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断桥小说[与天笔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看到了,那个我生长的小院,院子里的那棵核桃树,还有石磨都没有任何的变化,我顿时欣喜,看来父母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太好了,我大声叫道:“妈,我回来看你了,我要买雪花糕吃!”快速的跑进院子,我却看到地上有血迹,血是从屋内流出来的,我故作镇定,推开家门,母亲躺在地上,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我走到母亲身边,跪下道:“妈,我回来了,你别睡了,快醒醒,你答应我要买雪花糕的,你可不能食言啊。”我推了推躺在血泊中的母亲,生气的顺道,我得晃动让母亲放在胸口的手掉到了地上,她

魂归断桥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魂归断桥》作者:与天笔醉【完结】

守望湖畔,苦剪不断,一个等了四十六年的承诺,花开花落,年复一年,我在断桥等着你归来,因为相信,你一定会回来。

血染征袍,奋战沙场,满天乌云,天空飘起雪花,地上溅起血花,挥剑杀敌,敢问苍天?断桥是否下过雪...

第一章 魂断断桥之断 第二章 魂归断桥之桥 第三章 魂归断桥之残

第四章 魂归断桥之飘 第五章 魂归断桥之战 第六章 魂归断桥之胜

第七章 魂归断桥之谋 第八章 魂归断桥之败 第九章 魂归断桥之退

第十章 魂归断桥之哀 第十一章 魂归断桥之过 第十二章 魂归断桥之狂

第十三章 魂归断桥之忧 第十四章 魂归断桥之焚 第十五章 魂归断桥之雪(大结局)

第一章 魂断断桥之断

更新时间:2012-3-24 15:02:11 字数:3451

人逢乱世,可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人活一辈子要多难有多难,谁不想安安全全得活一辈子。可是我,就偏偏碰上了这乱世,碰见了她。

我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父母靠给我们村苏老爷种地生活,一年忙到头,也只能勉强凑合着吃饱,生活依旧是很贫穷,我可从没怨天尤人,怎么不把我生在富人家里,人生下来就不该怪命运,因为你要真有本事,老天爷也管不了你。

因为家里清贫,父亲就去求苏老爷,让我给他家当个佣人,在父亲几次磕头弯腰的请求之下,我终于进入了苏府当佣人。不过因为当时我只有八岁,苏老爷说给他干活可以,不过他只管吃住,是没有工钱的,虽然如此,父亲依旧很开心的把我送了进去,父亲不是不爱我,而是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几乎天天抓药吃,本来家里给苏老爷种几亩地,勉强可以吃饱,现在因为母亲的病,也吃不饱了,父亲万般无奈,只好把我送进苏府。我离开家之后,就可以少吃一份口粮,父亲就可以用这份口粮换钱给母亲治病,我那时候就很明白,父亲也是十分痛苦的,身为一个男人,无法养活自己的家人,还要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出去给别人当佣人,他的心里又怎么好受。自己非常理解父亲,我也很爱母亲,母亲最喜欢在农忙时节带着我去田里,把我放在在田边的那棵柿子树上看她干活,她不时的抬头看看我,就会笑的很开心,干活也会更加的快,有时母亲会背着父亲藏下几文钱,在我帮她做家务的时候奖赏我买雪花糕吃,这就是我的母亲。我依然记得,在进入苏府的时候,父亲拉着我走出家门,母亲躺在床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甚至跪在床上求父亲不要把我送走,父亲也是一条汉子,当即松开我的手,蹲下身问我道:“娃子,我让你自己选择,去苏府,还是留下来陪你母亲。”我眨着眼睛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脸色苍白挂着泪痕的母亲,流泪跪下说道:“去苏府,母亲,我走了以后你要快些好起来,那时我就能会来看你了。”听完我的话,母亲掩面痛哭,父亲的眼角也红红的,最后在我离开家的时候,我看到父亲也在暗暗的抹泪。

一路上,父亲都在沉默,到了苏府门前,父亲却停下了脚步,蹲下来一把将我抱住,“好孩子,好孩子,你是一个男人,父亲真的很骄傲,很骄傲。”他一边哭,身体一边颤抖,我的泪水一直都没停过,就在此时,苏府的老管家出门购置货物,看到了我们父子二人,叫到:“你们来啦,那就快点进入吧,有活等着他干呢。”父亲依旧没有松手,而是把我抱得更紧了,老管家一看,生气道:“我说,我让你快点,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快说,我们苏府可不缺你们这种贱民。”父亲站起身,拉着我就要离开,我却用力掰开他的大手,说道:“既然来了,干嘛还要走,你快回家吧,我担心母亲。”父亲看着我,不愿意离开,我只能转身走向老管家,不在看父亲,因为我怕我看见他就跟他回家去了,老管家叫了一个佣人把我带进府内,我一步步的朝着府内走去,转过一个弯,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父亲,我也是一个男人,就让我为你,为这个家承担一些什么吧。进入苏府之后,我每天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每天都要伺候老爷太太吃饭,然后刷碗,洗衣服,他们还算有些人性,没有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做太重的工作。

