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归零小说[鲭燕]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艰难地举起右手,将那个馒头放进自己的嘴里,和着腥甜的血咽咽下去,而这一切那条狗都没有注意到。直到他在不经意间摸到了一块石头,然后朝着身后的狗重重砸了下去,如此反复几次,那条狗才渐渐松了口。只见那条狗脑袋上满是鲜血,摇摇欲坠的身躯凭着顽强的意志勉强支撑站立,直到那条狗将目光投向他的双手,看到那里空无一物,顿时浑身一颤,像是被抽走了最后一丝力气,瞬间苍老了几十倍。后来,那条狗终于走了。男孩吃痛地咬着下唇,想要用其他痛苦来抑制手臂上传来的伤痛,眼睛死死盯住远处的地面,让自己暂时忘记被那条狗疯狂拖拽的悲惨处境。

他的归零小说章节试读

《他的归零》作者:鲭燕【完结】

文案:

雨幕下撑开的伞面,为我挡住黑暗的侵蚀,嘶吼的狂风呼啸不止,破碎的灵魂却被凝固。你那时望向我的眼神,从此烙印在我的心上,值得我用一生去追寻,坚信你是我唯一的神明……

冷漠大灰狼攻×病娇小绵羊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归零 ┃ 配角:傅厉修,陆遇安 ┃ 其它:监狱,病娇受

☆、我的心上人执伞而来

傅厉修第一次遇见归零时,是在林家的葬礼上。

那天天色阴沉昏暗,下着绵绵细雨,伴随着夏日特有的闷热气息,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彼时的归零身着黑色西装西裤,低垂着眉眼站在墓碑前。

他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地冷漠,比起前来哀悼的人,他这个在灾难中唯一活下来的人,倒更像是事不关己的外人。

傅厉修刚乘着自己的车来到这里时,目光环顾一周便瞧见了前面不远处,那个颇为瘦削矮小的背影。

“他是谁?”傅厉修皱着冷峻的眉头问道。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站在车窗外的阿赢也看到了那个孤独落寞的身影,看起来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阿赢是傅家的佣人柳妈的儿子,从小和傅厉修一起长大,也是他最得力的干将。

看了一眼归零,阿赢便俯身对傅厉修道:“少爷,他是林家的私生子——林归零。”

林归零,从小跟着自己的母亲流浪在外,于三年前被接回林家。一周前刚好过十八岁生日,而他生日那天也正是林家遭遇火灾,全家被烧死的时候。除了林家的部分佣人外,林归零是唯一活下来的人,是侥幸还是因为其他?

一想到这儿,傅厉修眯起了双眼。敏锐的洞察力,以及直觉告诉他,这件事远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可有人收养他?”傅厉修想了想又问道。

“有,因为他是唯一活下来的人,有是林家的私生子,所以有很多人在争夺他的抚养权。”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执事,没有质疑自家少爷的想法,阿赢如实地回答道。

“务必把他的抚养权夺过来。”没有继续听阿赢说下去,傅厉修直接吩咐道。

“是。”

很快,傅厉修又让阿赢把归零叫到自己面前。

归零望着眼前的那一排排白色的墓碑,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觉。唯一值得肯定的是,自己一点儿都不伤心,反而有些庆幸,那些丑陋且令人泛呕的人终于都死了。

这下,就不会有人再伤害自己了吧?归零看着脚下被雨水淋湿的泥泞的土地想着,却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天遇到了此生伤害自己最深刻的人。

“请问,是归零少爷吗?”正当他这样想着,却听见有人在身后喊他的名字。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却发现那人和自己一样身着黑色西装西裤,相比也是前来参加葬礼的人,只是这些与他又有何关系呢?

