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小说[不归尘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四九城周边的县市有很多能玩能度假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计划一个一两天的短途旅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这是一家靠着山脚的民宿,房主是一个归国回来的建筑师,设计作品霍一唯在上学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很有名气。霍一唯只在入住的时候见了这位老先生一面,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一头银白的发,穿着一身真丝制的太极服,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老人。第五章 展舒作为一个后来转行的导演,时常出来采风,这次他出来躲清闲的地方也是展舒推荐的。促使霍一唯决定继续出来躲清静的原因是艾琳的电话,前天晚上的夺命连环call只是一个预告,因为第二天艾琳

荒唐小说章节试读

《荒唐》作者:不归尘土【完结+番外】

文案:如果不是毕业生晚会的那次意外,霍一唯永远不会想到自己会踏出自己的学术,也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一辈子竟然会和一个远远超出了他意料的人纠缠近二十年。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会后悔吗?”

霍一唯怔愣地握着开始变凉的咖啡杯,眼角被时光刻上了细细的纹路,青春已经不再,风华却越积越沉,他的眼里像是荡漾开了温柔的水波,声音沉稳而坚定,“不会。”

“即使被伤害,这也是曾经的我的选择,永远不会后悔。”

“永远不会。”

“只是如果可以,我再也不想一个人走得这么辛苦。”

——————————————————————

我把遇见他视做命运的恩赐,只可惜他给我的永远都只有伤害,我永远…都成不了他的唯一

攻受属性:冷峻自私花心偏执渣攻X温吞坚韧心思缜密贱受

部分情节内容选自现实生活故事,有部分夸张处理,勿细究

雷:双不洁警告

第一章

十二点五十九分。

嗯,距离他和祁容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十九分三十一秒。霍一唯看着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这是他为了和祁容手上的5115能搭配起来特意托在瑞士生活的朋友买的,只是现在看起来他花费的这些心思实在是可笑。爆头,砰砰砰砰

他知道祁容的工作很忙,所以特意将午餐安排在了天容地产大楼对面的鸿昇广场,只是那个人还是没来。

霍一唯禁不住苦笑,却又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其实,他在来这里之前已经与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祁容能来——哪怕祁容迟到不准时来,他都会继续坚持下去,坚持着再喜欢再追逐祁容十年。

可是他没有来,他输了。

他特意选的勃艮第夜丘黑皮诺红酒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品尝时机,桌上精致的法式工作餐也都已经凉得没了味道,即使色泽依旧诱人,也让他没了食欲。

霍一唯微微弯曲自己的脊背,吐出一口气,像是耗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一样,“放弃吧……”

他小声对自己说道,今天是他的二十九岁生日,终于有了想要放弃继续追在祁容身后的念头。

手机开始疯狂的震动,不用想霍一唯都知道能够在这个时候找他的人会是谁,他深呼吸一口,压下自己心头不断翻滚的苦涩,接起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人声音爽朗而充满了朝气,完全不像一个已经要三十岁的男人,“霍一唯!你是不是又在等祁容那个混蛋!”

霍一唯立马赔笑,“没有,我现在在鸿昇吃午饭。”

电话另一端的人是展舒,是霍一唯认识了十几年的好友,他们从高中时期开始就是同学,缘分一直延续到了大学。

“最好是这样,晚上来我家,我和郜澜给你庆生。祁容那个混蛋,你该放就放掉,十一年了,没必要在他一棵树上吊死。”

“嗯。”

展舒又在电话的另一头说了很多,无非是让他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之类的话,别人说来虚假的话从展舒口中说出来就让霍一唯觉得舒心很多。

你看,即使他十一年都追不上自己的爱情,至少还是有自己的友情和事业的。

霍一唯撑起微笑,让自己下午能神色如常的去天容上班,毕竟他还是天容的副总,和祁容还要在公司里过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

