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你干啥小说[茶老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石嘉扬拿着传单说:“这个麻将社听说就是每周大家一起打麻将,这个火锅社就是一起吃火锅,电影社就是一起看电影,还有电竞社,桌游……”叶树想,去看看也没什么,反正找兼职也不在这一时。跳啦啦操的,跳街舞的,跳国标的,弹吉他的,弹钢琴的,弹古琴的,吹长笛的,吹口琴的,吹箫的……奇妙地都占据了舞台的一个角落,诡异地凌乱而统一。“学校里的二百多个社团都在招新呢,去看看嘛,万一有看对眼的,多好。”付哲道。“这才是大学生活啊,太幸福了,再也不用担心没人陪我打游戏了啊啊啊啊!”“树叶,你有啥社团想加的吗?我想加入吉他社,和大

管你干啥小说章节试读

《管你干啥》作者:茶老汉【完结】

文案

叶树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管自己,这辈子也没有人可以管住自己,甚至大咧咧地说:我就是自己的光,是生命中唯一的星!

顾念尘是他大学第一个同桌,长得挺帅,就是话少,外加面瘫,后来发现这个同桌早就认识,不就是小时候弄丢了的小伙伴吗?

于是叶树就想逗逗他,没想到这一逗,嗯,打脸打得真疼…

我不会管你干啥,我希望你自由独立而无用;我会管你一辈子,衣食住行喜怒哀乐都管得好好的。

CP:阳光帅气&时不时皮下&经常撩土&树 X 高冷深情&温柔内敛&经常被撩&土,双学霸

Tips:

轻轻轻松,有点慢热,前期不虐,后期很甜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树,顾念尘 ┃ 配角:石嘉扬,付哲,其他朋友 ┃ 其它:

☆、第1章

“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同学加入D大的大家庭”,叶树站在D大的门口抬头瞅了眼大红的横幅,然后垂下眼看了看手机里的地图导航,应该是这里了。他是D大的大一新生,出了火车站之后坐了一趟地铁,倒了两班公交,又步行2公里多才站在D大的门口。

本来想打个出租车到学校的,可是各个学校都是这两天开学,一个新生的一家人就占用了一辆车。

好不容易半个小时等到了一辆,结果被一个男生抢先拉开了车门,叶树想和对方拼个车,毕竟两人行李都不多,可是对方面无表情地拒绝了,理由是不顺路。

司机大哥听完叶树的地址说:“顺路,顺路,完全顺路,都是D大嘛。”

“我不喜欢有人坐我旁边,先来后到这辆车我包了。”男生淡淡地说。

“大家都是同学,你看看这里打车那么难,天气那么热,就一起拼个呗,我请你喝冰可乐。”叶树试着说服对方。

“我最讨厌可乐了,冰的更讨厌。”男生冷冷地丢出一句。

司机大哥想再劝劝,结果被男生一句“我付你三个人的车费”打得临时改口:“同学,你再等等,说不定很快就有车了,我先走了哈。”然后司机就利索地开走了。

“冰可乐不行,冰柠檬水也行嘛,巧克力冰沙,可爱多都可以的啊,与人为善不好吗?上天啊,来救救我这棵快被热死的树吧!”叶树无奈嘟囔了两句,然后决定乘公交去学校。

学校周围挺热闹的,能看到很多送孩子入学的家长,爸妈都拎着大包小包,有的还给孩子打着伞。

八月的天气,太阳依旧毫不留情地释放着它的热情,叶树用手背匆忙抹了下额头的汗,快步走进学校。

从正门进入后,按照通知找到了报道的地点。一条两边种满了法国梧桐的道路,每棵树似乎都有几十的年龄,比手掌大的绿油油的树叶就那样肆无忌惮地接受阳光的暴晒。

树荫下零散地分布着各个院系的报道地点,穿着黄色志愿服的学长学姐在分发新生入学手册,不时响起的“咔嚓”声记录下了一张张青涩的面孔。

“学弟,你好,是来报道的吗?哪个院系的啊?认识路吗,我带你去你们班报道的地方,好不好呀?”叶树被一个穿志愿服的男生拦住,他看了眼对方,露出一个标准的人畜无害的笑容,“谢谢学长,我是经管试验班的,自己去找就好了,不用麻烦学长了。”

