功。

路到了尽头。

恐惧压迫着他每一根神经,与焦虑一起,在看到那座墓碑的时候到达了顶峰。

【萧琰之墓】

没有修饰,没有定语,连照片也没有一张,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像爆发的岩浆,流窜过每一条神经,最后将他整个人连同灵魂,一起焚烧殆尽。

齐漠于仿佛要吞噬他的绝望和痛苦中,突然恍然。

这个身体,就是我啊。

那这坟墓里葬着谁?

他和我是什么关系?

梦境开始旋转。

入目是无边无际的雪山。

粗重的喘息从嘴里吐出,铺天盖地的大雪倾覆而下。

他要死了,齐漠突然明白。

但灵魂仿佛也被身体的疲惫感染,不想逃跑,只想陷入永恒沉眠。

被大雪压下的瞬间,铺天盖地的记忆席卷而来。

齐漠想,他这一辈子,前二十二年飞扬恣肆,后十三年用来喜欢一个人,最后三年走遍萧琰曾踏足的地方。

再回忆,已经想不起最早那二十二年是什么模样,仿佛自己中所有的鲜活,都是自遇到阿琰而始。

约莫人死之前想的都多,他突然忆起电影里曾说的,我活了这么多年,直到遇见你才明白,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其实我一直都在向你跌落。

齐漠从梦中惊醒。

音乐依旧震耳欲聋,男男女女在舞池摇摆放纵。

手机屏幕上是清清楚楚的日期——

2017年10月9日。

把高脚杯在桌角磕碎,齐漠在狐朋狗友的惊呼声中捡起一片碎片,狠狠划在掌心!

随着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他仿佛终于渐渐确定了,这不是梦。

十九年后死于雪崩的齐漠,回来了。

“齐二,你怎么了?中邪了?”

“齐少手流血了,快,去医院。”

“老齐你发什么疯呢?”

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耳边,齐漠却充耳不闻。

他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的瞬间,身体已经先一步冲了出去。

敞篷跑车在马路上划出一道红色闪电。

银灰色的头发被风疯狂撕扯,齐漠俊美桀骜的面庞带着奇异的神情。

坐在副驾驶上的陈盛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稍有不甚,就能将人烧成灰烬!

他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怕这个疯子手一抖,两个人一起玩儿完。

直到上了泰安路,齐漠才放慢速度,接近中段,他的速度与先前相比简直如同蜗牛在爬。

但陈盛却无端端觉得他比刚才更可怕,像是压抑着风暴与暗流的大海,只等一个契机,就会席卷而出。

齐漠觉得自己很冷静,但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在不自觉抖,直到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人。

陈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狼狈又不顾一切的齐漠,用几乎连滚带爬的姿势跌跌撞撞跑过去。

借着车灯的光,陈盛只看到一个青年人躺在地上,身下是一大滩血,像一盆被打翻的颜料。

齐漠小心地将手放在青年胸口。

如同寒流席卷而过,他的所有表情都僵在了脸上。

“没有,怎么会没有!”

“不可能的……”

最大的恐怖来临。

脑中闪过什么,齐漠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是不是因为我回来了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变化?如果我没有回来呢?”

他很轻很轻地说:“如果我死了,一切是不是就能回到正轨?”

陈盛毛骨悚然。

余光瞥到什么,他连忙说:“二少,这位先生还活着!”

齐漠直直盯着他,目光渗人。

“我看到他的手指动了。”陈盛不敢耽搁,怕慢一秒齐总就要拉他一起死。

齐漠俯下身,把耳朵贴在青年胸口。

“咚,咚……”

很微弱,但却确确实实恢复了跳动。

齐漠好像一瞬间变成了小孩子,除了手足无措,别无他法。

陈盛硬着头皮,“齐总,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移动他。”

“救护车还有多久到?”齐漠嘶哑着声音问。

“最多三分钟!”

齐漠闭上眼,轻轻将头虚放在青年胸口,恍惚间似乎听到了混合着心跳的、血液流出的声音,令他畏惧。

然后他感觉到心心念念的人动了动,在睁开眼与他双目相对的第一瞬间——

扼住了他的脖子。

能掐死的那种。

第二章

不过两秒,齐漠的脸就开始涨红,被掐的那种。

萧琰把咳嗽咽下去,挑起眼睫观察手里的“猎物”。

连胡人中都没有的银灰色头发,蓝色的、打磨细致的、只流行于胡人中的宝石耳饰,和露胳膊露腿,一看就不是大陈子民的衣裳。

胡人细作?

我不是已经死了?或者其实还没有死透的尸身被这细作盗了出来,又活过来了?

太傅不确定地想。

但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细作要来有什么用?长得好看吗?

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萧琰目光掠过一脸懵逼的陈盛,咳了两声,刚刚那种凌厉锋锐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

他仿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扼住“胡人”脖子的手也松了些许。

然后他等了一秒……两秒……

太傅大人调整了一下姿势。

世上怎么会有素质如此之差的细作,连机会都不会抓!

