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章节试读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作者:戴林间【完结+番外】

文案:

两人互相看不顺眼后来双双打脸的故事。

陈可南×秦淮,师生年上,轻松小甜饼,高中校园。别问是不是处啦,心灵洁才是真的洁。想逆CP随便。

第1章

“都给我出来!”

“站住!谁让你们走了?”

“又是你们几个!你——你是哪个年级的?”

“问你话!”

空气里传来水泡细微的咕噜,让他想起香薰机工作时的声音,乳白的雾气滚滚蒸腾,塑料壳子像一座旧轮船,里面关了一条行动不便的大金鱼,绿油油的工作指示灯是无神的眼珠。

汤芮妮听了,深褐色的眼珠向上掀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笑嘻嘻地说神经病。被一个常年离不开心理医生的人说神经病,他觉得匪夷所思。好在她已经成了前女友,他再也不用那股泛酸的薰衣草气味了。

大概是最右边的小个子男生在说话。他不确定。那个小孩儿的头实在埋得太低了,如果不是没有鸵鸟那么长的脖子,简直能埋进只拉了一半拉链的校服里。

“哪个年级?”

站在他前面的教导主任又问了一遍。走廊里静得有回音,他听见左耳里嗡嗡地响。真是个厉害的中年人。他想起自己中学时代的教导主任,勉强回忆起一个穿洗得发白的黑色夹克的矮胖影子,和眼前的背影几乎重叠在一起。

“高一。”小个子重复了一遍。

“哪个班的?”

“四班。”

“拿给我!”

一个橘黄色的打火机被放进教导主任的手里。小个子蓝黑相间的校服肘弯里,一块淡淡的油渍一闪而过。

“还有你!”

左边脸颊红红的高个子也递过来一个绿色的打火机。眼珠上下乱转,就是不肯看向他们,仿佛眼睛中央长了刺。手缩回去的同时,上下两片嘴唇还不忘向外轻轻一撅,无声地喷了口气。

矮鸵鸟。瘦鲶鱼。他愉快地想着。

站在中间的那个忽然瞪了他一眼。

他微微一愣,然后才发现自己在笑,于是抿紧嘴唇,不客气地打量起中间那个。小孩儿猛地一扭头,脖子上的筋蛮横地绷直了。

“秦淮!你扭什么扭,身上长虱子?”

倔驴。他想。

“校服给我拉好!”

拉链因为快速滑动发出刺耳的闷响,他看到里面T恤小小的商标。

有钱的倔驴。

他思索着阿凡提和芝麻开门究竟是不是出自同一个故事,忽然意识到自己被汤芮妮磨掉的幽默感又回来了,这真是件值得为之干杯庆贺的好事。他开始考虑晚上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找个地方喝两杯。

教导主任办公室里的老旧空调像个病入膏肓的哮喘病人,以至于他站在空调旁边,似乎真的闻到了从喉管里喷出的热风的腥气。门窗紧闭,高个瘦鲶鱼的脸更红了,小个子仍旧拿顶心的发旋对着他们,倔驴原本盯着沙发旁的虎皮兰发呆,忽然眼珠一横,警觉地向他望过来。

这下轮到他欣赏那盆虎皮兰了。

十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打开,小个子留下,另外两个默不作声地走出去。他听见外面有人打了个喷嚏,带上门出来,那头倔驴把纸团往角落的垃圾桶一投,打在桶沿上,弹到了墙角。

“喂。”他叫了一声。

两个人顿住脚步,回头看过来。

“捡起来。”

他抬了抬下巴。手可不想从口袋里钻出来,今天实在太冷。手套还在四楼的教师办公室里,出来走得太急。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杵着,四只眼睛气势汹汹地瞪着他。

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比青春期的小男孩更招人烦的生物,实在是件不大容易的事。

“我叫你捡起来。”他说。

小倔驴好像受了莫大的侮辱,又恨恨地剜了他一眼,一步一步地蹭回垃圾桶旁边——那模样滑稽得要命,简直像科幻电影里转弯都费劲的三角龙,只差跺脚把走廊踩得轰隆响——抓起雪白的纸团,恶狠狠抛进了垃圾桶里。好像那是个什么会让人类遭遇灭顶之灾的恶毒玩意儿,而他正好是那个力挽狂澜的孤胆英雄。

史诗里的英雄完成了使命,拔腿要跑,又被他无情地叫住了。

“还要怎么样?”倔驴问,喉咙里像要蹦出火星子。

“你钱掉了。”他示意脚下那张孤零零的纸币。

两个人落荒而逃。他几乎笑出声。

回到办公室,顾蓉正要出去,叫住他说:“小陈,你回来得正好。我马上有课,你没事儿的话就来听听。”

“好。哪个教室?”

