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用余生去爱小说章节试读

《用余生去爱》作者:空梦【完结+番外】

文案:杜磊×闻古。

闻古的成长,以苦痛为代价;杜磊的成长,以他的苦痛为代价。闻古算来算去,觉得他跟杜磊这一场感情,怎么算都是他亏了。

都一年了,想想,他们甚至没做几次爱,两个大好的青年,每天同床异各怀心思,特别的没劲。

闻古勾住杜磊的脖子,给名义上还是他伴侣的男人出主意:“例如打个炮下什么的,我给你这自由,你就放心大胆地干,事后我绝不会跟你计较,我发誓。”

这话说出来,跟生挖杜磊的心差不多了,杜磊却连生气都不能,他笑笑,“行了,知道你不计较。”

但他计较。

计较到快要疯了。

别扭爱情故事

PS:才注意文案具有欺骗性,文案中的杜磊是个渣是被李一骏替换的渣攻,空梦一贯的渣攻回头,但受身边已有更出色的伴侣,所以渣攻就不死不休的作死,反正她的文一贯就是这种调调!

第一章

“快!”

“你就不能提前点?我跟你说过几百遍了!”

“方总,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你告诉我!今天不给杜总过目,三厂那边要钱,你去给钱啊!”

“方总,我这边结算出来了,数目是对的,您看看。”

“……小姑娘,不错,有前途,快打印出来。”

“是。”

下午五点差五分,杜磊看时间差不多,收拾要带回家的文件,这时,门被敲醒,他喊了声“进”。

原料部的方海昌点着头哈着腰进来:“杜总,不好意思,晚了点,有个急件让您过目下,是三厂的结算单,明老板那边出了点资金问题,想跟我们提前一个月结算一下上半年的帐单,这件事前两天我跟您提过,您准了,说让我这两天整理出来单子给您过目就好。”

杜磊工作日每天五点按时下班回家,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这是公司上下不少人都知道的事情。方海昌身为公司管理,比普通员工还多要知道一些内情,知道杜磊回去要跟他爱人过家庭生活,自从杜磊爱人前两年车祸从死神那里转了一圈被抢救回来后,他就养成了这个每天按时下班、从不加班的习惯,如果不是这次老明等着他们这边的钱救急,方海昌也不愿意这么冒失,占用杜总准备回去的时间。

“好,拿过来我看看。”杜磊接过文件过目,“数目对过了?”

“对过了,是新进来的高材生对的,没错,我在下面已经签字了。”

“嗯……老明这次能挺过去吧。”

“我们把他的帐一结,他就有资金安抚他那边的供应商了,短时间内问题不大。”这次他们提前结钱,老板仁义是重要的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跟他们老板从不盲目扩张,有什么钱就做什么事的一贯坚持有关,方海昌以前觉得老板有点过于保守,在大家都捞钱的年代还坚持那套小作坊的习惯,现在看看,还是现金流能走的更长远。

“行。老明那边如果还有更急用的话,一千万之内,”杜磊低头仔细看着文件,说道:“我能跟我先生那支出来借他急用,他有需要的话,开口就好。”

三厂的老板文明是方海昌结识了二十年有余的兄弟,杜磊知道,但从来没敲打过方海昌不要公器私用给三厂行方便,他用人不疑,有时候还会尽举手之劳成全下员工的私情,方海昌之前没有具体体会过老板的徇私,这一次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下子感慨万千,反应到嘴上就是连着几声的“诶”,一时反而嘴拙了起来。

“行了,没问题,交给财务部吧,叫老途给你加下班转过去。”杜磊看没问题,签字,合上文件,交给方海昌。

他扣上刚才收拾好的公文包,起身。

“谢谢老板,我送您。”

“好,走几步。”

走了二十来步,聊了几句,电梯口到了,杜磊温和一笑,“好了,忙去吧。”

“您走好,替我跟闻先生带声好。”

“好,谢谢你。”

提到自己的先生闻先生,杜磊的嘴更往上翘了一点,笑容更显真挚。

带着对老板“真会做人”的一腔感慨,方海昌到了财务部,财务总监刘俊为正等他,方海昌一来,他就安排了副手去处理这事,趁空闲时间,方海晶跟刘俊为唠上了:“我们杜总脾气简直太好了,我以前还听说他脾气暴躁,进来我们公司发现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可见传言也不尽可信。”

刘俊为忙着,心不在焉:“你拍马屁要当着当事人拍。”

“我可是真心话,我这也不是拍马屁,老板这人还不够好啊!都圣人了我看。”

老板的好友、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竹马翻了个白眼,瞅向方海昌:“老方,你不是开玩笑啊。”

“嗨,这有什么玩笑开的。”

刘俊为琢磨了一下,觉得老混蛋现在这德性是挺迷惑后来人的,方海昌是他挖过来的人才,管风控很有一手,人品也靠得住,所以他也不介意跟这以后的铁兄弟多说两句自己人话:“这两年才改的,闻古出事后的事。”

“啊?”

