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三道]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不是,”陈秋嘴笨的解释,硬着头皮说,“我很喜欢。”陈秋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撞着胆子从陈遇珩手里夺过盒子,勉强笑道,“我真的很喜欢,刚刚是太突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陈秋觉得手里的盒子很是烫手,笑容越发僵硬,“好,好啊。”陈秋愧疚不已,他很感激陈遇珩想送他礼物的心,只是青蛙标本这种东西他一时有些吃不消,他觉得自己伤害了陈遇珩,陈遇珩把自己宝贵的标本送给他,自己却摆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换他是陈遇珩,定然是要难过的。“真的吗?”陈遇珩掀了掀眼皮子,他做这个表情显得整个人有些冷淡,继而轻轻的把目光放在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章节试读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作者:三道【CP完结】

文案:私生子陈秋从踏进陈家大门的那一刻起,命运的齿轮就已经驶向不可逆转的轨道。

他没想到,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陈遇珩对自己会有异样的心思,更没想到,他的母亲以及陈家人都放任这种荒唐行径。

从来都没有人在乎过他的感受。

阴鸷神经病攻 X 温和隐忍受

骨科/强制爱/无三观

陈秋是陈遇珩的安定剂。

“就算哥哥不喜欢我,也要一辈子待在我身边。”

本文纯属虚构。

攻是个神经病,各种意义上的。

一点儿三观都没有!某些情节还像恐怖片!

我提醒了啊,觉得可以接受的就愉快看文吧,谢谢。

第1章

陈秋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下班,烈日当空,他的目光触及手机屏幕上闪现的号码时剧烈的收缩了一下,继而身上像是被一条毒舌缠住,浑身冰冰凉的。

是他母亲打来的,时隔五年,他没想到会再接到张婷的电话。

陈秋深吸了几口气,多年前的回忆像海水一样蔓延上来令他窒息,他几次想要把电话掐断,但铃声却孜孜不倦的响着。

他颤抖的按下了接听键,费力的将手机贴到了耳边,许久的沉寂,陈秋听见自己过快的心跳,几乎就要从嗓子眼跳出来,那头终于响起温柔而疲倦的女声,“小秋,回趟家吧,你爷爷他……前两天走了。”

陈秋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干净净,那个唯一肯帮助他逃离地狱的老人走得这样突然,这个消息打得陈秋措手不及,他几次张口,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直到那头深深叹了口气,电话才断线了。

他在人群熙熙攘攘的大马路上站了好一会儿,未落的太阳晒得他白/皙的皮肤开始泛红,他才回神一般的往前走。

——

又梦见了自己。

他看见年少的自己像实验室里被五花大绑的青蛙,手脚被死死的绑在了床上,他的表情接近惊恐,瞳孔大张看着头顶上的少年。

少年的五官精致,任凭谁都招架不了这张脸的攻势,他身上穿着黑白条纹的校服,分明还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眼里却透露出一股与年龄不相符合的阴鸷,说出口的话也是那样让人胆战心惊,“哥哥好漂亮,想一口把哥哥吞进去。”

他尖叫着求救想引起他人的注意,耳边却乱哄哄的响着让他痛苦不堪的话。

“哥哥心里其实很清楚,阿姨她默认了我们这种关系,也是,一个婊/子生出来的儿子也该是让人操烂的婊/子。”

他呜咽的哭着,不肯听少年的话。

少年逼近他,说话间温热的气息都洒在他脸上,“难道不是吗,哥哥忘记是怎么在自己弟弟身下呻吟发浪的,”他的目光游离到陈秋被强势分开的两腿间,癫狂的盯着那处微微泛着水光的穴/口,继而用羞辱的语气道,“你他妈自己看看流了多少水,摆出这种贞洁烈妇的样子给谁看。”

他大叫着不是不是,少年忽然伸手将他穴/口流出来的水塞进他口里,有些腥臊的味道顿时占满了口腔,他呜呜说不出话来,少年还在继续羞辱他,用最下流的语言和姿势,他把水淋淋的手指从他口中抽出来,在他胸口抹出一条水痕,笑道,“哥哥好骚,是哥哥先勾/引我的。”

他在梦里像被封锁了说话的能力,半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少年解开他两条腿架到肩膀上,阴凉的眼神在他身上游走,抵在他穴/口的巨大器物却那么滚烫,他头皮发麻,因即将到来的酷刑而浑身战栗。