“高二三班。我先过去,你等会儿来就行。”

阎榆问他去了哪儿,他一边接热水,一边把教导主任勇闯男厕所抓出三个学生抽烟的事说了一遍。阎榆也才来不久,两人关系还算不错,痛快地笑了一通。

“那两个高二的就是难管,”阎榆摘下套袖,给他比划着,“那个长得高,脸红红的,叫袁苑杰,本来该高三的,留了一级。那个学生简直……”她猛摇了一阵头。“那个秦淮就在顾老师的三班,你待会儿去看了就知道。其实那小孩儿成绩底子也不算差,就是不肯学。我听说他家好像挺有钱的,爸妈都是公司老总。”

“爸妈挣钱没空管,小孩儿缺爱就变坏。”上课铃刮剌剌刺得耳朵疼,他夹上课本,从顾蓉的办公桌上找了只笔,“老生常谈。”

穿过空荡荡的走廊,他轻轻敲了敲后门。学生正在读课文,声音盖过了敲门声,只有后门边上的几个转过头来。他一眼就看到坐在门口的倔驴,还在抽屉里翻书,猛地抬起头,表情像活见了鬼。

他示意开门,倔驴一动不动,另外几个学生伸长脖子,好奇地打量他。有一个女学生转过去,敲了敲倔驴的课桌,大概是叫他开门。

那小子终于站起来,一把拉开后门,人却堵在门口,不耐烦地问:“上课呢。你谁?”

他举起牛皮纸封面的备课本,只差没有直接盖到小孩儿脸上。小孩儿连忙往后一缩,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高二语文组陈可南”几个字。

“我来听课。”他说,“叫老师。”

作者有话说:

有生之年我也能给自己贴小甜饼和甜宠标签了,哭了。这篇只算脑洞速写,打磨上可能比较粗糙,可以随便吐槽~

第2章

秦淮有些如坐针毡,尽管他不想承认。

一个老师坐在离你只有一臂远的地方,那滋味总不会太好。尽管只是个毫无和学生斗智斗勇经验的年轻老师。事实上,这些新老师有时比火眼金睛的老教师更招人讨厌。他们不仅充当讲台上的前辈的间谍,密切监视你是否专心听课,甚至对你的一切都做好了随时纠正的准备:写在课本上的凌乱笔记,练习簿上选错的前三道选择题,连没有盖上盖子的水杯也不放过。好像他们没有上过中学似的。

他靠墙蜷着,冗长平板的读书声让人昏昏欲睡,真是个阴冷的秋天。今年冬天肯定会冷得要命。

“啪——”

他惊坐起来,捂住脑袋,只看到顾蓉卷着语文书往前踱去的背影。前座的周盈盈和许冲同时转过来,捂着嘴吃吃直笑,好像她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滑稽的事。没有比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偷笑更让他心烦意乱的声音了,像一窝没完没了的仓鼠。

他转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转向那个年轻男人,对方正好收回目光,重新打开手里的课本,漫无目的地翻阅着。

下个礼拜大概会听他讲课,最迟这个月底。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老师讲课简直是无妄之灾。故作亲切的语调,蠢得要命的课堂小游戏,还有那些不知所云的笑话。陈可南,这名字还有点娘娘腔。他对着周盈盈的马尾辫撇了撇嘴。

顾蓉写好板书,转身看见他还坐在原位,就说:“秦淮,站到后面去。还要我请你?”

