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不见小说[天袭]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哥,我不想折腾了。”夏临知道夏凉势必不会罢休,“手术的风险,我一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我才会直接选择放弃。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余的日子,不想到死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口中的宋家少爷,自然就是指宋延了。夏临摇了摇头。夏凉深吸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医院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国内治不好,我们便去国外……”夏凉还欲再劝,周朔走进来道:“大少爷,宋家少爷来了。”夏临苦笑,宋延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他早前追求余洛桐的那些无赖手段都使了出来一一他该受宠若惊一下吗?”夏临没有再说话。

来生不见小说章节试读

《来生不见》作者:天袭【完结+番外】

文案:【第一卷 】宋延×夏临《来生不见》上辈子,夏临对宋延掏心掏肺,却始终摆脱不了备胎的命运。重活一世,夏临决定斩断孽缘、远离宋延,却发现,宋延也重生了……攻受双重生,时间有先后。

【第二卷 】周朔×夏凉《以下犯上》一个是爱在心底口难开的仆人,一个是钢铁直男突破天际的主子。直到有一天,命运向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也彻底打破了他们之间看似稳定的主仆关系。面对越来越强势霸道的周朔,夏凉该如何应对?每一卷结局都是HEHE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第一卷·第1章 祸不单行

夏临抬头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口。

家门紧闭。

他想起来,今天是宋延出差的第三天,按照计划,他应该还有两天才能回来。

夏临静静站在门外,手脚冰凉,神情恍惚,捏在手心里的诊断书仿若千钧,重得他抬不起手去打开那扇门。

即便是进了家门,也不会看到宋延的身影,不会有人来安慰他,拥抱他。

夏临不知恍惚了多久,最终还是动作滞缓地拿出钥匙开了门。

不料一进门,迎面扑来一阵呛人的烟味。

夏临下意识咳嗽了几声,定睛看时,发现宋延低头沉默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手中夹着半支烟,全身笼罩在缭绕烟雾之中,身前的茶几上,散乱的烟头拧得到处都是。

夏临愣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捏着诊断书的那只手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宋延说这件事,他不想看到宋延为他难过。

“怎么提前回来了?”他换了个轻松的语调,向窗前走去,“抽那么多烟,也不开窗透透气。”

“你站住。”宋延缓缓抬起头看向他,沉声说道。

夏临蓦然收住了脚步,他发现此刻的宋延面色黑沉,眼神阴郁,甚至带了点压抑不住的愤怒。

“怎么了?”他放低了音量,转而向宋延走去,“工作进行得不顺利?”

宋延却突然站了起来,目光一睇不瞬地盯住夏临,全身透出的戒备姿态,显然在拒绝他的靠近

“你猜,我这一次去C城,看见了谁?”

“谁?”

“余洛桐。”

夏临呼吸猛地一滞。

“怎么,”宋延继续盯着他,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很意外吗?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让我再找到洛桐。”

夏临心跳停了两拍,而后听见自己声音空洞地问:“洛桐他………回国了?”

“果然,你一早就知道他出国了。”宋延脸上嘲讽之意更重,甚至透出一丝深恶痛绝的恨,“可当初,你为什么骗我说洛桐死了?你就这么巴不得他早点死?

“我当初是逼不得……”

“啪——”

夏临尚未说完的话,被宋延落下的巴掌骤然打断。

他只觉眼前一黑,身体摇摇欲坠,赶紧伸手撑住墙壁,才堪堪稳住身形,

强忍着面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他低低喘了口气,待视线重新恢复清明,才缓缓说道:“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宋延冷笑:“你觉得,我还会愚蠢到再信你一次?”

“……”又一阵晕眩袭来,夏临闭了闭眼,刚组织起来的说辞,又被他重新咽了回去。

“无话可说了么?”宋延面上笑容寒涼入骨,“夏临,这些年我自问待你不薄,我也想过就这么跟你过一辈子履行与你白首偕老的承诺。但你是如何对我的?你骗我说洛桐死了,看着我痛苦彷徨了那么久,最终将我留在你身边,你嬴了,是不是心里很得意?”

夏临又闭了闭眼:“宋延,爱情没有输嬴,我承认我在你痛苦彷徨的时候趁虚而入,但欺骗你说洛桐已死,并非我本意。”

“够了!”宋延冷冷打断了他,“你这惺惺作态的模样,我多看一眼都嫌恶心。”

他疾步向门口走去,夏临突然神色慌张地追上来,拽住他的手臂,可怜地像一只即将被抛弃的宠物:“宋延你去哪里?”

宋延头也不回地甩开了他的手:“限你在一天之内,从我家搬出去!”

