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岭盗王小说[萧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它的腿还有细微的动作,你们千万别下去!”我对明玛说让土狗离这东西远点,说不定它正在垂死挣扎中,土狗再成了它免费的补充品,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和它耗下去,而且肯定也耗不过它去,明玛对着那土狗招呼了几声,那土狗便跑进了林子寻找吃的去了。胖子和明玛在一棵树上,而我在距离他们五米外的另一棵上,商量了好些脱身的计策,可最后都被我们一一否决,手里的家伙事又不管用,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村民都在找那失踪的小孩儿,想要人来救我们短时间是不可能的,我们各自找了平衡的粗壮树枝坐着,和这

卸岭盗王小说章节试读

[悬疑惊悚] 《卸岭盗王》作者:萧也【完结】

简介:

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孕育了无数奇人义士,在从西周时期兴起了一帮特殊的人群,他们中流传着:“三十六行,盗墓为王”。倒卖古董的“我”,迁移祖坟之时获得祖上残卷,因为生意的落魄,不得不走上了盗墓生涯!

带领着四大门派的传人游走幅员辽阔的华夏大地,开启一座座被尘封的昨日宏伟和辉煌。

不断徘徊在古老的陵墓之中,斗鬼斗怪斗人心,能否寻找到最终的奥秘。

第1章 摸金校尉是胖子

笔锋婉转,写不尽盗墓流年,百家传唱,难言尽下斗岁月。

故事要从爷爷十年前去世说起,老人家享年八十八岁,回去奔丧时候和父亲喝起了闷酒,酒过三巡他说,爷爷这一辈子能写成一本书了,我趁着父亲微醉,就让他说说爷爷的事情,爷爷十六岁参军,经历了太多的战役。

身为那个年代的人赶跑侵略者是每个中国男人应尽的义务,爷爷也是经历了八年抗战,在五零年的时候参加了抗美援朝,三年后他能活着回来是个奇迹。

在这十年里,我听父亲说家里被抄了不下四遍,其实不为别的,原因还是起我太爷爷的头上,太爷爷是十里八村有名有的风水先生,要不是念在我爷爷有战功,估计太爷爷的墓也会被掘开,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也就是在爷爷去世那年,我们张家的祖坟要重新选地方,请来风水先生选好新址,开始起墓,加上爷爷的新棺材,一共是七口,最古老的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是父亲他们兄弟三个下去,用红布包上抬出来的。

有个讲究就是迁祖坟,只能他们三个下去,后来我才听说是因为担心外人下去看到墓里的东西偷偷藏起来,我们张家人口兴旺,但不是地主,最多也算是个富农,所以没有多少金银之类,只是找到了十几块银元。

此外还有一本老书,是用竹简穿起来的,穿的绳子已经腐烂,只剩下一片片的竹简,他们兄弟三个自然就把东西卖给了我,因为我开了一家古董店,对于这东西没有什么研究和收收藏价值,我给了三万,也算是尽尽孝,不至于让他们因为这东西而搞得兄弟不和。

研究了一下这些竹简,我才知道为什么要把我们家抄上四遍,大概就是因为这本书,上面不是记事也不是上面大家之作,而是一些关于风水的知识,书名是繁体字写的《风水玄灵道术》六个字,上面除了怎么寻找一些灵脉宝穴之类,上面还记载了一些铸造的技术,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仔细一想肯定是风水先生用来给人家看风水的。

在文革时期,村里的古庙全部拆光,现在只落得一个抗战遗址,而这东西一直被称之为迷信,但还是有许多人相信,可从古至今坟墓的方位、规格、是否是个座穴灵脉非常看重,迷信迷信迷住了就信,当然从玄学的角度讲,还是有一定的可取性的。

可是小县城没有多少古董,虽然人类的发源地就是我们这个县,可也没有多少古件,头几年还能小赚一笔,后来就是勉强糊口,到了后面几年基本都是“颗粒无收”,看着自己的铺子快要倒下去,我知道已经无法力挽狂澜,便想着去外面转转,看看能不能收到什么好物件。

古董讲究一个缘分,也讲究个眼力和技巧,有名的地方已经被人收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决定冒险去一趟远处,选择的是云南,那边十万大山,有数不清的古墓,那边盗墓成风,自然也会有很多的老物件,兴许让我碰到那么一两件那这一辈子基本就不愁吃穿了。

说走就走,先坐着火车到了云南昆明,转汽车,接着是拖拉机,到后来就是牛车,牛车慢慢悠悠路也崎岖的厉害,幸好是沿路的风景不错,十万大山一片绿油油的景象,非常的迷人,让我这个北方老爷们一顿的感叹不已,就是闷热潮湿有些不适应。

