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要在晚餐后2小说[[日]东川笃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坚持己见的两人,毫无意义地持续争论了一会儿。於是丽子提出了一个建议。「好啊,正合我意。我就认真地露一手,让你见识见识A级驾照的本事吧。」丽子推一推滑落的眼镜,说着「那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她还仔细叮咛这位为求获胜不择手段的上司。「丑话先说在前头,警部。在公路上行驶时,请务必将车速保持在标準速限之内,还有,绝不能作弊喔。」「你知道吗?宝生。当人们在车站与建筑物之间缓缓步行的时候,汽车还是继续以高速行驶呢。」「那么我们来比比看如何?我坐电车,警部开车。我们同时从若叶集合公寓出发,看谁先一步抵达立川的权藤大楼。

推理要在晚餐后2小说章节试读

[侦探推理] 《推理要在晚餐后2》作者:[日]东川笃哉【完结】

【推理悬疑】

●樱井翔x北川景子浪漫共演,日剧好评热映中!

●2011年本屋大赏第1名作品,超人气续集!

●系列销售突破235万本!

各式各样的事件阻挡在大小姐刑警丽子与风祭警部面前。管家影山会展现什么样的推理来揭开真相呢?而「影山又会在何时挖苦丽子?」、「两人的关系会不会有所进展?」、「风祭警部是否能大展身手?」除了这些满满的可看之处外,最后还会有什么发展等着他们呢!?

作者简介

东川笃哉Higashigawa Tokuya

1968年出生于广岛县。冈山大学法学系毕业。26岁从玻璃器皿公司辞职后,之后整整八年过着月收入仅十二、三万日圆的打工族生活,差一点陷入无家可归的窘境。2002年,他以长篇推理小说《密室的钥匙借给你》崭露头角,成为广受好评的新锐作家。

东川笃哉的推理小说充满幽默感,将搞笑情节融入本格推理之中,无厘头的人物互动让原本残酷的谋杀案走出一种意外的格局,阅读起来毫无负担,也因此吸引到许多以往从来不看推理小说的年轻女性读者。

《推理要在晚餐后》故事以千金大小姐刑警与她的毒舌管家为主角,由欠缺常识的大小姐在现场调查凶案现场后,回家一边吃晚餐一边和在旁服侍的管家閒聊案情,再由管家一针见血地解开谜团。因为这样的组合新鲜感十足,加上文字诙谐幽默,上市不久即通过读者的口耳相传,让首刷印量仅7000本的这部作品短短半年之内又再刷了15次,获得书店大赏之后更是一路畅销突破100万册。占据各大书店排行榜整整有三十周的时间,至今在Oricon书籍销售榜仍排名第一。

第一话 您需要不在场证明吗?

1

中央线特快列车从国分寺车站出发后,仅花了六分钟,便抵达了立川车站。

九月下旬的某个礼拜六下午。前来购物的客人、与只看不买的客人,将立川车站周边挤得水泄不通。真不傀是中央线最热闹的「立川市」。事实上,在中央线沿线,近年来没有一个城镇能像立川一样,有如此快速的转变——车站前变得整齐清洁,现代化大楼四处林立,奇妙的前卫艺术品大放异彩,还有搞不清要驶向何处的单轨电车悠然地在头顶上行驶而过。这幅光景,的确颠覆了人们对中央线的印象。甚至还听说过「立川已经超越吉祥寺了」这样的说法。不过,住在吉祥寺的人们可丝毫不觉得自己「被超越了」——

宝生丽子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走在车站南口前的Pedestrian Deck(行人专用的空中回廊)上。黑色裤装配上纯装饰用的黑框眼镜,束在后脑杓的黑发随着步伐而晃动。这副打扮,看在旁人眼中只是个毫不起眼的职业妇女吧。不过,她其实是一位任职於国立署、货真价实的现任刑警。今天她并不是出来买东西,而是正在执勤当中。

