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相思樱]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警署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各个部门均用玻璃隔开,在走廊也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警长和警员均坐在一间三十平米大的办公室中,只有警司以上的级别才有单独的办公室。柏皓霖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走过,将看到的每一个人与照片上那名中年男子的长相对比着。难道他是警署的高层?还是他现在出外勤不在警署?或者已经调职了?越往前走,柏皓霖心里越没底。就在这时,一名中年警察从前方的刑侦五处走出叫住了一名正迎面向他走来的年轻警察并且递给他一份文件。此人既然能够涉足父亲的案子应该不是交警和协警,而且他至少也应该有一官半职,所以柏皓霖先去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章节试读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作者:相思樱【完结】

文案:柏皓霖是一位拥有心理学和法学双硕士学位的高材生,在他毕业准备到法院实习之际,一天晚上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打电话的人声称自己是一名私家侦探,无意间发现了七年前柏皓霖的父亲——柏法官被害的真相。

柏皓霖对此半信半疑,却在他与私家侦探见面之际,一位职业杀手现身杀害了那名侦探并拿走了可以揭示柏父被害的重要文件!

为了找寻真相,柏皓霖以犯罪侧写师的身份进入警署实习,他准备利用自己的专长:行为分析和心理侧写,将幕后黑手纠出伏法!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皓霖 ┃ 配角:易云昭 ┃ 其它:美剧式悬疑;犯罪心理学;行为分析学;法医鉴证学;干货文;反玛丽苏;反杰克苏;高智商犯罪

第1章 逆袭

作者有话要说:

恶的冲动比善的冲动年长13岁。孩子从母体一出来它就存在了,它与人一起长大并陪伴人的一生,当它开始杀人并且堕落时,人无力抵御它。过了13年,善的冲动降生了,如果人再次亵渎生命,善的冲动便警示他: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流……夜深了,森林里除了偶尔不知从哪里发出的夜鸟的鸣啼外,到处都是死一般地沉寂。雾气笼罩在国家森林公园的各个角落,即使是洁白的月光也无法刺破雾气的环绕,到处都阴蒙蒙的。在这寂静幽冷的深夜,在遮挡一切光明的阴暗森林里,唯独一间小木屋中渗出的光芒如同黯夜中的那颗启明星一般耀目。

从外看去,这间木屋很普通,可能是屋外已经被扯下的黄色警戒线的关系,木屋里没留下什么东西。唯独挂在东面墙上的那个形状可怖的黑山羊的头颅尚在!此时,羊角上沾有三指来宽的鲜血,鲜血正顺着羊角缓缓凝结、滴落。

黑山羊头颅下方的木墙上有两道垂直向下的鲜红印迹,印迹的来源是一名正靠坐在墙边的青年男子,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和身下的木地板,他瞪着前方两米处那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兜帽的人,那人正对青年说着什么,令青年气愤异常,他咬着牙紧促地呼吸着。

“胡、胡说!”青年艰难地从牙缝里吐出话来,“主人不会抛弃我,我是他的仆从,我将为他的降世献祭……”他感觉到生命的流失,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过身,想从头顶上的黑山羊那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映入他眼帘的却是黑山羊那双没有生气的幽瞳,好似给他宣读的死亡判决书!

那人知道此人很快就要去见他口中的“主人”,没有理会他的疯言疯语。他转过身正欲离去,青年骤然如回光反照似地用高亢、怪异的尖喊声打断了他的步伐:

“我明白了!他、他选中了你!!”他艰难地抬起手,用沾满鲜血的手颤抖地指向那人,“哈哈哈!从你踏进这间屋子起撒旦大魔王就已经选中你了!!”他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抬起双手,高声道,“我的主人即将临世,届时,上帝和他的卫道者都将被地狱之火焚烧,他们的骨头将散落在地狱深处被恶鬼啃噬!而你!而你将是引领撒旦降世的先驱!!看!!在你的脚下,鲜血染红了鲜血!在你的身后,黑暗吞噬了黑暗!没错!!你将踏上一条由鲜血和尸骨堆砌的幽冥之路,你也会像我一样满手血腥!!终有一天,你会渴求杀戮的快感!!因为!!你就是魔鬼的化身!!”

