隗家村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叶子斥道:“你又自己吓唬自己!”叶子道:“当然不是,人家小老头儿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觉呢。”叶子接着道:“不过,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寿衣。”韩诤话音带颤道:“还用问么,肯定是这个小老头儿的原形呗!”韩诤道:“难道不是吗?”过了好半晌,韩诤惊魂稍定,颤声道:“公子,我看,咱们还是逃命去吧。”韩诤哭道:“可是我不会轻功啊,我一定会有事的!”

隗家村小说章节试读

[侦探推理] 《隗家村》作者:熊逸【完结】

内容简介

《隗家村》讲述的是一个让你紧张的故事,也是一个让你开心的故事。在故事的背景与人物设定上,它紧承着《月谜踪》而来,但它又是独立成章的一个故事,甚至是和《月谜踪》完全不同的故事类型。就像兵法家最怕的是被对手摸清自己行军作战的规律,小说作者最怕的是被读者摸清自己编织故事的套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应该也成为小说作者的一句箴言。

故事一开始便会带你进入一个特殊的场景,这个场景也许是平常的,也许是离奇的。至少对于故事中的主人公而言,在他们觉得平常的时候,似乎又有几分离奇;在他们觉得离奇的时候,又不敢确定事情一定就并非平常。离奇的事情只能给人们造成有限的恐惧,而翻来覆去难以确定的东西才能把恐惧扩充到无限。

那是一个看似平常的村子,叶子和韩诤只是要从那里匆忙地经过,却正常或不正常地留了下来。新的线索不断否定着旧的线索,今天的印象不断颠覆着昨天的印象,似乎只有找到规律才能找到症结,但对规律的总结又必然需要时间去捱,而时间不但是他们最短缺的东西,也是一件让他们不断增加迷惑的东西。

这个故事要比《月谜踪》紧凑得多,阅读的感觉也许会近似于主人公们亲身经历时的感觉,但主人公们永远都在制造笑点,他们也许正是把它当作武器来对抗生活这个巨大而荒诞的悲剧。

江南水乡。

暮春三月,莺飞草长。

叶子优游在长河堤岸,杨柳风扑面不寒,好不惬意。

在这里才办完了一起大案,得了一笔不菲的酬劳。“又能还一笔房贷了,”叶子偷笑着,摸摸怀里的银票,暖乎乎的,甜丝丝的,那感觉,就好像第一次抚摩初恋情人的乳房。

韩诤没来。叶子奸笑了一声,暗道:“这小子,一听说这休假的几天是不带薪水的,干脆连客栈的门都不出了,呵呵,怕一出门就会花钱,呵呵,没情趣的家伙。”

“咦,那不是韩诤么,”叶子突然看见远处一个人影正飞奔过来,不由疑惑着自言自语道,“他怎么出来了?”

来的果然是韩诤,远远地从长堤的那头,从一个不起眼的黑影逐渐变成了一个有鼻子有眼的人,眨眼之间就奔到了叶子跟前,满头大汗,呼哧带喘。叶子大惊道:“看来轻功是不用练的,是个人,只要急了都会!”

韩诤喘着,连汗都不擦,一封信一直都在手里抓着,一把就塞在叶子手里,喘得说不出话。

“什么信,这么急?”叶子嘟囔着,一看,信里只有八个字:“速回京城,十万火急!”字迹潦草,一看就是匆忙写就,再看落款,是周雪儿。叶子只是笑笑,把信往袖筒里一塞,好像马上就把这事忘了似的,背起手来,看着那微风习习,水波不惊,煞是陶醉。

韩诤总算倒过一口气来,急道:“公子,周姑娘派人送来的信,看来是有急事,恐怕,是不得了的大事啊!”

叶子悠然道:“有位前辈曾经说过:‘兄弟的事,再小都是大事;女人的事,再大都是小事’,呵呵,小事一桩而已,瞧把你急的。”

“啊——”韩诤声嘶力竭地喊着,“那不是女人的事,那可是周姑娘的事啊!”

叶子笑道:“哦,你是说,周姑娘不是女人么?”

“这,”韩诤一怔,又急道,“不管怎么说,咱们得马上回京城啊!”

叶子一点头,突然急道:“好,快快备马,十万火急赶奔京城!”

