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振山疑云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与此同时,由香里也想起了前田淳子喃喃说“好奇怪”时的表情。淳子那种呆呆的样子,由香里以前从未见过。由香里在须磨站下了车,在站前的巴士站排队等车。七十一五路巴士从须磨离官公园站出发,经过神户女子大学的儿童医院,开往须磨住宅区。这是一条繁忙的线路,即使不是交通高峰时期,乘客也很多。由香里心里猛跳了一下,心想真是讨厌。她立刻移开目光,可是仍能感觉到那男人在看着自己。是两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站在检票口右侧谈话的情景。电车启动了,记忆的片断与风景的变化交错浮现,零乱而破碎,最终消失了。变态!她甚至这么想。本来嘛,大

旗振山疑云小说章节试读

序 幕

J报社大阪支社的总编富永拜访浅见家,那是l1月1日的事。那天是星期天,可对于浅见光彦来说,不管是周末还是假日都与他无关。浅见昨晚深夜才从四国松山旅行回来,一回来就埋头工作到凌晨。因为约定后天之前要完成的稿件,比预定的晚了许多,虽然老记挂着这件事,可人终究敌不过睡魔。一直坚持到凌晨4点20分,本想打算稍事休息,没想到脑袋一落枕头,就沉沉睡过去了。

“少爷!少爷!快起来。”须美子的声音惊醒了睡梦中的浅见。

“嗯?什么事?吃饭吗?我现在不想吃,再让我睡会儿。”

“不是,是有客人来了。”

“客人?这样的话,你对他说我还没写完,好吗?嗯?不、不是还有两天吗?可别吓唬人呀。”

“不是的,是位生客。他说自己是大阪J报社的,还问‘浅见先生在家吗’?少爷,他喊您可是‘先生’呀。”

须美子的声音很兴奋。

“不要捉弄我了。”

“没捉弄你,确实是真的。瞧,给了我名片呢。”

须美子将一张白色的纸片在睡眼惺忪的浅见面前故意抖动了一下。

“好像是J报社文化部一位要人,肯定是来求少爷办一件大事的,因为还称您为‘先生’嘛。”

浅见心想若仅仅是因为被称为“先生”就意味着大事,那日本全国就遍地是大事了,但还是不得不决定起来。如果说他对“大事”不感兴趣,那绝对是骗人。

浅见准是满脸疲惫,因为两人寒暄过后,来客郑重地道歉说:“您这么累,还前来打扰,真不好意思。”他大约有四十五六岁吧,身材虽然不太高,但体格健壮,相貌极富魅力,总觉得有点像(旅行与历史>杂志社的总编藤田。

浅见正这么想,寓永突然说起了“藤田”的名字,把他吓了一跳。

“《旅行与历史》杂志社的藤田劝我一定要来找一下浅见先生您……”

听说他与藤田是大学同级生。一旦有这样一层关系,也就不得不重视与那个高出他半个头的可憎的总编的友好关系了。

“那么,您有什么事找我呢?”

浅见充满期待地问。

“事情是这样的,发生了一起奇怪的事件……”

“嗯?事件?……”

浅见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啊,是的。我告诉藤田这件事,他就劝我说:若是这类事,你就去同浅见先生商量吧。”

藤田肯定不会说什么“先生”啊、“商量”之类的话的。不管怎么样,这哪里是求浅见办“大事”,一定是关于浅见的第二职业、浅见家所忌讳的私家侦探的事。

即便如此,此前也从未发生过今天这样被人找上门来商量案件的事。一般来说,都是在采访途中或是在外面转悠时无奈之中被卷入某件案子的。

当然有时候也有这样的例子:非但不是“无奈”,甚至是为好奇心所驱使,自愿跳进案件的旋涡中的。但即使是这种情况,浅见也得标榜自己是无可奈何的。

因为浅见一刻也不能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是现场采访记者,且在此之前一直是浅见家无可争辩的食客。现在的身份是,他不得不对那种弃本职工作于不顾,迷恋于做私家侦探,甚至威胁到担任警察厅刑事局长的哥哥的立场的举止慎之又慎。

而完全把浅见当作私家侦探看待的人有两个人,一个是住在轻井泽的推理小说家,另一个是杂志《旅行与历史》的总编藤田。

(真糟糕——)

