隗家村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叶子斥道:“你又自己吓唬自己!”叶子道:“当然不是,人家小老头儿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觉呢。”叶子接着道:“不过,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寿衣。”韩诤话音带颤道:“还用问么,肯定是这个小老头儿的原形呗!”韩诤道:“难道不是吗?”过了好半晌,韩诤惊魂稍定,颤声道:“公子,我看,咱们还是逃命去吧。”韩诤哭道:“可是我不会轻功啊,我一定会有事的!”

隗家村小说章节试读

[侦探推理] 《隗家村》作者:熊逸【完结】

内容简介

《隗家村》讲述的是一个让你紧张的故事,也是一个让你开心的故事。在故事的背景与人物设定上,它紧承着《月谜踪》而来,但它又是独立成章的一个故事,甚至是和《月谜踪》完全不同的故事类型。就像兵法家最怕的是被对手摸清自己行军作战的规律,小说作者最怕的是被读者摸清自己编织故事的套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应该也成为小说作者的一句箴言。

故事一开始便会带你进入一个特殊的场景,这个场景也许是平常的,也许是离奇的。至少对于故事中的主人公而言,在他们觉得平常的时候,似乎又有几分离奇;在他们觉得离奇的时候,又不敢确定事情一定就并非平常。离奇的事情只能给人们造成有限的恐惧,而翻来覆去难以确定的东西才能把恐惧扩充到无限。

那是一个看似平常的村子,叶子和韩诤只是要从那里匆忙地经过,却正常或不正常地留了下来。新的线索不断否定着旧的线索,今天的印象不断颠覆着昨天的印象,似乎只有找到规律才能找到症结,但对规律的总结又必然需要时间去捱,而时间不但是他们最短缺的东西,也是一件让他们不断增加迷惑的东西。

这个故事要比《月谜踪》紧凑得多,阅读的感觉也许会近似于主人公们亲身经历时的感觉,但主人公们永远都在制造笑点,他们也许正是把它当作武器来对抗生活这个巨大而荒诞的悲剧。

江南水乡。

暮春三月,莺飞草长。

叶子优游在长河堤岸,杨柳风扑面不寒,好不惬意。

在这里才办完了一起大案,得了一笔不菲的酬劳。“又能还一笔房贷了,”叶子偷笑着,摸摸怀里的银票,暖乎乎的,甜丝丝的,那感觉,就好像第一次抚摩初恋情人的乳房。

韩诤没来。叶子奸笑了一声,暗道:“这小子,一听说这休假的几天是不带薪水的,干脆连客栈的门都不出了,呵呵,怕一出门就会花钱,呵呵,没情趣的家伙。”

“咦,那不是韩诤么,”叶子突然看见远处一个人影正飞奔过来,不由疑惑着自言自语道,“他怎么出来了?”

来的果然是韩诤,远远地从长堤的那头,从一个不起眼的黑影逐渐变成了一个有鼻子有眼的人,眨眼之间就奔到了叶子跟前,满头大汗,呼哧带喘。叶子大惊道:“看来轻功是不用练的,是个人,只要急了都会!”

韩诤喘着,连汗都不擦,一封信一直都在手里抓着,一把就塞在叶子手里,喘得说不出话。

“什么信,这么急?”叶子嘟囔着,一看,信里只有八个字:“速回京城,十万火急!”字迹潦草,一看就是匆忙写就,再看落款,是周雪儿。叶子只是笑笑,把信往袖筒里一塞,好像马上就把这事忘了似的,背起手来,看着那微风习习,水波不惊,煞是陶醉。

韩诤总算倒过一口气来,急道:“公子,周姑娘派人送来的信,看来是有急事,恐怕,是不得了的大事啊!”

叶子悠然道:“有位前辈曾经说过:‘兄弟的事,再小都是大事;女人的事,再大都是小事’,呵呵,小事一桩而已,瞧把你急的。”

“啊——”韩诤声嘶力竭地喊着,“那不是女人的事,那可是周姑娘的事啊!”

叶子笑道:“哦,你是说,周姑娘不是女人么?”

“这,”韩诤一怔,又急道,“不管怎么说,咱们得马上回京城啊!”

叶子一点头,突然急道:“好,快快备马,十万火急赶奔京城!”

