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钟笙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吐槽还没能吐槽到一半,突然林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他也没能幸免,一头撞在了林枫背上。他探头往前看去,然而看到的东西比看到有个人在那里拉小提琴还要惊悚。音乐确确实实地在响,但是这个房间走到尽头,也没能看到任何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无论走到哪,走到哪个方向,有没有折回来,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微弱。没有任何远近之分。“那只是你强迫症而已吧。”王耀凛汗颜,“真不是什么东西都非得有个规则什么的小枫说不定这就只是——怎么了?”——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章节试读

[侦探推理]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作者:钟笙挽【完结+番外】

文案:

这个世纪疯狂,没人性,腐败。您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萨冈《给让·保罗·萨特的情书》

“……我做了一个梦。在里面我们所有人都还在一起,他坐在最旁边的地方,风吹过他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眉眼,可他看起来是那么平静。不知道是谁弹起了吉他,扫弦的声音让我觉得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当我醒来,我意识到这一切都只是梦境,于是我便哭了。”

“哭完了,生活还得继续。”

卷一 七日谈

Episode.I 囚鸟笼

林枫,男,十七岁,一米八,六十三公斤,于早晨六点四十准时睁开眼睛。

他们七点开始早读,按理说这样的话六点四十起床所剩下来的时间是完全不够的,但是这真的不能怪他。前一天晚上他们班郎营非要邀请全班同学去食堂开他的生日聚会,熟的不熟的全都去了,他发誓他和他的前桌在那根本没能感受到生日聚会的氛围,这人不知道为什么赌气连干三瓶维他柠檬茶之后就坐在他旁边看他打Galgame,两个人一直打通关才发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彼时已经深更半夜,所以他在这个时间点起床并不奇怪。再说,对于他而言,二十分钟绰绰有余,虽然他没有那么快,但是至少他隔壁床那家伙——

等等,奇怪。就算起床起得略微迟了一些,寝室也太过于安静了。万旻是早起去图书馆的学霸暂且不论,张济是不想和他们混在一起就会早早出门的胆小鬼也先不提了。可是和他一样同为混世魔王的钟冥,虽然一般起得都挺早但是在昨晚和他一起从宿舍后门翻墙回去的家伙绝对不可能不在寝室,都是混到最后一刻才会出门的懒鬼,谁不了解谁啊。

可现在很明显他的信任受到了挑战。整个宿舍空无一人,就连走廊里都分外安静,平常快要迟到的时候整个宿舍楼的喧嚷荡然无存,本应该有诸如端着盆假装武打的声音、抱怨今天小测的声音、大骂某个老师不近人情的声音都荡然无存。整个能标榜学校充满生机的宿舍楼今天安静如鸡。

这下林枫是意识到不对劲了。人都不在的话那怕不是他的表坏了导致闹钟没响,他匆匆从上铺跳了下来,慌忙地洗漱了一下就往教学楼跑。补课第一天就迟到这种事他虽然不是第一次干可也不是常事,钟冥那个屌人起床后居然不叫他,等他到了班上肯定能见到那人一脸正经然后在老师训他的时候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奸邪笑容。

啊啊,他停练多年的空手道已经饥渴难耐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的林枫在到达了教学楼之后戛然而止。宿舍楼安静可能是全到教学楼来了,但是教学楼也那么安静就有问题了。虽然他是不知道确切的时间到底是什么,不过应该还不至于已经上课了。早读时间这么安静校长怕不是要打人。于是他放缓了步子,努力让自己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如果是有什么特殊情况比如说全校肃静的话,他不如在搞清楚情况之后去厕所藏一会儿。等开始上课了再偷偷溜回座位上去。

然而事实是他没能看到任何一个人。真的是物理意义上的没看到任何一个人,虽然现在是暑假期间,但是在他们省准高三需要补课几乎是一个软性要求了,所以暂且不提他们班了,他们隔壁班也是空无一人。这让一向淡然的林枫心里都有些犯起了嘀咕。他贴着墙挂着书包慢慢挪到了门口,却发现他们班级里只有他的同桌王耀凛一个人。

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对林枫来说也是个安慰,至少说明他不是一个人在这诡异的情况下在这个校园里面游荡。

“啊小枫!”王耀凛看到他也是颇为激动,立刻站起来冲他挥手,然后像放下心来一样长舒一口气,“终于见到别人了……”

“怎么了,耀凛?”林枫走进去皱着眉头环视了一圈,没看到他那群他以为抛下他跑来上课的室友,也没看见其余任何人,这个教室里除了他和王耀凛之外空无一人,“……说起来,现在几点了?”

