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章节试读

《楼上的吕纬甫》作者:大风不是木偶【完结】

文案

是耽美文!网文圈背景,双cp:耽美作者攻x言情作者受;暴躁总裁x性别认知障碍者

抄袭的和被抄袭的搞在一起了?英俊多金的霸道总裁搞骨科了?

本文无原型!人物观点不代表作者观点!欢迎理性讨论但不要对号入座不要骂街!

日更,每天晚上更新。如有请假在微博。

“所以我这一夜虽然饱胀得睡不稳,又做了一大串恶梦,也还是祝赞她一生幸福,愿世界为她变好。”

——鲁迅《在酒楼上》

标签:近代现代 职场风云 甜宠 热血 情投意合

第一章

2017年3月,上海。

上周一场阴雨绵绵的倒春寒放倒了会议室里的一大半人,在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和擤鼻涕声中,徐以寒长吁一口气,接着又翻了个白眼。

总助张姐侧身轻声问:“徐总,您看要不咱先休息会儿,让大家去吃个午饭?”

“没事,”徐以寒把手里的碳素笔扔在桌上,“让他说完吧。”

会议室前方,一个年近四十的秃顶男人正对着PPT喋喋不休,徐以寒知道他说的都是屁话,可还是得让他说完——这人好像是邱阿姨的什么亲戚。表哥?堂弟?忘记了。

邱阿姨是老徐的现任妻子,老徐是徐以寒的爹。

坐在一旁的版权部部长又在擤鼻涕,徐以寒忍不住皱眉,心想这女的擤鼻涕也太使劲儿了吧?不怕鼻涕从卫生纸里喷出来?这么一想,似乎空气中密密麻麻挤满了细菌和病毒。

徐以寒看向自己的手腕,十一点五十二分,他决定再忍八分钟,如果十二点整秃顶男还没讲完,他就打断他。

十二点五十三,总助也擤鼻涕了。

十二点五十四,不知道是谁放了个响屁。

十二点五十五,市场部副部长低头玩手机。

十二点五十六,徐以寒打了个哈欠。

十二点五十七,全体鼓掌——终于讲完了?!

徐以寒精神一震,立刻跟着众人鼓起掌来,力度大到掌心都微微发麻。总算!总算完事儿了!下午可以直接安排工作了!入职近一周,徐以寒听了不知多少场工作汇报,现在总算,总算都他妈完事儿了。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秃顶男脸色红润,面带得色,“我也是咱们公司的老员工了呀,我陪着公司一路走来,看着它不断壮大、不断发展……我真是自豪!现在咱们公司又有了新的领导,咱们徐总,海归高材生!我相信在徐总的领导下,咱们公司一定能再创辉煌!”

众人纷纷看向徐以寒,再次鼓起掌来。徐以寒只好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同时崩溃地想,有完没完了,别逼逼了,快散了吧。

“最后,我想用一张照片作为结束,这是今年过年我在莫干山拍到的!我希望咱们公司就像这只雄鸡一样,展翅高飞!”

徐以寒甚至没反应过来秃顶男说了什么,只见屏幕一闪,眼前霍然出现一只黑色大公鸡!

这公鸡身形健硕,羽毛黑亮,鸡冠鲜红,正展翅腾空,鸡目圆睁,鸡喙大张!

不知是谁“哇”了一声,版权部部长刚要抬手鼓掌,却见徐总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我操啊!!!”徐以寒不受控制地抓起水杯,抬手就砸向屏幕!

“啊!!!”

“快断电!”

“老邱你快出去!”

“徐总您怎么了?您没事吧徐总?您别生气啊徐总,老邱这人干活是差了点儿但他也算为公司尽心尽力了!”

“是啊徐总,老邱刚来公司的时候还扎了个马尾呢!您看他现在!”

“徐总……”

“……闭嘴!”徐以寒双手发抖,颈上青筋暴起,他用力低喝道,“散会!都出去!”

二十分钟后,徐以寒办公室。

“哎呀,徐总,您看这事儿……完全是误会,”张姐拍拍徐以寒的肩膀,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大家也不知道您有恐……哎恐什么来着——这个病嘛。”

徐以寒冷冷地说:“恐鸟症,Ornithophobi。”

“哦哦,恐鸟症,不瞒您说,我活了四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行了,我没事,你去给我叫杯咖啡,什么都不加。”

“您不吃饭呀?中午不吃饭可不行,胃受不了!现在是没事,岁数大了毛病就出来啦!”

