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帝王系列·铁血洪武—明太祖朱元璋小说[孝廉]在线试读-男频精选-阅文林语

中国帝王系列·铁血洪武—明太祖朱元璋小说[孝廉]在线试读

点击阅读

原来贫苦出身的朱元璋在登基之后,既担心开国功臣们结党与皇家作对,威胁或颠覆皇室,又担心他们拼命发展自己,朘削他的臣民,于是,他对伯爵以上的勋臣,都赐有一百十二个士卒为卫队,设百户一人统率,颁有铁册,称铁册军,名义上保护勋臣,其实负责监视勋臣的动静。另外设有榜,铸成申诫功臣的条令,逐项规定了对违犯者的处罚和处刑的法律,其中明文规定:公侯的家人,有倚势凌人、夺侵田产财物、私托门下以荫蔽差徭等罪过的,都处以斩刑。要命的是,杨谠师徒均已逃走,局外人看来,这定然是常茂故意放跑的,结果是百口难辩,罪加一等! 这不能不

中国帝王系列·铁血洪武—明太祖朱元璋小说章节试读

[军事小说] 《中国帝王系列·铁血洪武—明太祖朱元璋》作者:孝廉【完结】

楔子

楔子

宋韩林儿龙凤十二年(元顺帝至正二十六年)腊月二十六日。

傍晚。

长江瓜州北岸。

朔风怒号,寒浪拍空,雪花棰地。

装饰华丽的楼船颠簸得如同风中的树叶。

金色“宋”字红旗猎猎飞翻。两条彩带被吹得呜呜作响,飘扬不止。彩带上写有这样一幅对联:

虎贲三千,直捣幽燕之地;

龙飞九五,重开大宋之天。

楼船倔强地向南岸驶去,后面跟着两条小船。快到江心,一个壮年将领从船舱中走了出来。这将军是吴王朱元璋的水军头领廖永忠。他头戴阔檐红皮壮帽,身穿红色战袍,背插“猛烈”二字小红旗,甚是威武。

他向几个同样装束的士卒发布了落帆抛描的命令。

楼船立刻停在江中,它后面的两条小船傍它停下。

船中走出一个青年卫士来,惊讶地问道:

“廖将军,怎么在这儿停船?今日不赶到应天吗?”

“风雪中旱路难行,更兼天要黑了,为圣上龙体,就在这江中过夜

。王琳千户,我和你今天亲自宿卫!”

王琳脸露喜色,向北面船舷走去,一边自语道: “如此这般,银花郡主和丁玉御史他们会在今晚赶上我们的。”

他走到船舷边,迎风雪而立,向北方眺望,同时引吭高歌:

满城都是火,官府四处躲,

城里无一人,红军府上坐。

歌罢一曲,他兴犹未尽,又唱道:

天遣魔军杀不平,不平人杀不平人,

不平人对不平事,杀尽不平方太平。

这几天,他的情绪都处于极度的亢奋欣喜之中。

他怎能不高兴呢?由韩山童、刘福通、徐寿辉和彭莹玉和领导的红军起义,经历了多少曲折和反复啊!先是,韩山童在起义前夕被元朝官吏捕杀,刘福通、杜遵道起义,占领颍州,彭莹玉、徐寿辉占领蕲水。徐首先称帝,建国号天完,以彭莹玉为主将,攻占了湖北、江西、安徽、浙江大部。刘福通、杜遵道迎立韩山童之子韩林儿为帝,建国宋,建元龙凤,建都亳州,攻占了河南、安徽大部。一

时,遍地红军,元朝统治土崩瓦解,形势喜人!

