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的热情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何况,以匿名方式协助慈善运动,应该不会被认为不自然……尤其是,像绪方志郎这样的人物,对惠子而言,等于是抱住一颗定时炸弹。警方终会发现他的间谍行为,再说,他虽聪明,却缺乏男人的强烈意志力,又不够慎重,一旦深陷困境,很容易为了想逃避罪行而暗中动手脚。警方很可能还怀疑绪方志郎,无法断定是否派人跟踪他,搞不好被发现两人在一起,那一切都完了。有什么方法能比这样更适合处理掉行凶的证物呢?若丢弃在某处被发现就非常麻烦,而且,又无法轻易焚毁,再说,最近的大都市也找不到挖洞掩埋的地面……在吉泽惠子的杀人计划中,最大的缺点就

螳螂的热情小说章节试读

第一节

将杀人蓝图付诸实行的机会终于来临了……

吉泽惠子在三个月之间,绞尽一切脑力,完成所有准备,就是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只要不碰上千分之一,不,万分之一的无法预料到之不幸,若巧妙运用此机会,她自信计划应该会成功!

惠子并未考虑百分之百的完全犯罪能够达成,但,很奇妙的,她觉得百分之九十九的完全犯罪应该能够做到。

不管是警察或检察官,都只是普通人,绝非千里眼——这是她如此推定的根据。更何况,向他们提供判断资料的证人或事件关系者,通常不但不是千里眼,更只有平均值以下的观察力……

所谓百分之九十九的完全犯罪,当然并非指被发觉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一。而是,如果万一谁推理出行凶方法,指出自己是凶手,若一切皆照计划进行,在法庭上不会被宣判死刑!

检察官要下有罪的判决,需要绝对的证据。在推理小说中,这点经常被忽略,但是,现实上,只要凶手不“俯首认罪”,只凭推测仍不能定罪。

惠子曾彻底的研究过推理小说,仿佛有志于当这方面的专门作家一般……其目的则是:这次的杀人计划。

作家们绞尽脑汁设想出的完全犯罪之绝大部分,几乎无法应用于现实之中,这是因为,推理小说本来就非犯罪的教科书或报告。虽然最近的现实主义推理小说中,也有描写实行的简易方法,但,那种内容若从完全犯罪的尺度来看,未免太糟了……推理小说的绝妙诡计,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需要太多繁琐的操作,也要动太多手脚,以故事而论,这样确实较有趣,然而,实际杀人时,照理应该尽可能采取简单且确实的方法。

最主要是,惠子明白自己的能力界限,她没有设计出复杂的密室或杀人的机械方法之头脑,也无巧妙的扮演一人二角的演技才华,更无搬运尸体的体力。若是勉强自己,绝对会产生某些破绽。

所以,在现实上,最好是非常单纯,而且能完全触及他人盲点的行凶方法,毕竟,花费愈少工夫,犯错的可能性也愈小。

惠子心想:最好避免伪造不在现场证明的方法。不在现场证明诡计愈巧妙愈麻烦,而且具有双刃之剑的性质,一旦事机败露,很可能反成为对自己的致命一击。

另外,无其他证据而只是伪造不在现场证明,会让嫌疑更浓厚,所以,尽量别乱动谋略手脚,只要未留下致命的证据,不需要不在现场证明。

推理小说中也常出现嫁罪予人的手法,不过,实际上没有此等必要。若嫁罪予第三者是行凶目的之一,那是另一回事,否则就不该多费工夫。即使认为若不另外塑造凶手,自己就有遭怀疑的危险存在,也最好是不要采用此种方法……

罪重要的,吉泽惠子想出的杀人蓝图是着眼于行凶的经济性,尽可能单纯、容易,又不费工夫的杀人计划。她认为,以结果而论,这是最为安全。

即使是有九成的安全性,若连续使用两种诡计,就只有约八成的机率,而若连续三种,就将近低于七成三了,所以,避免一切计谋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完全犯罪”。

只是,这项计划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需要有共犯。为了获得共犯,惠子在这三个月间用尽所有努力,而在好不容易塑造出共犯的现今,对此,应该不必再担心了,何况,她也准备妥了弥补此一缺陷的计划……

无论如何,这是一逝即失的机会。

英国古谚有谓“机会有前发,但其后脑部却全秃”,惠子打算确依此实行。

她的心情很冷静,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没有恐惧、不安、踌躇,当然,也没有武士般面对决死之斗时的颤抖,甚至连憎恨也都消失了,只感觉心境轻松……

第二节

“今夜……真的吗?”

