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法医小说[三生石3 ]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脑中产生一个疑问,重案一组可以说是藏龙卧虎。李飞没有介绍自己,能进入一组,就说明他不简单。有这么多高手,武琳是靠什么成为一组组长的?李飞小声说道:“皮肤黑一点的是刑警队的队长吕波,大家都叫他波哥!”“看来这次有麻烦了!”李飞介绍道:“后面进来的是闫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他有很长时间没参加案情分析会。”所谓的特殊任务十有八九是执行卧底任务,非常危险,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小命不保。还没想出答案,会议室们被推开,武琳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她

冷血法医小说章节试读

[悬疑惊悚] 《冷血法医》作者:三生石3 【完结】

文案:我带有犯罪基因,天生就是罪犯。命运安排我遇到吕洁,随着她一起进入法医专业。

即将毕业前,学校里发生一起恐怖血案,吕洁失踪,生死不明。

我从天堂坠入黑暗,灵魂深处的恶魔蠢蠢欲动。

毕业之后,我成为一名法医,上班第一天,就遇到惊天大案,销声匿迹多年的红衣杀手重出江湖。

一路走来,看到太多人性丑恶,我更加向往光明。

血案背后,有一支黑手在推波助澜。

第1章 楔子

皓月当空,月下是辽阔的大地。

繁华都市,霓虹灯让夜晚变得五颜六色。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夜深了,小夕带着满身酒气从夜场中走出来,明天还有新的工作。

大都市的生活表面光鲜,背后的辛酸无人知晓,最难排解的是内心的孤独。

小夕选择有酒精麻醉自己,每当夜幕降临,换下职业装,换上暴露性感的衣服,把自己打扮成妖艳的玫瑰,进入夜场。

她喜欢被男人围绕的感觉,遇到喜欢的,也会有一夜的放纵,让她有被爱的感觉。明知都是虚情假意,她也无法拒绝。

翌日清醒过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是更加强烈的空虚。这样的生活,不知何时才是头。

今晚小夕穿了一件红色的贴身连衣裙,完美承托出她的身材,优美的曲线另男人血脉喷张。她一出现,就吸引了无数男人目光。

小夕像是一团红色熊熊燃烧的火焰,像是红色的蝴蝶,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男人的目光炽热而奔放,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突然一道奇特的视线锁定了小夕,她打了一个冷颤,那道目光似乎要将她洞穿。

小夕转身寻找视线的主人,被窥视的感觉消失了。

难道是错觉?

半个小时之后,小夕失望的走出夜场,今晚没有让她心动的男人。

她就住在不远处的一个老小区里,摆摆手拒绝靠上来的出租车,她想走回去。

橘色的路灯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有影子陪伴,至少不会孤单。

走了没多远,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人跟踪她。

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了,小夕并不是很紧张,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走了几步,猛的转身吓跟踪者一跳。

等她转身一看,身后是空无一人的街道。

奇怪了,今天是怎么了,小夕转过身继续走,不知不觉的加快了步伐。

咯噔……咯噔……

高跟鞋和地面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的很远。

小夕的心跳开始加速,心中不好预感更加强烈了。

在恐惧感的驱使下,她开始奔跑,一口气跑到小区前的路口。

想要回家,必须穿过一道狭长的小巷,大概有五十多米,只有中间有一盏路灯,散发着黯淡的光芒。要是在平时,一个人走一点问题都没有。今晚不行,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她。

家就在前面,小夕咽了一口口水,深吸一口气,开始快速奔跑。她想要尽快穿过小巷。但是紧身的裙子限制了她的行动。

短短的五十米变得无比的漫长,一口气跑到小区门口,她气喘吁吁的回头看了一眼。

黑漆漆的小巷中似乎有人影晃动。小夕再也不敢停留,一口气跑回家,把房门反锁,才感觉到安,长出一口气。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觉合租的室友没回来,看来她今晚的运气不错。

正要回房间,她听到走廊上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从猫眼往外看,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

步伐缓慢,动作僵硬,身上还穿了一件雨衣。

该死的IT男,又抽什么风!摊上这样的邻居真是倒霉!

