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章节试读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作者:七度糖心【完结+番外】

文案:萧琰曾经活过两辈子,两辈子里他都是无数人胸口朱砂痣,心上白月光。

是走过繁花万千自己却片叶不沾的顶级男神。

而在这第三辈子,暗恋这片月光暗恋得眼睛都绿了的齐总终于忍不住,

一步一小心,就差把心掏出来,终于网住了这片月光。

把男神从野生的变成了家养。

属性可以算是:恋爱前沉静冷淡、恋爱后温柔含蓄(自带不明显城府深沉设定)攻X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一心一意要跟攻谈恋爱总裁受

曾用名《论一个穿越的性冷淡如何被重生的总裁攻略》

1、日更,甜文,不虐主角,作者是萧琰的亲妈,没有确定感情前受追攻受宠攻,确定后互宠

2、齐漠喜欢的前世今生都是萧琰。萧琰这是第三世,但他只有第一世的记忆,没有第二世的。

3、就事业线来说,这是一个成为影帝巨星的文,就感情线来说,这是甜文,可能会有小波折,但绝对绝对不虐主角

4、没有任何原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琰 ┃ 配角:齐漠 ┃ 其它:强强,娱乐圈

第一章

康宁十九年,春,正是花朝。

朱门紫户后,一个花木繁盛的幽深院落外围了许多人,其中一个身材颀长,容姿出众的青年直直跪在地上。

“求叔父用药。”

门里传出不大的声音:“都进来。”

重重帘幕拉开,露出床上躺着的人。

他修眉凤目,墨发披拂,容貌之盛几如天人。

走在最前面的陈宁帝脚步几乎不稳。这是他的太傅,陪□□开疆拓土打下基业,后又安定天下,更一手教养培育了他,将他扶上帝位的、最亲近的人。

明明不过三十七岁,却已经病入膏肓。

榻上的青年端详着他,目光悠远又宁静,如同透过他看到了自己亲手为大陈的未来打下的脊梁。

盛世可期。

萧琰收回目光,缓缓道:“我教导了你十七年,不是叫你来为死生之事方寸大乱的。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我命中见过无数死人,如今也不过是轮到了自己而已。”

陈宁帝跪坐在床榻边:“我看开不了。”

他耍起幼时脾气,不愿意称“朕”。

“您要离开我这件事,”他低下头,有眼泪落下来,“无论怎样都看开不了。”

思绪纷繁又冷寂,萧琰悠悠想,怎么会看不开呢。这世上时间最是催人肌骨,他当年也以为自己会一辈子过不去,可如今也早已不在意了。

但这毕竟是一手养大的孩子,容颜瑰丽的青年微阖眼睫,撑着一口气道:“《陈律》仍有不足之处,陛下善自修补,至于其他,我已教了你那么多,不必再所说了。”

“至于明昭,我代兄长养大你,望你日后不堕家声。”

“不必给我过继子嗣,人死不过黄土一捧,祭与不祭有什么分别。”

“也不必想我,让我在下面安静点,声音多了扰人。”

语毕,溘然长逝。

这一日长安城有人痛哭缟素,也有人弹冠相庆。

萧琰不在意,生生死死,本就常事。

至于人间的事,更是跟死人没有关系了。

*

彩灯渲染出迷离朦胧的光晕,音乐震耳欲聋,扭动的男男女女如同一条条水蛇,空气中都弥漫着纸醉金迷和纵情玩乐的气味。

负责添酒的“公主”葱白的指尖衬着红酒杯,漂亮又柔弱,引人垂涎。

然而这尤物却没有一点自得,目光总忍不住靠睡在沙发上的人望去。

妙目含情,波光潋滟。

她心里生出了些绮念,全跟这个睡着的、俊美又有权势的人有关。

齐漠正在做梦。

天下着大雪,他一个人走在一条又长又安静的路上。

魂魄如同被困在这具躯壳里,完全控制不了身体。

直觉告诉他,前面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在等着他。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嘶喊“停下,快停下!”

但毫无用处。

雪下得越发大了,落在脸上化开,冰冰凉凉,像是眼泪。

他越来越焦躁,也越来越困惑自己为什么被困在这不知道是谁的身体里,徒劳无功。

路到了尽头。

恐惧压迫着他每一根神经,与焦虑一起,在看到那座墓碑的时候到达了顶峰。

【萧琰之墓】

没有修饰,没有定语,连照片也没有一张,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像爆发的岩浆,流窜过每一条神经,最后将他整个人连同灵魂,一起焚烧殆尽。

齐漠于仿佛要吞噬他的绝望和痛苦中,突然恍然。

这个身体,就是我啊。

那这坟墓里葬着谁?

他和我是什么关系?