相较於百货公司大楼林立的车站北口,车站南口的市街发展就比较缓慢,还留下许多有待再开发的空间。再稍微往后头走一会儿,那里就是「老旧、狭窄、低矮」三要素俱全、杂居公寓栉比鳞次的地区。丽子从空中回廊搭电梯来到地面上,徒步行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栋窘促的五层楼钢筋建筑。建筑物整体都脏兮兮的,外观跟废弃大楼只有一线之隔。掛在正门上写著『权藤大楼』的门牌,也让人深刻感觉到年代相当久远。

一走到这栋权藤大楼的正面,丽子确认了一下手表。下午两点十五分。从她由国分寺的若叶集合公寓出发,到现在只过了十五分钟,在搭电车移动的过程中,完全没有遇到什么会拖延时间的突发状况。换句话说,这十五分钟可以视为从若叶集合公寓来到权藤大楼的最短时间,丽子内心里下了这个结论。就在这时——

立川的街道上传来熟悉的轰隆声。丽子心生一股厌恶的预感,她往东边的方向一看,只见那里出现了一辆明显超过速限的英国车——银色涂装的Jaguar一尘不染的车体反射著午后阳光,就像镜子一样闪闪发亮,老实说,恐怕比肉眼直视太阳还要刺眼。

尽管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丽子却还是忍不住祈祷。

「…………」拜托!拜托你停在十公尺以外的地方!

然而丽子的愿望落空了,超级引人注目的Jaguar发出「叽!」的夸张煞车声后,不偏不倚地停在丽子身旁五十公分处。暴露在路人好奇眼光下的丽子,觉得自己仿佛是个被众人嘲笑的小丑,厌恶戚挥之不去。

接着,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悠然地从驾驶座开门下车。踫巧目睹的立川市民们,会如何看待这个男人呢?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吗?还是黑道的少帮主呢?该不会有人联想到他是警官吧,然而事实真相偏偏就是如此。他正是年纪轻轻、才三十二岁就拥有警部官阶的国立署菁英——风祭警部。附带一提,他还是「风祭汽车」——那个以优美设计和恐怖耗油率而为人所熟知的企业——的少爷,所以,说他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也没错。「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却穿得像个黑道少帮主,在做警察这一行」,或许,这是最能精确说明风祭警部这个人的形容法吧。

这位警部才刚下车,便以炫耀般的姿势确认左腕上的劳力士手表。然后,他对那个比自己早到一步的丽子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

「真可惜啊。这一带的道路实在是太狭窄了,无法充分发挥Jaguar的效能。虽然我已经使出我所有的驾驶本领,尽量缩短时间了。」警部一边无意识地自吹自擂,一边夸张地耸了耸肩。「算了,我还是別再不识趣找借口推托了。的确是我输了,宝生。按照约定,今晚我请你去最高级的义大利餐厅吃饭吧。」

「咦?」在一瞬间的困惑过后,丽子啪地一声,将双手往胸前一拍。「太好了!只要一次就好,我好想跟风祭警部共进晚餐喔——警部!」接着语气一变,把脸凑近眼前的上司。「您以为我会很开心地这么说吗?」

「你、你就高兴一下又不会怎么样……」警部说着说着,被丽子的气势击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话说回来,谁跟你约定过『要是我赢的话,您要请我吃最高级的义大利料理喔~』——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么约定过吧!我才不可能做这种约定呢!」

「我觉得,也不至於绝对不可能吧……」

「不,绝对不可能!」丽子斩钉截铁地断言。「更何况,我们本来就不是在打赌,要比赛谁最快从国分寺抵达立川。这终究是犯罪调查的一环,是调查不在场证明的必要手续。没错吧?警部!」

一面这么说着,丽子伸手指向了权藤大楼。那里停著几辆警车、还有数名员警,大楼入口拉起了印有禁止进入的黄色封锁线,诉说着这里是事件现场的事实——

2

立川车站南口的权藤大楼发生了刑案事件。宝生丽子早先接获通报,赶往现场时,是在街上行人三三两两的清晨时分。丽子忍著呵欠,穿过黄色封锁线后,便冲上阶梯抵达大楼的三楼。「——对不起,我来晚了,警部。」

