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紫台小说[小慧]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越石风尘仆仆赶到京城,找到凌风的府邸,两个卫兵把他送进去。凌风不在,他见了管事,管事叫他先到饭厅吃点东西。越石到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厨房里只有凌风的乳娘。她给越石盛了一盘饭菜,说:“小伙子,慢慢吃,还有呢。”越石长途跋涉,确实是饿了,很快吃个精光,乳娘又给他盛了一盘。凌风进来说:“奶妈,帮我盛碗饭来,我饿坏了。”武毅说,“别叫了,你奶妈把给咱们留的饭给这小子吃了。”“噢…”凌风留神看看越石。越石

梦断紫台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梦断紫台》作者:小慧【完结】

第一章

大秦国京城是一座拥有百万人口的城市,城中心是大秦王朱光辉煌壮丽的皇宫,有高耸的城墙护卫。辉煌的大殿建筑在高台上,鎏金的屋瓦在阳光之下燿燿闪光,在鳞次栉比的建筑中显得格外醒目。宫墙四边各开三个门,其中当中的城门是专供朱光出入使用的,平日很少开启。

城内有三条直贯南北的大街,通向外城的城门,其中最宽敞的是皇宫南面的朱雀大街。现在是一年之间最冷的腊月,天刚刚蒙蒙亮,街市之上行人不多。一个差官带领五六个兵士,在贴告示。几个过路人围过来。一个书生在念:

“奉王上敕令,为申明法度,教化黎民,威慑罪犯,将于腊月初三日在西市处决人犯三十名,其中处凌迟人犯两名,一人某,为弑母犯,一人女某,杀夫犯罪。处斩决人犯二十名,处绞决人犯八名……此令。”落款是刑部尚书凌风。

一个老者惊讶的说,怎么一下要杀这么多人?书生说,应该九月份要处置一批,因为上面换人,所以拖下来了。他还说,现在的尚书大人只有十八岁,是王上的养子,王上对他十分信任。

“十八岁,还是个大半孩子,他能懂什么?”

“就是做做样子,还不是下面的人在操作?”“他能镇得住吗?”“你说呢?”

“听说先前要由王上圣裁的大案子现都交由他处置了,比前任的尚书大*力还要大。”

“可要记的当天早点去占位子,否则人那么多,根本看不清楚。”

“听说,那个女的长得颇有姿色……”

一辆马车从街上驶过,后面跟着几名骑兵,车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漂亮的少年大概十七八岁,面带忧色。他透过车帘望着越聚越多的人群,他们都在看告示。议论纷纷,非常热闹。

少年说,“他们把告示贴出来了?”

旁边的侍卫恭敬的说“司理官员一大早就把人派出去了。”

“他们做事可真卖力啊!”少年语音中却又点酸溜溜的味道。军官没有应答,心里却想,这不就为了配合你的首场亮相吗?

这个少年就是凌风。他是个孤儿,四岁上母亲去世后被朱光收养,长大后做了王上的秘书,他很聪明,做事也明慎妥当,一年前被朱光任命为少府卿,掌握王室的财经大权。如今又担任刑部尚书,成了全国的最高司法长官。别人羡慕妒忌兼而有之,他心中却是惶恐不安。

当一张待决人犯的名单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在签属的时候手一直在发抖。如今,他的职责要求他亲临刑场监斩,亲眼目睹血淋淋的杀人场面,他的神经上真是要受不了。

马车到了皇宫,从西边的侧门进去,在门后的院落停下,后面的骑兵下马,放下马车的踏板,让两人下车。车辆和马匹都停在院内。凌风和侍卫沿着东西长巷向东走,大概数百步左右有一个二十亩左右的院落,他们进了院子。

这里是凌风在宫里的住处,是个三进的院落,后面有个小花园。凌风进了内院,正面三间正房,非常宽敞,陈设华丽考究,当中还设了宝座,是供朱光偶尔过来坐的。旁边的厢房才是凌风日常起居的地方。其中两间做他的书房和卧室。其它是藏书和放置案牍文书的地方。凌风现在已经搬到宫外居住,但在这里还保留着他的住处,供他处理宫里的事务和偶尔留宿。这个地方和朱光的内殿很近,朱光要见他很方便。