我生在一个还算繁华的村镇,这里距离荆州很近,荆州可是一个大城市,不过我从没去过,也不知道大城市和我们的村镇有什么区别。这个小镇名字叫做苓雪,因为处于交通要道而繁华,北面来荆州必须经过我们这个小镇,镇上的有钱人大多数都在镇上开了客栈、酒店、饭馆、驿站,大多数来本镇的人都是想去荆州的,一路劳顿,在到达荆州办事之前大多会在这里休息,所以我们镇比一般的镇要繁华的多,有钱人也多。交通便利,又十分富裕,在这个乱世,自然也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现在是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汉室大权旁落,成了他姓曹的天下,不过不管是谁的天下,我只要能够平平安安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荆州的关羽大人向我们镇派了一千人的兵马,用于防范北方曹操的偷袭和山贼的袭击,虽然如此,可是镇上的有钱人也没闲着,纷纷拿出家财招募家丁。苏家也不例外,苏老爷招募了一群壮年男子,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名为王越的老头教这些壮丁剑法。这个王越是我来到苏府三年后被请来的,听做饭的王婆婆说,老爷亲自去请这个王越,最后答应他一天一壶酒管吃管住他才来的,人逢乱世,粮食都是珍贵物件,酿酒会消耗大量的粮食,几乎所有诸侯的领地里都有禁酒令,禁止酿酒,禁止饮酒,苏老爷居然敢冒着杀头的危险提出这种条件请他,可真是花了血本了。一天我正在刷碗,老管家进来了,向屋内所有的下人道:“明天,老爷新请来的教官就要到了,老爷要摆宴宴请他,让我来提前给你们打声招呼,都明白了没有!”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明白了!”这个老管家的脾气十分不好,甚至有些变态,本身就是一个怪老头,何况他在父亲送我来的那天做的如此无情,我对他就更没什么好感了。

第二天,所有的下人都起得很早,我一大早就没闲着,准备做饭的材料,烧水,砍柴。到了晌午,苏老爷终于发话让上饭菜了,看来是客人到了。我们几个佣人急忙将饭菜端上桌,然后通知老爷饭菜准备好了。苏家的饭厅位于厨房前面,这样好招呼上菜用餐。我一直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让苏老爷如此礼节的邀请,我趁着厨房总管不注意,从侧门溜了出来,躲在厨房墙边的一棵大树上,这棵树至少也有五十年了,树干巨大枝叶茂盛,只要你不在上面乱走动,躲上去绝对不可能有人发现,从小我就十分喜欢爬树,无论多大的树我都能几下爬上去,不是跟你吹,要论爬树,大人也比不过我。我三下五除二的爬了上去,找到我经常坐的那个树枝,坐了上去,从树叶的缝隙中看着饭厅,过了一会,老管家出现了,他点头哈腰的在前面带路,三步回身说一个“请!”,我顺着他手臂的方向看去,看到了苏老爷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走向饭厅,“怎么是个老头?”我轻声说道,却发现了不对劲,居然有人和我同时说了这句话,我急忙向四周张望,在我上方的一个树枝上发现了一个女孩,我吓得一下没坐稳,身形一晃,就想要摔下去,一只手却抓住了我,让我稳住了身子,我顺着手看过去,那个女孩正慌张的看着我,这绝对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一双秋水睦,紧皱柳条眉,疑惑的看着我,她一手抓住树枝,一手拉住我的衣服,道:“你是谁啊?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急忙抓稳树枝,正想回答,却听王越老头大声道:“是哪路英雄,这么不给老夫面子,在此偷窥!”他取出一把匕首,冲着我们的方向射了过来,我吓得急忙闭上了双眼,直到听到“佟的一声,匕首插在树上,我才睁开了眼睛,那把匕首插住了我的衣服,将我订在了树上,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女孩直接将我的衣服从匕首上扯了下来,拉起我,踩过几个树枝,上了院墙,跳到了街上。