梦境开始旋转。

入目是无边无际的雪山。

粗重的喘息从嘴里吐出,铺天盖地的大雪倾覆而下。

他要死了,齐漠突然明白。

但灵魂仿佛也被身体的疲惫感染,不想逃跑,只想陷入永恒沉眠。

被大雪压下的瞬间,铺天盖地的记忆席卷而来。

齐漠想,他这一辈子,前二十二年飞扬恣肆,后十三年用来喜欢一个人,最后三年走遍萧琰曾踏足的地方。

再回忆,已经想不起最早那二十二年是什么模样,仿佛自己中所有的鲜活,都是自遇到阿琰而始。

约莫人死之前想的都多,他突然忆起电影里曾说的,我活了这么多年,直到遇见你才明白,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其实我一直都在向你跌落。

齐漠从梦中惊醒。

音乐依旧震耳欲聋,男男女女在舞池摇摆放纵。

手机屏幕上是清清楚楚的日期——

2017年10月9日。

把高脚杯在桌角磕碎,齐漠在狐朋狗友的惊呼声中捡起一片碎片,狠狠划在掌心!

随着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他仿佛终于渐渐确定了,这不是梦。

十九年后死于雪崩的齐漠,回来了。

“齐二,你怎么了?中邪了?”

“齐少手流血了,快,去医院。”

“老齐你发什么疯呢?”

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耳边,齐漠却充耳不闻。

他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的瞬间,身体已经先一步冲了出去。

敞篷跑车在马路上划出一道红色闪电。

银灰色的头发被风疯狂撕扯,齐漠俊美桀骜的面庞带着奇异的神情。

坐在副驾驶上的陈盛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稍有不甚,就能将人烧成灰烬!

他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怕这个疯子手一抖,两个人一起玩儿完。

直到上了泰安路,齐漠才放慢速度,接近中段,他的速度与先前相比简直如同蜗牛在爬。

但陈盛却无端端觉得他比刚才更可怕,像是压抑着风暴与暗流的大海,只等一个契机,就会席卷而出。

齐漠觉得自己很冷静,但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在不自觉抖,直到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人。

陈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狼狈又不顾一切的齐漠,用几乎连滚带爬的姿势跌跌撞撞跑过去。

借着车灯的光,陈盛只看到一个青年人躺在地上,身下是一大滩血,像一盆被打翻的颜料。

齐漠小心地将手放在青年胸口。

如同寒流席卷而过,他的所有表情都僵在了脸上。

“没有,怎么会没有!”

“不可能的……”

最大的恐怖来临。

脑中闪过什么,齐漠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是不是因为我回来了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变化?如果我没有回来呢?”

他很轻很轻地说:“如果我死了,一切是不是就能回到正轨?”

陈盛毛骨悚然。

余光瞥到什么,他连忙说:“二少,这位先生还活着!”

齐漠直直盯着他,目光渗人。

“我看到他的手指动了。”陈盛不敢耽搁,怕慢一秒齐总就要拉他一起死。

齐漠俯下身,把耳朵贴在青年胸口。

“咚,咚……”

很微弱,但却确确实实恢复了跳动。

齐漠好像一瞬间变成了小孩子,除了手足无措,别无他法。

陈盛硬着头皮,“齐总,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移动他。”

“救护车还有多久到?”齐漠嘶哑着声音问。

“最多三分钟!”

齐漠闭上眼,轻轻将头虚放在青年胸口,恍惚间似乎听到了混合着心跳的、血液流出的声音,令他畏惧。

然后他感觉到心心念念的人动了动,在睁开眼与他双目相对的第一瞬间——

扼住了他的脖子。

能掐死的那种。

第二章

不过两秒,齐漠的脸就开始涨红,被掐的那种。

萧琰把咳嗽咽下去,挑起眼睫观察手里的“猎物”。

连胡人中都没有的银灰色头发,蓝色的、打磨细致的、只流行于胡人中的宝石耳饰,和露胳膊露腿,一看就不是大陈子民的衣裳。

胡人细作?

我不是已经死了?或者其实还没有死透的尸身被这细作盗了出来,又活过来了?

太傅不确定地想。

但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细作要来有什么用?长得好看吗?

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萧琰目光掠过一脸懵逼的陈盛,咳了两声,刚刚那种凌厉锋锐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

他仿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扼住“胡人”脖子的手也松了些许。

然后他等了一秒……两秒……

太傅大人调整了一下姿势。

世上怎么会有素质如此之差的细作,连机会都不会抓!

或者他已经看透了我想要将他诱过去砍晕的意图?

陈盛已经被这脱缰的野马一样的发展给搅得脑子木了。他一点没反应过来该救自家老板,没见老板不杠上掐他的人,反而还在用眼神威胁他,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吗?

但萧琰不准备坐以待毙下去。他另一只手缓缓移动,手指在齐漠的战栗中移到了脖子后。就要捏下去的那一瞬间,一阵眩晕感袭来,强行清醒的萧太傅终于晕了过去。

救护车正好到。

齐漠被突然晕厥的人吓个半死,被掐着脖子都没变的神色惊慌得无法形容。

他死死盯着医生动作,跟在担架旁边,在救护车里占了一个角落。

陈盛苦哈哈地开着齐总的豪华跑车跟在后面,这配置一路上倒是招了无数眼球。

救护车一到医院,萧琰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意识不清醒中,他感觉到周围很亮,而且有人,不止一个。

“病人从麻醉中醒来了!”