坦率地说,由于希望落空,浅见顿时无精打采。他心想富永说的也太美了,自己写的东西能登在大报上,做这种梦本身就有点不正常。

浅见很想推辞,但考虑到富永是乘第一班新干线来东京的,自己若是极冷淡地拒绝他,实在于心不安。

“我也不知能否帮上忙,不过先听听情况吧。”

说完这句话,为谨慎起见,浅见还特地看了一下客厅的门前及走廊,弄清没有旁人。

“我们报社的一名女编辑失踪了。”富永忧郁地开口了,“实在是难以理解,她和平时一样从明石的家里出发,去位于大阪梅田的J报社支社上班,可在途中突然消失了。”

听他说自那名女编辑失踪以来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么说来,您是叫我寻找她的下落咯?”

“是的,能拜托您吗?”

“可这有点难办呀,我又不是侦探……”

“啊,藤田也对我说:‘浅见他肯定会这么回答的,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心回来呀!”’

“真是拿他没办法……”

浅见苦笑道。

“我知道说这事很失礼,但坦率地说,所有的费用当然由我社承担。另外,日薪也照样支付,虽说也许不太丰厚。要是您不乐意这样,那就以采访费的名义,请您为我社写些稿件什么的,我任文化部的部长,这方面的事都是可以处理的。”

“啊?您的意思是让我写点什么?”

“是的,如果我能请求的话。”

这可真是做梦都碰不到的好事。这种优厚的条件,浅见还一次都没碰到过呢。特别是说起那个小气的藤田总编,真是三味俱全:稿费低,采访费吝啬,交稿日期紧。甚至连杂志销路不好也想归咎于仅占五六页版面的浅见的文章,也不想想他自己的编辑方针是多么拙劣。

(好像说得太美啦——)

浅见警觉起来。俗话说,要提防美味的诱饵——富永看到浅见陷入沉思,不禁有些惴惴不安。

“我知道您很忙,可是这事关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女编辑的性命,请无论如何答应我。”

“知道了。”

浅见点了点头。就在不久前,他刚刚坐视不救《旅行与历史》杂志社的女编辑(虽然不能说是年轻的),因此十分自责。就算是被谎言骗了,也不应该犹豫不决。

“我没有把握能做些什么,但我接受下来。”

“啊,那您是答应了!”

富永像是放下心里一块大石头似的,挺直了脊梁,脸上的肌肉放松了,充血的眼睛也变得柔和起来。

“我还有必须要完成的工作,所以不能立刻就去,11月4号去您那儿吧。”

“非常感谢。我会为您预约好神户梨港酒店的房间。”

“啊,这个太奢侈了,不需要那么高级的酒店。我一直住的是一晚四千日元左右的旅馆。”

“哈哈,我想神户没有那么便宜的旅馆吧。”

富永终于有了展颜一笑的心情了。

第01章 站在子午线上的男人

1

一清早,刚听得雾笛的声音,只见整个海峡已被朝雾笼罩。打开窗子,空气冷冷的,似乎更甚于昨日。

(冬天来了——)由香里像中年妇女一样感慨不已。

说起来,由香里在一周前才满二十岁,今年正月就要迎来成人仪式了。她半是厌恶半是喜欢,说喜欢,也是因为就要踏上新的冒险历程了。

满二十岁当然是件好事,可是成人仪式的夸张却让人无法忍受。风华正茂的男孩女孩们,全都像是回到了七五三①祝贺仪式似地打扮得整整齐齐地聚在一起,想想都觉得精神不正常。但是,到了那个日子,说不定自己也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公民馆的——

①日本男孩当3岁、5岁,女孩当3岁、7岁时在11月15日举行的祝贺仪式。

“总的来说,我还是缺少一种自主性呀!”由香里不由得这样反省。

她父亲是一名教师,常在她面前夸耀自己,因此由香里曾拿定主意将来绝不当教师什么的。可是上了大学之后,她还是选择了师范课程。

而关于大学本身,她也说过绝不进女子大学之类的话。可不知不觉之间,还是上了女子大学,而且每天还过得有滋有味。

由香里现在的信条是“绝对不结婚”,自己能坚持下来的也只有这个了。由香里打算一生做个快乐的单身贵族,将毕生献给自己喜欢的历史研究。可是这也只是坚持到现在为止,以后会怎样,她也没多大自信。

