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更北北]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过那系统在经过一夜的被忽视之后,很迅速地就感受到了凌峭的脑电波。凌峭听了之后一下子就明白,在脑子里想到:就是我想说什么想一想就可以了是吧?凌峭霎时有万千问题想要问上一问,不过在此之前: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叫凌峭,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凌峭脑子里是在回应这个声音的,可是一时间不得其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和它的频道对上。“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脑电波和我直接交流。”凌峭:……行。那系统十分冷静,一一回答道:“一线系统就是一线系统,万千系统中的一个。”

人设总是在崩坏小说章节试读

《人设总是在崩坏》作者:更北北【完结】

文案

本质是个沙雕小甜饼^_^

〈明人不装暗逼时常怀疑人生攻×外表冷漠内心狂热受〉

白天。

“洛边尽,你好,谢谢,再见。”凌峭冷言冷语,说完转身就走。

洛边尽一阵无语,嗤笑着想,切,傲什么傲,老子稀罕?

夜里。

“洛边尽,我超喜欢你的!”凌峭眨巴着眼望着他说。

“洛边尽,你是不是不在乎我了?”凌峭委屈唧唧。

“洛边尽,我好看吗?”凌峭挑着眼角笑得勾人。

“洛边尽,你给老子过来!”凌峭吹着口哨叉着腰吼。

洛边尽腿软扶墙,脑子有点神志不清,他娘的这是要他疯啊。

然后——洛边尽追上前去,笑得宠溺:“乖宝,你要什么?我什么都给你,我最稀罕你了。”

凌峭跪着想,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狗比系统逼人太甚,拿我的狗命威胁我呜呜呜。

可是,这些人设,有意思诶哈哈哈。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峭、洛边尽 ┃ 配角:预收《听说你是我男朋友》 ┃ 其它:

☆、事儿逼

“峭峭,你帮妈妈一个忙好不好?”周婉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问向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少年。

凌峭抬头,目露疑惑,说话声音清冽冽的:“什么?”

周婉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边擦手一边笑吟吟地看着她宝贝儿子说:“去雅韵佳苑那儿送一下钥匙,新来的租客说他钥匙掉了,现在进不了门,待会儿陈阿姨要来找妈妈谈事情,妈妈走不开。”

平时这种跑腿的事基本是落不到凌峭头上,可今天他爸凌山海去了公司加班,他弟凌岐又去了少年宫,这会儿没办法,能使唤的活人也就只有他。

凌峭恋恋不舍地放下没看完的报纸,看了眼外面炎炎似火、像能把人给烤焦的毒辣太阳,漂亮的眉头忍不住微微蹙起,心想,新租客心挺大,这房子才租几天,居然就能把钥匙给搞掉了?就这样还一个人住呢,靠谱吗?

……算了,关我什么事,我真是闲的。

凌峭出门的时候周婉塞了把太阳伞给他,他本来不想打,但是外头太阳实在毒,他们这小区离雅韵佳苑又只隔两条街和一个天桥,坐公交还不如蹬腿走路快,打车又连起步价都凑不够,太奢侈。

所以凌峭还是打开了他妈妈御用的那把淡紫色蕾丝边边还带珍珠的太阳伞,虽然在阳光下看着,有些过于耀眼了。

不过现在的人见多识广,一路上都没有人对他这个全街最靓的崽投以异样的目光。偶尔回头的那些,肯定也是被他忧郁又特别的气质所吸引,嗯,应该是这样没错,不然她们拍自己,总不见得是因为自己长得比较别出心裁吧?这他是不能接受的。

凌峭顶着八月的烈烈骄阳,虽然现在时不过午,但他身上已蒙了一层薄汗,浑身黏哒哒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像他妈妈蒸在锅里的清蒸鱼,而他也快要被蒸得撅过去了,全靠意志力在死撑。

啊,麻烦。

凌峭打着珍珠伞,不胜其烦地过了过街天桥,他刚一下桥,就看见天桥旁边有一个卖凉皮儿的,这大妈他认识,卖的凉皮儿可好吃,不过大妈虽然一直在这一片儿活动,可是碰上她不容易,凌峭想着天儿热,他家的人又都爱吃这个,于是赶紧就过去冲那大妈说:“阿姨,我待会儿下来买半斤凉皮儿,您给我留点儿行吗?”