马不停蹄,已经跑出二百多里了。叶子看看天快黑了,对韩诤道:“前面要是遇到村子,就停下来过夜。先放慢点儿吧,马吃不住劲儿了。”

韩诤答应一声。两人从骑上马之后就一直在闷头猛赶,直到这时候才说上第一句话。

叶子稍稍松了口气,道:“韩诤,你知道我在刚看到信的时候为什么不着急么?”

韩诤道:“是呀,我还在奇怪呢。”

叶子道:“我哪能不着急呀,只是突然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韩诤奇道:“哦?能有什么不对劲的?”

叶子道:“一见是周姑娘的事你就慌了神了,你就没想过么,雪儿的大哥周原这个时候可就在京城呢。”

韩诤还是不解,道:“那又怎么样?”

叶子道:“办长风镖局那件案子的时候不是接触过周原大哥么?是不是还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来着?”

韩诤点头道:“是啊,周大哥真是了得,那么难的事情,那么乱的头绪,到他手里怎么就跟玩儿似的,没两下子就给解决了。”

叶子道:“这就是了。天下间的事,只有我叶子办不了而他周原能办的,可绝没有他周原办不了而我叶子却能办的。雪儿好好地放着她大哥不找,却千里迢迢地派人来给我送信,这难道还不够奇怪么?”

见韩诤低头不答,叶子又道:“从雪儿的信上看,此事大是危急,一件大是危急的事,又是连周原大哥都解决不了的事,我们要是去了,凶多吉少啊!”

韩诤头脑一热,高声道:“为了周姑娘,就算明知是死,也要争着上!”

叶子一咧嘴,道:“好,好样的,等这事完了之后,我一定会追认你为叶子侦探事务所的正式员工的。”

“啊——”韩诤惨叫一声,“难道我到现在了还没转正吗!”

叶子“嘿嘿”笑道:“怎么,不满意啦?想跳槽啦?别忘了你是签了合同的。”

韩诤两眼一翻,凄凉道:“看来我要想熬过试用期,就只有等着被追认了。”

叶子一笑,突然扬鞭一指:“看见村子了!”

远远地是看见村子了,只有二三里地的样子,看来是不用在林间露宿了。

再靠近些,却听见前面有铁锹铲地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带着单调的节奏。

“那是什么?”韩诤指着前面,疑惑道。

叶子皱了皱眉:“像是一个人在铲地。”

韩诤不解道:“天都快黑了,一个人,在路中间,铲地?”

影影绰绰的一个人,在路中间,手持一把巨大的铁锹,在铲地。

离得更近了,才看出来,那是一个和尚,手里拿的也不是铁锹,而是一把超大号的方便铲,低着头,一声不响地铲着地,也不理会叶子和韩诤越来越近了。空气里,除了清脆的马蹄声之外,就是这一下一下铲地的声音,节奏均匀,像是在催人入睡似的。

道路不宽,叶子和韩诤离那和尚只有两丈多远了,看得清了,只见那和尚身量极其高大,身上穿的僧衣好像是西域那边的样式,双臂露在外面,看看足有树干般粗壮,因为是低着头,脸看不大清,像是慈眉善目的,又像带着隐隐的妖气,说不清楚,再看地上,一铲下去,就铲起大片黄土,此刻已经铲出来一个极大的深坑,而往这深坑的旁边一看,却令人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叠放着,触目惊心,显然都是死于非命。

韩诤正要说话,叶子急忙把他拦住,随即滚鞍下马,上前几步,抱拳行礼,摆足了谦逊的态度,对那和尚道:“大师辛苦了!”

和尚抬眼看看叶子,把方便铲一收,颔首合十,还礼道:“施主请了。”

叶子见这和尚修养甚好,顿时心生好感,再仔细打量一下,见这和尚四五十岁的年纪,方脸大耳,神态祥和,确是一位有道高僧。叶子连忙又施一礼,问道:“敢问大师,您这是在做什么?”

和尚道:“不过是与人方便罢了。”

叶子奇道:“此话怎讲?”

和尚一晃方便铲,道:“这个东西叫做方便铲,方便、方便,顾名思义就是与人方便用的,游方行脚的路上见到死人,便施方便挖坑埋葬,此乃佛门之中一件善举。”

叶子点头道:“原来如此,大师菩萨心肠,实在令我等好生景仰。还请大师再施一个方便,让我们二人过去,烦劳大师,烦劳大师了!”

和尚一笑,道:“举手之劳,何谈‘烦劳’二字?”说着,侧身一让,道:“两位施主请。”

叶子又是拱手,连声道:“多谢,多谢!”回手一牵马的缰绳,恰好看到尸体可怖的形貌,心中一凛,可这时候,韩诤却突然问了一句:“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啊?”