“由香里,面包烤好了。”母亲的呼声与早餐的香味一起飘上楼来。由香里答应了一声,人却没离开窗户,仍是眺望着海峡那边。

微微的阳光照了下来。面前大街上的瓦房顶闪闪发光,如细细的海浪一样绵延到远方。那里,明石海峡静静地沉睡在雾中。雾散后,大船小船川流不息,背后则是美丽的淡路岛,这种景象让人百看不厌。

由香里非常喜欢从自家窗口看到的风景。在明石街上,除高楼及城中的天守阁外,人丸町高地的街道是最适合远眺了。那里的住宅区也适于作为外景拍摄,就连“人丸”这个街名,也是有来历的,让入觉得非常自豪。

“人丸”当然就指万叶和歌作家柿本人麻吕了。柿本人麻吕旅游经过明石时,爱上了明石的风光,作了许多和歌。

天边漫漫长路

至今念念难忘

伫立明石之门

远眺大和之岛

就是由香里所喜欢的一首。

祭祀柿本人麻吕的“柿本神社”,位于由香里家对面的山冈,与她家仅一街之隔。因此,他在和歌中所描述的肯定是这一带的风景。

当时,海离这儿应该还比较近,当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有许多房子吧。很久以前,歌圣柿本人麻吕就是在这个宽阔的山冈上眺望明石海峡,从而吟出了带有深切旅愁的和歌的吧。一想到这个,由香里就像万叶时代的古人一样,胸襟不由得开阔起来。

从高地沿着斜坡走到坡底,就是山阳电车的人丸前站了。由香里每天从这儿坐车,去位于神户市须磨的神户女子大学上学。

山阳电车线路几乎与JR①的山阳干线平行。特别是在明石到神户的那一段,由于海与山紧紧相邻,两条线路也像紧贴在一块一样——

①日本国有铁路简称。

由香里很喜欢山阳电车,虽然现在它的速度与车费都比JR略逊一筹,但单从车窗看到的风景来说,山阳电车是占绝对优势的。特别是从人丸前站到须磨站这一段,由于铁路铺在靠山这边较高的位置,几乎与人丸区的高地同高,因此可俯看明石海峡。当然,JR的电车,也在它远远的下方。

想想看,我的人生也不过是明石与须磨之间的微不足道的一段而已——由香里经常这么想。

直到已过了二十岁的今天,除了修学旅行及与父母一起旅行之外,由香里还没经历过一次大的旅行,更不用说去外国了。

高中毕业时,有几个朋友远赴东京念大学。她也曾半开玩笑地说:“我也想去东京上学呢。”可是一看到母亲泫然欲泣的神情,由香里立即宣布取消前言:“我是开玩笑的。”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即便不是为了母亲,自己内心也是不愿去东京的。

由香里上的神户女子大学,与所谓的女子学校相距甚远。虽然大学名字比较古怪,可是仍有绝大部分人是真心来这儿学习的。

入学之后,交往的朋友也逐渐地多了起来,大部分是中国、四国地方的教师的女儿——也就是说,与自己在同一环境下成长的人。意识到这一点,由香里自己也十分吃惊。

与由香里不同的是,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有着明确的目的,她们似乎都已决定在毕业后回到故乡担任高中或中学的教师。

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像她们那样一心一意——由香里虽然这么想,但在不知不觉之间,仍被她们感染,学习也非常用功。

她自己也常深深叹息:看来自己对外界环境影响的抵抗力真的很差。

大学坐落在离六甲山系西端较近的母尾山的半山腰,在它的正下方,须磨离宫公园的森林绵延不绝。离宫公园前面舒缓的坡地,是一片住宅区。过去甚至被颂扬说“芦屋①的太太,须磨的夫人”的这一带有许多高级住宅,街的对面便是平静的须磨海。周围有许多名胜古迹,比如在源平之战中有名的一之谷以及“青叶之笛”里所描写的须磨寺等——

①日本兵库县东南部地名,大正末期前以别墅地而闻名。

这条街上还有品味低俗的商店或是连招牌都没有的风景区,可另一方面,离元町及三官这些繁华街也相当远。

有从四国、高知来的学生发牢骚说:“以前一谈到神户,就觉得它是一个无论昼夜都能狂欢的城市,可到了这儿一瞧,也不过如此,真令人失望。”

学姐前田淳子听到这话后,愤慨地说:“她们到底打算到大学来干什么?”