绪方志郎两颊肌肉紧绷,以畏怯的眼神凝视着吉泽惠子。

距两人所坐的树荫下草皮数公尺外,正午的阳光投下炙热的光影。

“你只是开车而已。”

“话是这样没错,但……”

“你比我更被逼得走投无路呢!”

绪方志郎咬紧下唇,沉默无语。吉泽惠子再次缓缓眺望着眼前几乎已看厌了的景物。

高大混凝土墙环绕的大东化药神户工厂建地相当广,进入大门,左手边是双层建筑的办公室,右手边是三栋工厂,正面是宽阔的空地,左右为一至六号仓库,正面转角有研究室的白色建筑物。惠子以神鬼附身般的眼神凝视着研究室的正面玄关一带。

“今晚……他确实会独自留下来吗?”绪方志郎以结巴的语气问。

“应该不会错。他明天要和董事长见面……说不定也会提起你的事呢!”

“不可能吧……我尚未被抓住把柄……”

“可是,他在怀疑你,而且,董事长对他可说是绝对信任。”

绪方志郎脸色苍白,口中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话是有点偏离主题,不过……”惠子以冰冷的语气继续说:“反正,他是为了这次的新产品而和董事长见面,所以,今天之内必须整理妥至目前为止的一切资料,依此可判断,他今晚会留在研究室内至很晚。”

“他会找人帮忙吗?”

“你以为他现在会做这种事?研究室内的所有人都变成神经质,怀疑心强烈,这点,你不是知道得最清楚吗?”

“到如今,你就别再讽刺了……”

“他大致上已看穿和西松化学合谋想偷窃此次的新产品秘密之主角是你了……不过,对你之外的其他人大概也不会放心。”

“够了……我懂啦!”

“万一除他以外还有别人,我们只要中止计划就行。但,即使中止,也不可就这样退缩,而是再等待下次的机会……”

“你真是可怕的女人……简直就像马克白夫人……”

“我只不过是个愚蠢的女人。”这时,惠子脸上首度浮现暗郁的微笑。或者,这才是她脱掉面具之后的真正表情吧!“为什么说我是马克白夫人呢?就算杀掉他,我也没有任何好处。不管是物质上或精神上,别说益处了。甚且会有负面代价……有利的反而是你,他若死了,你可以满足自己的野心……”

“但是,提出这项计划之人是你……为什么?”

“所以我承认自己是愚蠢的女人……我无法原谅曾欺骗自己过的男人,这点,已告诉过你好几次了吧!”

“可是,只因这点理由……”

“话虽不错,但,所谓的杀人动机都属主观性质,不是吗?外人看来或许很可笑,但,本人却是真的没办法忍受……杀人也是一种热情,和恋爱一样,外人看来也许像白痴般。”忽然,惠子站起来。“走吧!不可能一直在这种地方溜班……今晚八时我们再见,行吧?”

“没问题。”绪方志郎沉重的点点头。

“你不会害怕得逃走吧?”

“如你方才所说的,若从动机之点来说,我的比重的确大多了。”志郎扭曲嘴唇笑了。

第三节

“吉泽小姐,就这样搁着,剩下的明天再做。”第三研究室主任仓本良彦说。

“好的……”惠子在填满细小数字的图表空栏内记入五位数的数字,面露微笑,回答:“这样应该不会错。”

“你的速度真快……有你这样能力强的助手帮忙,实在太好了。”仓本良彦看过图表后,凝视着惠子脸庞,略带犹豫的开口:“只不过,吉泽小姐,这项工作对你是否合适,我有很大的疑问,像这样一直盯视着精密天秤的指针…”

“为何忽然提到这种事呢?”