马不停蹄,已经跑出二百多里了。叶子看看天快黑了,对韩诤道:“前面要是遇到村子,就停下来过夜。先放慢点儿吧,马吃不住劲儿了。”

韩诤答应一声。两人从骑上马之后就一直在闷头猛赶,直到这时候才说上第一句话。

叶子稍稍松了口气,道:“韩诤,你知道我在刚看到信的时候为什么不着急么?”

韩诤道:“是呀,我还在奇怪呢。”

叶子道:“我哪能不着急呀,只是突然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韩诤奇道:“哦?能有什么不对劲的?”

叶子道:“一见是周姑娘的事你就慌了神了,你就没想过么,雪儿的大哥周原这个时候可就在京城呢。”

韩诤还是不解,道:“那又怎么样?”

叶子道:“办长风镖局那件案子的时候不是接触过周原大哥么?是不是还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来着?”

韩诤点头道:“是啊,周大哥真是了得,那么难的事情,那么乱的头绪,到他手里怎么就跟玩儿似的,没两下子就给解决了。”

叶子道:“这就是了。天下间的事,只有我叶子办不了而他周原能办的,可绝没有他周原办不了而我叶子却能办的。雪儿好好地放着她大哥不找,却千里迢迢地派人来给我送信,这难道还不够奇怪么?”

见韩诤低头不答,叶子又道:“从雪儿的信上看,此事大是危急,一件大是危急的事,又是连周原大哥都解决不了的事,我们要是去了,凶多吉少啊!”

韩诤头脑一热,高声道:“为了周姑娘,就算明知是死,也要争着上!”

叶子一咧嘴,道:“好,好样的,等这事完了之后,我一定会追认你为叶子侦探事务所的正式员工的。”

“啊——”韩诤惨叫一声,“难道我到现在了还没转正吗!”

叶子“嘿嘿”笑道:“怎么,不满意啦?想跳槽啦?别忘了你是签了合同的。”

韩诤两眼一翻,凄凉道:“看来我要想熬过试用期,就只有等着被追认了。”

叶子一笑,突然扬鞭一指:“看见村子了!”

远远地是看见村子了,只有二三里地的样子,看来是不用在林间露宿了。

再靠近些,却听见前面有铁锹铲地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带着单调的节奏。

“那是什么?”韩诤指着前面,疑惑道。

叶子皱了皱眉:“像是一个人在铲地。”

韩诤不解道:“天都快黑了,一个人,在路中间,铲地?”

影影绰绰的一个人,在路中间,手持一把巨大的铁锹,在铲地。

离得更近了,才看出来,那是一个和尚,手里拿的也不是铁锹,而是一把超大号的方便铲,低着头,一声不响地铲着地,也不理会叶子和韩诤越来越近了。空气里,除了清脆的马蹄声之外,就是这一下一下铲地的声音,节奏均匀,像是在催人入睡似的。

道路不宽,叶子和韩诤离那和尚只有两丈多远了,看得清了,只见那和尚身量极其高大,身上穿的僧衣好像是西域那边的样式,双臂露在外面,看看足有树干般粗壮,因为是低着头,脸看不大清,像是慈眉善目的,又像带着隐隐的妖气,说不清楚,再看地上,一铲下去,就铲起大片黄土,此刻已经铲出来一个极大的深坑,而往这深坑的旁边一看,却令人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叠放着,触目惊心,显然都是死于非命。

韩诤正要说话,叶子急忙把他拦住,随即滚鞍下马,上前几步,抱拳行礼,摆足了谦逊的态度,对那和尚道:“大师辛苦了!”

和尚抬眼看看叶子,把方便铲一收,颔首合十,还礼道:“施主请了。”

叶子见这和尚修养甚好,顿时心生好感,再仔细打量一下,见这和尚四五十岁的年纪,方脸大耳,神态祥和,确是一位有道高僧。叶子连忙又施一礼,问道:“敢问大师,您这是在做什么?”

和尚道:“不过是与人方便罢了。”

叶子奇道:“此话怎讲?”

和尚一晃方便铲,道:“这个东西叫做方便铲,方便、方便,顾名思义就是与人方便用的,游方行脚的路上见到死人,便施方便挖坑埋葬,此乃佛门之中一件善举。”

叶子点头道:“原来如此,大师菩萨心肠,实在令我等好生景仰。还请大师再施一个方便,让我们二人过去,烦劳大师,烦劳大师了!”