听了青年的话,那人转过身,冷笑道:

“在你死前给你扫扫盲吧。其实‘魔鬼’一词来自古西伯莱,他只代表反对者的意思。魔鬼撒旦反对所谓神圣教会及其信徒们的伪善道德和教条,”他盯着青年正逐渐变得惨白的脸,知道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不过——,如果撒旦能助我剥下像你父亲之流的虚伪面具,我倒愿意成为他的先驱!”

青年用沾满鲜血的手颤抖着指向他的鼻子,嘴唇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可是他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般,半抬的手臂突然落下,保持着僵直的坐姿。

走出木屋,他将兜帽放下,露出一张坚毅、俊逸的脸,他抬头仰望着夜空,喃喃道:

“黑暗吞噬了黑暗、鲜血染红了鲜血吗?”说到这,他从鼻腔里冷哼一声,目光更加坚定不移,“如果能够制止魔鬼作恶的只有魔鬼本人,那我宁愿化身魔鬼!”

他语毕从容地离开了木屋,随着他踩着枝叶的声音很快消失在丛林深处,冰冷的空气中只余下木屋中的一部手机里不断发出焦急的声音:“喂?喂?”

时光倒转,两个月前……

第2章 介入

一个夏日的夜晚,黑夜的降临将人们从白天的酷热中拯救出来,偶尔一股海风吹来,令整个城市显得清爽了许多。

这座城市名叫TMX市,座落于亚洲大陆东南部沿海的大陆架上,东临太平洋西岸,占地约一万五千平方公里,是一座拥有近一千两百万人口,其中27%为外国移民的国际化大都市。TMX市是由占领了全球经济份额2/5的TMX财阀出资修建,城市自然由它的名字命名,除此之外,与TMX财阀有关的经济实体也都被冠上了TMX之名,比如位于城市中心,世界极负盛名的TMX学府。TMX学府之外则是由四圣兽的名字命名的城区:朱雀区、白虎区、青龙区和玄武区。

TMX市的某间公寓里

书桌上一叠资料令柏皓霖有些应接不暇,拥有法学和心理学双硕士学位的他因为天资聪颖又为人谦虚谨慎,颇得各位导师的喜爱,他们不遗余力地为柏皓霖推荐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实习单位。不过由于父亲的关系,柏皓霖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法官,所以检察院、律师事务所、警署、司法部等地方他不想考虑。

柏皓霖正翻看着各区法院的介绍资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柏皓霖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出声,一个撕哑低沉的男音从听筒里响起:

“是柏皓霖先生吗?”

“哪位?”柏皓霖满肚疑肠地应道。

“你的父亲叫柏文勋,是位法官,七年前被人杀害了,对吧?”对方没有回答,径自道。

“你是……”听到父亲的名字,柏皓霖不由地站起身。

“那就没错了,”对方似乎松了口气,“电话里说不方便,你到白虎区东昴街二段63号3楼来找我。”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通奇怪的电话令柏皓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方是谁?是父亲的故友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不自报家门?为什么还向自己确认父亲的身份?还有,为什么他不愿在电话里说明自己打电话的意图?

柏皓霖想不通,强烈的好奇心让他抓起一件外套,戴上车钥匙向东昴街驶去。柏皓霖开着车,看着四周不断倒退的街景,思绪也回到了七年前,自己身陷地狱的那一刻……

雪,白色的雪在空中飞舞,道路、屋顶、树梢上积满了白色的雪花,夕阳映照在白雪上,泛起温暖的光芒。

刚满十八岁的柏皓霖在雪地里奔跑着,他的手里提着一个中等大小的褐色纸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今天是他父母二十周年的结婚纪念日,他用假期在书店打工赚来的钱为他们买了一对情侣表。

他的父亲是一名法官,也是他的朋友、偶像和追寻的目标,母亲是家庭主妇,性格温婉如玉。从他记事以来,父母一直非常恩爱,从来没有吵过一次嘴,去年的结婚纪念日,父亲和母亲在客厅中央跳了一曲华尔滋,至今历历在目。

快到了!