那阿姨盯了眼他的伞,然后才大着嗓子说:“等不了等不了,你现在买行吧?我马上收摊儿回去了,这天儿可热。”

凌峭为难一瞬,欣然同意。

等凉皮的时候那阿姨又看了一眼他的珍珠伞,眼神似乎有些艳羡,终于忍不住问:“你这伞哪儿买的?怪好看的哈,打着跟个小姑娘似的,漂亮!”

凌小姑娘沉默一瞬,果断收了伞,算了,天气热算什么,男子汉就该暴露在阳光下,晒成一块碳……可是真的好晒啊。凌峭这会儿可算是懂了他们班那体委为什么一到夏天就要谈个不分手的恋爱了,去他那见鬼的夏日里热情似火无法抑制,就是想蹭女朋友的伞,个臭不要脸的。

凌峭这会儿吃人嘴短,生活的幸福度和阿姨手里的凉皮息息相关,所以他还是很积极地回答:“这是我妈妈的,在广贸城那边买的。”

阿姨笑了两声:“你这都知道,是不是你和你妈妈一起去买的啊?跟个小姑娘似的,真贴心。”

凌小姑娘:“……”

这阿姨肯定家里没姑娘,又想要个姑娘,不然好好的人怎么就魔怔了呢。

凌峭这下没接话了,就在一边默默等着凉皮。

做好之后他接过凉皮,就花了个扫码输密码的时间,那阿姨就已经收拾好小车准备推着走了,凌峭想,看来是真的很迫切了。

因为雅韵佳苑就在隔壁,所以他也没再把伞打开,提着伞和凉皮就进了小区。

凌峭没怎么来过这边,在小区里转了大半圈才找到他们家那栋,而他们家那栋旁边就是他们小区的游泳馆,凌峭经过的时候余光里还瞟见游泳馆那儿出来一个人。

他下意识里偏头看了一眼,那人很高,身上穿着普通的短裤和T恤,但可能是因为刚游了泳又洗过澡的原因,他身上有一种泛着凉气的感觉,那凉气也像是从他身上溢出来的一般,和炎阳之下滚烫的温度一经碰撞,似乎顷刻间就化作了寥寥云烟萦绕在他身边。

那人头发也湿漉漉的,发梢还在滴水的样子,所以他这会儿微低着头,从凌峭这个角度就只能看见他挺直的鼻梁,不过这也让凌峭忍不住挑了挑眉,大帅逼啊这是。

不过凌峭也就礼貌性地想想,这是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基本尊重,他脚下步子可没停,毕竟还是得去给那心大的新租客送钥匙。

他进单元楼之后刚好碰见电梯打开,凌峭赶紧闪进去,不料他刚一转身,就发现那大帅逼也跟着闪了进来。

身上的水气几乎都溢到了凌峭这边,凌峭猝不及防地,在这气息里觅到了一丝青柠的味道,闻起来意料之外地清爽舒服,也很适合夏天。

凌峭念及此,忍不住就抬眼看向了旁边的人。

大帅逼按下十二楼,收回手的时候顺势往后捋了一把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随后余光里似乎是发现身边的人一直没有动作,他有些奇怪地偏过头,眼神却正好一路撞进了凌峭的目光里。

洛边尽当即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眨了眨眼,随后他率先反应过来,字正腔圆地问:“你几楼?”

凌峭这时候也彻底看清了大帅逼的真面目,这人眉骨高眼型好嘴唇微微翘,都配得上他那名品鼻子,真·大帅逼没错了,而且他声音还低低的很好听,不过这些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凌峭不动声色地移开眼,淡淡答:“十二楼。”

洛边尽想,和他同一楼,那可能是邻居吧。

洛边尽心里其实是有点惊喜的,一开始他在游泳馆门口就注意到这小美人了,眼光其实挺挑的,不过这人长得却很合他审美,五官精致漂亮却不女气,看得人十分赏心悦目。

不过这人态度看着有点太冷了,就算是邻居,他们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电梯‘叮’地一声到了十二楼,洛边尽先走了出去,到了1201门口却没有掏钥匙开门,而是倚在了墙边,掏出手机就开始玩儿。

玩着玩着,眼前忽地出现了一双鞋。

洛边尽顺着鞋看到腿,顺着腿看到腰,最后才渐次挪到了脸上,他忍不住挑了挑眉,勾起嘴角对小美人说:“干什么?想收留我吗?行啊,那我就……”

‘去隔壁你家坐坐’还没说出口,小美人就开了口:“你是洛边尽吗?”