虽然丽子并没有迟到,但她还是一边用道歉取代打招呼,一边走到上司身旁。

风祭警部则面带爽朗的笑容,举起一只手说︰「没关系,其实我也才刚到而已。」

他的态度活像是男友温柔地迎接迟到的恋人一般。今天一整天,大概又要被这位上司搞得晕头转向了吧,想到这里,丽子不禁萌生立刻掉头回家的念头。不过她还来不及转身,警部就下达了第一道指示。

「那么,马上就来观察一下现场吧。跟我来,宝生。」

警部一转过身子,丽子立刻跟了上去。两人默默地爬上阶梯,来到了三楼与四楼楼梯间的平台。那里躺着一位身体已经冰冷的女性。虽然过去曾屡次见过相似的光景,但丽子还是无法习惯。当丽子忍不住想別过头去时,警部突然发问了。

「宝生,看了这个现场后,你有想到什么吗?」

「呃,想到什么啊……」有什么疑点吗?丽子慌慌张张观察起现场。

已经成为尸体的女性,看起来年约三十几岁,身材中等,不胖也不瘦,脸颊圆润,留着一头短发,容貌相当普通。服装也是极为朴素,一身茶色衬衫,配上紧身黑色短裤。勾在脚跟上的淑女鞋也是黑色的。这位女性的腹部可以看到疑似遇刺的伤口,流出来的血在水泥地上勾勒出无人见过的地图轮廓。放眼望去,尸体周遭没见到凶器之类的东西。虽然可以断定这是一起杀人事件,不过除此之外,丽子也想不出什么其他意见。她老实地认输了。

「对不起,警部,我实在是想不到什么。」

「哎呀哎呀,真拿你没办法。」风祭警部露出了非常开心的表情,这么说道。「仔细看清楚罗,宝生,尸体身旁没有凶器之类的东西。也就是说,这是——」

我知道,是杀人事件对吧——搞什么嘛,刚才真是白白认输了!

丽子把警部那些没有内涵的话当作耳边风,快速地确认死者的持有物。

她在短裤口袋里发现到钱包及一支疑似房门的钥匙。检查钱包的内容,里头有现金一万两千元与少许零钱、两张信用卡以及驾照。风祭警部立刻接过驾照,并大声念道。

「被害者的姓名是菅野由美。住址是国分寺市本町三丁目,若叶集合公寓二二号室——」

从出生年月日来推算,被害者的年龄是三十五岁。

这时丽子突然察觉到,在被害者持有的物品中,居然找不到手机。这就奇怪了,这年头女性平时多半都会随身携带手机吧。看来犯人把被害者的手机带走了,犯人大概是担心警方会从手机里查出自己的身分吧。从这个角度反推回去,犯人是个与被害者熟识的人物。就在丽子这么推理的瞬间——

「根据我的推理,犯人应该是与被害者熟识的人物。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宝生。」

「…………」你何必问我呢,答案早已经呼之欲出啦……

「既然你不懂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吧。重点在于手机。犯人偷走了手机!」

「…………」丽子有种自己的想法被人盗用的感觉。

马耳东风地听着警部的推理时,丽子只有一点怎么样也搞不懂。为什么眼前这个滔滔不绝发表看法,但推理能力跟部下相同等级的人,会变成她的上司,而丽子却只能当个部属呢?

彻底了解过现场的状况后,丽子与风祭警部前往五楼。权藤大楼的五楼是居住区,这栋大楼的所有权人独居在这里。

权藤宽治,六十七岁。他正是这起事件的第一发现者。

把刑警们请进自家内的权藤宽治,不知为何,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运动服。请丽子等人就座后,权藤宽治便马上叙违起发现尸体时的状况。

「那是今天早上六点的事情。我有每天出门慢跑的习惯,所以今天早上我也一如往常穿上运动服出门。不过一走下楼梯,我吓了一跳。眼前有个女人流着血,倒臥在楼梯间。我很快就看出她已经死了——不,她不是这栋大楼的住户喔,只要是跟大楼的承租者有关的人,我连打工的长什么模样都一清二楚。那个死掉的女人我完全不认识。所以,我马上就回家里打一一报警了。」