“那我帮你拉行李箱吧,经管试验班在前边四五百米处,很近的,不麻烦。”男生说着就从叶树手里夺过行李箱,往前走。叶树无奈只好跟着他。

报道处就一张课桌,旁边的树上贴着“经管试验班1班”的橙底白字纸条,桌子上放着新生入学手册,签到表之类的东西,桌子后坐着两个男生,一个穿蓝色短袖,一个穿黄色短袖,两个人在开黑,看起来都很年轻。

叶树不知道他们是志愿者还是辅导员,该称呼学长还是老师,只好出声打断,“你们好,我叫叶树,是经管1班的新生,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

蓝短袖男生听见声音抬起了头,然后唰地一下站起来,并用胳膊捅了捅黄色短袖男生,“快点,快点,来小朋友了,干正事!”

然后对叶树说,“哦哦,树叶同学是吧,你好你好,我是你的辅导员尤航,欢迎你加入经管1班的大家庭,希望接下来一起度过四年的美好时光。”

“这是新生入学手册,随便看看就行啦,这个信封要保存好,里面是你的学生卡和银行卡。”

叶树接过信封,乖巧地说道:“尤导好,我的名字是叶树,不是树叶。”

“不好意思啊,叶树,嗯真是个好名字。”蓝短袖男生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这时,黄色短袖男生说“叶树同学好,我是你们的助辅,王洋,是你们尤导的好朋友。能请你站到树旁边吗?就站在班级名牌旁边。对的,对的,就是那里。”

叶树不明所以地走到梧桐树的旁边,刚站好就听到咔嚓一声,然后就看见王洋晃了晃手里的相机,“新生入学照,看看你们年轻的面孔多么有活力。”

叶树走过去看了看,就看见相机里一个穿白T恤,脸上有点迷茫表情的人呆呆地望着旁边的梧桐树,树上的“经管试验班1班”贴条很鲜艳。

“有点傻,怕不是要成为黑照。”无奈地吐槽了一句,叶树从学长手里拉回自己的行李箱,“我先去宿舍看看了,尤导再见,王洋学长再见!”

“哪里傻了,明明很帅的好吧?尤航你看看,是不是很帅?”

“得了吧,自己啥水平心里没点AC数吗?帅也是小朋友本身长得帅,和你的直男技术没关系。别祸害我们班可爱的小朋友了。”

“你好意思说我,也不知道谁上次把人家姑娘一米七的的身高拍成了一米二……”

叶树听见两人的声音逐渐被抛在身后。刚刚尤导说过宿舍的位置,倒是不太远,走了两三分钟就到了。

“欢迎各位小鲜橙入住33号楼”,宿舍门上面挂着和班级纸条同款的横幅,橙底白字。有点老旧的灰砖,旁边是看着有些年头的银杏树,宿舍楼流露出一股上世纪的贵妇气质。

没过几天叶树就知道了他们的宿舍楼是最老的,建校之初就有的楼,和整个学校的年纪一样大,113岁,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洗澡要穿过半个校园去公共浴室。不过现在叶树没什么感觉,只是疑问橙色是不是院系的幸运色或是代表色之类。

叶树刚推开宿舍门就感到一股凉意,然后对上6双视线,室友到了两个,都是爸妈陪着的。

“你们好,我是叶树,住这间宿舍。”先打了个招呼,叶树指了指贴着自己名字的床位。他们的宿舍是典型的大学生宿舍,四人间,每个人都是上床下桌,不够宽敞倒也不显得拥挤,没有独立卫浴。

床位大概是辅导员或者宿管老师提前安排好的,每个人的位子都贴上了纸条,写着名字和学号。挺好的,至少不用担心床位的选择问题了,叶树挺满意的,觉得比高中没有空调的八人间宿舍好多了。

“叶树你好,这是付哲,我是他妈妈。”其中一位母亲笑着说。

“你好,我是石嘉扬,是你室友。”另外一个有一点点胖的男生说。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爸妈呢?家里没人送你吗?”石嘉扬的母亲问叶树。

“对,一个人来的。”叶树答道。

“家里的大人还真是放心,让你一个小孩自己过来。”

叶树笑了笑:“18了,成年人了,没事的。”

小孩这个称呼不知道多久没有听过了,好像很久就不属于自己了,家里人也是很陌生的存在。

叶树打开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他的东西很少,就几件衣服,生活用品是打算在学校附近买的。