“叫杯咖啡,”徐以寒的后脑勺一抖一抖地疼,“现在,快。”

张姐一步三叹气地走了,徐以寒仰头倒在办公椅里,疲倦地闭上眼。

恐鸟症,指对鸟类不正常的、不合理的恐惧。尤其体现在对鸟的喙,爪,头,以及去毛后的皮肤等部位。这种心理疾病极难纠正,很多时候会伴随病人一生。

徐以寒倒不怎么怕鸟,在英国留学的时候,他偶尔还会撒些面包屑在窗台上喂麻雀。

徐以寒只怕鸡。

一切褪尽绒毛长出羽毛的鸡,无论公鸡母鸡,黑鸡白鸡,活鸡死鸡,他都怕。

并且不是一般的怕,是只要脑海中浮现出鸡的画面就会手心冒汗,不自觉蜷起脚趾的,这种怕。

好在只要不主动去生禽市场,城市里几乎见不到鸡。

但千算万算,徐以寒没想到,他会在述职会议上看到鸡的图片。

他妈的!

堂堂空降总裁,徐氏企业大少爷,英俊多金名校海归,竟然,怕鸡?

这事儿传出去,他徐以寒威严何在?

想到这徐以寒的后脑勺更疼了,疼得简直像要裂开。咖啡,怎么咖啡还没到?不是楼下就有咖啡厅吗?!

这时手机又响起来,丁丁零零的铃声仿佛在催命,徐以寒暴躁地瞟一眼屏幕,整个人更加暴躁了。

“喂?!你要是参赛就直说,不是参赛的事我挂了!”

“你怎么这么暴躁。”电话那头是一个略微低沉、从容不迫的男声。

“少废话,这么快就传到你这了?”

“嗯,今天中午你爸和邱阿姨来我家吃饭,饭桌上邱阿姨那亲戚就打来电话了。”

徐以寒破口大骂:“我他妈服了,没断奶么这是,除了告状不会别的?!再说我给他解释了,我那是恐鸟症,恐鸟症是种病!我当时控制不住我自己!”

“这话说出去谁信。”

“我真的有病啊,”徐以寒欲哭无泪,“一会儿老徐又要给我打电话了……行,你这电话没白打,我起码有点心理准备。”

“不客气,祝你早日康复。”

“等等你先别挂——赵辛!”

“嗯?”

“我再问你一遍,你真不参赛?”

“我和你说得很清楚了,”赵辛淡淡道,“我不想和那些人比赛。”

“我今天早晨才从编辑那儿听到的消息,”徐以寒顿了顿,低声说,“罐头带鱼要参赛。”

赵辛:“……”

“怎么样?你再考虑考虑?”

赵辛沉默几秒,嗤道:“你们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罐头带鱼是我们蔚蓝的当家写手你知不知道?”徐以寒又有点暴躁了,“我跟你说,你再看不起人家,人家写个几百字的小段子就有上万的转发,不服不行!”

“……哦。”

“啧!不是有人说他抄袭你吗!你不好奇他是个什么人?啊?”

“不好奇。”

“……你就不好奇,你就死鸭子嘴硬!我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徐以寒挂掉电话,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步。

赵辛怎么就这么固执?!蔚蓝和豪盛两家公司吵了将近一个月的架,才总算策划出这场比赛,从宣传到组织再到后续运营,全都按照业内最高标准来做。对于网文作者来说,只要参加了这场比赛,无论结果如何,一定都能获得一波绝好的宣传。

听说言情那边已经有几个作者为了争夺参赛资格而互爆黑料,他赵辛可好,别人求着他参赛,他看不上!

徐以寒用力坐回椅子里,拨了总助的电话:“张姐,咖啡呢?!”

“我也催着呢!我给您订的是养生咖啡,可以清热去火的!徐总您别急,我刚给快递员打了电话,说是到五角场啦!”