或者他已经看透了我想要将他诱过去砍晕的意图?

陈盛已经被这脱缰的野马一样的发展给搅得脑子木了。他一点没反应过来该救自家老板,没见老板不杠上掐他的人,反而还在用眼神威胁他,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吗?

但萧琰不准备坐以待毙下去。他另一只手缓缓移动,手指在齐漠的战栗中移到了脖子后。就要捏下去的那一瞬间,一阵眩晕感袭来,强行清醒的萧太傅终于晕了过去。

救护车正好到。

齐漠被突然晕厥的人吓个半死,被掐着脖子都没变的神色惊慌得无法形容。

他死死盯着医生动作,跟在担架旁边,在救护车里占了一个角落。

陈盛苦哈哈地开着齐总的豪华跑车跟在后面,这配置一路上倒是招了无数眼球。

救护车一到医院,萧琰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意识不清醒中,他感觉到周围很亮,而且有人,不止一个。

“病人从麻醉中醒来了!”

“备用方案。”

眼球中只留下了些穿着绿色衣裳,打扮怪异鬼魅的身影,萧琰就再度陷入昏迷。

第三次醒来间隔的时间同样不长。

萧琰睁开眼,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光。

很显然,他瞎了。

将罩在脸上,摸不出是什么材质的罩子拿下来,萧琰摸索着身边环境。他实在很小心,没有发出一丝动静。

终于从床边匣子里找到一把藏锋小刀。

指腹在刀刃上一按,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线。

萧琰却疑虑更重,将如此利刃直白摆放于此,是在图谋什么?

这些人既然敢将他从秘墓穴中挖出来,难道不清楚他是谁?

纵使弄瞎了,也绝不该如此轻乎大意。

或者,这本就是意图之一?

他把刀放了回去,没有再试图寻找任何武器。

然后如同不小心,将桌上的花瓶碰倒。

花瓶碎裂的声音惊动了守在外面的陈盛。

陈盛这一晚上脑子里什么都有。一会儿是齐总怎么知道那里有人被撞了?一会儿是里头的人跟齐总什么关系?还有长达百万字的虐恋情深感情大戏。

一个晚上掉了一个月的头发。

里头响起的时候,他第一反应不是冲进去,而是找防身东西。

没办法,那干脆利落的掐脖子实在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谁知道里头那位疑似受了情伤的小年轻冷不冷静。

他谨慎地走进去,隔着三步远,慎重地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萧琰听声辩位,估了估距离,在心底轻轻啧了一声。

看来来的人是昨天两个里头的。

终于学会防备了。

但这防备也品不出多少恶意,会不会未必是胡人?

比如说——政敌?

他将脸转向那个方向,轻轻地说:“你是谁?”

在陈盛的眼中,抬起头望过来的青年容貌俊美不俗,但更不俗的是他身上的气质。

如同遥远的天空,又如同深静的大海。像是恒久静谧的月光,又像是转瞬即逝的昙花。

陈盛呆住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清楚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他在病房外胡思乱想的时候,也曾猜测过,能叫齐太子做出一副情深不悔唯恐有失样子的人该是什么样。

而在真正见到后,才发现远远超出了想象。

没等他回过神来,这个超出他想象人眉目含着温柔从容的笑意,说道:“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几乎是下意识地,陈盛的心口一痛,那是见到完美之物遭受破坏,人所会有的,下意识的反应。

“砰!”比他反应更大的,是齐漠掉到地上的保温盒。

一阵兵荒马乱后,在医生再三保证只是脑内淤血还没散,过一阵子就好了后,齐总终于放了人。

陈盛很有眼色地跟随打扫完的护工一起退了出去。

齐漠直直站着没有动,心砰砰跳的飞快,让他很想做点什么让它慢下来。

比如说,抱一抱心心念念的人。

萧琰率先打破了静默:“齐先生。”

这是别人对留在这里的人的称呼。

“可以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病房并不很大,若隐若现的香味传到萧琰鼻端,是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掐住的人身上有的一种味道。约莫是种香料,应当加了一味月桂,多的萧琰辨不出来。

齐漠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汗,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萧琰掌心握着的碎片染上了不明显的温度。

他用划了道口子的指腹摩挲碎片边缘,借此驱逐死而复生的不真实感。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地方,这些人,或许和他最先所想的,有些不一样。

虽然明知道萧琰看不见,齐漠仍然努力忍住颤抖,从脑子里拎出过去最受人称赞,引人仰慕的优雅姿态,放轻声音说:“你出了车祸,我正好从那里经过,就把你送医院来了。”

萧琰语气温和:“多谢。”

他略有几分迟疑,迟疑道:“我昨天意识不太清醒,不知道那位被我波及的人现在怎么样?”

