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不见小说[天袭]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哥,我不想折腾了。”夏临知道夏凉势必不会罢休,“手术的风险,我一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我才会直接选择放弃。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余的日子,不想到死都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口中的宋家少爷,自然就是指宋延了。夏临摇了摇头。夏凉深吸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医院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国内治不好,我们便去国外……”夏凉还欲再劝,周朔走进来道:“大少爷,宋家少爷来了。”夏临苦笑,宋延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他早前追求余洛桐的那些无赖手段都使了出来一一他该受宠若惊一下吗?”夏临没有再说话。

来生不见小说章节试读

《来生不见》作者:天袭【完结+番外】

文案:【第一卷 】宋延×夏临《来生不见》上辈子,夏临对宋延掏心掏肺,却始终摆脱不了备胎的命运。重活一世,夏临决定斩断孽缘、远离宋延,却发现,宋延也重生了……攻受双重生,时间有先后。

【第二卷 】周朔×夏凉《以下犯上》一个是爱在心底口难开的仆人,一个是钢铁直男突破天际的主子。直到有一天,命运向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也彻底打破了他们之间看似稳定的主仆关系。面对越来越强势霸道的周朔,夏凉该如何应对?每一卷结局都是HEHE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第一卷·第1章 祸不单行

夏临抬头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口。

家门紧闭。

他想起来,今天是宋延出差的第三天,按照计划,他应该还有两天才能回来。

夏临静静站在门外,手脚冰凉,神情恍惚,捏在手心里的诊断书仿若千钧,重得他抬不起手去打开那扇门。

即便是进了家门,也不会看到宋延的身影,不会有人来安慰他,拥抱他。

夏临不知恍惚了多久,最终还是动作滞缓地拿出钥匙开了门。

不料一进门,迎面扑来一阵呛人的烟味。

夏临下意识咳嗽了几声,定睛看时,发现宋延低头沉默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手中夹着半支烟,全身笼罩在缭绕烟雾之中,身前的茶几上,散乱的烟头拧得到处都是。

夏临愣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捏着诊断书的那只手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宋延说这件事,他不想看到宋延为他难过。

“怎么提前回来了?”他换了个轻松的语调,向窗前走去,“抽那么多烟,也不开窗透透气。”

“你站住。”宋延缓缓抬起头看向他,沉声说道。

夏临蓦然收住了脚步,他发现此刻的宋延面色黑沉,眼神阴郁,甚至带了点压抑不住的愤怒。

“怎么了?”他放低了音量,转而向宋延走去,“工作进行得不顺利?”

宋延却突然站了起来,目光一睇不瞬地盯住夏临,全身透出的戒备姿态,显然在拒绝他的靠近

“你猜,我这一次去C城,看见了谁?”

“谁?”

“余洛桐。”

夏临呼吸猛地一滞。

“怎么,”宋延继续盯着他,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很意外吗?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让我再找到洛桐。”

夏临心跳停了两拍,而后听见自己声音空洞地问:“洛桐他………回国了?”

“果然,你一早就知道他出国了。”宋延脸上嘲讽之意更重,甚至透出一丝深恶痛绝的恨,“可当初,你为什么骗我说洛桐死了?你就这么巴不得他早点死?

“我当初是逼不得……”

“啪——”

夏临尚未说完的话,被宋延落下的巴掌骤然打断。

他只觉眼前一黑,身体摇摇欲坠,赶紧伸手撑住墙壁,才堪堪稳住身形,

强忍着面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他低低喘了口气,待视线重新恢复清明,才缓缓说道:“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宋延冷笑:“你觉得,我还会愚蠢到再信你一次?”

“……”又一阵晕眩袭来,夏临闭了闭眼,刚组织起来的说辞,又被他重新咽了回去。

“无话可说了么?”宋延面上笑容寒涼入骨,“夏临,这些年我自问待你不薄,我也想过就这么跟你过一辈子履行与你白首偕老的承诺。但你是如何对我的?你骗我说洛桐死了,看着我痛苦彷徨了那么久,最终将我留在你身边,你嬴了,是不是心里很得意?”