然而霍一唯刚刚站起身,他好不容易撑起来的微笑就消失不见了。

他选的旋转餐厅在鸿昇的十一楼,临窗视角极佳,正好能看到天容地产的大楼门口。而现在,他就清楚的看到祁容正带着营销部新上的新人陈意哲从车上下来。

那样的距离和互动,绝对不是一般的上司和下属会保持的举止。霍一唯忽然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可笑极了。

感情的事本来都是各凭本事,他追了祁容十一年都追不上是他没用,可如今,一个刚刚跳槽来到天容的新人连部门经理都算不上就能从祁容的车上下来,和他举止亲密。恐怕他和祁容之间,他再怎么努力再怎么追逐,都只能是没结果。

霍一唯想起了一个月前祁容让自己去他的办公室,指着陈意哲说这是市场部从富力格新挖来的人,先放到他手底下的营销部练练手,让自己多指点指点。当时他还没有多想,就真当陈意哲是个人才,常青藤的归国高材生,家境优渥谈吐不凡,虽然觉得让自己亲自带着有点太过重视,但是霍一唯还是照做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手把手的带着陈意哲熟悉业务,就差没交出自己打拼这十来年的人脉老底,结果——竟然是这么个狠角色。

霍一唯一口气没提上来,被气笑了。

手机屏幕还停留在最近联系人的界面,列表中的第二个是他并不愿意联系的人,最终他想了又想,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是我,霍一唯,你之前说的让我去科院的事情我仔细考虑过了,我已经不从事规划设计很久了,帮你做些规划和调研还可以,入职我暂时不考虑了。”

听着电话对面欣喜若狂的声音,霍一唯挂了电话,许久吐出一口浊气。

“该说再见了。”

十年的时间,足够让霍一唯如火的热情慢慢冷却最后化为平静的海水,霍一唯起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就像是头也不回的告别了他的过去。

天容集团早些年只是主攻地产,并不以对外商贸和科技产业为主,祁容在接下了从父辈手里传下来的位子之后才开始对天容集团的经营范围做了变动,十年的时间,天容也不负众望,生意蒸蒸日上,酒店度假庄开到国外,成了享受和高端的代名词。

霍一唯从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在跟着祁容打拼,到现在他已经在这个集团中呆了十年,他持有自己百分之三的股份,是人人尊敬的副总,但是现在他的位子要拱手让给他人。说不甘心,他有,说愤怒,他也有,只是他想放过自己了。

祁容是个什么样的人,十一年了他怎么会还看不清呢。

想起展舒说的要给他庆生,霍一唯打起精神来,走进了天容的大门。

一整个下午,霍一唯都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哪怕祁容的办公室就在走廊的另一端,他也选择用电话办公,他不想看见祁容,害怕自己情绪失控,怕自己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在看到祁容的那张脸时又轻而易举的被瓦解掉。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间,霍一唯这才赶着下班的钟点分秒不差的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特意从普通员工梯下去,叮嘱自己的助理秦放任何人来找都不见,这才放心的从车库里开走自己的英菲尼迪先回自家去取给展舒带的特产,然后才取车去城郊的展舒家。

本来打算趁着快下班的时间找霍一唯再多了解些事情的陈意哲扑了一个空,办公室空无一人,就连霍一唯的助理秦放都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多一个字都问不出。

要知道霍一唯往日是和祁容一样的加班狂魔,不干到完全收工根本没有要下班的可能。陈意哲拿着市场部刚送过来意向书申请最后到了祁容的办公室。

“祁总,霍总已经走了。”

正在批文件的祁容动作顿了顿,“走了?”

陈意哲点点头,祁容抬头看着眼前俊秀的年轻人,目光里流露出满意的神情,“放在这,你可以下班了。”

“祁总还要加班?”

“等这些看完就走。”

陈意哲忽然上前一步,那张清秀俊逸的脸上流露出一点蛊惑的神情,“那——祁总有没有时间晚上和我一起吃一个便饭?”

祁容狭长漂亮的眸子里闪了闪,许久才说道:“好。”

【作者有话说:新书和大家见面啦~

这是一个非典型的渣攻贱受故事

霍一唯是一个冷静又强大的人,大家等着看祁容认认真真验证真香定律吧!

