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小说[Autumn]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进来。”我搁下笔说。我把材料往桌上一摊,站起来说:“蒋经理才是腰缠万贯,一看气色就特别好。”不过我原先和他合作过,看彼此都还挺对眼,于是磨合期比较短,过程还算愉快。我安慰着自己,抽了桌上的一叠材料才要看,就听到三声敲门声,三下一停,很有节奏。“何总经理,生意兴隆啊。”来人在秘书的带领下走进来,带着副眼镜,看上去很是精干斯文。我们生意上一直来往密切,他搞景区开发,惠顾我颇多。我们的项目是一早谈好的,不巧的是他要我进来的一批海枣树死了几颗,他死扣得很,说我给他的树种不好。蒋敬轩和我从不怎么寒暄,他坐在沙发上

小祖宗小说章节试读

《小祖宗》作者:Autumn【CP完结】

文案:林朔答应给我睡,却不肯乖乖给我睡,真是让我暴跳如雷。

第一人称攻,图个痛快。

第一章

说起这事挺操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大半夜的丢下暖被窝冲到这间小会所是抽了什么风,想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林朔晚上发短信给我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二点,短信内容就跟以往这厮给我的感觉一样,露骨而且崩坏。

“我在新飞月419出不来,不想陪别人开房间,你来一趟。”

我脑子有些转不过弯,心想你不想和别人开房干嘛大半夜去和别人喝酒,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来一发,你说不发又碍不住人家死揪着,这时候倒想起我来了,我满肚子阴鹜思想摸车钥匙都摸了半天,本来今天在公司里陪客斗智斗勇,老子现在累得眼皮恨不能要靠火柴棍撑,还非要去接这个祖宗。

我给自己拴上安全带发动车子,反光镜上印着自己一张表情特怂的脸。

得,祖宗,林朔你真他妈是我祖宗。

推开酒吧的门,我理了理满头给风快吹成鸟窝的乱发,估计眼睛都熬得血红,别说还挺有威慑力,有个waiter端着酒迎面走来缩着头赶快避开了,看来我这模样怎么也称得上生人勿近。

其实我平时为人处世还是挺温柔的,但是偏有这祖宗不时刷我下限,我敲着419的门,等了半分钟没人开我,隐约听到里面的说话声,说得啥也听不清,我有些不耐瞪着门,真想直接冲进去把人拖出来,这时有个画着浓妆的女人走过来,眼光暧昧试探,也不奇怪,其实我在别人眼里还是挺英俊招人的。

公众场合不适合疯狂,我深吸一口气尽量深情款款大声道:“亲爱的,你就别和我闹脾气了,孩子还在家里等妈呢。”

那女人翻了我一眼咂咂嘴,估计心里想我是个没得捞的,就没劲的走了,等人没影了,我这才能施展手脚。

抬脚就踹了上去,扔了两字:“出来!”

“嗙”得一下,门从里面开了,屋子里立刻窜出一股子浓重的烟味,一个陌生男人皱着眉抵在门口,长眉秀目脸长得还挺俊,我目光上上下下把人扫了一遍,心想真要来实在的,林朔也不吃亏。

那人给我看得不自在,口气有些不善:“你找谁?

找谁,找祖宗!

我演戏一样装糊涂头往里探,伸手挡开门口的男人:“我老婆说‘她’在这里。”

“这里没有女人!” 那人要拉我的手,我心里一笑,反过来手掐着男人手腕往外一拖,我不想动手,但是也不怕动手。

我说:“谁说老婆都是女的。”

那男人被拖得摔出门,显然吃了一惊,但很快又恢复镇定,这样都没发火,有些意思,我笑笑比了个抱歉的手势,走进去立在沙发边,林朔斜倚在沙发上,手里点着烟,一偏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我也不是有心,眼光还是跟着钻了进去,他倒是淡淡一句:“你来了”偏偏却是面无表情,手上还捏着燃好的烟往嘴里送。

很好,真把自己当祖宗了。

我伸手拍拍他的脸,可以别折腾了吧,回去吧,你不用和别人上床了。

这是我心里想的,嘴里却是说:“小祖宗,大晚上你玩我。”

林朔爱理不理继续抽烟,就是眼光清凌凌得一直望着我,我快要停转的脑子偏生此时冒出一个词,顾盼生辉。

我侧脸去望门口,之前给我扔出去的家伙现在倒是倚在那,居然摸着个手机低头在玩,似乎是感觉到我的视线,还抬起头冲我耸耸肩,一脸坦然:“我戏份结束了,你们继续。”又低下头继续按手机。