“要不他能改他那脾气?”刘俊为见方海日不明所以,顿了下,道:“闻古出车祸那天就是被他气着了,分了神,没注意到前面的车失控了。”

“还有这回事啊?”方海昌惊讶。

“要不臭水沟里的石头,能改本性?”刘俊为摇摇头,“还好人救回来了。”

“可不是。”这人呐,可能经历过生死才知道什么最不重要,什么最重要。

“闻先生还挺重要的哈,我看老板对闻先生也是情深义重,没他不行。”方海昌又道。

“是挺好的,”这点刘俊为也认同,“闻古这人挺难追的,以前我还不懂杜磊为什么跟个哈巴狗似的围着他,一叼到手就不松嘴,现在想想,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要是我,我就不跟个把我气疯了的畜牲在一起,人大度!”

刘俊为这一番话把方海昌说傻了,半晌才回过味来:“刘总,你这是在拍闻先生马屁?”

刘俊为正好忙完,走出办公室给方海昌发了根烟点燃,然后格外意味深长地道:“别说了,我老婆、媳妇,他后援会会长。”

可算是整明白了,方海昌大笑:“懂,懂,我相当懂,现在的小姑娘啊。”

杜磊到家,闻古的后援会会长海珍珍正在闻宅的厨房里做饭,杜磊闻到饭香味,以为是厨师在做饭,没注意,海珍珍正好出来有点事,见到他,喊了他一声。

听到一声“磊哥”,要去花园的杜磊郁闷转过身:“你怎么在?”

“我过来给古哥做饭。”海珍珍笑嘻嘻道。

“不管你男人?”杜磊挑眉。

“不管了,谁要谁拿走。”海珍珍毫不在意一挥手。

“你随意。”要是不想要,怎么会分了十几次手都没分掉,还结了婚,还打算要小孩,不过闻古把海珍珍当妹妹,杜磊向来看在这份上会给小姑娘留点面子,点点头就去了。

杜磊在花园的一角找到了翘着腿在看漫画的闻古。

闻古以前是个子承父业的富二代,学业一结就去了他爸的公司为继承家业做准备,后来跟家里出柜,被他爸打了一顿,身上断了好几根骨头,脑袋也破了一角,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的ICU才出来。

他是为杜磊出的柜,好不容易从死神手里逃回来,杜磊后怕过一阵又故态重发,做事冲动、急公好义,所有的人必须都要听他的,因此没少招祸,闻古也没少为他收拾烂摊子。

等到后面的车祸发生,闻古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杜磊分手,杜磊也才算是真怕了。

杜磊三年前在闻古的帮忙下完成了事业转行,因为闻古车祸的事公司近乎停摆了一年,后面两年公司才陆续进新员工,以前跟着他干的十几个人也都成了元老,很少在外面说他以前的事,现在他在公司新员工的眼里再完美不过,觉得被老板高高抬在外面的闻先生运气爆棚,遇上了像杜老板这样深情负责任的绝世好男人,但在知道个中内情的人眼里,闻古是负得起杜磊这份感情的。

杜磊现在是知道怕了,也改了他那只凭性格做事的行事,但闻古对他的心态跟以前却有了很多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对杜磊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关注,以及耐性了。

杜磊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就知道杜磊来了,把一段情节看完才抬头,朝杜磊翘了下嘴,笑了一下。

他身上盖着歪斜的毯子,杜磊蹲下身的时候把它拉正了,顺带摸了下闻古的手,见有点冷,道:“太阳快下山了,外边冷了,咱进屋吧。”

两次大灾,闻古现在超怕冷,一冷身上就痛。

他以前是无忧无虑的富家子弟,从小过的就是挺好的生活,直到认识杜磊,他就把他以前从未尝过的苦都尝到了。

出来做人,早晚是要还的。

闻古的成长,以苦痛为代价;杜磊的成长,以他的苦痛为代价。闻古算来算去,觉得他跟杜磊这一场感情,怎么算都是他亏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不由心生恶意,想踹了杜磊这个扫把星。

杜磊温温和和,再温柔体贴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谁能想到他以前那个狗见了他都要吠几句的恶像呢。闻古摸向杜磊的脸,意味深长一笑:“老杜啊,回来了啊。”