看了看室友的三四个箱子,他有点好奇,怎么能有这么多东西呢,宿舍的小柜子怕是放不下吧。不过好奇也仅仅是一小会儿,他向来对别人做什么没有兴趣,也不会主动去问。

很快地把衣服扔进衣柜,坐在位子上歇了一会,听着室友父母一边帮他们收拾东西一边嘱咐他们,少了什么跟家里打电话,不要整天玩游戏,不要熬夜,要吃好喝好,室友不耐烦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催着爸妈快点收拾快点走。

幸福而不自知的孩子,叶树在心里这样想到,也或许他们是知道的。然后他出了宿舍门,去买生活日用品。床单被子毛巾,牙刷盆洗衣液什么的,不知道宿舍有没有蚊子,不过蚊帐还是买一个吧。

去学校里的超市买完东西之后,叶树回到了宿舍,室友的父母都已经离开了,两个室友躺在床上玩手机。

叶树没有打扰他们,简单地收拾了下东西,也爬上去准备歇歇。

一觉睡醒就下午五点半了,整个人仿佛都活过来了,付哲和石嘉扬也醒了。

“你醒啦,我叫付哲,是本地人。”一个有点痞帅的男生说道。

叶树点了点头:“你好,我叫叶树,以后请多多指教。”

“叶树,你名字真特别,有没有人叫你树叶啊。”石嘉扬这样说道。

“有啊,还挺多人这样叫的,你们也可以这样叫。”叶树笑着说道。。

他的名字特别吗?倒是没有觉得。

“去吃饭吗?有点饿了,听说大学的食堂比高中好多了。”付哲提议。

于是三个人就去了最近的一个食堂。D大有四个食堂,分布比较均匀,在各个宿舍区和教学楼周围。

食堂的人比想象中多,大概是新生对食堂有种好奇心,对周围堕落街隐藏得各种美食黑料也还不熟悉。

打好了菜,挑了空位坐下,尝了一口面前的番茄炒蛋,叶树睁大了眼睛,怀疑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他又吃了一口,然后又单独吃了一块番茄,一块鸡蛋,再尝了一筷子饭,才相信自己的舌头没问题。

“番茄炒蛋竟然是甜的,大叔炒菜时是不是把糖当盐放了啊?”叶树心里这样想着就问了出来。

付哲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番茄炒蛋不一直是甜的吗?难道你们那边做的是咸的?那得是什么神奇的味道?”

“嗯,我吃的一直是咸的,这种甜的从来没吃过。难道黄瓜炒蛋你们这也是甜的?”

“也不是,就是偏甜,估计糖和盐都放了。炒青菜,红烧肉,咕咾肉……大部分都是甜口的。”

叶树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长大,对南北的饮食差异没太多了解,他一直以为咸的番茄炒蛋,甜的豆花是理所当然的,猛然吃到相反味道的一时有点接受不过来。

撇开味道,食堂的饭还是很实惠的,番茄炒蛋里挺多的鸡蛋,鸡腿也挺好吃的,另外一个清炒西兰花也挺不错。第一顿饭还算可以,比着高中食堂的打饭阿姨,不小心盛了两块鸡蛋还要抖掉一块,现在真的是太幸福了。

吃过饭,三个人回了宿舍,随便聊了聊对D大的印象。

“哦对了,我们宿舍应该就我们三个,另外一个哥们好像出国了。”石嘉扬说道。

“挺好的,那样就有一个空床位放东西了。”付哲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虽然叶树对宿舍住几个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和意见,但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楼下宿管阿姨说的。”石嘉扬回答。

叶树点了点头,“那亲爱的两位室友,未来四年请多多关照。”

“哈哈,相聚是缘,千里有缘来相会。”

“兄弟们,以后一起组队开黑啊。”

澡堂就在食堂对面,三个人一起去洗了澡,和北方的公共大澡堂子很像。开学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叶树躺在床上想着,大学生活要开始了啊,不知道自己会认识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自己会经历怎样的平凡或精彩,不过没想多久就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写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orz…

据说新手的前一百万字全是垃圾,啊,心痛!不过这话我竟无法反驳。但那又怎样,我会好好写的,认真敲下每一个字!只是想讲一个故事而已,不管有没有人看,都会坚持下去的!

