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风云小说[端木三藏]在线试读-男频精选-阅文林语

大理寺风云小说[端木三藏]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面对着“吧嗒”一声关上的房门,柳姒儿的眼泪好似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她依靠在房门对面的栏杆坐了下去,双手抱着膝盖,将脸深深的埋在胸前,哭泣着,直到昏昏沉沉的睡去。柳姒儿看着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甜,但是又被“木头”的傲慢所激,将长衫揉成一团,丢到地板上。想到这,柳姒儿抱起长衫,悄悄的开门走到了赵子淅的房间门口,将长衫丢在地上,但是想了想,还是将长衫拣起,工整的叠放在那,转身便要离开。赵子淅看着柳姒儿:“我们关东人,不与女人一般见识!我劝你一句,也

大理寺风云小说章节试读

[军事小说] 《大理寺风云》作者:端木三藏【完结】

『架空设定 篇』 “四国之乱”与现国号由来

“四国之乱”

楚王,真名刘思远,封楚王,楚国公。与齐王高洋,燕王萧道成,秦王李玄化,晋王赵永武并列新业国开朝五虎将,后来于武德十七年(延和元年之前一年)伙同齐王高洋,燕王萧道成,秦王李玄化谋反。后肉担出降,先皇念在起功劳甚大,仅发配关东,不过于道路上被余党劫走,下落不明。

现国号由来

延和元年夏,先皇“病逝”,公主掌权,改国号“新业”为“馨叶”。

『架空设定 篇』 本书所在时期政治架空设定

“四国之乱”之后,先皇从新划分行政区域。黄河以北齐国并入晋国,燕国改建幽州,赵永武任幽州牧,又划关东为赵永武治下。十四皇子平叛秦国有功,后因当时西夏侵犯,于是就地建立西北军政司,任司务。

楚国于长江以北土地分为荆州,豫州,徐州,扬州四州,与青州并立为江北五州,由平叛有功的八皇子统领的江北大营管制军务。

后长江以南楚国并为江南十六道司直辖,设长史,司马等职。后先皇“病逝”(疑为受人暗杀),天下分为四方挟制。

黄河以北为晋王赵永武,江北五州以八皇子的江北大营马首是瞻,十四皇子的西北军政司领凉州秦地,而监国长公主则独占江南十六道司。

『架空设定 篇』 馨葉國架空设定

封号公(馨葉國开国之后,有五人封公,赵永武为魏国公)侯伯子男(大家都很熟悉,就不多说了。)

官职(简陋的描述一下,按照官阶大小列出)

王:外藩王室,类似藩属国,不过是由本国功劳甚大的人担任,可开辟国家zq(如赵永武则是晋王)

州牧(一品):统领一州政治军事(大致分为天下九州,不过由于和王冲突,所以少了几个,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将把我的架空设定一一描述。)

六部司(一品至二品):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

辅政司(三品):不知道怎么说……(大理寺就是辅政司的一种。)

刺史(三品清议):监督州牧。

太守(四品至六品):各郡的长官,在州牧管辖之下。

县丞(七品到九品):太守管辖之下郡县的长官。

武将(简陋设定,实际可以由上位者分封):兵马节度使(兵马大元帅)——将军——偏将——参军(军曹)。

另:江南十六道为特别区域(因为在天下九州的设定里没有江南。今长江以南湖北、安徽、江苏,和湖南,江西,广东,福建,浙江。)仅受江南司务署管辖。

江南司务署受皇室直接管辖。

『架空设定 篇』 地域架空设定与历史时间架空设定 ()为中西历

地域架空设定

东方除了馨叶国之外,还有虎视天南的蒙古,定都天山北麓妄图吞并阿拉伯(奥斯曼土耳其)建立横跨政权的突厥,称臣西北最近多有冒犯的西夏,天路之上的吐蕃,国中之国的蜀地,霸占西南(今云南,广西,贵州北部地区)的南蛮,还有孤悬海外的扶桑和与关东接壤的高丽。至于西方,与历史相同。

