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明星晚宴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这名男子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似乎对这两张新面孔感到很疑惑。浅见从口袋里掏出请柬递给他。男管家打开请柬,尽管仍有所怀疑,不过读完请柬内容后,总算低头说道:“刚才失礼了,请进吧。”“请问,您贵姓?”浅见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二位怎么称呼?”“我姓浅见,受加堂先生之邀来参加宴会。”“平山,您的名字是?”“是嘛,请多多关照。”

最后的明星晚宴小说章节试读

序 言

浅见光彦十二月中旬打电话约野泽光子出来,照例把见面地点定在平冢亭。

平冢亭位于浅见和野泽两家之间,是平冢神社的茶馆。据说神社供举的神是源义家,至于为什么叫平冢神社,个中缘由浅见也不清楚。

浅见的母亲雪江寡妇很喜欢吃平冢亭的饭团,所以母亲觉得不舒服的时候,浅见必定会买一些饭团作为礼物带同家。

浅见和光子在平冢亭会面,并非出于什么特别的考虑,而且饭团店门前的氛围也不适合表白爱意。对此,光子也心领神会。不过,她觉得自己和浅见的交往已经超越了男女的关系,所以不论在什么场合见面,都不可能陷入爱河。

浅见和光子都已是三十三岁的大龄青年,两人家离得不远,从小学到中学一直一起去上学。毕业后,近二十年两人未通音信。碰巧的是光子做家教的地方就是浅见家。而且,在光子的姐姐卷入一桩杀人案时,浅见帮忙破了案。于是两人的交往又重新开始了。

在光子的印象中,少年时代的浅见光彦是一个可爱、老实、不起眼的男孩子,她根本无法想象当年的男孩就是现在这个人称“名侦探”的浅见。

自明治维新以来,浅见家四代人都在政府做官,可谓官僚世家。哥哥阳一郎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东京入学法律系后,进入政府机关工作,现在年仅四十岁就已经身居警视厅刑事局局长的要职,堪称精英人物。和哥哥相反,浅见从三流私立大学毕业后,总找不到如意的工作,作为有名门之称的浅见家的一员,成了一个无可救药的掉队者。

但就是这个浅见光彦现在成了名噪一时的神探。光子深深地感到仅凭儿时的样子根本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

野泽光子毕业于一所名牌女子大学,连皇族的子女也在那里上学。可是毕业后她既没有就职于一流公司,也没有结婚,至今一直做家教,成了一个专职打工者。凭自己做家教的经验,光子认为,父母觉得不可救药的孩子,只要方法得当,就能使其迅速发挥出个人的潜力,所以浅见的才能突然发挥出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浅见光彦和野洋光子都还是独身,两人从孩提时代就被同学戏称为“光光组合”,分别二十年后的偶然相遇和相似的经历,使两人觉得彼此还真有些缘份。

光子一点都不觉得浅见没出息,当然不是因为两人之间的这种缘份,而是因为她觉得找不找工作,结不结婚是个人的自由,与别人无关。

她这么想,一方面出于自己不服输的个性,另一方面也表明她认可浅见的才能。在姐姐的事件中,浅见出众的推理能力令光子敬佩不已,而且,在这件事中浅见所体现出来的善良的本性,也令光子刮目相看。

现在重新认识浅见,光子觉得他是个蛮不错而且很英俊的男士,为什么世上的女同胞放着这么好的青年不去追求呢?真是令人费解。由于光子并未标榜什么独身主义,所以约会这天,她半认真地想,必要的话和浅见结婚也是可以考虑的。

完全出乎光子的意料,在平冢亭约会要谈的事是邀请她去参加一个宴会,而且是在箱根的豪华别墅举行的豪华宴会,所以一向沉稳的光子心情显得非常激动。

“人家说必须要携同伴前往,所以我决定邀你一起去。”浅见用一点也不讲求方式的生硬语气说。虽然这种口气可谓是浅见的特色,但就不会用让女孩子高兴一点的措词吗?光子不满地想,于是故意很平淡地说:“我不合适,找一位更年轻漂亮的小姐不是更好吗?”

