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三道]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不是,”陈秋嘴笨的解释,硬着头皮说,“我很喜欢。”陈秋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撞着胆子从陈遇珩手里夺过盒子,勉强笑道,“我真的很喜欢,刚刚是太突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陈秋觉得手里的盒子很是烫手,笑容越发僵硬,“好,好啊。”陈秋愧疚不已,他很感激陈遇珩想送他礼物的心,只是青蛙标本这种东西他一时有些吃不消,他觉得自己伤害了陈遇珩,陈遇珩把自己宝贵的标本送给他,自己却摆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换他是陈遇珩,定然是要难过的。“真的吗?”陈遇珩掀了掀眼皮子,他做这个表情显得整个人有些冷淡,继而轻轻的把目光放在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章节试读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作者:三道【CP完结】

文案:私生子陈秋从踏进陈家大门的那一刻起,命运的齿轮就已经驶向不可逆转的轨道。

他没想到,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陈遇珩对自己会有异样的心思,更没想到,他的母亲以及陈家人都放任这种荒唐行径。

从来都没有人在乎过他的感受。

阴鸷神经病攻 X 温和隐忍受

骨科/强制爱/无三观

陈秋是陈遇珩的安定剂。

“就算哥哥不喜欢我,也要一辈子待在我身边。”

本文纯属虚构。

攻是个神经病,各种意义上的。

一点儿三观都没有!某些情节还像恐怖片!

我提醒了啊,觉得可以接受的就愉快看文吧,谢谢。

第1章

陈秋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下班,烈日当空,他的目光触及手机屏幕上闪现的号码时剧烈的收缩了一下,继而身上像是被一条毒舌缠住,浑身冰冰凉的。

是他母亲打来的,时隔五年,他没想到会再接到张婷的电话。

陈秋深吸了几口气,多年前的回忆像海水一样蔓延上来令他窒息,他几次想要把电话掐断,但铃声却孜孜不倦的响着。

他颤抖的按下了接听键,费力的将手机贴到了耳边,许久的沉寂,陈秋听见自己过快的心跳,几乎就要从嗓子眼跳出来,那头终于响起温柔而疲倦的女声,“小秋,回趟家吧,你爷爷他……前两天走了。”

陈秋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干净净,那个唯一肯帮助他逃离地狱的老人走得这样突然,这个消息打得陈秋措手不及,他几次张口,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直到那头深深叹了口气,电话才断线了。

他在人群熙熙攘攘的大马路上站了好一会儿,未落的太阳晒得他白/皙的皮肤开始泛红,他才回神一般的往前走。

——

又梦见了自己。

他看见年少的自己像实验室里被五花大绑的青蛙,手脚被死死的绑在了床上,他的表情接近惊恐,瞳孔大张看着头顶上的少年。

少年的五官精致,任凭谁都招架不了这张脸的攻势,他身上穿着黑白条纹的校服,分明还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眼里却透露出一股与年龄不相符合的阴鸷,说出口的话也是那样让人胆战心惊,“哥哥好漂亮,想一口把哥哥吞进去。”

他尖叫着求救想引起他人的注意,耳边却乱哄哄的响着让他痛苦不堪的话。

“哥哥心里其实很清楚,阿姨她默认了我们这种关系,也是,一个婊/子生出来的儿子也该是让人操烂的婊/子。”

他呜咽的哭着,不肯听少年的话。

少年逼近他,说话间温热的气息都洒在他脸上,“难道不是吗,哥哥忘记是怎么在自己弟弟身下呻吟发浪的,”他的目光游离到陈秋被强势分开的两腿间,癫狂的盯着那处微微泛着水光的穴/口,继而用羞辱的语气道,“你他妈自己看看流了多少水,摆出这种贞洁烈妇的样子给谁看。”

他大叫着不是不是,少年忽然伸手将他穴/口流出来的水塞进他口里,有些腥臊的味道顿时占满了口腔,他呜呜说不出话来,少年还在继续羞辱他,用最下流的语言和姿势,他把水淋淋的手指从他口中抽出来,在他胸口抹出一条水痕,笑道,“哥哥好骚,是哥哥先勾/引我的。”

他在梦里像被封锁了说话的能力,半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少年解开他两条腿架到肩膀上,阴凉的眼神在他身上游走,抵在他穴/口的巨大器物却那么滚烫,他头皮发麻,因即将到来的酷刑而浑身战栗。