“不,也许是我爱管闲事,但,看着你,心里总是很在意……如果你是男人,我什么也不会说……”

惠子微笑回答:“就算我是男人,也不可能成为正式的研究员,这点,我自己非常清楚。我只是喜欢这项工作!”

“不,我指的不是这事……。”仓本良彦拂高略带斑白的头发。“我不太会说话,没办法完全表达,但……在这样的研究室里,和我这种无聊的男人相处,你自己也会变得乏味了。所以你……”

“你的意思是,会变成老处女?”

“你应该还未到被称为老处女的年纪,但……最近你是否失恋了?”

惠子不知如何回答。

“而且,内心有些焦躁,对吧?”仓本良彦似很难启齿般的说。

“这是什么意思?”惠子眨眨眼,低声反问。

“你喜欢第二研究室的竹冈吧!”

“他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我知道,好像是哪一家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听说是总经理介绍的。”

“是的……”

惠子眼帘里浮现江崎京子的侧脸。到了现在,已经没有愤怒和难堪了,只是,唇际自然的浮现一抹冷笑。“我根本没办法竞争。就算对方不是董事长千金,也比我漂亮几十倍,又善体人意……”

“你认识他?”

“江崎小姐和我到高校为止都是念同一所学校,也曾好几次同班。”

“原来如此……”仓本良彦满脸困惑。“抱歉,提起让你不高兴之事……但是,你认真的努力过想抓住他的心吗?吉泽小姐。你研究过如何才能抓住男人的心吗?”

“到如今……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今后还是会再有的。我认为你应该稍微再研究男人的心理,培养观察男人的眼光。”

惠子浮现扭曲的笑容,内心在想:这位善良的中年男人,只知道在研究室里的自己。他根本不知此刻自己心底的激情何等澎湃!

“我明白,我会仔细考虑,谢谢你的亲切。”惠子低头道谢。

仓本良彦用力点点头。“我很能体会你现在的心境,只是,不能急躁!”

惠子眼中一瞬掠过锐利的光芒。“你刚刚也说我焦躁,我看起来真是那样吗?”

“嗯……我担心的就是这点……你最近和绪方志郎交往得很亲近,是吧?”

仓本良彦前面的所有话,大概都只是为了说出这句话的伏线。

“也不能算是交往,但……不可以吗?”

“我并不喜欢批评别人,但是,对那男人,我没办法欣赏。”

“为什么?”

“吉泽小姐,所以我才会说你缺乏观察男人的眼光。确实,绪方乍看是一表人才的好青年,脑筋也不错,可是,在另一方面。他却是很浪荡、喜好渔色的人物,爱慕虚荣,奢侈浪费,却又懦弱,优柔寡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缺乏诚实性,对于他的个性,我比任何人了解。”

惠子真想脱口回答:正因为这样,我才会选他为共犯!

“也许我的话只是单方面看法,但……他接近你是在竹冈订婚之后吧!在此以前,岂非对你漠不关心?”

“是的……你这么一说也……”

“你不认为由此即可证明他的本性吗?巧妙的对因失恋而懊恼的你示好……当然,他毫无打算结婚的认真态度……这是世俗常见的手段。”

“我……从未用这种态度去看他……”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找私家侦探去调查他的素行……抱歉,我不该对你说这些,希望你不会介意。”

“谢谢你。”惠子低头致意。

收拾好东西,和仓本良彦一起出了走廊,惠子迅速瞥了隔壁的第二研究室一眼。窗户又灯光漏出。

“竹冈好像还在加班。”仓本良彦以略带苦涩的声音喃喃说着。

惠子暗暗感到喜悦。自己和绪方志郎的关系,大多数人可能会和仓本良彦同样想法吧!那是再好不过的事,看来自己选择绪方志郎为共犯是正确……

在研究室旁的入口,两人和附近速食店送货员擦身而过。送货员在第二研究室门前站住,这足以证明竹冈义则打算留到很晚了。

惠子缓缓对仓本良彦说:“主任,今晚如果有空,能陪我吗?”