“……宋延?”夏临的脸色一点点地苍白了下去。

“我不想再看见你,请你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宋延说罢,走出去狠狠关上了门。

夏临站在原地愣怔了半晌,绝望的泪水渐渐漫了上来。

“余洛桐,你既然当初决心诈死消失,如今又何必再回来……”

他有些恨余洛桐的出尔反尔,但更恨此刻无计可施的自己。

他后退了几步,颓然坐在角落里,任凭眼泪无声流淌,一直坐到暮色降临。

终于,他想起了那份诊断书。

他擦干眼泪,低头看了看手中被捏皱得不成样子的诊断书,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

“就这样吧,”他重重吐出一口气来,自言自语,“这样…也好。”

他原本并未想好该如何告诉宋延这件事,但老天爷已经替他做出了决定。

其实不论余洛桐回国与否,他和宋延这辈子,都注定了不能白首偕老。

既然如此,不如让自己走得洒脱一些吧。

想到这里,夏临将诊断书揉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

然后,他打开窗驱散了室内的烟味,又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清理干净;将挂在阳台上的衣服收进来叠好,又将冰箱里的食物分门别类地贴上标签。

而后,他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箱,将家门钥匙退下来放在了鞋柜上,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承载了他与宋延好几年回忆的地方,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第2章 白月光

宋延回到家时,已是第二天下午。

他说给夏临一天的时间收拾东西滚蛋,就果真等足了二十四小时才回家。

与他出门前不同,此刻家中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连之前被他踢乱的鞋子也全部收进了鞋柜里,一双双摆放得整整齐齐。

—就像以前他每一次回到家的感觉一样。

宋延的第一反应是,夏临难道还没走?事到如今,他还想厚着脸皮留在这里不成?

他冲进卧室里逮人,然而并没有看见夏临的身影。

他又去了其他几个房间,依然没有。

这个坐落在普通住宅区两室一厅的房子面积不算大,屋里藏没藏人,一眼便能看到底。

他又走进更衣室,发现衣柜里空了一半,属于夏临的衣物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这一下,他才确信夏临是真的已经离开了。

他默默叹了口气,习惯性地点上一支烟,靠着更衣室的柜门席地坐了下来,心情复杂难以名状。

在这之前,他心里一直窝着一团火,愤怒地快要失去理智。因为夏临的欺骗,他没能及时把余洛桐找回来,他与洛桐空白的这几年时间,彻底将他们剥离出了彼此的世界。

因此,他理所当然地将满腔的愤怒全都发泄在了夏临身上,他要夏临为此付出代价。

但与夏临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要说完全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那一巴掌掴下去的时候,他的心里也跟着抽了一抽。

但很快理智提醒他,在这件事上,绝对不能心软,不能妥协,不能原谅。

他知道夏临爱他入骨,愿意为他付出一切,那么,对他最大的惩罚,就是让他从自己面前消失,老死不相往来。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夏临乖乖离开了这个家,带走了所有的衣物用品,走得那么干脆利落,反而让他内心生出一丝荒芜之感。

其实凭良心说,作为长期的生活伴侣,夏临是完全够格的,他能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又很懂得制造情趣,大大上也非常放得开,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宋延几乎没有出去打野食的欲望,因为家里这位就已经把他的方方面面都照顾得很好了。

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他可能就这样跟夏临过一辈子了。

但就是在这件事上,他无法原谅夏临,因为余洛桐是他的底线,谁也不能这样欺骗玩弄他,就算是夏临也不行。

他知道夏临的离开,肯定会让自己有些不适应,但是没有关系,习惯是可以改变的,他可以把习惯夏临的存在,变成习惯没有夏临的存在。

他默默抽完一支烟,然后站起身,去冰箱里拿矿泉水

令他意外的是,冰柜里几乎每一样东西都贴上了标签,标签上写着保质期和食用注意事项。

对于夏临这种做事有条不紊一丝不苟的强迫症,宋延丝毫不意外他把冰箱弄成这个样子。

如果是以前,他也就一笑而过了,但如今,这种事无巨细贴标签做注释的行为,在他看来无异于自刷存在感。

“想通过这点伎俩来挽回感情?想得美。”宋延冷笑了一声,撕下所有标签,全部丢进了废纸篓。

这天晚上,不会做饭的宋延没能吃上一顿像样的晚餐,只能去app里面叫外卖。

外卖吃到一半,微信里突然进来一条信息:“延哥,我到B城了,晚上有空吗,出来喝一杯?”