小夕咒骂一句,回房间换衣服,洗澡之后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的小夕听到房间里有声音,还以为室友回来了,翻身继续睡。

突然一支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量大出奇。小夕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穿着雨衣的男人,斗篷遮住了他的脸,看不到他的脸。

小夕拼命的挣扎,但是一点用都没有,肺中最后一点空气被挤出来,她抽搐几下,不动了。

“嘿嘿……”雨衣中的男人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

我叫冷锋,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因为我是孤儿。

自我记事起,就在孤儿院里。据说在一个大雨瓢泼的夜晚,我被人丢弃在孤儿院门口,身上没有任何身份信息。

孤儿院里的孩子本来就不同,敏感、多疑、表面坚强,内心却十分脆弱。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似乎没有感情,喜欢一个人独处,对什么都不关心。

用老师的话说,我天性冷淡。

到了五六岁,孤儿院收养了一只流浪猫,非常可怕,所有人都很喜欢,除了我。

没过多久,小猫被车撞死,大家都很伤心,女生都哭了。

我盯着小猫的尸体,血流了一大滩,染红路面。我装作若无其事,死亡带给我强烈的刺激,身体因为兴奋而发抖。

还好,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常。在很长时间里,我都会梦到死猫和流了一地的鲜血。

我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秘密,努力装作是个正常人,直到高中,我遇到吕洁。

一个精灵一样的女孩子,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如一泓秋水。看到她的第一眼,我有一种找到同类的感觉。

“我叫吕洁,可以交个朋友吗?”她走到我面前,大大方方的伸出手。

“冷锋!”我轻轻的握了一下她的手,柔若无骨。

我和吕洁成了朋友,整天在一起,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她想成为一名法医,可以光明正大的检查尸体。高考我们报了同一所法医学院,以高分录取。

拿到通知书,吕洁成了我的女朋友。大学生活,充实而快乐,每一天都过的很开心。直到大三,学校里发生一起血案,多人惨死,吕洁下落不明。

我从天堂坠入地狱,被压抑的本性暴发出来,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笑过。

尽管受到打击,我还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上京市刑警队重案一组法医。

今天是我上班第一天,我准时赶到刑警队,找到重案一组的办公室,推开门一看,一个人都没有。

过了上班时间,还没有人来,我失去耐心,推开门走进去。

在办公室里转一圈,看到角落里三张椅子并在一起,有个人躺在上面睡觉。

我看他翻了个身,赶快问道:“请问重案一组的人呢?”

那人没反应,我又说了一遍。

“谁呀?打扰我睡觉,我不是说过了么,十二点之前不许吵醒我!”睡觉的人喊一声坐起来。

我才发现叫醒的是个女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冷色衬衣,留着一头的短发,头发乱糟糟。

第2章 上班第一天的命案

“我是来报道的法医,组长在哪?”

女人上下打量我一眼,穿上警服说道:“我就是一组组长,武琳。”

没想到重案一组的组长是个女人,长的还不丑,警服穿在身上英姿煞爽。

“冷锋!”

“听说你的成绩特别优秀……”武琳还没说完,手机响了。

放下电话,武琳把我档案往抽屉里一放,说道:“老韩请假了,现在你是一组唯一的法医,出了命案,跟我来吧。”

上班第一天就遇到命案,我立刻进入角色,说道:“没有工具!”