秦淮磨磨蹭蹭地拿起书,软绵绵地靠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有几个人下意识地回头张望,注意到教室后面坐着的陈可南,于是一个捣一个,一个接一个地掉过头来,朗读声渐渐乱成一片蛙鸣。顾蓉忍无可忍地喊停,叫重新读了最后一段,然后开始讲课。

秦淮望了一会儿窗外,银杏的树冠颤动着,像要整个儿被风刮到天上去,乌云阴沉沉地坠在天边。透过后门上的长条玻璃,走廊上空无一人,没有看到戴着红袖标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巡逻的老师。讲台上的日光灯正好照在顾蓉高高的颧骨上,像顶着两面反光的小圆镜子。

他就这么自得其乐了一阵子,然后开始观察斜前方的陈可南。那人正自顾自在备课本上写东西,椅子不时向后一跷,这让秦淮想猛地伸腿一勾,好让他摔个四脚朝天。教室里突然静下来,他回过神,发现顾蓉正在黑板上飞快地写板书,教室里只有粉笔起起落落的闷响。

陈可南这会儿也在写,可一直没有抬头。秦淮纳闷,拿书盖住下半张脸,身体前倾,努力让视线越过陈可南的肩膀,落在写满了半张纸的备课本上——

一头又肥又蠢的霸王龙举着叉子一样的小爪子,正对着他龇牙傻笑。

顾蓉忽然转过来。

“秦淮,抄黑板!发什么呆,别人那儿有宝怎么的?你笔呢?”

陈可南下意识回头,朝他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可恶笑容。他回到座位拿笔,背后传来纸页响亮的掀动声,像一声得意的大笑。

招来这种老师,学校一定是没钱了。他想。也许他应该转学。

下课之后,顾蓉走到第四排找语文课代表。陈可南胳膊肘底下夹着书,立在她旁边,一副低眉顺眼谦逊后生的模样。班主任没走,大家不敢轻举妄动,除了出门上厕所和接水的,大多都乖乖坐在椅子上。陈可南站在许冲的课桌前,低头看见她的作业本,又看向周盈盈的课桌,忽然默不作声地笑起来。

秦淮下意识往她俩桌上瞟,什么滑稽的东西也没看到。这人果然喜欢莫名其妙地发笑。

“你是新来的老师吗?”周盈盈坐在椅子上,微微仰起头。

陈可南点了点头。

“老师你好年轻啊,是不是刚毕业?”许冲拿袖子捂着嘴,像树洞里不肯露头的松鼠。

“差不多吧。”

“老师你叫什么?”

“陈可南。”他把备课本上的名字亮出来。

“你没事儿可以跟学生多交流交流。一个二个下了课话多得很,特别是这个。”顾蓉朝许冲努了努嘴,在她“我哪有”的叫声里,跟课代表走了出去。顾蓉前脚一走,许冲立马说:“老师你长得好帅!”

周围的一圈女孩子哄然大笑。周盈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歪在椅子上,一大把马尾辫在秦淮桌上疯狂地来回扫动。

“谢谢。”陈可南微笑着说,语气平淡,仿佛听过一万遍这样的话。

真够傲慢的。

“陈老师你会带我们吗?”

“看学校安排。”

秦淮猛地把椅子往课桌一踢,开门走了出去。他受够了周盈盈的头发。

之后三天都没见到陈可南。

秦淮松了口气。一想到那个总是莫名其妙发笑的男人可能会当他们班的实习班主任,他心里就没来由地不自在。

新老师总要实习班主任,他宁可阎榆来三班。虽然她像个老太太一样啰啰嗦嗦事无巨细。起初两回,阎榆上课还会叫他不要睡觉,点名让他回答问题,自从受过他置若罔闻的冷遇后,她的数学课上就再也听不见“秦淮”两个字了。每次经过他身边都走得飞快,怕他跳起来咬她似的。阎榆个子很小,还留着学生气的蘑菇头,跑起来的姿势格外像受了惊的啮齿动物。秦淮和四班的几个男生总喜欢悄悄站在她背后,然后突然叫她一声,看她像学生见了老师那样紧张得跳起来。

快打上课铃时,他溜达回来,脑袋伸进教室,瞄见黑板边的课表写着“地理课”,立马转身跑了。

秦淮一见到谭立国那老头儿就想呕吐。稀疏灰白的头发,从一边越过头顶梳到另一边,天气热的时候,从脑门顶到额头再到鼻尖,都铺着一层厚腻的油汗。腋下裂了条长口子的尼龙短袖,举起两只手比划洋流,就露出腋下两团深色的水渍,像两个幽深的狐狸洞,一窝子狐狸的味道。

