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一碗月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舒杨无奈地笑,放轻了声音:“我的老大哎,我要真能决定自己的性向,我干嘛还喜欢男人?”“一言为定。”舒杨笑。到了初五,槐市又开始热闹了,春节假期还没过,接下来的两天只能先打听住房,顺便海投简历。钱坤静了两秒,小声说:“要不你换女孩子喜欢吧老小。”钱坤又静了一会儿:“成,当我没说。手里这笔生意还有两天就谈完了,到时候请你喝酒,必须来。”关键就是太贵。至于情况——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章节试读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作者:一碗月光【完结+番外】

文案

研究生毕业半年,过完年回单位,舒杨替父还债之后遭遇“被辞职”,抱着箱子回家的路上手机也没了,剩下各大银行的空卡和身份证,落魄到欲哭无泪。

出租屋搬来一个哈士奇一样的大学生,要买下房子自己住,于是舒杨准备流落街头了。

然而哈士奇脑子一时抽抽,同意舒杨不搬家,条件是回答一个问题——

成新意:你是直的吗?

舒杨:当然。

成新意:太好了,最烦基佬了。

舒杨:你是直的吗?

成新意:你说呢?

很久以后——

成新意:铁直铁直的舒老师请你解释一下,这反应什么意思?

舒杨:铁直铁直的成同学,说话之前请先看看自己干了什么。

P.S.非师生恋,年下,HE.

有时候生活让你特别难过,也许是为了给你美好的礼物呢。

排个雷,受在遇上攻之前喜欢过其他人(不是白月光,没有在一起,故事开始后的牵扯也是对方单方面的,受没有回应过),介意的盆友可以注意一下哟~(*^▽^*)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杨、成新意 ┃ 配角:李听舟、江语、文劲、徐司章 ┃ 其它:

第1章 初四

风是迎面吹来的。

大年初四,槐市空空荡荡,舒杨走在街边上。

天空阴沉,他裹着黑色及膝大衣,衬得脸很苍白。

他左手抱着个箱子,手机一直在兜里震动。

走到街边正好是红灯,虽然没车没人,他还是站直了等着,发了会儿呆摸出手机来,看到大学寝室群里刷了一百多条消息。

老大钱坤发了红包,最新一条消息是宿舍老三的:“哇啊啊,176块4,我爱老大!”

老二接上:“耶耶耶哦,两百两百!老大爱我!”

舒杨笑了一下,翻上去点开红包,一秒之后,他一把扔掉了手里的箱子,把手机揣回了包里。

6毛。

满屏都是哈哈哈。

舒杨深吸一口气,对面已经是绿灯了,但是他没动。

想了一会儿他蹲在箱子旁边,又摸出手机来。

正要打字,突然来了电话,不知道是壳滑还是手滑,手机震动起来就跟溜冰似的,一下就从手里脱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掉下去,正好插/进下水道盖板的缝隙里。

随后啪叽一声脆响。

他只来得及看清10086的来电显示。

“好准头!”旁边突然响起个声音。

舒杨这才反应过来,也没看旁边是谁那么嘴欠,转头想找家店借个火钳夹手机,刚刚要起身,电话又进来了,手机终于哗一下,溜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那下水道是个斜坡。

两秒之后,舒杨伸手捂住脸,身体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

没一会儿旁边递过来张纸巾,刚才那清朗声音从头顶传来:“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舒杨往左抬头,看见面前一张俊脸,笑得停不下来:“我没哭啊。”

那大男生挑挑眉,有点惊讶,不管不顾把纸巾往他手里一塞,转身走了。

舒杨在原地蹲了一会儿,渐渐止住笑,慢慢起身,面无表情地提起箱子,后退几步,把箱子甩进了绿色大垃圾箱里。

里面装着让他丢了工作的导/火/索。

做完这事他抽出刚才那张纸巾,很仔细地把手擦了擦,随后摸出城市通,去坐地铁。

年假还没结束,地铁里是难得的空荡荡,舒杨站在最后一节车厢里。

他身材颀长,五官清秀又不失男子气概,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第一眼看上去不惊艳,但是越看越出彩。

已经二十六周岁了,但如果抱本书去上堂本科选修课,应该也不会有人觉得他突兀。

少年气和书生气在他身上糅合起来,显得温润,但一点也不圆滑。

站出两站,旁边的目光终于引起他注意。

他转头望向两个凑在一起的姑娘。

就在他看过去的那一瞬,其中一个飞速移开了目光,另一个却坦然地看着他,飞了飞眉毛,指着自己身边的空位,示意他坐。

舒杨站着不动,也冲她笑笑,随即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并没有注意到车厢另一头饶有兴味的目光。

他一路上想了想可以跟谁打电话,最后的结论是没有人。

因为他谁的电话都不记得,只记得老爸老妈的。

老妈的倒是可以打,但是打过去只能是徒增双方的烦恼。

城市通里的钱只够他坐回家的,钱包里五张卡,全是空的,现金则很月月红,刚好十二块整,过完年回来之后其实还剩五百块,但是都在移动支付的app里。

然而现在手机丢了。

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终点站,旁边那姑娘问:“帅哥,你还不下?”