牛车上坐着一个胖子,北京口音,看打扮比较有钱,听我说自己也是北方人而且离北京不远,自然共同的话题就多了起来,他是来这里旅游的,对古董也比较有兴趣,听说我是来收古董的就想要和我结伴而行见识见识,有好东西他也想收藏一件。

可一到一个“大寨”的村落我们就傻了眼,周围全是连绵起伏的大山和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村子几十余里看不到什么人烟,也没有公路,这个情况印证了一句老话,叫做路是人走出来的,几条羊肠小道,不知道是几代人走出来的,除了颠簸的牛车不通任何交通工具。

最要命的是没有电,在这里拥有一根蜡烛那是有钱人,有个装三节电池的手电筒那是富豪,这里的落后完全是我想象不到的,我们的手机到了这里,一没有电马上就比不上一块砖头好使了。

我被胖子带动的也没有那么郁闷,陌生的环境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在这里很多的野味,在我们北方都很难吃到,和东北大小兴安岭差不多,那边是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这边也差不多,唯一的区别也是最大的,那边冻死人,这边热死人。

我们两个住在老乡的家里,一张红票子可以住一个月,晚上吃过晚饭,我们两个就喝了不少的当地自家酿的酒,我们要再给老乡钱,但是他没有要,而是让我们帮个忙,原来是去看菠萝蜜,因为这个季节菠萝蜜快要成熟了,而他要进山里找他的孩子,他的孩子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他担心出什么事情。

胖子立马点头答应,我原本是想帮忙去找,但老乡说夜里的大山我们这些外来人不熟悉,说不定还会帮倒忙,我也只好作罢。

在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带领下,我和胖子边走边聊,胖子一个劲地咽着口水说:“小哥,想不到这大寨里边还有这种好吃的,以为只有核桃露呢!”

我无语地白了他一眼,说:“说实话我还没有吃过这菠萝蜜呢,只是听说味道不错!”

胖子立马来了精神,哧溜下了一口口水道:“何止是不错,你丫的知道这菠萝蜜还有一个名字吗?”见我摇了摇头,他得意地说:“还叫‘齿留香’,一会儿胖哥摘几个给你尝尝,保证你丫的会爱上!”

那小孩子把我们送到了地方,自己摘了两个菠萝蜜就回去了,我和胖子捡了柴点着篝火,坐在旁边吃着胖子摘下了的菠萝蜜,真的很甜,吃的是蜜汁四溅,而在我们身后就是草棚,要是下雨这类可以进去小避一避。

我手里提着一个棍子出去转悠了一圈,说是有什么猴子、雉鸡和果子狸偷吃,这片菠萝蜜有二十几亩地转了足足半个小时,不知道惊走了几只野兽,幸好这里并没有什么大型野兽出现,我一路唱着歌也个自己壮了不小的胆子。

可能是菠萝蜜吃的多了,一个劲地打饱嗝,嘴里还是甜甜的那总感觉,我尝了一个不熟的,有些涩很难吃,打算回去叫胖子过一会儿该他去转悠一圈。

我一回来,胖子好像也不知道去干什么总觉得他不务正业。等他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什么东西,走上前一看居然是只雉鸡,他熟练的拔了毛,掏出内脏,将菠萝蜜塞进去,笑嘿嘿对我说:“一会儿让你尝尝什么是真正的人间美味。”

雉鸡的肉在火上被胖子不断地翻转着,看着一滴滴的油脂掉入火中,我原本吃的挺饱的,可一看到居然又饿了,一边烤着陈胖子就一边问我:“小哥,做古董这行当多久了?”

我盯着那肉,随意说:“有五六年了。”我收了收神,不能因为一只鸡就丢脸,就胡乱地抱怨道:“大晚上的还这么热。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胖子看了一眼,呵呵一笑没说话,而是从胸口摸出了一个吊坠让我看:“认识这东西,你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

我盯着他的吊坠一看,大拇指大小,通体漆黑透明,在火光下闪烁着湿润的光芒,前端尖锐,锥围形下端,上面有金线,银色胞浆,一看有些年头了,而且坠身上刻着两个字——摸金。

“摸金符?”我自然能认识这个东西,做我们这一行常和盗墓贼合作,这东西我也见过几个,胖子这个是真的,而且还是年头在数十年前之上的一个摸金符,最主要是这个摸金符是用五十年以上的穿山甲爪子做成的。

胖子给我伸了个大拇指道:“丫的果然是行家。哎,你别抓着不放,这东西是我的命,多少钱都不卖!”