谭老头儿讨厌秦淮,这反而让他觉得庆幸。更加令人庆幸的是他爸妈难得和他一样,也讨厌谭老头儿。起因是上一次月考——也就是文理分科后的第一次月考后的家长会,他爸拿着成绩排名表,上面印着他地理陈可南8分的成绩,艰难地挤到谭老头儿跟前,问这成绩该怎么办。谭老头儿斜眼瞄了一下那个分数,慢条斯理地说:“这成绩还有什么好问的。”

他爸扭头就走。在学校门口抽了两根闷烟,难得不顾斯文形象大骂了谭老头儿一通。秦淮心里痛快极了,真想给他爸喝彩,如果不是担心被揍的话。

隔壁四班是班主任老马的课,秦淮经过后门,朝对着后门发呆的王肖易做了个鬼脸,王肖易回敬了一个有力的中指。顺着右楼梯走到楼梯间,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秦淮扭头就跑,在六楼的转角藏好,才发现下楼的是保洁阿姨。他暗自在心里呸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再次坚定不移地往七楼走,一面“啪嗒”按下打火机。

头顶微微一响,他一掀眼皮,正撞见一个人走下来。

秦淮吓得连退两步,陈可南取下叼着的那支还没点的烟,端详了一阵,说:“你是那个……二班的?”

“三班。”秦淮把握着打火机的右手揣进口袋,没好气道。

陈可南慢悠悠地走下楼梯,点了点头:“我记得你。你叫秦淮是吧,秦淮河的秦淮?”

秦淮干脆不吭声,偏头对着雪白的墙壁。

陈可南走下来,立在他跟前。他发现这人要高出小半个头,于是不动声色地后退一小步,眉头拧得更紧。

“我都看见了。”陈可南又笑了笑,语气轻松,“借个火。”

秦淮一愣,见鬼似的瞪着他。

“怕我告状?我没那么无聊。又不是什么大事。”

秦淮还是不说话。陈可南只是笑吟吟地望着他,和蔼可亲得要命。犹豫了几百分钟,他终于摸出已经被焐得温热的打火机,递了过去。

“谢谢。”

陈可南吐出一口烟雾,把打火机往衣兜里一揣,绕过人下楼。

秦淮下意识追上去两步,叫道:“喂!你不还我?”

“还你什么?”陈可南回头瞟他一眼,吞云吐雾地说,“学校里还敢抽烟,没收了。高二三班秦淮,等着明天教导处通报批评吧。”

作者有话说:

我不能回复评论了,不知道为啥。倔驴=秦淮=学生,陈可南=老师,这是CP。厌哥竟然给我打了一笔巨款!跪谢!

第3章

“上周违纪情况:高三五班潘艺,无故旷课三天,予以留校察看处分;高一二班张斌斌、一班邱翔,私自离校进入网吧,予以警告处分;高一四班刘一川、高二一班袁苑杰、高二三班秦淮,旷课吸烟,违反校规,予以警告处分。高二三班秦淮屡教不改,予以严重警告处分。”

顾蓉抱着手臂从队伍前头走过来,审视着东张西望的秦淮,硬邦邦地说:“一千字检讨,晚自习之前交给我。”说完,又转身走了回去。

陈可南正跟阎榆说话,秦淮忽然扭过来,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阎榆吓了一跳,连忙把声音压得更低,问:“怎么了?”

“跟你没关系。”他把手抄进大衣口袋,“马哥今天不在?”

“马老师开会学习去了。”

“学生不闹?你压得住吗?”他忍不住笑。

“我没告诉他们,只说马老师等下就回来。”她推了推眼镜,透着股小小的得意,“其实四班的小孩儿还算好,不像一班,那才真的难管。你们三班跟六班应该更省心吧?都是文科班,女生多,听话。”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戴林间《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2019-07-24 10:00:37

我住隔壁我姓姜小说[礼易诗书]在线试读

“哇,我简直要被你圈粉了,太好看了。”李子怡脸红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女,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给自己扇风。“.…..”哦豁完蛋。姜眠迟一脸淡定,“其实我会的不多。”丝毫没有心虚的样子。姜眠迟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害羞的摸摸了头,像个普通的腼腆的大男孩,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吸引人。林钟期调侃的看了她一眼,兴致勃勃对着姜眠迟问,“你有什么才艺要展示吗?”看完他的表演,他更好奇这个男孩还有什么才艺了。另外两个导师没有意见,于是林钟期亲自拿起一个“A”的牌子走上台,贴在姜眠迟腰间,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少年的腰。一幅好前...