“法医室在后楼,一号法医室是你的工作间,这是钥匙,工具箱在柜子里,你自己检查,我在门口等你。”

“是!”我拿着钥匙跑到一号法医室,快速检查工具箱,确定齐,拎着箱子跑出来。

在去现场的路上,武琳简单的介绍案情,说道:“在星海小区发生一起敏感,被害人江婷,今年二十五岁,某公司文员。报案人是房东!派出所刑警已经在现场。”

我哦了一声。

“你不要紧张,不要有压力。”武琳认为我是菜鸟,担心我接受不了。

“我没问题。”我简单回答道。

“那就好!”武琳给同事打电话。

重案一组刚破一起大案,上级给一组放假。突发命案,其他几组人都忙不过来,只好取消假期,把案子交给一组。

武琳一路飞奔,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星海小区。

我下车一看,是个非常老旧的小区,物业的保安都是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头,小区的监控探头基本上就是摆设。

发生命案的是一栋六层楼,楼门口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都是闲着没事的大妈。

跟着武琳,我到了案发现场。

三楼301室。

门口的民警解释道:“死者是两名租客之一,公司同事联系不上她,找到房门,开门一看,人已经死了。”

“另一名租客呢?”武琳问道。

“已经联系上了,昨晚没回来,只有被害人一人在家。”

我走到卧室门口一看,一具女尸躺在床上,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长裙,身材火辣,非常的漂亮。

“还愣着干什么!开工!”武琳一把将我推进卧室中。我毫无防备,差点就摔在女尸身上。

“这是谁啊?”总算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提问的是一名年轻的刑警,叫做李飞。

“新来的法医。”武琳就在门口等着。

她这一推,我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我闻到了血腥味,味道虽然很淡,但是逃不过我的鼻子。我天生对血腥味很敏感。

“你看上人家了?是不是还打算亲一口?”武琳调侃道。

这个女人的嘴非常毒,但是我并不生气,没什么感觉。

女尸看起来很漂亮,是化妆的结果,在我眼中,她就是一堆血和肉。

血腥味是个意外发现,被掐死的人不应该有血腥味,身上也没有明显的尸斑,这很奇怪。

“有什么发现?”武琳问道。

“尸体脖子上有明显掐痕,但是没有指印,凶手在行凶时带了手套。死亡原因不明,具体死亡时间无法确定,需要回实验室。我怀疑凶手在杀死死者后,还给死者化妆,身上穿的衣服也精心收拾过。”

李飞问道:“死因不明,不是掐死的吗?”

“脖子是上有瘀伤,但没有机械窒息死亡特征!”我淡淡的说道。

“看来还有点本事!”武琳点点头问道:“你怎么知道凶手给死者化妆过?”

“一个简单的推理,死者被掐住脖子,在死亡威胁下,人会迸发出巨大的潜力,会拼命挣扎。但你看死者衣衫整齐,丝毫看不出反抗的迹象。”

“也就是说凶手闯入被害人家中,杀人之后还停留在现场,掩盖痕迹,还给被害人化妆?”武琳问道。

我点点头,用放大镜观察死者的指甲,没发现皮屑组织,也没有衣物纤维。有两种可能,要么指甲被清理过,要么凶手穿了一件雨衣。

本案的嫌疑人心理素质极佳,还具有反侦查能力,很不好对付。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一旦刺激的感觉消退,很快就会再次作案。

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可怕的连环杀手。

武琳有点坐不住了,她已经意识到案子的严重,给同事打电话,调取附近所有有前科的罪犯。

需要排查的目标很多,真正的凶手肯定不在里面。他懂得掩藏自己,在人群中看起来毫不起眼,可能是和你打招呼的邻居,是你每天都能见到的公司同事,也可能是你在上班路上遇到的路人。

有一份研究资料表明,大部分的连环杀手的面容并不凶恶,笑容甚至还很迷人。外表具有欺诈性,等你放松警惕,他们就会要你的命。

我在现场的工作进行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检查需要在法医室里进行。

“帮个忙!”我把敛尸袋铺在地上,让李飞帮我把尸体抬下来。

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我一用力,尸体断成了两截。

场面顿时就变得不可收拾,内脏流了一地。就算是见惯了尸体刑警都受不了,李飞只看了一眼,就捂着嘴出去吐了。

“远一点,别污染了现场。”武琳脸色发白,硬是忍住不适感。

我只是有点惊讶,表情微微有些变化。有点想不明白,凶手这么做是为什么。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武琳看着我,眼神就点复杂。