陈秋猛然惊醒,在黑暗里瞪大里眼睛,剧烈的喘息使得他胸口不断的起伏,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这意味着什么,陈秋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他因惊恐而吞咽了好几次,却依旧平复不下来,改而去冲了个冷水澡,下半夜,外头起风,渐渐变凉,他靠在窗边吹了会风,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脑子尖锐的疼,他忍不住翻出床头柜里许久没有抽过的烟点起来,微弱的火光里,他翻开手机联系人,发出这样一条短信。

“要我回去可以,瞒着陈遇珩。”

陈遇珩,直至今日,他还是不敢去回忆那些不堪的记忆,甚至连说出这三个字都费劲。

陈秋紧紧闭上了眼,安慰自己都过去了,爷爷的葬礼他必须参加,那个老人曾经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他需得亲自去送送他,只要小心妥当一点,陈遇珩不会发现他回去的。

次日,陈秋收到张婷的回复,只有短短的一个好字,他为张婷尚存一丁点儿母亲的心而庆幸。

买了最快的班机,陈秋踏上那片他阔别五年的,令他深深恐惧的土地。

——

葬礼是个下雨天,连天都为这个老人的离去而悲伤,陈秋混在一大片黑色西装的人群里,刻意压低了脑袋,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没有人会发现他。

可他却见到了远处颀长的耀眼得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尽管都是一样的装扮,陈秋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就如同初次相见的惊艳,不同的是以前他想接近,如今他想逃离。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拔腿就跑,默默的低下了自己的头,听见自己咚咚咚跳得厉害的心跳。

陈遇珩捧着爷爷的遗像走在最前头,他神色淡漠,对比五年前,他气势越长,单单只是往那儿一站就有让人俯首称臣的魔力——当时有人戏称陈遇珩这种气势放在古代妥妥绝对是个太子爷,但就是现代来讲,陈遇珩依旧也是个太子爷。

陈家覆盖各式各样的产业,黑白两道走,谁人不晓得陈家的名号,哪个不要命的敢与陈家当对头,想要当陈家的当家人,没有点气魄哪里成。

陈家唯一出了个异类,就是陈秋。

当年陈步世到处留情,怎么都没想到在外头留下了陈秋这个种,张婷找上门,陈秋永远忘记不了陈步世眼里的不信任和轻蔑,就仿佛在说,我陈步世怎么会生出这样的玩意儿来。

要不是亲子鉴定明晃晃的摆在他面前,张婷和陈秋绝不可能进陈家的大门。

倘若可以重来,陈秋势必要在鉴定上做手脚,他不要做陈家人,不要做陈步世的儿子,更不要做陈遇珩的哥哥。

可惜一切都由不得他。

事情就是那么荒谬的发生了,再来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陈秋从回忆里拉扯出来,陈遇珩已经离他很远了,他一颗不安的心却没能放下,送走老爷子,陈秋马不停蹄的往酒店赶,他订了今晚的机票,这已经是他能离开最快的时间。

如果可以,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逗留。

在酒店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煎熬,下午六点,陈秋的心达到了不安的极点,他没来由一阵心慌,准备提早去机场等着。

可他连包都没有背起来,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陈秋僵在原地,敲门声像电影里的恐怖音效一遍遍在他耳边回荡着,他嗓子眼发紧,连呼吸都困难。

他知道外头是谁,在很久以前,便是这样两轻一重的敲门声敲响了他的房门,如果他不开,外头的人会踹门,踹不开就直接拿备用钥匙打开。

陈遇珩有千万种方法逼着他妥协。

蜕去少年沙哑而变得低沉好听的音色透过酒店的木门闷闷的传进来,如同一道雷劈在陈秋耳边,“哥哥,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

用的是命令式的语气。

陈秋惊恐的往后退,退到衣柜去,身体的本能让他打开衣柜钻了进去,如同以往熟悉的夜晚。

柜门终将会被人打开,少年精致的脸和青年淡漠的神情交织在一起,长大的陈遇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缓缓的扯出一个心满意足而有点扭曲的笑容,慢悠悠道,“找到你了,哥哥。”

第2章

盛夏来临,陈秋的脸被烈日烘烤着,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小别墅,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他以前是听说过香山别墅的大名的,这儿地段贵得让人咋舌,住的非富即贵,任凭陈秋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住进这儿。