精灵龙还差几个番外,所以荒唐暂时保持隔日更的状态,22号开启日更模式

阿土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二章

霍一唯走后天容大楼的三十五层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他现在在展舒的家中,正举着扎啤和展舒拼酒。

勃艮第的黑皮诺是祁容最爱的葡萄品种,可是他喜欢的却是啤酒,尤其是举着瓶子吹的时候,感觉更是爽。

展舒做饭的手艺很好,和郜澜一起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还有展舒亲手做的蛋糕。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被吃了七七八八,最后上的是展舒花了两天时间熬得老母鸡汤揉的长寿面。面条的口感筋道入味,吃起来让人觉得回味无穷。

吃饱了,舒服了展舒就把郜澜轰去收拾碗筷,自己则和霍一唯到庭院里躺着摇椅看月亮。已经入夏了,这几天的天气还算不错,还能在四九城的天空中看见星星。

霍一唯之前去湘地一带谈生意,从一位老先生那里得了两块上好的黑茶茶砖,知道展舒的肠胃不好,特地带了过来。

“我决定要离开天容了。”霍一唯忽然说道。

展舒晃在摇椅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又慢悠悠地摇了起来,“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

“你总算是有点出息了。”展舒顺手抄起小几上的报纸拍了霍一唯一下,“决定了就别再回去。”

“祁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年一边跟你不清不楚的,身边的人还都没断过。断了好,之后你打算去哪儿?”

“江铭扬让我去科院,老师的意思也是让我回去继续做研究。”

展舒腾地一下起身,摇摇晃晃的样子,直看得刚出来的郜澜惊出一身冷汗。

“当初我就是个傻叉,什么让你去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祁容压根就不适合你!”

霍一唯一看展舒的脾气又上来了,“是是是,你说的对。”

展舒的脾气实在是够爆,这么多年来和郜澜磕磕绊绊的走在一起也不容易。

“过一周我要去非洲取材,你和我去。”展舒的语气横的有些不讲道理,但是霍一唯也知道展舒这是为了他好。

看了看一旁眼巴巴地希望和展舒一起去非洲的郜澜,霍一唯还是拒绝了展舒的提议,“我想自己出去转转。”

要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跟在祁容身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自己的生活了。

展舒冷静下来,一边喝茶一边问道:“你打算去哪儿?”

“去欧洲转转。”

霍一唯的目的地让展舒闭口不再讲话,他知道欧洲对于霍一唯来说是一个未圆的梦,他不想让霍一唯伤心。

“你、你去吧,然后去科院,别再和祁容纠缠不清了,他不是个好东西。”展舒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霍一唯知道,展舒这是开始醉了。

于是起身,和一直等在一边的郜澜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了。

你看,现在他就算在想陈意哲和祁容真的在一起了,好像也没那么心痛了。

最后他去了英国的剑桥郡,一去就去了半个月的时间,天容的工作一直都让秦放处理,实在处理不了的就转到他这里远程解决。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出差的时间超过一个星期,原因是不放心祁容的生活交给他人照料,如今看来,没有他祁容也会活得很好。

曾经他还以为只要自己够用心,无微不至的照料祁容的生活就会让他离不开自己,不过这半个月都没有一点祁容的消息——他还是太高看自己了。

回到四九城的时候,这里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他穿着大衬衫和休闲装,戴着一副无框的大墨镜,一个人优哉游哉的从机场通道出来,然而刚一出来,就被几个西装革履的人请上了车。

为首的那个人他认识,是祁容的贴身保镖。老实说再次看到这些人他还是吃惊了一瞬,祁容的这些亲信多少都有些看不起他,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今天这些人这么毕恭毕敬的来请他,实在是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上了天容的商务车,为首的人是祁容一直带在身边的孙文,孙文还是那一张冷硬的国字脸,“霍总,祁总住院了。”

霍一唯这才慢悠悠的摘下自己的墨镜,眉头微微皱了皱,“……他怎么了?”