不幸的是,形势很快发生了逆转,彭莹玉首先在杭州失利,后来被叛徒杀害;接着刘福通杀害杜遵道,独揽朝政;再接着,徐寿辉被部将陈友谅所杀,另一个部将明玉珍大怒,于成都独立,建夏国,江汉流域的起义军大受削弱。 趁起义军的接连内讧,元朝统治者趁机反扑,派出察罕帖木尔和李思齐两个悍将,率大军绞杀起义。

为挽救危局,小明王韩林儿王朝主动进攻,先后派出了远征军三路:东路毛贵等征山东;中路关先生等征大都;西路李喜喜等征甘陕。这三路远征军都创造了可歌可泣的战绩:中路军焚毁了元朝的上都,东路军大败了凶恶的察罕帖木尔。然而,由于悬军深入,没有后援,又缺乏战略配合,终于被元军各个击败。

三路大军的远出及失败,小明王身边空虚,先败于察罕帖木尔,退守安丰;又败于张士诚将领吕珍,刘福通战死;小明王只得向朱元璋求救,被朱元璋接到滁州。

要是这时李

思齐与察罕帖木尔合兵南下,局势真不堪设想!幸而察罕帖木尔被东路远征军将领刺杀,他的军队由其外甥王保保统领。元顺帝赐王保保名为扩廓帖木尔,让他总制天下兵马,向起义军进攻。然而李思齐等不服,和王保保在中原大打起来,元顺帝多方调停无效……正是李思齐王保保间的内战,才救了江淮起义军。

朱元璋和陈友谅也于打蒙古人之先自家火并起来,鄱阳湖一战,陈友谅败亡,朱元璋成为势力最为雄厚的一支起义军,自立为吴王。 随后,朱元璋向张士诚进攻,折断其两翼湖州、杭州,眼下正围攻其京城平江(今苏州)。

朱元璋的声威震动南北,举世瞩目。

退居滁州三年来,小明王身边仅有的一些战将都被朱元璋一个个地要走,连身边的侍卫太监,也大都换成了朱元璋的人。目睹这种情形,王琳万分担心:在小明王卵翼下逐步羽翮丰满的朱元璋,会不会恩将仇报,啄食母睛呢?他与小明王的心腹爱将银花小姐、彭普胜及御史大夫丁玉,终日惴惴不

安。

五天前,丁玉被请到应天,前日回来禀奏说,吴王已为皇帝治好宫宇,还请求小明王将八岁的银铃公主下嫁给他刚十二岁的世子朱标,同时他请丁玉为媒,将他才五岁的长女临安公主许配给小明王的大将军彭普胜的侄子。 王琳与银花小姐和彭普胜等人,犹恐其中有诈,仍不放心。

昨天,王琳奉小明王先走,银花小姐和彭普胜、丁玉护送着皇帝的宫中器物落在后面,在中途平安过了一夜。廖永忠和他带来的军校,一路执礼甚恭,不仅对皇帝很尊重,而且对王琳等皇帝的旧人也很尊重,王琳这才大放心特放心和银花郡主沟通消息后得知,运送器物的吴王兵将,对她和彭普胜也十分尊重,便彻底放心了。因此,王琳不由一扫几年来的抑郁,放怀高歌。

廖永忠从后面走了上去,拍拍他的肩膀,道:

“王千户,你我同去叩见陛下,请他进膳吧!”

王琳点头同意,和廖永忠进了韩林儿所在的船舱。

此时,韩林儿正与皇后刘氏、女儿银铃拥

着火炉闲谈。

廖永忠一跨进舱,便向皇帝皇后行跪拜大礼。 韩林儿忙起身来扶,道:

“将军智勇超群,忠心耿耿,炎宋栋梁,不须拘礼,行旅之中,更要简便一些礼仪。”

廖永忠答道:“圣上圣后面前,末将岂敢放肆?来时吴王曾教谕,任何时候,君臣之礼不可废。”

韩林儿叫宫女奉茶。廖永忠接过,谢了恩,这才请示是否马上进膳。

韩林儿见天色已晚,便同意开宴。

廖永忠退出舱去,不一时便带着宫女们捧进饭食来,还解释说他怕不清洁不精致,事事都是他亲自过问的。

韩林儿很感动,便要廖永忠和王琳一同进膳。廖永忠几次推辞不了,便含泪谢了恩,和王琳对面而坐,在下首相陪。

酒过数巡,君臣都有些微醺了。韩林儿见廖永忠目不转睛盯着一个宫女,笑问道:

“将军年龄几何?”