历史时间架空设定()中西历

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前206—622年)—晋(622—1081)—南北朝(混乱时代,1081—1220)—大业(1220—1500)—隋(1500—1513)—新业(馨叶)〈1533—〉

上古三朝至秦末历史不变,汉朝多延续400年,类推至南北朝,1220年大业统一江山,至1500年,后被外戚将军杨坚乱政篡位,大业灭国,杨坚建立隋朝,13年后,先皇(为大业末代皇帝幼子,唯一逃脱追杀的大业皇室)起兵反隋,建立新业朝,如今公主为第二代执政者。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一回 一夕轻雷落万丝 霁光浮瓦碧参差

五月初五,风雨大作。

大理寺灯火尽熄,只有南阁子一片通明,几盏酒盅围绕在一只方桌上。方桌中是几个小菜,三个明显江南气质的年轻官吏正在细细的品尝着,只有正北方的关东酒碗,拨坏了阁子里面的书香气息。

在和衣而坐的官吏中,使用这酒碗的是一个年轻的关东汉子,半开的衣襟更是露出了他结实但是瘦削的身子,他明显拥有关东人的豪气,大声的吞咽着桌子上的菜肴。其他官吏似乎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人阻止,但是这三个人的脸上,暗暗的显示着一种着急的神情。

南阁子的木门“吱呀”的一声被人推开,从门外度进意志微湿的官靴,接下来则是吴少卿的朱红官服。吴双将门关好,将油伞合拢,放在一边,快步走向酒桌,稍快的脚步使油灯晃了几晃,西侧仆正看着吴双:“大人,成了么?”

吴双摇摇头,在众人的叹息中,将袖子里的文书摸出,恭敬的递放在酒桌边:“监国长公主殿下说了:‘大理寺不要不识抬举,你们已经驳正了两次了,第三次,就不要了吧?大理寺何苦代理宗人府之职?’依下属看,公主殿下是想息事宁人了。”

“放屁!”一直闷头喝酒的年轻汉子拍案怒斥,“长江水患!斩了几个小地方官僚就想息事宁人?国家掏空了国库,建成了‘护龙堤’,知道花费多少么?一千一百九十四万两!当年建造大堤的主要官员,如今已经伏法,但是钱呢?你我心知肚明!我不管它是到了西宫党还是皇子党手里,甚至现在还有脸把持清议的东林党!朝堂上的事,你,我,甚至整个大理寺,都不会插手也不能插手!驳正!三驳刑部 、都察院,他们以为自己可以为自己的主子保护爪牙,我大理寺不会!吴双,再写奏章,明日一早,驳正!”

还在酒桌边上的仆正等人忙下了桌子,到书案那边去研墨润笔,起草奏章,吴双咽了咽唾沫,对正在喝酒的汉子低声说:“以朋友的角度,赵子淅你有点过了,当年要不是公主点头,你怎么会年仅双十便做到如此高的官位?你怎么也算公主的门生,而且,工部……可是公主身边的红人……”

汉子看了他一眼:“我赵子淅当然知道,当年的钱是经过工部的,我更知道,工部自尚书以下,都是西宫党的死忠。可是,与对不起公主相较,我更怕对不起天下和自己的良心呐!”

吴双默然,转身看着窗外。

雨依旧如注,打的地面啪啪作响。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刺破了这恒如千古的黑夜……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二回 溪云初起日沉阁 山雨欲来风满楼

宣政殿钟鼓齐鸣,百官肃手而立。待龙庭前的珠帘垂下,一个身影出现在帘后,从容地坐在为摄政王安置的椅子上。

人影坐定,百官下跪叩首:“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执笔太监尖细的嗓音在摄政长公主命众臣起身后适时的响起:“有本启奏,无事退朝!”