舒杨才伸了个懒腰,又冲她笑一笑,下了站。

电梯停在十楼,舒杨走到门口,发现房东在门外等着。

“陈姨。”舒杨招呼了一声。

他顺手开门,陈姨跟着进了屋,着急地问:“你电话怎么不接?”

舒杨疑惑地看她,迟疑了两秒:“我手机丢了,我记得我这个季度的房租已经交了?”

陈姨有点不好意思,说:“小舒啊,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

舒杨右眼皮一跳:“您说。”

“年前小张退了主卧,我跟你说过的,省大有个学生想租这房子来着。”陈姨凑到他跟前,“记得不?”

舒杨:“记得。”

陈姨笑笑:“你当时说随时可以进来看,有天你加班我就带他来过了,等下他还要来,我就说先跟你打个招呼。”

舒杨把单肩包一放,温和地说:“是,您带他来就是了,我都没问题。”

陈姨嗫嚅片刻,说:“那孩子说想自己住。”

舒杨顿了一下,吸了一口气:“可我们有合同陈姨。”

陈姨坐下:“小舒,我实话跟你讲了吧,那孩子是想买下我这房子,过完元宵我要去女儿那边了,这边的房子正好脱手。”

“他说了,照着合同,两倍租金退给你。”

“小舒你看,阿姨也是没办法了。”

“你在我这边住了大半年,阿姨也没收过你贵的租金,你看看市里这样新的房子,二环里面房租比这边要高上一倍多,屋子还旧。”

“我们租房过活也是难的呀。”

舒杨听着陈姨絮叨,心里也在嘀咕,一个月八百租金,虽然是在城边上,但是再要找到这样的房子已经不可能了。

然而本着对一切纠纷能避则避的原则,舒杨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打断她:“好的陈姨,什么时候搬?”

陈姨支吾了一会儿,说:“他说明天就要住进来。”

舒杨这一次是真的想哭了:“能不能宽限两天?您也没提前跟我说,就一天时间让我怎么办?”

陈姨着急了,以为舒杨是在吼她,忙提了声音:“不是我不说,他也是临时决定的呀!我怎么知道他明天就要来?”

舒杨看着她没说话,既然违约金买主付,买卖不破租赁,绝对是房屋所有权已经转让出去了。

果然,陈姨干脆不解释了,坦白道:“小舒,阿姨直接跟你说吧,手续年前就办好了,我只是不知道他会这么早要搬。”

舒杨忍不住了:“陈姨,您这样做是不对的,照理说话,这房子我有优先购买权的,但是您都没问过我。”

陈姨:“不是我说啊小舒,阿姨就问你一句,你买得起吗?”

舒杨:“……买不起。”

陈姨踮起脚,拍拍他后脑勺,慈爱道:“年轻人有自知之明是好的,啊。”

舒杨:“……”

正说到这里,门铃响了。

陈姨过去开门,外头站着个年轻人。

舒杨没去看来人,而是自顾自地坐下了,顺势靠在扶手上,盯着眼前的地面发呆。

他很少有这样不礼貌的时候,现在却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那男生声音倒是很好听,厚但是不重,他说:“陈姨,您都说好了?我改主意了,今晚就想住进来。”

陈姨回头看了舒杨一眼,有点为难:“但是小舒还没办法马上搬走。”

“哦。”男生应了一声,但是没多作表示。

舒杨忍不住了,抬起头来,见那男生正看着自己。

男生长得手长脚长,身材高大但是不壮,看起来很喜欢运动,长了双浓眉,鼻梁很高,眼窝很深。

很好看很……酷。

而且有点眼熟。

舒杨皱皱眉,站起身来:“这位……弟弟,我明天暂时搬不出去。”

“你不会哭吧?”男生看了他一会儿,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舒杨被噎了一下,突然就想起来,这人刚才在路边见过的。

他想起自己那手机,又想起扔掉的箱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陈姨紧张地看着他:“小舒?你你你这是怎么了?”

