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的吕纬甫小说[大风不是木偶]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残酷吗?但换个角度来想,在古代,要使一首诗消匿于人世,或许只需要一场大火。而现在,发表在网络上的小说起码能久久流传——哪怕被锁文、被删文、被有关部门封杀,它也能暗中流转于盘。所以赵辛想,即便他的文字不被读者所珍视,但至少这些文字值得他自己珍视——每一个字,都是他作为作者的凭证和记忆,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字负责。而正因如此,身为作者,他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件事:写。两天后,赵辛看到了那场比赛的内部通知。在这个年代,文字似乎是非常廉价的东西,网络小说泛滥了,庞大的作者群犹如海洋,每位作者只是其中的一颗水滴。几十万

楼上的吕纬甫小说章节试读

《楼上的吕纬甫》作者:大风不是木偶【完结】

文案

是耽美文!网文圈背景,双cp:耽美作者攻x言情作者受;暴躁总裁x性别认知障碍者

抄袭的和被抄袭的搞在一起了?英俊多金的霸道总裁搞骨科了?

本文无原型!人物观点不代表作者观点!欢迎理性讨论但不要对号入座不要骂街!

日更,每天晚上更新。如有请假在微博。

“所以我这一夜虽然饱胀得睡不稳,又做了一大串恶梦,也还是祝赞她一生幸福,愿世界为她变好。”

——鲁迅《在酒楼上》

标签:近代现代 职场风云 甜宠 热血 情投意合

第一章

2017年3月,上海。

上周一场阴雨绵绵的倒春寒放倒了会议室里的一大半人,在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和擤鼻涕声中,徐以寒长吁一口气,接着又翻了个白眼。

总助张姐侧身轻声问:“徐总,您看要不咱先休息会儿,让大家去吃个午饭?”

“没事,”徐以寒把手里的碳素笔扔在桌上,“让他说完吧。”

会议室前方,一个年近四十的秃顶男人正对着PPT喋喋不休,徐以寒知道他说的都是屁话,可还是得让他说完——这人好像是邱阿姨的什么亲戚。表哥?堂弟?忘记了。

邱阿姨是老徐的现任妻子,老徐是徐以寒的爹。

坐在一旁的版权部部长又在擤鼻涕,徐以寒忍不住皱眉,心想这女的擤鼻涕也太使劲儿了吧?不怕鼻涕从卫生纸里喷出来?这么一想,似乎空气中密密麻麻挤满了细菌和病毒。

徐以寒看向自己的手腕,十一点五十二分,他决定再忍八分钟,如果十二点整秃顶男还没讲完,他就打断他。

十二点五十三,总助也擤鼻涕了。

十二点五十四,不知道是谁放了个响屁。

十二点五十五,市场部副部长低头玩手机。

十二点五十六,徐以寒打了个哈欠。

十二点五十七,全体鼓掌——终于讲完了?!

徐以寒精神一震,立刻跟着众人鼓起掌来,力度大到掌心都微微发麻。总算!总算完事儿了!下午可以直接安排工作了!入职近一周,徐以寒听了不知多少场工作汇报,现在总算,总算都他妈完事儿了。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秃顶男脸色红润,面带得色,“我也是咱们公司的老员工了呀,我陪着公司一路走来,看着它不断壮大、不断发展……我真是自豪!现在咱们公司又有了新的领导,咱们徐总,海归高材生!我相信在徐总的领导下,咱们公司一定能再创辉煌!”

众人纷纷看向徐以寒,再次鼓起掌来。徐以寒只好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同时崩溃地想,有完没完了,别逼逼了,快散了吧。

“最后,我想用一张照片作为结束,这是今年过年我在莫干山拍到的!我希望咱们公司就像这只雄鸡一样,展翅高飞!”

徐以寒甚至没反应过来秃顶男说了什么,只见屏幕一闪,眼前霍然出现一只黑色大公鸡!

这公鸡身形健硕,羽毛黑亮,鸡冠鲜红,正展翅腾空,鸡目圆睁,鸡喙大张!

不知是谁“哇”了一声,版权部部长刚要抬手鼓掌,却见徐总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我操啊!!!”徐以寒不受控制地抓起水杯,抬手就砸向屏幕!

“啊!!!”