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殿外雨声和细小的风声,公主正待松上一口气,文官行列中闪出一人:“臣,有本奏。”公主极力的掩饰心中的怒火,环视了一周,只见十四皇子和八皇子正挑衅似的对着她微笑,胸中又是一激。

“大理寺昨天再次驳正‘护龙堤案’,按照我朝例律,当发回由大理寺重审,大理寺理应派人协助监督,臣斗胆,请殿下派臣前去。”公主没有回答,一时间大殿上再次异常平静。

八皇子突然出列:“臣附议,江南吏治败坏,仅仅杀几个无足轻重的官员并不足以平民愤,况且当年的不义之财如今没有下落,大理寺卿公正廉明,必然可以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接着,八皇子的江北党纷纷下跪附议。

十四皇子也收起笑容,走了出来:“臣,附议。”以八皇子马首是瞻的西北军政司也跪了下去。

一时间,满朝文武竟然跪下大半,公主又看了看其他一脸坏笑的皇子和他们的党羽,虽然每个人都极力忍住,但是眼中的笑意却越发明显。

所有人都知道,与江北党和西北党并列朝堂的也就只有工部,吏部,刑部和内务府这四个把持着富庶的江南的部门组成的江南西宫党。西宫党一脉的主子便是这稳坐朝堂,有着“摄政王”名义的公主殿下。众位想争得大权的皇子纷纷依附三党,连清议官也不能例外。而以这关东汉子的脾气,不能让公主名誉扫地,也会让这铁板一块的江南西宫党元气大伤。

公主依旧不说话,但是微微抖动的身子证明了她现在有多愤怒。许久,公主吐了一口气;“准奏!”

话音未落,公主又开口了:“我累了,退朝吧。”起身便进了侧堂。

执笔太监会意,扯开嗓子:“退朝——!”

……众臣散去,望着赵子淅离去的背影,十四皇子和八皇子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十四皇子低声说道:“八哥,当初让他做这三品官,我还不太乐意,如今一看,这步棋绝了!这小子不是清议,却胜过那附着江南的清议之流!”

八皇子不置可否,只是呵呵的笑,眼中却闪过一丝忧色。

西宫。

公主将茶杯重重的摔在地上,几乎失去理智的大吼:“关东王生有九子,其余八子个个是绝世枭雄,怎么这七子就木讷的像个白痴?”

一边的柳姒儿悄然的示意吓得发抖的婢女将茶杯碎片收拾好,才开口:“姐姐,我一直以为这小子不过是因为当初他们举荐才侥幸一步登天,想不到……”

“想不到?没错,之所以他还能活着,就是因为他是关东王赵永武的七子!当初赵永武百万雄师饮马黄河,为了威吓他,我才留住这小子当人质用!还好赵永武的兵走了,否则你真的认为我会听从那两个明显与我为敌的小子的话?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是一道暗桩!一旦江南那边出事牵扯到工部,那两个小子会放过这种机会么?”

柳姒儿想了想:“姐姐,如今关东王已经对我们称臣纳贡,何不软禁了……”

“软禁?且不说他爹控制的黄河以北的兵力,我害怕的,是赵永武的隐藏的实力啊!”

柳姒儿眉头一皱,并不接话,静静的想了半天,突然笑了:“嘻嘻,我现在倒十分想看看这个木讷小子有多大本事了~”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三回 寒雨连江夜人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持续了一周的阴雨使得道路上泥泞异常,直到五月二十日,太阳才露出了光芒,刺破重云。

相比之下,官道上倒是干净不少,在官道之上,几个官员正在举杯对倾。

身着华贵的三品大理寺卿官服的赵子淅将杯中残留一饮而尽:“诸位同僚,恕在下有要事在身,不能多饮,待我自夷陵(今 宜昌)归来,再大醉一场!”吴双等人点点头,拱手躬身。