“什么……”

“我想去看场爱情片,研究一下男人心,如果主任能帮忙解说……”

“不,那不敢当……只是,我刚才虽然嘴里说得好听,其实自己也不懂……何况今夜有点不太方便。”

果然是自己预料中的回答。研究室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良彦之妻非常善妒,把丈夫控制得死死的。

“那么,我只好自己去了,之后再写研究报告。”边冷静盘算着,惠子边以天真无邪的声音说。

第四节

绪方志郎一面开车一面深深叹息。从半年前开始,一切就不对劲了,到了最后,变成今夜的合伙杀人。

“太不幸了……”他恨恨的喃喃自语。

半年前,在保龄球馆初次邂逅江崎京子时,他只认为对方是基于好奇,外出钓凯子的少女,是逢场作戏的最适当女性。等知道对方是相当大规模的公司之董事长千金时,他开始认真了。

绪方志郎多年来的美梦是,巧妙的勾引有相当地位或财产的人物之女儿,和对方结婚。像这种程度的梦想,现代青年谁都曾经拥有过,但,他却很认真的想要实现!

和江崎京子的邂逅,从此种意义上来说,可谓最佳机会。他用尽所有努力去虏获对方的心,夜投入全部积蓄,勉强买车代步,又不惜花钱买礼物送她。往常,吃喝玩乐他一向让女性出钱,只有这次他没有这样做。而在征服对方肉体之际,他相信自己的投资已经成功了。

但是,江崎京子比他想像的还更滑溜,对京子而言,他终究只是玩乐的对象。三个月前,她明白地告诉志郎:已经答应父母替她安排的亲事。

这是非常残酷的打击,一想到投资在京子身上的钱,以及为此而背负的债务,即使抱头大睡,都无法治愈头疼。他急于想填补这些亏损,却蒙受第二次的失败。

他开始进出自己并不内行的赌场,结果,更是一败涂地。

绪方志郎之所以会被竞争的对手公司西松化学收买,成为企业间谍,主要原因也在此。当然,一方面也是他急于用钱,另一方面则是对于夺走京子的竹冈义则之反感。

而且,自和吉泽惠子认识至今夜的企划杀人之过程,也导因于最初投资的失败。不,毋宁说是必然性质的连锁反应。

最初,吉泽惠子主动接近时,他以为是煮熟的鸭子,因为,惠子看起来颇洁身自爱,多少应该有一些积蓄才对,若能叫她拿出来……结果,比预料还快的,对方上钩了,而且还是一副沉迷不禁的样子。

所以,当那天晚上,惠子突然态度遂变,指明他是企业间谍时,他惊骇莫名。

“我已经找私家侦探彻底调查过你。”惠子冷冷的说:“你暗中和西松化学的古桥总经理有秘密联络,而且和第二研究室的助理藤山绿也有一手……”

志郎无法故作不知了,对此意料之外的奇袭,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那么……你是……”

“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只是……竹冈义则似乎已经稍微察觉你的底细了。”

“竹冈那家伙……”

“即使并非这样,他对你似乎也怀有敌意!大概是有人偷偷告诉他有关你和京子小姐的事吧!”

“他不应该恨我……”

“可是,对方可不这么想,当然,包括很信任他的董事长在内。”窥伺着志郎的神色,惠子说:“你不打算和我交易?”

“交易?”

“这样的话,你的秘密就绝对不会泄漏出去。竹冈不会对任何人说出自己内心的怀疑,我也不会说,何况,你又因此能有再次夺回京子的机会。当然,这次交易之后,我不可能再缠着你。”

“但,交易什么呢?”

“很简单!只要杀掉竹冈就行。”

“什么!”

“我当主角,你只要帮忙就行……你明白吧?如果我不顾虑自己的性命,很难不泄漏你的秘密。”

“你在开玩笑吧?”