“快断电!”

“老邱你快出去!”

“徐总您怎么了?您没事吧徐总?您别生气啊徐总,老邱这人干活是差了点儿但他也算为公司尽心尽力了!”

“是啊徐总,老邱刚来公司的时候还扎了个马尾呢!您看他现在!”

“徐总……”

“……闭嘴!”徐以寒双手发抖,颈上青筋暴起,他用力低喝道,“散会!都出去!”

二十分钟后,徐以寒办公室。

“哎呀,徐总,您看这事儿……完全是误会,”张姐拍拍徐以寒的肩膀,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大家也不知道您有恐……哎恐什么来着——这个病嘛。”

徐以寒冷冷地说:“恐鸟症,Ornithophobi。”

“哦哦,恐鸟症,不瞒您说,我活了四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行了,我没事,你去给我叫杯咖啡,什么都不加。”

“您不吃饭呀?中午不吃饭可不行,胃受不了!现在是没事,岁数大了毛病就出来啦!”

“叫杯咖啡,”徐以寒的后脑勺一抖一抖地疼,“现在,快。”

张姐一步三叹气地走了,徐以寒仰头倒在办公椅里,疲倦地闭上眼。

恐鸟症,指对鸟类不正常的、不合理的恐惧。尤其体现在对鸟的喙,爪,头,以及去毛后的皮肤等部位。这种心理疾病极难纠正,很多时候会伴随病人一生。

徐以寒倒不怎么怕鸟,在英国留学的时候,他偶尔还会撒些面包屑在窗台上喂麻雀。

徐以寒只怕鸡。

一切褪尽绒毛长出羽毛的鸡,无论公鸡母鸡,黑鸡白鸡,活鸡死鸡,他都怕。

并且不是一般的怕,是只要脑海中浮现出鸡的画面就会手心冒汗,不自觉蜷起脚趾的,这种怕。

好在只要不主动去生禽市场,城市里几乎见不到鸡。

但千算万算,徐以寒没想到,他会在述职会议上看到鸡的图片。

他妈的!

堂堂空降总裁,徐氏企业大少爷,英俊多金名校海归,竟然,怕鸡?

这事儿传出去,他徐以寒威严何在?

想到这徐以寒的后脑勺更疼了,疼得简直像要裂开。咖啡,怎么咖啡还没到?不是楼下就有咖啡厅吗?!

这时手机又响起来,丁丁零零的铃声仿佛在催命,徐以寒暴躁地瞟一眼屏幕,整个人更加暴躁了。

“喂?!你要是参赛就直说,不是参赛的事我挂了!”

“你怎么这么暴躁。”电话那头是一个略微低沉、从容不迫的男声。

“少废话,这么快就传到你这了?”

“嗯,今天中午你爸和邱阿姨来我家吃饭,饭桌上邱阿姨那亲戚就打来电话了。”

徐以寒破口大骂:“我他妈服了,没断奶么这是,除了告状不会别的?!再说我给他解释了,我那是恐鸟症,恐鸟症是种病!我当时控制不住我自己!”

“这话说出去谁信。”

“我真的有病啊,”徐以寒欲哭无泪,“一会儿老徐又要给我打电话了……行,你这电话没白打,我起码有点心理准备。”

“不客气,祝你早日康复。”

“等等你先别挂——赵辛!”

“嗯?”

“我再问你一遍,你真不参赛?”

“我和你说得很清楚了,”赵辛淡淡道,“我不想和那些人比赛。”

“我今天早晨才从编辑那儿听到的消息,”徐以寒顿了顿,低声说,“罐头带鱼要参赛。”

赵辛:“……”

“怎么样?你再考虑考虑?”

赵辛沉默几秒,嗤道:“你们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罐头带鱼是我们蔚蓝的当家写手你知不知道?”徐以寒又有点暴躁了,“我跟你说,你再看不起人家,人家写个几百字的小段子就有上万的转发,不服不行!”

“……哦。”

“啧!不是有人说他抄袭你吗!你不好奇他是个什么人?啊?”