「我懂了。」风祭警部恍然大悟似地深深点了点头。「所以您才会穿着运动服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权藤宽治身为大楼的经营者,却又穿着一身运动服,这种身分落差,似乎才是警部心中最大的疑惑。为了让彻底搞错问话焦点的上司闭嘴,丽子代为发问。

「昨天晚上到今天清晨,您有没有听到什么争吵的声音呢?」

「没有,我从昨天傍晚到今天早上一直都待在房间里,没有注意到什么异状。不过,这栋大楼一到晚上,几乎没什么人就是了。」

「这栋大楼的各楼层,分別开了些什么店呢?」

「一楼是珠宝店,二楼是接骨医院,然后五楼是我的住家。嗯,三楼跟四楼吗?两层都是空屋喔。因为不景气的关系,已经空下来将近两个月了。」

权藤大楼似乎是一栋使用效率极差的大楼。既然三楼四楼都是空屋的话,大概很少人会爬楼梯上来吧。犯人知道这个空间就像都市里的盲点,所以才特地选这里做为犯案现场吗?

结束询问的丽子与警部向权藤宽治道过谢后,便离开了五楼的住家。

「恐怕犯人事前就已经掌握这栋大楼的状况,为了杀害菅野由美,犯人利用手机简讯还是什么的,把她叫来这栋大楼。也就是说,这是一起準备周详的预谋杀人案。我说得没错吧?宝生。」

这则推理很有警部的风格,既没有特別值得否定的地方,也没有特別值得赞赏的地方。不过,丽子认为这样的推理姑且还算合理,所以坦率地点头附和。

「是,我认为正如警部所想的一样。」

不久,验尸报告出炉了。根据现场医师判断,被害者的死因为出血性休克。凶器推测为小刀或菜刀之类的锐利刀械。致命伤确定是腹部的刺伤,不过除此之外,手背和脖子等处也可见到些微的擦伤,这应该是被害者和犯人扭打时所留下的伤痕。也就是说,菅野由美并非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突然遇刺。

死亡时间推测是昨晚七点到九点之间的两个小时。

得到了这些情报后,调查员们便开始在现场周边打采消息。只不过,生性不爱脚踏实地、进行基础调查的风祭警部,似乎已经对立川的现场感到厌倦。他用宛如邀请朋友一同散步般的轻松口吻开口了。

「宝生,要不要去国分寺看看啊?我想看看菅野由美的房间呢。」

3

看在国分寺市民的眼里,那情景就像是警车正紧追着一辆肇事逃逸的豪华英国车。但是事实并非这样,实际上是风祭警部开着银色Jaguar领头,而丽子等低阶的警官则是搭乘警车尾随在后。话虽如此,不管是哪种情况在外人眼中看起来都一样就是了。

国立署一行人像这样浩浩荡荡抵达国分寺市,时间还只是上午而已。由于事件发生在清晨,丽子有预感今天一整天似乎会相当漫长。她一边叹气,一边下车。

若叶集合公寓是一栋老旧的两层楼公寓。每层楼各两户,合计四户,沿着露天走廊排列,结构相当单纯。菅野由美的房间就在刚上楼梯的头一间。

接获联络的公寓房东已经在那里等待警方的到来。当他被问及关于菅野由美的事情时,白发苍苍的男性一边翻阅手边的资料,一边回答。

「工作地点是『望月制』,那是一家位于立川的知名企业。菅野小姐隸属那里的会计课。她在我们公寓住了八年,房租都有按时缴交。」然后那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不过,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顶多只有在入住的时候见过她一次吧。」

菅野由美的相关情报,全都来自於更新契约时房东存留的书面资料,以及房租的入帐纪录,平常双方似乎没有往来的样子。

请房东开门后,调查员们踏进被害者的房间。那是个供单身住户使用的房间,由一点五坪大的厨房、三坪大的臥房、浴厕,以及小阳台所构成。屋内的家具不多,放眼望去,只看得到小电视、朴素的床、电脑桌、以及书架。因为东西不多,整个房间看起来很清爽,只是以单身女性的房间而论,带给人一种欠缺光彩的印象。