舒杨摆摆手,好不容易才收了笑,说:“打个商量吧,多给我一周的时间,我找到房子了马上搬,退回来的租金可以少一点。”

“你不是刚刚被炒鱿鱼了吗?应该有点缺钱?”男生说,“该退给你的不会少。”

舒杨忙摇头:“我多住了几天,应该的,没关……你怎么知道我没工作了?不是被炒,是……”

男生神情略带了点狡黠,似笑非笑的,左脸颊现出个小梨涡,一下子显得人生气勃勃,也有点小坏。

他微微侧了头:“你刚才不是站在街边哭来着吗?我猜的。”

陈姨同情地看了舒杨一眼,大意是“我就说吧你买不起”。

舒杨张张嘴,还没说出话,男生已经转头去看陈姨了:“陈姨,那改天我请您吃饭,现在是我和这位大哥之间的事了。您就慢点走了?”

陈姨这事情做得不地道,但她知道舒杨不会为难自己,现在也乐得不跟他扯了,于是笑呵呵地摆摆手,走了两步,又转身来拍拍舒杨的肩膀:“小舒,好孩子,不怕,好工作多得是。”

舒杨勉强笑了一下:“谢谢陈姨。”

陈姨离开之后,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男生道:“我是省大大三的学生,学通信工程的,叫成新意,成败的成,新不如旧的新,没有意义的意。”

这什么中二的自我介绍方式?

舒杨愣了一下,笑了笑:“舒杨。”

过了会儿补了句:“不舒心的舒,木易杨,我也是省大毕业的。”

成新意灿烂地笑起来,面无表情时的酷劲儿散了,刚才那点小坏也没了,很讨喜,跟在陈姨面前像两个人。

这样一看就很显年纪小了。

舒杨心叹,果然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大三啊,得比自己小五六岁,竟然能买房了。

没一会儿成新意转头开始打电话,舒杨抬手看了一下表,下午四点,移动营业厅还没关门,可以去补卡。

可是补了卡之后呢?舒杨又想笑了。

离得最近的钱坤在城东南,跟自己在对角线上,就算借钱买手机,等他下班送钱过来也只能是晚上了。

他看着阳台上成新意的背影,无意识地开始抠手指。

成新意的电话打了好一会儿。

“我给你个地址,你晚上找人帮我送过来吧……就那一个箱子,还有床上用的东西,新的得洗……不用,别的我去买……什么?下周末林成结婚?爱结结呗,我不去。”

断断续续的话语撞进耳朵,正好听见“林成”两个字,舒杨手一抖,转头去看成新意。

叫林成的人好多哦呵呵呵。

成新意说着突然回头,正好跟舒杨撞上目光,冲他笑笑又转了回去:“我自己住……我说过了大姨,我没有女朋友。哎真不是跟女朋友住!我一个人住!”

舒杨去包里掏耳机,掏出来才记起手机没了,于是坐在原地发呆。

一刻钟之后。

“学长?”成新意不知道喊到第几声。

舒杨抬头就看见一张放大的脸,吓了一跳,身子不由自主往后仰了一下,应道:“嗯,怎么?”

第2章 学弟

成新意本来弯着腰,见他回应了于是起身,挠挠头:“我们专业刚从老校区搬过来,我对附近不是特别熟悉,那个,你能不能带我去超市?”

舒杨疑惑:“不是应该搬过来半年了吗?”

“哎呀我路痴,很久不回家的话连家也找不到的。”成新意皱皱鼻子,往他旁边一坐,“去不去?”

如果成新意不提这要求舒杨还能开口,这一提舒杨反而不好意思说借钱了,显得帮忙是有利可图似的。

他想了想:“可以,但是我得先去营业厅一趟,补卡。”

“然后买手机?”成新意问。

舒杨想了片刻,点点头。

成新意从书包里摸出个手机来递过去:“要不你先用着这个,有空了再慢慢挑?”

“不不不。”舒杨忙推,“不行。”

他知道自己死鸭子嘴硬,但就是不愿意接受,欠人情必死星人的倔强不容蔑视。

成新意耸耸肩:“你不要我只能扔了,我刚刚换了一个,刚才楼下没看到垃圾桶,没来得及扔。”

舒杨:“……”

成新意瞄准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扬手正要扔,舒杨一把拽住他胳膊:“学弟别别别,那你借我用吧,我买了就还给你。”

“不用了。”成新意笑,“你买了新的帮我扔掉就可以。”

舒杨咋舌,最后接过手机来:“谢谢你。”

先一起去了营业厅,不用排队,补卡也快,成新意在旁边叨叨:“过年就是好啊,槐市都空了,走在街上感觉自己能随便飞不会被撞断翅膀了。”