发信人是刚加了好友的余洛桐。

宋延两眼一亮,喜不自禁,立即回道:“好,你在哪里,定位发我

随后他吃了一半的外卖也顾不上收拾,便拿起车钥匙出去了。

余洛桐发给他的定位是在市中心的一家gay吧,名叫【午夜飞行】。

那家酒吧基本当地的圈内人都知道,以前宋延和夏临也凑兴去过几次,所以找起来非常熟门熟路。

酒吧老板是个斯文人,整个环境营造得十分轻松惬意,安静宁谧。

宋延一进门,便看见对门而坐的余洛桐举起一条胳膊,笑着招呼他:“延哥,这里。”

他笑了笑,快步走上去。

但是没走几步,他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在余洛桐的左手边,坐着一名与他年龄相仿的瘦高男子,两人坐姿十分亲密,那男子还将余洛桐的一只手握在掌心,无意识地摩挲把玩。

一一这绝不是普通朋友之间会做出来的举动,难道这人是洛桐的

宋延将目光移至那人脸上,而对方也正好抬起眼眸与他对视。

四目相触的瞬间,彼此都接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敌意。

第3章 呼叫失败

那名男子几乎是下意识的,握住余洛桐的左手往自己身边拽了拽。

很明显的宣告主权的举动

余洛桐却对眼下这微妙的气氛毫无所觉,只是兴高采烈地招呼宋延在他们对面坐下,然后扭头对身边的男子说:“戴维,这是我跟你提过的延哥,宋延。”

又对宋延说:“这是戴维,嗯…。我家那位。”

戴维挑眉笑了笑,向宋延伸出手,用有些蹩脚的汉语说:“你好。”

之前的猜想被证实,宋延一颗心渐渐凉了下去。

他原以为,此次与洛桐重逢,只要努力一下,他们还是有希望走到一起的,但是他没想到,半途会杀出这么个程咬金。

虽然很不想与此人握手,但宋延还是努力维持自己得体的形象,与他短暂一握,问道:“哪国人?”

“美籍华裔。”余洛桐在旁解释说,“戴维是我去美国之后认识的,刚开始我人生地不熟,口语也不好,他帮了我很多,一来二去的,我们就……”

宋延却打断了他的话:“前几天在C城,怎么只有你一个?”

“之前跟戴维有些口角,”余洛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一时冲动,就一个人跑回了国,戴维一路追到了C城,然后……我们就和好了。”

戴维听了这话,有些宠溺地摸了摸余洛桐的脑袋。

余洛桐又说:“对了,延哥,我听说你跟夏临在一起了,夏临呢,怎么不叫他一起出来?”

宋延没想到余洛桐会以这样一种熟稔的语气提起夏临,狐疑之下没好气地说:“我跟他掰了。”

“掰了?”余洛桐一怔,有些没反应过来

宋延沉默了片刻,也顾不得戴维在旁,直言道:“洛桐,我对你的感情,你心里应该最清楚。当初他骗我说你客死异乡,连尸首都找不回来,让我痛苦得几乎活不下去,我。我……实在无法原谅他。”

余洛桐望着宋延愣怔半晌,才喃喃说道:“夏临他……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宋延一怔:“告诉我什么?”

余洛桐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才说:“其实当初,是我拜托他帮我圆的谎。”

宋延猛地站起身瞪着他:“你说什么?

余洛桐被吓了一跳,往戴维怀里缩了缩,戴维立即揽住余洛桐的肩膀,向宋延投来警告的目光

宋延也意识到自己把余洛桐吓住了,但他此刻脑中一片混乱,原地站了半晌,才缓缓坐了回去,扶着额头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余洛桐心有余悸地喝了口咖啡,才缓缓道出事情原委:“延哥,以前我是真的喜欢你,当你告诉我说,你为了我跟家里人出柜的时候,我既感动又害怕。”

“你是宋家独苗,是宋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你家里人怎么可能这样放任你不管。所以后来,你被家里安排去英国游学期间,你爷爷就找上了我。”

宋延向前倾了倾身:“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余洛桐闭了闭眼:“你爷爷只是让我清醒地认识到,如果我坚持要跟你在一起,会给你带了多大的灾难……我不能这么自私,更不能让自己成为你的负累。”

宋延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洛桐,你太单纯太善良了,他只是吓唬你罢了,如果我们真要在一起,他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你看我现在和夏临在一起,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生活条件不如以往,但我们依然活得很好。”

余洛桐苦笑了一下:“我怎么能跟夏临比,他有他的家族后盾,而我,什么都没有。”

宋延沉默了,余洛桐说得没错,夏临在各种意义上看,都要比余洛桐强大,所以当年他敢当着两大家族的面强势出柜,而洛桐,却只能落荒而逃。

所以,当初那一场死亡的假象,是我爷爷在背后主导的?”