这下我就彻底明白了,果然我又给这祖宗耍了。

我压下身体,俯在“祖宗”头顶,“玩得开心不,能走了吧。”

林朔看我压下来,也就是挑挑眉,空着的手反倒盘上我的脖子,一边却又要去刁烟,我看他张嘴露着齐整白亮的小牙,其实他没啥烟瘾,要不然牙不会这么漂亮,我一把扣住他拿烟的手,眯眯眼道:“接下来的戏我们俩就够了。”

倚在门口的男人闻言手机塞进裤兜转出去前灿烂一笑:“玩得愉快。”说完十分贴心地带上了门。

门才关上,林朔一嘴小牙就朝我啃了过来,看这目标他是要咬我脸,野心真大!我按住他后脑歪头含住他柔软的双唇,稍一贴合,烟味就渡了过来,真销魂,他没啃成似乎不甘心,还想偏过脸继续,我张开五指揉着他后脑勺的发,他性子倔得要翻天,头发嘴唇却是无处不软,讨极了我的喜欢,我舌尖探进去舔他牙齿,抵住他的上鄂往里送,唾沫都要滴出来。

终于我听他鼻音哼哼着,似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估计是要忘了啃我,他松开唇齿由我掌控,我的嘴里也带着淡淡的烟味,放开他,舔舔嘴唇,回味着倒没那么生气了。

“何琮,烟要灭了。” 林朔还被我抓着拿烟的手,脸色潮红,喘着气扬着脖子说道,我一低头看见一嘬烟灰落下去,没去管,让他捏着烟的手反过来,我凑近悠悠含了一口,林朔还在喘,鼻翼煽动,连耳根脖子都红了起来,眼睛却还是亮得不行。

我一把揪过他,把嘴里含的烟通通送入他口中,他本就没喘过来,果不其然被一口烟呛着了。

林朔顿时挣开我,趴着腰去咳,我是有意罚他,又见他咳得辛苦,眼泪都噙在眼角,便想心疼心疼他,连忙摸着他的背,低声抚慰他:“这么晚跑来这种地方,是有意气我不是,你是又嫌哪里委屈了,小祖宗。”

林朔不回答,好不容易咳停了,却又要吸烟,我见他这样,才下去的火又要冒头,“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真要把戏演全了和别人上床?”其实我就是随口问问,可问出来,我就心想要坏,林朔肯定要说是。

“ 是!”林朔果然很不辜负我的“期望”。

我抢了他手里的烟扔在地上,骂道:“我操你祖宗!”

这下真是火了,我知道他要说是,就因为这样,我偏偏更火,他就这么的死倔偏不服软,看来是非得暴力否则不合作,本来就不用客气!

我使劲一捏他的手腕,他吃痛咬牙脸色顿变,另一手就朝我脸上招呼,我管他,又直接捏住,心想这下总该服软了吧,结果他一瞪我腿就顶过来,我连忙侧身,这一腿顶上了我的肋骨,其实他身子骨头软得很,这一下也没多疼,可我就是彻底要暴走,他软得很,我倒被惹地硬了起来。在他眼里大概就是个“凶相毕露”的表情。

我抬腿在他胯上一压,他蹙眉低呼一声绷着身体,显然是疼得极了,我贴在他耳边,心里一个个黄暴的念头此起彼伏,都是怎么办他,怎么让他求饶。

林朔已经痛得唇色白了,我扯开他的衣服,他却还在挣扎,此时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作死。

第二章

林朔的工作性质常年待在室内,晒不到什么太阳,浑身上下真是雪一样的白,一按就是一个红印子。我摁着他揉桃子皮似的上下一顿搓,他白`皙的皮肤顿时漂亮得像要滴出糖水,让我爱不释手,急欲品尝。

“待会疼了就忍着点,不然把别人叫来,咱们可就给人免费表演了。”

这倒不是威胁他,现在手上什么准备都没有,他肯定要疼,当然我今天也有心让他疼。

我捏着他的脚腕往自己腰上盘,他兔子似得拼命蹬腿,可真能折腾啊。

我索性将他一把掀翻过去,让他趴跪在沙发上,膝盖顶住他的腰。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再乱动我一脚下去踩断你的腰,让你再没法回到你热爱的工作岗位。”

林朔身体僵了一下,低声骂我:“禽兽。”

行吧,我一口咬在他颈窝,“继续骂,我听着。”

“流氓。”

“还有么?”