夏临又闭了闭眼:“宋延,爱情没有输嬴,我承认我在你痛苦彷徨的时候趁虚而入,但欺骗你说洛桐已死,并非我本意。”

“够了!”宋延冷冷打断了他,“你这惺惺作态的模样,我多看一眼都嫌恶心。”

他疾步向门口走去,夏临突然神色慌张地追上来,拽住他的手臂,可怜地像一只即将被抛弃的宠物:“宋延你去哪里?”

宋延头也不回地甩开了他的手:“限你在一天之内,从我家搬出去!”

“……宋延?”夏临的脸色一点点地苍白了下去。

“我不想再看见你,请你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宋延说罢,走出去狠狠关上了门。

夏临站在原地愣怔了半晌,绝望的泪水渐渐漫了上来。

“余洛桐,你既然当初决心诈死消失,如今又何必再回来……”

他有些恨余洛桐的出尔反尔,但更恨此刻无计可施的自己。

他后退了几步,颓然坐在角落里,任凭眼泪无声流淌,一直坐到暮色降临。

终于,他想起了那份诊断书。

他擦干眼泪,低头看了看手中被捏皱得不成样子的诊断书,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

“就这样吧,”他重重吐出一口气来,自言自语,“这样…也好。”

他原本并未想好该如何告诉宋延这件事,但老天爷已经替他做出了决定。

其实不论余洛桐回国与否,他和宋延这辈子,都注定了不能白首偕老。

既然如此,不如让自己走得洒脱一些吧。

想到这里,夏临将诊断书揉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

然后,他打开窗驱散了室内的烟味,又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清理干净;将挂在阳台上的衣服收进来叠好,又将冰箱里的食物分门别类地贴上标签。

而后,他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箱,将家门钥匙退下来放在了鞋柜上,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承载了他与宋延好几年回忆的地方,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第2章 白月光

宋延回到家时,已是第二天下午。

他说给夏临一天的时间收拾东西滚蛋,就果真等足了二十四小时才回家。

与他出门前不同,此刻家中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连之前被他踢乱的鞋子也全部收进了鞋柜里,一双双摆放得整整齐齐。

—就像以前他每一次回到家的感觉一样。

宋延的第一反应是,夏临难道还没走?事到如今,他还想厚着脸皮留在这里不成?

他冲进卧室里逮人,然而并没有看见夏临的身影。

他又去了其他几个房间,依然没有。

这个坐落在普通住宅区两室一厅的房子面积不算大,屋里藏没藏人,一眼便能看到底。

他又走进更衣室,发现衣柜里空了一半,属于夏临的衣物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这一下,他才确信夏临是真的已经离开了。

他默默叹了口气,习惯性地点上一支烟,靠着更衣室的柜门席地坐了下来,心情复杂难以名状。

在这之前,他心里一直窝着一团火,愤怒地快要失去理智。因为夏临的欺骗,他没能及时把余洛桐找回来,他与洛桐空白的这几年时间,彻底将他们剥离出了彼此的世界。

因此,他理所当然地将满腔的愤怒全都发泄在了夏临身上,他要夏临为此付出代价。

但与夏临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要说完全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那一巴掌掴下去的时候,他的心里也跟着抽了一抽。

但很快理智提醒他,在这件事上,绝对不能心软,不能妥协,不能原谅。

他知道夏临爱他入骨,愿意为他付出一切,那么,对他最大的惩罚,就是让他从自己面前消失,老死不相往来。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夏临乖乖离开了这个家,带走了所有的衣物用品,走得那么干脆利落,反而让他内心生出一丝荒芜之感。

其实凭良心说,作为长期的生活伴侣,夏临是完全够格的,他能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又很懂得制造情趣,大大上也非常放得开,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宋延几乎没有出去打野食的欲望,因为家里这位就已经把他的方方面面都照顾得很好了。