廖永忠在第三次询问时方才听见,收回目光,红了脸答道:

“虚度四十有四。”

“正是大好年华。这个竹姓宫人才貌颇不恶,就赐予将军,以褒奖将军的忠心。” 廖永忠连忙跪下谢恩。

王琳忙把盏祝贺。

又饮了几巡,廖永忠起身告退道:

“臣不胜酒力,告罪了。请陛下早早安寝,以免风寒。

王千户,上半夜由末将宿卫,下半夜请将军执戈。”

韩林儿让竹氏宫人跟着廖永忠去下舱。王琳送到船舷旁。

廖永忠到了底层,把竹氏带到自己的卧室,叫过自己的侍卫长赵兴嘱咐道:

“长胜,留下一个卫士在船上警戒,其余的全下小船上岸,去接银花郡主。”

赵兴,字长胜,不过二十来岁,身材魁梧,他当下给廖永忠留下一个年长的麻脸卫士,便执行命令去了。

廖永忠叫过那个麻脸卫士附耳吩嘱一番,末了高声说道:

“着意警戒,休得有失,不然提头来见!我们专程来迎万岁,干系非轻,若有差池,非但你们,便是我,也要吃吴王处死!”

麻脸卫士答应着走了,他没上二楼,却进了底舱。 廖永忠进了卧室,闭了门,把羞涩不已的竹氏搂在怀里。帐掀起时,但见竹氏心醉神迷地枕着廖永忠的手臂,入了梦乡。

然而廖永忠却睁开了眼睛,他轻轻地推开竹氏的头,抽出胳膊,起了床,蹑手蹑脚地出了卧室,走到卫士休息的船舱,见那麻脸卫士正在饮酒,便问道:

“妥当了么?上面有何响动?”

“全妥当了。小的拔去了好几块板的钉,一点响声也没有。上面的人全睡得像死猪,只万岁爷还在和一个妃子作龙凤交会。嘻嘻,嘻嘻……”

“走,马上下小船!”

及走到拴小船的舷梯边,那麻脸卫士见竹氏不在,惊问道:

“大人,竹夫人为何不带走?”

“谨防她走漏消息。”

“这———大人,如花似玉的一个美人,太可惜了。”

“少噜苏!走漏了消息,吴王会要我们吃饭的家伙!”

“大人。”麻脸卫士想到那个美如天仙的人儿就要葬身鱼腹

,大觉不忍,仗着救过廖永忠的命,突然跪下叩头道:

“大人,把她赐给小人吧,小人会叫她说不出话,永远不走漏风声。” 廖永忠一怔,随即无声地抽出宝剑,只一挥,那卫士的头颅便落到甲板上,滴溜溜乱滚,双唇兀自张合着。廖永忠又飞起两脚,把那头颅和身躯踢入江中,然后手起剑落,几下剁断铁锚上的铁链。

楼船立刻倾斜起来。

廖永忠跳入小船,操起桨,割断缆绳,向南岸划去……。

片刻之后,御舟在暴风雪中剧烈倾斜,迅速下沉,御舟上陷入一片混乱。

韩林儿和妃子滚落到地板上,高声向隔壁的卫士们呼救;王琳等卫士也滚落到地板上,挣扎着想站立起来,黑暗里却什么也看不见;刘皇后和银铃公主哭叫着寻找韩林儿……。

王琳首先冲到甲板上,借着宫灯一看,右边的底舱已经进水,系着的小船没有踪影;他心中着忙,怕廖永忠出事,跑到左边一看,底舱也快进水了,小船也没了踪影。

他随即听到竹氏的哭

喊声。

他忙跑下底层,冲进廖永忠的卧室,只见竹氏赤裸着身子跪在地板上挣扎,总是站不起来。 王琳用一床锦被披在她身上,抱了往外就走,他才从竹氏的哭诉中知道,廖永忠不知何时离开了她,她摔到地板上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去摸廖永忠,然而舱里没有第二个人。

因抱着竹氏,王琳不能快跑,这才发现舷梯边的大片血迹和被砍断的铁链。

他这才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谋杀!

朱元璋翅膀硬了,恩将仇报,开始啄食母睛。

他万分悲愤,大骂道:

“朱重八这个麻子,良心喂了狗,竟学起项羽弑义帝的举动来!”