“我也不知道啊。”王耀凛伤脑筋一般地挠了挠头,“我的表显示现在是六点五十五……照理说大家都应该在啊?可是我来了之后一个人都没有,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吓死我啦。不过小枫在就没问题了呢,也许今天不上课,我们没接到通知吧?”

林枫尴尬,这个真的不能说有他在就没问题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别提让别人放心了,王耀凛总是这么相信他。

“可是冥狗都不在寝室里。”林枫只能耐心下来给王耀凛分析事态的诡异性,“先姑且不提冥狗是不是不上课能起得来的那种人,整个寝室也太安静了吧?我记得肖斌那家伙在你们寝室?你觉得凭他那德性是会这么早起来的人吗?”

“啊,这么说来确实是!”王耀凛一敲脑袋,“我一早看到他们不在吓死了,所以才赶忙跑过来了,那这是什么情况啊?大家都跑去哪了?都不在的话那大概是去体育馆集合了吧?”

“我还是觉得不太科学……”林枫沉吟片刻,暗自思索了一下可能的结果,就在他准备和王耀凛分头去查看是否同学们真的确实在这个学校里的时候——

他的背后传来了声音。

那不是什么奇怪的声音——比起说是奇怪的声音,倒不如说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耳熟,以至于他一开始都没能发现有哪里不对。

那是,粉笔在黑板上敲击的声音。

林枫缓缓地回过头去。看见了……不科学的现象。

没有任何人站在黑板前,也没有任何粉笔在空中,但是黑板上却在慢慢地,浮现出字迹。

王耀凛惊叫一声,林枫后退一步,两个人都死死盯着不断出现粉笔字的黑板。别人倒是还好,但是对于林枫来说,这种不科学的事情他是完全不想相信也完全不会去相信的。可是事实就摆在他面前,他不得不去相信这个,他们班所有人的名字在黑板上一一出现的事实。

除了他和耀凛之外,确实是每个人的名字都缓缓地被一笔一划书写出来了。而且最诡异的是,这些名字都统一用的是他们自己的笔迹,钟冥那个性冷淡一样的书写方式,王耀凛那个乖巧的花体字,邱音好看而不繁琐的字体,以及他那个狂放的草书都被毫无遗漏地一笔一划书写在了上面。

“这、这是怎么回事?!”王耀凛吓得往他这个方向挪了两步,好像指望林枫给他一个回答,然而别说回答了,对于林枫这个笃信科学的无神论者来说,连他自己的世界观都要被摧毁了,他无可避免地想去用科学来解释面前发生的一切,然而并没有意义。黑板字凭空出现是事实,那上面没有纰漏地准确写出来了全班同学的姓名也是事实,最后——

少一个名字也是事实。

其实如果光是他是没法发现这件事的,身为一个100%内向的社交恐惧症,说实话他确实连班上同学的姓名都没有记全,他比较熟悉的也就他周围一圈,还是王耀凛点了点人数才发现有人不在的。

有人不在姑且不论是什么样的事件——不在的那个人是郎营才是大问题。

前一天晚上找他们生日聚会的就是郎营。第二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而寿星同学现在不在的话,阴谋论者的第一反应肯定是郎营捣鬼。不过林枫不这么想,郎营怎么说也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就算想要恶作剧这样超现实的恶作剧也太过于夸张了。

…………除非…………

郎营不是普通的高中生……?

先不想这个,林枫努力把脑子里的想法给去掉。他是一个游戏狂,虽然喜欢玩的是Galgame但也至少知道这种事情只会在虚拟现实中出现。他还没中二到觉得这种事发生了一定昭示着他是要拯救世界的高中生,还有什么他脑内一瞬间闪过的郎营不是普通的高中生这种乱七八糟的设定,别开玩笑了,又不是小说,哪能有这种傻逼设定。

“小枫……!”在他思考的间隙,王耀凛突然喊住了他,他回头去看,发现王耀凛正再次指向黑板,看起来已经吓得要哭出来了。

不会吧,不会真像游戏里才会有的剧情一样,黑板上突然被血浸染吧……

林枫谨慎地看向黑板。发现所有人的名字正在一个个被擦掉,而且速度极快,擦去的顺序就像是有选择的一样,所有人的名字毫无章法地消失在了黑板上,最后在黑板上仅剩他林枫一个的名字。

然后又是眨了一下眼睛的时间,他的名字也在那一瞬间消失在了黑板上。

林枫惊愕地盯着被擦得一干二净,瞠目结舌无话可说,直到——

直到一句话再一次一笔一划地出现在了黑板上。

那句话说:

“有人吗?”