前田淳子也出身于明石。虽然她们两家离得稍远,但高中也和由香里同校。她被誉为神户女子大学建校以来的首位才女,毕业后进入了四大报社之一的J报社。

在淳子表示要进报社时,负责就业的总务课长面露难色:“这是否太勉强了。”此前虽然也有几个人进了当地的报社并小有成绩,可是怎么也比不上四大报社。“当时真的是很伤脑筋,但经过努力,居然也进去了。”对此淳子自己也很吃惊。

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努力,就能闯过一切难关——由于有了这个先例,神户女子大学的学生士气高涨。

由香里入学时,前田淳子已是大四了,两人在大学只交往了半年。由于淳子算是由香里高中和大学史学科的学姐,而且两人意外地性情相投,所以关系也变得极为亲密起来。

淳子的论文独具一格,即便在她毕业之后,仍被人津津乐道。论文题目是《从烤鸡蛋来考察文化度》。

这个烤鸡蛋,不是指在烤炉上烤鸡蛋,而是指明石独有的烤章鱼。与大阪附近的烤章鱼不同,明石用鸡蛋来代替小麦粉来烤章鱼,因此烤出来的章鱼非常柔软可口。把烤好的章鱼浸在放了淡味酱油的海带汤里,简直就是一道无可比拟的美昧,一口气可吃下许多个。

明石站附近有好几家烤鸡蛋店,要吃烤鸡蛋,从东京来的游客还得排队等候。但由香里从小就习惯了吃这个,因此也觉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淳子却特意提起这个,并将其作为毕业论文题目。仅从这一点,就能想像出前田淳子的独特之处了。论文的内容是:通过对比明石烤鸡蛋与大阪烤章鱼的不同,论述两者在文化倾向上的显着差异。她还不只局限于食文化,同时还引证了许多事例证明在社会习惯的各个方面,“烤鸡蛋文化”与“烤章鱼文化”的不同特性。

淳子曾让由香里看过这篇论文,由香里从头到尾笑个不停。淳子用一本正经的文笔,细致入微地描写些琐碎无聊之事,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能想出这个题目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从烤鸡蛋展开去探讨文化度这个主意的特别之处则更可看出,淳子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

若是我,怕是绝对到达不了这个高度吧——由香里为自身缺乏个性、缺乏自主性深感羞愧。

但是,淳子可不这么看,她说的“由香里是个很优秀的人呢”!

“哪里优秀了?”由香里一笑置之。“我这种人,什么都不会。”

“哪里的话,不是那样的。你的灵活性可不是一般人所具有的。压压这边,那边就‘噗’地凸出来。你虽然从不违背别人,可也没那么容易灰心,坚强着呢。”

“真的吗?这样的话,我宁愿用手使劲压压背部。”

“嗯?哈哈,真是个小傻瓜。”

淳子男人似地笑了起来。

实际上,淳子考虑事情的方式有点像男人——甚至有些地方比男人更男人。但是,对她来说,“胜过男人”这句话本身就是高估男人了。所以她反而大为不满。

“胜过女人的男人——为什么不这么说呢?”

的确如此,由香里只能表示衷心佩服。

在人丸前站,由香里常与到大阪报社上班的前田淳子相遇,两人因此可同乘一辆电车。从人丸前站到须磨只须十八分钟,不长不短,正好让两人充分享受交谈的乐趣。世间百态,从由香里并不擅长的政治问题到时尚流行趋势,她们无所不谈。淳子确实懂得很多。在谈话中,不知不觉就将知识灌输给由香里了。而且,一心往职业妇女道路上奔的淳子的生活方式本身,就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这次我的企划案首次得到通过。我负责文化专栏,虽然小了点。”

淳子兴致勃勃地说道。

“啊!真厉害。是破格提拔吧。”

“算是吧。老实说,因为是新手,所以对编辑部的严格审查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好在确实通过了审查。只是主题还是有关本地明石的事。”

“明石?还是烤鸡蛋文化吗?”

