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冰雪恨流年小说第10章 他是她人生中的渣在线阅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本想撒娇哄一下他,但封年却猛地站起,杀气腾腾:“你找人打的乐明熙?”在证据面前,一切辩白都是徒劳,廖柔脸色惨白,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我,我错了……”廖柔拉扯着封年,眼睛含泪。“不要,不要!”廖柔吓得大叫起来,但年充耳不闻。“你叫我什么?!”廖柔来到医院,见封年一脸寒霜地坐在走廊长椅上,心一沉。“我……”“她怀孕了,你知道的对吗?”封年深深叹了口气,声音越来越沉,“明知她有了身孕,还找人去打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封年闭上了眼睛,“她已经报案了。你去警局走一趟吧。”

爱如冰雪恨流年小说章节试读

那一年,雪很大,心很冷,爱没有来过。

廖柔来到医院,见封年一脸寒霜地坐在走廊长椅上,心一沉。

她本想撒娇哄一下他,但封年却猛地站起,杀气腾腾:“你找人打的乐明熙?”

“我……”

在证据面前,一切辩白都是徒劳,廖柔脸色惨白,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她怀孕了,你知道的对吗?”封年深深叹了口气,声音越来越沉,“明知她有了身孕,还找人去打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我,我错了……”廖柔拉扯着封年,眼睛含泪。

封年闭上了眼睛,“她已经报案了。你去警局走一趟吧。”

“不要,不要!”廖柔吓得大叫起来,但年充耳不闻。

保镖过来拉人,廖柔伸手去抓封年,绝望呼喊:“年哥!”

“你叫我什么?!”

封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那就是……

他的心狂跳起来。

“年哥,是我啊,我是欣涵……”廖柔涕泪横流:“年哥,我没有死!我知道你结婚了,本没想破坏你的婚姻,只想默默地守护着你的!可是我嫉妒乐明熙,为什么她可以怀上你的孩子,而我却不能……”

“欣涵……欣涵?”封年震惊地瞪着眼前的女子。

廖欣涵眼中含泪,站起来,猛地扑进封年的怀里!

“呯!”

一声巨响骤然响起,两人同时转头。

乐明熙站在门口,因为愤怒,整个身体都有些颤抖。

廖欣涵竟然没有死,那这些年来自己被封年误会,甚至被害到家破人亡又是为了什么?!

“廖欣涵!”乐明熙的声音嘶哑,仿佛从地狱中发出的嘶吼,“你不是喜欢装死人吗!我今天成全你!”

她随手抓起椅子,猛地朝廖欣涵砸去!

廖欣涵尖叫一声,不住往封年身后躲闪。封年挡在她面前,拦腰抱住乐明熙:“你冷静一点,你还怀着孩子……”

“你给我滚开!”

怨恨与愤怒充斥着乐明熙,她好恨,好痛!

恨廖欣涵的狡诈,恨封年的无情,更恨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当年非要嫁给封年,父亲也不会惨死……

乐明熙双眼赤红,突然低头狠狠地朝封年的胳膊咬去!

鲜血从齿间流下,封年闷哼一声,但是没有挣扎。

他忽然间理解了她的冤屈,她的愤恨,她的痛苦,所以,这报复,是他应得的。

什么时候晕过去了,乐明熙不记得了。她再度醒来,恰好看到有人影在床前晃动,是一名戴着口罩的护士在为她加药。

对方的动作不太熟练,有些笨拙地调大了点滴,然后匆匆离开了。

乐明熙脑子迷迷糊糊地,心想,这护士是新来的吗?怎么业务这么不熟练?

可是,既然是新人,那为何背影看起来有点熟悉……

她心下突然一个激灵,喊道:“你等一等!”

那护士非但没有停留,反而夺门而出!

乐明熙反应过来,立刻抬手拔针。

外头,传来封年的声音:“欣涵,你穿成这样做什么?”