“祁总出去吃饭,回来之后就急性肠胃炎住院,到现在半个月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好。我们请您过去,是想让您看看平时霍总都为祁总准备的是什么粥饭,我们好照顾祁总的身体。”

听完孙文的话,霍一唯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袖口,半晌才应了一声,“……哦。”

“陈意哲不在?”

“陈先生为了照顾祁总累病了。”

霍一唯掀了掀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那好吧。”

他没应下孙文的差事,也没明面上拒绝,他现在还没完全脱离开天容,不能和祁容的人闹僵。

孙文多看了霍一唯两眼,眼前的这个看上去有点病弱苍白的男人一声不吭地消失到英国的剑桥郡,还一去就是半个月,人是瘦了不少,但看上去精气神反而比之前要好很多。

不知道他的预感准不准,总觉得擅自消失半个月才回来的霍一唯要比之前还难以应付。

医院的病房里,祁容正在闭目休息,那张漂亮的脸上难得的没有神采,眼底还带着点乌青,一看就是多日都没休息好的样子。

他刚一踏进病房,正闭目休息的祁容就睁开了眼,睁开眼,床上的仍旧是那个威名赫赫,气场冷峻强悍的祁总。祁容让他身边的祁双扶他起来,半靠在床上看着站在门口的霍一唯。

半个月未见,此情此景竟然让霍一唯觉得有些好笑,“你还好吗?”他一直是一个礼数周全的人,哪怕一边祁双在用愤恨的目光等着他,他还是神情自若的和祁容打招呼。

“你来了。”哪怕霍一唯站在他五步开外的地方,祁容仍旧觉得自己恍惚闻到了霍一唯身上一直带着的药草味。

很清淡的味道让祁容觉得困扰他多日的头疼似乎有所缓解,连带着看着霍一唯的眼神都柔和了很多。

“你吃了什么?”霍一唯站在原地不动问道。

一边的孙文上前,一字不落的报菜名,长长的一大串菜单听了就让人觉得头疼,霍一唯摆摆手示意孙文不用继续说了,“你吃错东西了,以后多注意点就行,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霍一唯转身就要走,在门口,正好碰到了推门要进来的陈意哲。陈意哲手中还捧着一罐汤,霍一唯瞥了一眼,养胃汤里还飘着三七,霍一唯看着正兀自尴尬的陈意哲,说道:“祁容对三七过敏,你这汤白做了。”

陈意哲愣在原地,看着霍一唯离开的背影,一张俊俏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第三章

自己竟然还会对三七过敏,这是祁容怎么也没想到的。他的记忆里,自己几乎就没有什么会过敏的东西,被霍一唯这样一说,他倒是想起来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恍惚有过一次过敏的经历。

霍一唯说得坦荡,完全没有要避讳人的心思,说完就走,丝毫不在意他走之后病房里会乱成什么样,祁容现在是好是坏已经轮不到他在意了。

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至少——现在的他是这么想的。

在英国的这半个月他也没闲着,最后还是想通了,试着给科院投了简历,对方也给了答复,希望他明天下午三点能去面试。离开了祁容,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在去医院的路上,孙文也一直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现在陈意哲已经和祁容在一起的信息,大概是怕他不知好歹的继续纠缠想让他死心。

也是,现在陈意哲已经住进了祁容的家里,若不是祁容生病住院了,恐怕两个人同吃同住也算得上是一对神仙眷侣。要知道,他等了祁容十年了,一日三餐,洗衣做饭,祁容都还没允许过自己在他家里留宿。

他在医院门口随意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天容的大楼,别人他不清楚也没心思理会,但是秦放他一定要安顿好。这小伙子研究生毕业不久,是个上海人性格能力都很出挑,比起所谓常青藤来的陈意哲也不遑多让,他一直花了大心思在培养。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不归尘土《荒唐》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21 20:02:21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7-21 20:02:21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21 20:02:21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21 20:02:21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7-21 20:02:21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7-21 20:02:21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7-21 20:02:21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7-21 20:02:21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7-21 20:02:21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7-21 20: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