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戴林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你看他长得,还整天跟女老师嘻嘻哈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们班那些傻丨逼花痴女生还天天说他帅。”他觉得王肖易真是慧眼如炬。忽然身边一满,朱萱一屁股坐在秦淮旁边的空位上,推了推许冲:“嗳,你看,我说嘛。”“为什么是小白脸?”秦淮神清气爽地回到教室,杨清鸿已经到了,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陈可南,两人有说有笑。“什么什么?”周盈盈兴冲冲地甩过头来。“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周盈盈飞快地瞄了眼讲台,“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俩特别配。”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小说章节试读

《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作者:戴林间【完结+番外】

文案:

两人互相看不顺眼后来双双打脸的故事。

陈可南×秦淮,师生年上,轻松小甜饼,高中校园。别问是不是处啦,心灵洁才是真的洁。想逆CP随便。

第1章

“都给我出来!”

“站住!谁让你们走了?”

“又是你们几个!你——你是哪个年级的?”

“问你话!”

空气里传来水泡细微的咕噜,让他想起香薰机工作时的声音,乳白的雾气滚滚蒸腾,塑料壳子像一座旧轮船,里面关了一条行动不便的大金鱼,绿油油的工作指示灯是无神的眼珠。

汤芮妮听了,深褐色的眼珠向上掀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笑嘻嘻地说神经病。被一个常年离不开心理医生的人说神经病,他觉得匪夷所思。好在她已经成了前女友,他再也不用那股泛酸的薰衣草气味了。

大概是最右边的小个子男生在说话。他不确定。那个小孩儿的头实在埋得太低了,如果不是没有鸵鸟那么长的脖子,简直能埋进只拉了一半拉链的校服里。

“哪个年级?”

站在他前面的教导主任又问了一遍。走廊里静得有回音,他听见左耳里嗡嗡地响。真是个厉害的中年人。他想起自己中学时代的教导主任,勉强回忆起一个穿洗得发白的黑色夹克的矮胖影子,和眼前的背影几乎重叠在一起。

“高一。”小个子重复了一遍。

“哪个班的?”

“四班。”

“拿给我!”

一个橘黄色的打火机被放进教导主任的手里。小个子蓝黑相间的校服肘弯里,一块淡淡的油渍一闪而过。

“还有你!”

左边脸颊红红的高个子也递过来一个绿色的打火机。眼珠上下乱转,就是不肯看向他们,仿佛眼睛中央长了刺。手缩回去的同时,上下两片嘴唇还不忘向外轻轻一撅,无声地喷了口气。

矮鸵鸟。瘦鲶鱼。他愉快地想着。

站在中间的那个忽然瞪了他一眼。

他微微一愣,然后才发现自己在笑,于是抿紧嘴唇,不客气地打量起中间那个。小孩儿猛地一扭头,脖子上的筋蛮横地绷直了。

“秦淮!你扭什么扭,身上长虱子?”

倔驴。他想。

“校服给我拉好!”

拉链因为快速滑动发出刺耳的闷响,他看到里面T恤小小的商标。

有钱的倔驴。

他思索着阿凡提和芝麻开门究竟是不是出自同一个故事,忽然意识到自己被汤芮妮磨掉的幽默感又回来了,这真是件值得为之干杯庆贺的好事。他开始考虑晚上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找个地方喝两杯。

教导主任办公室里的老旧空调像个病入膏肓的哮喘病人,以至于他站在空调旁边,似乎真的闻到了从喉管里喷出的热风的腥气。门窗紧闭,高个瘦鲶鱼的脸更红了,小个子仍旧拿顶心的发旋对着他们,倔驴原本盯着沙发旁的虎皮兰发呆,忽然眼珠一横,警觉地向他望过来。

这下轮到他欣赏那盆虎皮兰了。

十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打开,小个子留下,另外两个默不作声地走出去。他听见外面有人打了个喷嚏,带上门出来,那头倔驴把纸团往角落的垃圾桶一投,打在桶沿上,弹到了墙角。

“喂。”他叫了一声。

两个人顿住脚步,回头看过来。

“捡起来。”

他抬了抬下巴。手可不想从口袋里钻出来,今天实在太冷。手套还在四楼的教师办公室里,出来走得太急。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杵着,四只眼睛气势汹汹地瞪着他。