柏皓霖看到前方两百米处自家的独立洋房,不由加快了脚步。

他走到前院一米多高的围栏门前,注意到围栏的门半掩着,好像谁忘记关上。

柏皓霖家居住的街区治安一向很好,所以他们家的围栏门从来不锁,家里人都知道进出时将插栓插上,不会忘记。

难道是家里来客人了?

他的父亲是法官,以前时常有人带着礼物拜访,但全被父亲连人带物地哄出门,久而久之,也无人上门了。至于家里的亲戚,也相隔甚远,来之前会提前打电话,不会唐突来访。

柏皓霖想不出是谁来了,他还是推开围栏,往前走,可是刚走了两步,他的身子却僵住了。

不仅是围栏门,连大门也是虚开着,他深知父亲和母亲绝不会如此马虎,难道是家里来了小偷?

柏皓霖将纸袋放在石板路的旁边,警惕地向前走去。

柏皓霖曾是少年武术比赛的探花,对付一、两人不是问题,更何况他担心家人的安危,不愿等警察来了才进屋。

若是一名寻常的少年,恐怕已经大叫着冲进屋,但柏皓霖不会,从小他的父亲就告诉他遇事一定要冷静、多思考,所以他深知若是对方还在里面,打草惊蛇是极为不智的。

柏皓霖小心翼翼地轻轻推开半掩的门。

“吱——”门发出极轻微的声响,这应该不足以惊动屋里的人,柏皓霖侧身进屋,一眼看见自己放在门边的棒球棍,他将它拿起,一边缓慢向前移动,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从玄关开始,有一双带着泥的鞋印由深到浅地往里屋延伸,从鞋印的大小来看,对方是男性,从湿度来看,对方应该来了有好一阵了,这绝不是友好人士留下的!

柏皓霖越发肯定家中来了不速之客,他咽了咽口水,握着球棍的手微微有些发汗,暗自祈祷小偷只是偷东西,没有伤及父母的生命。

柏皓霖已移至玄关的尽头,视野也宽了一些,当他的视线进入客厅时,赫然看到散落在地上的食材。

柏皓霖脑子里“嗡”了一声,他知道母亲每天早上八点半钟会准时出门采买食材,九点半以前一定会回来煲汤,即是说事情发生在九点半左右!

那父亲呢?今天父亲在家休假,早上没有出门,那么……

柏皓霖不敢往下想,他几乎已经猜到了最糟糕的结局,他觉得喉咙一阵发堵,鼻尖像被针扎似地刺痛,但他竭力抑制着自己心中的不安,并不断告诉自己: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柏皓霖强忍着眼里的泪,又往前走了几步,当他看到眼前的场景时,手中的球棍“叭嗒”一声落在地上,全身的力气好似被抽空一般,竟“咚”地跪在地上,泪水迅速模糊了视线,无尽的绝望侵食了他的身心,他任由泪水绝堤般涌出,却连叫出声的力气也没有了。

客厅到处是散落的纸片,抽屉被打开,里面的东西被扔了一地,就连沙发的靠背也被人掏空了,枕心散乱地丢弃在四周。在客厅的沙发旁边,他的父亲靠坐在沙发腿边,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浸红了地板,在他的旁边,母亲坐在血泊里,与他十指紧扣,靠在他的肩上,眼里早就没有了泪水,嘴里却依旧哼着属于他们的那首老情歌。

屋外的冷空气如鱼贯入,钻进柏皓霖的衣服,刺入他的身心,残忍地将这个原本温暖、和睦的家庭带进冰冷的地狱。

第3章 介入

七年前父亲在家中被入室抢劫的凶犯杀害,母亲受了太大的刺激得了自闭症,其后一直住在TMX医院的心理治疗所里。所幸警方很快破了案,凶手已判处终身**。

这七年来,柏皓霖从未怀疑过此案的公正性,他一直认为正义得到了伸张,父亲的英灵得到了慰祭,他从未忘记父亲的教诲并朝他指引的方向努力着,可这一切竟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破了!