凌风在书案旁坐下,将今天要处理的文件整理好,随手拿了一份看了起来。

一个侍卫从后门进来,对凌风说,“大人,王上要召见您。”他点点头,跟着侍卫出去。他们一直朝北走,大概千多步,到了宫里的花园。花园很大,有数百亩,一条长渠穿流园内,旁边有大大小小的水面分布其中,岸边高低起伏,分布着亭台楼阁。虽然时值隆冬,花园里还是苍翠一片,令人精神为之一振。园中央有一座高台,高约数十丈,台上是金碧辉煌的楼阁,楼分三层,是朱光大宴群臣,登览观景的地方。楼前匾额上题了四个大字:“紫气东来”。

侍卫轻声说,“大人,王上在楼上等你。”凌风上了楼,朱光向远处眺望着下面鳞次栉比的街道,这个地方是皇宫的最高处,可以看到整个京城。街上十分繁华,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凌风走近他,轻声叫了声“陛下”

朱光说,“你来了,看你心神不定的,怎么回事?”

凌风说“刑部这个职位,我年纪轻轻不大适合,怕会有负陛下重托。”

朱光说,“可以慢慢学嘛,你人很聪明,不是问题。记着,胆要大,心要细,不要拘泥于小理小节,几条人命不是大事,就是让你历练历练。”

凌风说:“臣拿到案卷,反反复复看过。虽然案卷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笔下就是一条人命,实在有些胆怯。要能留些时日面审犯人就好了。”

“他们都是一级级审下来的,料想不会有什么冤枉,再说你不是已经批了十个缓决了吗?”

凌风的脸有些红,他说:“陛下…”

朱光说:“你无须有什么顾虑,只管大胆去做就是。不过……”

他转身过来看着凌风:“那两个凌迟的犯人,你改了斩决,这就不妥了。”凌风说:“凌迟之刑裂心惨目,实在太过残酷。”

“礼法的上下尊卑,是立国的基础,有些犯罪和一般的死刑案件要有所区别,这是大节,不能马虎。为人上者,徒仁心不足以治国,你要学会把心肠放硬一些。。”

凌风回答了一声“是”。朱光说:“你办完公事去看看景武,我政务繁忙,也没工夫照管他。”凌风说:“是,陛下。”“那你下去吧。”凌风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朱光望着他的背影,心说这个孩子太拘谨了,要是能放开一些就好了。

凌风处理完公事,沿着东西的长巷,向东边的衍庆宫走去。推开宫门,两个侍卫迎上去,说大人你来了,两位殿下都在呢。朱光有一男一女,儿子昊文早年在战场上战死,留下孙子景文,今年十九岁,他已经和母亲搬到宫外住,不久就要结婚了。女儿光仪公主的丈夫是邻国的王子,因故出奔大秦,与公主成婚。后朱光派他回故国交涉政务,在归途中失踪,至今仍无下落。公主当时身怀六甲,闻讯难产而死,儿子景武刚出生就成了孤儿,由外公抚养长大,今年十四岁。

景武住的衍庆宫室四进院落,两边各有一个偏院,后面是花园。凌风进了花园,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在舞剑,旁边十几个人在观看。其中一人身穿蓝色长袍,上用金线绣了团龙的图案,十分华丽。凌风见了他,叫了声殿下,此人正是景文。景文和气地点了下头,示意他不要说话。那少年的剑越舞越快,他的身影已经看不大见,只有一团团白影子转来转去。凌风皱了皱眉头,朝后退了两步。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光闪过,咔嚓一声,在凌风刚才站过的的地方,一棵小树应手折断。

第二章

少年定下身来,归剑入鞘,旁边的人群鸦雀无声,谁都没有说话。凌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殿下的剑术有长进啊!”景武瞟了他一眼:“你也懂剑术?刚才干嘛靠那么近,不怕我误伤你?”凌风没有回答,心想这个小殿下脾气不好,刚才自己站的已经够远了,是他自己冲过来的。景文说:“小武天天练剑大有进步,刚才那一下收的不错,反正没有伤到凌大人,你们几个不要到处乱说,影响不好。小武你也累了,喝杯茶休息一下。”

大家来到偏厅,凌风说,“王上让我看看殿下有什么需要,好派人去采办供应。”景武哼了一声: “多谢你费心,我这里没少什么,别老是过来打扰我练剑,伤了你可不好。” 景文在旁边说:“小武你别这样,凌大人也是一片好意。凌大人,你公事繁忙,就先走吧。我这个当哥哥的帮他看看,列个单子给你。”

凌风起身离开,来到院门,听见后面景武大声说,“谁知道他来探什么消息好去跟王上叽叽咕咕,狐假虎威的东西!”