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他可能就这样跟夏临过一辈子了。

但就是在这件事上,他无法原谅夏临,因为余洛桐是他的底线,谁也不能这样欺骗玩弄他,就算是夏临也不行。

他知道夏临的离开,肯定会让自己有些不适应,但是没有关系,习惯是可以改变的,他可以把习惯夏临的存在,变成习惯没有夏临的存在。

他默默抽完一支烟,然后站起身,去冰箱里拿矿泉水

令他意外的是,冰柜里几乎每一样东西都贴上了标签,标签上写着保质期和食用注意事项。

对于夏临这种做事有条不紊一丝不苟的强迫症,宋延丝毫不意外他把冰箱弄成这个样子。

如果是以前,他也就一笑而过了,但如今,这种事无巨细贴标签做注释的行为,在他看来无异于自刷存在感。

“想通过这点伎俩来挽回感情?想得美。”宋延冷笑了一声,撕下所有标签,全部丢进了废纸篓。

这天晚上,不会做饭的宋延没能吃上一顿像样的晚餐,只能去app里面叫外卖。

外卖吃到一半,微信里突然进来一条信息:“延哥,我到B城了,晚上有空吗,出来喝一杯?”

发信人是刚加了好友的余洛桐。

宋延两眼一亮,喜不自禁,立即回道:“好,你在哪里,定位发我

随后他吃了一半的外卖也顾不上收拾,便拿起车钥匙出去了。

余洛桐发给他的定位是在市中心的一家gay吧,名叫【午夜飞行】。

那家酒吧基本当地的圈内人都知道,以前宋延和夏临也凑兴去过几次,所以找起来非常熟门熟路。

酒吧老板是个斯文人,整个环境营造得十分轻松惬意,安静宁谧。

宋延一进门,便看见对门而坐的余洛桐举起一条胳膊,笑着招呼他:“延哥,这里。”

他笑了笑,快步走上去。

但是没走几步,他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在余洛桐的左手边,坐着一名与他年龄相仿的瘦高男子,两人坐姿十分亲密,那男子还将余洛桐的一只手握在掌心,无意识地摩挲把玩。

一一这绝不是普通朋友之间会做出来的举动,难道这人是洛桐的

宋延将目光移至那人脸上,而对方也正好抬起眼眸与他对视。

四目相触的瞬间,彼此都接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敌意。

第3章 呼叫失败

那名男子几乎是下意识的,握住余洛桐的左手往自己身边拽了拽。

很明显的宣告主权的举动

余洛桐却对眼下这微妙的气氛毫无所觉,只是兴高采烈地招呼宋延在他们对面坐下,然后扭头对身边的男子说:“戴维,这是我跟你提过的延哥,宋延。”

又对宋延说:“这是戴维,嗯…。我家那位。”

戴维挑眉笑了笑,向宋延伸出手,用有些蹩脚的汉语说:“你好。”

之前的猜想被证实,宋延一颗心渐渐凉了下去。

他原以为,此次与洛桐重逢,只要努力一下,他们还是有希望走到一起的,但是他没想到,半途会杀出这么个程咬金。

虽然很不想与此人握手,但宋延还是努力维持自己得体的形象,与他短暂一握,问道:“哪国人?”

“美籍华裔。”余洛桐在旁解释说,“戴维是我去美国之后认识的,刚开始我人生地不熟,口语也不好,他帮了我很多,一来二去的,我们就……”

宋延却打断了他的话:“前几天在C城,怎么只有你一个?”

“之前跟戴维有些口角,”余洛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一时冲动,就一个人跑回了国,戴维一路追到了C城,然后……我们就和好了。”

戴维听了这话,有些宠溺地摸了摸余洛桐的脑袋。

余洛桐又说:“对了,延哥,我听说你跟夏临在一起了,夏临呢,怎么不叫他一起出来?”

宋延没想到余洛桐会以这样一种熟稔的语气提起夏临,狐疑之下没好气地说:“我跟他掰了。”

“掰了?”余洛桐一怔,有些没反应过来

宋延沉默了片刻,也顾不得戴维在旁,直言道:“洛桐,我对你的感情,你心里应该最清楚。当初他骗我说你客死异乡,连尸首都找不回来,让我痛苦得几乎活不下去,我。我……实在无法原谅他。”

余洛桐望着宋延愣怔半晌,才喃喃说道:“夏临他……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宋延一怔:“告诉我什么?”