“哎呀,要有那样的小姐,不就没问题了吗。可眼下,我能拜托的只有你了,你也知道我的脾气。”

“你说的也有道理。”

这一点光子也有同感,同为长期的专业打工者,彼此肯定有些同病相怜的感情。

“而且,这份请柬有些古怪。”浅见为了吸引光子的注意说,“请柬上写着类似杀人案的预言之类的东西。”

“什么?”光子成了好奇心的俘虏,“怎么回事?”

“来,你看看这份请柬。”

浅见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这个信封看上去并不出奇,只是常见的请柬的样式。

光子展开对折的请柬,印刷在厚厚的纸上的内容也很普通。

谨启:首先恭祝各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一九八×年已近尾声,新年将至,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按往年惯例吾欲举办新春宴会,时值岁末,诸位必事务繁多,如能拔冗惠临吾将备感幸甚。

请诸位当日务必携伴同往。诸位之食宿已安排妥当。如能蒙您于寒舍游憩一晚,吾将不胜荣幸。

在这段措词一般的文字后面是宴会的时间和地点,时间是昭和六十×年十二月二十日,地点是神奈川县足柄下郡箱根町。从地图来看会场似乎设在位于湖尻的主办者的别墅。

在印刷体的这部分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但问题出在后面圆珠笔写的部分上。

浅见先生,久仰您神探大名,此次冒昧致函相邀,甚感失礼。可是仍盼您能出手相助,虽觉此举不妥,还望谅察。

吾出此言,事出有因,全都在于一年一度吾宅之新春宴会。前年、去年连续两年在宴会之时突发可疑之猝死事件,警方亦颇感棘手。虽感今年未必会再次发生此类不幸事件,然如万一突发不测之事,只有向与会诸位致歉,此宴会也将止于今年,以后不再举办。吾已是年过花甲之人,举办新春宴会乃吾余生之惟一慰藉,恳请体察吾之苦衷,鼎力相助,了却吾残生之心愿。

恕吾冒昧,您此番行程之报酬,吾当另行寄送,请务必笑纳。如觉此报酬微薄,不合您意,定将按您所愿,尽早悉数补齐奉上。

“就为这事,送来了一百万日元。”浅见若无其事地说。

“一百万!”光子惊叫起来,“太厉害啦,做侦探这么赚钱呀!”

“哪儿的话,要都这么幸运的话,大家岂不都想当侦探了,这个人不懂行情。”

光子又看了一遍宴会主办人的姓名。

——东京都大田区田园调布×街×号

加堂孝次郎

“加堂孝次郎,好像是一个曾经很红的演员吧。”

“是的,直到十五六年前还是一位活跃在影视圈的大牌明星呢?”

“是吗,难怪连我都知道他的名字呢。他现在过着隐居生活吗?”

“不,似乎不能称之为隐居,他经常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一些谈话节目,而且他还拥有强大而潜在的实力。听说凭借其强大的财力,连政界和商界都可以撼动,这位老人打个喷嚏整个影视圈都会感冒。在大家都很忙的年底,把召集一流的明星开宴会作为惟一的爱好,这事情本身电显示了加堂的实力。虽说不是什么很好的兴趣,不过对于一位很有钱却余时无多的老人来说,想要心情愉快地度过余生,其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

“哎哟,你讲起话来怎么老气横秋的。”

“因为我们迟早也会有老的时候,这并非完全与己无关呀”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肯出一百万日元,是不是真的可能有生命危险呀?”

“或许吧。”

“那,怎么办?接受邀请吗?”

“那要看你的意思了,如果你同意,我就接受邀请。”

“我……”说了一半,光子犹豫了,虽然和浅见一起出席宴会很有吸引力,但一旦有生命危险就……浅见看出了光子犹豫的心情,于是说:

“即使发生了杀人案,被杀的也不可能是我们。”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我们和出席宴会的人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最丰要的是我们和参加宴会的人从没见过面。”

“不过,要是无差别地乱杀人呢?”