次日上午,一个侍从将凌风引进朱光的内殿。凌风汇报了一些政事的处理情况,最后拿出衍庆宫开来的单子,说: “陛下,昨天我去衍庆宫了,正好景文殿下也在,衍庆宫开列清单,有些应用之物要由有司采办。但当中有马匹武器之类,我不敢做主,请陛下定夺。”

朱光拿过单子,上有战马五十匹,盔甲三十套,宝剑和长矛若干。

朱光沉吟了一下,说:“昨天你去看小武练剑了?”凌风说是。“听说小武差点误伤了你?”

“陛下……”

朱光看了他一眼,说:“我知道你不想拿这些事烦我,这是你孝顺之处。你也要清楚在我心里,你和他们两个是没有区别的。”

凌风身子动了一下,侧过头去。朱光没有看他,提起笔把马匹盔甲等物划去,说,他那点地方,装不下那些个马匹,这个就算了吧。其它东西可以酌量再加一些,平衡一下。”

“是,陛下。”“你这两天多休息,毕竟初三监斩是件大事,不能出纰漏。如果事情不多,你就早点回去吧。”

凌风向朱光告辞,驱车出了宫门。他的府邸离皇宫不远,占地七十多亩。东边一半是宅院,西边是花园。东边有三列庭院,最东边作办事机构。由于全国十分之一的土地是王室所有,朱光让凌风管理这部分产业,这里头的工作十分复杂,许多人都在这里办公。中间院落是凌风的住所,包括正厅、书房、卧室等。他酷爱读书,家里收藏了大量书籍。

腊月初三这天正午,从西郊的监狱到刑场布置了大量兵士,沿途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刑场正北搭了台子,上面布置了案桌。凌风下了马车,走上监斩台。他身穿黑色袍服,头戴黑色风帽,用白狐皮镶边,袍子和外罩的斗篷上用银线绣了獬豸的图案。他身旁站了六名官员,两面排开。

监斩台下围出了一大片空地,中间是行刑的地方,囚车停在外围。兵士手持武器,拼命将看热闹的人拦开。五个彪形大汉,身披红衣,手持大刀,立在刑场上。三声炮响之后,凌风手一挥,雪亮的大刀纷纷挥动,留下一地的死尸和鲜血。凌风靠在椅上,眼睛一动不动看着,脸色白的吓人,还好他的面孔被帽子给遮住了。

两个小时后,行刑完毕,兵士忙着收拾尸首,在地上铺上黄土。凌风朝其他人匆匆点头告辞,下台上了马车径自走了。

马车停在巷口,凌风从车后跳下来,他换了一身兵士的衣服,穿过巷子离开。这一带临近通过整个城市的河流—汴河,街巷纵横,人烟密集,布满了商店和酒肆。凌风将河边一座荒废的园林连同几条街道都买下来,进行了修缮。园林的入口隐在房舍后面,很少有人知情。

凌风进了园子,里面有大片的水景,临水有假山,山脚下避风处有三间厅堂。房内架设了火盆,沿着墙壁还铺了火道,关上房门感觉室内暖意融融。

凌风坐在桌前,热腾腾的饭菜已经摆在桌上。他虽然昨晚开始就没有吃东西,但却仍无食欲,感觉胃部一阵阵抽搐。他披上大衣,来到室外,感觉整个园林萧瑟一片,荷塘水涸,草木枯萎,只有几株腊梅还在绽放。天气很冷,夕阳有气无力的照耀下来,将所有的景物染上了淡淡的金黄色。

夜幕落下,街市上纷纷点起了灯笼,人群拥在酒馆茶室,熙熙攘攘,吆五喝六,不过大多数人讲的还是中午在刑场看热闹的情景。

“这位仁兄,您今天去看了没?”