办事情的那姑娘本来脸色不好,估计是新年要上班很不开心,这会儿笑得眼睛都没了。

舒杨转头看成新意,觉得这小子是够招姑娘喜欢的。

终于把新卡放进了手机里,舒杨安心了些,心里开始琢磨着明天的事,上半天找工作下半天找房子。

五百块钱也够用很久了。

“舒杨!”成新意突然对着他耳朵大喊一声。

“啊?”舒杨吓了一跳,往旁边一退,一辆车正好呼啸而过,成新意眼疾手快拽住他手腕,堪堪让过那车。

那车的速度竟然降也没降。

“开个马自达还飞起来了操!”成新意气呼呼地转头,眉毛立起来,脸上满是戾气。

他拉着舒杨上下看:“你没事儿吧?走路上发什么呆啊?喊你你不答应,怎么连车来了也不知道让?!”

舒杨刚刚回过神就被这一通吼,有点懵,因而没说话。

两秒之后,成新意放开他:“对不起舒大哥,我激动了。”

“没事没事。”舒杨摆摆手,“是我对不起,我走神了,抱歉吓到你了。车来之前你在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

成新意的表情有点奇怪,但还是没提起先前的话,最后放低了声音:“你怎么了?想工作呢?”

舒杨带着他到街边下楼梯,朝商场的负一楼走:“也不是,想很多事,所以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成新意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舒杨余光瞥了瞥,不露痕迹地让了点,成新意却犹自不觉,又往前凑了凑。

我们不熟吧弟弟?

舒杨想想还是没开口,成新意摸摸下巴:“你给我讲讲你为啥被炒了呗?”

“我不是被炒的。”舒杨认真道,“我是自己走的。”

成新意:“那为什么?”

舒杨:“项目出了点意外,得有人承担责任。”

“那还是被炒了。”

“……你说被炒就是被炒了吧。”

“项目是你负责的?”

“不是。”

“那为什么?”

舒杨没说话。

成新意想了想:“被人拉去背黑锅了?”

舒杨摇头笑,指指入口,趁机拉开他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小朋友,你这么问是指望我说点什么?告诉你职场黑暗?还是倾诉一下心里的不满?或者想看我哭一哭?”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一碗月光《室友日常研究报告》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小说[一碗月光]在线试读

舒杨无奈地笑,放轻了声音:“我的老大哎,我要真能决定自己的性向,我干嘛还喜欢男人?”“一言为定。”舒杨笑。到了初五,槐市又开始热闹了,春节假期还没过,接下来的两天只能先打听住房,顺便海投简历。钱坤静了两秒,小声说:“要不你换女孩子喜欢吧老小。”钱坤又静了一会儿:“成,当我没说。手里这笔生意还有两天就谈完了,到时候请你喝酒,必须来。”关键就是太贵。至于情况——...

2019-07-18 10:02:08

热搜预定小说[靠靠]在线试读

他打开电脑,开始吃鸡。欣姐打电话来时,他才发现已经十点了,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了?在干吗?”说什么的人都有,费可关掉微信,不再理会,也不打算回复。时间还早,服务器里人不多,这个时间段的基本都是熬夜打游戏的人。费可玩了十几把单排,时间没注意,不知不觉天都亮了。“……你倒是心大。十点了,网友们差不多要开始活动了,通稿已经发给营销号,你这几天就不要用大号上线。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助理,鲍小瑞。先拨给你用,有什么问题你再跟我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鲍小瑞就负责你一个人。你这段时间不要出门,鲍小瑞会负责你的三餐...

2019-07-18 10:02:08

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更北北]在线试读

不过那系统在经过一夜的被忽视之后,很迅速地就感受到了凌峭的脑电波。凌峭听了之后一下子就明白,在脑子里想到:就是我想说什么想一想就可以了是吧?凌峭霎时有万千问题想要问上一问,不过在此之前: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叫凌峭,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凌峭脑子里是在回应这个声音的,可是一时间不得其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它的频道对上。“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脑电波和我直接交流。”凌峭:……行。那系统十分冷静,一一回答道:“一线系统就是一线系统,万千系统中的一个。”...

2019-07-18 10:02:08

来生不见小说[天袭]在线试读

“哥,我不想折腾了。”夏临知道夏凉势必不会罢休,“手术的风险,我一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我才会直接选择放弃。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余的日子,不想到死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口中的宋家少爷,自然就是指宋延了。夏临摇了摇头。夏凉深吸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医院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国内治不好,我们便去国外……”夏凉还欲再劝,周朔走进来道:“大少爷,宋家少爷来了。”夏临苦笑,宋延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他早前追求余洛桐的那些无赖手段都使了出来一一他该受宠若惊一下吗?”夏临没有再说话。...