徐以寒:“……”

他人在徐家汇,咖啡,刚到五角场。

“张姐,你去楼下给我买杯黑咖啡——不,你去便利店给我买袋雀巢速溶就行,张姐,就现在,麻烦你快去。”

张姐尴尬地笑了笑:“哎!那好吧……”

徐以寒仰天长叹,他真不知道这倒霉催的网文公司是怎么坚持到今天的:一线编辑人均27.21岁,管理层人均42.33岁,更别提还有一个接一个的关系户。徐以寒一直记得他第一天来上班时的情景,编辑部的编辑们在讨论一部耽美小说的大纲,编辑部部长——邱阿姨她亲哥——将近五十岁的男人,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中间,臊得耳红面赤。

早知道老徐让他接手的是这么个烂摊子,他宁愿继续在英国读博,水硬头秃也认了。

张姐敲门:“徐总,咖啡来啦。”

“嗯,进来。”

徐以寒看见自己从英国带回的古董骨瓷杯里,盛着热气腾腾的雀巢速溶。

行吧。

“徐总,那您看,那杯养生咖啡……”

徐以寒烦躁道:“你喝吧。”

张姐连连摇头:“这怎么行,两百多一杯呢!”

“……多少钱?”

“二百二十五!这还是免了配送费……”

徐以寒的太阳穴抽搐了一下。

“咱们公司餐费报销是有限额的吧?两百多一杯,不会超出额度吗?”

“小事小事,您刚来不了解情况……我们这些人有限额,您还能有限额吗?”

徐以寒咬牙切齿地问:“之前徐以倩在这儿的时候,她一天报销多少钱?”徐以倩是徐以寒同父异母的妹妹,徐以寒回国之前,徐以倩担任这家公司的总裁。

张姐咧了咧嘴,表情有些尴尬:“这……这我还真不太清楚,我也不是财务的……不过咱们也就报销餐费和交通费,能有多少钱呢?”

徐以寒冷笑:“我以前可经常看她发朋友圈,隔三差五吃松露呢。”

张姐:“……”

“算了,我就随便问问,你去休息吧。”徐以寒转念一想,张姐确实就是个打杂的,她能管得了什么事?没必要难为她。

“哎!那您也好好休息!”

“对了,”徐以寒说,“等那个养生咖啡到了,你还是送过来吧。”他倒想看看两百多一杯的养生咖啡,是个什么收智商税的玩意儿。

张姐殷勤道:“好的好的,没问题。”

第二章

下午两点,午休结束。

徐以寒的养生咖啡还是没到。

中午那通逼问可能把张姐吓着了,这次她没敢往徐以寒身边凑,而是和几个部长坐在一起。

“那咱们就开始吧,”徐以寒中午睡得不错,这会儿精神恢复了,整个人就显得气势汹汹,“今天下午讨论的内容是我们马上要和豪盛一起举办的比赛,这个比赛呢我们前前后后策划了一个月,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你们做出的策划案我也看了,很不错,但是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我就直接说了。”

徐以寒手指交叉,双臂半立在桌上,呈现出一个极富攻击性的姿势:“第一,关于赛制。策划案里我们这个比赛的时长是四个月,这个时间太长了,读者会疲倦的,我认为缩短到不超过两个月是最合适的时长。第二,每个作者的——”

“徐总,”编辑部部长邱海皱起眉,“一共有六个作者参赛,接龙写,一周也才轮完一遍——”

徐以寒微微一笑,打断邱海:“让我说完,在我允许你们发言之前,不要抢话。”

邱海讪讪地点头,表情不怎么好看。

“第二,每个作者的单次更新字数必须保证在一万字以上,我们算算这笔账,六个作者接龙写作,每周一无更新,也就是说每个作者一周只需要写一次,一万字的要求并不算高。”

“第三,当比赛进行一个月之后,这六位作者要从线上讨论转移到线下讨论,但是要继续保持匿名的状态。我们把他们的讨论过程拍下来,做成一种类似真人秀的短片——真人秀你们看过吧?”