“哈哈哈,不会有人故意到一个宴会上来乱杀人的。你想想,既然是杀人,那一定有相应的杀人动机。”

“但去年和前年的猝死事件不是还没有解决吗?这样看来我们不是也可能被杀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为慎重起见,专门通过哥哥的关系调查了一下,发现这两件事不是作为命案处理的。”

去年、前年事件的梗概如下。

首先是前年的事件。死者是P电视台的制片人,加堂的女婿后藤明弘。许多人看到在宴会的高xdx潮时,他说感觉不舒服走出了大厅。之后,再没人见到他。第二天早晨,有人在别墅后面的凉台下发现了他的尸体。

死因是颈骨骨折。

凉台位于悬崖向外突出的部分。从凉台边缘到崖底大约有十五米,掉下来的话必死无疑。后藤好像是掉下来当场死亡的。即使不是当场死亡,捧下来后无法动弹,在寒冷的冬夜呆上几个小时也难保不死,人们认为他失足是由于心脏病发作导致神志不清,在靠近凉台的扶手时上身翻过扶手跌落崖底致死。

凉台的扶手有八十厘米高,正常状态下,不可能越过扶手而摔下来,但是那天晚上,后藤已经醉了,而且心脏病发作,好几个人看到他走出大厅时,脸色发青,手捂着胸口。

虽然他的直接死因是颈骨骨折,但实际上,也可以说其死因是心脏病发作。这是比较普遍的看法。后藤早就患有轻度心绞痛,这成为病死说的根据,最终此事被作为一般性的死亡事故处理。

去年的事件也是事故死亡,但情形却和前年大相径庭。死者是加堂的秘书丸山敏雄(五十五岁),这次也发生在宴会的最高xdx潮。当时,丸山握住了乐队演奏用的增音器的电源导线,正巧那段导线绝缘皮已经剥落,结果丸山被电击身亡。丸山向前伏倒在大厅的地板上时和被运到医院后,其死因都被认为是心脏病发作。

实际上,丸山因为身体肥胖爱出汗,医生很早就提醒他要注意心脏。大概他想把散在地上的导线整理到墙边去,用微微出汗的手握住了导线掉皮的部分,结果被电流击倒。一般情况下一百伏的电压电不死人,但对丸山脆弱的心脏却是难以承受的冲击,从这个角度看,只能算丸山倒霉。警方也曾介入此事,调查了一。下乐队成员是否有工作过失致人死亡的嫌疑。

由于没有证据表明导线绝缘皮本来就是剥落的,又无法排除演奏舞曲时,跳舞的人通过导线时踩在上面损坏绝缘皮的可能性,最终警方的调查也不了了之。

至于为什么丸山用手去握导线仍然不清楚,或许是注意到散乱的导线,想要弄整齐吧,不过至今这只是推测。

“但是,在两起事件中,如果怀疑的话并非没有可疑之处。”浅见说。

“后藤明弘也可能是被人从背后推下去的,丸山则不是偶然握住了剥皮的导线,而可能是有人设计安排的。”

“但是,反过来说,也可能像警察所断定的那样,什么都没有,仅仅是意外事故。”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的,所以这封信可以说是加堂老人杞人忧天的产物。”

“仅仅因为过于担心,就花一百万日元!”

光子又看了一眼请柬。

“宴会的会场是他位于箱根的住所,而且靠近湖尻,说不定是可以俯视芦湖的别墅。”

“大概吧!”