和尚一笑,道:“举手之劳,何谈‘烦劳’二字?”说着,侧身一让,道:“两位施主请。”

叶子又是拱手,连声道:“多谢,多谢!”回手一牵马的缰绳,恰好看到尸体可怖的形貌,心中一凛,可这时候,韩诤却突然问了一句:“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啊?”

叶子被惊得一颤,连忙回身,又对那和尚道:“呵呵,童言无忌,大师别见怪哦。”

韩诤恼道:“什么叫‘童言无忌’啊,我又不是孩子!”

和尚微微一笑,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些人么,都是因为还愿而死。”

叶子叹了口气,也不说话。韩诤却更是奇怪,问道:“什么叫‘还愿而死’?”

和尚笑道:“贫僧为向佛祖还愿,立誓要广施善行,掩埋一千具尸体。可是,哪容易找那么多死人啊,贫僧只好先把活人变成死人,再行掩埋了。”和尚话音才落,突然身形闪动,方便铲如同宿鸟惊飞一般陡然破空,砸向叶子偷袭而至的剑锋。叶子哪敢硬接,急忙变招,剑尖向方便铲的月牙上一点,借力腾身,倒掠出一丈开外。

韩诤愣愣地坐在马背上,全没看清这两人已经换了一招。

和尚笑呵呵地看着叶子,也不追击,只是笑道:“这位施主身手不错,只不知方才为何要偷袭贫僧?”

叶子重拟剑势,紧盯着和尚,怒道:“你这凶僧,我要是不动手,还不也被你给还了愿去!”

韩诤这才明白过来,惊呼道:“好哇,原来你是个凶僧!”

和尚却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笑,道:“家长没有告诉过你们吗,听人讲话一定要把话听完。”

韩诤奇道:“难道我们误会你了,你是个好和尚?你杀的都是坏人?”

和尚笑道:“贫僧当然是个好和尚。”

韩诤点头道:“哦,那这些死的人都是该杀的人了?”

和尚笑道:“他们当然都是该杀的人。”

韩诤点了点头,突然又奇道:“那你方才不是说什么为还愿才杀人的么?”

和尚点头道:“对呀,所以才说他们都是该杀的人啊。”

“啊——”韩诤大叫道,“那你还说你是个好和尚!”

和尚笑道:“你这孩子,让贫僧怎么说你才好呢,岳飞是好人,是宋人的英雄,金兀术也是好人,是金人的英雄。好人坏人,只是各人的角度和立场不同罢了。”

“你——”韩诤恨恨地盯着和尚,却一时也找不到话说。

和尚笑道:“看看,又不让贫僧把话说完。你们不是担心贫僧会拿你们两人还愿么,其实,这种担心大可不必,因为贫僧今天恰好完成了还愿之数,不会再开杀戒了。”

叶子在一旁狠狠道:“可我还是觉得应该杀了你,不然的话,也许你哪天又会许下什么愿来。”

和尚笑道:“你有什么权利杀我?”

叶子道:“你这种人,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我叶大侠呢!”

和尚又笑,不慌不忙道:“大侠就可以随便杀人么?大侠就不会杀错好人么?如果这世上你这种大侠多了,不经过正当程序就可以定人的罪,自己觉得看不顺眼就可以随便杀人,那老百姓害怕你们这种大侠会比害怕强盗更甚呢。”

这话说得叶子一怔。叶子想了想,道:“你这话倒说得有几分道理,可是,我还是要杀你。你这臭猪,你已经杀了一千人了啊!”

和尚笑道:“你既然说我是猪,那我就承认自己是猪好了。我确实杀了一千人,可是,人杀的猪又何止一千呢?”

叶子怒道:“猪怎么能和人比!”

和尚笑道:“猪为什么不能和人比?六道轮回,众生本是同源,你今生是人,来生也有可能投生为猪。哈哈,人既然可以杀猪,猪又为什么不能杀人?”

叶子又是被说得一怔,想了半晌,道:“好,你说的有理。可是,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得杀你!”