“备用方案。”

眼球中只留下了些穿着绿色衣裳,打扮怪异鬼魅的身影,萧琰就再度陷入昏迷。

第三次醒来间隔的时间同样不长。

萧琰睁开眼,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光。

很显然,他瞎了。

将罩在脸上,摸不出是什么材质的罩子拿下来,萧琰摸索着身边环境。他实在很小心,没有发出一丝动静。

终于从床边匣子里找到一把藏锋小刀。

指腹在刀刃上一按,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线。

萧琰却疑虑更重,将如此利刃直白摆放于此,是在图谋什么?

这些人既然敢将他从秘墓穴中挖出来,难道不清楚他是谁?

纵使弄瞎了,也绝不该如此轻乎大意。

或者,这本就是意图之一?

他把刀放了回去,没有再试图寻找任何武器。

然后如同不小心,将桌上的花瓶碰倒。

花瓶碎裂的声音惊动了守在外面的陈盛。

陈盛这一晚上脑子里什么都有。一会儿是齐总怎么知道那里有人被撞了?一会儿是里头的人跟齐总什么关系?还有长达百万字的虐恋情深感情大戏。

一个晚上掉了一个月的头发。

里头响起的时候,他第一反应不是冲进去,而是找防身东西。

没办法,那干脆利落的掐脖子实在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谁知道里头那位疑似受了情伤的小年轻冷不冷静。

他谨慎地走进去,隔着三步远,慎重地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萧琰听声辩位,估了估距离,在心底轻轻啧了一声。

看来来的人是昨天两个里头的。

终于学会防备了。

但这防备也品不出多少恶意,会不会未必是胡人?

比如说——政敌?

他将脸转向那个方向,轻轻地说:“你是谁?”

在陈盛的眼中,抬起头望过来的青年容貌俊美不俗,但更不俗的是他身上的气质。

如同遥远的天空,又如同深静的大海。像是恒久静谧的月光,又像是转瞬即逝的昙花。

陈盛呆住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清楚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他在病房外胡思乱想的时候,也曾猜测过,能叫齐太子做出一副情深不悔唯恐有失样子的人该是什么样。

而在真正见到后,才发现远远超出了想象。

没等他回过神来,这个超出他想象人眉目含着温柔从容的笑意,说道:“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几乎是下意识地,陈盛的心口一痛,那是见到完美之物遭受破坏,人所会有的,下意识的反应。

“砰!”比他反应更大的,是齐漠掉到地上的保温盒。

一阵兵荒马乱后,在医生再三保证只是脑内淤血还没散,过一阵子就好了后,齐总终于放了人。

陈盛很有眼色地跟随打扫完的护工一起退了出去。

齐漠直直站着没有动,心砰砰跳的飞快,让他很想做点什么让它慢下来。

比如说,抱一抱心心念念的人。

萧琰率先打破了静默:“齐先生。”

这是别人对留在这里的人的称呼。

“可以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病房并不很大,若隐若现的香味传到萧琰鼻端,是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掐住的人身上有的一种味道。约莫是种香料,应当加了一味月桂,多的萧琰辨不出来。

齐漠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汗,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萧琰掌心握着的碎片染上了不明显的温度。

他用划了道口子的指腹摩挲碎片边缘,借此驱逐死而复生的不真实感。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地方,这些人,或许和他最先所想的,有些不一样。

虽然明知道萧琰看不见,齐漠仍然努力忍住颤抖,从脑子里拎出过去最受人称赞,引人仰慕的优雅姿态,放轻声音说:“你出了车祸,我正好从那里经过,就把你送医院来了。”

萧琰语气温和:“多谢。”

他略有几分迟疑,迟疑道:“我昨天意识不太清醒,不知道那位被我波及的人现在怎么样?”

“他很好,我的意思是,并没有受伤,你不要担心。”

是“不要”而非“不用”,萧琰敏锐地察觉了这点不同。

“恕我冒昧,但你我素昧平生,齐先生为什么救我?”

“这或许会为你带来麻烦。”

他神情沉静,语调温和,任谁来都会觉得这是一位风度与品性俱佳的无双名士。齐漠的第六感却偏偏让他从中听到了一点冰冷的审视味道。

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如同错觉,齐漠却下意识开口:“因为是我连累了你。”

话出口他一僵,几分钟前还在想该怎么对心上人好,转头嘴巴就管不住自己撒了谎,怎么办?

不行,他觉得自己还能挣扎一下,只要不叫阿琰发现!

于是他开始掰:“我家里面不大太平,因为家产的一些事……”

感觉实在是对心上人骗不下去,他含含糊糊迅速总结:“本来目标是我的,你只是被波及了,我很抱歉。”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七度糖心《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5 10:01:00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7-25 10:01:00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25 10:01:00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25 10:01:00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7-25 10:01:00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7-25 10:01:00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7-25 10:01:00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7-25 10:01:00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7-25 10:01:00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7-25 10: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