有人吗……?

这算是什么问题。如果一切都如同刚刚那样是所有人的人名也就算了,可这很明显是一个带有互动意识的问句,这他妈也太夸张了吧,难不成这空间里还有第三个人不成,科学论者林枫再次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说真的他的脑子已经卡到无法去试图用一些扯淡的所谓科学去解释一些这些东西了。

而且更诡异的事情是这个字体看起来竟然还有点眼熟。

世界上确实是有一些东西,是科学无法解释的。钟冥和他讨论过。只是他不想去相信,所以只用冥狗他妈的又在瞎扯淡概括掉了而已。

不过既然诡异的事情已经开始了,也没理由它就会就此停下来。在不知道为何出现的“有人吗”三个字之后,又接着出现了一句反问。

“你是谁?”

这句话看得林枫吞了一口口水。结果这句话的回答差点没让他把那口口水给喷出去。

“什么我是谁啦,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邱音啊??”

王耀凛在他身边诶了一声。

“啊,我是沈雅。”刚刚反问的人也淡定如斯地回写了一句,“你说你是邱音,有什么证据吗?”

“我最喜欢的小黄书是花花公子38期!”邱音势大力沉地一笔一划写了上去,林枫仿佛都能想象到这个平常云淡风轻的家伙掷地有声地说话的样子了,“老肖当年看到第45页的那个”

这句话他没写完就被另一只粉笔的痕迹横插进来,在邱音即将写字的地方用粉笔涂了个满,还加了一句丘八天打雷劈,一看就是被揭穿的肖斌极端恼羞成怒干的事情。

光看这个风格确实像是他们班的那群傻子,虽然还没搞懂一切是什么情况,但是总有一种大家确实齐聚在这个黑板前面的感觉。这让从刚刚开始都有些惴惴不安的林枫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来。

王耀凛好像也是如此。他本身就是一个喜欢参加这些群体吐槽的人,于是也走上前去拿起了一根粉笔。

“那个……大家都在吗?”王耀凛一笔一划地写,“有人知道小郎营怎么了吗?”

“这字体,耀凛吧。”沈雅干练的笔画立刻出现在了旁边,“吴莉妍在我身边,大家的同桌都在身边吗?”

这不是驴唇不对马嘴吗,你们俩仔细看看你们俩的问题和回答,这是一个画风的吗。林枫意欲吐槽。但是这时候吐槽只有王耀凛一个人能听见还是有些尴尬的,他又懒得去黑板旁边写字,要不然两个人一起发生了什么特殊情况至少有一个能应付。再说沈雅虽然干练霸气奈何为人确实有点脱线,这种问题大概会有人来解决的。

“啊,阿冥在我身边哟??。”邱音的字体恰到好处地横在了两者之间,“确认大家是不是都在的方法只有大家按着座位表再写一下名字了吧,反正刚刚那个肯定不是我写的——还有郎营怎么了吗?”

“刚刚的名字少一个郎营的。”又一个工整的笔迹出现了,“首先我会画一个座位表,请大家按照次序写一下自己的名字,确认一下是否现在这个情况是我们都在黑板前却看不到对方这种事。虽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确认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

“啊,这位一板一眼的老大哥是大家的好班长万旻——他在我旁边皱着眉头一副与粉笔有血海深仇的样子。”一旁肖斌狗爬一样的字出现了,“还有丘八你给我记着我一定要把你人肉风火轮到让你与垃圾桶亲密合体。”

“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请允许我婉拒?”邱音跟上。

嘛,林枫也知道他们不是紧张度太低,而是用耍宝来努力安抚大家的情绪,因为他坐地远一些,所以他能清楚地看到除去中间这个看起来毫无紧张感的版聊,在四周已经有别的学生在慌乱地互相求证发生了什么事了。但是这种情况下谁都很恐慌,根本无法指望从别人那里得到安全感。一个班上总有几个像肖斌邱音一样负责活跃气氛缓和恐惧的,也总有几个像沈雅万旻一样统帅大家让大家安心的。就算在如此令人摸不着头脑又非常恐慌的情况下,他们依旧凭着责任感肩负起他们的所谓“身份”。试图为一切找到一个安定的元素。