他没有太多的欣喜,反而像是一只误入凤凰区的小土鸡,肩膀微微缩着,唯唯诺诺的,看起来不是很灵光的样子。

与他的惴惴不安相比,他的母亲张婷却显得很是兴奋,烈日都掩盖不了她的狂喜,陈秋知道,为了能当这栋别墅的女主人,张婷做了怎样的努力——从当陈步世的情人起,她就处心积虑,准备妥当迎接好这一天的到来。

陈秋永远都忘记不了他五岁时见到自己父亲陈步世的场景,那个男人高大英俊,眼里却没有看儿子的慈爱,反而是嫌弃和鄙夷,像是在看贫民区的野民,他们那种自幼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最惯用那种看不起的眼神去看别人,只消一眼,就把人踩进泥土里。

陈秋害怕陈步世,却被张婷推着上前,他怯生生的喊了声爸爸,换来男人更加冷漠的眼神,但这眼神能让陈秋害怕,却不能阻止张婷进入豪门的野心。

凭心而论,张婷是有资本的,她名牌大学毕业,聚会上认识了陈步世,被陈步世包养了两年,悄悄怀了陈秋,消失了六年,再带着孩子去找陈步世,一步步都在为自己做规划,陈秋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上位的工具,谈不上多少爱。

陈步世被人愚弄大发雷霆,也不知道张婷用的什么办法平息了他的怒火,依旧养着张婷母子俩,陈步世偶尔会到他们住的地方来看他们,但很少过夜,陈秋自幼把张婷面对陈步世的谨小慎微看了个足,潜移默化的也学了个足,便养成了如今温吞好欺的性格。

除了长相继承陈步世和张婷外,陈秋哪点都不像是他们俩的孩子。

张婷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同时她也很能熬,这不,熬了整整十七年,终于熬到了头。

其实陈步世的原配早在十年前就因病去世,但陈步世一直没有把张婷迎进门的意思,若不是藏了十几年终于藏不住陈秋这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张婷未必能进陈家的大门。

陈秋怀疑,他会被陈家老爷子知道,还是张婷从中做的手脚。

他们是陈步世派司机下山去接的,下了车没多久,陈秋甚至一滴汗都没有流,别墅的门就打开了,出来一个穿着五十来岁的男人,陈秋听张婷说过,这是陈家别墅的管家,负责陈家大小起居。

张婷俨然一副女主人姿态,管家张罗着人去收拾行李她便仰着脑袋往里头走,回头一看陈秋还愣在原地,有点不耐烦的说,“还不跟上来。”

陈秋很是不自在的跟在张婷身后,看见管家喊张婷太太时,张婷的腰挺得更直了。

母子俩进了别墅,陈秋被里头的装扮晃了眼,真皮沙发,羊毛地毯,落地窗台,水晶吊灯,挂壁油画,就像是走进了电视里头大户人家的家庭,叫陈秋顿生出一股不真实感,他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踩到地毯上,管家的声音响起,“请少爷换鞋。”

陈秋当场愣住,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叫少爷这样古老的称呼,但令他最为震惊的是,自己竟然成为了少爷,他吓得连忙把脚伸回来,整张脸刷的一下红了,抬头去看管家,发现管家眼里都是鄙夷,浑身的血液顿时冷却。

这儿不属于他,陈秋立马有了认知,可张婷却是那么快乐,他连提出想要离开的资格都没有。

陈步世要晚上才回来,管家带张婷去看主卧,陈秋迷茫的站在客厅,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上去,没等张婷上楼,楼梯拐角忽然出现一个人影,陈秋愣愣的看着站在楼上与他一般年纪的少年——少年身量高挑纤瘦,穿着灰色的家居服,即使是远远看着,也不禁为他的长相感到惊艳,他的眼睛尤其出彩,带着与年纪不相符合的淡漠,分明是在看人,却不把人放在眼里一般,高傲、冷漠。

陈秋看得呆了,他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脸型五官精致得像是精心捏出来似的,甚至漂亮得有点像女孩子。

他知道这是谁,陈步世原配的儿子,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陈遇珩,比他要小五个月。

陈遇珩站在楼梯上用目光淡淡的循环一圈,最终落到了客厅拘谨站着的陈秋身上,陈秋被他一看,整个人都绷紧了,他怕见到如同陈步世一样鄙夷的眼神,也怕听见锐利的话语,但他没想到的是,陈遇珩竟然对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就像是春日湖水泛起的涟漪,好看得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人,陈遇珩的声音也很好听,像是夏日的一杯冰白开,拂去所有的燥热,“你是哥哥陈秋吧?”