我苦笑了一下,确实有想要买他这个摸金符的意思,不过这家伙这样一说,搞得我也不好意思开口:“君子不夺人所爱,更何况这是你的命。这么说你不是来旅游的,而是来倒斗的了?”

胖子点了点头:“看你和一般的古董贩子不同,我才实话告诉你,我们祖上三辈都是摸金校尉,我是最近手头有点紧,才出来重操旧业碰碰运气,这年头想找个好墓难啊!”

“肯定不同,你见过那个古董贩子一个人出来收货的嘛,我也是生意萧条,快干不下去了!”我叹了口气,看到胖子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而且人家和你说了这么大的秘密,自己也不能瞒着,那就不仗义了,话音一转,我问他:“你盗过什么大墓没有?”

胖子自然和我吹捧了一通,说自己还下过皇陵,我自然知道他是在吹牛,中国古代就那么些皇帝也就那么些皇陵,而摸金校尉从三国就开始有了,到如今真正未被发现的皇陵还有几个,不过长夜漫漫也就当是听故事了。

听他说的差不多了,我就想到了自己手上那卷竹简抄写下的书卷,借着酒劲豪爽地拿了出来,说:“兄弟帮我看看,这东西是不是能看的懂?”

胖子接过去一看,先是念了上面的繁体字:“风水玄灵道术?!”他微微愣了一下,看着我严肃地问道:“小哥,这东西你是哪里来的?”

我把自家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问他:“怎么?你也懂风水?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第2章 倒斗四派

雉鸡烤熟了之后,我们两个边吃,胖子边说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原来小哥祖上也是同道中人?”

“什么意思?”我皱起了眉头,看着那卷竹简道:“难道你是说我的祖上也是摸金校尉?”

“非也!”胖子吧唧着嘴说道:“三十六行,盗墓为王,掘墓倒斗,卸岭最强。这上面分明就是卸岭派的秘术,虽然我看不太懂,但还是能看出这是卸岭派的密卷。小哥,看样子你不知道啊?”

我摇了摇头,我一个收古董的,只知道有盗墓贼。

胖子见我虚心请教,就有模有样地说道:“看来胖爷今天要给你说说了。这倒斗有四门,分别是摸金门、搬山门、发丘门和卸岭门,门下的弟子又被称为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发丘将军、卸岭力士。又称摸金有符……”他又掏出自己的摸金符在我眼前晃了晃:“搬山有术、发丘有印和卸岭有甲!”

我听得直点头,因为他说的有些道理,我确实隐约听那些盗墓贼提到过摸金校尉和搬山道人,至于后面两个就没有听过了,孤陋寡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毕竟因为我不是这儿行业的人,要是说起古董,我绝对能比胖子说的好。

胖子说:“我们摸金校尉和卸岭力士都注意依靠风水学、辨别气象,以定位古墓的位置,专业术语叫丫的探穴定位,我们以《易经》为宗旨,而你们就以《风水玄灵道术》为基准,这也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顿了顿他咬了口雉鸡肉,接着说:“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最大的不同,我们摸金校尉盗墓多则十几个,少则一两个,而卸岭派数十个乃至成百上千人,盗的都是皇陵大墓,不过这也就是门派之中的传说,我是没有见过!”

我们又东拉西扯了一通,胖子说让我尽快解开这卷竹简的秘术,那样我们两个联合起来就天下无敌了,哪里还用什么倒卖古董,自己挖了自己卖,不用担心本钱是赔是赚,盗出来就能卖钱!

大概是这酒后劲大,又吃了一些甜的东西,我听的也迷迷糊糊的,就差和胖子跪下拜把子了,事后我们两个晕晕沉沉地在草棚睡了过去,醒来发现天都快亮了,并不是因为我有早起的好习惯,是因为我身上被蚊子叮的包不下三十个。

胖子醒来比我更惨,但凡露出肉的地方,全都是那种血红的包,在回去的路上一个劲地骂骂咧咧的,说下次打死也不来帮老乡看这个,要不是喝了点酒,这一夜估计就和蚊子战斗不止,彻底失眠了。

我们回到了村里,看到老乡带着几个人回来了,原本胖子想要抱怨,一看老乡的脸色差的吓人,就问是怎么回事,老乡告诉我们人没有找到,他想回来再叫一些人去,可能他的孩子进来森林内部,传说那是恶鬼的地盘,所以他们大晚上也没有敢进去,走到原始森林边缘就折返回来。

这一次,我和胖子也加入了寻找的队伍,我大概算了一下,这一次差不多出动了五十多个人,村里大多数人都去了,这种村落不像城市人情冷漠,一人有事大家支援,临走时看到我们和胖子落魄的模样,有个大姑娘就给我们两个塞两包草药,说有这种草药放在身上,绝对不会再惹蚊子。

那两包草药上面还带着那个大姑娘的香味,胖子闻了闻说真的挺香的,让我闻闻,我白了他一眼嘲笑他:“你小子怎么这么猥琐?”