“那就去看看吧。”

虽然光子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但仍表里不一地用毫不在意的口吻说。

第01章 预告杀人的歌声

1

中原清陷在劳斯莱斯的大座位里,衔着没有点着的烟斗,“滋滋”地吸着。坐在旁边的妻子幸枝,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长时间一动不动。

中原这段时间变得越来越不安,起因在于他和妻子关于离婚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中原刚提出离婚,幸枝就要求给予数额巨大的补偿金,即使对于人所公认名列榜首的当红明星中原清来说也无法接受。

总之,妻子不想和他离婚,这一点他也知道,但是和幸枝继续生活下去,对他已毫无意义。即使对幸枝也不过是一种不愉快的同居而已。

中原觉得幸枝不和自己离婚仅仅是在乎她本人的面子。

“怎么能输给那个小姑娘呢?”幸枝一直在想这件事,但却一筹莫展。在幸枝看来,从中原不得志的时候开始,两人就一直同甘共苦,正是她支撑着难以独自糊口的中原走了过来,在这种想法中掺杂着自负、执拗和依恋的感情。“被那种小姑娘抢走丈夫,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就是幸枝现在的心情。

那个她确实和“小姑娘”的称呼相称,是个不起眼的女人。据说她是一个不知名的三流女子短期大学的学生,其惟一可取之处就是年轻。不过这些情况来源于幸枝所雇佣的私家侦探,所以多多少少有些奉承主顾的因素在里面,即使如此她充其量不就是个女大学生吗?中原为什么对她那么痴迷呢?——幸枝很想弄清其中原因。虽说“风流可以提高演技”,但艺人的妻子也是人。即使是名人,同甘共苦的丈夫被人夺走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情。”

这就是夫妻之间所拥有的感情。就算两人商量,也不可能得出什么结论。每次见面两人不是说不到一块儿,就是像现在这样在车上默不作声。

“今年还陪加堂老头吗?”

中原带着厌烦的口气说。司机青田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回答,犹豫了一会儿说:“是呀。”

“森下守也去吧。”

“嗯,我想应该被邀请。”

森下守是中原的竞争对手,也是一个当红明星,这几年在演艺界和中原平分秋色,可谓二分天下有其一。

“加堂老家伙这方面可一点也不糊涂呀,连赤冢三男也早就决定邀请了。”

“是吗?”

“不过,赤冢先生的女伴怎么办呢?对他来说带谁去可是个大问题呀!选那个吧这个就会——女人有的是,所以这家伙可难了。”

中原嘿嘿笑着狠狠地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妻子,仿佛在说,和他比起来我才只有一个情人……

幸枝依然是一副漠视一切的姿势,最可怜的是处于冷战之中还必须手握方向盘的司机青田。

中原说出了一直担心的事。

“怎么可能连续三年都发生那种事呢。”

青田简单答道。也许会有什么人死,不过无论谁死都和自己没关系,反正在宴会结束之前,自己只能在汽车里打盹儿而已。

“要是死人的话,让森下那家伙去死好了。对,他死正合适。”中原无聊地低声笑着说。

2

从出门的时候开始,三岛京子就一直在罗罗嗦嗦地发牢骚。

“去那种地方,很明显就是出丑给众人看嘛!”

“虽说如此,不过,拒绝参加也不行啊。”

水井智宏面对妻子很不开心的样子,反而坚定了自己的态度。

“我们一定会成为参加宴会的人的一道下酒菜,受到众人的调侃。即使是加堂先生,也是知道这一点才邀请我们的,肯定是。”

“别瞎说,那是因为对于加堂先生的宴会来说,我们这样的明星是必不可少的。”

“是吗?”听到“明星”一词,京子很吃惊——她是从这个意思出发反问了一句,而永井却误解了她的意思。

“是啊,加堂先生有一流的兴趣,所以不凑齐一流的明星,就觉得不满意,这个活动每年都有,或许今后还会持续几年,我们既然打着明星的招牌,就该把出席这个宴会作为缴名人税的一种方式。”

“是每年都有,但今年你出了那本书,我们的情况不是有所不同吗?”

“你又来了!”