看了非常坏的总裁豪门小说爱如冰雪恨流年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告诉我。画眉心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爱如冰雪恨流年小说第10章 他是她人生中的渣在线阅读

她本想撒娇哄一下他,但封年却猛地站起,杀气腾腾:“你找人打的乐明熙?”在证据面前,一切辩白都是徒劳,廖柔脸色惨白,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我,我错了……”廖柔拉扯着封年,眼睛含泪。“不要,不要!”廖柔吓得大叫起来,但年充耳不闻。“你叫我什么?!”廖柔来到医院,见封年一脸寒霜地坐在走廊长椅上,心一沉。“我……”“她怀孕了,你知道的对吗?”封年深深叹了口气,声音越来越沉,“明知她有了身孕,还找人去打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封年闭上了眼睛,“她已经报案了。你去警局走一趟吧。”...

2019-06-29 12:29:26

爱如冰雪恨流年小说第5章 鲜血在为她润滑全文阅读

如她所愿,他体会到那种恨与痛了!乐明熙被猛地拽住胳膊,关节扭曲的痛,让她头皮发麻。乐明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有……”乐明熙被拖到封氏大厦的顶楼,手被一根麻绳绑住。乐明熙脚踏百米高空,感受到极度的恐惧。她所谓的报复,竟然是杀死他的爷爷!现在他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对她心软?在医院里他就应该弄死她的!“乐明熙,你恨我可以,但我爷爷有哪点对不起你?为了报复我,你竟然让人撞死他!你怎么下得去手!”封年气得脸色发青,额头的青筋跳起:“我痛了,恨了,但乐明熙,你准备好承接我的怒火了吗!”“你还想狡辩!当年害死...

2019-06-29 12:29:26

爱如冰雪恨流年小说第4章 这就是你的报复吗全文在线阅读

封年轻嗤一声,撩起乐明熙一缕长发,嗅了嗅:“我不会离婚的,你没听明白?我要你这辈子永远和仇人生活在一起!和我纠缠一辈子,时刻被仇人折磨的感觉,如何?”想到那个雪夜,乐明熙全身都在颤抖,“那种痛失亲人的痛与恨,我会让你慢慢体会!”“封年~~报仇和离婚又不冲突,你先答应她离婚嘛!” 廖柔撒着娇说道:“难道你不想娶我吗?你对欣涵姐姐的遗憾,不想让我帮你实现吗?”廖柔气得直跺脚,可想到他喜欢的是廖欣涵,也就是从前的自己,又忍不住满心欣喜!***“你……”廖柔气得白了脸色:“你这是在诅咒封少!”“不离就不离!”乐明...

2019-06-29 12:29:26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小说第13章 冲冠一怒为作秀在线阅读

这种秀恩爱的事情,两个人做的也是驾轻就熟,毫无破绽。徐盛林也是青年才俊,况且还是独身一人很多家庭有女儿的对他有意思,没有对象的女子对他也是频频示好,只是都被他不轻不重地挡了回去。如深海般幽黑深邃的眼中尽是玩味,徐盛林喝了一口酒,又想到了那天晚上的溥窈葭。自信,张扬,潇洒,不羁,与眼前这个妇唱夫随的小女子判若两人。这时候的溥窈葭就站在侍应生身边,侍应生没想到就有人在他身边,这一躲,全都倒在了溥窈葭的身上。毕竟霍煜宸和溥窈葭两个人才是这场酒会的主角,不好一直在一旁躲着,所以他们很快又回到了酒会上两个人相互依偎...

2019-06-29 12:29:26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小说第9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全文在线阅读

可惜这个自然里,明显不包括溥窈葭。溥窈葭生得一双极好的含情目,说话间似是盛着盈盈秋水,乍看之下如湘水仙子,偏于清冷绝世。此刻溥窈葭正端着刚刚给她冲好的咖啡,小口抿着。徐盛林双手放在桌上,玩味地看向一副胸有成竹模样的溥窈葭,轻轻笑道:“霍……夫人,你凭什么会觉得我会答应你的请求呢?”“不可以吗?昨天晚上可没拍到我,现在处在风口浪尖的可是你这位霍夫人,我不答应,于我有什么损失呢。”徐盛林淡淡道。作为皇城长安的幕后老板,想要他联系方式的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自然是没那么容易找到的。徐盛林坐在老板椅上,上下打量...