那个大姑娘问我们:“什么是猥琐?”

我刚想说胖子吃她豆腐,胖子立马就说:“就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那大姑娘显然是听懂了胖子这句话,脸红着转到了一边,那到柳腰的大辫子乌黑乌黑的,说不出的淳朴和美丽,我不否认胖子后面刚刚说的那句。

进入了大山了,村长安排一行人分开找,以叫声或者浓烟为信号,我和胖子还有那个大姑娘三人一对,就往深山里边走,我真想不到那一个孩子跑进这里边干什么。

胖子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说我也是穷人,胖子说我们北方大多靠锄头、土地吃饭,人家靠山吃山,孩子进去也是正常的,可能是年纪小走进了深处,迷失了方向。

我说:“那万一我们走进去也迷路怎么办?”

“我们有指北针!”胖子说着就想要从他的背包里掏东西,指了指那个大姑娘:“还有她嘛。”

这时候大姑娘招呼了一声,一条土狗就跑向了我们,拿出一块布在那狗的鼻子前晃了晃,然后让我们跟上,我们一路上走的很慢,那气味大概是太稀薄,有时候那土狗要嗅几分钟才能确实下了的路程。

一上午我们都是在赶路,也知道这个大姑娘叫玉清明玛,我们可以叫她明玛,胖子笑道怎么不叫明码标价,我踢了他一脚,他也没有发火,只在那里嘿嘿傻笑。

到了下午,天气又开始闷热起来,我们正在呼呼喘气,胖子早已经失去了先前的俏皮,满身都是汗,一个劲地强烈要求休息,明玛指了指前面(也就是南面)的山说:“过了这座山,东边是越南,西边是老挝,这山算是一道天然的国界标示。”

我和胖子望了过去,胖子眼睛变得直勾勾起来,我却是看不懂,他让我拿出那卷竹简来看,指着其中的一个词汇让我看,我定睛一看上面写的是“三头碧龙祖脉”,我扫了一眼,这一页是介绍各种龙脉的。

风水中,有五决:龙、穴、砂、水、向,延伸出五大决寻龙决、察砂决、观水决、点穴决、立向决,这是找龙脉的五个法门。

首先要寻龙就是找地理的脉络,墓葬中讲究一个顺其自然,顺脉而藏,接着就是察砂也就是看土壤,岩石为青龙、土山为黄龙,土山树木茂盛则是木龙也叫碧龙,龙脉有很多种,但也只限于风水玄学中的理论上,存在于现实的寥寥无几。

其次观看水流,不远处我们已经听到了瀑布的声音,神话传说中龙是住在水中的,而且在刘禹锡的诗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点穴,胖子叫它寻龙点穴,其实这包含面太广,书中所说的点穴就是找到龙脉点中龙穴,将亡者葬入,这才能称之为灵穴、宝穴或者龙穴。

最后就是确立方向,作为风水先生要看知道,龙头是朝那个方向的,死者的棺材头就相反而放,只有为什么上面没有说,但凡有着五决就可以找到一条龙脉。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萧也《卸岭盗王》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卸岭盗王小说[萧也]在线试读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它的腿还有细微的动作,你们千万别下去!”我对明玛说让土狗离这东西远点,说不定它正在垂死挣扎中,土狗再成了它免费的补充品,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和它耗下去,而且肯定也耗不过它去,明玛对着那土狗招呼了几声,那土狗便跑进了林子寻找吃的去了。胖子和明玛在一棵树上,而我在距离他们五米外的另一棵上,商量了好些脱身的计策,可最后都被我们一一否决,手里的家伙事又不管用,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村民都在找那失踪的小孩儿,想要人来救我们短时间是不可能的,我们各自找了平衡的粗壮树枝坐着,和这...

2019-09-03 07:16:21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钟笙挽]在线试读

他吐槽还没能吐槽到一半,突然林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他也没能幸免,一头撞在了林枫背上。他探头往前看去,然而看到的东西比看到有个人在那里拉小提琴还要惊悚。音乐确确实实地在响,但是这个房间走到尽头,也没能看到任何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无论走到哪,走到哪个方向,有没有折回来,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微弱。没有任何远近之分。“那只是你强迫症而已吧。”王耀凛汗颜,“真不是什么东西都非得有个规则什么的小枫说不定这就只是——怎么了?”——...