永井显出一脸愁容。

京子所说的那本书,指的是永井智宏写的名为《献给妻子的我的人生》的书(当然是幕后刀手作家执笔的产物)。此书是最近流行的明星着书中的一本,虽说粗制滥造,不过,由于其它的原因,该书一上市就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因为永井智宏在书中详细描写了他的风流艳史,而且,其中涉及到的大部分演员至今仍活跃在舞台上。于是演艺圈有关永井的流言鹊起。在书中永井毫不掩饰地描写他和一些女演员的肉体关系,还大书特书从自己的制片厂跳槽的演员的坏话。由于其中一些内容涉及到清纯玉女型的演员,因此作为演艺圈的一大丑闻引起很大的轰动。

很多女演员和所属的公司准备以侵犯他人名誉罪起诉永井,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所以弄得三岛京子无脸见人,门都不敢出。

“你满不在乎地出席宴会,就不怕有人找你碴儿吗?”

“谁敢!他们也就背地里发几句牢骚,到了我面前还得照样说好话。”永井不屑地说。

“未必吧,这个世道在变,我们不像加堂先生那么有势力,我觉得我们正逐渐被公众所遗忘。”

“你给我闭嘴。你姑且不论,反正目前我的明星地位不可动摇。”

“是吗,我倒希望如此……”

京子假装欣赏窗外的风景,背对丈夫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汽车在御殿场下了高速公路之后,开始翻越乙女岭隧道,此时,周围红叶已尽,只剩下单调的绿色。

“虽然每年都看,箱根似乎一点变化都没有。”

“哪儿呀,一直在一点点地变着。最近还新建成了一座酒店。”“哎,你怎么知道?”“嗯,这个……是……在绿山的摄影棚听谁说过这么一句。”永井略显慌乱地回答。“你又和哪位小姐在一起呢?”“行了,别开这种玩笑了”永井向司机方向呶了呶嘴,示意妻子少说两句。“别太活跃了,小心成了今年的牺牲品……’“你就不能闭嘴吗,真是无聊。再说,那只不过是事故而已。”“你何必那么认真呢?”京子不可思议地望着丈夫狼狈的表情。

3

广野智乘小田急电铁公司的特快在初冬的汤本站下乍。当红明星广野近来很少一个人坐火车。无论去哪里,必有两三个人随行,短途坐专车,远程坐飞机,这几乎已成惯例。

在谈有关出席宴会的事情的时候,广野在事务所对经理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我要一个人去。”

“那样太危险啦!”

经理当然不同意,在这种时候,不管怎么化装,广野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掩饰自己的身份。一旦被认出来,影迷们必会蜂拥而至,挤得水泄不通,搞不好的话广野还会受伤。

“但是,我还是想一个人去,就这一次。对我来讲这可是首次被邀请参加这个宴会。”

广野态度非常坚决,事务所考虑到他目前正处在失恋的痛苦之中,所以也就没有阻拦他。

曾被媒体大肆宣传过的他和堀内由纪的婚约被堀内单方解除,而且,堀内迅速和演艺圈的帅哥神保照夫粘到了一起。眼下广野还没有完全从失恋的打击和屈辱中振作起来。

不过,此时这种“无法振作”的表演对于拯救他已显下降的人气是十分必要的,即使倒了也不平白无故地站起来,这正是演艺圈的人难对付的地方。

“就让他一个人安静一下吧。”

事务所基于这种考虑,决定让广野自由行事。不过,也不能完全放任不管,所以,派了一个广野不认识的名叫小野的职员乘了同一趟车,尾随在他身边悄悄地保护他。广野多少有些陷于内心的痛苦中,不过他也在努力做出这种样子。戴着很有型的深色墨镜,孤身一人坐在晃动的座位里,此情此景和悲剧里的主人公很相称。

在汤本站果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游客们蜂拥而来,车站前的道路出现了交通堵塞。被吩咐保护广野的小野此时也束手无策,成了围观群众的一员,只能从很远的后方焦急地向前张望。如果不是站长和派出所的警察冲过来,把广野像绑架一样硬塞进站长办公室的话,这种状态恐怕还要持续下去。

“真没想到广野先生会一个人出现在这种地方。”站长半是疑惑半是恭维地说。

“实在对不起,我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广野鞠躬致歉。当红明星向自己低头道歉,站长当然非常受用。

“哎呀,不管怎么说,等骚乱平息以后,我们给您叫辆出租车,请先在此休息一会儿”

广野得到了贵宾的礼遇,有人端了咖啡上来。

“待会儿,您要去哪里?作为警察,我们有责任保护您的安全。”警察表情严肃地展开记事本。

“啊,是吗?是出席那里每年一度的新春宴会吧!”