这种事情,林枫是做不到的。

他看着大概是万旻一笔一笔画出来的表格,心里已经乱到了极致。说实话他快要疯了,身为一个控制狂,一切都脱离控制的感觉让他恨不得捏碎一切握住的东西。消失的郎营,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状,其他学生的无影无踪以及至现在的那种令人焦躁的风雨欲来的感觉快要把他挤碎了。他坚信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有理由的,哪怕退一万步说,这是个如同电影里所描述的差不多的诡异灵异事件,那让他们能沟通是不合常理的,到现在还没有半点动静也是不合常理的。

没有人给他们明确的目标,或是告诉他们把他们关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是如同弹丸论破一样的互相残杀,亦或是像某些动画里一样所预示的丧尸围城。他不知道。

“小枫!!”突然王耀凛把他从无法停住的思维里叫起来,他猛地抬头去看王耀凛,发现对方正眨巴眨巴眼睛递给他一只粉笔,“写名字哟,到你啦。”

是啊。林枫咬紧了嘴唇,上前接过粉笔。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虽然能帮他的人都不在身边——钟冥虽然不说话可总是游刃有余的样子;肖斌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和他待一起都会比较放松;邱音正试图抚慰大家的情绪;沈雅和万旻正在黑板的右上角讨论今后的对策——

他林枫确实是一无是处,可他还要保护王耀凛。这种保护感来得毫无道理,但是他本能地觉得照这种情况下去未来可能不会好过,所以他才如此认为。一切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他身边只有一个王耀凛,别人不是他用不着管就是他不想管,他没那么大的正义感,想要活着的人活着就是他的终极目标了。

可是如果这是一部小说或是漫画,他一定是无能的配角吧。身为配角的他,也许谁也保护不了。

写完之后林枫点了点人数,确实只有郎营不在。郎营是他们班唯一一个没有同桌的,天天坐在最后一排胡吃海喝睡得七荤八素,过着吃了上顿懒得愁下顿的快乐小傻逼的日子,而现在他不见了。

“总之。”就在他发呆的时候,万旻写,“现在看来是全班同学除了郎营同学,都在这里。”

“那么。”沈雅紧接着写了上去,他们俩站讲台上说话的样子林枫都能想象出来了。“我和万旻一致讨论出的结果是,就算这样待着也没有意义,我们先去找一找郎营,还有看看是否有老师和其余教职工还在这里,如果第二天还没有恢复,我们再在早上8点准时在这里报道。以上。”

“请听到的同学在名字后面打勾。”万旻过了一会儿又补上一句,“然后暂且就可以先解散了。我暂时留在这里,发生什么可以回来汇报一下。”

完结+番外侦探推理小说作者钟笙挽《某市一中高二某班》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钟笙挽]在线试读

他吐槽还没能吐槽到一半,突然林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他也没能幸免,一头撞在了林枫背上。他探头往前看去,然而看到的东西比看到有个人在那里拉小提琴还要惊悚。音乐确确实实地在响,但是这个房间走到尽头,也没能看到任何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无论走到哪,走到哪个方向,有没有折回来,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微弱。没有任何远近之分。“那只是你强迫症而已吧。”王耀凛汗颜,“真不是什么东西都非得有个规则什么的小枫说不定这就只是——怎么了?”——...

2019-09-03 07:16:16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相思樱]在线试读

警署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各个部门均用玻璃隔开,在走廊也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警长和警员均坐在一间三十平米大的办公室中,只有警司以上的级别才有单独的办公室。柏皓霖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走过,将看到的每一个人与照片上那名中年男子的长相对比着。难道他是警署的高层?还是他现在出外勤不在警署?或者已经调职了?越往前走,柏皓霖心里越没底。就在这时,一名中年警察从前方的刑侦五处走出叫住了一名正迎面向他走来的年轻警察并且递给他一份文件。此人既然能够涉足父亲的案子应该不是交警和协警,而且他至少也应该有一官半职,所以柏皓霖先去...

