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更北北]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过那系统在经过一夜的被忽视之后,很迅速地就感受到了凌峭的脑电波。凌峭听了之后一下子就明白,在脑子里想到:就是我想说什么想一想就可以了是吧?凌峭霎时有万千问题想要问上一问,不过在此之前: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叫凌峭,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凌峭脑子里是在回应这个声音的,可是一时间不得其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它的频道对上。“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脑电波和我直接交流。”凌峭:……行。那系统十分冷静,一一回答道:“一线系统就是一线系统,万千系统中的一个。”

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章节试读

《人设总是在崩坏》作者:更北北【完结】

文案

本质是个沙雕小甜饼^_^

〈明人不装暗逼时常怀疑人生攻×外表冷漠内心狂热受〉

白天。

“洛边尽,你好,谢谢,再见。”凌峭冷言冷语,说完转身就走。

洛边尽一阵无语,嗤笑着想,切,傲什么傲,老子稀罕?

夜里。

“洛边尽,我超喜欢你的!”凌峭眨巴着眼望着他说。

“洛边尽,你是不是不在乎我了?”凌峭委屈唧唧。

“洛边尽,我好看吗?”凌峭挑着眼角笑得勾人。

“洛边尽,你给老子过来!”凌峭吹着口哨叉着腰吼。

洛边尽腿软扶墙,脑子有点神志不清,他娘的这是要他疯啊。

然后——洛边尽追上前去,笑得宠溺:“乖宝,你要什么?我什么都给你,我最稀罕你了。”

凌峭跪着想,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狗比系统逼人太甚,拿我的狗命威胁我呜呜呜。

可是,这些人设,有意思诶哈哈哈。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峭、洛边尽 ┃ 配角:预收《听说你是我男朋友》 ┃ 其它:

☆、事儿逼

“峭峭,你帮妈妈一个忙好不好?”周婉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问向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少年。

凌峭抬头,目露疑惑,说话声音清冽冽的:“什么?”

周婉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边擦手一边笑吟吟地看着她宝贝儿子说:“去雅韵佳苑那儿送一下钥匙,新来的租客说他钥匙掉了,现在进不了门,待会儿陈阿姨要来找妈妈谈事情,妈妈走不开。”

平时这种跑腿的事基本是落不到凌峭头上,可今天他爸凌山海去了公司加班,他弟凌岐又去了少年宫,这会儿没办法,能使唤的活人也就只有他。

凌峭恋恋不舍地放下没看完的报纸,看了眼外面炎炎似火、像能把人给烤焦的毒辣太阳,漂亮的眉头忍不住微微蹙起,心想,新租客心挺大,这房子才租几天,居然就能把钥匙给搞掉了?就这样还一个人住呢,靠谱吗?

……算了,关我什么事,我真是闲的。

凌峭出门的时候周婉塞了把太阳伞给他,他本来不想打,但是外头太阳实在毒,他们这小区离雅韵佳苑又只隔两条街和一个天桥,坐公交还不如蹬腿走路快,打车又连起步价都凑不够,太奢侈。

所以凌峭还是打开了他妈妈御用的那把淡紫色蕾丝边边还带珍珠的太阳伞,虽然在阳光下看着,有些过于耀眼了。

不过现在的人见多识广,一路上都没有人对他这个全街最靓的崽投以异样的目光。偶尔回头的那些,肯定也是被他忧郁又特别的气质所吸引,嗯,应该是这样没错,不然她们拍自己,总不见得是因为自己长得比较别出心裁吧?这他是不能接受的。

凌峭顶着八月的烈烈骄阳,虽然现在时不过午,但他身上已蒙了一层薄汗,浑身黏哒哒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像他妈妈蒸在锅里的清蒸鱼,而他也快要被蒸得撅过去了,全靠意志力在死撑。

啊,麻烦。

凌峭打着珍珠伞,不胜其烦地过了过街天桥,他刚一下桥,就看见天桥旁边有一个卖凉皮儿的,这大妈他认识,卖的凉皮儿可好吃,不过大妈虽然一直在这一片儿活动,可是碰上她不容易,凌峭想着天儿热,他家的人又都爱吃这个,于是赶紧就过去冲那大妈说:“阿姨,我待会儿下来买半斤凉皮儿,您给我留点儿行吗?”