他倒要看看,这扫把星能装多久。

第二章

杜磊要亲他,闻古没躲,就是杜磊亲完脸要亲嘴,他闪了闪头。

“珍珍过来给你做饭?”杜磊对他的拒绝熟视无睹,当没看到。

“饭应该好了,我去看看。”闻古起来。

一同进了房间,杜磊看着闻古进了厨房,这才掉头回他们俩的房间。

“刘俊为过来吗?”闻古进去,看料理台上摆了几样菜,走到水龙头下洗了下手,抓了块炸酥肉骨啃。

海珍珍炒着菜,“没招呼他。”

“怎么,又吵架了?”今天海珍珍自己过来的。闻古睡到大中午才起,起来只吃点了一点东西就昏昏欲睡,于是又一大觉,直到五点多才起,起来才知道海珍珍来了,不过等他起来海珍珍已经准备做饭了,他就去了花园醒神,两个人还来不及交流。

“没。”

“说说。”

“真没。”

“那行。”

闻古说那行还真是那行,不会再过问,海珍珍有脾气,但脾气大不过闻古,她还指着闻古帮她出主意。

“他妈想让我们赶紧生小孩。”海珍珍说着掐了下鼻子,鼻子一下就红通通的。

“出息。”看她说句话就要哭,闻古过去接了菜勺,替了她的位置,见锅里的炒青菜差不多了,收小了火,“你呢,想不想生?”

“我都不知道能和他过几年,搞不好没两年,”海珍珍自嘲一笑,“不用等他又喜欢上别人,我先喜欢上别的野男人了。”

“那不生。”

海珍珍沉默,过了几秒,她道:“我妈也想让我生。”

菜好,闻古关火,起锅,装盘,“那你看着办。”

“哥。”海珍珍眼睛红了。

“叫爷爷也没用,你自己的人生自己不搞清楚,我一个局外人就是给你摘星星搞月亮也没用处。”装好盘,闻古把锅扔到水盆里,“你看看我,就知道情绪主导命运有多惨了。”

她不觉得他惨,不过闻古哥一身病,每天身上都是疼的,医生说他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在忍耐痛苦,于是话到嘴边,海珍珍也不敢说出那么残忍的话。

她是恋爱脑,为了爱情什么委屈都咽得下,但她不敢说,如果她遭的是闻古哥的那个罪,她还会没有怨恨地和刘俊为在一起。

“哥,你真的觉得你现在很惨吗?”手机响起,是刘俊为打来的,海珍珍没接,把手机翻了个面,放在了案台上。

“你不觉得我惨?小姑娘,生命比爱情可贵。”闻古看菜都烧好了,转过身要出去。

他进来本来是避杜磊的。

杜磊这换好衣服又得来找他,他还是出去走走吧,他懒得和杜磊一起吃饭,倒胃口。

还没厨房门,闻古就看到了穿着T恤休闲旁的杜磊站在门口。

这是套了衣服就出来了吧,估计刚才他说的那话他也听到了,听到了也没事,闻古也不在意,朝杜磊一昂下巴,“饭好了,你吃,我刚醒来没多久,已经吃过了,没胃口,出去走走。”

“我跟你一起。”

“不用了,吃吧你就,都上一天班了。”闻古笑道。

一出了门,他笑就没了,等到后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甚至有些不耐烦,但杜磊一跟上来就没说话,他也不好发作,等走了两公里,往回走的时候起了风,才听杜磊出声说话:“饿了吗?想吃点什么?”

天黑了,起风了,他们住的比较偏,大大的住宅区较真讲没几户常在这里住,也就双休人多点,偏偏去年杜磊把公司搬到了离这边不远新开发的写字楼,把上下班一个城的距离搞成了朝九晚五,也逼得闻古不得不天天面对他。

都一年了,想想,他们甚至没做几次爱,两个大好的青年,每天同床异各怀心思,特别的没劲。

“老杜,你觉得,”闻古耗得起,但老这样耗下去,也挺没意思的,“你要不要放个假,休息下?我批了,你要是觉得我没人照顾,我回家住一阵。”

自闻古再次死里逃生之后,闻家对他已经没有要求了,只要他活着就好,现在闻古回去,闻家上下能把他当菩萨供起。

“我又不忙,天天闲着,用不到你批我假。”闻古一点也不喜欢回去,他已经不把他那个家当家了,当初闻家为了逼他,断绝了关系不说,还把家里的财产提前分了,连他家里的狗都分到了钱,闻古却一无所有。