“不好奇。”

“……你就不好奇,你就死鸭子嘴硬!我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徐以寒挂掉电话,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步。

赵辛怎么就这么固执?!蔚蓝和豪盛两家公司吵了将近一个月的架,才总算策划出这场比赛,从宣传到组织再到后续运营,全都按照业内最高标准来做。对于网文作者来说,只要参加了这场比赛,无论结果如何,一定都能获得一波绝好的宣传。

听说言情那边已经有几个作者为了争夺参赛资格而互爆黑料,他赵辛可好,别人求着他参赛,他看不上!

徐以寒用力坐回椅子里,拨了总助的电话:“张姐,咖啡呢?!”

“我也催着呢!我给您订的是养生咖啡,可以清热去火的!徐总您别急,我刚给快递员打了电话,说是到五角场啦!”

徐以寒:“……”

他人在徐家汇,咖啡,刚到五角场。

“张姐,你去楼下给我买杯黑咖啡——不,你去便利店给我买袋雀巢速溶就行,张姐,就现在,麻烦你快去。”

张姐尴尬地笑了笑:“哎!那好吧……”

徐以寒仰天长叹,他真不知道这倒霉催的网文公司是怎么坚持到今天的:一线编辑人均27.21岁,管理层人均42.33岁,更别提还有一个接一个的关系户。徐以寒一直记得他第一天来上班时的情景,编辑部的编辑们在讨论一部耽美小说的大纲,编辑部部长——邱阿姨她亲哥——将近五十岁的男人,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中间,臊得耳红面赤。

早知道老徐让他接手的是这么个烂摊子,他宁愿继续在英国读博,水硬头秃也认了。

张姐敲门:“徐总,咖啡来啦。”

“嗯,进来。”

徐以寒看见自己从英国带回的古董骨瓷杯里,盛着热气腾腾的雀巢速溶。

行吧。

“徐总,那您看,那杯养生咖啡……”

徐以寒烦躁道:“你喝吧。”

张姐连连摇头:“这怎么行,两百多一杯呢!”

“……多少钱?”

“二百二十五!这还是免了配送费……”

徐以寒的太阳穴抽搐了一下。

“咱们公司餐费报销是有限额的吧?两百多一杯,不会超出额度吗?”

“小事小事,您刚来不了解情况……我们这些人有限额,您还能有限额吗?”

徐以寒咬牙切齿地问:“之前徐以倩在这儿的时候,她一天报销多少钱?”徐以倩是徐以寒同父异母的妹妹,徐以寒回国之前,徐以倩担任这家公司的总裁。

张姐咧了咧嘴,表情有些尴尬:“这……这我还真不太清楚,我也不是财务的……不过咱们也就报销餐费和交通费,能有多少钱呢?”

徐以寒冷笑:“我以前可经常看她发朋友圈,隔三差五吃松露呢。”

张姐:“……”

“算了,我就随便问问,你去休息吧。”徐以寒转念一想,张姐确实就是个打杂的,她能管得了什么事?没必要难为她。

“哎!那您也好好休息!”

“对了,”徐以寒说,“等那个养生咖啡到了,你还是送过来吧。”他倒想看看两百多一杯的养生咖啡,是个什么收智商税的玩意儿。

张姐殷勤道:“好的好的,没问题。”

第二章

下午两点,午休结束。

徐以寒的养生咖啡还是没到。

中午那通逼问可能把张姐吓着了,这次她没敢往徐以寒身边凑,而是和几个部长坐在一起。

“那咱们就开始吧,”徐以寒中午睡得不错,这会儿精神恢复了,整个人就显得气势汹汹,“今天下午讨论的内容是我们马上要和豪盛一起举办的比赛,这个比赛呢我们前前后后策划了一个月,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你们做出的策划案我也看了,很不错,但是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我就直接说了。”

徐以寒手指交叉,双臂半立在桌上,呈现出一个极富攻击性的姿势:“第一,关于赛制。策划案里我们这个比赛的时长是四个月,这个时间太长了,读者会疲倦的,我认为缩短到不超过两个月是最合适的时长。第二,每个作者的——”

“徐总,”编辑部部长邱海皱起眉,“一共有六个作者参赛,接龙写,一周也才轮完一遍——”

徐以寒微微一笑,打断邱海:“让我说完,在我允许你们发言之前,不要抢话。”

邱海讪讪地点头,表情不怎么好看。

“第二,每个作者的单次更新字数必须保证在一万字以上,我们算算这笔账,六个作者接龙写作,每周一无更新,也就是说每个作者一周只需要写一次,一万字的要求并不算高。”

“第三,当比赛进行一个月之后,这六位作者要从线上讨论转移到线下讨论,但是要继续保持匿名的状态。我们把他们的讨论过程拍下来,做成一种类似真人秀的短片——真人秀你们看过吧?”