那阿姨盯了眼他的伞,然后才大着嗓子说:“等不了等不了,你现在买行吧?我马上收摊儿回去了,这天儿可热。”

凌峭为难一瞬,欣然同意。

等凉皮的时候那阿姨又看了一眼他的珍珠伞,眼神似乎有些艳羡,终于忍不住问:“你这伞哪儿买的?怪好看的哈,打着跟个小姑娘似的,漂亮!”

凌小姑娘沉默一瞬,果断收了伞,算了,天气热算什么,男子汉就该暴露在阳光下,晒成一块碳……可是真的好晒啊。凌峭这会儿可算是懂了他们班那体委为什么一到夏天就要谈个不分手的恋爱了,去他那见鬼的夏日里热情似火无法抑制,就是想蹭女朋友的伞,个臭不要脸的。

凌峭这会儿吃人嘴短,生活的幸福度和阿姨手里的凉皮息息相关,所以他还是很积极地回答:“这是我妈妈的,在广贸城那边买的。”

阿姨笑了两声:“你这都知道,是不是你和你妈妈一起去买的啊?跟个小姑娘似的,真贴心。”

凌小姑娘:“……”

这阿姨肯定家里没姑娘,又想要个姑娘,不然好好的人怎么就魔怔了呢。

凌峭这下没接话了,就在一边默默等着凉皮。

做好之后他接过凉皮,就花了个扫码输密码的时间,那阿姨就已经收拾好小车准备推着走了,凌峭想,看来是真的很迫切了。

因为雅韵佳苑就在隔壁,所以他也没再把伞打开,提着伞和凉皮就进了小区。

凌峭没怎么来过这边,在小区里转了大半圈才找到他们家那栋,而他们家那栋旁边就是他们小区的游泳馆,凌峭经过的时候余光里还瞟见游泳馆那儿出来一个人。

他下意识里偏头看了一眼,那人很高,身上穿着普通的短裤和T恤,但可能是因为刚游了泳又洗过澡的原因,他身上有一种泛着凉气的感觉,那凉气也像是从他身上溢出来的一般,和炎阳之下滚烫的温度一经碰撞,似乎顷刻间就化作了寥寥云烟萦绕在他身边。

那人头发也湿漉漉的,发梢还在滴水的样子,所以他这会儿微低着头,从凌峭这个角度就只能看见他挺直的鼻梁,不过这也让凌峭忍不住挑了挑眉,大帅逼啊这是。

不过凌峭也就礼貌性地想想,这是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基本尊重,他脚下步子可没停,毕竟还是得去给那心大的新租客送钥匙。

他进单元楼之后刚好碰见电梯打开,凌峭赶紧闪进去,不料他刚一转身,就发现那大帅逼也跟着闪了进来。

身上的水气几乎都溢到了凌峭这边,凌峭猝不及防地,在这气息里觅到了一丝青柠的味道,闻起来意料之外地清爽舒服,也很适合夏天。

凌峭念及此,忍不住就抬眼看向了旁边的人。

大帅逼按下十二楼,收回手的时候顺势往后捋了一把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随后余光里似乎是发现身边的人一直没有动作,他有些奇怪地偏过头,眼神却正好一路撞进了凌峭的目光里。

洛边尽当即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眨了眨眼,随后他率先反应过来,字正腔圆地问:“你几楼?”