“哈哈,不要再说傻话了。我写那篇论文,不过是为了让田中老师大吃一惊而已。”

田中老师是一个严谨耿直、毫不风趣的民俗学教授。淳子揶揄地说出了她的名字,忍不住笑了。

“主题是有关明石原人的事。”

“这样啊。”由香里懂了。

明石之所以出名,首先因为它处于东经135度经线上,是日本标准时间的原点,其次就是因为明石原人了。其他还有明石城及柿本神社、《源氏物语》的故乡、鱼市场、烤鸡蛋等。后面几项名气差不多,倒没什么上下之分。

“明石原人的遗骨到底是真是假,到现在还没个定论。发现遗骨是在1931年,到现在已过了六十多年了,这期间一直有人质疑它的真实性。十年前,基本认定它是假的,但1986年进行挖掘调查时,出土了留有加工痕迹的木片,于是又认为它是真的了。虽然大家对明石原人本身就有兴趣,但我觉得这个争论的过程更为有趣。在追逐名誉的过程中,也多少暴露出学者的自私。就算他们心里认为对方的学说是正确的,但如果表示赞同,那么自己所依据的学说就有被否定的危险,所以绝对不能认输。我嘛,到处搜集这些逸事,甚至连正事都忘了。”

淳子手抓着吊环滔滔不绝地说着,眼睛则透过车窗凝望着明石海峡。由香里看着她的侧脸,只觉得她生气勃勃。她不由得被淳子本身的魅力所吸引,对谈话本身反而不太在意。可是,正当由香里听得入神时,淳子突然吃惊似地停止了说话。由香里奇怪地看了看淳子,她与平时不太一样,口张得大大的,显得有点呆,嘴里还喃喃地说:“真怪呀。”

这时电车正好到达须磨浦公园站,乘客上下车后,车门立刻又关上了。

顺着淳子的视线看去,是检票口对面的广场。须磨浦公园站,如名所示,是专为须磨浦公园设的站。车站周围没多少住宅,因此上班上学的乘客也比较少。即使如此,也能偶尔看到急匆匆赶车的乘客以及互相打招呼或站着说话的人。

淳子看到什么了?由香里很纳闷,也隔着车窗看过去,可却无法断定她到底在看什么。

“有什么奇怪的事吗?”

由香里问道。

“嗯?哦,我刚才看到一个令人称奇的会面。”

淳子伸长脖子,恋恋不舍地回望着被电车抛在后面的站台。

“奇怪的会面?你是说站在那里说话的两人吗?”

“嗯,你也看见了,穿黑夹克的男人。”

“在检票口右侧的那两人吗?打扮得一模一样。”

“你看得很清楚嘛。”

“是啊,打扮得那么相像,当然引入注意了。他们是谁呀?”

“我也不太清楚。上次在采访时见过,那时他们正互相谩骂。但是,他们到底在那里干什么呢?……”

淳子面露疑惑之色,眼神四处游离,最后又定定地望着远处,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车到须磨站,由香里招呼了一声:“我先走了。”直到这时,淳子这才“啊”的一声回过神来。

由香里出了站台,远远看见车中的淳子慌慌张张地将放在行李架上的文件包拿下车,嘴里还在说着什么,似乎也打算下车似的。

“她也要下车吗?”由香里正感到奇怪,车门却已关上了。

电车开动了,由香里从入缝中看到淳子的脸,不知怎的觉得她离自己极为遥远了。

2

11月3日是文化节,次日是休息日。其后一天,由香里仍觉得身体不适,因此连逃了两节课。

大约从10点开始,由香里就猫在图书馆里,埋头查找有关《源氏物语》的资料。

虽然现在考虑毕业论文的事还为时过早,但由香里已决定将毕业论文的主题定为《源氏物语》中的“须磨卷”及“明石卷”。这对于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往返于明石与须磨之间的自己来说,就如同量身定做的一样。