仅仅只是撇了一眼,归零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重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看到归零这样冷漠的态度,饶是对方的修养再好,此时也不免有些愠怒了,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为了自家少爷来的。

没错,对方正是阿赢,也正是在履行傅厉修让他把归零带到自己面前的命令。

“你……”阿赢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告诉自己这是少爷吩咐的人要好好对待。

“让我来吧!”却不想,被后来的傅厉修给打断了。

傅厉修从阿赢的手中接过黑色的雨伞,将伞面笼罩在背对着自己的归零头上,为他遮住那些不断落下的雨水。

见状,阿赢垂下自己的双眼,很自觉地悄悄退到一旁,等候自己少爷的下一个命令。

“归零吗?我是傅厉修,相比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字,所以你愿意跟我走吗?”

这是傅厉修对归零说的第一句话,可以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却让以后每每陷入绝望之中的归零咀嚼上了千万遍。

听到傅厉修这样说,归零却比上一次更甚,因为他连回头都没有回头,只是睫羽轻颤,说不出的好看。

也就是直到现在,傅厉修才看清楚归零的全部长相。因长期营养不良而导致瘦弱的身躯,纤细的腰身仿佛一握就断,比自己整整矮上一个头,像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灰白的头发遮住了眼睛,苍白透明的皮肤,圆圆稍显可爱的脸,让人产生很强的保护欲。

傅厉修,x市最年轻的首富,傅博集团的新任董事长。一直以来,很多人都猜测傅家的真正身份远没有明面上那么简单,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不,应该说是那些媒体迫于傅家的实力,由此可见傅家的权势地位究竟有多大。

就在傅厉修向归零坦白自己的身份那一刻起,他的脑子就已经飞速地过滤着身旁这个人的全部信息。

看到归零并没有回答问题,傅厉修也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一直在等待着他开口,显得颇有耐心。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似乎过了很久,归零才想起自己身边还站着个傅厉修,于是他如傅厉修所想的那样开口了。

“为什么?”归零沙哑着嗓子问道。

这是因为许久不开口说话,再加上被烟熏到的缘故。

“我要带你回家,因为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而我也恰好有那个能力给你。”傅厉修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回家?这大概是归零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但是他却笑不出来。那时他因为自己此时再也不会笑,就像再也不会哭一样,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而且错得还特别离谱。

不管心中是怎么想的,面上却不会表现出来半分,那怕是伤心欲绝,这就是真正的归零。他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不知傅厉修早在看见自己的那一刻,便将自己里里外外看了个明白。

“为什么?”抱着好笑的心态归零问。

说着,归零便将自己的头抬了起来,想要把说这话的人看个清楚,却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刻便愣住了。

看到傅厉修的那一刻,归零出神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而是因为自己面前这张堪称完美的脸与记忆中重合了。

同样,也是在这样一个下雨天。

昔日繁华热闹的街道,因为下雨的缘故,早已不见了行人的踪迹。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那个蜷缩在路口半人高的垃圾桶后面的小小人影。

那些人……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自己……一想到这儿,躲在垃圾桶后面的瘦弱身躯忍不住又往里面缩了缩,发出几乎不可闻的微弱啜泣。

直到——

一把黑色的雨伞笼罩在他的头顶,为他挡住那些冰冷的雨滴,让原本幼小而脆弱的心灵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那个为他撑伞的人,自然就是眼前的傅厉修。虽然容貌与记忆中的有些偏差,但是归零自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认错人。

傅厉修那时望向归零的眼中,没有同情,没有鄙夷,什么都没有,干净地没有一点儿杂质。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烙印在归零的心上,想让用一生去追寻,所以才会在傅厉修再次望向他的时候便认出了他。

归零想让那双看向自己的眼中多一点别的东西,至于究竟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不记得自己了?看到傅厉修望向自己的目光,这是归零能够想到的唯一理由。

归零朝傅厉修缓缓伸出手,并不是因为他是傅厉修,而是因为归零选择相信他,想要跟他走。

傅厉修的体温通过握住归零的手,而从手心中传给归零,瞬间温暖了归零原本孤寂的心。归零仰望着他的背影那一刻,将自己全部托付给了他。

傅厉修并不知道,第一个这样牵起归零手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另一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是个恋童癖者。

