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长廊之谜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女子想要点什么,抬起头来搜寻女招待,她发现了浅见。浅见一口气吃完了饭,完全无视女子的存在走出了餐厅。正因为有这些意想不到的遭遇,旅途采访才变得生动、有趣起来。与其他客人不同,浅见同那女子一样没有换成浴衣。浅见认为,在这样的公共场合,穿着浴农给人一种猥琐感。看来,她也持相同的看法。一想到这,浅见心里就涌出一股亲近感。浅见微微一笑。女子用十分惊讶的目光瞅了一眼浅见。她仿佛在任何地方都保持戒心。次日晨,以为在餐厅会再遭遇那位女子,或许浅见来迟了,昨天她坐过的餐桌已经收拾干净。“大妈团队”已聚集在大堂里乱哄哄地进

蓝色长廊之谜小说章节试读

序 言

男子已经意识朦胧。女子只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周围的景物,或许刚才猛地受到了撞击,才失去了知觉。

这一撞非同小可,驾驶座上已空无一人,车子正缓缓地向路边滑动,挡风玻璃的前端已接近没有护栏的路边。

女子双眼模糊,她在潜意识里想到,男子曾经告诉过她这一带的悬崖有两百米深。如果车子照此滑落下去——而此时那位男子却困在副驾驶席上神志不清。

得赶快想个办法……

女子挣扎着撑起了上半身,从后排座位上想伸出手握住方向盘,可腰部以下像蜡塑一样毫无知觉,身体一点也不听使唤。这是一辆运动型两开门小车,座位已经倾斜,打开车门十分困难。

女子绝望地把头扭向背后,蓦地从汽车后视窗看到了两名男人的面孔。没错,就是刚才还在一起喝啤酒的那两个人。正欲呼救,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那两个男人正凶神恶煞般地使劲推着车子。

谋杀?……

女子终于明白了。但她不明白为什么要杀他们?反正要被杀,这种绝望感反而唤醒她最后的理智,激发她最后的气力。

女子从随身携带的手袋里掏出口红,急不可待地吃力拧下盖子。

车身向前倾斜,沿着陡坡越来越快地向下冲去,刹那间几乎是垂直地从悬崖峭壁上冲下山涧。

在女子的眼前,汽车顶棚几乎贴着她的脸。在车子落下、身体失重的一瞬间,她拼死伸出手腕,用口红在车内顶棚上写下了向那两个男人复仇的咒语:“他杀”!

第01章 朝山路

1

别名“四国三郎”的吉野河发源于四国山地的中央——瓶之森附近,在德岛市附近流入纪伊海峡,是一条全长194公里,流域面积3750平方公里的大河。从高知县土佐郡大川村经长冈郡本山町附近的小盆地,到同郡大丰町往东流,尔后进入德岛县境内,形成山城町、西祖谷山村境内的“大步危”、“小步危”,由南向北纵贯四国山地。在池田町遇阻赞岐山脉,沿中央构造线拆向东流。这条河汇聚了几条支流,创造了肥沃的山地,同时也容易引起洪灾,所以也被称为“暴河”。

可以这样说,四国阿波国的产业与文化历史,与吉野河休戚与共。其中,德岛藩大力培育和保护“蓝”的生产,充分发挥了吉野河的特色,这是应该大书特书的。德岛藩的治水方略大体上是无堤防政策,这是因为对于不能连作的蓝来说,洪水可望带来客土,使土壤得到改良。

17世纪末,全国各地棉花的生产快速增长,作为棉布的染料,蓝的需求量成倍增加。这时,从大阪移驻当地的青谷四郎兵卫,将蓝发酵制成一种叫“泥炭”的染料的技术传授到该地,从此阿波蓝独占全国市场,从江户中期到明治末期,吉野河下游一带成为日本首届一指的蓝生产地。其中心地带位于现在蓝住町附近。

板野郡蓝住町是昭和二十年“蓝园村”与“住吉村”合并而成,如名所示,对蓝的栽培与生产、流通发挥了关键作用。

作为遗迹,可以看到当时的富商奥村家的“蓝馆”等等。蓝馆除了正房,还有两客厅、佣人房、仓库等十三处建筑群,被指定为德岛县文化遗产,炫耀蓝商富贵荣华的“蓝馆”,构成了蓝住町历史博物馆的核心。