闻古他爸当初做得太绝了,为了打击儿子,宁肯把钱给也不给闻古,那一次闻古就彻底伤透了心,可现在为了躲他,居然想回去,杜磊不知他该哭还是该笑。

“你这天天守着我,怪没意思的,要不还是出去放个假调整下心情?”闻古勾住杜磊的脖子,给名义上还是他伴侣的男人出主意:“例如打个炮下什么的,我给你这自由,你就放心大胆地干,事后我绝不会跟你计较,我发誓。”

这话说出来,跟生挖杜磊的心差不多了,杜磊却连生气都不能,他笑笑,“行了,知道你不计较。”

但他计较。

计较到快要疯了。

第三章

“你心里有数就行。”闻古说完,觉得这话有点重,不合他现在指着杜磊出去找野花浪花眼的心情,又给杜磊说:“允许开小差啊。”

其实闻古何必,他连家都不想回了,他只有他杜磊这个人,这个家了,可之前杜磊求过他好好过,闻古还是一样的阴阳怪气,杜磊也没招,只能这样耗着。

“风大了,回吧。”杜磊沉默半晌,说了一句。

闻古看天快黑了,懒得折腾,转身往回走。

回去海珍珍在,跟他们一起吃完饭才打算走,闻古送她出去开车。

快要走到车前,海珍珍停下脚步,提着胆子把一路上不敢说的话说了:“哥,磊哥现在挺好的,也顾家了,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么,你就是去找个新的人去磨和,你能觉得你有力气再来一遍吗?这是你的果实,你就摘了吧,别蹉跎了,这才是爱惜自己是不是?”

闻古挑眉,很想问她是不是这样说服自己和刘俊为在一起的,但他毕竟是老大哥,刺疼小姑娘的话还是不能说就别说了。

“好了,上去吧,好好开车。”闻古上前走到车门口,打算为小姑娘开车门。

“哥。”

“珍珍,”闻哥叹了口气,朝小姑娘招手,等她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男人跟你们不一样,我们也会为爱情死活来,但绝对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说我没了杜磊找不到更好的?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想找,真情假意都能找到,只要自己不死心塌地作茧自缚,没人难得了我们。”

“哥。”

“看不开就去死,看开了就好好活,我现在就是看开了。”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空梦《用余生去爱》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用余生去爱小说[空梦]在线试读

杜磊气死了,冲着门大吼:“想净身出户滚出去?你想得美,老子死都不可能让你去找别的野男人!我告诉你闻古,你敢出轨,我,我……”这门隔音不行啊,闻古在里面掏掏耳朵,掏出手机,盘腿坐到床上,给李一骏回消息:你确定你回国要见我?杜磊刚才在外面吼,说要弄死你。第五章 怕给杜磊留反击余地,闻古迅速关上门,又甩了杜磊一脸。“我去弄死那个野男人!”杜磊对着门吼。别墅楼高,他现在就只是站在二层,也有小四五米,闻古怕他跳下去,野男人没泡到,新跑车没开到,人就一命呼呜了。闻古去了浴室把刚换上的衣服又换掉,看了看镜子自己那脸,左...

2019-07-21 20:02:15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小说[泇诺]在线试读

还真是,而且名次还不错。看看他上下,那才是正常的游戏名好嘛!战力榜三十七位,一剑送你上天。战力榜三十六位,邹萌萌。不过,用真名当游戏名是个什么操作?“我倒不这么觉得,这个游戏的战力榜计算,某种程度来说非常精准,精准地超乎常人的想象。”裴温书双眸泛着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李也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2019-07-21 20:02:15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一碗月光]在线试读

舒杨无奈地笑,放轻了声音:“我的老大哎,我要真能决定自己的性向,我干嘛还喜欢男人?”“一言为定。”舒杨笑。到了初五,槐市又开始热闹了,春节假期还没过,接下来的两天只能先打听住房,顺便海投简历。钱坤静了两秒,小声说:“要不你换女孩子喜欢吧老小。”钱坤又静了一会儿:“成,当我没说。手里这笔生意还有两天就谈完了,到时候请你喝酒,必须来。”关键就是太贵。至于情况——...

2019-07-21 20:02:15

热搜预定小说[靠靠]在线试读

他打开电脑,开始吃鸡。欣姐打电话来时,他才发现已经十点了,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了?在干吗?”说什么的人都有,费可关掉微信,不再理会,也不打算回复。时间还早,服务器里人不多,这个时间段的基本都是熬夜打游戏的人。费可玩了十几把单排,时间没注意,不知不觉天都亮了。“……你倒是心大。十点了,网友们差不多要开始活动了,通稿已经发给营销号,你这几天就不要用大号上线。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助理,鲍小瑞。先拨给你用,有什么问题你再跟我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鲍小瑞就负责你一个人。你这段时间不要出门,鲍小瑞会负责你的三餐...