归零感觉原本冰凉的身体一暖,原来是傅厉修脱下自己的外套,包裹在他的身上,将他横抱起来朝着车子走去。而阿赢则跟在他们身后,给他们撑伞遮雨。

归零将目光从地上转到他的侧脸上,线条分明的肌理宛如刀刻,冷峻而沉稳,被梳理得整齐的头发乌黑呈亮,浑身禁欲的气息使他宛若天神。

归零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一双眼睛一眨也不眨,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别怕,有我在!”注意到归零认真而执着的视线,傅厉修声音暗哑道。

阿赢走到车旁为他们打开车,门傅厉修将归零放在车内的后座上,然后自己也弯腰坐了进去。等他们进去后,阿赢收了伞,然后坐到驾驶座上,问了一声后便开始开车。

归零斜躺在傅厉修的怀里,身上包裹着他的外套,看着前面阿赢的背影,感受着他身上独特的气息,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竟然陷入了昏睡之中。

梦中,是一片灰茫茫的天空,使人看不清楚眼前的情景。归零却知道自己又回到了那所孤儿院,但是这一次他不再害怕。

孤儿院原来是一所废旧的工厂,后来才改造成了一所孤儿院。因为没有人愿意资助它,所以孤儿院的设施一直都很简陋。

孤儿院的那些孩子年龄不一,最小的是归零,当时只有五岁,最大的已经十五了,他们大约有十几个。孤儿院只有几个负责“教养”他们的老师,初次之外再无其他人。

当他们不学东西,没有“干活”的时候,就会待在破旧的操场上。归零性格孤僻,不爱说话,经常一个人独处,那些人都不愿意带他。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对新来的归零感到好奇,时不时地拿他逗趣,归零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久而久之他们便厌倦了。

他们在操场上玩耍的时候,归零就紧紧怀抱着哆啦A梦玩偶,任谁也抢不走它,坐在边上的秋千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直到有一天,孤儿院来了一个穿的很体面的男人。

归零孤零零地抱着玩偶站在那里,远远地便看到那个陌生的男子,正同那个女院长说话。

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衣着光鲜亮丽的女人,她美丽的红唇会说着最恶毒的话,每当有人不听话,或者没有完成任务的时候,就会被她用涂得血红的指甲好好“教育”一顿。

而归零,便是那个被“教育”的最多的人。

似是感受到归零强烈的目光,那个正在交谈的男人,转过头来对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归零友好一笑。

看到男人的脸,归零漆黑的瞳孔猛的一缩,继而恢复如常,依旧低头站在那里。

这个男人,他不久前刚见过。

☆、他给了我一个家

孤儿院很少有人资助,常常没有经济来源。至于那些所谓的任务,其实就是让那些孩子们去偷东西。

他们每天要学的,就是怎样讨人欢心,用最可怜的模样去博取同情,让那些不知情的人对自己心生怜悯。

他们偷东西的方法很有一套,先是找准对象,派一个孩子跑过去偷走他的钱包,继而一大群孩子再从他身旁跑过去转移混淆他的视线,最后一个孩子则假装跌倒在地上吸引他的注意力。

虽然方法很拙劣,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直到——

这一次负责垫底的人,正是刚来不久的归零。

等到所有人都跑完了,他们都躲在不远处的墙后,偷偷地观察着这边的情况,却见归零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眼看任务就要失败,一想到失败后的惩罚,他们急得拼命朝归零摆手势,而那个背对着他们的男人,正在关心地问归零痛不痛。他脸上的表情,是归零从未在他们身上感受到的温柔。

那个年龄最大的男孩,正是第一个跑的人。看到归零这样,他气得恨铁不成钢,手里拿着刚才偷来的钱包,转过身来准备同自己身旁围着的孩子们商量对策。

总不能因为那个小哑巴而受惩罚,他目光怨毒地想。

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惩罚失败孩子的手段,他是深深领教过的,不往死里弄她是不会罢手的。

偏偏她还特别有办法,每次惩罚的时候,无论痛的多么死去活来,身上却不会留下一点儿疤痕。更重要的是,她喜欢虐*儿童。这也是为什么每天都有孩子被送进来,数量却不断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却不想,就是这么一愣神,他手里的钱包便被冲过来的归零给抢走了。