陈秋猛然惊醒,在黑暗里瞪大里眼睛,剧烈的喘息使得他胸口不断的起伏,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这意味着什么,陈秋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他因惊恐而吞咽了好几次,却依旧平复不下来,改而去冲了个冷水澡,下半夜,外头起风,渐渐变凉,他靠在窗边吹了会风,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脑子尖锐的疼,他忍不住翻出床头柜里许久没有抽过的烟点起来,微弱的火光里,他翻开手机联系人,发出这样一条短信。

“要我回去可以,瞒着陈遇珩。”

陈遇珩,直至今日,他还是不敢去回忆那些不堪的记忆,甚至连说出这三个字都费劲。

陈秋紧紧闭上了眼,安慰自己都过去了,爷爷的葬礼他必须参加,那个老人曾经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他需得亲自去送送他,只要小心妥当一点,陈遇珩不会发现他回去的。

次日,陈秋收到张婷的回复,只有短短的一个好字,他为张婷尚存一丁点儿母亲的心而庆幸。

买了最快的班机,陈秋踏上那片他阔别五年的,令他深深恐惧的土地。

——

葬礼是个下雨天,连天都为这个老人的离去而悲伤,陈秋混在一大片黑色西装的人群里,刻意压低了脑袋,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没有人会发现他。

可他却见到了远处颀长的耀眼得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尽管都是一样的装扮,陈秋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就如同初次相见的惊艳,不同的是以前他想接近,如今他想逃离。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拔腿就跑,默默的低下了自己的头,听见自己咚咚咚跳得厉害的心跳。

陈遇珩捧着爷爷的遗像走在最前头,他神色淡漠,对比五年前,他气势越长,单单只是往那儿一站就有让人俯首称臣的魔力——当时有人戏称陈遇珩这种气势放在古代妥妥绝对是个太子爷,但就是现代来讲,陈遇珩依旧也是个太子爷。

陈家覆盖各式各样的产业,黑白两道走,谁人不晓得陈家的名号,哪个不要命的敢与陈家当对头,想要当陈家的当家人,没有点气魄哪里成。

陈家唯一出了个异类,就是陈秋。

当年陈步世到处留情,怎么都没想到在外头留下了陈秋这个种,张婷找上门,陈秋永远忘记不了陈步世眼里的不信任和轻蔑,就仿佛在说,我陈步世怎么会生出这样的玩意儿来。

要不是亲子鉴定明晃晃的摆在他面前,张婷和陈秋绝不可能进陈家的大门。

倘若可以重来,陈秋势必要在鉴定上做手脚,他不要做陈家人,不要做陈步世的儿子,更不要做陈遇珩的哥哥。

可惜一切都由不得他。

事情就是那么荒谬的发生了,再来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陈秋从回忆里拉扯出来,陈遇珩已经离他很远了,他一颗不安的心却没能放下,送走老爷子,陈秋马不停蹄的往酒店赶,他订了今晚的机票,这已经是他能离开最快的时间。

如果可以,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逗留。

在酒店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煎熬,下午六点,陈秋的心达到了不安的极点,他没来由一阵心慌,准备提早去机场等着。

可他连包都没有背起来,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陈秋僵在原地,敲门声像电影里的恐怖音效一遍遍在他耳边回荡着,他嗓子眼发紧,连呼吸都困难。

他知道外头是谁,在很久以前,便是这样两轻一重的敲门声敲响了他的房门,如果他不开,外头的人会踹门,踹不开就直接拿备用钥匙打开。

陈遇珩有千万种方法逼着他妥协。

蜕去少年沙哑而变得低沉好听的音色透过酒店的木门闷闷的传进来,如同一道雷劈在陈秋耳边,“哥哥,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

用的是命令式的语气。

陈秋惊恐的往后退,退到衣柜去,身体的本能让他打开衣柜钻了进去,如同以往熟悉的夜晚。

柜门终将会被人打开,少年精致的脸和青年淡漠的神情交织在一起,长大的陈遇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缓缓的扯出一个心满意足而有点扭曲的笑容,慢悠悠道,“找到你了,哥哥。”

第2章

盛夏来临,陈秋的脸被烈日烘烤着,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小别墅,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他以前是听说过香山别墅的大名的,这儿地段贵得让人咋舌,住的非富即贵,任凭陈秋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住进这儿。