此时韩林儿已被侍卫救到甲板上,听得王琳的恶骂,才大悟,立时神色惨变,如呆如痴。

卫士们嚷了起来:“王千户,快设法救陛下上岸,发布檄文,招募兵马,讨伐叛臣朱元璋!”

韩林儿这才回过魂来,悲哀地摇了摇头:

“没用了,谁也动摇不了他的根基。即便有二三个刚直臣

怜而王我,也徒增战乱而已。朕不愿苟活了,汝等快砸烂门窗,抱了木板逃命去吧!”

“不,陛下,无论如何,总不能让叛贼这么称心如意!” 王琳目眦欲裂,“纵使失败,也要把叛贼的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快点火,向银花郡主求救,她们兴许快到岸边了。再者,渔船也会看见的。”

这倒是个主意,可是船中哪有点火之物呢?

却得一个卫士提醒,他们七手八脚把门窗点燃。

然而等了又等,嗓子都喊破了,茫茫江面,哪有半条船的影子来?

显然,朱元璋计划得十分周密,不仅扣住了这一带的渔船,而且事先把银花郡主和彭普胜调开,让他们去押运宫中器物。

船越沉越快,火越燃越近……刘皇后抱着银铃公主哭得声噎气绝……宫女竹氏没想到廖永忠会在玩弄以后竟把自己置之死地,大叫大骂着快发了疯……王琳曾想到过跳江泅上岸,可是,一看眼前的五十个侍卫,除自己以外,全是旱鸭子。

他这时才明白,丁玉是个可耻的内奸,是他故意把会水的五十余名侍卫全挑走了! 他心如箭穿,一膝向韩林儿跪下,悲愤地说:

“万岁,丁玉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把我们卖了,所有会水的侍卫都让他留在岸上了。万岁,末将只能保得万岁上岸。万岁,快跟末将跳江吧,不然来不及了!”

韩林儿却去刘皇后怀中拉过银铃公主,往王琳面前一推,哽咽道:

“带走她吧,逢年过节,让她给她父母焚炷香化点纸钱!”

他一转身,跳入了波涛翻滚的大江之中。

众宫女、侍卫都惊呆了。

就在这一瞬间,刘皇后说了声:“王琳,银铃公主就拜托给你了。”一转身也随韩林儿去了。

银铃公主大哭着扑向船舷,撕肝裂胆地呼唤着“父皇母后”。

王琳抱着公主,跪在甲板上,借火光看着吞噬了韩林儿夫妇的波涛,泪下如雨。

宫女和侍卫们大骂着朱元璋,呼唤着他们年轻领袖的尊号,前前后后地投入波涛之中。

到大宋红旗着火之时,甲板上只剩下王琳和小公主了。 王琳虽然会水,却也没有把握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里把小公主救上岸。他用剑劈下一块门板,去舱中找来一件皇后的大皮袍,将小公主裹得严严实实,包扎得泼水难入,这才把小公主放在门板上,轻轻放入水中,奋力推着木板,斜着北岸游去。

火光照亮了天空,照亮了小公主的白袍和王琳的红帽。

不过片刻,王琳便觉得水寒彻骨,血液似乎冻结,手脚也不听使唤了,要越过一个浪峰,冲出一道波谷,简直难于上青天跨银河。

他毫无信心了,只盼有“浪里蛟”的美名的银花郡主能从天而降。

他不时看看北岸,幻想着能出现奇迹,然而他心中却总响着另外一种声音:“丁玉既成奸细,岂能轻易放过银花郡主和彭普胜?只怕他们……”

王琳不敢再往下想,抬眼看看北岸,只觉得一线长江忽然变得其阔无比,似乎是一片汪洋大海,而安全的彼岸却遥远得好像在地角天边。

银铃见老是到不了岸,不由问道: “王千户,‘浪里蛟’会来救我们吧?”

王琳含泪答道:“会的,公主,会的!”

然而他心中却在说:“公主,银花郡主她也是自身难保啊!”