警部朝房间瞥了一眼之后,突然间开心地叫道。

「喔喔,你看看,宝生。」警部伸手拿起了装饰在书架上的相框。「这是不是被害者的男朋友啊?」

「看起来的确是这样没错。」看了警部递过来的相框后,丽子也只能点头同意。

在照片里,生前的菅野由美与一位大约同年的男性亲密地脸贴着脸。她身穿亮丽的粉红色服装,睑上带着驾照照片所难以比拟的灿烂笑容。另一方面,照片中的男性则是个相当少见的美男子,晒黑的肌肤配上轮廓深邃的脸庞,穿衣品味也不差。不过,他浮现笑容的表情中,却感觉得出些许阴霾,让丽子感到忐忑不安——不,等等,宝生丽子!光凭第一印象就做出判断,这可不好啊。严禁臆测!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日]东川笃哉《推理要在晚餐后2》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推理要在晚餐后2小说[[日]东川笃哉]在线试读

坚持己见的两人,毫无意义地持续争论了一会儿。於是丽子提出了一个建议。「好啊,正合我意。我就认真地露一手,让你见识见识A级驾照的本事吧。」丽子推一推滑落的眼镜,说着「那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她还仔细叮咛这位为求获胜不择手段的上司。「丑话先说在前头,警部。在公路上行驶时,请务必将车速保持在标準速限之内,还有,绝不能作弊喔。」「你知道吗?宝生。当人们在车站与建筑物之间缓缓步行的时候,汽车还是继续以高速行驶呢。」「那么我们来比比看如何?我坐电车,警部开车。我们同时从若叶集合公寓出发,看谁先一步抵达立川的权藤大楼。...

2019-09-03 07:15:42

名侦探离奇事件簿之月谜踪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没等莫老先生着急,傻张先着急了:“莫老先生,您这是小看我张六斤。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三天之内,我张六斤必破此案!”傻张脸色又是一沉:“可是,如果有闲杂人等干扰破案,那就怪不得我了。”傻张话一说完,扭头就走,差役们拿着家伙急匆匆地跟上,只留下莫老先生和叶子空荡荡地站着。莫大先生迟疑了一下:“这……您说的在理,可毕竟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个头绪出来,老夫这不是着急么!”叶子一惊,莫老先生却喜形于色:“...

2019-09-03 07:15:42

红的组曲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哎呀,你果然回来了。”房门打开,传来少女雀跃的说话声。“嗨。”“这……我不知道会有小姐来拜访嘛。”少年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裸胸。太阳一下山,少年便打开窗户。越过层层叠叠的铁皮屋顶,可以看见远方闪耀的霓虹灯,更过去一点是整片迷濛的黑暗。都市的夜晚有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夜色却不够深。所以少年站在窗边,心中浮现的总是故乡的情景。他和父亲一起到东京已经三年了,乡下家里还有中风的母亲和误了婚期的姊姊。老家周遭种满榉树、橡树,尽管是附近最小的房子,然而夜晚有澄澈辽阔的星空,嫩叶的芳香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飘散……站在窗边...

2019-09-03 07:15:42

能面杀人事件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嗯,这个人很合适,你马上去找他谈谈好吗?”当我走出房间正要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从楼梯下边走上来一个人——这个人是怪人千鹤井麟太郎。他也许是一种天才。仅从头脑活动来说,他可能是一个天才。但是,缺乏热情的智慧,不论多么敏锐,我也不愿称它为天才。泰次郎听了我的话不由得喜形于色。“请你稍等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试试看。”对于人生,看不到刺激和魅力;对于生活、艺术、原始的本能,甚至对于犯罪没有兴奋和反应;认为一切皆空,对道德、物质、人性都抱着蔑视态度。对这种死灰般的人物,我们能称他为超人吗?“柳君,怎么样?杀人的本...