对方为什么那么问?他知道些什么?柏皓霖不断地问着自己,却想不出答案。

东昴街很快就到了,63号是一幢破败的大楼,仅有三层高。一楼是一间杂货店,一名年近八旬的老人正对着十寸大的黑白电视打呵欠,二楼黑漆漆的,三楼还有一丝光亮,布满灰尘的玻璃上则用斗大的红字贴着“马力侦探所”。

侦探所?柏皓霖更加狐疑了,他从杂货店旁边的一米来宽的通道上了楼。

三楼只有一户,柏皓霖敲响了生锈的铁门,过了几秒,门打开了,一股夹带着浓浓烟味的热气扑面而来,一个穿着蓝色格子衫米色短裤的中年男子站在柏皓霖面前,他的年纪约莫三十来岁,有点瘦,长相周正,双目有神,他打量了柏皓霖两眼,道:

“你就是柏法官的公子吧?”

“是。”柏皓霖听出了他的声音,就是他给他打的电话。

“请进请进。”男子将柏皓霖让进屋。

这里原本是一间近五十平米的废屋,改装成了侦探所,屋里陈设简陋,一进门就看到一张棕色的办公桌,桌上放着两叠厚厚的资料、插满烟头的烟灰缸和一台老式电脑,右墙放置着一个书柜,书柜里的书不多,但大都东倒西歪,乱七八糟地勉强填满了书柜,旁边是一张折叠起来的草坪椅,书桌的左方则是一个一米来宽的简易床,床脚还有一床未叠好的夏被,往里则是厕所。

还没进门的时候柏皓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烟味,进门后,烟味、被褥发霉的味道和厕所的臭味一并贯入柏皓霖的鼻腔,令他不由地屏住呼吸。

柏皓霖学过心理学,较擅长行为分析,房屋的陈设恰恰能反应一个人的性格。在扫视了屋子后,柏皓霖对此人有了一个初步的侧写:此人性格随和且乐观,行事不拘小节,很容易对某事专注。

“我叫马力,是一名侦探。”马力热情地替他撑开了一把草坪椅让他坐在书桌对面,“我曾经受过柏法官的照顾,还没来得及报答他就……”说到这,他觉得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转到正题,“上个月我接了一起案子,一名妻子怀疑丈夫有外遇,让我跟踪他,却被我无意中发觉此人与七年前柏法官的死有关!”他一边说一边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

“与家父的死有关?”柏皓霖觉得奇怪,杀害他父亲的人不是已经被抓捕了吗?

马力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柏皓霖,道:“被判终身**的不过是个倒霉的替死鬼,真正的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听了马力的话,柏皓霖觉得有些混乱:“怎么会?我看过结案报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个罪犯。”他翻开文件夹,里面全是照片,第一张照片是一名年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走向警车,此名男子有点胖,眼睛极小,鼻子不高,嘴唇有点厚,留着胡子渣,第二张则是此人站在警署门前低头看着手机的照片。

“他们怎么弄的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他是警察,作假肯定不难。”

柏皓霖觉得难以置信,他继续翻看着照片,里面全是那名男子,不过不难看出这些照片都是偷拍的,只是单凭这些照片他无法获知此人的身份以及马力的话是否属实。

第4章 介入

马力见柏皓霖俊眉深锁,有些难以启齿似地,犹豫了一会儿,方才道:“小柏,按理说我受了令尊的照顾,应该义无反顾地帮你查清令尊被害的真相,只是……”他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只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如果你能够雇我的话,我一定会将令尊的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柏皓霖抬眼看着马力,觉得此人是想骗钱,况且他给自己看的这些照片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我有证据证明他与令尊的案子有关!”马力见柏皓霖不怎么相信自己,又补充道,“是绝对的证据!”