他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洛边尽有些惊讶,这时他也瞬间就想起了刚刚电梯里这人偷看自己的那个眼神,是以这时候他下意识里就觉得,自己这是被盯上了啊。

可他这才搬过来几天?这人渠道可以啊,这就搞清楚自己的基本信息了?天哪,现在的人也太直白了吧,一点都不矜持。

洛边尽站直了些,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更加体面的笑:“我是,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凌峭现在心里已经自动用事儿逼覆盖了大帅逼几个字,他内心忧愁地叹了口气,看着人模人样的,怎么这么没着没落的呢。

不过为了再次确认身份,他掏出手机,拨了他妈妈给他的电话号码。

洛边尽手里的手机立时响起。

洛边尽反应可以说是很快了,立刻抬头看着他问:“你打过来的?”

见小美人点了头,洛边尽心里不禁生出了些负担,这人为我这么费心的吗?连电话号码都搞到了?这是喜欢我喜欢到了什么地步啊!

那我待会儿要是拒绝了他,他岂不是会很伤心?别人的感情应该要好好对待的,我要是贸然伤了人家,那我和渣男有什么区别?!

自顾自给自己盖了渣男章的洛边尽同学很是苦恼,一时间却又想不出个什么合适的理由来让他死了这份心,下一刻就见小美人低着头在身上摸索着什么。

洛边尽心想,这该不是给我准备了什么告白礼物吧?

他看这小美人浑身上下穿得不错的样子,告白礼物肯定不会太便宜,不过他回应不了他的感情,可不能再让人家破费了。

于是洛边尽眼睛一转,就看见了凌峭手上提着的一把珍珠伞和一份凉皮儿。

他百忙之中惊讶了一把他奇特的审美,然后就率先接过了凌峭手里的凉皮儿,凌峭下意识里拽紧,洛边尽眉头一皱,也跟着卯了点劲,一下子把凉皮儿给抢过来了。

他想的是,如果小美人非要送他什么的话,那送凉皮儿就好了,让他心里也少些负担。

那边凌峭刚从身上摸出备用钥匙,一个没注意手里的凉皮儿居然就惨遭了毒手,凌峭大睁着眼愣在原地,场面有点魔幻,他有点懵逼。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在懵逼的状态中伸出手把钥匙递给了洛边尽,说话语调却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这是房子的备用钥匙。”

不过还不待洛边尽接过去,他到底忍不住,看着洛边尽手里的凉皮儿,抬了抬下巴,问话语气茫然中还透露着丝丝危险:“你这是几个意思?”

其实他把钥匙拿出来的时候洛边尽差点被吓住,心想姓名电话就算了,连他家房门钥匙居然都搞到了?!这人也太可怕了,追星都没这么追的吧?

不过凌峭这会儿眼神实在有点冷,冷得洛边尽奔出八百里的脑回路终于又奔了回来,让他想起了自己是为何进不了门。

洛边尽眨了眨眼,自己差点都给自己整蒙了,他尽力自然地笑了一下,问道:“……你是房东周阿姨家的人吗?”

不是邻居哦?还爱慕我容颜的那种?

凌峭有些不耐,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眼神却死死盯着他手里的凉皮儿。

洛边尽顺着他的目光下移,看着自己手里那一袋凉皮,这凉皮,为什么偏偏就在自己手里呢?啧。

四周落针可闻的寂静似乎都在彰显着两人之间的尴尬。不过事到如今,洛边尽也不好意思和小美人解释什么,总不能把他心里那些弯弯绕绕说出来吧,那多没排面。

洛边尽整理了一下心情,无视凌峭身上散出的嗖嗖冷气,哈哈干笑了一声,尽量若无其事地说:“……你说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真客气,谢了啊哥们儿。”

凌峭没遇上过这种事儿,但这人那副样子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他把目光从凉皮上撕下来,移到了洛边尽脸上,眼里很有些不可置信,一瞬间竟是气到失语,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边尽难得觉得自己这事办得有些不地道,但及时止损的机会也已经错过了,所以他接过钥匙开门之后,又回头冲凌峭抬了抬手中的凉皮,友好地问了句:“要不进来坐坐?一块儿吃点小凉皮儿?”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五一劳动节快落!!我也开始劳动了!