“第四,读者的投票、打赏在作者最终评分里所占的比例要再提高一些,现在的40%太低了,最少提到55%。”

“好了,目前需要改动的就是这些,大家有什么不理解的但说无妨,邱部长,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邱海僵硬地笑了笑:“……徐总,两个月只有八周,也就是说每个作者只能写八次更新,八万字。但现在的网文您是知道的,像这种剧情流小说,随随便便都是几十万起步,如果每个作者只写八万字,很可能这些作者还没写出自己擅长的内容,就没机会了。”

徐以寒点点头:“你说的对,但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吗?大家注意了,在这个比赛里,六个作者最终是要排出一二三四五六名的,所以,怎么在八万字的篇幅里写出擅长的东西,应该是作者去考虑的事情。我们该想的,是当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来宣传这个比赛,这个比赛的热度被炒起来了,但我们该怎么维持热度?首先,比赛时间不能太长,时间越长我们的热度就越可能被分流,我们的目标是爆红,不是成为经典;其次,要不断提供吸引读者的点,大家看够了文字的东西,那我们就给他们看视频,让他们看到自己喜欢的作者是怎么构思、怎么抓耳挠腮地写文——真人秀,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一个‘真’。最后,我们提高读者投票打赏的比例,这就能直接提高读者的参与热情,你们知道现在流行‘养成偶像’吗?读者花钱给作者打赏,作者排名提高,获得更高的人气和更好的资源,这也是一种养成,这样读者就有了参与感和责任感,才会产生更大的热情——我说的这些,大家听懂了吗?”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众人全都屏息凝神,像是被徐以寒的一席话震住了。

过了好几秒,邱海才攥紧拳头,用力摇头:“徐总,我确实没看过您说的那些综艺节目,但是……作者和艺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您不能用造星的方式,来对待这些以文字为生的人,这是不一样的。”

徐以寒在心里暗哂,他记得这个邱海是中文系毕业——和赵辛一样——是不是中文系的人都这个德性,固执得像蠢驴?

徐以寒端起杯子抿一口水,轻松地笑了:“邱部长,你说得这个问题太形而上了,咱们可以约个时间私下讨论。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根据我的想法去和豪盛协商,同时继续向作者们征集参赛申请,”徐以寒瞟邱海一眼,似有所指地说,“我们的赛制是会明明白白公布出来的,作者们也都看得见,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可不存在什么侮辱和欺骗啊。”

“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会议室一片寂静,好一会儿,编辑部耽美组副组长,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抬了抬手。

“徐总,对一个网文作者来说,一周写一万字,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您看,作者们接龙写作,一天一位作者,这就意味着每个作者要等前一个作者写完了,才能开始写自己的内容。也就是说,作者们要在24小时之内写够一万字。”

徐以寒:“他们会提前讨论大纲。”

“大纲只是一个主线,作者们平时写文也会打大纲,但即便这样,要他们一天写一万字,还是有点……难为他们了。”

“OK,咱们这么算,”徐以寒耸肩,“如果我们把每个作者每次更新的字数降到六千,每人写八次更新,这才五万字不到——你觉得这个篇幅够吗?”

“我们可以把比赛时间延长……”

徐以寒直接忽略她的反驳,继续说:“而且据我所知,现在的专职作者,每天更新五六千字也不是问题吧?我们是在办一场规模很大的比赛,这场比赛要达到的效果是爆红,要足够吸引人——每天给读者看五六千字,和普通更新有什么区别?再说六千字能写什么?主角吃了顿饭,主角打了场架,这就六千字写完了。内容这么少,怎么刺激读者追更?”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大风不是木偶《楼上的吕纬甫》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2019-07-21 20:02:26

荒唐小说[不归尘土]在线试读

四九城周边的县市有很多能玩能度假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计划一个一两天的短途旅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这是一家靠着山脚的民宿,房主是一个归国回来的建筑师,设计作品霍一唯在上学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很有名气。霍一唯只在入住的时候见了这位老先生一面,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一头银白的发,穿着一身真丝制的太极服,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老人。第五章 展舒作为一个后来转行的导演,时常出来采风,这次他出来躲清闲的地方也是展舒推荐的。促使霍一唯决定继续出来躲清静的原因是艾琳的电话,前天晚上的夺命连环call只是一个预告,因为第二天艾琳...