“禽兽。”

“……”得,又退步了,我捏着他脊骨往下摸,一直摸到那令我无比迷恋的腰臀弧度。

他的脸埋在沙发靠背上,不停在喘气,我把他掰过来,生怕他窒息,他满脸都是汗,眼角绯红,我亲了亲他湿润的眼角,他瞪人的时候虹膜覆着一层水光,有一种无机质的美丽。

这么说可能太文艺了,反正就是让我想上他。

终于等我握住他命根子的时候他闭上了眼,整个腰都软下去,我将他拖到自己身上固定住,探索他身下那被我开发了多次的洞口。

太紧了,他又不停在扭,我将他腿撑得更开些,加快撸动速度,他泄得很快,趁他迷糊得时候,我多塞了两根手指,他挺了一下腰,估计实在没力气挣扎了。

等我打算释放自我,把自己的小兄弟放进他身体里撒欢的时候,他居然脑袋一下子搭下去,快睡着了。

我靠!

“醒醒,小祖宗,我伺候你这么久,你也该让我舒服了吧。”他一声不吭。

我在他屁股上“啪”得拍了一掌,醒来吧你。

他果然一下子清醒了,往后一挣,我顺势按着他的腰对准了往里送。

被进入的时候,他急促得叫了一声,然后就咬着牙低低得哼。

林朔是很会叫的,只是不轻易开口,非要忍到受不住才开始呻吟。

我知道他一贯如此,却颇为受用,这比在床上没完没了的嚷要真诚许多。

他的身体里又湿又热,紧紧裹着我的时候,还会有节奏得收缩。

我将他搂在怀里颠来倒去,手指探到他嘴里,挑`逗他的舌尖。

意思是他该叫了,他很默契的收到了指令,破碎的喘息里发出低泣呻吟声。

“真乖。”我开足马力,顶着他开始乘风破浪。

他回过头,双唇抖了一下,我知道他是疼了,我摸摸他越发湿润的眼角,低声问他,“是不是想让我轻点。”

林朔眨眨眼,生理性泪水就珍珠似的落下来,一大颗一大颗,他怎么连哭起来都这么勾人。

我欣赏着,凑近他耳边说:“你求我。”

他哽咽着:“求你,轻点。”

我满意的飘飘然,将他的腰一下子按到底,“不。”

林朔瞬间哆嗦着栽进我怀里,含恨带怨的看着我,好像和我有血海深仇。

不过光说仇那就太偏激了,林朔和我的恩恩怨怨大概可以写一本小说,故事的开始就先得说说我爹。

我爹是这座城市著名的企业家慈善家,每年都要资助一批贫困学生,我小时候不懂事就问他,爹啊,你每年花这么多钱做慈善养穷孩子,为啥啊,他们又不喊你爹,我爹就会掐了烟指着我鼻子骂你懂屁。

行吧,骂就骂吧,再骂他也是我亲爹,只有我一个亲儿子。

我小时候自然不懂,现在懂了,原来做慈善不但提高知名度还可以减税,名利名利,都是拴在一起的,有名有利才是人生赢家。

直到有天我感觉到我亲儿子的地位岌岌可危,那天我蹲在家里大床上打游戏,开麦指挥眼看就要拆了对方的塔,我爹就推门进来,瞅着我吹胡子瞪眼说我不干正事,人家拼命念书你在这里干嘛。

我就奇了怪了,他们连出国手续都给我办好了,我还拼啥命,退一万步说,我真要认真参加考试也不会太丢人,平时我成绩在班里不算拔尖,但也不差,认真点班级前十也能进,虽然我那学校本来就是贵族学校,其他学生进来也是靠爹居多。

后来我才知道他那天是去了自己赞助的学校,发表作为荣誉校长的讲话,少不了给优秀学生代表颁奖,然后就见识了别人家的孩子。

有钱人的爹也是喜欢别人家的孩子的,尤其自己孩子比较熊的时候。

那天校长还请我爹喝了几杯,吃饭时候说起某个特别优秀的学生,叫林朔,从小学到初中品学兼优年年市优秀三好生,就是命不好,母亲去得早,父亲一手拉扯他又病倒了,可怜可怜。

我爹年轻时候白手起家也是苦过来的,不知道那校长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他喝醉了回来把我好一通训斥,说我不上进不要好,说人家林朔怎样怎样,大有要和别人爹换儿子的趋势。