平成九年三月,德岛县以蓝住町为首,从人海口的松茂町、德岛市,沿吉野河溯河而上的上板町、石井町,到着名的胁町,把这一带称作“蓝之路”。一直追溯到上游,包括吉野河中游以下,被命名为“蓝色长廊”,并公布了“阿波历史文化长廊构想”。

这一宏伟蓝图,除蓝色长廊外,沿海岸线,与阿南市、日和佐町、海南町组成“蔚蓝色长廊”;以剑山、祖谷等山乡为中心,组成“绿色长廊”。这一构想的目的是“把散乱的丰富的德岛县历史文化资源路线化(长廊化),让县民重新认识本县的优秀文化资源,让县外更多的人去广泛了解,以弘扬本地区的活力和个性。”可以说,这是德岛县孤注一掷、扬名海内外的宏伟蓝图。

这一“长廊构想”公布的当日,浅见光彦恰巧在德岛县。

2

清晨,大雨倾盆。

从饭店的窗户往外望去,德岛市街道烟雾茫茫。这不是雾,这是瓢泼大雨像铅灰色的丝帘覆盖了整个街道,

“哎呀呀……”浅见像老人一样自言自语。

旅行采访难免遇到下雨,也谈不上什么辛苦。但一想到今天的行程,心里不免有些惆怅。

这次采访的目的之一,是探访四国八十八座寺庙中的前十座。大凡寺庙,都有很长一段院内道路,倘若山寺,还得让你攀登一段长长的石级。所以此行当然是以车代步,开车前往。

若是为了修行而步行前往的朝山者,也许必须“劳其筋骨,伤其肌肤”,但对与信仰毫无关系的浅见来说,岂止是难行苦行,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浅见驾车离开饭店向西行驶,雨大得连刮水器以最快速度摆动都无济于事。总觉得这架势仿佛是去西方净土的样子。

沿着十一号国道在鸣门市左拐,进入县道十二号线。从第一座灵山寺到第十座切幡寺,沿着吉野河北岸行走的“朝山路”大致是这条路线。

纵然大雨滂沱,但令浅见震惊的是,有的朝山者戴着白手套、打着绑腿,头戴一顶上书“结伴同行”的朝山笠正艰难地行走着;有的则没有备齐手套和绑腿,下身穿了一件白色运动短裤,一副现代风格的装束。

在白色的装束外面,罩上一件透明的塑料雨衣,尽管雨衣长及膝盖,但脚下积水飞溅,偶尔从身旁路过的汽车溅起一身的泥水。那握着金刚杖的手想必很冷吧?

普通的朝山者都是乘坐大巴蜂拥而至,集体念完“般若波罗密多”经文后,再蜂拥而去。浅见之流不是虔诚地戴着白手套、打着绑腿的人,而是装束简单,在普通的衣服外面套一件白色短袖上农,戴一顶登山帽,借朝山之名行观光旅游之实。

在第一座“灵山寺”,立马接受了洗礼。这座寺院从停车场到正殿距离很短,一群朝山客下了巴士不用打伞径直跑进正殿,聚在正殿中央,跟在一位男向导的后面,一起吟诵“般若波罗密多”。

不知是跑步产生的热量,还是下雨的原因,大殿里热气腾腾,照相机镜头都变成雾蒙蒙的。可是这样反而营造出他们虔减的氛围,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浅见连忙按了二、三下快门,在没有遭到呵责前就退出了大殿。

八十八座寺庙中的最前面的几座寺庙,在当地最有人气,也容易接近。走上朝山路,道旁设有茶馆,迎接游人。初次出行云游八是八座寺庙的人一定会感到轻松愉快,惊喜不已。但事实上,从第十座开始,往后越来越险峻,寺庙与寺庙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去第十一座“藤井寺”还必须渡到吉野河南岸。鉴于此,浅见决定把此次采访定在到第十座寺庙为止。

第二座“极乐寺”白墙、朱漆的山门,给人印象深刻。17世纪中叶建造的大殿和主佛,据说是国宝级文物。值得庆幸的是,这里从停车场到正殿也比较近。

汽车下了县道时,发现山门下,一位母亲和大约3岁左右的小女孩正仰望着雨下个不停的天空,浅见拐进停车场停好车,便打开车窗,把镜头对准了她们。小女孩着白色的短袖上衣,袖管里却露出鲜红的毛衣袖子,比朱红的山门还要鲜艳,分外夺目。