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比青春期的小男孩更招人烦的生物,实在是件不大容易的事。

“我叫你捡起来。”他说。

小倔驴好像受了莫大的侮辱,又恨恨地剜了他一眼,一步一步地蹭回垃圾桶旁边——那模样滑稽得要命,简直像科幻电影里转弯都费劲的三角龙,只差跺脚把走廊踩得轰隆响——抓起雪白的纸团,恶狠狠抛进了垃圾桶里。好像那是个什么会让人类遭遇灭顶之灾的恶毒玩意儿,而他正好是那个力挽狂澜的孤胆英雄。

史诗里的英雄完成了使命,拔腿要跑,又被他无情地叫住了。

“还要怎么样?”倔驴问,喉咙里像要蹦出火星子。

“你钱掉了。”他示意脚下那张孤零零的纸币。

两个人落荒而逃。他几乎笑出声。

回到办公室,顾蓉正要出去,叫住他说:“小陈,你回来得正好。我马上有课,你没事儿的话就来听听。”

“好。哪个教室?”

“高二三班。我先过去,你等会儿来就行。”

阎榆问他去了哪儿,他一边接热水,一边把教导主任勇闯男厕所抓出三个学生抽烟的事说了一遍。阎榆也才来不久,两人关系还算不错,痛快地笑了一通。

“那两个高二的就是难管,”阎榆摘下套袖,给他比划着,“那个长得高,脸红红的,叫袁苑杰,本来该高三的,留了一级。那个学生简直……”她猛摇了一阵头。“那个秦淮就在顾老师的三班,你待会儿去看了就知道。其实那小孩儿成绩底子也不算差,就是不肯学。我听说他家好像挺有钱的,爸妈都是公司老总。”

“爸妈挣钱没空管,小孩儿缺爱就变坏。”上课铃刮剌剌刺得耳朵疼,他夹上课本,从顾蓉的办公桌上找了只笔,“老生常谈。”

穿过空荡荡的走廊,他轻轻敲了敲后门。学生正在读课文,声音盖过了敲门声,只有后门边上的几个转过头来。他一眼就看到坐在门口的倔驴,还在抽屉里翻书,猛地抬起头,表情像活见了鬼。

他示意开门,倔驴一动不动,另外几个学生伸长脖子,好奇地打量他。有一个女学生转过去,敲了敲倔驴的课桌,大概是叫他开门。

那小子终于站起来,一把拉开后门,人却堵在门口,不耐烦地问:“上课呢。你谁?”

他举起牛皮纸封面的备课本,只差没有直接盖到小孩儿脸上。小孩儿连忙往后一缩,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高二语文组陈可南”几个字。

“我来听课。”他说,“叫老师。”

作者有话说:

有生之年我也能给自己贴小甜饼和甜宠标签了,哭了。这篇只算脑洞速写,打磨上可能比较粗糙,可以随便吐槽~

第2章

秦淮有些如坐针毡,尽管他不想承认。

一个老师坐在离你只有一臂远的地方,那滋味总不会太好。尽管只是个毫无和学生斗智斗勇经验的年轻老师。事实上,这些新老师有时比火眼金睛的老教师更招人讨厌。他们不仅充当讲台上的前辈的间谍,密切监视你是否专心听课,甚至对你的一切都做好了随时纠正的准备:写在课本上的凌乱笔记,练习簿上选错的前三道选择题,连没有盖上盖子的水杯也不放过。好像他们没有上过中学似的。

他靠墙蜷着,冗长平板的读书声让人昏昏欲睡,真是个阴冷的秋天。今年冬天肯定会冷得要命。

“啪——”

他惊坐起来,捂住脑袋,只看到顾蓉卷着语文书往前踱去的背影。前座的周盈盈和许冲同时转过来,捂着嘴吃吃直笑,好像她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滑稽的事。没有比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偷笑更让他心烦意乱的声音了,像一窝没完没了的仓鼠。

他转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转向那个年轻男人,对方正好收回目光,重新打开手里的课本,漫无目的地翻阅着。

下个礼拜大概会听他讲课,最迟这个月底。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老师讲课简直是无妄之灾。故作亲切的语调,蠢得要命的课堂小游戏,还有那些不知所云的笑话。陈可南,这名字还有点娘娘腔。他对着周盈盈的马尾辫撇了撇嘴。

顾蓉写好板书,转身看见他还坐在原位,就说:“秦淮,站到后面去。还要我请你?”