男人缓缓转过身,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眼中的光芒晦暗不明。

“先生,你的钱包掉了!”突然,一道软糯的童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他的脸上连忙重新挂上笑容,看到刚才那个可爱的男童,正拿着他的钱包站在身后,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似是明白了些什么,那个男人再次笑了。

而这天晚上,被带回去的归零,接受了那个女院长的“洗礼”。

孤儿院的孩子们,最渴望的事情,便是能有人看上自己,然后将自己领养带走。所以,他们此刻都纷纷用嫉妒万分的目光,看着被他们包围在中间的归零。

而无论他们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归零始终都是一声不吭。

等到他们走后,归零从地上爬了起来,抱着被撕坏的哆啦A梦来到了一间房间门口。

他小小的身子紧贴着掉漆发黑的墙壁,面前是空旷的操场,里面人的说话声,被他听的一清二楚。

“我可以问一下,那个男孩他叫什么?”归零首先听到的,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紧接着,是那个女院长的声音:“你是说那个抱着玩偶的孩子吗?他叫归零。”

“哦,原来是归零,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那个男人发出一声惊呼,紧接着又道,“我想领养他,可以吗?”

“啊,先生,你知道的,我们——”归零听到了那个女人略带媚意的笑声。

“没关系。”那个男人也笑了,他道,“你们把归零照顾得很好,我很喜欢他,所以愿意拿出三万元来感谢你们!”

“天呐!先生,你真是个好人,愿上帝保佑你……”

“对不起,你应该知道,美丽的女士,我是个无神论者……”

听到这儿,归零微微偏过头,他看到一阵风儿把他脚边的的那片撕碎的白纸卷起,然后将它吹得很远很远……

那个男人,归零早已记不清他的面容,却记得他脸上始终挂着的笑。因此在归零的梦中,他永远都是带着一副白色的笑脸面具。

归零的睡眠很浅,傅厉修刚一动身体,他便从睡梦中幽幽转醒,透过额前的灰白头发凝望着他。

“醒了?”傅厉修低头对他一笑,将他抱出了车内。

归零微不可察地点点头,脑袋紧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的心跳,用手抓紧了他的衣服。

“你看!”傅厉修将他轻轻放在地上。

闻言,归零缓缓抬起头,顺着他的手指向前面望去,然后傅厉修清楚地感受到他浑身一颤。

只见原本笼罩着天空的雾已经散去,下了一上午的阴雨暂时停歇,露出它本来的面目。此时的天空如同被洗刷过一般,那么蔚蓝又广阔。前面的不远处,屹立着一座仿欧式风格的别*,它的上面有一道很美的彩虹。

傅厉修牵着他的手,朝前面走去。

“傅厉修,我怕……”归零轻轻拽了拽傅厉修的白衬衫衣袖。

“别怕,有我在!”傅厉修握紧他的手,穿过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来到门前。

他们一同走了进去。

走到里面之后,归零才发现早已有人等候在那里。看他们的模样打扮,似乎是这里的佣人。

“少爷好!”看到傅厉修之后,他们齐声问好。

“他是归零,以后你们就称呼他为林少爷。从今天起他便在这里住下,由你们负责他的饮食起居,以及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林少爷好!”那五个人又齐声道。

傅厉修点点头,开始为归零一一介绍他们。

归零仰头望着傅厉修,因为他发现,傅厉修跟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很温柔,对其他人却是沉稳有力。

“这是吴伯,是这里的管家!”归零看到那个一脸慈祥的大爷,冲他笑了笑。

“这是陈阿姨,负责做饭!”紧接着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有些拘谨地朝他点点头。

完结小说作者鲭燕《他的归零》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6-25 15:43:11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6-25 15:43:11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6-25 15:43:11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6-25 15:43:11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6-25 15:43:11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6-25 15:43:11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6-25 15:43:11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6-25 15:43:11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6-25 15:43:11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6-25 15: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