“第四,读者的投票、打赏在作者最终评分里所占的比例要再提高一些,现在的40%太低了,最少提到55%。”

“好了,目前需要改动的就是这些,大家有什么不理解的但说无妨,邱部长,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邱海僵硬地笑了笑:“……徐总,两个月只有八周,也就是说每个作者只能写八次更新,八万字。但现在的网文您是知道的,像这种剧情流小说,随随便便都是几十万起步,如果每个作者只写八万字,很可能这些作者还没写出自己擅长的内容,就没机会了。”

徐以寒点点头:“你说的对,但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吗?大家注意了,在这个比赛里,六个作者最终是要排出一二三四五六名的,所以,怎么在八万字的篇幅里写出擅长的东西,应该是作者去考虑的事情。我们该想的,是当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来宣传这个比赛,这个比赛的热度被炒起来了,但我们该怎么维持热度?首先,比赛时间不能太长,时间越长我们的热度就越可能被分流,我们的目标是爆红,不是成为经典;其次,要不断提供吸引读者的点,大家看够了文字的东西,那我们就给他们看视频,让他们看到自己喜欢的作者是怎么构思、怎么抓耳挠腮地写文——真人秀,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一个‘真’。最后,我们提高读者投票打赏的比例,这就能直接提高读者的参与热情,你们知道现在流行‘养成偶像’吗?读者花钱给作者打赏,作者排名提高,获得更高的人气和更好的资源,这也是一种养成,这样读者就有了参与感和责任感,才会产生更大的热情——我说的这些,大家听懂了吗?”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众人全都屏息凝神,像是被徐以寒的一席话震住了。

过了好几秒,邱海才攥紧拳头,用力摇头:“徐总,我确实没看过您说的那些综艺节目,但是……作者和艺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您不能用造星的方式,来对待这些以文字为生的人,这是不一样的。”

徐以寒在心里暗哂,他记得这个邱海是中文系毕业——和赵辛一样——是不是中文系的人都这个德性,固执得像蠢驴?

徐以寒端起杯子抿一口水,轻松地笑了:“邱部长,你说得这个问题太形而上了,咱们可以约个时间私下讨论。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根据我的想法去和豪盛协商,同时继续向作者们征集参赛申请,”徐以寒瞟邱海一眼,似有所指地说,“我们的赛制是会明明白白公布出来的,作者们也都看得见,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可不存在什么侮辱和欺骗啊。”

“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会议室一片寂静,好一会儿,编辑部耽美组副组长,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抬了抬手。

“徐总,对一个网文作者来说,一周写一万字,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您看,作者们接龙写作,一天一位作者,这就意味着每个作者要等前一个作者写完了,才能开始写自己的内容。也就是说,作者们要在24小时之内写够一万字。”

徐以寒:“他们会提前讨论大纲。”

“大纲只是一个主线,作者们平时写文也会打大纲,但即便这样,要他们一天写一万字,还是有点……难为他们了。”

“OK,咱们这么算,”徐以寒耸肩,“如果我们把每个作者每次更新的字数降到六千,每人写八次更新,这才五万字不到——你觉得这个篇幅够吗?”

“我们可以把比赛时间延长……”

徐以寒直接忽略她的反驳,继续说:“而且据我所知,现在的专职作者,每天更新五六千字也不是问题吧?我们是在办一场规模很大的比赛,这场比赛要达到的效果是爆红,要足够吸引人——每天给读者看五六千字,和普通更新有什么区别?再说六千字能写什么?主角吃了顿饭,主角打了场架,这就六千字写完了。内容这么少,怎么刺激读者追更?”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大风不是木偶《楼上的吕纬甫》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1 20:02:26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7-21 20:02:26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21 20:02:26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21 20:02:26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7-21 20:02:26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7-21 20:02:26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7-21 20:02:26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7-21 20:02:26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7-21 20:02:26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7-21 20: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