“都习惯了!”我轻轻的一耸肩,尽量表现的像是一个正常人。

“你继续。”武琳最终还是没抗住,跑出去吐了。

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自在多了。

凶手的行为有些奇怪,尸体腹部的伤口周围的肌肉没有收缩,说明在这之前她已经死了。

为什么要把死人肚子抛开?这是一个问题。

我想了很多种可能,又都被我否定。最后只剩下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某些连环杀手会用特定的手法杀人,是为了扭曲的心理满足。死后肢解尸体都是为了藏尸。可本案的凶手就把尸体摆在床上,还给尸体化妆,他并不想隐藏。

一切行为都有目的性,凶手这么做为了什么?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刑警都被恶心跑了,凶手单纯的就是要让警方难堪。

我眼前浮现出一组画面,他跟踪被害人到家中,确定家里只有被害人,他闯入家中,杀死被害人。然后不紧不慢的完成创作,又清理过现场,等到天快亮了,这才不紧不慢的离开现场。

综合这些情况来看,凶手不会停手,还会再次作案,只是时间问题。

第3章 尸检

想不到第一个案子就这么棘手,对手很不好对付。用了两个小时,我才将尸体装进两个敛尸袋中,一个人抬到楼下的警车上。

武琳捂着鼻子站在门口,不肯再进来。

实际上房间里并没有多大味道,不注意根本闻不到,都是人的心理作用在作怪。

只要死过人的房子,就连从门的缝隙中吹过的风都显得可疑。

到了楼下,我故意放慢速度,偷偷的观察围观的人群。如果我没猜错,凶手会留下欣赏他的杰作,他想看警察狼狈的样子。

人群中果然有个非常可疑的家伙,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西装,带着一副眼镜,头发梳理的非常整齐,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

我把敛尸袋抬下来,还有血水渗出来。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绝大多数人都捂着眼睛不敢看。只有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尸体,嘴角微微弯曲,似乎还带着笑意。

我转过身来,想要看清楚一些。他发觉我注意到了他,转身就走。等我追过去,人已经不见踪影。

“刚才站在这的男人你们认识他吗?”我问围观的大妈。

“没见过,不是这个小区的人。”大妈们一哄而散,都不想惹上麻烦。

“你有发现?”武琳走过来问道。

“没有!”我继续去搬尸体。只是简单的接触,我就发觉这个女人不好对付。

武琳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先回去,尽快完成尸检,我回去就要看到初步的尸检报告。”

“好的!”尸检是细活,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查完,她明显是在为难我。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对我抱有强烈的敌意。

我确信没有任何把柄落在她手上,之前也没见过她,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三生石3 《冷血法医》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冷血法医小说[三生石3 ]在线试读

我脑中产生一个疑问,重案一组可以说是藏龙卧虎。李飞没有介绍自己,能进入一组,就说明他不简单。有这么多高手,武琳是靠什么成为一组组长的?李飞小声说道:“皮肤黑一点的是刑警队的队长吕波,大家都叫他波哥!”“看来这次有麻烦了!”李飞介绍道:“后面进来的是闫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他有很长时间没参加案情分析会。”所谓的特殊任务十有八九是执行卧底任务,非常危险,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小命不保。还没想出答案,会议室们被推开,武琳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她...

2019-09-03 07:16:37

隗家村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叶子斥道:“你又自己吓唬自己!”叶子道:“当然不是,人家小老头儿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觉呢。”叶子接着道:“不过,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寿衣。”韩诤话音带颤道:“还用问么,肯定是这个小老头儿的原形呗!”韩诤道:“难道不是吗?”过了好半晌,韩诤惊魂稍定,颤声道:“公子,我看,咱们还是逃命去吧。”韩诤哭道:“可是我不会轻功啊,我一定会有事的!”...