余洛桐点了点头:“你爷爷说,以你的性格,势必不会轻易与我断情,只有我死,才能彻底绝了你的念想。”

宋延垂着头,陷入了沉默

余洛桐又说:“我原本答应过你爷爷,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但是后来我听说你跟夏临在一起了,你爷爷也没有再为难你们,想必他老人家已经想开了,所以我才偷偷溜回国内,没想到去了C城就跟你碰上了。那时候我因为正好跟戴维闹脾气,所以也没什么心情跟你细说,没想到害你跟夏临吵架,是我不好。”

宋延有些心烦意乱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垂头丧气地安慰他:“这不怪你,只怪我脾气不好…”

他突然想起昨天下午他还不由分说掴了夏临一巴掌,心里猛抽了一下。

当时夏临是什么表情,他不太想得起来了,他只依稀记得,夏临好像试图跟他解释,但他没有耐心听下去。

这么一想,他心里越发烦躁了,对夏临的恼恨一旦落了空,就变成满满的愧疚袭遍全身。

他猛地灌下一大杯啤酒,然后站起身说:“不好意思,我先告辞了。”

他疾步走出酒吧,被夜风一吹,顿时脑子清明了一些。

他在自己车前徘徊了几步,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两人磕绊吵嘴,都是夏临先低的头。

但是这一次,要等夏临先低头可能会有点难了。

踌躇良久后,宋延鼓起勇气给夏临发了一条微信:“在哪?”

等了好几分钟,也没有等来夏临的回复。

他终于忍耐不住,直接拨了夏临的电话号码。

嘟嘟两声之后,耳边传来冷冰冰的提示音一—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第4章 兄长

已经过去两天了,宋延依然没能联系上夏临。

打电话问了几个朋友,也都说不知道夏临的下落。

宋延这才明白过来,夏临是真的在躲着他。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以前每次吵架,都是夏临主动来哄他,而今变换角色,他竟一时不知去哪里找夏临。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天袭《来生不见》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来生不见小说[天袭]在线试读

“哥,我不想折腾了。”夏临知道夏凉势必不会罢休,“手术的风险,我一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我才会直接选择放弃。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余的日子,不想到死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口中的宋家少爷,自然就是指宋延了。夏临摇了摇头。夏凉深吸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医院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国内治不好,我们便去国外……”夏凉还欲再劝,周朔走进来道:“大少爷,宋家少爷来了。”夏临苦笑,宋延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他早前追求余洛桐的那些无赖手段都使了出来一一他该受宠若惊一下吗?”夏临没有再说话。...

2019-07-16 15:00:47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小说[皮皮虾]在线试读

一会儿是丧气地招不到客人的鸭子,一会儿是追着车狂奔的霸王龙,一会儿是扣住车门的小流氓。“请问你是什么公司?”“……”周缙脸上挂着微笑,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客气,活脱脱一个小流氓。这鸭子身上怕不是埋了宝藏吧。十来分钟,三个台本自然切换,就他了。充满冲突的台本被他演绎地毫无痕迹,每一集都引发各路粉丝大战,周缙迅速吸收一波粉丝,在节目播出一半时,拿到了人生第一个男二,痴心女主的大反派最后孤独而死,让无数观众眼泪流干。...

2019-07-16 15:00:47

我们总裁他人傻钱多小说[沈时缺]在线试读

盛长安心里有一些烦躁,想想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的表现不太好。方知易报了地址,接着又问:“盛总您刚刚在里面说的那些话……”于是他干脆决定放弃自己包养的念头:“主要是防止之后赵总再找你麻烦,你不必放在心上,不是要捆住你的意思。”接下来怎么办?怎么不经意的再提起来包养的事呢?“你家在哪儿?”其实被包养也不是什么大事啊——如果是被这么好看的人包养的话。方知易住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盛长安停下车,冲他点点头:“那我就不往里面送你了。”...

2019-07-16 15:00:47

熟思小说[玎湘]在线试读

苏林并没有说什么,接过钱,又低头开始预习着面前的课本,徐明哲发现苏林有自己的学习规律,他总是很早就来到教室,然后把一天要上的课程,先预习一遍。这时尚文苑转过头来,朝徐明哲挑了下眉:“徐少,你还不知道吧,你旁边可坐了位大神。”尚文苑仿佛也习惯了苏林的孤僻,接着说道;“上个星期摸底考出来了,等会儿老刘可能就来宣布成绩了,我听说,这次文科班的前三名,咱班就占了俩。当然有梅思琪这位学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学霸,咱们班妥妥的稳包前几名。但是你猜怎么着?”徐明哲坐下的时候,把五百块钱递给了苏林,苏林一抬头,徐明哲看着那张脸...