余洛桐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才说:“其实当初,是我拜托他帮我圆的谎。”

宋延猛地站起身瞪着他:“你说什么?

余洛桐被吓了一跳,往戴维怀里缩了缩,戴维立即揽住余洛桐的肩膀,向宋延投来警告的目光

宋延也意识到自己把余洛桐吓住了,但他此刻脑中一片混乱,原地站了半晌,才缓缓坐了回去,扶着额头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余洛桐心有余悸地喝了口咖啡,才缓缓道出事情原委:“延哥,以前我是真的喜欢你,当你告诉我说,你为了我跟家里人出柜的时候,我既感动又害怕。”

“你是宋家独苗,是宋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你家里人怎么可能这样放任你不管。所以后来,你被家里安排去英国游学期间,你爷爷就找上了我。”

宋延向前倾了倾身:“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余洛桐闭了闭眼:“你爷爷只是让我清醒地认识到,如果我坚持要跟你在一起,会给你带了多大的灾难……我不能这么自私,更不能让自己成为你的负累。”

宋延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洛桐,你太单纯太善良了,他只是吓唬你罢了,如果我们真要在一起,他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你看我现在和夏临在一起,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生活条件不如以往,但我们依然活得很好。”

余洛桐苦笑了一下:“我怎么能跟夏临比,他有他的家族后盾,而我,什么都没有。”

宋延沉默了,余洛桐说得没错,夏临在各种意义上看,都要比余洛桐强大,所以当年他敢当着两大家族的面强势出柜,而洛桐,却只能落荒而逃。

所以,当初那一场死亡的假象,是我爷爷在背后主导的?”

余洛桐点了点头:“你爷爷说,以你的性格,势必不会轻易与我断情,只有我死,才能彻底绝了你的念想。”

宋延垂着头,陷入了沉默

余洛桐又说:“我原本答应过你爷爷,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但是后来我听说你跟夏临在一起了,你爷爷也没有再为难你们,想必他老人家已经想开了,所以我才偷偷溜回国内,没想到去了C城就跟你碰上了。那时候我因为正好跟戴维闹脾气,所以也没什么心情跟你细说,没想到害你跟夏临吵架,是我不好。”

宋延有些心烦意乱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垂头丧气地安慰他:“这不怪你,只怪我脾气不好…”

他突然想起昨天下午他还不由分说掴了夏临一巴掌,心里猛抽了一下。

当时夏临是什么表情,他不太想得起来了,他只依稀记得,夏临好像试图跟他解释,但他没有耐心听下去。

这么一想,他心里越发烦躁了,对夏临的恼恨一旦落了空,就变成满满的愧疚袭遍全身。

他猛地灌下一大杯啤酒,然后站起身说:“不好意思,我先告辞了。”

他疾步走出酒吧,被夜风一吹,顿时脑子清明了一些。

他在自己车前徘徊了几步,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两人磕绊吵嘴,都是夏临先低的头。

但是这一次,要等夏临先低头可能会有点难了。

踌躇良久后,宋延鼓起勇气给夏临发了一条微信:“在哪?”

等了好几分钟,也没有等来夏临的回复。

他终于忍耐不住,直接拨了夏临的电话号码。

嘟嘟两声之后,耳边传来冷冰冰的提示音一—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第4章 兄长

已经过去两天了,宋延依然没能联系上夏临。

打电话问了几个朋友,也都说不知道夏临的下落。

宋延这才明白过来,夏临是真的在躲着他。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以前每次吵架,都是夏临主动来哄他,而今变换角色,他竟一时不知去哪里找夏临。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天袭《来生不见》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7-16 15:00:47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7-16 15:00:47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7-16 15:00:47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7-16 15:00:47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7-16 15:00:47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7-16 15:00:47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7-16 15:00:47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7-16 15:00:47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7-16 15:00:47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7-16 15: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