这倒是一幅“有趣的画面”,以年轻的母女俩为背景,使人联想起意味深长的、各种各样的故事。或许,那位小姑娘的父亲因交通事故而亡,为祈求菩萨保佑而来朝山的。在使用长焦距镜头的取景框里,那位仰望苍天的母亲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悲哀。

浅见默默地祝愿她们幸福。

第二座“金泉寺”,从外面走到院内距离比较远。以为雨暂时停了,可雨点又密集起来,真倒霉,刚离开车就给碰上了,使浅见怀疑起佛恩浩荡。不用说,即使打了伞,夹克衫的前襟以及下身、裤脚都被雨水打湿了。皮鞋也因浸了水而变得湿漉漉的难受。

第四座“大日寺”,因远离村落而成了山寺,四周紧挨着山,院内左边有一片茂盛的孟宗竹林,听说过去曾经几度成为废寺,寺庙格外宁静,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浅见感到要为它做点好事,在这里第一次捐了香资。

在第五座“地藏寺”,大殿的后面,排列着五百罗汉,事实上这五百罗汉是这次采访的重点。浅见曾记得,在过去读过的推理小说里,有描写在旷野的天然石上雕刻的五百罗汉群塑中发现了尸体。这种故事情节,只有在特定的舞台设计上才会产生慑人心魄的效果。

所谓罗汉,是阿罗汉的简称。提起阿罗汉,使人想起历史剧的明星“岚宽寿郎”①。阿罗汉是梵语,是指佛教修行的最高阶段,或者是达到这一阶段的人。这是了不起的人。可是,不管哪里的五百罗汉看起来都像个普通人,尽打扮成好好先生,没有给人一点伟人的印象。五百罗汉的脸型有的像自己,有的像自己的朋友。都是很有亲近感的塑像,也只有这种自然面目,才可以表达豁然洞察世上的一切吧——

①原名高桥照市(1902-1980),京都人,日本着名电影演员。

登上地藏寺大殿旁边的缓坡,在开阔的院内,两边建筑内供奉着五百岁汉。地藏寺的罗汉都是木像,原是江户中叶制作的,大正四年因朝山者不慎失火而烧毁。据说现在的木像是后来重建的。大概足在短时间内匆忙赶制的吧。一座座木像尽管体积庞大,但有没有粗制滥造之嫌?总之,不值得作为文物精品来欣赏。衣服外面涂了朱砂和金粉,十分亮丽,但瞧着就俗气,不起眼儿,体现不出其风格。

老实说,浅见大失所望。虽然允许在大殿内照相,但一点也激不起拍照的欲望。除了浅见,观光客和朝山客都门可罗雀。浅见想,大概是因为他们知道这里的实情吧?

3

经过殿内长长的走廊,来到紧邻大殿的地方,这里排列了众多的小佛像。数量即使没有五百尊,也的确相当多。木像已经发黑,在微暗的殿内,五官都看不清晰。不过这些可称得上是精致的艺术品。

“这些真精细……”见没有旁人,浅见禁不住发出了赞叹声。

“嗯,棒极了!”从右后方传来了女性的声音。

浅见以为此处空无一人,所以吃惊地扭头看去。

从格子窗透过的光线的照射下,伫立着一个好像与房柱重叠在一起的人影。

“唉呀,对不起。”浅见连忙致歉。心想,她大概在沉思,也许自己扰乱了她静谧的思绪。

“不!”女子离开柱子,向出口处走去。瞬间,露出了她轮廓分明的侧影。

“唉,请等一等。”浅见突然朝女子的背影喊去,“照张相,可以吗?”

“行呀!”女子爽快地答应,她返回来,手伸向浅见,“按一下快门,我会。”

“不,不是。请让我给你照张相,以这些佛像为背景。”

“嗯?那……不行!”女子完全没有想到,她脖子朝后一仰,使劲摇了摇头,“这事,不行!”