我由于没有丝毫准备,被她这么一弄,跳下墙的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重心,摔在了地上,而她却稳稳的落地,她硬生生的将我从地上拉起,拽着就要跑。我只听到苏老爷大怒的叫到,“给我把小姐抓回来!”。小姐?她就是苏家小姐?堂堂苏家小姐,居然爬树偷看客人,这也太雷人了。跑过了几个街道,她也许是累了,停下脚步,呼吸紧促的道:“喂?你是不是我们家的佣人?”我心里吃了一惊,还真是苏家小姐,这下可遭了。我们这个时代,女孩是不能随便上街的,特别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更加不让出门了,自己居然和这个小姐一块逃了出来,这不是惹事嘛,搞不好自己会被赶出苏府也不一定,怎么办,怎么办。我脑袋一转,计上心头,我要是把她带回去,也许会从轻发落不是。“是的,我是厨房的。”我回答道。那女孩站直身子,渴求的看着我说道:“你有没有地方去,我不想回去,现在回去我一定会被我爹揍的。”听了她的话,我犯难呢,回去吧,会害了她,要不是自己刚才不小心,她也不会曝漏。说起来还是自己害了她,父亲说过男人要敢做敢当,就算被赶出苏府,我也不能连累苏小姐。我咬咬牙道:“有,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得等苏老爷消气了以后就马上回去!”那女孩怒道:“还不是你害得我,而且你凭什么命令我。”我本来就是一个下人,对啊,凭什么命令人家大小姐。我的眼神顿时暗淡了许多,她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急忙说道:“我叫苏雪衣,以后不准叫我小姐,否则我就不把你当朋友。”她有些刁蛮的说道,那个莫样可爱极了。雪衣见我依旧不说话,拍了我的头一下,“喂,你在不走,等会我爹的人找来了,我这次就算白逃出来了,回去还要挨打,我不亏了嘛,你快点带我去你说的地方吧。”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怎么和平常的富家小姐不太一样,怎么觉得那么亲近呢。“好,小姐,不,雪衣,我们走吧。”我在前面带路快步走了起来,雪衣就一直跟在我身后,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这样走路,也是一种幸福。

第二章 魂归断桥之桥

更新时间:2012-4-1 16:20:32 字数:4074

我要带她去的,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地方。我们小镇附近有一个湖,我们这的人都把它叫做“望菁湖”,湖边到处都是枫树,一到秋天,枫叶飘零,整个湖都是一片橘黄。“望菁湖”之所以这个样子,是有一个传说的,这个传说没有被记入任何的书籍传记,只是通过人与人的口述传到了今天。

老人们都说曾经有一个仙女私自下凡与人间的一个男子相恋并结婚,后来这个男子被一位大官看上,想要提拔他,于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个男子因为贪图荣华富贵,将这个仙女抛弃了。仙女整日守着这湖哭泣,最后流干了眼泪而死,在她临死前使用仙法在这个湖畔种满了枫树,之所以这里的枫叶会这样的红,就是因为里面含有仙女相思的泪、哀怨的血。人们不想让这样的爱情悲剧再次发生,就把这个湖叫做“望菁湖”。是希望有一天这个湖畔可以长出青草,溶解仙女的恨。这个湖一般是没有人去的,因为湖本身就在大山的包围之中,山路崎岖,在加上去那里会让人莫名的伤感,就没人愿意在去了。

不过我喜欢去那里,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听到了老人们说的仙女的故事,就好奇的自己一个人来到了这里,山路的确很难走,到处都是大树和石头,就在我想要放弃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真的,这个湖是橘黄色的。

我带着雪衣,一路朝着望菁湖而去,走出了小镇,走进了山路,因为道路难走,雪衣走了一阵之后就嚷嚷说要休息,我郑重的道:“这里可是荒郊野外,你要是在这里休息,一些狼啊,虎啊,把你吃了我可管不着。”雪衣一听,拉着我的衣服慌忙问道:“那怎么办啊,我真的走不动了。”我看着她那疲倦的脸庞,无奈道:“好啦,我背你走。”我转过身弯下腰等她上来,许久,也没叫她有什么动静,我诧异的回头看去,只见她早已自己站起向前走去。