2019-07-16 15:00:47

白月光,我的小说[百叶草]在线试读

死一般的寂静萦绕在电梯前,叮咚一声响,电梯大门又打开。走出电梯门的几个年轻女孩本想多看几眼帅气多金的兰部长,却被他脸上的阴霾吓得脚步匆匆,不敢停留。傅时初观察兰硕布满阴霾的俊脸,垂死挣扎般解释道:“外太空居住在宇宙,他们长得跟人类不一样,生长环境也不同,审美观当然不能一概而论。”顿了顿,补充道:“不是我们兰部长长得不好看,而是他们不懂得欣赏。”看着忽哥一脸“你不乐意直说啊”、我又不会勉强你”、我很亲民的”、“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的表情,堵得傅时初百口莫辩。忽哥拼命忍住笑,一字不漏重复道:“外太空公主审美观...

2019-07-16 15:00:47

上北下南小说[一个十三]在线试读

是你爸妈不相爱,还是你爸妈不做/爱?在心里默念了狗东西狗东西狗东西,表面上仍然继续保持微笑,温柔有礼的回答对方,“我的父母非常相爱,而我却只是个意外。”许才子这脾气熟人都知道,属炮仗的,一点就炸,最是记仇,对得罪过自己的人记得比中国古诗词还熟,只要有机会就会加倍讨回来。“敢问对方二辩,你方认为爱情与性无关,这样的话,那,你从哪儿来的?”不知道为啥,许轻舟就是莫名读懂了顾尧话里的潜台词,这潜台词充满着一股想打架的韵味,许才子这火蹭蹭蹭的直接烧到天灵盖儿,分分钟可以表演个原地爆炸。于是乎终于到自己提问的时候,...

2019-07-16 15:00:47

专属深爱小说[冰块儿]在线试读

夏希艾点点头,思考了会儿,说:“他今天帮了我不少,我想再去道个谢。”“好。”夏希艾应了声,出了化妆间。起码比他过去生活环境里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好。“没事儿,江流深估计被凑过几十对了,他不会在意的,你也别往心里去,过段时间就消停了。”许彤看了眼节目安排表:“去吧,这会儿他应该在后台候场呢,我在这儿等你,龙姐让我往官博传点演出照片。”他走近了些,刚想打声招呼,突然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江流深不置可否:“要...

2019-07-16 15:00:47

一触即燃小说[猎人瞳]在线试读

“真的。”于燃点头,“但初三的时候老师都很认真地教我们。”当时于燃只是一时冲动,毕竟他在校为人处世的原则之一就是“不要牵扯到大人”,但事后他也没有后悔。那天是初三第一次月考成绩公布,数学老师完全没有讲解试卷的意思,只说了句“反正教你们也是浪费时间,一帮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就直接转身走人。原本准备认真听课的于燃倏地站起来,第一次对成年长辈动了手。“你们那学校是不是天天打架啊?”“我听说有女生怀孕了是吗?”“学生打架家长知道吗?”周围几个人怀着猎奇的心态,七嘴八舌地对于燃提问。方昭最先对于燃投以关切又同情的眼...

2019-07-16 15:00:47

天生欠你小说[哪啦辣]在线试读

“嗬!呃~……”不会要早产吧!!!心跳加速,田淮靖有些慌了。心里评估着可能性。骨头都有些酸痛感,腿发软。稍稍缓和两分钟,感觉好一点,身上光溜溜的,水都自己向下流走,田淮靖慢慢直起身来,刚刚脊椎骨要垂直地面那刻,就是雷劈闪光似的惊炸的疼,那种突然闪到的感觉,又让他不敢直立。一手抓紧面盆,左腿轻靠过去,依了身,卸了部分重量,另一只手腾出来摸摸肚子,脸色微变。不不不,应该是假性宫缩,生产会先破水。跟上次撞击后流产有关吗,难道是子宫受损的裂口有问题。不可能啊?植入的基因修复细胞没有任何问题,实验多次了。怀孕之前弹...

2019-07-16 15:00:47

不许吃我小说[似川]在线试读

《不许吃我》作者:似川【完结+番外】文案:那个受我管教的问题学生喜欢吃我怎么办?余绍棠是只圆滚滚的山雀精,他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身份,去到人类世界做了老师,每天对着学生们叽...

2019-07-16 15: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