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霸总假戏真做小说[刍不回]在线试读

林谨言喝了几杯酒,歪倒在沙发上,闻言清醒了两分,撑起身:“你说什么梦话呢?”林谨言又躺回去:“做梦。”蒋可可气得拍桌子。她身后,从洗手间回来的林季生脚步一顿。蒋可可笑眯眯道:“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不记得也挺好,你那相好的都抛下你订婚去了,对象还是萍市首富的小女儿吧?啧啧。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啊,你迟早有一天也是要结婚的,与其祸害别人,还不如就近原则,懂我什么意思吧?至少我不介意你是个死基佬啊,你对女的没兴趣,我对男的也没兴趣,正好。”奈何这家伙就是不开窍。蒋可可顺了顺气,见林季生回来了,也没兴趣再待下去,...

2019-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