2019-09-03 07:16:21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相思樱]在线试读

警署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各个部门均用玻璃隔开,在走廊也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警长和警员均坐在一间三十平米大的办公室中,只有警司以上的级别才有单独的办公室。柏皓霖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走过,将看到的每一个人与照片上那名中年男子的长相对比着。难道他是警署的高层?还是他现在出外勤不在警署?或者已经调职了?越往前走,柏皓霖心里越没底。就在这时,一名中年警察从前方的刑侦五处走出叫住了一名正迎面向他走来的年轻警察并且递给他一份文件。此人既然能够涉足父亲的案子应该不是交警和协警,而且他至少也应该有一官半职,所以柏皓霖先去...

2019-09-03 07:16:21

舞台谜案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21

任性的尸体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21

户隐传说杀人事件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在如此危难的时候,她的笑容意味着什么?阿春一无所知。“这是天罚,是天罚……”光义虽然说过那里没有人,但阿春还是决定亲自去阿泷家看一看。阿泷家在大友家的背后,只隔着一条道路。光义将长箱子装在行李车上,立即返回房子里。光义的妻子正好扶着中风的婆婆慢慢吞吞地走出门外,一看见阿春,便莞尔一笑。老人依然没有摆脱旧有的思维模式,用一副布满着血丝的目光注视着空间,嘴里念念有词:一走进院子的大门,那里宁静得有些异样。房间里一片黑暗。片刻后,等眼睛习惯于黑暗,阿春接连唤了几次阿泷的名字。阿春已经顾及不上,连鞋子都不脱便径直...

2019-09-03 07:16:21

最后的明星晚宴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这名男子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似乎对这两张新面孔感到很疑惑。浅见从口袋里掏出请柬递给他。男管家打开请柬,尽管仍有所怀疑,不过读完请柬内容后,总算低头说道:“刚才失礼了,请进吧。”“请问,您贵姓?”浅见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二位怎么称呼?”“我姓浅见,受加堂先生之邀来参加宴会。”“平山,您的名字是?”“是嘛,请多多关照。”...

2019-09-03 07:16:21

推理要在晚餐后2小说[[日]东川笃哉]在线试读

坚持己见的两人,毫无意义地持续争论了一会儿。於是丽子提出了一个建议。「好啊,正合我意。我就认真地露一手,让你见识见识A级驾照的本事吧。」丽子推一推滑落的眼镜,说着「那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她还仔细叮咛这位为求获胜不择手段的上司。「丑话先说在前头,警部。在公路上行驶时,请务必将车速保持在标準速限之内,还有,绝不能作弊喔。」「你知道吗?宝生。当人们在车站与建筑物之间缓缓步行的时候,汽车还是继续以高速行驶呢。」「那么我们来比比看如何?我坐电车,警部开车。我们同时从若叶集合公寓出发,看谁先一步抵达立川的权藤大楼。...

2019-09-03 07:16:21

名侦探离奇事件簿之月谜踪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没等莫老先生着急,傻张先着急了:“莫老先生,您这是小看我张六斤。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三天之内,我张六斤必破此案!”傻张脸色又是一沉:“可是,如果有闲杂人等干扰破案,那就怪不得我了。”傻张话一说完,扭头就走,差役们拿着家伙急匆匆地跟上,只留下莫老先生和叶子空荡荡地站着。莫大先生迟疑了一下:“这……您说的在理,可毕竟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个头绪出来,老夫这不是着急么!”叶子一惊,莫老先生却喜形于色:“...

2019-09-03 07:16:21

红的组曲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哎呀,你果然回来了。”房门打开,传来少女雀跃的说话声。“嗨。”“这……我不知道会有小姐来拜访嘛。”少年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裸胸。太阳一下山,少年便打开窗户。越过层层叠叠的铁皮屋顶,可以看见远方闪耀的霓虹灯,更过去一点是整片迷濛的黑暗。都市的夜晚有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夜色却不够深。所以少年站在窗边,心中浮现的总是故乡的情景。他和父亲一起到东京已经三年了,乡下家里还有中风的母亲和误了婚期的姊姊。老家周遭种满榉树、橡树,尽管是附近最小的房子,然而夜晚有澄澈辽阔的星空,嫩叶的芳香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飘散……站在窗边...

2019-09-03 07: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