随着马夫扬起马鞭,辘辘的车轮声响起,渐渐的消失在城北。

西行的官船靠在南岸,待车夫停车,赵子淅从车上下来,抓起布搭(行李包裹)便走向码头。与一般的官员不同,赵子淅在马车上已然将官服除下,换了一身士子白衫。

没有守卫,没有同僚,仅仅一人只身上路,这“私访”可够非正式的了!赵子淅苦笑一声,将腰牌给码头守卫检验过,上了官船。

官船上并没有其他官员,大概是因为“贪墨案”牵动了的是某些大人物的利益,所以没有哪个官员想像大理寺一样淌这趟混水,偌大的官船上,竟然只有赵子淅一个西行的官员。

赵子淅登上甲板,叹息一声,只听得船夫将栓在码头桥的绳索解开,上了甲板。大声吆喝了一句:“开船喽——!”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等等!我也要上船!”正要把船板撤开的船夫一楞,旋即将甲板放好,请来人上船。

赵子淅望着滚滚东去的流水,酸腐味大发,开口便吟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听得背后“扑哧”一笑:“大人,这可是大志向呢!”

赵子淅忙回头,却是工部尚书柳姒儿,只是这惊鸿一督,就使赵子淅想起了“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的华美文章。以前都是看也不看,但是今天真正的面对面看到了柳姒儿,才发现这句话是多么的贴切。

但是对于赵子淅这种传统思想浓郁的人,对女子参政大为不屑,加之柳姒儿因为党阀之争才做了高官(赵子淅这么认为),而且这个高官的部门还间接导致夷陵百姓受灾,心里自是别扭。

赵子淅冷哼一声:“柳尚书也要去夷陵?那些贪官的罪行,可不是你这种弱小女子可以扛住的,我劝你别引火烧身!也许你是要为自己开脱,但是,俗话说的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说罢,甩了甩袖子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错愕的柳姒儿。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四回 杀共工而止洪水 斩玄龟以补天柱

船速飞快,不过半月就到了武昌府。半月以来,赵子淅竟然没有和这个高出他的官阶两品的上司有半点交谈。只在柳姒儿将要在武昌府下船的时候,在船上躬身一拜,算是行礼送别。柳姒儿倒不客气,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子淅是个思想封建的人,想躲开却终究没有那么做,柳姒儿只说了一声“后会有期”便下了官船,融入码头上的人群中,不见了。

又停泊了两个时辰之后,官船再次开动,缓缓地往夷陵赶去。

进入了夷陵地段的水路,便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虽然大水已经退去,两岸眺望开来,却尽是泥泞。只依稀能从泥水中看出,这里曾经是千顷绿波的稻田。船头上的一名船夫低叹一声:“好端端的稻田,全败坏在贪官手中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赵子淅回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名船夫,指着他对船头儿说:“让他过来,本官有话要问。”船头儿应了一声,将那名船夫喊了过来。

船夫走上前,忙着跪下:“大人叫小的有何吩咐?”

“你先起来,我且问你,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

船夫起身站好,回道:“小人夷陵人士,张宗。”

“嗯,张宗,本官问你,这护龙堤是以前就一直有问题么?”

张宗想了想:“似乎从去年冬天开始的。听说有个大人物来了之后,那些个天杀的狗官才下令将好好的堤坝毁坏,弄出了一段,后来又派人征召了一些人去修堤。大堤修好之后倒也一直相安无事,但今年不知道怎么了,江水暴涨,终于……五月初三夜里,北坝修补的地方被大水冲开,大水,大水一夜间就淹了几百里啊,大人!一个村庄,七百多口人命啊!”说到这,张宗神色激动,跪下叩头不止,直听的甲板上空空的回响,每次抬头都有浓稠的鲜血成丝抛洒,“大人,求你为小的做主啊!”

赵子淅忙将张宗扶起:“本官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张宗,你且告诉我,这七百多口人命,是从何而来?”