“你想要多少钱?”柏皓霖直视马力,观察着他的表情。

马力的面部表情没什么特别的变化,不过他的脚开始抖动起来。

脚是身体中最诚实的部位,脚的抖动通常意味着紧张和快乐,而此时,柏皓霖觉得这是肢体语言中最显而易见的“快乐脚”。快乐脚表示某人认为自己正在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但单凭快乐脚的出现,他无从判断马力是否在欺骗自己。

“如果是别人,两万块一分钱也不能少,不过柏法官曾对我有恩,这样吧,我给你打个对折。”马力将全世界的诚恳表情都放在自己脸上了。

“能不能容我考虑一下?你应该知道,我刚毕业还没工作,这笔钱对我来说不是小数目。”柏皓霖轻轻皱起眉头,抿着嘴,一副为难的模样。

“当然当然。”马力连忙点头。

“不好意思,我先去下洗手间。”柏皓霖不想让马力透过自己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肢体语言看穿自己的心思,所以借故离开。

完结侦探推理小说作者相思樱《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点评: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黑暗中的犯罪侧写师小说[相思樱]在线试读

警署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各个部门均用玻璃隔开,在走廊也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警长和警员均坐在一间三十平米大的办公室中,只有警司以上的级别才有单独的办公室。柏皓霖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走过,将看到的每一个人与照片上那名中年男子的长相对比着。难道他是警署的高层?还是他现在出外勤不在警署?或者已经调职了?越往前走,柏皓霖心里越没底。就在这时,一名中年警察从前方的刑侦五处走出叫住了一名正迎面向他走来的年轻警察并且递给他一份文件。此人既然能够涉足父亲的案子应该不是交警和协警,而且他至少也应该有一官半职,所以柏皓霖先去...

2019-07-18 10:09:10

卸岭盗王小说[萧也]在线试读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它的腿还有细微的动作,你们千万别下去!”我对明玛说让土狗离这东西远点,说不定它正在垂死挣扎中,土狗再成了它免费的补充品,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和它耗下去,而且肯定也耗不过它去,明玛对着那土狗招呼了几声,那土狗便跑进了林子寻找吃的去了。胖子和明玛在一棵树上,而我在距离他们五米外的另一棵上,商量了好些脱身的计策,可最后都被我们一一否决,手里的家伙事又不管用,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村民都在找那失踪的小孩儿,想要人来救我们短时间是不可能的,我们各自找了平衡的粗壮树枝坐着,和这...

2019-07-18 10:09:10

某市一中高二某班小说[钟笙挽]在线试读

他吐槽还没能吐槽到一半,突然林枫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他也没能幸免,一头撞在了林枫背上。他探头往前看去,然而看到的东西比看到有个人在那里拉小提琴还要惊悚。音乐确确实实地在响,但是这个房间走到尽头,也没能看到任何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无论走到哪,走到哪个方向,有没有折回来,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微弱。没有任何远近之分。“那只是你强迫症而已吧。”王耀凛汗颜,“真不是什么东西都非得有个规则什么的小枫说不定这就只是——怎么了?”——...

2019-07-18 10:09:10

惊魂过山车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很高兴认识你,赫科特。”他说,“我叫乔治· 斯托伯。”不能让他知道我的心事,这念头也在我脑中嘡嘡作响。这虽无关紧要,但我就是不能松口,不能让他知道,不能,决不。我想起了那老头,他现在在哪里?他哥哥还好吗?他仍旧独行吗?也许他正开着旧道奇车在我们后面,耸着肩猫着腰握着方向盘猛扯他的疝带。他也是死人吗?可能不是,根据布朗姆·斯托克⑤的说法,死人开车都很快,但那老头的车速从不超过45英里。想着想着一阵神经质的笑从我喉咙深处涌出,但我忍...

2019-07-18 10:09:10

杜马岛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他点点头。"你吃了一惊。是的。但我不是个基督徒,更别提天主教了,在自杀的问题上我的思想很开明。同样,我也信仰无限可能性的存在,我知道你也是,那就让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杀了自己……甚至自此过后六个月内……你太太和女儿们都会知道的。不管你干得多么干净漂亮,她们一定会知道你是自杀的。"他扬了扬手。"还有你的人寿保险公司--赔偿金可是一大笔数字哟,我肯定,他们也会轻而易举知道你是自杀。他们或许找不到证据…&hell...