他没有太多的欣喜,反而像是一只误入凤凰区的小土鸡,肩膀微微缩着,唯唯诺诺的,看起来不是很灵光的样子。

与他的惴惴不安相比,他的母亲张婷却显得很是兴奋,烈日都掩盖不了她的狂喜,陈秋知道,为了能当这栋别墅的女主人,张婷做了怎样的努力——从当陈步世的情人起,她就处心积虑,准备妥当迎接好这一天的到来。

陈秋永远都忘记不了他五岁时见到自己父亲陈步世的场景,那个男人高大英俊,眼里却没有看儿子的慈爱,反而是嫌弃和鄙夷,像是在看贫民区的野民,他们那种自幼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最惯用那种看不起的眼神去看别人,只消一眼,就把人踩进泥土里。

陈秋害怕陈步世,却被张婷推着上前,他怯生生的喊了声爸爸,换来男人更加冷漠的眼神,但这眼神能让陈秋害怕,却不能阻止张婷进入豪门的野心。

凭心而论,张婷是有资本的,她名牌大学毕业,聚会上认识了陈步世,被陈步世包养了两年,悄悄怀了陈秋,消失了六年,再带着孩子去找陈步世,一步步都在为自己做规划,陈秋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上位的工具,谈不上多少爱。

陈步世被人愚弄大发雷霆,也不知道张婷用的什么办法平息了他的怒火,依旧养着张婷母子俩,陈步世偶尔会到他们住的地方来看他们,但很少过夜,陈秋自幼把张婷面对陈步世的谨小慎微看了个足,潜移默化的也学了个足,便养成了如今温吞好欺的性格。

除了长相继承陈步世和张婷外,陈秋哪点都不像是他们俩的孩子。

张婷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同时她也很能熬,这不,熬了整整十七年,终于熬到了头。

其实陈步世的原配早在十年前就因病去世,但陈步世一直没有把张婷迎进门的意思,若不是藏了十几年终于藏不住陈秋这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张婷未必能进陈家的大门。

陈秋怀疑,他会被陈家老爷子知道,还是张婷从中做的手脚。

他们是陈步世派司机下山去接的,下了车没多久,陈秋甚至一滴汗都没有流,别墅的门就打开了,出来一个穿着五十来岁的男人,陈秋听张婷说过,这是陈家别墅的管家,负责陈家大小起居。

张婷俨然一副女主人姿态,管家张罗着人去收拾行李她便仰着脑袋往里头走,回头一看陈秋还愣在原地,有点不耐烦的说,“还不跟上来。”

陈秋很是不自在的跟在张婷身后,看见管家喊张婷太太时,张婷的腰挺得更直了。

母子俩进了别墅,陈秋被里头的装扮晃了眼,真皮沙发,羊毛地毯,落地窗台,水晶吊灯,挂壁油画,就像是走进了电视里头大户人家的家庭,叫陈秋顿生出一股不真实感,他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踩到地毯上,管家的声音响起,“请少爷换鞋。”

陈秋当场愣住,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叫少爷这样古老的称呼,但令他最为震惊的是,自己竟然成为了少爷,他吓得连忙把脚伸回来,整张脸刷的一下红了,抬头去看管家,发现管家眼里都是鄙夷,浑身的血液顿时冷却。

这儿不属于他,陈秋立马有了认知,可张婷却是那么快乐,他连提出想要离开的资格都没有。

陈步世要晚上才回来,管家带张婷去看主卧,陈秋迷茫的站在客厅,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上去,没等张婷上楼,楼梯拐角忽然出现一个人影,陈秋愣愣的看着站在楼上与他一般年纪的少年——少年身量高挑纤瘦,穿着灰色的家居服,即使是远远看着,也不禁为他的长相感到惊艳,他的眼睛尤其出彩,带着与年纪不相符合的淡漠,分明是在看人,却不把人放在眼里一般,高傲、冷漠。

陈秋看得呆了,他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脸型五官精致得像是精心捏出来似的,甚至漂亮得有点像女孩子。

他知道这是谁,陈步世原配的儿子,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陈遇珩,比他要小五个月。

陈遇珩站在楼梯上用目光淡淡的循环一圈,最终落到了客厅拘谨站着的陈秋身上,陈秋被他一看,整个人都绷紧了,他怕见到如同陈步世一样鄙夷的眼神,也怕听见锐利的话语,但他没想到的是,陈遇珩竟然对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就像是春日湖水泛起的涟漪,好看得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人,陈遇珩的声音也很好听,像是夏日的一杯冰白开,拂去所有的燥热,“你是哥哥陈秋吧?”