2019-07-21 20:02:15

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更北北]在线试读

不过那系统在经过一夜的被忽视之后,很迅速地就感受到了凌峭的脑电波。凌峭听了之后一下子就明白,在脑子里想到:就是我想说什么想一想就可以了是吧?凌峭霎时有万千问题想要问上一问,不过在此之前: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叫凌峭,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凌峭脑子里是在回应这个声音的,可是一时间不得其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它的频道对上。“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脑电波和我直接交流。”凌峭:……行。那系统十分冷静,一一回答道:“一线系统就是一线系统,万千系统中的一个。”...

2019-07-21 20:02:15

来生不见小说[天袭]在线试读

“哥,我不想折腾了。”夏临知道夏凉势必不会罢休,“手术的风险,我一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我才会直接选择放弃。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余的日子,不想到死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口中的宋家少爷,自然就是指宋延了。夏临摇了摇头。夏凉深吸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医院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国内治不好,我们便去国外……”夏凉还欲再劝,周朔走进来道:“大少爷,宋家少爷来了。”夏临苦笑,宋延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他早前追求余洛桐的那些无赖手段都使了出来一一他该受宠若惊一下吗?”夏临没有再说话。...

2019-07-21 20:02:15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小说[皮皮虾]在线试读

一会儿是丧气地招不到客人的鸭子,一会儿是追着车狂奔的霸王龙,一会儿是扣住车门的小流氓。“请问你是什么公司?”“……”周缙脸上挂着微笑,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客气,活脱脱一个小流氓。这鸭子身上怕不是埋了宝藏吧。十来分钟,三个台本自然切换,就他了。充满冲突的台本被他演绎地毫无痕迹,每一集都引发各路粉丝大战,周缙迅速吸收一波粉丝,在节目播出一半时,拿到了人生第一个男二,痴心女主的大反派最后孤独而死,让无数观众眼泪流干。...

2019-07-21 20:02:15

我们总裁他人傻钱多小说[沈时缺]在线试读

盛长安心里有一些烦躁,想想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现不太好。方知易报了地址,接着又问:“盛总您刚刚在里面说的那些话……”于是他干脆决定放弃自己包养的念头:“主要是防止之后赵总再找你麻烦,你不必放在心上,不是要捆住你的意思。”接下来怎么办?怎么不经意的再提起来包养的事呢?“你家在哪儿?”其实被包养也不是什么大事啊——如果是被这么好看的人包养的话。方知易住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盛长安停下车,冲他点点头:“那我就不往里面送你了。”...

2019-07-21 20:02:15

熟思小说[玎湘]在线试读

苏林并没有说什么,接过钱,又低头开始预习着面前的课本,徐明哲发现苏林有自己的学习规律,他总是很早就来到教室,然后把一天要上的课程,先预习一遍。这时尚文苑转过头来,朝徐明哲挑了下眉:“徐少,你还不知道吧,你旁边可坐了位大神。”尚文苑仿佛也习惯了苏林的孤僻,接着说道;“上个星期摸底考出来了,等会儿老刘可能就来宣布成绩了,我听说,这次文科班的前三名,咱班就占了俩。当然有梅思琪这位学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学霸,咱们班妥妥的稳包前几名。但是你猜怎么着?”徐明哲坐下的时候,把五百块钱递给了苏林,苏林一抬头,徐明哲看着那张脸...

2019-07-21 20:02:15

白月光,我的小说[百叶草]在线试读

死一般的寂静萦绕在电梯前,叮咚一声响,电梯大门又打开。走出电梯门的几个年轻女孩本想多看几眼帅气多金的兰部长,却被他脸上的阴霾吓得脚步匆匆,不敢停留。傅时初观察兰硕布满阴霾的俊脸,垂死挣扎般解释道:“外太空居住在宇宙,他们长得跟人类不一样,生长环境也不同,审美观当然不能一概而论。”顿了顿,补充道:“不是我们兰部长长得不好看,而是他们不懂得欣赏。”看着忽哥一脸“你不乐意直说啊”、我又不会勉强你”、我很亲民的”、“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的表情,堵得傅时初百口莫辩。忽哥拼命忍住笑,一字不漏重复道:“外太空公主审美观...

2019-07-21 20: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