2019-09-03 07:16:16

舞台谜案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16

任性的尸体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9-03 07:16:16

户隐传说杀人事件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在如此危难的时候,她的笑容意味着什么?阿春一无所知。“这是天罚,是天罚……”光义虽然说过那里没有人,但阿春还是决定亲自去阿泷家看一看。阿泷家在大友家的背后,只隔着一条道路。光义将长箱子装在行李车上,立即返回房子里。光义的妻子正好扶着中风的婆婆慢慢吞吞地走出门外,一看见阿春,便莞尔一笑。老人依然没有摆脱旧有的思维模式,用一副布满着血丝的目光注视着空间,嘴里念念有词:一走进院子的大门,那里宁静得有些异样。房间里一片黑暗。片刻后,等眼睛习惯于黑暗,阿春接连唤了几次阿泷的名字。阿春已经顾及不上,连鞋子都不脱便径直...

2019-09-03 07:16:16

最后的明星晚宴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这名男子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似乎对这两张新面孔感到很疑惑。浅见从口袋里掏出请柬递给他。男管家打开请柬,尽管仍有所怀疑,不过读完请柬内容后,总算低头说道:“刚才失礼了,请进吧。”“请问,您贵姓?”浅见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二位怎么称呼?”“我姓浅见,受加堂先生之邀来参加宴会。”“平山,您的名字是?”“是嘛,请多多关照。”...

2019-09-03 07:16:16

推理要在晚餐后2小说[[日]东川笃哉]在线试读

坚持己见的两人,毫无意义地持续争论了一会儿。於是丽子提出了一个建议。「好啊,正合我意。我就认真地露一手,让你见识见识A级驾照的本事吧。」丽子推一推滑落的眼镜,说着「那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她还仔细叮咛这位为求获胜不择手段的上司。「丑话先说在前头,警部。在公路上行驶时,请务必将车速保持在标準速限之内,还有,绝不能作弊喔。」「你知道吗?宝生。当人们在车站与建筑物之间缓缓步行的时候,汽车还是继续以高速行驶呢。」「那么我们来比比看如何?我坐电车,警部开车。我们同时从若叶集合公寓出发,看谁先一步抵达立川的权藤大楼。...

2019-09-03 07:16:16

名侦探离奇事件簿之月谜踪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没等莫老先生着急,傻张先着急了:“莫老先生,您这是小看我张六斤。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三天之内,我张六斤必破此案!”傻张脸色又是一沉:“可是,如果有闲杂人等干扰破案,那就怪不得我了。”傻张话一说完,扭头就走,差役们拿着家伙急匆匆地跟上,只留下莫老先生和叶子空荡荡地站着。莫大先生迟疑了一下:“这……您说的在理,可毕竟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个头绪出来,老夫这不是着急么!”叶子一惊,莫老先生却喜形于色:“...

2019-09-03 07:16:16

红的组曲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哎呀,你果然回来了。”房门打开,传来少女雀跃的说话声。“嗨。”“这……我不知道会有小姐来拜访嘛。”少年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裸胸。太阳一下山,少年便打开窗户。越过层层叠叠的铁皮屋顶,可以看见远方闪耀的霓虹灯,更过去一点是整片迷濛的黑暗。都市的夜晚有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夜色却不够深。所以少年站在窗边,心中浮现的总是故乡的情景。他和父亲一起到东京已经三年了,乡下家里还有中风的母亲和误了婚期的姊姊。老家周遭种满榉树、橡树,尽管是附近最小的房子,然而夜晚有澄澈辽阔的星空,嫩叶的芳香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飘散……站在窗边...

2019-09-03 07:16:16

能面杀人事件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嗯,这个人很合适,你马上去找他谈谈好吗?”当我走出房间正要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从楼梯下边走上来一个人——这个人是怪人千鹤井麟太郎。他也许是一种天才。仅从头脑活动来说,他可能是一个天才。但是,缺乏热情的智慧,不论多么敏锐,我也不愿称它为天才。泰次郎听了我的话不由得喜形于色。“请你稍等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试试看。”对于人生,看不到刺激和魅力;对于生活、艺术、原始的本能,甚至对于犯罪没有兴奋和反应;认为一切皆空,对道德、物质、人性都抱着蔑视态度。对这种死灰般的人物,我们能称他为超人吗?“柳君,怎么样?杀人的本...

2019-09-03 07: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