和尚叹道:“这真叫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啊。好吧,那你就来杀我好了。”

叶子被这一说,头脑倒是冷静了一下,又想了想,道:“可是,我打不过你。”

和尚失笑道:“说理说不过我,打又打不过我,那还站着干什么,快过去投宿去吧。”

叶子不信道:“你真的放我们走?”

和尚道:“我打开始就没想留你们的,是你自己不走,还偷袭我的。”

叶子叹了口气,道:“算了,以后等我功夫长进了再来杀你好了。”

和尚笑道:“好好好,恭候大驾。”

叶子忽然想起什么,又道:“那你不去投宿么?”

和尚叹了口气,道:“我要露宿去了,那村子一股妖气,我的法力还浅,不敢去的。”

叶子还没答话,韩诤先被吓毛了:“坏和尚,你不会是吓唬我们吧?”

和尚恢复了有道高僧的神情,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一下一下铲地的声音在身后越来越远了,但那节奏中传出的诡异之气却仿佛越来越重,叶子和韩诤缓缓地策马而行,眼睛虽然看着前面,注意力却全在身后,后背上全都是汗津津的。好一会儿,听得那声音很微弱了,两人才算松了口气。

韩诤道:“公子,这和尚,咱们就由他去了啊?”

叶子道:“先赶雪儿的事吧,不要节外生枝。我们不能耽搁。”

韩诤嗫嚅道:“公子,我怎么觉得,你的武功好像比较低呀。你看,在和州的时候,打傻张没打过,但好歹算个平手,可跟莫老先生比起来,好像就差得不少啊。”

叶子哼了一声,道:“你不是总抱怨自己的薪水低么,其实你的薪水一点也不低。”

韩诤愕道:“那——”

叶子道:“是薪水高的人、有钱的人太多了。所以啊,我的武功是一点也不低的,只不过,这世上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

韩诤点头道:“哦,好像很有道理哎。”

叶子道:“这和尚外家功夫登峰造极,你看他那方便铲,少说也得有八十斤重,可使起来就像玩根竹竿似的,我的剑根本没法跟它碰。我方才偷袭一招都没得手,要是再过两招,他就得超额还愿了。”

韩诤“哦”了一声,忽道:“可是,那和尚那么大的本事,都不敢进前面这个村子投宿,说什么那里有妖气,他的法力不够,那咱们要是去了,那,说不定那里的妖怪也在还什么愿呢,咱们还不是白给么?”

叶子淬了一声,道:“这世上哪有妖怪,呵呵,长风镖局那么多妖怪不是也都被我叶大侦探给灭了么。别听和尚胡说,你想露宿荒野,我可不想。驾!”

叶子打马扬鞭,加快速度向那村子去了。韩诤犹豫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跟了上去。

不多时便到了村口,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村子里一片静悄悄的。所有的农村都是这样,没有夜生活,天一黑人们就全去睡觉,灯也见不到一盏。

叶子借着微弱的最后一缕白天的光线,打量着村口前立着的一块木牌。

“韩诤,你去看看,”叶子拉住缰绳,狐疑地打量着那块木牌,“看看那牌子到底是什么?”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熊逸《隗家村》点评:作者文笔流畅,让读者能够恨畅快的阅读,小说情节安排合理,能够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隗家村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叶子斥道:“你又自己吓唬自己!”叶子道:“当然不是,人家小老头儿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觉呢。”叶子接着道:“不过,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寿衣。”韩诤话音带颤道:“还用问么,肯定是这个小老头儿的原形呗!”韩诤道:“难道不是吗?”过了好半晌,韩诤惊魂稍定,颤声道:“公子,我看,咱们还是逃命去吧。”韩诤哭道:“可是我不会轻功啊,我一定会有事的!”...

2019-09-03 07:16:30

杜马岛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他点点头。"你吃了一惊。是的。但我不是个基督徒,更别提天主教了,在自杀的问题上我的思想很开明。同样,我也信仰无限可能性的存在,我知道你也是,那就让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杀了自己……甚至自此过后六个月内……你太太和女儿们都会知道的。不管你干得多么干净漂亮,她们一定会知道你是自杀的。"他扬了扬手。"还有你的人寿保险公司--赔偿金可是一大笔数字哟,我肯定,他们也会轻而易举知道你是自杀。他们或许找不到证据…&hell...