这可使不得,我瞬间有了危机感。

心里暗中记下了,林朔林朔,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老子抢老子。

我出国前一直惦记着他,却始终没机会去看,出国后花花世界让我渐渐忘了他,等我回国我爹看我总算混出点样子了,就有心去颐养天年,意思是把国内的生意交给我。

我当然很有骨气且心安理得的继承家业了。

自然也像我爹学习,做点公益事业,美其名曰为社会做做贡献。

然后我就想到林朔了。

我要去看看这个别人家的好儿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然后就了解到他已经考上了临床医学系,还他妈本硕博连读,可真给他爹争气。

这么争气的孩子,国家未来栋梁啊,我心里冷笑着去了他上课的教室,拿出手机对着照片找人,你别说,他还挺上照,那叫一个漂亮,我进教室一眼就认出他了。

他们系经常有人旁听,也不会过于留意我。

我抱起手盯着他,看看照片又看看他本人,越发觉得这小东西长得可真别致。

这么别致,我当然要继续资助他,光资助不够,我还要包养他。

我是行动派,说干就干,从不含糊。

我继续干着林朔,把他翻了个面,看着他漂亮的面孔,在他依旧含恨带怨的眼神里,全部交待在他身体深处。

第三章

一旦我下定决心要完成某件事就会目标清晰不择手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或许这是我爹认我是他亲儿子的唯一标准。

我说要包养他,不可能没有计划,跑车鲜花摆心形蜡烛这套他肯定不吃,多半还会以为我脑子有病,再说我也不是要追求他,起初我就想把他捏在手心里玩弄玩弄,现在看他这么漂亮,我更要好好玩弄玩弄。

直接硬上那肯定不行,我对当qj犯不敢兴趣,做局陷害他毁了他学业,感觉也不大好,国家未来栋梁啊,扼杀了多可惜。

我要耐心等待机缘,要不怎么说苦心人天不负呢,终于给我等到了。

林朔大二下学期还没结束,他原本身体就不好的父亲彻底病倒了,小医院看不了去了省医院,一下子就送进ICU,穷要人命,他家连手术初期的费用都出不起,就算有医保有学校的募捐,后续在这里面待一天费用也是成千上万。

终于我该出现在他眼前,当他的救世主了。

林朔见到我这个救世主的时候是震惊的,得知我的来意的时候更震惊,等我提出条件的时候……他果断建议我去精神科看大夫。

我只能拿出杀手锏,把一张写了好几个零的支票推到他面前敲了敲。

他同意了。

我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林朔也还算配合,第一个晚上我就让他摆了好几个姿势,只要他感觉快坚持不下去了,我就捏着那张支票在他眼前晃。

他那双陷入脆弱迷离的眼睛立刻会变得特别亮,恨不得在我身上盯出几个窟窿。

我知道他干净,每次我都按着他内射。

他事后猫一样蜷在床边昏睡,我满意的折了一下他的腿和腰,角度能大到不可思议,很是惊奇,他身体真的软,仿佛天生适合给我艹。

我原本以为他乖乖给我玩几年,我玩腻了就放了他,显然我低估了他的反叛精神。

他这几年变着法的膈应我,我总被他气得暴跳如雷,火起来让他下不了床,他不停抗争,我却也意外get了新玩法,这倒成了我两之间的情趣。

一般这种情趣之后,接下来我都该扮演一下安慰疼惜的角色,今天也不例外,林朔缩在一侧整张脸埋在臂弯里,年轻的身体线条起伏蜿蜒,优雅又漂亮,我问他:“走不走,我抱你。”

林朔也不理我,随我一个人唱独角戏,我摇摇头,伺候他更衣,林朔也不动弹,好不容易套好裤子,我蹲在沙发边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别闹了。”

不管他领不领情,我是真希望他别闹了,为了他好,他一声不吭,我困得眼皮快要打架,干脆坐在地毯上,手撑住沙发捧着下巴,他忽然抬起头来看我,我给他黑漆漆的眼珠突然瞪过来,还有些吓了一跳:“回、回心转意了?”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Autumn《小祖宗》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6-25 15:42:55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6-25 15:42:55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6-25 15:42:55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6-25 15:42:55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6-25 15:42:55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6-25 15:42:55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6-25 15:42:55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6-25 15:42:55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6-25 15:42:55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6-25 15:4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