王琳猜对了,银花郡主此时确实自身难保,陷入赵长胜与丁玉的凶恶围攻之中。

原来,丁玉被朱元璋召去应天(今南京)后便背叛了小明王,投靠了朱元璋,并负责把银花郡主和彭普胜骗离小明王,让廖永忠好做手脚。丁玉虽然不知道朱元璋的具体阴谋,却也猜到廖会利用长江。他不仅要走了所有会水的卫士,还劝说彭普胜和银花郡主同意把护送小明王的任务交给了廖永忠。一路上,他故意磨蹭,一有村店,就借口风雪太猛,总要挑脚夫和押运的士卒休息。

银花开始并未怀疑丁玉是藏有歹心,只是不放心小明王,一再催促赶路。最后,她只得表示,留彭普胜和丁玉押运宫中器物,她去协助王琳护驾。

彭普胜也怕王琳有了缓急时独力难支,也同意银花先

行一步,去追赶皇帝的车驾。

丁玉怕被看出破绽,便表示愿和银花同行。 银花也未生疑,就带五个卫士,与丁玉上了路。

一路上,银花心急如火,只是拼命攒行,丁玉却总是落在后面,抱怨风雪太紧,行路太难。

银花虽才十五岁,因在战乱中长大,早已成熟晓事,见丁玉举动反常,暗起疑心,便对他说道:

“御史大人可以落在后面,让我上前!”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孝廉《中国帝王系列·铁血洪武—明太祖朱元璋》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勇者是我,boss也是小说[挂科再读]在线试读

黛儿还没笑够,白光又亮了起来。塔塔刚松开艾丝翠得的手,连忙回头去找,不等她扭过头,一双温暖小手已经紧握住她有点凉的双手。这次的白光来的快去的也快。这次他真的哭出来了。纳特惊讶的喊:“这次为什么这么快?”他的两把大刀不见了。裴吉开心的打了几个滚。...

2019-09-03 08:42:09

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小说[执金吾]在线试读

美,太美了!如果萧何在这里,一定会惊呼,盖娇柔!阿姨用一种看智障的的眼神看着盖娇柔,就这孩子的智商也只能去游乐场里开碰碰车了。“阿姨,你是不是又嫌我笨了。”一个如黄鹂般清脆的响起,公子哥目光转向驾驶座那边,惊鸿一瞥,他呆住了。虽未施粉黛,但清纯的素颜已经足以令世间任何的雄性生物激动了,一身恰到好处的粉色公主裙将其衬托的高贵典雅,宛如从童话中走出的公主。盖娇柔拿出背包背在身后,正要走呢,那公子哥突然道:“我说你们两个,把我的车装成这样就想走啊!”盖娇柔随手从书包里拿出一沓支票,边写边说道:“虽然不知道那堆废...

2019-09-03 08:42:09

极限梦想之王者归来小说[帝奈修克]在线试读

而空叠,就是不用找角度,直接操控角色跳起,然后从空中发动攻击,但是,这种做法要把握好时机,否则,非但是把技能叠在自己技能的后面,甚至有可能打不中,浪费内息值加上内力值或者耐力值。“嘭!”连续两声,先是“崩裂斩”击飞零七一八,然后叶千的角色用“裂空破”划过零七一八,一道剑痕打在零七一八的胸口,零七一八被击飞在远处,他的角色一阵翻滚,还没爬起来,叶千就没管那么多,直接让角色疾跑冲上去,然后挥剑发动攻势。这种做法有两个名字,一个叫叠击,一个叫空叠,叠击就是在地面上用技能来攻击,但是因为一般技能都是直线,所以第二...

2019-09-03 08:42:09

英雄联盟之超级红包群小说[飞刀木情]在线试读

林昊脱口而出:“不是,是那个一个日一个天的昊!”蓝若笑得捂住肚子:“哈哈哈,林日天,好名字啊!我以后就叫你日天吧!”“哈哈哈,好了,不逗你了,林日天!哦不,林昊!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要不是你,真不知道那个变态会对我做些什么!”蓝若眉头微微一皱:“林浩?那个三点水一个告字的浩么?”噗“没事了!我早就受够了罗威,这次要不是你,说不定我还没有勇气反抗呢!是你,突然让我明白,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脚上!”“哈哈哈哈,不行了!说,你是不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欢乐豆!!”...

