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断桥小说[与天笔醉]在线试读-男频精选-阅文林语

魂归断桥小说[与天笔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看到了,那个我生长的小院,院子里的那棵核桃树,还有石磨都没有任何的变化,我顿时欣喜,看来父母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太好了,我大声叫道:“妈,我回来看你了,我要买雪花糕吃!”快速的跑进院子,我却看到地上有血迹,血是从屋内流出来的,我故作镇定,推开家门,母亲躺在地上,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我走到母亲身边,跪下道:“妈,我回来了,你别睡了,快醒醒,你答应我要买雪花糕的,你可不能食言啊。”我推了推躺在血泊中的母亲,生气的顺道,我得晃动让母亲放在胸口的手掉到了地上,她

魂归断桥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魂归断桥》作者:与天笔醉【完结】

守望湖畔,苦剪不断,一个等了四十六年的承诺,花开花落,年复一年,我在断桥等着你归来,因为相信,你一定会回来。

血染征袍,奋战沙场,满天乌云,天空飘起雪花,地上溅起血花,挥剑杀敌,敢问苍天?断桥是否下过雪...

第一章 魂断断桥之断 第二章 魂归断桥之桥 第三章 魂归断桥之残

第四章 魂归断桥之飘 第五章 魂归断桥之战 第六章 魂归断桥之胜

第七章 魂归断桥之谋 第八章 魂归断桥之败 第九章 魂归断桥之退

第十章 魂归断桥之哀 第十一章 魂归断桥之过 第十二章 魂归断桥之狂

第十三章 魂归断桥之忧 第十四章 魂归断桥之焚 第十五章 魂归断桥之雪(大结局)

第一章 魂断断桥之断

更新时间:2012-3-24 15:02:11 字数:3451

人逢乱世,可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人活一辈子要多难有多难,谁不想安安全全得活一辈子。可是我,就偏偏碰上了这乱世,碰见了她。

我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父母靠给我们村苏老爷种地生活,一年忙到头,也只能勉强凑合着吃饱,生活依旧是很贫穷,我可从没怨天尤人,怎么不把我生在富人家里,人生下来就不该怪命运,因为你要真有本事,老天爷也管不了你。

因为家里清贫,父亲就去求苏老爷,让我给他家当个佣人,在父亲几次磕头弯腰的请求之下,我终于进入了苏府当佣人。不过因为当时我只有八岁,苏老爷说给他干活可以,不过他只管吃住,是没有工钱的,虽然如此,父亲依旧很开心的把我送了进去,父亲不是不爱我,而是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几乎天天抓药吃,本来家里给苏老爷种几亩地,勉强可以吃饱,现在因为母亲的病,也吃不饱了,父亲万般无奈,只好把我送进苏府。我离开家之后,就可以少吃一份口粮,父亲就可以用这份口粮换钱给母亲治病,我那时候就很明白,父亲也是十分痛苦的,身为一个男人,无法养活自己的家人,还要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出去给别人当佣人,他的心里又怎么好受。自己非常理解父亲,我也很爱母亲,母亲最喜欢在农忙时节带着我去田里,把我放在在田边的那棵柿子树上看她干活,她不时的抬头看看我,就会笑的很开心,干活也会更加的快,有时母亲会背着父亲藏下几文钱,在我帮她做家务的时候奖赏我买雪花糕吃,这就是我的母亲。我依然记得,在进入苏府的时候,父亲拉着我走出家门,母亲躺在床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甚至跪在床上求父亲不要把我送走,父亲也是一条汉子,当即松开我的手,蹲下身问我道:“娃子,我让你自己选择,去苏府,还是留下来陪你母亲。”我眨着眼睛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脸色苍白挂着泪痕的母亲,流泪跪下说道:“去苏府,母亲,我走了以后你要快些好起来,那时我就能会来看你了。”听完我的话,母亲掩面痛哭,父亲的眼角也红红的,最后在我离开家的时候,我看到父亲也在暗暗的抹泪。