叶子被惊得一颤,连忙回身,又对那和尚道:“呵呵,童言无忌,大师别见怪哦。”

韩诤恼道:“什么叫‘童言无忌’啊,我又不是孩子!”

和尚微微一笑,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些人么,都是因为还愿而死。”

叶子叹了口气,也不说话。韩诤却更是奇怪,问道:“什么叫‘还愿而死’?”

和尚笑道:“贫僧为向佛祖还愿,立誓要广施善行,掩埋一千具尸体。可是,哪容易找那么多死人啊,贫僧只好先把活人变成死人,再行掩埋了。”和尚话音才落,突然身形闪动,方便铲如同宿鸟惊飞一般陡然破空,砸向叶子偷袭而至的剑锋。叶子哪敢硬接,急忙变招,剑尖向方便铲的月牙上一点,借力腾身,倒掠出一丈开外。

韩诤愣愣地坐在马背上,全没看清这两人已经换了一招。

和尚笑呵呵地看着叶子,也不追击,只是笑道:“这位施主身手不错,只不知方才为何要偷袭贫僧?”

叶子重拟剑势,紧盯着和尚,怒道:“你这凶僧,我要是不动手,还不也被你给还了愿去!”

韩诤这才明白过来,惊呼道:“好哇,原来你是个凶僧!”

和尚却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笑,道:“家长没有告诉过你们吗,听人讲话一定要把话听完。”

韩诤奇道:“难道我们误会你了,你是个好和尚?你杀的都是坏人?”

和尚笑道:“贫僧当然是个好和尚。”

韩诤点头道:“哦,那这些死的人都是该杀的人了?”

和尚笑道:“他们当然都是该杀的人。”

韩诤点了点头,突然又奇道:“那你方才不是说什么为还愿才杀人的么?”

和尚点头道:“对呀,所以才说他们都是该杀的人啊。”

“啊——”韩诤大叫道,“那你还说你是个好和尚!”

和尚笑道:“你这孩子,让贫僧怎么说你才好呢,岳飞是好人,是宋人的英雄,金兀术也是好人,是金人的英雄。好人坏人,只是各人的角度和立场不同罢了。”

“你——”韩诤恨恨地盯着和尚,却一时也找不到话说。

和尚笑道:“看看,又不让贫僧把话说完。你们不是担心贫僧会拿你们两人还愿么,其实,这种担心大可不必,因为贫僧今天恰好完成了还愿之数,不会再开杀戒了。”

叶子在一旁狠狠道:“可我还是觉得应该杀了你,不然的话,也许你哪天又会许下什么愿来。”

和尚笑道:“你有什么权利杀我?”

叶子道:“你这种人,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我叶大侠呢!”

和尚又笑,不慌不忙道:“大侠就可以随便杀人么?大侠就不会杀错好人么?如果这世上你这种大侠多了,不经过正当程序就可以定人的罪,自己觉得看不顺眼就可以随便杀人,那老百姓害怕你们这种大侠会比害怕强盗更甚呢。”

这话说得叶子一怔。叶子想了想,道:“你这话倒说得有几分道理,可是,我还是要杀你。你这臭猪,你已经杀了一千人了啊!”

和尚笑道:“你既然说我是猪,那我就承认自己是猪好了。我确实杀了一千人,可是,人杀的猪又何止一千呢?”

叶子怒道:“猪怎么能和人比!”

和尚笑道:“猪为什么不能和人比?六道轮回,众生本是同源,你今生是人,来生也有可能投生为猪。哈哈,人既然可以杀猪,猪又为什么不能杀人?”

叶子又是被说得一怔,想了半晌,道:“好,你说的有理。可是,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得杀你!”

和尚叹道:“这真叫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啊。好吧,那你就来杀我好了。”

叶子被这一说,头脑倒是冷静了一下,又想了想,道:“可是,我打不过你。”

和尚失笑道:“说理说不过我,打又打不过我,那还站着干什么,快过去投宿去吧。”

叶子不信道:“你真的放我们走?”

和尚道:“我打开始就没想留你们的,是你自己不走,还偷袭我的。”

叶子叹了口气,道:“算了,以后等我功夫长进了再来杀你好了。”

和尚笑道:“好好好,恭候大驾。”

叶子忽然想起什么,又道:“那你不去投宿么?”