2019-09-03 07:16:30

卸岭盗王小说[萧也]在线试读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它的腿还有细微的动作,你们千万别下去!”我对明玛说让土狗离这东西远点,说不定它正在垂死挣扎中,土狗再成了它免费的补充品,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和它耗下去,而且肯定也耗不过它去,明玛对着那土狗招呼了几声,那土狗便跑进了林子寻找吃的去了。胖子和明玛在一棵树上,而我在距离他们五米外的另一棵上,商量了好些脱身的计策,可最后都被我们一一否决,手里的家伙事又不管用,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村民都在找那失踪的小孩儿,想要人来救我们短时间是不可能的,我们各自找了平衡的粗壮树枝坐着,和这...

2019-09-03 07:16:30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钟笙挽]在线试读

他吐槽还没能吐槽到一半,突然林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他也没能幸免,一头撞在了林枫背上。他探头往前看去,然而看到的东西比看到有个人在那里拉小提琴还要惊悚。音乐确确实实地在响,但是这个房间走到尽头,也没能看到任何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无论走到哪,走到哪个方向,有没有折回来,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微弱。没有任何远近之分。“那只是你强迫症而已吧。”王耀凛汗颜,“真不是什么东西都非得有个规则什么的小枫说不定这就只是——怎么了?”——...

2019-09-03 07:16:30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相思樱]在线试读

警署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各个部门均用玻璃隔开,在走廊也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警长和警员均坐在一间三十平米大的办公室中,只有警司以上的级别才有单独的办公室。柏皓霖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走过,将看到的每一个人与照片上那名中年男子的长相对比着。难道他是警署的高层?还是他现在出外勤不在警署?或者已经调职了?越往前走,柏皓霖心里越没底。就在这时,一名中年警察从前方的刑侦五处走出叫住了一名正迎面向他走来的年轻警察并且递给他一份文件。此人既然能够涉足父亲的案子应该不是交警和协警,而且他至少也应该有一官半职,所以柏皓霖先去...

2019-09-03 07:16:30

舞台谜案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30

任性的尸体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30

户隐传说杀人事件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在如此危难的时候,她的笑容意味着什么?阿春一无所知。“这是天罚,是天罚……”光义虽然说过那里没有人,但阿春还是决定亲自去阿泷家看一看。阿泷家在大友家的背后,只隔着一条道路。光义将长箱子装在行李车上,立即返回房子里。光义的妻子正好扶着中风的婆婆慢慢吞吞地走出门外,一看见阿春,便莞尔一笑。老人依然没有摆脱旧有的思维模式,用一副布满着血丝的目光注视着空间,嘴里念念有词:一走进院子的大门,那里宁静得有些异样。房间里一片黑暗。片刻后,等眼睛习惯于黑暗,阿春接连唤了几次阿泷的名字。阿春已经顾及不上,连鞋子都不脱便径直...

2019-09-03 07:16:30

最后的明星晚宴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这名男子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似乎对这两张新面孔感到很疑惑。浅见从口袋里掏出请柬递给他。男管家打开请柬,尽管仍有所怀疑,不过读完请柬内容后,总算低头说道:“刚才失礼了,请进吧。”“请问,您贵姓?”浅见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二位怎么称呼?”“我姓浅见,受加堂先生之邀来参加宴会。”“平山,您的名字是?”“是嘛,请多多关照。”...

2019-09-03 07:16:30

推理要在晚餐后2小说[[日]东川笃哉]在线试读

坚持己见的两人,毫无意义地持续争论了一会儿。於是丽子提出了一个建议。「好啊,正合我意。我就认真地露一手,让你见识见识A级驾照的本事吧。」丽子推一推滑落的眼镜,说着「那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她还仔细叮咛这位为求获胜不择手段的上司。「丑话先说在前头,警部。在公路上行驶时,请务必将车速保持在标準速限之内,还有,绝不能作弊喔。」「你知道吗?宝生。当人们在车站与建筑物之间缓缓步行的时候,汽车还是继续以高速行驶呢。」「那么我们来比比看如何?我坐电车,警部开车。我们同时从若叶集合公寓出发,看谁先一步抵达立川的权藤大楼。...

2019-09-03 07: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