2019-09-03 08:42:09

神级猎杀者小说[萧雨客]在线试读

当然,他的眼睛耳朵不是什么灵耳灵眼,质量比起二娃原装的是大大不如,炉鼎质量差了,法术威力自然也大减。所以,千里眼变异成百里眼,顺风耳也打了折扣。话音刚落,旁边一侧石壁裂开,从中钻出一条披鳞带甲、生着四只铁爪与尖利嘴唇的小精灵来。杨烨见状大喜:“穿山甲,是你呀?!”二娃学会了心有灵犀,与杨烨共享眼睛耳朵,杨烨的眼睛耳朵就成了二娃天视地听天赋的新凭依。不过不管怎样,好歹还是增强了实力。就在杨烨祖孙二人兴奋欣喜之时,突然二娃惊呼一声:“爷爷,不好,这洞里还有别人!”杨烨轻声沉稳地说:“穿山甲,辛苦你啦。不过我们...

2019-09-03 08:42:09

梦断紫台小说[小慧]在线试读

越石风尘仆仆赶到京城,找到凌风的府邸,两个卫兵把他送进去。凌风不在,他见了管事,管事叫他先到饭厅吃点东西。越石到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厨房里只有凌风的乳娘。她给越石盛了一盘饭菜,说:“小伙子,慢慢吃,还有呢。”越石长途跋涉,确实是饿了,很快吃个精光,乳娘又给他盛了一盘。凌风进来说:“奶妈,帮我盛碗饭来,我饿坏了。”武毅说,“别叫了,你奶妈把给咱们留的饭给这小子吃了。”“噢…”凌风留神看看越石。越石...

2019-09-03 08:42:09

山沟大军阀小说[高清晰]在线试读

“额,这个,秦少,没有问题。我马上叫小德去把房间打扫出来,顺便吃完饭我马上动身亲自去各家各户通知。”郑大海一听土地神要教化村子了,满脸显得红润,这可是一件好事啊。“不要说了,这件事这么定了,女孩子家看什么书,好好呆着家里跟你娘亲学学刺绣吧。”郑大海眼睛一瞪,威严的对郑茜说道。“你给我回来……你这个不孝女……”郑大海见女儿如此的不礼貌,气的曼联通红。“对了,大海,我准备...

2019-09-03 08:42:09

魂归断桥小说[与天笔醉]在线试读

我看到了,那个我生长的小院,院子里的那棵核桃树,还有石磨都没有任何的变化,我顿时欣喜,看来父母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太好了,我大声叫道:“妈,我回来看你了,我要买雪花糕吃!”快速的跑进院子,我却看到地上有血迹,血是从屋内流出来的,我故作镇定,推开家门,母亲躺在地上,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我走到母亲身边,跪下道:“妈,我回来了,你别睡了,快醒醒,你答应我要买雪花糕的,你可不能食言啊。”我推了推躺在血泊中的母亲,生气的顺道,我得晃动让母亲放在胸口的手掉到了地上,她...

2019-09-03 08:42:09

大理寺风云小说[端木三藏]在线试读

面对着“吧嗒”一声关上的房门,柳姒儿的眼泪好似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她依靠在房门对面的栏杆坐了下去,双手抱着膝盖,将脸深深的埋在胸前,哭泣着,直到昏昏沉沉的睡去。柳姒儿看着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甜,但是又被“木头”的傲慢所激,将长衫揉成一团,丢到地板上。想到这,柳姒儿抱起长衫,悄悄的开门走到了赵子淅的房间门口,将长衫丢在地上,但是想了想,还是将长衫拣起,工整的叠放在那,转身便要离开。赵子淅看着柳姒儿:“我们关东人,不与女人一般见识!我劝你一句,也...

2019-09-03 08:42:09

南宋浮生记小说[至珍]在线试读

“三杯啊”谷永宁思量着自己的酒量,这三大杯一下子下肚就可能当场要趴下的。这样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虽然我古诗词也学了不少,真正能用的又有多少啦。突然间,灵感油然而至。这时的人们发出了赞叹的声音。“来来来我们继续啊”“这可不成,要罚酒三杯。”“他乡饮酒见长亭,春风无意马蹄轻,不见南来客舟行。满目河山同相聚,杏花深出别有情,凭君梦语到天明。”“这样哪成啊起码也得喝上一轮才行”我知道这是逃不过了也...

2019-09-03 08: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