神户女子大学的图书馆是为纪念建校五十周年而修建的,非常豪华,地面三层,地下还有两层。楼房本身就很高级,内部设施就更是超豪华了,有好几个大厅及会议室,连阅览室的角落里都安上了视听设备。

可是,学生是否充分利用了图书馆,以不辜负其如此完善豪华的设备,就值得怀疑了。但至少由香里是不讨厌单独呆在图书馆的。

人的一生当中,总有一个非常热衷于学习的时期。早的话,也许从小学就开始了,可是由香里直到上了大学,才觉得自己总算有那么点学习的意思了。即使以前考高中考大学时,她也没像现在这样热心学习过。在她看来,为考试而学习,太不值了。高考前她痛下苦功学习了一阵,总算考上了大学,感觉自己已达成人生的一半目标了。

再者,她也没办法不充分利用如此优越的学习环境,小学直至高中简直无法与之相比。同样都交纳学费,却有同学一次都未踏入过图书馆,这对于由香里来说,简直无法相信。

“须磨”与“明石”收在《源氏物语》的第三卷,讲的是源氏受到天皇的惩罚,隐居在须磨这个流放地的一段日子。

读《源氏物语》,最让人吃惊的是源氏的见异思迁。他仗着高贵的身份及惊人的美貌,频频引诱各种女性,并一个接一个地将她们弄到手。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日]内田康夫《旗振山疑云》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旗振山疑云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与此同时,由香里也想起了前田淳子喃喃说“好奇怪”时的表情。淳子那种呆呆的样子,由香里以前从未见过。由香里在须磨站下了车,在站前的巴士站排队等车。七十一五路巴士从须磨离官公园站出发,经过神户女子大学的儿童医院,开往须磨住宅区。这是一条繁忙的线路,即使不是交通高峰时期,乘客也很多。由香里心里猛跳了一下,心想真是讨厌。她立刻移开目光,可是仍能感觉到那男人在看着自己。是两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站在检票口右侧谈话的情景。电车启动了,记忆的片断与风景的变化交错浮现,零乱而破碎,最终消失了。变态!她甚至这么想。本来嘛,大...

2019-07-25 10:06:04

通灵女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请问,您对滋贺县的印象如何?比如,琵琶湖、彦根城……”香樱里似乎终于清醒过来了,将视线从聪子脸上移开。“我刚才问的问题很奇怪,让您很难回答吧?那我们现在就谈谈,您第一次来滋贺县,对这里印象如何?”不知香樱里是不是没听懂聪子提的问题,仍旧盯着聪子的脸看,表情木然,始终沉默着。她就像孩子一样,毫无顾忌一直凝视着对方。目光太直接了,甚至有点不礼貌,好像聪子脸上沾了什么东西似的。“是吗?作为滋贺县县民之一,我对此感到非常荣幸。祝您近江之行玩得愉快。”终于,拍摄工作全部结束,器材也由小西和田中收拾停当,可...

2019-07-25 10:06:04

透明的遗书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明明在看来是完美无缺的“密室”状态的车里用废气“自杀”的,可她的坚定的信念是从哪里来的呢?在车里的空的遗书,意味着什么呢?死去的清野林太郎想在信封中留下什么样的话呢?一说什么都想说“不知——道”的女性形象,也许是媒体创造出来的虚像。——浅见边看着翠边这样想道。首先为翠的执着劲所感动:对于按理不会自杀的父亲的突然“自杀”,不管警察说什么她都坚持说绝对不是自杀的。而且,最不可理解的是那封奇妙的“遗书”。琦玉县鸠之谷市在江户时代是日光御成大道的一个有驿站的小镇,是个东西南北几乎被川口市包围的奇妙的市区,实际上,...

2019-07-25 10:06:04

沉睡的记忆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知道了知道了。”“嗯?财田?”哥哥立即神色警惕起来,“财田被杀事件,与你有什么联系吗?”“哦,是这样。内田……的确是本乡鱼街的寺院呀!我记得他父亲死的时候我和母亲去过。”完全是克隆母亲的口气。我神秘地低下头,紧接着说道:“是这样。不过,哥哥!z精工社长财田肩伍的事件,怎么样?”“喂,别说胡话!”哥哥控制住笑容,惊慌地环视四周。“不论怎么说,即使是与内田的墓相邻,你也用不着怀有多余的关心呀!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论怎样都没关系。可是,或许警察不知道一些事情。”...