秦淮磨磨蹭蹭地拿起书,软绵绵地靠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有几个人下意识地回头张望,注意到教室后面坐着的陈可南,于是一个捣一个,一个接一个地掉过头来,朗读声渐渐乱成一片蛙鸣。顾蓉忍无可忍地喊停,叫重新读了最后一段,然后开始讲课。

秦淮望了一会儿窗外,银杏的树冠颤动着,像要整个儿被风刮到天上去,乌云阴沉沉地坠在天边。透过后门上的长条玻璃,走廊上空无一人,没有看到戴着红袖标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巡逻的老师。讲台上的日光灯正好照在顾蓉高高的颧骨上,像顶着两面反光的小圆镜子。

他就这么自得其乐了一阵子,然后开始观察斜前方的陈可南。那人正自顾自在备课本上写东西,椅子不时向后一跷,这让秦淮想猛地伸腿一勾,好让他摔个四脚朝天。教室里突然静下来,他回过神,发现顾蓉正在黑板上飞快地写板书,教室里只有粉笔起起落落的闷响。

陈可南这会儿也在写,可一直没有抬头。秦淮纳闷,拿书盖住下半张脸,身体前倾,努力让视线越过陈可南的肩膀,落在写满了半张纸的备课本上——

一头又肥又蠢的霸王龙举着叉子一样的小爪子,正对着他龇牙傻笑。

顾蓉忽然转过来。

“秦淮,抄黑板!发什么呆,别人那儿有宝怎么的?你笔呢?”

陈可南下意识回头,朝他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可恶笑容。他回到座位拿笔,背后传来纸页响亮的掀动声,像一声得意的大笑。

招来这种老师,学校一定是没钱了。他想。也许他应该转学。

下课之后,顾蓉走到第四排找语文课代表。陈可南胳膊肘底下夹着书,立在她旁边,一副低眉顺眼谦逊后生的模样。班主任没走,大家不敢轻举妄动,除了出门上厕所和接水的,大多都乖乖坐在椅子上。陈可南站在许冲的课桌前,低头看见她的作业本,又看向周盈盈的课桌,忽然默不作声地笑起来。

秦淮下意识往她俩桌上瞟,什么滑稽的东西也没看到。这人果然喜欢莫名其妙地发笑。

“你是新来的老师吗?”周盈盈坐在椅子上,微微仰起头。

陈可南点了点头。

“老师你好年轻啊,是不是刚毕业?”许冲拿袖子捂着嘴,像树洞里不肯露头的松鼠。

“差不多吧。”

“老师你叫什么?”

“陈可南。”他把备课本上的名字亮出来。

“你没事儿可以跟学生多交流交流。一个二个下了课话多得很,特别是这个。”顾蓉朝许冲努了努嘴,在她“我哪有”的叫声里,跟课代表走了出去。顾蓉前脚一走,许冲立马说:“老师你长得好帅!”

周围的一圈女孩子哄然大笑。周盈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歪在椅子上,一大把马尾辫在秦淮桌上疯狂地来回扫动。

“谢谢。”陈可南微笑着说,语气平淡,仿佛听过一万遍这样的话。

真够傲慢的。

“陈老师你会带我们吗?”

“看学校安排。”

秦淮猛地把椅子往课桌一踢,开门走了出去。他受够了周盈盈的头发。

之后三天都没见到陈可南。

秦淮松了口气。一想到那个总是莫名其妙发笑的男人可能会当他们班的实习班主任,他心里就没来由地不自在。

新老师总要实习班主任,他宁可阎榆来三班。虽然她像个老太太一样啰啰嗦嗦事无巨细。起初两回,阎榆上课还会叫他不要睡觉,点名让他回答问题,自从受过他置若罔闻的冷遇后,她的数学课上就再也听不见“秦淮”两个字了。每次经过他身边都走得飞快,怕他跳起来咬她似的。阎榆个子很小,还留着学生气的蘑菇头,跑起来的姿势格外像受了惊的啮齿动物。秦淮和四班的几个男生总喜欢悄悄站在她背后,然后突然叫她一声,看她像学生见了老师那样紧张得跳起来。