一声哥哥喊得陈秋受宠若惊,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张婷来之前也没想到陈遇珩这么好相处,一时间悄悄松了口气,又为陈秋的不争气气恼,连忙堆出笑脸,“是遇珩吧,你叫我阿姨就好了,小秋,过来和弟弟认识一下。”

陈秋得了指示,终于有所行动了,紧张的走到楼梯口,可陈遇珩只是笑笑的站在高处看着他,没有半点要下来和他认识的意思,张婷很是上道的把陈秋往上推。

尽管陈遇珩表现出一种很好相处的样子,但骨子里的怯懦让陈秋还是有点怕这个弟弟,但张婷却不由他害怕,赶鸭子上架让他上前,他只好硬着头皮一步步往上走。

陈遇珩还是笑着,直到陈秋站在他面前的低一阶楼梯,他才慢条斯理的伸出手,“我叫陈遇珩。”

陈秋目测自己与陈遇珩的身高应该差不多,但因着他站低了一个阶梯,不得不微微仰着脑袋和陈遇珩对视,继而局促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陈遇珩的手,陈遇珩紧紧的握了他一下,唇角的弧度越深,“很高兴认识你。”

一个举止大方口齿伶俐,一个唯唯诺诺嘴笨少言,任谁都看出这名义上两兄弟的不同,陈秋也觉得很是不自在,他俨然在陈遇珩面前低了一头,各方面的。

陈遇珩很快就把手松开了,自然的对楼下的管家道,“王伯,你找个人带哥哥到处参观一下,我有点事就先回房了。”

他说话底气十足,比张婷这个新来的女主人更有气势。

管家王伯笑着颔首,“是,少爷。”

这声少爷叫得心甘情愿,陈秋想起方才王伯在门口喊自己那么一声,心里忽然有点泛酸,他看着转身离去的陈遇珩,紧紧的抿了唇,想,陈遇珩才是陈家的少爷,他不过半路加入的不被人承认的私生子,又有谁会把他真正当少爷看待呢?

张婷被王伯带着走上来,怒其不争的看了陈秋一眼,“瞧瞧你这样,真想不出怎么把你养成这样子。”

陈秋垂了脑袋,张婷摇曳生姿的从他面前走过去,他十指蜷了蜷,掌心仿佛还残留着陈遇珩手掌的温度,直到有个男人来带他去参观陈家大宅时他才跟着往下走。

他想,幸而陈遇珩不是个难相处的人,不然怕在这里是更难生活下去。

可谁都没有看到,陈遇珩转身时瞬间变得锋利的眼神,更不能听见他无声的充满鄙夷的哥哥二字。

第3章

陈秋一整天都处于飘在空中的状态,脚踩不到地让他很是惶恐,陈家别墅的面积很大,他逛了好一会才逛完,接着就是被带去房间收拾行李,他以前住的房子也不差,但仅仅是他的房间,就比之前房子的客厅还要大,陈秋的行李就那么点,房间填不到十分之一,空荡荡的,他是个不合格的住客,像是随时都会被人扫地出门。

他不敢出去乱走,只好在自己的房间待着,接近饭点,他的房门被人敲响,很有规律的两轻一重,继而传来有些陌生的声音,“哥哥,你在里面吗,吃饭了。”

竟然是陈遇珩,陈秋立马从床上站了起来,怕陈遇珩久等,两步并做一步去开门。

门外确实是陈遇珩,还穿着下午的家居服,见到陈秋微微笑着,陈秋因着他的笑容消除了些不安,也对陈遇珩笑笑,小声说,“谢谢。”

“谢什么?”陈遇珩让开了点位置让陈秋出来,继续说道,“爸爸和我说过你。”

陈秋一阵紧张。

“爸爸说你很乖巧听话,让我不要欺负你。”陈遇珩说着莫名的轻轻笑了声。

陈秋有点尴尬,只好跟着笑,乖巧听话?很难想象这是陈步世对他的评价,明明看他一眼都嫌多,想来大人再怎么表现出不喜,也不会将真正的想法透露给孩子。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三道《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小说[三道]在线试读

“不,不是,”陈秋嘴笨的解释,硬着头皮说,“我很喜欢。”陈秋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撞着胆子从陈遇珩手里夺过盒子,勉强笑道,“我真的很喜欢,刚刚是太突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以后?陈秋觉得手里的盒子很是烫手,笑容越发僵硬,“好,好啊。”陈秋愧疚不已,他很感激陈遇珩想送他礼物的心,只是青蛙标本这种东西他一时有些吃不消,他觉得自己伤害了陈遇珩,陈遇珩把自己宝贵的标本送给他,自己却摆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换他是陈遇珩,定然是要难过的。“真的吗?”陈遇珩掀了掀眼皮子,他做这个表情显得整个人有些冷淡,继而轻轻的把目光放在...