凌峭这时候也彻底看清了大帅逼的真面目,这人眉骨高眼型好嘴唇微微翘,都配得上他那名品鼻子,真·大帅逼没错了,而且他声音还低低的很好听,不过这些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凌峭不动声色地移开眼,淡淡答:“十二楼。”

洛边尽想,和他同一楼,那可能是邻居吧。

洛边尽心里其实是有点惊喜的,一开始他在游泳馆门口就注意到这小美人了,眼光其实挺挑的,不过这人长得却很合他审美,五官精致漂亮却不女气,看得人十分赏心悦目。

不过这人态度看着有点太冷了,就算是邻居,他们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电梯‘叮’地一声到了十二楼,洛边尽先走了出去,到了1201门口却没有掏钥匙开门,而是倚在了墙边,掏出手机就开始玩儿。

玩着玩着,眼前忽地出现了一双鞋。

洛边尽顺着鞋看到腿,顺着腿看到腰,最后才渐次挪到了脸上,他忍不住挑了挑眉,勾起嘴角对小美人说:“干什么?想收留我吗?行啊,那我就……”

‘去隔壁你家坐坐’还没说出口,小美人就开了口:“你是洛边尽吗?”

他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洛边尽有些惊讶,这时他也瞬间就想起了刚刚电梯里这人偷看自己的那个眼神,是以这时候他下意识里就觉得,自己这是被盯上了啊。

可他这才搬过来几天?这人渠道可以啊,这就搞清楚自己的基本信息了?天哪,现在的人也太直白了吧,一点都不矜持。

洛边尽站直了些,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更加体面的笑:“我是,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凌峭现在心里已经自动用事儿逼覆盖了大帅逼几个字,他内心忧愁地叹了口气,看着人模人样的,怎么这么没着没落的呢。

不过为了再次确认身份,他掏出手机,拨了他妈妈给他的电话号码。

洛边尽手里的手机立时响起。

洛边尽反应可以说是很快了,立刻抬头看着他问:“你打过来的?”

见小美人点了头,洛边尽心里不禁生出了些负担,这人为我这么费心的吗?连电话号码都搞到了?这是喜欢我喜欢到了什么地步啊!

那我待会儿要是拒绝了他,他岂不是会很伤心?别人的感情应该要好好对待的,我要是贸然伤了人家,那我和渣男有什么区别?!

自顾自给自己盖了渣男章的洛边尽同学很是苦恼,一时间却又想不出个什么合适的理由来让他死了这份心,下一刻就见小美人低着头在身上摸索着什么。

洛边尽心想,这该不是给我准备了什么告白礼物吧?

他看这小美人浑身上下穿得不错的样子,告白礼物肯定不会太便宜,不过他回应不了他的感情,可不能再让人家破费了。

于是洛边尽眼睛一转,就看见了凌峭手上提着的一把珍珠伞和一份凉皮儿。

他百忙之中惊讶了一把他奇特的审美,然后就率先接过了凌峭手里的凉皮儿,凌峭下意识里拽紧,洛边尽眉头一皱,也跟着卯了点劲,一下子把凉皮儿给抢过来了。

他想的是,如果小美人非要送他什么的话,那送凉皮儿就好了,让他心里也少些负担。

那边凌峭刚从身上摸出备用钥匙,一个没注意手里的凉皮儿居然就惨遭了毒手,凌峭大睁着眼愣在原地,场面有点魔幻,他有点懵逼。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在懵逼的状态中伸出手把钥匙递给了洛边尽,说话语调却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这是房子的备用钥匙。”

不过还不待洛边尽接过去,他到底忍不住,看着洛边尽手里的凉皮儿,抬了抬下巴,问话语气茫然中还透露着丝丝危险:“你这是几个意思?”

其实他把钥匙拿出来的时候洛边尽差点被吓住,心想姓名电话就算了,连他家房门钥匙居然都搞到了?!这人也太可怕了,追星都没这么追的吧?

不过凌峭这会儿眼神实在有点冷,冷得洛边尽奔出八百里的脑回路终于又奔了回来,让他想起了自己是为何进不了门。

洛边尽眨了眨眼,自己差点都给自己整蒙了,他尽力自然地笑了一下,问道:“……你是房东周阿姨家的人吗?”

不是邻居哦?还爱慕我容颜的那种?