一路上,父亲都在沉默,到了苏府门前,父亲却停下了脚步,蹲下来一把将我抱住,“好孩子,好孩子,你是一个男人,父亲真的很骄傲,很骄傲。”他一边哭,身体一边颤抖,我的泪水一直都没停过,就在此时,苏府的老管家出门购置货物,看到了我们父子二人,叫到:“你们来啦,那就快点进入吧,有活等着他干呢。”父亲依旧没有松手,而是把我抱得更紧了,老管家一看,生气道:“我说,我让你快点,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快说,我们苏府可不缺你们这种贱民。”父亲站起身,拉着我就要离开,我却用力掰开他的大手,说道:“既然来了,干嘛还要走,你快回家吧,我担心母亲。”父亲看着我,不愿意离开,我只能转身走向老管家,不在看父亲,因为我怕我看见他就跟他回家去了,老管家叫了一个佣人把我带进府内,我一步步的朝着府内走去,转过一个弯,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父亲,我也是一个男人,就让我为你,为这个家承担一些什么吧。进入苏府之后,我每天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每天都要伺候老爷太太吃饭,然后刷碗,洗衣服,他们还算有些人性,没有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做太重的工作。

我生在一个还算繁华的村镇,这里距离荆州很近,荆州可是一个大城市,不过我从没去过,也不知道大城市和我们的村镇有什么区别。这个小镇名字叫做苓雪,因为处于交通要道而繁华,北面来荆州必须经过我们这个小镇,镇上的有钱人大多数都在镇上开了客栈、酒店、饭馆、驿站,大多数来本镇的人都是想去荆州的,一路劳顿,在到达荆州办事之前大多会在这里休息,所以我们镇比一般的镇要繁华的多,有钱人也多。交通便利,又十分富裕,在这个乱世,自然也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现在是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汉室大权旁落,成了他姓曹的天下,不过不管是谁的天下,我只要能够平平安安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荆州的关羽大人向我们镇派了一千人的兵马,用于防范北方曹操的偷袭和山贼的袭击,虽然如此,可是镇上的有钱人也没闲着,纷纷拿出家财招募家丁。苏家也不例外,苏老爷招募了一群壮年男子,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名为王越的老头教这些壮丁剑法。这个王越是我来到苏府三年后被请来的,听做饭的王婆婆说,老爷亲自去请这个王越,最后答应他一天一壶酒管吃管住他才来的,人逢乱世,粮食都是珍贵物件,酿酒会消耗大量的粮食,几乎所有诸侯的领地里都有禁酒令,禁止酿酒,禁止饮酒,苏老爷居然敢冒着杀头的危险提出这种条件请他,可真是花了血本了。一天我正在刷碗,老管家进来了,向屋内所有的下人道:“明天,老爷新请来的教官就要到了,老爷要摆宴宴请他,让我来提前给你们打声招呼,都明白了没有!”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明白了!”这个老管家的脾气十分不好,甚至有些变态,本身就是一个怪老头,何况他在父亲送我来的那天做的如此无情,我对他就更没什么好感了。

第二天,所有的下人都起得很早,我一大早就没闲着,准备做饭的材料,烧水,砍柴。到了晌午,苏老爷终于发话让上饭菜了,看来是客人到了。我们几个佣人急忙将饭菜端上桌,然后通知老爷饭菜准备好了。苏家的饭厅位于厨房前面,这样好招呼上菜用餐。我一直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让苏老爷如此礼节的邀请,我趁着厨房总管不注意,从侧门溜了出来,躲在厨房墙边的一棵大树上,这棵树至少也有五十年了,树干巨大枝叶茂盛,只要你不在上面乱走动,躲上去绝对不可能有人发现,从小我就十分喜欢爬树,无论多大的树我都能几下爬上去,不是跟你吹,要论爬树,大人也比不过我。我三下五除二的爬了上去,找到我经常坐的那个树枝,坐了上去,从树叶的缝隙中看着饭厅,过了一会,老管家出现了,他点头哈腰的在前面带路,三步回身说一个“请!”,我顺着他手臂的方向看去,看到了苏老爷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走向饭厅,“怎么是个老头?”我轻声说道,却发现了不对劲,居然有人和我同时说了这句话,我急忙向四周张望,在我上方的一个树枝上发现了一个女孩,我吓得一下没坐稳,身形一晃,就想要摔下去,一只手却抓住了我,让我稳住了身子,我顺着手看过去,那个女孩正慌张的看着我,这绝对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一双秋水睦,紧皱柳条眉,疑惑的看着我,她一手抓住树枝,一手拉住我的衣服,道:“你是谁啊?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急忙抓稳树枝,正想回答,却听王越老头大声道:“是哪路英雄,这么不给老夫面子,在此偷窥!”他取出一把匕首,冲着我们的方向射了过来,我吓得急忙闭上了双眼,直到听到“佟的一声,匕首插在树上,我才睁开了眼睛,那把匕首插住了我的衣服,将我订在了树上,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女孩直接将我的衣服从匕首上扯了下来,拉起我,踩过几个树枝,上了院墙,跳到了街上。