“是的,你知道的很多嘛。”

“在箱根警署工作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因为那里曾连续两年发生意外死亡事件。”

“听说过这么回事。我是第一次参加,所以详细情况不太清楚。”

“是吗,难怪以前的宴会上广野先生没有亮相呢!这说明您已成为一名一流明星了。”

“哈哈哈……是吗?”

“难道不是吗?我听说教邀请参加加堂先生宴会的人都是顶级明星。”

“那样的话,我可是很荣幸呀!”

广野苦笑着说。即使加堂之流不给自己一流明星的资格,广野也觉得自己早就是顶级明星了。

广野随后问道:“关于连续两年发生的事件……传言是凶杀案,真相到底是什么?”

“不,根本不是杀人案。”警察略显慌乱地说。“前年是病死的,去年是意外事故。”

“那是公开发表的结论吧,可是很多人说实际上是杀人案。”

“没那回事儿,警方没有那么说过。”

警察认真地说。他似乎觉得再被广野这样问下去自己很为难,于是走开了。

出租车来后,广野以一副避开群众耳目的姿态上了车。车向湖尻出发了。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日]内田康夫《最后的明星晚宴》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游魂小说[织绡]在线试读

蓝田看见他浑圆雪白的屁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忍不住拍了一下,道:“听话!”蓝田摸了摸他的下巴,坏笑:“你这张脸,真能迷惑人,别看着我!”说着粗暴地把老猫的头按下去,又把昨天借他穿的T恤脱了下来。老猫瘦高个儿,没想到肌肉还挺结实,而且他身上有不少伤疤。蓝田仔细看了看,都是旧伤口。蓝田更愤怒,扑向了正要爬走的老猫,大力把他扯到自己的膝盖上来。这姿势正好,蓝田灵活的双手伸进裤子里拉扯,老猫的长裤和内裤就被褪了下来,落到了蓝田的手上。老猫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蓝田,道:“哥哥,你想干嘛?”老猫点点头。他已经知道蓝...

2019-09-03 07:15:48

轩辕诀小说[茶弦]在线试读

那仵作点点头,开口道:“难得你这份忠心,头前带路吧!”刚到门口,便闻到一股血腥,仵作皱了皱眉头,抬脚进去。这仵作验尸查骨,见惯了寻常凶案。可乍眼瞧见屋内场面,竟骇得寒毛倒竖。那双摸过无数臭尸的手,不自禁地抖将起来,额头豆大的冷汗,也不住地往外溢。他忙打开随身挂匣,取出一瓶丸药,急急服下。这瓶丸药,唤作“定神丸”,由高人秘方调配。这定神丸清神醒脑,专镇尸秽污毒,故仵作常备身边,不离左右。地上血肉横飞、脑浆四溅。婆子的残尸,缺了颗眼珠子,另一颗也是半瘪,挂着睛脉...

2019-09-03 07:15:48

死者不会控诉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我警惕地环视一下四周。我衬衫上黏糊糊地沾满了他的血。房里有个西服橱。我还用手帕把所有的指纹擦掉,凡是沾血的东西统统带了回来。也许只有弓子晓得凶手是我。翌日,我收到她一封信。白便条的正中只写了一行字:“再见了!”我又把电灯打开,收拾必须利索些。我小心地打开橱门,取出一件新衬衫穿上。然后一股脑儿把沾上血的东西都包在报纸里。我决定制造一个强盗抢劫的现场,先把保险柜打开,装成曾在里面翻找过东西的样子。我从西服橱里取出藤崎的手套戴在手上,然后弄乱保险柜里的东西,把文件之类甩在柜子边。她连一份遗书也没留下。但是,对我...