张宗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赵子淅,原来这护龙堤北岸被江水冲开的地段下有一个没有在官府登册的村子,多半是摆渡人家和耕作附近农田的农夫,为了能更多的照顾自家而居住在堤下。官府并没有派人来问,而且初冬堤坝重修的劳工也全是村中的男性。初三晚上,张宗因为到夷陵去报到,而没有回家,想不到回来竟然成了村子唯一的幸存者。由于官府使用的是以前的民籍册子,所以无人知晓他来自那个村子。当他在武昌府给官船交接的时候,从船头儿那知道了赵子淅和柳姒儿的身份,但是因为害怕官官相护而放弃了告官。今日赵子淅问话,言语之中再也按捺不住,咬牙豁出性命,才将事情全盘托出。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端木三藏《大理寺风云》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南宋浮生记小说[至珍]在线试读

“三杯啊”谷永宁思量着自己的酒量,这三大杯一下子下肚就可能当场要趴下的。这样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虽然我古诗词也学了不少,真正能用的又有多少啦。突然间,灵感油然而至。这时的人们发出了赞叹的声音。“来来来我们继续啊”“这可不成,要罚酒三杯。”“他乡饮酒见长亭,春风无意马蹄轻,不见南来客舟行。满目河山同相聚,杏花深出别有情,凭君梦语到天明。”“这样哪成啊起码也得喝上一轮才行”我知道这是逃不过了也...

2019-09-03 08:41:18

海岛生存记小说[豆腐架子]在线试读

睡饱了起来的方大志特意去触摸屏那看过,饱食和涌动状态已经消失,但是多了一个精力充沛状态:体力,精力消耗减少10%,持续一个小时。他不知道小数位后面的数是被吃掉了,还是只是不显示,反正他确实感觉到了两个状态加成的效果。多了一个攻击力加成的提示,也进一步确认了他的猜想,不过要想确认还需要更多次的合成。准备好之后也没什么好说的,点击合成,然后确认输出,一把完好的石斧就滑落在了地面上。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拿起那瓶之前喝过的盐水,一口气喝光把水分补满,重新获得涌动状态,果然使用探查术精力消耗只要2点了。而以现在的日头...

2019-09-03 08:41:18

绝地男神不好惹小说[韵云]在线试读

特别是某个队长,平时就他训练的时间最短,今天怎么还在练习压枪?今天本来就是休息时间,俱乐部好些人都放假了,就这四个像长在俱乐部里的一样,放假都不会出去的,不过以前放假也不见这么勤奋的呀?薛长风将食盒提到一旁的小桌上放下:“要吃到这边来,不要在电脑面前。”薛经纪人手里提着晚上的加餐,走到路炀的电脑边,问道:“你们一个个这是怎么了?训练时间都过了,怎么还在训练?”那手......受的住吗?只有乔临还坐在电脑面前,一发发的开着抢,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压枪还有准头。大...

2019-09-03 08:41:18

网游之终极剑仙小说[墨白]在线试读

走到门口的李晨没有回头,深吸口气笑道:“你不用打趣我,我现在是没钱,不过我一定会拥有一个头盔。就是想,头盔也不会从天而降。”身后突然传来气流压迫空气的爆鸣声。“我靠,姑奶奶你还想打?”李晨闻声而动,调动元气瞬间从丹田直上双臂,准备接住这突然袭击。如果这疯女人再三不讲道理,他也只能辣手摧花,替她爸爸好好教训一下了。“喂,唔,那个李晨,你想不想现在就得到一个头盔?”身后杨若曦的声音传来。“碰!”攻过来的不是杨若曦的手掌,而是那原本摆在桌子上的天启头盔箱子。李晨惊愕的看着依然端坐在椅子上的杨若曦问道:“什么意思...