“我是说真话,有生以来从未如此认真过……我无法原谅背叛自己的男人,一心想要报复。虽然动机不同,但,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之后,过一段时日,志郎发现自己完全被惠子控制了,这么一来,他能走的只有两条路,一是接受和惠子的交易,另一是被公司开革,流落街头。不管如今是何等需要技术人才的时代,一旦因当企业间谍而遭公司革职,很难再找到工作机会。

以公司为报复手段来影响到公司的经营,就必须有所觉悟。至于利用他为间谍的西松化学,也不可能会收容他。

在惠子提出杀人的具体计划时,他选择了“交易”。因为他也认为,这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完全犯罪”。

“而且,又不是我直接下手……”他边喃喃自语,边拭着额头的汗珠。

将方向盘往右切,立刻见到吉泽惠子站在约定的地点。他停车,让对方上车……一切都在沉默中进行。

惠子坐在后座,自准备好的大提袋内拿出深蓝色的尼龙风衣。

“糟了……”志郎不自禁咋舌。

“怎么回事?”

“我忘了加油,这样不可能支持到公司……”

“真是差劲!只好找加油站了。”

“嗯……这中间,你怎么办?还是躲起来吗?”

“这个……如果被发现,反而会引人怀疑……”考虑片刻,惠子忽然以男人般的声音回答:“你停车一下。到加油站之前,我要坐在你旁边,这样比较自然。”

志郎颔首,踩下煞车。

第五节

惠子穿上风衣后,从后座滑下,躺在车内地板上。公司的建筑物很快就到了。

“再过五分钟……”志郎的声音颤抖。

“冷静点,胆量要大!”

“我知道。”

“开车要小心,进门之后放慢车速。”

“没问题……你住口。”志郎低声叫着。

大门已近在眼前。

放慢了车速,把车停在警卫室门旁,他打开车窗,对警卫说:“我来接加班的竹冈先生。”

警卫认识他,所以半点也不怀疑,转头瞥了研究所方向一眼,见到灯还亮着,立刻用力颔首。“辛苦你了,请过去……”

志郎驱车前行。在厂内,时速限制为二十公里,但,他的车速更慢……

办公室里似也有几个人加班,几扇窗户亮着灯光。车子慢慢驶过,又经过黑暗的仓库前,右转,来到研究所门前。这一瞬间,惠子打开左侧车门跳出。这里正好是和警卫室背面的死角地带。

惠子小跑步绕过研究所转角,从侧门冲进建筑物内。这中间,志郎将车子驶至研究所正面,踩煞车,将车门关妥,这才按喇叭。这是他和惠子的约定,每隔一分钟按一次,直至惠子回来。

进入研究室内的惠子跑向第二研究室,用力敲门。

竹冈义则探头出来,吃了一惊似的睁大双眼。

“你……怎会在这时刻……”

惠子举高手上的铁锤,用力挥下,一击、两击……对方低声呻吟,倒在走廊,喇叭声掩盖了惨叫声。

一切几乎是几近可怕的顺利进行。脑壳破裂、脑浆流出的男人,想必任何名医也救不了……

惠子迅速自方才进来的侧门跑向车旁,正好听到最后一声喇叭。

“结束了。”

志郎跳下车,走向第二研究室。这中间,惠子上车,缩在驾驶座旁的车内地板上。

志郎口里发出奇妙的叫声,自第二研究室冲出。立刻跳上车,猛踩油门……这次,他再也不顾什么时速限制了。车子经过大门后,在将接上马路处,他才停车。然后打开车门,跳下,冲进警卫室内。

“糟了……不好了……”志郎大声尖叫着。

本来,他以为多少需要一些演技,但,此刻他脸色惨白,全身发抖并非出自表演。

接过警卫递给他的水,一口喝光,深深吸气后,他才沙哑着声音,说:“杀人了……竹冈先生被杀死了……”

这之中,惠子已偷偷自车上逃出。由于志郎未关上驾驶座车门,正好挡住警卫室的视线,被见到的可能性应该没有……

惠子脱掉风衣,放入手提袋内,迅速离开。穿风衣当然是为了从车上跳下时不会沾到泥土,以及被死者溅到血渍。只要把风衣脱掉,就再也不会留下丝毫可疑之点,能够大摇大摆走在街上……

边走,惠子边喃喃自语:接下来是配角演出了,自己的戏已告结束。

她全身感到激烈的疲劳。不只是由于走了相当远的一段路!她找到一家咖啡店,进入,虚脱似的坐下。

为什么必须杀掉他呢?