“请不要那样说,光照佛像的话气氛出不来,也就是说得有陪衬,不是把你作为主角,请你答应。”

不等回话,浅见就撑起了三脚架。

“当陪衬?”

女子十分好奇,她没有拒绝。按照浅见说的那样站在佛像群前面,摆出了一个身体稍向后仰的姿势。在佛像中间她的脸侧面明暗界限模糊不清。浅见打算拍一张以佛像为中心、人陷佛像群中的景象。

“不用闪光灯,快门时间要稍长一些,请你不要动。”

对这些过分的要求,女子并没有表露不快。

她剪了个男孩似的短发,鼻粱高挺,椭圆脸,在小格子窗透进来的淡淡的光线的映照下,形成了给人感觉良好的白色的轮廓。

她身穿白里泛黄的雨衣,长及膝盖,尽管颜色不甚分明,但也不失协调。年龄大约二十二三岁,不,也许稍大一点?浅见一边窥视取景器,一边无聊地想象着。

照了几张佛像,最后把焦距对准女子摁下了快门。

“非常感谢,照了个好照片。”浅见边道谢边递名片。

“我是一个自由撰稿人,主要写有关旅游方面的采访报道。如方便的话,请把地址和姓名告诉我好吗?等相片冲洗出来后给你寄去。”

“啊!你是东京人?”

浅见说活时无意中带有鼻音,尽管一点点,但语调里带地方口音。这附近的人,说话拖泥带水,相反远道而来的人往往简洁明快。

“你是本地人吗?”浅见边收三脚架边问。

“不是这个镇上的,是附近的胁町人。”

“呀,胁町,知道这个名字。是一个房梁上有棁的名镇,是阿波蓝的集散地。别的还有什么?因我学习不够就不知晓了。”

“知道这些就够了。此外那里还是电影《抓住彩虹的男人》的外景地,其它也没有什么,是一个乡间小镇。”

“眼下正致力于古镇的保护与再建吧?”

“嗯,是啊!看来你还知道得挺多呐。”

“由于职业的关系,学到了一些预备知识。那里的学校,图书馆都盖得像仓库一样的建筑。”

“嗯!”女子高兴地笑了,“我就在图书馆工作,叫今尾贺绘,请多多关照。”

她低头鞠躬,刹那间从踟躇不前到自报家门。

“呵,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原打算明天去胁町采访,我们还会见面,许多不明白的事情还要请教你,到时请多多关照。”

浅见心里想,认识她真是有缘,但与菩萨无关。

“我是开车来的,可以的话,让我送你回去吧。可能的话,我们一起吃午饭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了?浅见边反省边说。

“不,我也有车子。我在这里只呆一会儿。”果然,她断然拒绝了。

“你喜欢佛像吗?”

“嗯,这……”

女子故意含糊其辞。浅见感到这女子与先前的亲切样子迥然不同,态度突然变得疏远起来。眼睛瞅着浅见的背后,看起来好像有同伴或者在等什么人。

考虑到明天还会见面,同时在不讨人嫌的情况下主动退出为好,浅见轻轻举起手,说了声“再见”,就同五百罗汉和今尾贺绘告别了。

来时没有注意,在停车场,除了浅见的“滑翔机”轿车,还停着另一辆绛红色“J渡船”轿车,J渡船现在已经停产,这是日产公司生产的高级车种。

(啊!坐高级轿车……)

说在图书馆工作,看样子或许是出身胁町世家的大家闺秀——浅见怀着无聊的想象,驾车而去。

4

人们一般会认为,四国八十八座寺庙均是弘法大师创立的,但也不尽然。譬如,在今天行程的前十座寺庙中,从第一到第二是山行基菩萨创立的。从第十座往后,似乎也有相当数量的寺庙是行基菩萨创立的。

每个寺院,必定有像地藏寺五百罗汉那样的“宝物”。在第六座“安乐寺”里,有大师亲手栽的逆松。第七座“十乐寺”里,有真田幸村的煎茶锅。第八座“熊谷寺”里,有对保佑平安分娩灵验的弁财天。第九座“法轮寺”里,有弘法大师亲手制作而流传下来的涅盘如来像。