我由于没有丝毫准备,被她这么一弄,跳下墙的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重心,摔在了地上,而她却稳稳的落地,她硬生生的将我从地上拉起,拽着就要跑。我只听到苏老爷大怒的叫到,“给我把小姐抓回来!”。小姐?她就是苏家小姐?堂堂苏家小姐,居然爬树偷看客人,这也太雷人了。跑过了几个街道,她也许是累了,停下脚步,呼吸紧促的道:“喂?你是不是我们家的佣人?”我心里吃了一惊,还真是苏家小姐,这下可遭了。我们这个时代,女孩是不能随便上街的,特别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更加不让出门了,自己居然和这个小姐一块逃了出来,这不是惹事嘛,搞不好自己会被赶出苏府也不一定,怎么办,怎么办。我脑袋一转,计上心头,我要是把她带回去,也许会从轻发落不是。“是的,我是厨房的。”我回答道。那女孩站直身子,渴求的看着我说道:“你有没有地方去,我不想回去,现在回去我一定会被我爹揍的。”听了她的话,我犯难呢,回去吧,会害了她,要不是自己刚才不小心,她也不会曝漏。说起来还是自己害了她,父亲说过男人要敢做敢当,就算被赶出苏府,我也不能连累苏小姐。我咬咬牙道:“有,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得等苏老爷消气了以后就马上回去!”那女孩怒道:“还不是你害得我,而且你凭什么命令我。”我本来就是一个下人,对啊,凭什么命令人家大小姐。我的眼神顿时暗淡了许多,她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急忙说道:“我叫苏雪衣,以后不准叫我小姐,否则我就不把你当朋友。”她有些刁蛮的说道,那个莫样可爱极了。雪衣见我依旧不说话,拍了我的头一下,“喂,你在不走,等会我爹的人找来了,我这次就算白逃出来了,回去还要挨打,我不亏了嘛,你快点带我去你说的地方吧。”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怎么和平常的富家小姐不太一样,怎么觉得那么亲近呢。“好,小姐,不,雪衣,我们走吧。”我在前面带路快步走了起来,雪衣就一直跟在我身后,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这样走路,也是一种幸福。

第二章 魂归断桥之桥

更新时间:2012-4-1 16:20:32 字数:4074

我要带她去的,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地方。我们小镇附近有一个湖,我们这的人都把它叫做“望菁湖”,湖边到处都是枫树,一到秋天,枫叶飘零,整个湖都是一片橘黄。“望菁湖”之所以这个样子,是有一个传说的,这个传说没有被记入任何的书籍传记,只是通过人与人的口述传到了今天。

老人们都说曾经有一个仙女私自下凡与人间的一个男子相恋并结婚,后来这个男子被一位大官看上,想要提拔他,于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个男子因为贪图荣华富贵,将这个仙女抛弃了。仙女整日守着这湖哭泣,最后流干了眼泪而死,在她临死前使用仙法在这个湖畔种满了枫树,之所以这里的枫叶会这样的红,就是因为里面含有仙女相思的泪、哀怨的血。人们不想让这样的爱情悲剧再次发生,就把这个湖叫做“望菁湖”。是希望有一天这个湖畔可以长出青草,溶解仙女的恨。这个湖一般是没有人去的,因为湖本身就在大山的包围之中,山路崎岖,在加上去那里会让人莫名的伤感,就没人愿意在去了。

不过我喜欢去那里,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听到了老人们说的仙女的故事,就好奇的自己一个人来到了这里,山路的确很难走,到处都是大树和石头,就在我想要放弃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真的,这个湖是橘黄色的。