“为什么不让我背你?”雪衣道:“为什么我要让你背我?”我笑了,这个姑娘,挺有性格的。接下来的路程可就更难走了,地上的石头坑坑洼洼,硌的脚疼,而且还要不断的拨开面前挡路的杂草,当我们走到“望菁湖”时,早已精疲力竭。我让雪衣坐在树下休息,我到湖边用手捧了点水给她喝。喝过水之后,她的脸色好了许多,问道:“我让你带我去能住的地方,你带我来湖边干嘛,不会是要我在这里住吧。”我摇了摇头,坐在她旁边道:“我还没那么坏,再说了,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苏老爷发现,真这么说来我欠你一个人情,又怎么会让你住在这里。”雪衣望了望湖畔,仔仔细细将周围看了一遍后说道:“那你说的让我住的地方在哪里啊?我怎么看好像这附近也没有能住的地方。”我满脸骄傲的看着她说道:“那个地方可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我也是偶尔才发现有这么一个好地方的,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你看出来,那就不是我一个人的地方了。”“哦?”雪衣顿时来了兴趣,催促道:“快走,快走,我好想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鄙视的看着她,“你不是累了吗?休息一会再走!”她笑了,“嗯”了一声。此时,已经是下午了,阳光也有些懒散了。休息了一会,我们便再次出发了。绕着湖畔一直向西走,路上,我告诉了雪衣关于望菁湖的传说,她听过以后,眼神中也带了一丝伤感,不过她一路上什么话也没说。约一个时辰,我们遇到了一条流入湖泊的河,弃掉湖畔,沿河而上,这个河畔逐渐开始具有绿色,地上不像望菁湖畔寸草不生,而是星星点点的长着几株绿草,河畔也在是枫树,而是种着柳树,柳树尽情的伸展它稚嫩的发梢,将河畔点缀的生机勃勃,竟不沾染“望菁湖”的一点死气。雪衣走到一棵柳树下,摸着它的树干说道:“为什么外面被仙女的哀怨包裹,而这里却奇迹的拥有了生机呢?”我双手恰腰,骄傲的说道:“当然是因为我了,这些树都是我种的。”雪衣转过身,满脸疑惑的问我,“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种树啊?”我看着望菁湖的方向,道:“我想要化解仙女的哀怨,想要望菁湖成为一个充满快乐,生机的湖。”雪衣看着我,噗哧一下笑了,“感觉你真的好闲,没老实话,我有时候会旷工来这里,有时想在这里一个人静一静,有时来种树,所以我也不算一个好下人了。”雪衣看着我,认真的道:“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我又不是你家大小姐,我只是你的朋友,苏雪衣!”我也笑了,“恩,苏雪衣!”我带着她继续向前走,“我要带你去的是一个草屋,那个地方没有人住,虽然有些破,但是还不错的。”说着说着就到了。

那条河在我们面前横穿而过,而河的对面,有一个草屋。渡过这条河就到了,这个草屋不知道是什么人盖的,也不知道住过什么人,不过现在它已经归我了。平时渡过这条河可以通过我们面前的这座石桥,它是用石头拼凑而成的,本身就是一座简易桥,就在前几个月,下大雨,山洪爆发,将它冲毁了,这座石桥也就成为了一座断桥。我父亲也是一个渔夫,因为家里穷,农闲时节,他也会上长江的分支河流上捕鱼,家里买不起船,一般父亲都会自己扎一个竹阀,去河上捕鱼。所以我也学会了怎样扎竹阀。当石桥成为一座断桥的时候,我就扎了一个竹阀,渡河到草屋去。我到河边的树旁将竹阀的绳子解开,竹阀是放在水中的,当初我制作的时候,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它弄去水中,这个竹阀只能乘坐一个人,多一个估计就会沉。我招呼雪衣过来,“你先坐上去,然后我把你推过去。”雪衣愣了愣,“你确定这东西真的能坐?”“你什么意思,怀疑我的能力啊,是朋友就得相信我。

”“哦。”

雪衣有些不情愿的坐了上去,我轻轻地推动竹阀,送她过河。雪衣小心翼翼的坐在竹阀中央,谨慎的看着周围的水,生怕掉入河中。突然,竹阀晃动了起来,雪衣吓得“啊”的一声,我哈哈大笑,雪衣转过头,看到了我正在利用手中的绳子晃动竹阀,顿时明白了。“哦,你敢戏弄本姑娘,你等着。”她怒道,把从家里跑出来的事情一股脑的全忘了,双手放入水中,向我泼水,我急忙用手遮住双眼,雪衣一直泼,我就连眼睛也睁不开,就在我们俩玩的开心的时刻,一个声音说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喧闹。”我被声音吓了一跳,手中拉着竹阀的绳子不小心松开了。竹阀一下子没了静止的理由,随着河流就要流走,我顿时慌了神,跳入了水中想要拉住竹阀,谁知河水太急,我一进入水中就被水流冲入了水底,河水不由分说的灌进了我的肚子,我想叫救命,一张口就在也喝不上了,水波涛汹涌的想我肚子里面冲去,我痛苦的在水中挣扎,眼睛一黑,昏了过去。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与天笔醉《魂归断桥》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9-03 08:41:23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9-03 08:41:23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9-03 08:41:23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9-03 08:41:23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9-03 08:41:23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9-03 08:41:23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9-03 08:41:23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9-03 08:41:23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9-03 08:41:23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9-03 08:4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