2019-07-18 10:02:08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小说[皮皮虾]在线试读

一会儿是丧气地招不到客人的鸭子,一会儿是追着车狂奔的霸王龙,一会儿是扣住车门的小流氓。“请问你是什么公司?”“……”周缙脸上挂着微笑,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客气,活脱脱一个小流氓。这鸭子身上怕不是埋了宝藏吧。十来分钟,三个台本自然切换,就他了。充满冲突的台本被他演绎地毫无痕迹,每一集都引发各路粉丝大战,周缙迅速吸收一波粉丝,在节目播出一半时,拿到了人生第一个男二,痴心女主的大反派最后孤独而死,让无数观众眼泪流干。...

2019-07-18 10:02:08

我们总裁他人傻钱多小说[沈时缺]在线试读

盛长安心里有一些烦躁,想想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现不太好。方知易报了地址,接着又问:“盛总您刚刚在里面说的那些话……”于是他干脆决定放弃自己包养的念头:“主要是防止之后赵总再找你麻烦,你不必放在心上,不是要捆住你的意思。”接下来怎么办?怎么不经意的再提起来包养的事呢?“你家在哪儿?”其实被包养也不是什么大事啊——如果是被这么好看的人包养的话。方知易住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盛长安停下车,冲他点点头:“那我就不往里面送你了。”...

2019-07-18 10:02:08

熟思小说[玎湘]在线试读

苏林并没有说什么,接过钱,又低头开始预习着面前的课本,徐明哲发现苏林有自己的学习规律,他总是很早就来到教室,然后把一天要上的课程,先预习一遍。这时尚文苑转过头来,朝徐明哲挑了下眉:“徐少,你还不知道吧,你旁边可坐了位大神。”尚文苑仿佛也习惯了苏林的孤僻,接着说道;“上个星期摸底考出来了,等会儿老刘可能就来宣布成绩了,我听说,这次文科班的前三名,咱班就占了俩。当然有梅思琪这位学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学霸,咱们班妥妥的稳包前几名。但是你猜怎么着?”徐明哲坐下的时候,把五百块钱递给了苏林,苏林一抬头,徐明哲看着那张脸...

2019-07-18 10:02:08

白月光,我的小说[百叶草]在线试读

死一般的寂静萦绕在电梯前,叮咚一声响,电梯大门又打开。走出电梯门的几个年轻女孩本想多看几眼帅气多金的兰部长,却被他脸上的阴霾吓得脚步匆匆,不敢停留。傅时初观察兰硕布满阴霾的俊脸,垂死挣扎般解释道:“外太空居住在宇宙,他们长得跟人类不一样,生长环境也不同,审美观当然不能一概而论。”顿了顿,补充道:“不是我们兰部长长得不好看,而是他们不懂得欣赏。”看着忽哥一脸“你不乐意直说啊”、我又不会勉强你”、我很亲民的”、“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的表情,堵得傅时初百口莫辩。忽哥拼命忍住笑,一字不漏重复道:“外太空公主审美观...

2019-07-18 10:02:08

上北下南小说[一个十三]在线试读

是你爸妈不相爱,还是你爸妈不做/爱?在心里默念了狗东西狗东西狗东西,表面上仍然继续保持微笑,温柔有礼的回答对方,“我的父母非常相爱,而我却只是个意外。”许才子这脾气熟人都知道,属炮仗的,一点就炸,最是记仇,对得罪过自己的人记得比中国古诗词还熟,只要有机会就会加倍讨回来。“敢问对方二辩,你方认为爱情与性无关,这样的话,那,你从哪儿来的?”不知道为啥,许轻舟就是莫名读懂了顾尧话里的潜台词,这潜台词充满着一股想打架的韵味,许才子这火蹭蹭蹭的直接烧到天灵盖儿,分分钟可以表演个原地爆炸。于是乎终于到自己提问的时候,...

2019-07-18 10:02:08

专属深爱小说[冰块儿]在线试读

夏希艾点点头,思考了会儿,说:“他今天帮了我不少,我想再去道个谢。”“好。”夏希艾应了声,出了化妆间。起码比他过去生活环境里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好。“没事儿,江流深估计被凑过几十对了,他不会在意的,你也别往心里去,过段时间就消停了。”许彤看了眼节目安排表:“去吧,这会儿他应该在后台候场呢,我在这儿等你,龙姐让我往官博传点演出照片。”他走近了些,刚想打声招呼,突然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江流深不置可否:“要...

2019-07-18 10: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