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风云小说[端木三藏]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面对着“吧嗒”一声关上的房门,柳姒儿的眼泪好似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她依靠在房门对面的栏杆坐了下去,双手抱着膝盖,将脸深深的埋在胸前,哭泣着,直到昏昏沉沉的睡去。柳姒儿看着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甜,但是又被“木头”的傲慢所激,将长衫揉成一团,丢到地板上。想到这,柳姒儿抱起长衫,悄悄的开门走到了赵子淅的房间门口,将长衫丢在地上,但是想了想,还是将长衫拣起,工整的叠放在那,转身便要离开。赵子淅看着柳姒儿:“我们关东人,不与女人一般见识!我劝你一句,也

大理寺风云小说章节试读

[军事小说] 《大理寺风云》作者:端木三藏【完结】

『架空设定 篇』 “四国之乱”与现国号由来

“四国之乱”

楚王,真名刘思远,封楚王,楚国公。与齐王高洋,燕王萧道成,秦王李玄化,晋王赵永武并列新业国开朝五虎将,后来于武德十七年(延和元年之前一年)伙同齐王高洋,燕王萧道成,秦王李玄化谋反。后肉担出降,先皇念在起功劳甚大,仅发配关东,不过于道路上被余党劫走,下落不明。

现国号由来

延和元年夏,先皇“病逝”,公主掌权,改国号“新业”为“馨叶”。

『架空设定 篇』 本书所在时期政治架空设定

“四国之乱”之后,先皇从新划分行政区域。黄河以北齐国并入晋国,燕国改建幽州,赵永武任幽州牧,又划关东为赵永武治下。十四皇子平叛秦国有功,后因当时西夏侵犯,于是就地建立西北军政司,任司务。

楚国于长江以北土地分为荆州,豫州,徐州,扬州四州,与青州并立为江北五州,由平叛有功的八皇子统领的江北大营管制军务。

后长江以南楚国并为江南十六道司直辖,设长史,司马等职。后先皇“病逝”(疑为受人暗杀),天下分为四方挟制。

黄河以北为晋王赵永武,江北五州以八皇子的江北大营马首是瞻,十四皇子的西北军政司领凉州秦地,而监国长公主则独占江南十六道司。

『架空设定 篇』 馨葉國架空设定

封号公(馨葉國开国之后,有五人封公,赵永武为魏国公)侯伯子男(大家都很熟悉,就不多说了。)

官职(简陋的描述一下,按照官阶大小列出)

王:外藩王室,类似藩属国,不过是由本国功劳甚大的人担任,可开辟国家zq(如赵永武则是晋王)

州牧(一品):统领一州政治军事(大致分为天下九州,不过由于和王冲突,所以少了几个,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将把我的架空设定一一描述。)

六部司(一品至二品):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

辅政司(三品):不知道怎么说……(大理寺就是辅政司的一种。)

刺史(三品清议):监督州牧。

太守(四品至六品):各郡的长官,在州牧管辖之下。

县丞(七品到九品):太守管辖之下郡县的长官。

武将(简陋设定,实际可以由上位者分封):兵马节度使(兵马大元帅)——将军——偏将——参军(军曹)。

另:江南十六道为特别区域(因为在天下九州的设定里没有江南。今长江以南湖北、安徽、江苏,和湖南,江西,广东,福建,浙江。)仅受江南司务署管辖。

江南司务署受皇室直接管辖。

『架空设定 篇』 地域架空设定与历史时间架空设定 ()为中西历

地域架空设定

东方除了馨叶国之外,还有虎视天南的蒙古,定都天山北麓妄图吞并阿拉伯(奥斯曼土耳其)建立横跨政权的突厥,称臣西北最近多有冒犯的西夏,天路之上的吐蕃,国中之国的蜀地,霸占西南(今云南,广西,贵州北部地区)的南蛮,还有孤悬海外的扶桑和与关东接壤的高丽。至于西方,与历史相同。

历史时间架空设定()中西历

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前206—622年)—晋(622—1081)—南北朝(混乱时代,1081—1220)—大业(1220—1500)—隋(1500—1513)—新业(馨叶)〈1533—〉

上古三朝至秦末历史不变,汉朝多延续400年,类推至南北朝,1220年大业统一江山,至1500年,后被外戚将军杨坚乱政篡位,大业灭国,杨坚建立隋朝,13年后,先皇(为大业末代皇帝幼子,唯一逃脱追杀的大业皇室)起兵反隋,建立新业朝,如今公主为第二代执政者。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一回 一夕轻雷落万丝 霁光浮瓦碧参差