此际,她脑海里突然浮现奇妙的想法。很奇怪的是,这三个月之间,她从未有过此种疑问。

杀意一旦萌芽,眨眼之间就会扎根、吐枝,没多久就成长为不可撼动的巨树。此后,惠子满脑子所想的都只是具体的杀人方法。

为什么呢?惠子自己也不太明白。

她只确实知道使杀意萌芽的种子。那是对于竹冈义则的背叛之怒,以及对于江崎京子的激烈反感和憎恶……

惠子最初认为竹冈义则是除了自己专长的工作外,对人情世事毫不了解的单纯青年,或许是这种个性刺激了任何女性皆有的共同之母性本能吧!她梦想着能够保护他,拥有家庭,让他能远离俗事,自己并成为他的研究助理。

但,竹冈义则和江崎京子的订婚,却粉碎了她的美梦……而,这也暴露出他并非不懂人情世事,只是单纯的学者。同时,这件事更意味着惠子已丧失对未来的希望!

另外,竹冈的订婚对象是江崎京子,这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吉泽惠子和江崎京子之间的关系是一般三流少女小说常见的关系——竞争对手,亦即是富家女和贫穷女孩、仗势欺人和眼泪往肚子里吞……

只是,和少女小说的不同点在于,惠子那柔弱的面具下,潜存着对对方的强烈敌意和无限的侮蔑。而事实上,或许京子对惠子并没有多少反感!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日]高木彬光《螳螂的热情》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螳螂的热情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何况,以匿名方式协助慈善运动,应该不会被认为不自然……尤其是,像绪方志郎这样的人物,对惠子而言,等于是抱住一颗定时炸弹。警方终会发现他的间谍行为,再说,他虽聪明,却缺乏男人的强烈意志力,又不够慎重,一旦深陷困境,很容易为了想逃避罪行而暗中动手脚。警方很可能还怀疑绪方志郎,无法断定是否派人跟踪他,搞不好被发现两人在一起,那一切都完了。有什么方法能比这样更适合处理掉行凶的证物呢?若丢弃在某处被发现就非常麻烦,而且,又无法轻易焚毁,再说,最近的大都市也找不到挖洞掩埋的地面……在吉泽惠子的杀人计划中,最大的缺点就...

2019-07-25 10:06:59

纹身杀人事件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我没戏弄你呀!”“嗯!这是战后第一次集会。”忆起往事,娟枝眼睛又再度闪闪发光。“你别笑,我可不是开玩笑的。”“雕勇会还在呀?”“是舞衣小夜吗?她已经死了,病死在女监狱,我还付给她纹身人皮的订金呢。”“已经发出通知了,可能有二十个女人参加。”...

2019-07-25 10:06:59

大乌鸦传奇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第一节我抵达这个被遗忘的孤寂小渔村时,已是灯火阑珊了。回到久未造访的故乡,没想到居然受到如此的爱戴。大概是地方上的小城镇,出了第一个推理小说家,所以显得格外稀奇。一下子...

2019-07-25 10:06:59

花儿无价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太好了……”“您不愧对历史了如指掌啊!”浅见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对呀!就是‘想要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不知道’。”夕鹤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放下了用力耸着的双肩,开心地笑着说:“可以……咦?对了,你说今天有事就是指它么?”“请原谅。这在您看来也许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对我来说却至关重要。”...