2019-09-03 07:15:48

家庭隐私的投稿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第一节股价暴跌的悲剧长野市某家庭主妇服毒自尽21日下午1点半左右,长野市光阳高中的庶务主任林建司(37岁)回位于市内旭町的家中时,发现妻子多惠子(30岁)俯卧于起居室暖炉旁,已经死...

2019-09-03 07:15:48

纹身杀人事件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我没戏弄你呀!”“嗯!这是战后第一次集会。”忆起往事,娟枝眼睛又再度闪闪发光。“你别笑,我可不是开玩笑的。”“雕勇会还在呀?”“是舞衣小夜吗?她已经死了,病死在女监狱,我还付给她纹身人皮的订金呢。”“已经发出通知了,可能有二十个女人参加。”...

2019-09-03 07:15:48

大乌鸦传奇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第一节我抵达这个被遗忘的孤寂小渔村时,已是灯火阑珊了。回到久未造访的故乡,没想到居然受到如此的爱戴。大概是地方上的小城镇,出了第一个推理小说家,所以显得格外稀奇。一下子...

2019-09-03 07:15:48

罪途同归小说[小工蜂]在线试读

“监控情况我们已经确认了,死者横穿国道被一辆车牌为渝AF2315的黑色雪弗兰轿车撞飞后坠地,司机肇事后驾车逃逸,经过调查,该车为套/牌/车,驶入凌州境内之后失去踪迹。死者坠地后身亡与否无法确认,后遭到十几辆大车碾压,最后才被一辆途径此地的农家面包车发现报了警!”如果有人冒充了韦亮的身份,那么这人深更半夜出现在这荒郊野岭也令人匪夷所思!“就算是嫌疑人畏罪潜逃,也不可能还背着自己的身份证啊!而且据说还是步行!”马勤进警队虽然不长,但也有个三四年时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棘手的情况。“谢了兄弟!”顾言他跟这位负责...

2019-09-03 07:15:48

冷血法医小说[三生石3 ]在线试读

我脑中产生一个疑问,重案一组可以说是藏龙卧虎。李飞没有介绍自己,能进入一组,就说明他不简单。有这么多高手,武琳是靠什么成为一组组长的?李飞小声说道:“皮肤黑一点的是刑警队的队长吕波,大家都叫他波哥!”“看来这次有麻烦了!”李飞介绍道:“后面进来的是闫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他有很长时间没参加案情分析会。”所谓的特殊任务十有八九是执行卧底任务,非常危险,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小命不保。还没想出答案,会议室们被推开,武琳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她...

2019-09-03 07:15:48

隗家村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叶子斥道:“你又自己吓唬自己!”叶子道:“当然不是,人家小老头儿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觉呢。”叶子接着道:“不过,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寿衣。”韩诤话音带颤道:“还用问么,肯定是这个小老头儿的原形呗!”韩诤道:“难道不是吗?”过了好半晌,韩诤惊魂稍定,颤声道:“公子,我看,咱们还是逃命去吧。”韩诤哭道:“可是我不会轻功啊,我一定会有事的!”...

2019-09-03 07:15:48

杜马岛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他点点头。"你吃了一惊。是的。但我不是个基督徒,更别提天主教了,在自杀的问题上我的思想很开明。同样,我也信仰无限可能性的存在,我知道你也是,那就让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杀了自己……甚至自此过后六个月内……你太太和女儿们都会知道的。不管你干得多么干净漂亮,她们一定会知道你是自杀的。"他扬了扬手。"还有你的人寿保险公司--赔偿金可是一大笔数字哟,我肯定,他们也会轻而易举知道你是自杀。他们或许找不到证据…&hell...

2019-09-03 07: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