2019-07-25 10:06:04

户隐传说杀人事件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在如此危难的时候,她的笑容意味着什么?阿春一无所知。“这是天罚,是天罚……”光义虽然说过那里没有人,但阿春还是决定亲自去阿泷家看一看。阿泷家在大友家的背后,只隔着一条道路。光义将长箱子装在行李车上,立即返回房子里。光义的妻子正好扶着中风的婆婆慢慢吞吞地走出门外,一看见阿春,便莞尔一笑。老人依然没有摆脱旧有的思维模式,用一副布满着血丝的目光注视着空间,嘴里念念有词:一走进院子的大门,那里宁静得有些异样。房间里一片黑暗。片刻后,等眼睛习惯于黑暗,阿春接连唤了几次阿泷的名字。阿春已经顾及不上,连鞋子都不脱便径直...

2019-07-25 10:06:04

最后的明星晚宴小说[[日]内田康夫]在线试读

这名男子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似乎对这两张新面孔感到很疑惑。浅见从口袋里掏出请柬递给他。男管家打开请柬,尽管仍有所怀疑,不过读完请柬内容后,总算低头说道:“刚才失礼了,请进吧。”“请问,您贵姓?”浅见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二位怎么称呼?”“我姓浅见,受加堂先生之邀来参加宴会。”“平山,您的名字是?”“是嘛,请多多关照。”...

2019-07-25 10:06:04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相思樱]在线试读

警署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各个部门均用玻璃隔开,在走廊也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警长和警员均坐在一间三十平米大的办公室中,只有警司以上的级别才有单独的办公室。柏皓霖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走过,将看到的每一个人与照片上那名中年男子的长相对比着。难道他是警署的高层?还是他现在出外勤不在警署?或者已经调职了?越往前走,柏皓霖心里越没底。就在这时,一名中年警察从前方的刑侦五处走出叫住了一名正迎面向他走来的年轻警察并且递给他一份文件。此人既然能够涉足父亲的案子应该不是交警和协警,而且他至少也应该有一官半职,所以柏皓霖先去...

2019-07-25 10:06:04

卸岭盗王小说[萧也]在线试读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它的腿还有细微的动作,你们千万别下去!”我对明玛说让土狗离这东西远点,说不定它正在垂死挣扎中,土狗再成了它免费的补充品,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和它耗下去,而且肯定也耗不过它去,明玛对着那土狗招呼了几声,那土狗便跑进了林子寻找吃的去了。胖子和明玛在一棵树上,而我在距离他们五米外的另一棵上,商量了好些脱身的计策,可最后都被我们一一否决,手里的家伙事又不管用,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村民都在找那失踪的小孩儿,想要人来救我们短时间是不可能的,我们各自找了平衡的粗壮树枝坐着,和这...

2019-07-25 10:06:04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钟笙挽]在线试读

他吐槽还没能吐槽到一半,突然林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他也没能幸免,一头撞在了林枫背上。他探头往前看去,然而看到的东西比看到有个人在那里拉小提琴还要惊悚。音乐确确实实地在响,但是这个房间走到尽头,也没能看到任何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无论走到哪,走到哪个方向,有没有折回来,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微弱。没有任何远近之分。“那只是你强迫症而已吧。”王耀凛汗颜,“真不是什么东西都非得有个规则什么的小枫说不定这就只是——怎么了?”——...

2019-07-25 10:06:04

惊魂过山车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很高兴认识你,赫科特。”他说,“我叫乔治· 斯托伯。”不能让他知道我的心事,这念头也在我脑中嘡嘡作响。这虽无关紧要,但我就是不能松口,不能让他知道,不能,决不。我想起了那老头,他现在在哪里?他哥哥还好吗?他仍旧独行吗?也许他正开着旧道奇车在我们后面,耸着肩猫着腰握着方向盘猛扯他的疝带。他也是死人吗?可能不是,根据布朗姆·斯托克⑤的说法,死人开车都很快,但那老头的车速从不超过45英里。想着想着一阵神经质的笑从我喉咙深处涌出,但我忍...

2019-07-25 10: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