2019-09-03 07:16:37

杜马岛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他点点头。"你吃了一惊。是的。但我不是个基督徒,更别提天主教了,在自杀的问题上我的思想很开明。同样,我也信仰无限可能性的存在,我知道你也是,那就让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杀了自己……甚至自此过后六个月内……你太太和女儿们都会知道的。不管你干得多么干净漂亮,她们一定会知道你是自杀的。"他扬了扬手。"还有你的人寿保险公司--赔偿金可是一大笔数字哟,我肯定,他们也会轻而易举知道你是自杀。他们或许找不到证据…&hell...

2019-09-03 07:16:37

卸岭盗王小说[萧也]在线试读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它的腿还有细微的动作,你们千万别下去!”我对明玛说让土狗离这东西远点,说不定它正在垂死挣扎中,土狗再成了它免费的补充品,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和它耗下去,而且肯定也耗不过它去,明玛对着那土狗招呼了几声,那土狗便跑进了林子寻找吃的去了。胖子和明玛在一棵树上,而我在距离他们五米外的另一棵上,商量了好些脱身的计策,可最后都被我们一一否决,手里的家伙事又不管用,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村民都在找那失踪的小孩儿,想要人来救我们短时间是不可能的,我们各自找了平衡的粗壮树枝坐着,和这...

2019-09-03 07:16:37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钟笙挽]在线试读

他吐槽还没能吐槽到一半,突然林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他也没能幸免,一头撞在了林枫背上。他探头往前看去,然而看到的东西比看到有个人在那里拉小提琴还要惊悚。音乐确确实实地在响,但是这个房间走到尽头,也没能看到任何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无论走到哪,走到哪个方向,有没有折回来,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微弱。没有任何远近之分。“那只是你强迫症而已吧。”王耀凛汗颜,“真不是什么东西都非得有个规则什么的小枫说不定这就只是——怎么了?”——...

2019-09-03 07:16:37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相思樱]在线试读

警署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各个部门均用玻璃隔开,在走廊也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警长和警员均坐在一间三十平米大的办公室中,只有警司以上的级别才有单独的办公室。柏皓霖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走过,将看到的每一个人与照片上那名中年男子的长相对比着。难道他是警署的高层?还是他现在出外勤不在警署?或者已经调职了?越往前走,柏皓霖心里越没底。就在这时,一名中年警察从前方的刑侦五处走出叫住了一名正迎面向他走来的年轻警察并且递给他一份文件。此人既然能够涉足父亲的案子应该不是交警和协警,而且他至少也应该有一官半职,所以柏皓霖先去...

2019-09-03 07:16:37

舞台谜案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37

任性的尸体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37

户隐传说杀人事件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在如此危难的时候,她的笑容意味着什么?阿春一无所知。“这是天罚,是天罚……”光义虽然说过那里没有人,但阿春还是决定亲自去阿泷家看一看。阿泷家在大友家的背后,只隔着一条道路。光义将长箱子装在行李车上,立即返回房子里。光义的妻子正好扶着中风的婆婆慢慢吞吞地走出门外,一看见阿春,便莞尔一笑。老人依然没有摆脱旧有的思维模式,用一副布满着血丝的目光注视着空间,嘴里念念有词:一走进院子的大门,那里宁静得有些异样。房间里一片黑暗。片刻后,等眼睛习惯于黑暗,阿春接连唤了几次阿泷的名字。阿春已经顾及不上,连鞋子都不脱便径直...

2019-09-03 07:16:37

最后的明星晚宴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这名男子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似乎对这两张新面孔感到很疑惑。浅见从口袋里掏出请柬递给他。男管家打开请柬,尽管仍有所怀疑,不过读完请柬内容后,总算低头说道:“刚才失礼了,请进吧。”“请问,您贵姓?”浅见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二位怎么称呼?”“我姓浅见,受加堂先生之邀来参加宴会。”“平山,您的名字是?”“是嘛,请多多关照。”...

2019-09-03 07: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