愚人节快乐啦~

☆、第2章

开学的第一周是迎新周,没有安排课程。报道的这天是周日,第二天尤导就在班级微信群里通知大家,下午两点在第一教学楼报告厅开班会。

叶树和付哲,石嘉扬一起到了报告厅,和尤导打了个招呼,三人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

大家基本到齐了,尤导就开始讲了。说是班会,其实就是讲讲这一周的安排,领院服,参加开学典礼,以及一系列的定向活动。

“这是我的手机号和邮箱号,一定要记住,手机24小时开机,可以随时联系我。每个人有一个对应的学号邮箱,邮箱很重要,你们会经常用到。这个邮箱是永久的,即使你们毕业了,也可以用。”

“辅导员类似于你们高中的班主任,但是不教课。换句话说,除了不教课,其他的事情都归我管。”尤导是研究生一年级的新生,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和昨天报道时见的时候不太一样,叶树觉得讲事情时的尤导很严肃,有点像是老干部的感觉。

“大家的专业是经管试验班,你们报专业时应该都清楚,这不是一个具体的专业,是一个大类。大一大二你们会一起学习专业基础课程,和一些通识课程,大二结束会让你们选择具体的专业,大家可以在这两年的学习里好好考虑。”

“从今天起,可以在网上选课了,昨天报道时发的《本科教学培养方案》有每个专业的课程要求和建议修读时间,你们可以参考下。”

“选课分三轮,第一轮只能选自己学院开的课和通识课程,第二轮也是,到第三轮可以选其他学院开的课,具体操作方法等会王洋会发班群里,你们自己看下。”

“我的天,我们竟然要学数分,别拦着我,我要哭会。”开完班会,回到宿舍,石嘉扬翻开培养方案喊道。

“没有人拦着你,哭吧,我不会嘲笑你的。”叶树淡淡地接了句。

“叶子,你还有没有爱心?要关爱同学,我哭你竟然冷眼旁观,不安慰下我脆弱的受伤的小心灵。我一直以为上了大学就可以摆脱数学的魔爪,没想到啊,没想到,终究还是躲不过。”

付哲说:“孩子,你太天真了,数学是躲不了的,你接着往后翻翻,除了数分,还有线性代数和概率论,数理统计,运筹学。哦对了,如果你专业准备选统计,还要学随机过程,复变函数,回归分析……”

“停停停,别说了,文科生听着都想退学了。”石嘉扬打断了付哲的话。

“数学是很基础的课程,不可能不学的,它多么有趣多么神秘!”叶树试着鼓励石嘉扬,“它是一门很有逻辑性的学科,嘉扬,不用这么害怕的,高考不是也有数学的嘛,已经学了十几年了。”

“可是我高中数学很简单,我们都不学求导的。反正你们要帮我,我可不想第一学期就挂科。来来来,我们研究下选课,中国好室友选一样的课呗,嘿嘿。”

“你是不是想睡懒觉?老师点名的时候让我们替你答到。”叶树一眼就看穿了石嘉扬的企图。

“没有没有,我可是一个好学生,哪能呢?”

“难道你还会让我们帮你占座?也不知道谁今天睡到了午饭时间,大夏天的就赖床。”叶树不留情地怼道。

“树叶,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今天叫我起床吃饭的那片叶子了。”石嘉扬假装捂着胸口,“那片人帅心善的叶子去哪了?”

“不好意思,大概是被刮走了。”叶树笑眯眯地答道。

最终他们还是选了一样的专业课程,这里的一样指的是课程内容、授课老师、上课时间都一样,通选课因为兴趣和时间安排不同,就每个人选了自己的。

D大实行的是通识教育,给了学生很大的课程选择权,同一门课程会有不同的老师开设,也会设在不同的时间,比如数学分析这一门课,有五个老师开设,两位在周一,两位在周三,一位在周五。

培养方案会建议你大一应该修读数分,但是如果真的没修,也没关系,可以在以后每个开课的学期修,只要在毕业前修掉就可以。

完结小说作者茶老汉《管你干啥》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6-25 15:43:27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6-25 15:43:27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6-25 15:43:27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6-25 15:43:27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6-25 15:43:27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6-25 15:43:27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6-25 15:43:27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6-25 15:43:27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6-25 15:43:27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6-25 15:4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