2019-07-24 10:00:44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2019-07-24 10:00:44

我住隔壁我姓姜小说[礼易诗书]在线试读

“哇,我简直要被你圈粉了,太好看了。”李子怡脸红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女,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给自己扇风。“.…..”哦豁完蛋。姜眠迟一脸淡定,“其实我会的不多。”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姜眠迟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害羞的摸摸了头,像个普通的腼腆的大男孩,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吸引人。林钟期调侃的看了她一眼,兴致勃勃对着姜眠迟问,“你有什么才艺要展示吗?”看完他的表演,他更好奇这个男孩还有什么才艺了。另外两个导师没有意见,于是林钟期亲自拿起一个“A”的牌子走上台,贴在姜眠迟腰间,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少年的腰。一幅好前...

2019-07-24 10:00:44

她一定超喜欢我[快穿]小说[冷淡性格]在线试读

“阿珏,阿珏。”“嗯?”“你终于是我的夫君了。”苏映雪蓦地一笑,随意取下了顶上沉重的头冠。随着她的动作,一头黑丝如锦缎般松开披散在红装之上,越发映的她皮肤白皙。声音也是好听的很,裴莹下意识回应了。裴莹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少女啊,这只是名义上的,她只是来实现愿望的,她想要工作、学习、争斗,唯独不想恋爱。所以这一切注定只是走个形式。...

2019-07-24 10:00:44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2019-07-24 10:00:44

荒唐小说[不归尘土]在线试读

四九城周边的县市有很多能玩能度假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计划一个一两天的短途旅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这是一家靠着山脚的民宿,房主是一个归国回来的建筑师,设计作品霍一唯在上学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很有名气。霍一唯只在入住的时候见了这位老先生一面,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一头银白的发,穿着一身真丝制的太极服,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老人。第五章 展舒作为一个后来转行的导演,时常出来采风,这次他出来躲清闲的地方也是展舒推荐的。促使霍一唯决定继续出来躲清静的原因是艾琳的电话,前天晚上的夺命连环call只是一个预告,因为第二天艾琳...

2019-07-24 10:00:44

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2019-07-24 10:00:44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小说[泇诺]在线试读

还真是,而且名次还不错。看看他上下,那才是正常的游戏名好嘛!战力榜三十七位,一剑送你上天。战力榜三十六位,邹萌萌。不过,用真名当游戏名是个什么操作?“我倒不这么觉得,这个游戏的战力榜计算,某种程度来说非常精准,精准地超乎常人的想象。”裴温书双眸泛着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李也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2019-07-24 10:00:44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一碗月光]在线试读

舒杨无奈地笑,放轻了声音:“我的老大哎,我要真能决定自己的性向,我干嘛还喜欢男人?”“一言为定。”舒杨笑。到了初五,槐市又开始热闹了,春节假期还没过,接下来的两天只能先打听住房,顺便海投简历。钱坤静了两秒,小声说:“要不你换女孩子喜欢吧老小。”钱坤又静了一会儿:“成,当我没说。手里这笔生意还有两天就谈完了,到时候请你喝酒,必须来。”关键就是太贵。至于情况——...

2019-07-24 10:00:44

热搜预定小说[靠靠]在线试读

他打开电脑,开始吃鸡。欣姐打电话来时,他才发现已经十点了,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了?在干吗?”说什么的人都有,费可关掉微信,不再理会,也不打算回复。时间还早,服务器里人不多,这个时间段的基本都是熬夜打游戏的人。费可玩了十几把单排,时间没注意,不知不觉天都亮了。“……你倒是心大。十点了,网友们差不多要开始活动了,通稿已经发给营销号,你这几天就不要用大号上线。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助理,鲍小瑞。先拨给你用,有什么问题你再跟我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鲍小瑞就负责你一个人。你这段时间不要出门,鲍小瑞会负责你的三餐...

2019-07-24 1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