然后,第十座“切幡寺”的有名的东西,就是长长的石级。

与事前掌握的预备知识一样,切幡寺是个地势险峻的山寺,到山顶的石台阶是450级。刚开始攀登还可以,但爬了不到一百级,浅见就后悔了。

每爬一级台阶需2秒钟,单纯计算需要900秒。最多爬二三十分钟,就天真地认为爬到顶了。没有把随着台阶的增多人体的疲劳度也在增加计算在内。

所以,浅见赶紧改变初衷,返回车里,沿着盘山公路一口气开了上去。

在接近山顶的狭小平地上,建了一座殿堂,院内的尽头就是台阶,弯弯曲曲,看不见下面,驱车上山仍然是正确的选择。

观光巴士因不能爬坡,所以团体观光、朝山客很少来这里。登台阶上来的人,一定是忠实信徒吧。在殿堂内有几位朝山客,看样子都很疲劳,但脸上却洋溢着满足感。

在殿堂最上一级台阶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妇,心不在焉地眺望着远方。两人都脚穿旅游鞋,其余都是正式的朝山客的打扮。浅见参拜结束后,恭敬地走近两人问道:

“对不起,请问从哪里来?”

以为会惊动他们,但两人用安详的目光看了过来。

“千叶县。”男子答道。对浅见不像香客的打扮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呢?”

“我从东京来。”浅见递上了名片,“我是为杂志社写旅行记事的,这次是来采访朝山客的。”

“呀,那就采访我们吧!”

浅见扭头看了看同行的女子问:“你们是夫妻?”

“那当然,发现什么不对吗?”

男子露出俏皮的眼神。夫人也笑了起来。

“不,如果搞错了那就失礼了。”浅见害羞似的搔了搔头。

“我们是正式夫妻哪!”

“请问你们有几次朝山拜庙的经历?”

“唉呀,这次是第二次,上次是……唉……”

“六年前。”夫人补充说。

“呀,是这样啊。这次是七年祭。”

“嗯……”

“是谁遭到了不幸?”

“唉,我家小女。七年祭的时候,孩子她妈说要来这里,我也有这个想法。所以就踏上了朝山之旅。我们普通人不中用了,刚想在这里歇歇脚…一”

“这回就可以放松心情小憩一下了。”

夫人安慰丈夫似的说道:“呀,是啊!在这之前,争先恐后地往上赶,相当累了。着什么急呢?像要追赶美春似的。”

“是啊,下次就慢慢地行走吧。我感觉到即使现在不追赶,但总有一天会赶上的。一定……”

“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夫妻俩凄凉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令嫒……美春小姐当时多大啦?”浅见想,多么残酷的询问啊……

“正好十岁……如活到今天,也已经二十二岁了。走得太早了。”

“是生病走的么?”

“不,是被过路妖魔害死的。”

平静的脸上浮现一丝凄楚的神情。

“噢……”

浅见顿时无言。

“她是因精神错乱而住院治疗,一去就没有回来。唉,说这些不中用的话干什么。”

“你……”夫人轻轻地把手搭在丈夫的手腕上。

“啊,明白了。那走吧!”

夫妇俩站起来,双手合十向主佛祈祷后,互相帮着穿上塑料雨衣。

“可以的话,让我拍一张你们的背影好不好?”浅见怯生生地请求道。

“可以。不是有‘凄怆背影雨中行’这句诗吗?”那男子一边吟诵着山头火①的诗句,一边抬头望着阴雨绵绵的苍穹说道:“请拍吧,没有关系。”

于是,浅见轻轻点头致谢,与他们一起走向台阶。浅见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连续按下快门,直到夫妇俩的身影在台阶顶端消失才回头——

①种田山头火(1882-194O):原名正一,出身于山口县,日本着名的僧侣诗人。

5

经不住巨大广告的诱惑,浅见进入一家面馆,品尝了这里的特产炸锅面。味道自不待言,对因下雨而受凉的身子,这热腾腾的炸锅面是再合适不过了。

缓过劲来,接着赶路。下一站是祖谷溪。沿着国道192号线向西行,从因高中棒球赛出名的池田町沿国道32号线南下,到日铁土赞线的祖谷站附近左拐,就进入沿祖谷河边延伸的道路。