一声哥哥喊得陈秋受宠若惊,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张婷来之前也没想到陈遇珩这么好相处,一时间悄悄松了口气,又为陈秋的不争气气恼,连忙堆出笑脸,“是遇珩吧,你叫我阿姨就好了,小秋,过来和弟弟认识一下。”

陈秋得了指示,终于有所行动了,紧张的走到楼梯口,可陈遇珩只是笑笑的站在高处看着他,没有半点要下来和他认识的意思,张婷很是上道的把陈秋往上推。

尽管陈遇珩表现出一种很好相处的样子,但骨子里的怯懦让陈秋还是有点怕这个弟弟,但张婷却不由他害怕,赶鸭子上架让他上前,他只好硬着头皮一步步往上走。

陈遇珩还是笑着,直到陈秋站在他面前的低一阶楼梯,他才慢条斯理的伸出手,“我叫陈遇珩。”

陈秋目测自己与陈遇珩的身高应该差不多,但因着他站低了一个阶梯,不得不微微仰着脑袋和陈遇珩对视,继而局促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陈遇珩的手,陈遇珩紧紧的握了他一下,唇角的弧度越深,“很高兴认识你。”

一个举止大方口齿伶俐,一个唯唯诺诺嘴笨少言,任谁都看出这名义上两兄弟的不同,陈秋也觉得很是不自在,他俨然在陈遇珩面前低了一头,各方面的。

陈遇珩很快就把手松开了,自然的对楼下的管家道,“王伯,你找个人带哥哥到处参观一下,我有点事就先回房了。”

他说话底气十足,比张婷这个新来的女主人更有气势。

管家王伯笑着颔首,“是,少爷。”

这声少爷叫得心甘情愿,陈秋想起方才王伯在门口喊自己那么一声,心里忽然有点泛酸,他看着转身离去的陈遇珩,紧紧的抿了唇,想,陈遇珩才是陈家的少爷,他不过半路加入的不被人承认的私生子,又有谁会把他真正当少爷看待呢?

张婷被王伯带着走上来,怒其不争的看了陈秋一眼,“瞧瞧你这样,真想不出怎么把你养成这样子。”

陈秋垂了脑袋,张婷摇曳生姿的从他面前走过去,他十指蜷了蜷,掌心仿佛还残留着陈遇珩手掌的温度,直到有个男人来带他去参观陈家大宅时他才跟着往下走。

他想,幸而陈遇珩不是个难相处的人,不然怕在这里是更难生活下去。

可谁都没有看到,陈遇珩转身时瞬间变得锋利的眼神,更不能听见他无声的充满鄙夷的哥哥二字。

第3章

陈秋一整天都处于飘在空中的状态,脚踩不到地让他很是惶恐,陈家别墅的面积很大,他逛了好一会才逛完,接着就是被带去房间收拾行李,他以前住的房子也不差,但仅仅是他的房间,就比之前房子的客厅还要大,陈秋的行李就那么点,房间填不到十分之一,空荡荡的,他是个不合格的住客,像是随时都会被人扫地出门。

他不敢出去乱走,只好在自己的房间待着,接近饭点,他的房门被人敲响,很有规律的两轻一重,继而传来有些陌生的声音,“哥哥,你在里面吗,吃饭了。”

竟然是陈遇珩,陈秋立马从床上站了起来,怕陈遇珩久等,两步并做一步去开门。

门外确实是陈遇珩,还穿着下午的家居服,见到陈秋微微笑着,陈秋因着他的笑容消除了些不安,也对陈遇珩笑笑,小声说,“谢谢。”

“谢什么?”陈遇珩让开了点位置让陈秋出来,继续说道,“爸爸和我说过你。”

陈秋一阵紧张。

“爸爸说你很乖巧听话,让我不要欺负你。”陈遇珩说着莫名的轻轻笑了声。

陈秋有点尴尬,只好跟着笑,乖巧听话?很难想象这是陈步世对他的评价,明明看他一眼都嫌多,想来大人再怎么表现出不喜,也不会将真正的想法透露给孩子。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三道《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4 10:00:44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7-24 10:00:44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24 10:00:44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24 10:00:44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7-24 10:00:44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7-24 10:00:44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7-24 10:00:44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7-24 10:00:44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7-24 10:00:44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7-24 1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