2019-07-21 20:02:26

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2019-07-21 20:02:26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小说[泇诺]在线试读

还真是,而且名次还不错。看看他上下,那才是正常的游戏名好嘛!战力榜三十七位,一剑送你上天。战力榜三十六位,邹萌萌。不过,用真名当游戏名是个什么操作?“我倒不这么觉得,这个游戏的战力榜计算,某种程度来说非常精准,精准地超乎常人的想象。”裴温书双眸泛着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李也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2019-07-21 20:02:26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一碗月光]在线试读

舒杨无奈地笑,放轻了声音:“我的老大哎,我要真能决定自己的性向,我干嘛还喜欢男人?”“一言为定。”舒杨笑。到了初五,槐市又开始热闹了,春节假期还没过,接下来的两天只能先打听住房,顺便海投简历。钱坤静了两秒,小声说:“要不你换女孩子喜欢吧老小。”钱坤又静了一会儿:“成,当我没说。手里这笔生意还有两天就谈完了,到时候请你喝酒,必须来。”关键就是太贵。至于情况——...

2019-07-21 20:02:26

热搜预定小说[靠靠]在线试读

他打开电脑,开始吃鸡。欣姐打电话来时,他才发现已经十点了,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了?在干吗?”说什么的人都有,费可关掉微信,不再理会,也不打算回复。时间还早,服务器里人不多,这个时间段的基本都是熬夜打游戏的人。费可玩了十几把单排,时间没注意,不知不觉天都亮了。“……你倒是心大。十点了,网友们差不多要开始活动了,通稿已经发给营销号,你这几天就不要用大号上线。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助理,鲍小瑞。先拨给你用,有什么问题你再跟我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鲍小瑞就负责你一个人。你这段时间不要出门,鲍小瑞会负责你的三餐...

2019-07-21 20:02:26

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更北北]在线试读

不过那系统在经过一夜的被忽视之后,很迅速地就感受到了凌峭的脑电波。凌峭听了之后一下子就明白,在脑子里想到:就是我想说什么想一想就可以了是吧?凌峭霎时有万千问题想要问上一问,不过在此之前: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叫凌峭,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凌峭脑子里是在回应这个声音的,可是一时间不得其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它的频道对上。“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脑电波和我直接交流。”凌峭:……行。那系统十分冷静,一一回答道:“一线系统就是一线系统,万千系统中的一个。”...

2019-07-21 20:02:26

来生不见小说[天袭]在线试读

“哥,我不想折腾了。”夏临知道夏凉势必不会罢休,“手术的风险,我一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我才会直接选择放弃。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余的日子,不想到死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口中的宋家少爷,自然就是指宋延了。夏临摇了摇头。夏凉深吸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医院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国内治不好,我们便去国外……”夏凉还欲再劝,周朔走进来道:“大少爷,宋家少爷来了。”夏临苦笑,宋延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他早前追求余洛桐的那些无赖手段都使了出来一一他该受宠若惊一下吗?”夏临没有再说话。...

2019-07-21 20:02:26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小说[皮皮虾]在线试读

一会儿是丧气地招不到客人的鸭子,一会儿是追着车狂奔的霸王龙,一会儿是扣住车门的小流氓。“请问你是什么公司?”“……”周缙脸上挂着微笑,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客气,活脱脱一个小流氓。这鸭子身上怕不是埋了宝藏吧。十来分钟,三个台本自然切换,就他了。充满冲突的台本被他演绎地毫无痕迹,每一集都引发各路粉丝大战,周缙迅速吸收一波粉丝,在节目播出一半时,拿到了人生第一个男二,痴心女主的大反派最后孤独而死,让无数观众眼泪流干。...

2019-07-21 20:02:26

我们总裁他人傻钱多小说[沈时缺]在线试读

盛长安心里有一些烦躁,想想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现不太好。方知易报了地址,接着又问:“盛总您刚刚在里面说的那些话……”于是他干脆决定放弃自己包养的念头:“主要是防止之后赵总再找你麻烦,你不必放在心上,不是要捆住你的意思。”接下来怎么办?怎么不经意的再提起来包养的事呢?“你家在哪儿?”其实被包养也不是什么大事啊——如果是被这么好看的人包养的话。方知易住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盛长安停下车,冲他点点头:“那我就不往里面送你了。”...

2019-07-21 20: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