祖谷河是吉野河右岸的代表性支流,全长约五十四公里,两岸耸立着上千米到两千米的高山,可以说这是一条群山环抱的溪谷。相传平家的逃亡者,逃进了祖谷河深山,建了一个避难村。这里的地理环境完全与世隔绝,确实是一个秘境。

从与吉野河的汇合处向祖谷河上游进发不久,遇上一处陡坡,祖谷河突然向右急转直下,远远地消失在视野里。

道路铺上了一层柏油,但有些路段同沙砾路一样,不仅弯弯曲曲,而且路幅狭窄。本来阴雨的天空就灰暗,再加上路两旁黑黝黝的树木浓阴蔽空,对面来了车子相当危险,无奈只好开着车灯行驰。

所幸,这是一条车流量极少的公路,行驶了约二十公里的路程,交会的车子只有四辆,超车或被超车都没有。途中,有一处路边稍微宽阔的地方,从那里可以俯瞰祖谷溪。不知何故,在断崖突出部的一块岩石上,耸立着一座小孩撒尿状的塑像,虽说围着坚固的栅栏,但患有恐高症的浅见战战兢兢地向谷底瞅了一眼。尽管听说过,但比想象的还要可怕。几乎垂直峭立的悬崖高度大约两百米,祖谷河就躺在那遥远的谷底,仿佛一条银色的长蛇弯曲蜿蜒。

浅见飞快地拍完照,就惊慌失措地钻进了车里。他不曾想过,置身于钢铁和玻璃所包围的空间里,这样就靠得住了吗?不过,假如这辆车坠落山涧的话——想到这浅见就毛骨悚然。不,这不是假设,他想事实上坠车事故可能发生过了。

记不起哪个旅行指南上介绍,从那里约前行五百米,有名闻遐迩的祖谷溪温泉,这是一处相当大的建筑,备有柏油地面的宽阔停车场建在悬崖顶上,确实蔚为壮观。乘坐沿着崖壁升降的专用缆车,下到祖谷河附近,进入温泉。据说这很合年轻人口味,且生意兴隆,但即使给浅见一百万日元,他也不愿意乘坐。

在商店购买了祖谷的特产——荞麦面,继而与店员开口说出了坠车事故。店员大妈满不在乎地说:

“哦,发生几起了。”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日]内田康夫《蓝色长廊之谜》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游魂小说[织绡]在线试读

蓝田看见他浑圆雪白的屁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忍不住拍了一下,道:“听话!”蓝田摸了摸他的下巴,坏笑:“你这张脸,真能迷惑人,别看着我!”说着粗暴地把老猫的头按下去,又把昨天借他穿的T恤脱了下来。老猫瘦高个儿,没想到肌肉还挺结实,而且他身上有不少伤疤。蓝田仔细看了看,都是旧伤口。蓝田更愤怒,扑向了正要爬走的老猫,大力把他扯到自己的膝盖上来。这姿势正好,蓝田灵活的双手伸进裤子里拉扯,老猫的长裤和内裤就被褪了下来,落到了蓝田的手上。老猫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蓝田,道:“哥哥,你想干嘛?”老猫点点头。他已经知道蓝...

2019-07-25 10:06:35

轩辕诀小说[茶弦]在线试读

那仵作点点头,开口道:“难得你这份忠心,头前带路吧!”刚到门口,便闻到一股血腥,仵作皱了皱眉头,抬脚进去。这仵作验尸查骨,见惯了寻常凶案。可乍眼瞧见屋内场面,竟骇得寒毛倒竖。那双摸过无数臭尸的手,不自禁地抖将起来,额头豆大的冷汗,也不住地往外溢。他忙打开随身挂匣,取出一瓶丸药,急急服下。这瓶丸药,唤作“定神丸”,由高人秘方调配。这定神丸清神醒脑,专镇尸秽污毒,故仵作常备身边,不离左右。地上血肉横飞、脑浆四溅。婆子的残尸,缺了颗眼珠子,另一颗也是半瘪,挂着睛脉...