和尚叹了口气,道:“我要露宿去了,那村子一股妖气,我的法力还浅,不敢去的。”

叶子还没答话,韩诤先被吓毛了:“坏和尚,你不会是吓唬我们吧?”

和尚恢复了有道高僧的神情,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一下一下铲地的声音在身后越来越远了,但那节奏中传出的诡异之气却仿佛越来越重,叶子和韩诤缓缓地策马而行,眼睛虽然看着前面,注意力却全在身后,后背上全都是汗津津的。好一会儿,听得那声音很微弱了,两人才算松了口气。

韩诤道:“公子,这和尚,咱们就由他去了啊?”

叶子道:“先赶雪儿的事吧,不要节外生枝。我们不能耽搁。”

韩诤嗫嚅道:“公子,我怎么觉得,你的武功好像比较低呀。你看,在和州的时候,打傻张没打过,但好歹算个平手,可跟莫老先生比起来,好像就差得不少啊。”

叶子哼了一声,道:“你不是总抱怨自己的薪水低么,其实你的薪水一点也不低。”

韩诤愕道:“那——”

叶子道:“是薪水高的人、有钱的人太多了。所以啊,我的武功是一点也不低的,只不过,这世上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

韩诤点头道:“哦,好像很有道理哎。”

叶子道:“这和尚外家功夫登峰造极,你看他那方便铲,少说也得有八十斤重,可使起来就像玩根竹竿似的,我的剑根本没法跟它碰。我方才偷袭一招都没得手,要是再过两招,他就得超额还愿了。”

韩诤“哦”了一声,忽道:“可是,那和尚那么大的本事,都不敢进前面这个村子投宿,说什么那里有妖气,他的法力不够,那咱们要是去了,那,说不定那里的妖怪也在还什么愿呢,咱们还不是白给么?”

叶子淬了一声,道:“这世上哪有妖怪,呵呵,长风镖局那么多妖怪不是也都被我叶大侦探给灭了么。别听和尚胡说,你想露宿荒野,我可不想。驾!”

叶子打马扬鞭,加快速度向那村子去了。韩诤犹豫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跟了上去。

不多时便到了村口,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村子里一片静悄悄的。所有的农村都是这样,没有夜生活,天一黑人们就全去睡觉,灯也见不到一盏。

叶子借着微弱的最后一缕白天的光线,打量着村口前立着的一块木牌。

“韩诤,你去看看,”叶子拉住缰绳,狐疑地打量着那块木牌,“看看那牌子到底是什么?”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熊逸《隗家村》点评:作者文笔流畅,让读者能够恨畅快的阅读,小说情节安排合理,能够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游魂小说[织绡]在线试读

蓝田看见他浑圆雪白的屁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忍不住拍了一下,道:“听话!”蓝田摸了摸他的下巴,坏笑:“你这张脸,真能迷惑人,别看着我!”说着粗暴地把老猫的头按下去,又把昨天借他穿的T恤脱了下来。老猫瘦高个儿,没想到肌肉还挺结实,而且他身上有不少伤疤。蓝田仔细看了看,都是旧伤口。蓝田更愤怒,扑向了正要爬走的老猫,大力把他扯到自己的膝盖上来。这姿势正好,蓝田灵活的双手伸进裤子里拉扯,老猫的长裤和内裤就被褪了下来,落到了蓝田的手上。老猫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蓝田,道:“哥哥,你想干嘛?”老猫点点头。他已经知道蓝...

2019-09-03 07:16:30

轩辕诀小说[茶弦]在线试读

那仵作点点头,开口道:“难得你这份忠心,头前带路吧!”刚到门口,便闻到一股血腥,仵作皱了皱眉头,抬脚进去。这仵作验尸查骨,见惯了寻常凶案。可乍眼瞧见屋内场面,竟骇得寒毛倒竖。那双摸过无数臭尸的手,不自禁地抖将起来,额头豆大的冷汗,也不住地往外溢。他忙打开随身挂匣,取出一瓶丸药,急急服下。这瓶丸药,唤作“定神丸”,由高人秘方调配。这定神丸清神醒脑,专镇尸秽污毒,故仵作常备身边,不离左右。地上血肉横飞、脑浆四溅。婆子的残尸,缺了颗眼珠子,另一颗也是半瘪,挂着睛脉...