2019-07-25 10:06:59

蓝色长廊之谜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女子想要点什么,抬起头来搜寻女招待,她发现了浅见。浅见一口气吃完了饭,完全无视女子的存在走出了餐厅。正因为有这些意想不到的遭遇,旅途采访才变得生动、有趣起来。与其他客人不同,浅见同那女子一样没有换成浴衣。浅见认为,在这样的公共场合,穿着浴农给人一种猥琐感。看来,她也持相同的看法。一想到这,浅见心里就涌出一股亲近感。浅见微微一笑。女子用十分惊讶的目光瞅了一眼浅见。她仿佛在任何地方都保持戒心。次日晨,以为在餐厅会再遭遇那位女子,或许浅见来迟了,昨天她坐过的餐桌已经收拾干净。“大妈团队”已聚集在大堂里乱哄哄地进...

2019-07-25 10:06:59

红的组曲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哎呀,你果然回来了。”房门打开,传来少女雀跃的说话声。“嗨。”“这……我不知道会有小姐来拜访嘛。”少年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裸胸。太阳一下山,少年便打开窗户。越过层层叠叠的铁皮屋顶,可以看见远方闪耀的霓虹灯,更过去一点是整片迷濛的黑暗。都市的夜晚有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夜色却不够深。所以少年站在窗边,心中浮现的总是故乡的情景。他和父亲一起到东京已经三年了,乡下家里还有中风的母亲和误了婚期的姊姊。老家周遭种满榉树、橡树,尽管是附近最小的房子,然而夜晚有澄澈辽阔的星空,嫩叶的芳香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飘散……站在窗边...

2019-07-25 10:06:59

几笔勾销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第一节在都立大学工作的秋津俊辅,在出席了为期两天的京都市的公害讨论会,回到家里的当夜,发现妻子美佐江死了。她留有遗书,死因由服用安眠药造成。遗书写在~张信纸上,内容是:结局,除...

2019-07-25 10:06:59

任性的尸体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一定是溜到教室里抱在一起了吧?现在的妞儿不都这样吗?这个镇上到底有几个处女,我实在怀疑哩。”这时刚回来的白川邦夫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他立刻冲到中垣顺次的面前。他要中垣拿出伸江不是处女的证据来,同时抓住中垣的衣襟。这场争执由于团员们的劝架,总算平息下来,而伸江却气呼呼地掉头就回家去了。屋代修太郎说完这句话就走出我的房间。这句话着实使我耿耿于怀。我的旧作《母亲之老巢》隔了十多年后又见重演,这是隔天下午的时候。据说那是五六天前的事情。大伙儿正在学校的教室进行排演,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晓得溜到哪儿去了。当...

2019-07-25 10:06:59

能面杀人事件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嗯,这个人很合适,你马上去找他谈谈好吗?”当我走出房间正要下楼的时候,正好碰上从楼梯下边走上来一个人——这个人是怪人千鹤井麟太郎。他也许是一种天才。仅从头脑活动来说,他可能是一个天才。但是,缺乏热情的智慧,不论多么敏锐,我也不愿称它为天才。泰次郎听了我的话不由得喜形于色。“请你稍等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试试看。”对于人生,看不到刺激和魅力;对于生活、艺术、原始的本能,甚至对于犯罪没有兴奋和反应;认为一切皆空,对道德、物质、人性都抱着蔑视态度。对这种死灰般的人物,我们能称他为超人吗?“柳君,怎么样?杀人的本...

2019-07-25 10:06:59

旗振山疑云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与此同时,由香里也想起了前田淳子喃喃说“好奇怪”时的表情。淳子那种呆呆的样子,由香里以前从未见过。由香里在须磨站下了车,在站前的巴士站排队等车。七十一五路巴士从须磨离官公园站出发,经过神户女子大学的儿童医院,开往须磨住宅区。这是一条繁忙的线路,即使不是交通高峰时期,乘客也很多。由香里心里猛跳了一下,心想真是讨厌。她立刻移开目光,可是仍能感觉到那男人在看着自己。是两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站在检票口右侧谈话的情景。电车启动了,记忆的片断与风景的变化交错浮现,零乱而破碎,最终消失了。变态!她甚至这么想。本来嘛,大...

2019-07-25 10:0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