2019-07-25 10:06:35

死者不会控诉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我警惕地环视一下四周。我衬衫上黏糊糊地沾满了他的血。房里有个西服橱。我还用手帕把所有的指纹擦掉,凡是沾血的东西统统带了回来。也许只有弓子晓得凶手是我。翌日,我收到她一封信。白便条的正中只写了一行字:“再见了!”我又把电灯打开,收拾必须利索些。我小心地打开橱门,取出一件新衬衫穿上。然后一股脑儿把沾上血的东西都包在报纸里。我决定制造一个强盗抢劫的现场,先把保险柜打开,装成曾在里面翻找过东西的样子。我从西服橱里取出藤崎的手套戴在手上,然后弄乱保险柜里的东西,把文件之类甩在柜子边。她连一份遗书也没留下。但是,对我...

2019-07-25 10:06:35

家庭隐私的投稿小说[[日]土屋隆夫]在线试读

第一节股价暴跌的悲剧长野市某家庭主妇服毒自尽21日下午1点半左右,长野市光阳高中的庶务主任林建司(37岁)回位于市内旭町的家中时,发现妻子多惠子(30岁)俯卧于起居室暖炉旁,已经死...

2019-07-25 10:06:35

纹身杀人事件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我没戏弄你呀!”“嗯!这是战后第一次集会。”忆起往事,娟枝眼睛又再度闪闪发光。“你别笑,我可不是开玩笑的。”“雕勇会还在呀?”“是舞衣小夜吗?她已经死了,病死在女监狱,我还付给她纹身人皮的订金呢。”“已经发出通知了,可能有二十个女人参加。”...

2019-07-25 10:06:35

大乌鸦传奇小说[[日]高木彬光]在线试读

第一节我抵达这个被遗忘的孤寂小渔村时,已是灯火阑珊了。回到久未造访的故乡,没想到居然受到如此的爱戴。大概是地方上的小城镇,出了第一个推理小说家,所以显得格外稀奇。一下子...

2019-07-25 10:06:35

罪途同归小说[小工蜂]在线试读

“监控情况我们已经确认了,死者横穿国道被一辆车牌为渝AF2315的黑色雪弗兰轿车撞飞后坠地,司机肇事后驾车逃逸,经过调查,该车为套/牌/车,驶入凌州境内之后失去踪迹。死者坠地后身亡与否无法确认,后遭到十几辆大车碾压,最后才被一辆途径此地的农家面包车发现报了警!”如果有人冒充了韦亮的身份,那么这人深更半夜出现在这荒郊野岭也令人匪夷所思!“就算是嫌疑人畏罪潜逃,也不可能还背着自己的身份证啊!而且据说还是步行!”马勤进警队虽然不长,但也有个三四年时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棘手的情况。“谢了兄弟!”顾言他跟这位负责...

2019-07-25 10:06:35

冷血法医小说[三生石3 ]在线试读

我脑中产生一个疑问,重案一组可以说是藏龙卧虎。李飞没有介绍自己,能进入一组,就说明他不简单。有这么多高手,武琳是靠什么成为一组组长的?李飞小声说道:“皮肤黑一点的是刑警队的队长吕波,大家都叫他波哥!”“看来这次有麻烦了!”李飞介绍道:“后面进来的是闫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他有很长时间没参加案情分析会。”所谓的特殊任务十有八九是执行卧底任务,非常危险,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小命不保。还没想出答案,会议室们被推开,武琳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她...

2019-07-25 10:06:35

隗家村小说[熊逸]在线试读

叶子斥道:“你又自己吓唬自己!”叶子道:“当然不是,人家小老头儿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觉呢。”叶子接着道:“不过,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寿衣。”韩诤话音带颤道:“还用问么,肯定是这个小老头儿的原形呗!”韩诤道:“难道不是吗?”过了好半晌,韩诤惊魂稍定,颤声道:“公子,我看,咱们还是逃命去吧。”韩诤哭道:“可是我不会轻功啊,我一定会有事的!”...

2019-07-25 10:06:35

杜马岛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他点点头。"你吃了一惊。是的。但我不是个基督徒,更别提天主教了,在自杀的问题上我的思想很开明。同样,我也信仰无限可能性的存在,我知道你也是,那就让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杀了自己……甚至自此过后六个月内……你太太和女儿们都会知道的。不管你干得多么干净漂亮,她们一定会知道你是自杀的。"他扬了扬手。"还有你的人寿保险公司--赔偿金可是一大笔数字哟,我肯定,他们也会轻而易举知道你是自杀。他们或许找不到证据…&hell...

2019-07-25 10:0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