快打上课铃时,他溜达回来,脑袋伸进教室,瞄见黑板边的课表写着“地理课”,立马转身跑了。

秦淮一见到谭立国那老头儿就想呕吐。稀疏灰白的头发,从一边越过头顶梳到另一边,天气热的时候,从脑门顶到额头再到鼻尖,都铺着一层厚腻的油汗。腋下裂了条长口子的尼龙短袖,举起两只手比划洋流,就露出腋下两团深色的水渍,像两个幽深的狐狸洞,一窝子狐狸的味道。

谭老头儿讨厌秦淮,这反而让他觉得庆幸。更加令人庆幸的是他爸妈难得和他一样,也讨厌谭老头儿。起因是上一次月考——也就是文理分科后的第一次月考后的家长会,他爸拿着成绩排名表,上面印着他地理陈可南8分的成绩,艰难地挤到谭老头儿跟前,问这成绩该怎么办。谭老头儿斜眼瞄了一下那个分数,慢条斯理地说:“这成绩还有什么好问的。”

他爸扭头就走。在学校门口抽了两根闷烟,难得不顾斯文形象大骂了谭老头儿一通。秦淮心里痛快极了,真想给他爸喝彩,如果不是担心被揍的话。

隔壁四班是班主任老马的课,秦淮经过后门,朝对着后门发呆的王肖易做了个鬼脸,王肖易回敬了一个有力的中指。顺着右楼梯走到楼梯间,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秦淮扭头就跑,在六楼的转角藏好,才发现下楼的是保洁阿姨。他暗自在心里呸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再次坚定不移地往七楼走,一面“啪嗒”按下打火机。

头顶微微一响,他一掀眼皮,正撞见一个人走下来。

秦淮吓得连退两步,陈可南取下叼着的那支还没点的烟,端详了一阵,说:“你是那个……二班的?”

“三班。”秦淮把握着打火机的右手揣进口袋,没好气道。

陈可南慢悠悠地走下楼梯,点了点头:“我记得你。你叫秦淮是吧,秦淮河的秦淮?”

秦淮干脆不吭声,偏头对着雪白的墙壁。

陈可南走下来,立在他跟前。他发现这人要高出小半个头,于是不动声色地后退一小步,眉头拧得更紧。

“我都看见了。”陈可南又笑了笑,语气轻松,“借个火。”

秦淮一愣,见鬼似的瞪着他。

“怕我告状?我没那么无聊。又不是什么大事。”

秦淮还是不说话。陈可南只是笑吟吟地望着他,和蔼可亲得要命。犹豫了几百分钟,他终于摸出已经被焐得温热的打火机,递了过去。

“谢谢。”

陈可南吐出一口烟雾,把打火机往衣兜里一揣,绕过人下楼。

秦淮下意识追上去两步,叫道:“喂!你不还我?”

“还你什么?”陈可南回头瞟他一眼,吞云吐雾地说,“学校里还敢抽烟,没收了。高二三班秦淮,等着明天教导处通报批评吧。”

作者有话说:

我不能回复评论了,不知道为啥。倔驴=秦淮=学生,陈可南=老师,这是CP。厌哥竟然给我打了一笔巨款!跪谢!

第3章

“上周违纪情况:高三五班潘艺,无故旷课三天,予以留校察看处分;高一二班张斌斌、一班邱翔,私自离校进入网吧,予以警告处分;高一四班刘一川、高二一班袁苑杰、高二三班秦淮,旷课吸烟,违反校规,予以警告处分。高二三班秦淮屡教不改,予以严重警告处分。”

顾蓉抱着手臂从队伍前头走过来,审视着东张西望的秦淮,硬邦邦地说:“一千字检讨,晚自习之前交给我。”说完,又转身走了回去。

陈可南正跟阎榆说话,秦淮忽然扭过来,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阎榆吓了一跳,连忙把声音压得更低,问:“怎么了?”

“跟你没关系。”他把手抄进大衣口袋,“马哥今天不在?”

“马老师开会学习去了。”

“学生不闹?你压得住吗?”他忍不住笑。

“我没告诉他们,只说马老师等下就回来。”她推了推眼镜,透着股小小的得意,“其实四班的小孩儿还算好,不像一班,那才真的难管。你们三班跟六班应该更省心吧?都是文科班,女生多,听话。”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戴林间《关于红玫瑰和三班的洪水猛兽》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4 10:00:37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7-24 10:00:37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24 10:00:37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24 10:00:37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7-24 10:00:37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7-24 10:00:37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7-24 10:00:37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7-24 10:00:37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7-24 10:00:37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7-24 10: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