2019-06-29 12:29:26

戏精娇妻总裁限量宠小说第7章 酒后壮胆砸东西在线阅读

晚上喝了些酒,对于她的酒量来说那一点酒也就是小菜一碟,可是回来的路上被冷风一激,倒是有些上头的晕眩。“我记得上次还有半包咖啡豆哪里去了?”溥窈葭在柜子里翻腾片刻,找到了密封好的咖啡豆,打开咖啡机把咖啡豆放进去。溥窈葭在柜子里翻翻拿起手上的透明玻璃杯,秀眉轻蹙,嫌弃道:“喝咖啡怎么能用这么难看的杯子,一看就是霍煜宸买的,什么大简而精,看不上花里胡哨的东西,装模作样的真讨厌。”她转头看到霍煜宸穿着靛青色真丝睡衣,站在餐厅和厨房的交界处,抱着胳膊一脸嘲讽地看着她。本来她想反唇相讥霍煜宸不也带着闽歌开房吗?怎么那...

2019-06-29 12:29:26

不愿红尘错过你小说第八章 陷入困境全文在线阅读

聂沁雪很想躺着睡上一觉,可她不能,她还要马不停蹄地去赚钱。 “沁雪,A号房点名要你去。” 聂沁雪的话直接被打断,然姐一脸为难,“不行啊,这是上头的命令,里面的人说你上次表现不错,非要你继续。” 一句话,她不得已推开了门。 经旁边的人一提醒,秦奋这才看到聂沁雪,眼里燃起玩味。 昨晚一夜,浑身疲惫。 一到会所,聂沁雪就被然姐拉住。 “然姐,我不想去,您帮我推……” 想到上次的尴尬和屈辱,聂沁雪还是想拒绝,可然姐直接断了她的后路,“如果你不去,会所就不能留...

2019-06-29 12:29:26

不愿红尘错过你小说第六章 神秘男人全文在线阅读

平素她讨厌透了这个时不时骚扰她的人,可如今竟然要为了十万块钱,亲自送上门来让人践踏! 手,已经放在门把上。 只是知道她在卖酒,哥哥就已经气得发了心脏病,要是知道 房间内,一片漆黑。 聂沁雪的心,陡然一惊。 聂沁雪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离约定的地址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跳得飞快。 可她却不敢推开,踌躇不前。 脑子一片混沌,门却突然从里面开了。...

2019-06-29 12:29:26

不愿红尘错过你小说第三章 侮辱全文阅读

她径直去了卫生间。 啪嗒一声,卫生间的门被锁上。 聂沁雪挣扎着,终于被松开,可看到那张俊美精致的脸时,她还是愣住了。 “呵,聂小姐昨夜表现真是大开眼界,怪不得五年前能这么果断!” “怎么?封氏的工资不够,还要出去卖?” 十分钟过去,聂沁雪还是没有答案。 谁知,才进去,便被人捂住嘴抓住了手腕。 “唔唔…” “封…”...

2019-06-29 12:29:26

倾世皇妃来世不做你的后小说第13章 吞噬在线阅读

肚子已经撑不下腹中的小皇子,怕是近些时日就会出生,冷宫上下除了丫环小嫚一人服侍,没有一人能帮助自己准备,平日只能依靠低薄的俸禄,买些出生需要的必需品。“小嫚——怕是要生了——”梦悠儿吃力的喊着,转眼间发丝全部被汗水浸湿。梦悠儿疼的在被子中滚来滚去,声嘶力竭痛苦呻吟,湿漉漉的头发胡乱贴在脸上,身下的床褥早已被汗水浸湿。“我是苍平年的太子,待我登基帝位,你就是我永远的皇后!任何事都不需害怕。”撕心裂肺的疼痛,连同被褥让梦悠儿滚落到地上,她绝望的哭喊着,隐约中听见小嫚喊着。东明宫,宗人府,到现在的冷宫。转眼已进...

2019-06-29 12:2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