凌峭有些不耐,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眼神却死死盯着他手里的凉皮儿。

洛边尽顺着他的目光下移,看着自己手里那一袋凉皮,这凉皮,为什么偏偏就在自己手里呢?啧。

四周落针可闻的寂静似乎都在彰显着两人之间的尴尬。不过事到如今,洛边尽也不好意思和小美人解释什么,总不能把他心里那些弯弯绕绕说出来吧,那多没排面。

洛边尽整理了一下心情,无视凌峭身上散出的嗖嗖冷气,哈哈干笑了一声,尽量若无其事地说:“……你说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真客气,谢了啊哥们儿。”

凌峭没遇上过这种事儿,但这人那副样子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他把目光从凉皮上撕下来,移到了洛边尽脸上,眼里很有些不可置信,一瞬间竟是气到失语,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边尽难得觉得自己这事办得有些不地道,但及时止损的机会也已经错过了,所以他接过钥匙开门之后,又回头冲凌峭抬了抬手中的凉皮,友好地问了句:“要不进来坐坐?一块儿吃点小凉皮儿?”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五一劳动节快落!!我也开始劳动了!

啾咪一口求收求评求包养专栏呀!

☆、有气儿

吃你大爷的小凉皮!那是你的凉皮吗你就邀请我,而且你瞅瞅你瞅瞅,他这动作语气是啥意思,跟这儿挑衅呢?诶瞧我这暴脾气,啊啊啊!

……可是这样的话、这样的语气,凌峭说不出来,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语言是多么的苍白贫瘠。

不过这也不妨碍他气鼓鼓地瞪上洛边尽一眼,然后……转身就走,那凛冽的背影看起来可潇洒,也可委屈了。

凌峭一直到回到家,拿起了他心心念念的报纸之后,都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将他们全家都爱的凉皮儿拱手让人了,真是令人费解。

好在他先前没有告诉他妈妈他买了凉皮,不然两手空空地回来,还真是丢人,说不定他爸和他弟回来知道之后,可能还得去替他讨回公道,那样就更丢人了。

不过凌峭觉得,他和那位又帅又逼的事儿逼以后应该江湖不见了,所以不如就互相遗忘吧,这点小事不足挂心。

所以他吃过晚饭之后,就收拾好心情开开心心地回学校了,虽然并没有人看出来他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明天是C市一中开学的日子,凌峭今年升上高二,他也借着学业渐重的原因申请了住校,从小到大,因为周婉不放心他,所以一直都就近照顾着他,这是凌峭头一回离家住校,心里头还有点小激动。

不过这话他也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他妈这人人如其名温婉是温婉,就是有点玻璃心,所以他在家的时候就把雀跃的情绪压了一压,免得他妈还以为他迫不及待地想单飞。

可是真到了寝室之后,凌峭的兴奋劲儿就泄了下去,因为609寝室里面,这个本该有着和谐混乱欢呼打闹声音的宽敞四人间,暂时只有他一个人。

因为他是高二才住校的,其他一些住校生大部分是从高一就开始住,像他这样的比较少,就算有一些也就正好补上了之前其他寝室的空缺,轮到他的时候,他就是单出来的那一个,所以现在就他一个人,独守空闺。

主要吧,每个学校都有点坟头蹦迪的传说,凌峭又有点儿夜盲,这种场景对他来说就显得有点诡异了;而且其他寝室的欢声笑闹和他这一室门庭冷落对比起来,就显得他特凄凉,放上一曲一剪梅就可以当场抱头痛哭的那种。

凌峭叹了口气,心想,算了,让我默默等下一个对的人吧,希望他翻山越岭而来,才对得起我倍受煎熬的等待。

到时候他肯定给他拉横幅,在心里——毕竟他是一个高冷的人,同学们都这么说。

凌峭怀着敬畏的心情早早洗漱完毕上床躺着,开开小夜灯,双手交叉平放在胸前,睡姿看着可安详。

安详得他没多大会儿就去会了周公,凌峭迷迷糊糊中都觉得,自己这入睡速度好像过□□速了,跟他爸似的,上一秒还在唉声叹气说自己失眠,下一秒却情不自禁打起了呼噜,当然这就是个比喻,他是个不打呼噜的健康人士。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峭一直觉得自己有些意识,不过却醒不过来,他淡定地安慰自己,这是做梦呢,那些虚影儿欻欻欻的,跟跑马灯似的,明儿就不记得了。

“用户187180您好,这里是一线系统,欢迎您的加入。”

凌峭翻了个身,心想,这梦不错,说话声儿这么清楚,不过这声音有点儿难听,有点像鸭子叫。

而且一线是什么?我梦的这是法制栏目?还是娱乐行业?