啾咪一口求收求评求包养专栏呀!

☆、有气儿

吃你大爷的小凉皮!那是你的凉皮吗你就邀请我,而且你瞅瞅你瞅瞅,他这动作语气是啥意思,跟这儿挑衅呢?诶瞧我这暴脾气,啊啊啊!

……可是这样的话、这样的语气,凌峭说不出来,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语言是多么的苍白贫瘠。

不过这也不妨碍他气鼓鼓地瞪上洛边尽一眼,然后……转身就走,那凛冽的背影看起来可潇洒,也可委屈了。

凌峭一直到回到家,拿起了他心心念念的报纸之后,都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将他们全家都爱的凉皮儿拱手让人了,真是令人费解。

好在他先前没有告诉他妈妈他买了凉皮,不然两手空空地回来,还真是丢人,说不定他爸和他弟回来知道之后,可能还得去替他讨回公道,那样就更丢人了。

不过凌峭觉得,他和那位又帅又逼的事儿逼以后应该江湖不见了,所以不如就互相遗忘吧,这点小事不足挂心。

所以他吃过晚饭之后,就收拾好心情开开心心地回学校了,虽然并没有人看出来他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明天是C市一中开学的日子,凌峭今年升上高二,他也借着学业渐重的原因申请了住校,从小到大,因为周婉不放心他,所以一直都就近照顾着他,这是凌峭头一回离家住校,心里头还有点小激动。

不过这话他也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他妈这人人如其名温婉是温婉,就是有点玻璃心,所以他在家的时候就把雀跃的情绪压了一压,免得他妈还以为他迫不及待地想单飞。

可是真到了寝室之后,凌峭的兴奋劲儿就泄了下去,因为609寝室里面,这个本该有着和谐混乱欢呼打闹声音的宽敞四人间,暂时只有他一个人。

因为他是高二才住校的,其他一些住校生大部分是从高一就开始住,像他这样的比较少,就算有一些也就正好补上了之前其他寝室的空缺,轮到他的时候,他就是单出来的那一个,所以现在就他一个人,独守空闺。

主要吧,每个学校都有点坟头蹦迪的传说,凌峭又有点儿夜盲,这种场景对他来说就显得有点诡异了;而且其他寝室的欢声笑闹和他这一室门庭冷落对比起来,就显得他特凄凉,放上一曲一剪梅就可以当场抱头痛哭的那种。

凌峭叹了口气,心想,算了,让我默默等下一个对的人吧,希望他翻山越岭而来,才对得起我倍受煎熬的等待。

到时候他肯定给他拉横幅,在心里——毕竟他是一个高冷的人,同学们都这么说。

凌峭怀着敬畏的心情早早洗漱完毕上床躺着,开开小夜灯,双手交叉平放在胸前,睡姿看着可安详。

安详得他没多大会儿就去会了周公,凌峭迷迷糊糊中都觉得,自己这入睡速度好像过□□速了,跟他爸似的,上一秒还在唉声叹气说自己失眠,下一秒却情不自禁打起了呼噜,当然这就是个比喻,他是个不打呼噜的健康人士。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峭一直觉得自己有些意识,不过却醒不过来,他淡定地安慰自己,这是做梦呢,那些虚影儿欻欻欻的,跟跑马灯似的,明儿就不记得了。

“用户187180您好,这里是一线系统,欢迎您的加入。”

凌峭翻了个身,心想,这梦不错,说话声儿这么清楚,不过这声音有点儿难听,有点像鸭子叫。

而且一线是什么?我梦的这是法制栏目?还是娱乐行业?

“游戏即将开始,请您尽快做好准备。”

这进展还挺快,都没什么废话,看来是法制栏目了。

“请您按如下人设完成任务,否则明天太阳照常升起,你却不再醒来。请按确认键。”

还有威胁这档程序,那真的是法制栏目没跑了。

凌峭这会儿还有心抽空想了想,这个梦,难道是在暗示什么吗?

梦约等于梦想,法制约等于法律,难道上天这是在暗示我,以后要从事法律行业为民服务吗!

可是有点想当大学老师诶。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更北北《人设总是在崩坏》点评: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16 20:02:19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7-16 20:02:19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16 20:02:19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16 20:02:19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7-16 20:02:19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7-16 20:02:19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7-16 20:02:19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7-16 20:02:19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7-16 20:02:19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7-16 20: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