2019-09-03 07:15:42

旗振山疑云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与此同时,由香里也想起了前田淳子喃喃说“好奇怪”时的表情。淳子那种呆呆的样子,由香里以前从未见过。由香里在须磨站下了车,在站前的巴士站排队等车。七十一五路巴士从须磨离官公园站出发,经过神户女子大学的儿童医院,开往须磨住宅区。这是一条繁忙的线路,即使不是交通高峰时期,乘客也很多。由香里心里猛跳了一下,心想真是讨厌。她立刻移开目光,可是仍能感觉到那男人在看着自己。是两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站在检票口右侧谈话的情景。电车启动了,记忆的片断与风景的变化交错浮现,零乱而破碎,最终消失了。变态!她甚至这么想。本来嘛,大...

2019-09-03 07:15:42

透明的遗书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明明在看来是完美无缺的“密室”状态的车里用废气“自杀”的,可她的坚定的信念是从哪里来的呢?在车里的空的遗书,意味着什么呢?死去的清野林太郎想在信封中留下什么样的话呢?一说什么都想说“不知——道”的女性形象,也许是媒体创造出来的虚像。——浅见边看着翠边这样想道。首先为翠的执着劲所感动:对于按理不会自杀的父亲的突然“自杀”,不管警察说什么她都坚持说绝对不是自杀的。而且,最不可理解的是那封奇妙的“遗书”。琦玉县鸠之谷市在江户时代是日光御成大道的一个有驿站的小镇,是个东西南北几乎被川口市包围的奇妙的市区,实际上,...

2019-09-03 07:15:42

沉睡的记忆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知道了知道了。”“嗯?财田?”哥哥立即神色警惕起来,“财田被杀事件,与你有什么联系吗?”“哦,是这样。内田……的确是本乡鱼街的寺院呀!我记得他父亲死的时候我和母亲去过。”完全是克隆母亲的口气。我神秘地低下头,紧接着说道:“是这样。不过,哥哥!z精工社长财田肩伍的事件,怎么样?”“喂,别说胡话!”哥哥控制住笑容,惊慌地环视四周。“不论怎么说,即使是与内田的墓相邻,你也用不着怀有多余的关心呀!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论怎样都没关系。可是,或许警察不知道一些事情。”...

2019-09-03 07:15:42

花儿无价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太好了……”“您不愧对历史了如指掌啊!”浅见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对呀!就是‘想要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不知道’。”夕鹤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放下了用力耸着的双肩,开心地笑着说:“可以……咦?对了,你说今天有事就是指它么?”“请原谅。这在您看来也许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对我来说却至关重要。”...

2019-09-03 07:15:42

蓝色长廊之谜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女子想要点什么,抬起头来搜寻女招待,她发现了浅见。浅见一口气吃完了饭,完全无视女子的存在走出了餐厅。正因为有这些意想不到的遭遇,旅途采访才变得生动、有趣起来。与其他客人不同,浅见同那女子一样没有换成浴衣。浅见认为,在这样的公共场合,穿着浴农给人一种猥琐感。看来,她也持相同的看法。一想到这,浅见心里就涌出一股亲近感。浅见微微一笑。女子用十分惊讶的目光瞅了一眼浅见。她仿佛在任何地方都保持戒心。次日晨,以为在餐厅会再遭遇那位女子,或许浅见来迟了,昨天她坐过的餐桌已经收拾干净。“大妈团队”已聚集在大堂里乱哄哄地进...

2019-09-03 07:15:42

猎网小说[虾写]在线试读

“80%”许开有点不太满意和女主人聊了几句后离开,而后调解了一对兄弟的矛盾,寻找到偷布料的花猫,升级到三级。接下来花费了一个小时进行了六个任务,勉强地升到了四级。……看这些玩家被追杀的样子就知道,真的不好惹。许开一路摸进村子,首先听见一户人家孩子哭闹凶狠,于是上门询问。原来是男主人出外采药未归,女主人正在编织麻物,于是许开就客串了男保姆一职。二十分钟后,女主人忙完接手。系统显示:完成哭闹小儿任务,完成质量80%,经验168,金钱10铜,新手村声望加一。许开升到了二级。升级后各属性根据职业不同而增加,额外获...

2019-09-03 07: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