“游戏即将开始,请您尽快做好准备。”

这进展还挺快,都没什么废话,看来是法制栏目了。

“请您按如下人设完成任务,否则明天太阳照常升起,你却不再醒来。请按确认键。”

还有威胁这档程序,那真的是法制栏目没跑了。

凌峭这会儿还有心抽空想了想,这个梦,难道是在暗示什么吗?

梦约等于梦想,法制约等于法律,难道上天这是在暗示我,以后要从事法律行业为民服务吗!

可是有点想当大学老师诶。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更北北《人设总是在崩坏》点评: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更北北]在线试读

不过那系统在经过一夜的被忽视之后,很迅速地就感受到了凌峭的脑电波。凌峭听了之后一下子就明白,在脑子里想到:就是我想说什么想一想就可以了是吧?凌峭霎时有万千问题想要问上一问,不过在此之前: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叫凌峭,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凌峭脑子里是在回应这个声音的,可是一时间不得其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它的频道对上。“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脑电波和我直接交流。”凌峭:……行。那系统十分冷静,一一回答道:“一线系统就是一线系统,万千系统中的一个。”...

2019-07-16 20:02:19

来生不见小说[天袭]在线试读

“哥,我不想折腾了。”夏临知道夏凉势必不会罢休,“手术的风险,我一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我才会直接选择放弃。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余的日子,不想到死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口中的宋家少爷,自然就是指宋延了。夏临摇了摇头。夏凉深吸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医院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国内治不好,我们便去国外……”夏凉还欲再劝,周朔走进来道:“大少爷,宋家少爷来了。”夏临苦笑,宋延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他早前追求余洛桐的那些无赖手段都使了出来一一他该受宠若惊一下吗?”夏临没有再说话。...

2019-07-16 20:02:19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小说[皮皮虾]在线试读

一会儿是丧气地招不到客人的鸭子,一会儿是追着车狂奔的霸王龙,一会儿是扣住车门的小流氓。“请问你是什么公司?”“……”周缙脸上挂着微笑,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客气,活脱脱一个小流氓。这鸭子身上怕不是埋了宝藏吧。十来分钟,三个台本自然切换,就他了。充满冲突的台本被他演绎地毫无痕迹,每一集都引发各路粉丝大战,周缙迅速吸收一波粉丝,在节目播出一半时,拿到了人生第一个男二,痴心女主的大反派最后孤独而死,让无数观众眼泪流干。...

2019-07-16 20:02:19

我们总裁他人傻钱多小说[沈时缺]在线试读

盛长安心里有一些烦躁,想想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现不太好。方知易报了地址,接着又问:“盛总您刚刚在里面说的那些话……”于是他干脆决定放弃自己包养的念头:“主要是防止之后赵总再找你麻烦,你不必放在心上,不是要捆住你的意思。”接下来怎么办?怎么不经意的再提起来包养的事呢?“你家在哪儿?”其实被包养也不是什么大事啊——如果是被这么好看的人包养的话。方知易住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盛长安停下车,冲他点点头:“那我就不往里面送你了。”...

2019-07-16 20:02:19

熟思小说[玎湘]在线试读

苏林并没有说什么,接过钱,又低头开始预习着面前的课本,徐明哲发现苏林有自己的学习规律,他总是很早就来到教室,然后把一天要上的课程,先预习一遍。这时尚文苑转过头来,朝徐明哲挑了下眉:“徐少,你还不知道吧,你旁边可坐了位大神。”尚文苑仿佛也习惯了苏林的孤僻,接着说道;“上个星期摸底考出来了,等会儿老刘可能就来宣布成绩了,我听说,这次文科班的前三名,咱班就占了俩。当然有梅思琪这位学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学霸,咱们班妥妥的稳包前几名。但是你猜怎么着?”徐明哲坐下的时候,把五百块钱递给了苏林,苏林一抬头,徐明哲看着那张脸...