2019-07-18 10:09:10

华生医生破案记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我连忙冲着那只猫说:“够了,小家伙,你已经完成了任务,可以走开啦。”福尔摩斯瓮声瓮气地喊道:“我的上帝!”莱斯泰德惊呆地注视着咖啡桌底下那块褪了色的土耳其地毯,纳闷那只猫是从那块空间哪儿蹦出来的。“是那些条纹啊。”我指着地毯说。“我没……”福尔摩斯刚要说些什么,那只猫咪从咖啡桌底下一边钻出来了,又在我朋友脚下转悠,好像宁愿舍弃面包而更喜欢他似的。莱斯泰德瞪着两只大眼,惊讶地走过来。福尔摩斯又打起了喷嚏。我抓起它,打开门,使劲把它扔出门外。手让它抓破了好几个口子,我赶紧关上门。“哪儿的话,”我蛮谅解地说,“...

2019-07-18 10:09:10

冷血法医小说[三生石3 ]在线试读

我脑中产生一个疑问,重案一组可以说是藏龙卧虎。李飞没有介绍自己,能进入一组,就说明他不简单。有这么多高手,武琳是靠什么成为一组组长的?李飞小声说道:“皮肤黑一点的是刑警队的队长吕波,大家都叫他波哥!”“看来这次有麻烦了!”李飞介绍道:“后面进来的是闫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他有很长时间没参加案情分析会。”所谓的特殊任务十有八九是执行卧底任务,非常危险,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小命不保。还没想出答案,会议室们被推开,武琳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她...

2019-07-18 10:09:10

轩辕诀小说[茶弦]在线试读

那仵作点点头,开口道:“难得你这份忠心,头前带路吧!”刚到门口,便闻到一股血腥,仵作皱了皱眉头,抬脚进去。这仵作验尸查骨,见惯了寻常凶案。可乍眼瞧见屋内场面,竟骇得寒毛倒竖。那双摸过无数臭尸的手,不自禁地抖将起来,额头豆大的冷汗,也不住地往外溢。他忙打开随身挂匣,取出一瓶丸药,急急服下。这瓶丸药,唤作“定神丸”,由高人秘方调配。这定神丸清神醒脑,专镇尸秽污毒,故仵作常备身边,不离左右。地上血肉横飞、脑浆四溅。婆子的残尸,缺了颗眼珠子,另一颗也是半瘪,挂着睛脉...

2019-07-18 10:09:10

推理要在晚餐后3小说[[日]东川笃哉]在线试读

「这、顺便请教一下。」和明语带颤抖地说:「家父大概是几点过世的呢?」「上午十点!」还没听完警部所有的话,和明便放心地大叫:「太好了。这样的话,事情就跟我无关了。我在上午九点离开国分寺的店,外出采买。在那之后我也一直留在店里。员工们应该可以替我作证才对。」「妈妈,那能够算是不在场证明吗?」女儿美穗指摘说。「爷爷就是在上午刚过十点的时候死掉的喔。就算妈妈先喂爷爷吃下毒药,然后再出门练习茶道,那也一点都不奇怪啊。」喔喔,不愧是专业刑警!真有两把刷子!这种与现实不符的错误氛围一口气在大厅里蔓延开来。刚才那个在拉门...

2019-07-18 10:09:10

推理要在晚餐后2小说[[日]东川笃哉]在线试读

坚持己见的两人,毫无意义地持续争论了一会儿。於是丽子提出了一个建议。「好啊,正合我意。我就认真地露一手,让你见识见识A级驾照的本事吧。」丽子推一推滑落的眼镜,说着「那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她还仔细叮咛这位为求获胜不择手段的上司。「丑话先说在前头,警部。在公路上行驶时,请务必将车速保持在标準速限之内,还有,绝不能作弊喔。」「你知道吗?宝生。当人们在车站与建筑物之间缓缓步行的时候,汽车还是继续以高速行驶呢。」「那么我们来比比看如何?我坐电车,警部开车。我们同时从若叶集合公寓出发,看谁先一步抵达立川的权藤大楼。...

2019-07-18 1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