2019-09-03 07:16:30

死者不会控诉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我警惕地环视一下四周。我衬衫上黏糊糊地沾满了他的血。房里有个西服橱。我还用手帕把所有的指纹擦掉,凡是沾血的东西统统带了回来。也许只有弓子晓得凶手是我。翌日,我收到她一封信。白便条的正中只写了一行字:“再见了!”我又把电灯打开,收拾必须利索些。我小心地打开橱门,取出一件新衬衫穿上。然后一股脑儿把沾上血的东西都包在报纸里。我决定制造一个强盗抢劫的现场,先把保险柜打开,装成曾在里面翻找过东西的样子。我从西服橱里取出藤崎的手套戴在手上,然后弄乱保险柜里的东西,把文件之类甩在柜子边。她连一份遗书也没留下。但是,对我...

2019-09-03 07:16:30

家庭隐私的投稿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第一节股价暴跌的悲剧长野市某家庭主妇服毒自尽21日下午1点半左右,长野市光阳高中的庶务主任林建司(37岁)回位于市内旭町的家中时,发现妻子多惠子(30岁)俯卧于起居室暖炉旁,已经死...

2019-09-03 07:16:30

纹身杀人事件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我没戏弄你呀!”“嗯!这是战后第一次集会。”忆起往事,娟枝眼睛又再度闪闪发光。“你别笑,我可不是开玩笑的。”“雕勇会还在呀?”“是舞衣小夜吗?她已经死了,病死在女监狱,我还付给她纹身人皮的订金呢。”“已经发出通知了,可能有二十个女人参加。”...

2019-09-03 07:16:30

大乌鸦传奇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第一节我抵达这个被遗忘的孤寂小渔村时,已是灯火阑珊了。回到久未造访的故乡,没想到居然受到如此的爱戴。大概是地方上的小城镇,出了第一个推理小说家,所以显得格外稀奇。一下子...

2019-09-03 07:16:30

罪途同归小说[小工蜂]在线试读

“监控情况我们已经确认了,死者横穿国道被一辆车牌为渝AF2315的黑色雪弗兰轿车撞飞后坠地,司机肇事后驾车逃逸,经过调查,该车为套/牌/车,驶入凌州境内之后失去踪迹。死者坠地后身亡与否无法确认,后遭到十几辆大车碾压,最后才被一辆途径此地的农家面包车发现报了警!”如果有人冒充了韦亮的身份,那么这人深更半夜出现在这荒郊野岭也令人匪夷所思!“就算是嫌疑人畏罪潜逃,也不可能还背着自己的身份证啊!而且据说还是步行!”马勤进警队虽然不长,但也有个三四年时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棘手的情况。“谢了兄弟!”顾言他跟这位负责...

2019-09-03 07:16:30

冷血法医小说[三生石3 ]在线试读

我脑中产生一个疑问,重案一组可以说是藏龙卧虎。李飞没有介绍自己,能进入一组,就说明他不简单。有这么多高手,武琳是靠什么成为一组组长的?李飞小声说道:“皮肤黑一点的是刑警队的队长吕波,大家都叫他波哥!”“看来这次有麻烦了!”李飞介绍道:“后面进来的是闫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他有很长时间没参加案情分析会。”所谓的特殊任务十有八九是执行卧底任务,非常危险,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小命不保。还没想出答案,会议室们被推开,武琳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她...

2019-09-03 07:16:30

隗家村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叶子斥道:“你又自己吓唬自己!”叶子道:“当然不是,人家小老头儿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觉呢。”叶子接着道:“不过,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寿衣。”韩诤话音带颤道:“还用问么,肯定是这个小老头儿的原形呗!”韩诤道:“难道不是吗?”过了好半晌,韩诤惊魂稍定,颤声道:“公子,我看,咱们还是逃命去吧。”韩诤哭道:“可是我不会轻功啊,我一定会有事的!”...

2019-09-03 07:16:30

杜马岛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他点点头。"你吃了一惊。是的。但我不是个基督徒,更别提天主教了,在自杀的问题上我的思想很开明。同样,我也信仰无限可能性的存在,我知道你也是,那就让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杀了自己……甚至自此过后六个月内……你太太和女儿们都会知道的。不管你干得多么干净漂亮,她们一定会知道你是自杀的。"他扬了扬手。"还有你的人寿保险公司--赔偿金可是一大笔数字哟,我肯定,他们也会轻而易举知道你是自杀。他们或许找不到证据…&hell...

2019-09-03 07: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