2019-07-16 20:02:19

白月光,我的小说[百叶草]在线试读

死一般的寂静萦绕在电梯前,叮咚一声响,电梯大门又打开。走出电梯门的几个年轻女孩本想多看几眼帅气多金的兰部长,却被他脸上的阴霾吓得脚步匆匆,不敢停留。傅时初观察兰硕布满阴霾的俊脸,垂死挣扎般解释道:“外太空居住在宇宙,他们长得跟人类不一样,生长环境也不同,审美观当然不能一概而论。”顿了顿,补充道:“不是我们兰部长长得不好看,而是他们不懂得欣赏。”看着忽哥一脸“你不乐意直说啊”、我又不会勉强你”、我很亲民的”、“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的表情,堵得傅时初百口莫辩。忽哥拼命忍住笑,一字不漏重复道:“外太空公主审美观...

2019-07-16 20:02:19

上北下南小说[一个十三]在线试读

是你爸妈不相爱,还是你爸妈不做/爱?在心里默念了狗东西狗东西狗东西,表面上仍然继续保持微笑,温柔有礼的回答对方,“我的父母非常相爱,而我却只是个意外。”许才子这脾气熟人都知道,属炮仗的,一点就炸,最是记仇,对得罪过自己的人记得比中国古诗词还熟,只要有机会就会加倍讨回来。“敢问对方二辩,你方认为爱情与性无关,这样的话,那,你从哪儿来的?”不知道为啥,许轻舟就是莫名读懂了顾尧话里的潜台词,这潜台词充满着一股想打架的韵味,许才子这火蹭蹭蹭的直接烧到天灵盖儿,分分钟可以表演个原地爆炸。于是乎终于到自己提问的时候,...

2019-07-16 20:02:19

专属深爱小说[冰块儿]在线试读

夏希艾点点头,思考了会儿,说:“他今天帮了我不少,我想再去道个谢。”“好。”夏希艾应了声,出了化妆间。起码比他过去生活环境里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好。“没事儿,江流深估计被凑过几十对了,他不会在意的,你也别往心里去,过段时间就消停了。”许彤看了眼节目安排表:“去吧,这会儿他应该在后台候场呢,我在这儿等你,龙姐让我往官博传点演出照片。”他走近了些,刚想打声招呼,突然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江流深不置可否:“要...

2019-07-16 20:02:19

一触即燃小说[猎人瞳]在线试读

“真的。”于燃点头,“但初三的时候老师都很认真地教我们。”当时于燃只是一时冲动,毕竟他在校为人处世的原则之一就是“不要牵扯到大人”,但事后他也没有后悔。那天是初三第一次月考成绩公布,数学老师完全没有讲解试卷的意思,只说了句“反正教你们也是浪费时间,一帮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就直接转身走人。原本准备认真听课的于燃倏地站起来,第一次对成年长辈动了手。“你们那学校是不是天天打架啊?”“我听说有女生怀孕了是吗?”“学生打架家长知道吗?”周围几个人怀着猎奇的心态,七嘴八舌地对于燃提问。方昭最先对于燃投以关切又同情的眼...

2019-07-16 20:02:19

天生欠你小说[哪啦辣]在线试读

“嗬!呃~……”不会要早产吧!!!心跳加速,田淮靖有些慌了。心里评估着可能性。骨头都有些酸痛感,腿发软。稍稍缓和两分钟,感觉好一点,身上光溜溜的,水都自己向下流走,田淮靖慢慢直起身来,刚刚脊椎骨要垂直地面那刻,就是雷劈闪光似的惊炸的疼,那种突然闪到的感觉,又让他不敢直立。一手抓紧面盆,左腿轻靠过去,依了身,卸了部分重量,另一只手腾出来摸摸肚子,脸色微变。不不不,应该是假性宫缩,生产会先破水。跟上次撞击后流产有关吗,难道是子宫受损的裂口有问题。不可能啊?植入的基因修复细胞没有任何问题,实验多次了。怀孕之前弹...

2019-07-16 20: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