“人太多,那里挤得进去。”

“我倒挤在前面。”“是吗?”几个人立刻围上去:“老兄你可要给我们好好讲讲。”

那人清了一下嗓子:“听我道来,只听三声炮响,那个尚书大人把手一挥,四个兵士把两个犯人从囚车上拖下来,那两个犯人呀,大概已经吓傻了,几乎是被他们抬进来的。他们把两个犯人的衣服剥掉,那个女人身上真是又白又嫩,嗨,真是可惜。开始他们还乱扭乱动,很快就没有反应了,像割肉一样,没有意思。”

“就这么多?”周围的人不甘心,又问。“砍头看得多了,没什么意思,唰唰一刀就下去了,没什么特别。两个犯人死的太快,肯定是刽子手收了好处,暗地里在他们心口捅了一刀。”

“真是过分,这些人在死囚身上都要赚一笔,有没有职业道德呀。”

凌风挤在桌边,沉默不语,他在早上见了刽子手,给他们一笔钱,叫他们麻利点,别给犯人吃太多苦,此事别人一定也看出来了。他非常讨厌这种非人的极刑,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他扔了块银币在桌上,叫酒保拿壶酒来。背后有人柔声说:“小风,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第三章

凌风没有回头,他知道这是酒店的歌女柔娘。一年前他来到这个酒店,看到柔娘,她歌艺双绝,温柔可人,给他留下很深印象,后来他就一直过来坐坐,喝喝酒,听柔娘唱歌,听酒客议论时事。

凌风闷下一大口烧酒,脸上有了血色,他勉强笑道:“听大叔讲新闻呢,中午你去看了没有?”

“我不喜欢那个热闹,大概半个城的人都拥过去了吧?”

“我也不喜欢,杀人有什么好看?”

柔娘看了看周围的人:“他们一年辛辛苦苦,也就只有那么点乐子。俾如有钱人看戏取乐,穷人只好在这上头开开心了,今天他们讲来讲去都是这个事。”

旁边有人又问:“大叔,那个年轻的尚书大人,你有没有看清?听说他只有十八岁,还嫩着呢。”

“这个真没看清,离那么远,他那张脸被斗篷遮得严严实实,那里看得清呢?”

“不过他在上面坐得一动不动,像根木头桩子,许是被吓坏了。”

“这还用问,一下杀这么多人,他们这些贵公子哪见过这个,现在他大概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呢!可别吓出病来。”

“你别乱说,小心官差把你抓去打一顿。”这时有个军官走进来,大家顿时安静了。

那人来到一群掷骰子赌钱的人中,挤开众人,嚷着说:“让我先来。”其中一人说:“武大哥,你又有钱了?”那军官叫武毅,他拿出钱袋,抖出几块银币:“向同袍借的,这个月的吃饭钱就靠他了。” “酒保,给我拿壶酒!”

柔娘轻声说:“这个武大爷就知道喝酒赌钱,输了还发脾气打人,他哪像做官的样子。”凌风嗯了一声,他就是想听听人家对自己的表现有什么看法,其实他也知道就是那两句,但心里总有些泄气,还好别人都没有认出他,否则这些地方他都不能来了。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他腹中空空,感觉酒一上头,脸上涨的通红。柔娘凝视着他,说:“喝酒别那么急,对身体不好,看你衣服穿那么少,现在喝酒身上热,等一出去风一吹又要着凉了。”

凌风出来时换了衣服,身上就穿了件旧棉袍,他笑笑说,“我没那么娇贵。”

有客人叫到:“柔娘,你给我们唱支曲子吧!”柔娘站在柜台前,人群静下来。只听她唱到:

“素雪任*,树木转枯悴,松柏无所忧。折杨柳,寒衣履薄冰,欢讵知侬否?”

“天寒岁欲暮,春秋及冬夏,苦心停欲度。折杨柳,沈乱枕席间,缠绵不觉久。”

声调婉转悠扬,余音久久不绝。凌风感觉柔娘那双美丽的眼睛,在他脸上流转,接着又移开了。他有些目眩神移,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寂寞。他默默地坐了一会,起身说,“柔娘,我走了。”柔娘说,“你多喝了几杯,路上小心点。”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小慧《梦断紫台》点评:文章文采盎然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9-03 08:41:33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9-03 08:41:33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9-03 08:41:33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9-03 08:41:33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9-03 08:41:33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9-03 08:41:33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9-03 08:41:33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9-03 08:41:33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9-03 08:41:33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9-03 08:4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