我带着雪衣,一路朝着望菁湖而去,走出了小镇,走进了山路,因为道路难走,雪衣走了一阵之后就嚷嚷说要休息,我郑重的道:“这里可是荒郊野外,你要是在这里休息,一些狼啊,虎啊,把你吃了我可管不着。”雪衣一听,拉着我的衣服慌忙问道:“那怎么办啊,我真的走不动了。”我看着她那疲倦的脸庞,无奈道:“好啦,我背你走。”我转过身弯下腰等她上来,许久,也没叫她有什么动静,我诧异的回头看去,只见她早已自己站起向前走去。

“为什么不让我背你?”雪衣道:“为什么我要让你背我?”我笑了,这个姑娘,挺有性格的。接下来的路程可就更难走了,地上的石头坑坑洼洼,硌的脚疼,而且还要不断的拨开面前挡路的杂草,当我们走到“望菁湖”时,早已精疲力竭。我让雪衣坐在树下休息,我到湖边用手捧了点水给她喝。喝过水之后,她的脸色好了许多,问道:“我让你带我去能住的地方,你带我来湖边干嘛,不会是要我在这里住吧。”我摇了摇头,坐在她旁边道:“我还没那么坏,再说了,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苏老爷发现,真这么说来我欠你一个人情,又怎么会让你住在这里。”雪衣望了望湖畔,仔仔细细将周围看了一遍后说道:“那你说的让我住的地方在哪里啊?我怎么看好像这附近也没有能住的地方。”我满脸骄傲的看着她说道:“那个地方可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我也是偶尔才发现有这么一个好地方的,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你看出来,那就不是我一个人的地方了。”“哦?”雪衣顿时来了兴趣,催促道:“快走,快走,我好想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鄙视的看着她,“你不是累了吗?休息一会再走!”她笑了,“嗯”了一声。此时,已经是下午了,阳光也有些懒散了。休息了一会,我们便再次出发了。绕着湖畔一直向西走,路上,我告诉了雪衣关于望菁湖的传说,她听过以后,眼神中也带了一丝伤感,不过她一路上什么话也没说。约一个时辰,我们遇到了一条流入湖泊的河,弃掉湖畔,沿河而上,这个河畔逐渐开始具有绿色,地上不像望菁湖畔寸草不生,而是星星点点的长着几株绿草,河畔也在是枫树,而是种着柳树,柳树尽情的伸展它稚嫩的发梢,将河畔点缀的生机勃勃,竟不沾染“望菁湖”的一点死气。雪衣走到一棵柳树下,摸着它的树干说道:“为什么外面被仙女的哀怨包裹,而这里却奇迹的拥有了生机呢?”我双手恰腰,骄傲的说道:“当然是因为我了,这些树都是我种的。”雪衣转过身,满脸疑惑的问我,“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种树啊?”我看着望菁湖的方向,道:“我想要化解仙女的哀怨,想要望菁湖成为一个充满快乐,生机的湖。”雪衣看着我,噗哧一下笑了,“感觉你真的好闲,没老实话,我有时候会旷工来这里,有时想在这里一个人静一静,有时来种树,所以我也不算一个好下人了。”雪衣看着我,认真的道:“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我又不是你家大小姐,我只是你的朋友,苏雪衣!”我也笑了,“恩,苏雪衣!”我带着她继续向前走,“我要带你去的是一个草屋,那个地方没有人住,虽然有些破,但是还不错的。”说着说着就到了。

那条河在我们面前横穿而过,而河的对面,有一个草屋。渡过这条河就到了,这个草屋不知道是什么人盖的,也不知道住过什么人,不过现在它已经归我了。平时渡过这条河可以通过我们面前的这座石桥,它是用石头拼凑而成的,本身就是一座简易桥,就在前几个月,下大雨,山洪爆发,将它冲毁了,这座石桥也就成为了一座断桥。我父亲也是一个渔夫,因为家里穷,农闲时节,他也会上长江的分支河流上捕鱼,家里买不起船,一般父亲都会自己扎一个竹阀,去河上捕鱼。所以我也学会了怎样扎竹阀。当石桥成为一座断桥的时候,我就扎了一个竹阀,渡河到草屋去。我到河边的树旁将竹阀的绳子解开,竹阀是放在水中的,当初我制作的时候,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它弄去水中,这个竹阀只能乘坐一个人,多一个估计就会沉。我招呼雪衣过来,“你先坐上去,然后我把你推过去。”雪衣愣了愣,“你确定这东西真的能坐?”“你什么意思,怀疑我的能力啊,是朋友就得相信我。