2019-09-03 08:41:18

开局一个大天使小说[正北方]在线试读

时间很快的过去,大天使再次开口:“两分钟的时间到了,请马上离开,否则我不会给你任何说话的机会把你斩杀。”大亮快速的退入身后的海水中,然后再最后看了一眼监牢就要离开,而这个时候系统提示音出现在他的耳边:“尊敬的玩家您好,由于技术错误给你造成的困扰请您能够谅解,现在游戏官方召集所有出生地错误的玩家商讨补偿问题,请问您是否同意现在就将您传送到临时房间中?”大亮的人物从墓穴中消失,转眼就出现在一个大型虚拟会议室中。此时会议室中已经有了不少人,而是还有人正陆陆续续被传送进来。看大家都面面相视的样子,应该都是出生地发...

2019-09-03 08:41:18

纪元黎明小说[人勿玩人]在线试读

少妇女警有些看不下去了:“赵强,你别欺负人啊。”“没事,我能行的!”罗远无所谓地笑道。叫黄佳慧的女警气的瞪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好,没问题!看来接下来我们都要靠你了!”赵强咧嘴笑道。转身又对罗远说道:“小罗你别逞强,到时候我们轮流开路好了。”“也好,那就由小王和小罗开路,其余人警戒四周,注意安全。”陈队最后一锤定音道。踩在草丛上,脚底下松松软软,倒是并不难走!...

2019-09-03 08:41:18

奉天蛇虎旗之悲歌传承小说[断油书生]在线试读

“乖~~~别乱动,擦好药才能好的快一点。”顾潋滟安慰道,可一见到小家伙的狼狈样,无奈的说道:“那有人被自己的武器打伤的啊~~~”“这样下去不行!”顾潋滟望着伤痕累累的凤舞,心疼的说道:“看来我真的要求求姐姐,让你放弃练武。”“没错。”顾潋滟点点头说道。“啊!小姨,痛死了。”凤舞宫里又响起了小风舞的惨叫声。“可那该死的长棍总是迎着我的脑袋来,我怎么躲也躲...

2019-09-03 08:41:18

特种书童小说[莫言吾]在线试读

“呃。什么好处?”“哇。三样?我得好好想想。”“时间到。容不得你想了,除了这支狙击步枪外,我用抓阄的方法给你选吧。”说完也不知道莫大神用了什么法术,天地间的空气突然纠结在了一起,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黑洞,不等云莫羽吃惊,莫大神凭空伸出一支巨手,拎起云莫羽,没错,是拎起,然后就连着枪一起扔进了黑洞,之后随手从怀里掏出三样物品也扔了进去。“因为你是龙国最精锐的特种兵,这样吧,我们不墨迹了,我可以给你几个好处!”&ldq...

2019-09-03 08:41:18

立隋小说[牂牁野人]在线试读

“呃!”杨浩顿时有些无语,想不到宇文智及这厮爱好倒是有些不同,不过他一想,这宇文氏乃是鲜卑一族,马背上的民族,格外喜欢这奶酪之类,也算平常,看着宇文智及猛灌酸奶,杨浩心中感慨着,这才揭开杯子,细细品了一口,味道嘛,千奇百怪,奶中也不知道掺了什么东西。不过他已经渐渐习惯了。“碧螺春?什么东西?”宇文智及想了一想,见杨浩却是微笑不语,有些奇怪的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殿下最近变了很多。”“啊,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rdqu...

2019-09-03 08:41:18

汉宫八卦周刊小说[梵颜]在线试读

好不容易天亮了,小正太也不烧了,可是累坏了执秋了。一个晚上就趴在桌子上眯了一小会,小正太烧得迷迷糊糊的,一会要茶,一会喊冷。好不容易小正太不要东西了,天也亮了,执秋也要去上班了……“你且在这儿等着,待我进去与你通报。”执秋眼睁睁的看着带她前来的宫人就这么消失在长信宫的宫门内。再转头看看四周的环境。却发现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人人都一脸的正色,看着执秋更是心里慌张。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位姐姐,这太后传我前来,到底所为何事?”执秋跟在宫...

2019-09-03 08: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