“他很好,我的意思是,并没有受伤,你不要担心。”

是“不要”而非“不用”,萧琰敏锐地察觉了这点不同。

“恕我冒昧,但你我素昧平生,齐先生为什么救我?”

“这或许会为你带来麻烦。”

他神情沉静,语调温和,任谁来都会觉得这是一位风度与品性俱佳的无双名士。齐漠的第六感却偏偏让他从中听到了一点冰冷的审视味道。

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如同错觉,齐漠却下意识开口:“因为是我连累了你。”

话出口他一僵,几分钟前还在想该怎么对心上人好,转头嘴巴就管不住自己撒了谎,怎么办?

不行,他觉得自己还能挣扎一下,只要不叫阿琰发现!

于是他开始掰:“我家里面不大太平,因为家产的一些事……”

感觉实在是对心上人骗不下去,他含含糊糊迅速总结:“本来目标是我的,你只是被波及了,我很抱歉。”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七度糖心《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5 10:01:00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三道]在线试读

“不,不是,”陈秋嘴笨的解释,硬着头皮说,“我很喜欢。”陈秋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撞着胆子从陈遇珩手里夺过盒子,勉强笑道,“我真的很喜欢,刚刚是太突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陈秋觉得手里的盒子很是烫手,笑容越发僵硬,“好,好啊。”陈秋愧疚不已,他很感激陈遇珩想送他礼物的心,只是青蛙标本这种东西他一时有些吃不消,他觉得自己伤害了陈遇珩,陈遇珩把自己宝贵的标本送给他,自己却摆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换他是陈遇珩,定然是要难过的。“真的吗?”陈遇珩掀了掀眼皮子,他做这个表情显得整个人有些冷淡,继而轻轻的把目光放在...

2019-07-25 10:01:00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2019-07-25 10:01:00

我住隔壁我姓姜小说[礼易诗书]在线试读

“哇,我简直要被你圈粉了,太好看了。”李子怡脸红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女,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给自己扇风。“.…..”哦豁完蛋。姜眠迟一脸淡定,“其实我会的不多。”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姜眠迟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害羞的摸摸了头,像个普通的腼腆的大男孩,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吸引人。林钟期调侃的看了她一眼,兴致勃勃对着姜眠迟问,“你有什么才艺要展示吗?”看完他的表演,他更好奇这个男孩还有什么才艺了。另外两个导师没有意见,于是林钟期亲自拿起一个“A”的牌子走上台,贴在姜眠迟腰间,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少年的腰。一幅好前...

2019-07-25 10:01:00

她一定超喜欢我[快穿]小说[冷淡性格]在线试读

“阿珏,阿珏。”“嗯?”“你终于是我的夫君了。”苏映雪蓦地一笑,随意取下了顶上沉重的头冠。随着她的动作,一头黑丝如锦缎般松开披散在红装之上,越发映的她皮肤白皙。声音也是好听的很,裴莹下意识回应了。裴莹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少女啊,这只是名义上的,她只是来实现愿望的,她想要工作、学习、争斗,唯独不想恋爱。所以这一切注定只是走个形式。...

2019-07-25 10:01:00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2019-07-25 10:01:00

荒唐小说[不归尘土]在线试读

四九城周边的县市有很多能玩能度假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计划一个一两天的短途旅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这是一家靠着山脚的民宿,房主是一个归国回来的建筑师,设计作品霍一唯在上学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很有名气。霍一唯只在入住的时候见了这位老先生一面,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一头银白的发,穿着一身真丝制的太极服,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老人。第五章 展舒作为一个后来转行的导演,时常出来采风,这次他出来躲清闲的地方也是展舒推荐的。促使霍一唯决定继续出来躲清静的原因是艾琳的电话,前天晚上的夺命连环call只是一个预告,因为第二天艾琳...

2019-07-25 10:01:00

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2019-07-25 10:01:00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小说[泇诺]在线试读

还真是,而且名次还不错。看看他上下,那才是正常的游戏名好嘛!战力榜三十七位,一剑送你上天。战力榜三十六位,邹萌萌。不过,用真名当游戏名是个什么操作?“我倒不这么觉得,这个游戏的战力榜计算,某种程度来说非常精准,精准地超乎常人的想象。”裴温书双眸泛着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李也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2019-07-25 10:01:00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一碗月光]在线试读

舒杨无奈地笑,放轻了声音:“我的老大哎,我要真能决定自己的性向,我干嘛还喜欢男人?”“一言为定。”舒杨笑。到了初五,槐市又开始热闹了,春节假期还没过,接下来的两天只能先打听住房,顺便海投简历。钱坤静了两秒,小声说:“要不你换女孩子喜欢吧老小。”钱坤又静了一会儿:“成,当我没说。手里这笔生意还有两天就谈完了,到时候请你喝酒,必须来。”关键就是太贵。至于情况——...

2019-07-25 10: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