”“哦。”

雪衣有些不情愿的坐了上去,我轻轻地推动竹阀,送她过河。雪衣小心翼翼的坐在竹阀中央,谨慎的看着周围的水,生怕掉入河中。突然,竹阀晃动了起来,雪衣吓得“啊”的一声,我哈哈大笑,雪衣转过头,看到了我正在利用手中的绳子晃动竹阀,顿时明白了。“哦,你敢戏弄本姑娘,你等着。”她怒道,把从家里跑出来的事情一股脑的全忘了,双手放入水中,向我泼水,我急忙用手遮住双眼,雪衣一直泼,我就连眼睛也睁不开,就在我们俩玩的开心的时刻,一个声音说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喧闹。”我被声音吓了一跳,手中拉着竹阀的绳子不小心松开了。竹阀一下子没了静止的理由,随着河流就要流走,我顿时慌了神,跳入了水中想要拉住竹阀,谁知河水太急,我一进入水中就被水流冲入了水底,河水不由分说的灌进了我的肚子,我想叫救命,一张口就在也喝不上了,水波涛汹涌的想我肚子里面冲去,我痛苦的在水中挣扎,眼睛一黑,昏了过去。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与天笔醉《魂归断桥》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大理寺风云小说[端木三藏]在线试读

面对着“吧嗒”一声关上的房门,柳姒儿的眼泪好似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她依靠在房门对面的栏杆坐了下去,双手抱着膝盖,将脸深深的埋在胸前,哭泣着,直到昏昏沉沉的睡去。柳姒儿看着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甜,但是又被“木头”的傲慢所激,将长衫揉成一团,丢到地板上。想到这,柳姒儿抱起长衫,悄悄的开门走到了赵子淅的房间门口,将长衫丢在地上,但是想了想,还是将长衫拣起,工整的叠放在那,转身便要离开。赵子淅看着柳姒儿:“我们关东人,不与女人一般见识!我劝你一句,也...

2019-09-03 08:41:23

南宋浮生记小说[至珍]在线试读

“三杯啊”谷永宁思量着自己的酒量,这三大杯一下子下肚就可能当场要趴下的。这样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虽然我古诗词也学了不少,真正能用的又有多少啦。突然间,灵感油然而至。这时的人们发出了赞叹的声音。“来来来我们继续啊”“这可不成,要罚酒三杯。”“他乡饮酒见长亭,春风无意马蹄轻,不见南来客舟行。满目河山同相聚,杏花深出别有情,凭君梦语到天明。”“这样哪成啊起码也得喝上一轮才行”我知道这是逃不过了也...

2019-09-03 08:41:23

海岛生存记小说[豆腐架子]在线试读

睡饱了起来的方大志特意去触摸屏那看过,饱食和涌动状态已经消失,但是多了一个精力充沛状态:体力,精力消耗减少10%,持续一个小时。他不知道小数位后面的数是被吃掉了,还是只是不显示,反正他确实感觉到了两个状态加成的效果。多了一个攻击力加成的提示,也进一步确认了他的猜想,不过要想确认还需要更多次的合成。准备好之后也没什么好说的,点击合成,然后确认输出,一把完好的石斧就滑落在了地面上。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拿起那瓶之前喝过的盐水,一口气喝光把水分补满,重新获得涌动状态,果然使用探查术精力消耗只要2点了。而以现在的日头...

2019-09-03 08:41:23

绝地男神不好惹小说[韵云]在线试读

特别是某个队长,平时就他训练的时间最短,今天怎么还在练习压枪?今天本来就是休息时间,俱乐部好些人都放假了,就这四个像长在俱乐部里的一样,放假都不会出去的,不过以前放假也不见这么勤奋的呀?薛长风将食盒提到一旁的小桌上放下:“要吃到这边来,不要在电脑面前。”薛经纪人手里提着晚上的加餐,走到路炀的电脑边,问道:“你们一个个这是怎么了?训练时间都过了,怎么还在训练?”那手......受的住吗?只有乔临还坐在电脑面前,一发发的开着抢,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压枪还有准头。大...