2019-07-24 10:00:37

她一定超喜欢我[快穿]小说[冷淡性格]在线试读

“阿珏,阿珏。”“嗯?”“你终于是我的夫君了。”苏映雪蓦地一笑,随意取下了顶上沉重的头冠。随着她的动作,一头黑丝如锦缎般松开披散在红装之上,越发映的她皮肤白皙。声音也是好听的很,裴莹下意识回应了。裴莹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少女啊,这只是名义上的,她只是来实现愿望的,她想要工作、学习、争斗,唯独不想恋爱。所以这一切注定只是走个形式。...

2019-07-24 10:00:37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2019-07-24 10:00:37

荒唐小说[不归尘土]在线试读

四九城周边的县市有很多能玩能度假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计划一个一两天的短途旅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这是一家靠着山脚的民宿,房主是一个归国回来的建筑师,设计作品霍一唯在上学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很有名气。霍一唯只在入住的时候见了这位老先生一面,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一头银白的发,穿着一身真丝制的太极服,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老人。第五章 展舒作为一个后来转行的导演,时常出来采风,这次他出来躲清闲的地方也是展舒推荐的。促使霍一唯决定继续出来躲清静的原因是艾琳的电话,前天晚上的夺命连环call只是一个预告,因为第二天艾琳...

2019-07-24 10:00:37

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2019-07-24 10:00:37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小说[泇诺]在线试读

还真是,而且名次还不错。看看他上下,那才是正常的游戏名好嘛!战力榜三十七位,一剑送你上天。战力榜三十六位,邹萌萌。不过,用真名当游戏名是个什么操作?“我倒不这么觉得,这个游戏的战力榜计算,某种程度来说非常精准,精准地超乎常人的想象。”裴温书双眸泛着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李也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2019-07-24 10:00:37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一碗月光]在线试读

舒杨无奈地笑,放轻了声音:“我的老大哎,我要真能决定自己的性向,我干嘛还喜欢男人?”“一言为定。”舒杨笑。到了初五,槐市又开始热闹了,春节假期还没过,接下来的两天只能先打听住房,顺便海投简历。钱坤静了两秒,小声说:“要不你换女孩子喜欢吧老小。”钱坤又静了一会儿:“成,当我没说。手里这笔生意还有两天就谈完了,到时候请你喝酒,必须来。”关键就是太贵。至于情况——...

2019-07-24 10:00:37

热搜预定小说[靠靠]在线试读

他打开电脑,开始吃鸡。欣姐打电话来时,他才发现已经十点了,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了?在干吗?”说什么的人都有,费可关掉微信,不再理会,也不打算回复。时间还早,服务器里人不多,这个时间段的基本都是熬夜打游戏的人。费可玩了十几把单排,时间没注意,不知不觉天都亮了。“……你倒是心大。十点了,网友们差不多要开始活动了,通稿已经发给营销号,你这几天就不要用大号上线。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助理,鲍小瑞。先拨给你用,有什么问题你再跟我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鲍小瑞就负责你一个人。你这段时间不要出门,鲍小瑞会负责你的三餐...

2019-07-24 10:00:37

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更北北]在线试读

不过那系统在经过一夜的被忽视之后,很迅速地就感受到了凌峭的脑电波。凌峭听了之后一下子就明白,在脑子里想到:就是我想说什么想一想就可以了是吧?凌峭霎时有万千问题想要问上一问,不过在此之前: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叫凌峭,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凌峭脑子里是在回应这个声音的,可是一时间不得其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它的频道对上。“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脑电波和我直接交流。”凌峭:……行。那系统十分冷静,一一回答道:“一线系统就是一线系统,万千系统中的一个。”...

2019-07-24 10: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