2019-09-03 08:41:23

网游之终极剑仙小说[墨白]在线试读

走到门口的李晨没有回头,深吸口气笑道:“你不用打趣我,我现在是没钱,不过我一定会拥有一个头盔。就是想,头盔也不会从天而降。”身后突然传来气流压迫空气的爆鸣声。“我靠,姑奶奶你还想打?”李晨闻声而动,调动元气瞬间从丹田直上双臂,准备接住这突然袭击。如果这疯女人再三不讲道理,他也只能辣手摧花,替她爸爸好好教训一下了。“喂,唔,那个李晨,你想不想现在就得到一个头盔?”身后杨若曦的声音传来。“碰!”攻过来的不是杨若曦的手掌,而是那原本摆在桌子上的天启头盔箱子。李晨惊愕的看着依然端坐在椅子上的杨若曦问道:“什么意思...

2019-09-03 08:41:23

开局一个大天使小说[正北方]在线试读

时间很快的过去,大天使再次开口:“两分钟的时间到了,请马上离开,否则我不会给你任何说话的机会把你斩杀。”大亮快速的退入身后的海水中,然后再最后看了一眼监牢就要离开,而这个时候系统提示音出现在他的耳边:“尊敬的玩家您好,由于技术错误给你造成的困扰请您能够谅解,现在游戏官方召集所有出生地错误的玩家商讨补偿问题,请问您是否同意现在就将您传送到临时房间中?”大亮的人物从墓穴中消失,转眼就出现在一个大型虚拟会议室中。此时会议室中已经有了不少人,而是还有人正陆陆续续被传送进来。看大家都面面相视的样子,应该都是出生地发...

2019-09-03 08:41:23

纪元黎明小说[人勿玩人]在线试读

少妇女警有些看不下去了:“赵强,你别欺负人啊。”“没事,我能行的!”罗远无所谓地笑道。叫黄佳慧的女警气的瞪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好,没问题!看来接下来我们都要靠你了!”赵强咧嘴笑道。转身又对罗远说道:“小罗你别逞强,到时候我们轮流开路好了。”“也好,那就由小王和小罗开路,其余人警戒四周,注意安全。”陈队最后一锤定音道。踩在草丛上,脚底下松松软软,倒是并不难走!...

2019-09-03 08:41:23

奉天蛇虎旗之悲歌传承小说[断油书生]在线试读

“乖~~~别乱动,擦好药才能好的快一点。”顾潋滟安慰道,可一见到小家伙的狼狈样,无奈的说道:“那有人被自己的武器打伤的啊~~~”“这样下去不行!”顾潋滟望着伤痕累累的凤舞,心疼的说道:“看来我真的要求求姐姐,让你放弃练武。”“没错。”顾潋滟点点头说道。“啊!小姨,痛死了。”凤舞宫里又响起了小风舞的惨叫声。“可那该死的长棍总是迎着我的脑袋来,我怎么躲也躲...

2019-09-03 08:41:23

特种书童小说[莫言吾]在线试读

“呃。什么好处?”“哇。三样?我得好好想想。”“时间到。容不得你想了,除了这支狙击步枪外,我用抓阄的方法给你选吧。”说完也不知道莫大神用了什么法术,天地间的空气突然纠结在了一起,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黑洞,不等云莫羽吃惊,莫大神凭空伸出一支巨手,拎起云莫羽,没错,是拎起,然后就连着枪一起扔进了黑洞,之后随手从怀里掏出三样物品也扔了进去。“因为你是龙国最精锐的特种兵,这样吧,我们不墨迹了,我可以给你几个好处!”&ldq...

2019-09-03 08:41:23

立隋小说[牂牁野人]在线试读

“呃!”杨浩顿时有些无语,想不到宇文智及这厮爱好倒是有些不同,不过他一想,这宇文氏乃是鲜卑一族,马背上的民族,格外喜欢这奶酪之类,也算平常,看着宇文智及猛灌酸奶,杨浩心中感慨着,这才揭开杯子,细细品了一口,味道嘛,千奇百怪,奶中也不知道掺了什么东西。不过他已经渐渐习惯了。“碧螺春?什么东西?”宇文智及想了一想,见杨浩却是微笑不语,有些奇怪的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殿下最近变了很多。”“啊,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rdqu...

2019-09-03 08:4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