五月初五,风雨大作。

大理寺灯火尽熄,只有南阁子一片通明,几盏酒盅围绕在一只方桌上。方桌中是几个小菜,三个明显江南气质的年轻官吏正在细细的品尝着,只有正北方的关东酒碗,拨坏了阁子里面的书香气息。

在和衣而坐的官吏中,使用这酒碗的是一个年轻的关东汉子,半开的衣襟更是露出了他结实但是瘦削的身子,他明显拥有关东人的豪气,大声的吞咽着桌子上的菜肴。其他官吏似乎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人阻止,但是这三个人的脸上,暗暗的显示着一种着急的神情。

南阁子的木门“吱呀”的一声被人推开,从门外度进意志微湿的官靴,接下来则是吴少卿的朱红官服。吴双将门关好,将油伞合拢,放在一边,快步走向酒桌,稍快的脚步使油灯晃了几晃,西侧仆正看着吴双:“大人,成了么?”

吴双摇摇头,在众人的叹息中,将袖子里的文书摸出,恭敬的递放在酒桌边:“监国长公主殿下说了:‘大理寺不要不识抬举,你们已经驳正了两次了,第三次,就不要了吧?大理寺何苦代理宗人府之职?’依下属看,公主殿下是想息事宁人了。”

“放屁!”一直闷头喝酒的年轻汉子拍案怒斥,“长江水患!斩了几个小地方官僚就想息事宁人?国家掏空了国库,建成了‘护龙堤’,知道花费多少么?一千一百九十四万两!当年建造大堤的主要官员,如今已经伏法,但是钱呢?你我心知肚明!我不管它是到了西宫党还是皇子党手里,甚至现在还有脸把持清议的东林党!朝堂上的事,你,我,甚至整个大理寺,都不会插手也不能插手!驳正!三驳刑部 、都察院,他们以为自己可以为自己的主子保护爪牙,我大理寺不会!吴双,再写奏章,明日一早,驳正!”

还在酒桌边上的仆正等人忙下了桌子,到书案那边去研墨润笔,起草奏章,吴双咽了咽唾沫,对正在喝酒的汉子低声说:“以朋友的角度,赵子淅你有点过了,当年要不是公主点头,你怎么会年仅双十便做到如此高的官位?你怎么也算公主的门生,而且,工部……可是公主身边的红人……”

汉子看了他一眼:“我赵子淅当然知道,当年的钱是经过工部的,我更知道,工部自尚书以下,都是西宫党的死忠。可是,与对不起公主相较,我更怕对不起天下和自己的良心呐!”

吴双默然,转身看着窗外。

雨依旧如注,打的地面啪啪作响。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刺破了这恒如千古的黑夜……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二回 溪云初起日沉阁 山雨欲来风满楼

宣政殿钟鼓齐鸣,百官肃手而立。待龙庭前的珠帘垂下,一个身影出现在帘后,从容地坐在为摄政王安置的椅子上。

人影坐定,百官下跪叩首:“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执笔太监尖细的嗓音在摄政长公主命众臣起身后适时的响起:“有本启奏,无事退朝!”

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殿外雨声和细小的风声,公主正待松上一口气,文官行列中闪出一人:“臣,有本奏。”公主极力的掩饰心中的怒火,环视了一周,只见十四皇子和八皇子正挑衅似的对着她微笑,胸中又是一激。

“大理寺昨天再次驳正‘护龙堤案’,按照我朝例律,当发回由大理寺重审,大理寺理应派人协助监督,臣斗胆,请殿下派臣前去。”公主没有回答,一时间大殿上再次异常平静。

八皇子突然出列:“臣附议,江南吏治败坏,仅仅杀几个无足轻重的官员并不足以平民愤,况且当年的不义之财如今没有下落,大理寺卿公正廉明,必然可以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接着,八皇子的江北党纷纷下跪附议。

十四皇子也收起笑容,走了出来:“臣,附议。”以八皇子马首是瞻的西北军政司也跪了下去。

一时间,满朝文武竟然跪下大半,公主又看了看其他一脸坏笑的皇子和他们的党羽,虽然每个人都极力忍住,但是眼中的笑意却越发明显。

所有人都知道,与江北党和西北党并列朝堂的也就只有工部,吏部,刑部和内务府这四个把持着富庶的江南的部门组成的江南西宫党。西宫党一脉的主子便是这稳坐朝堂,有着“摄政王”名义的公主殿下。众位想争得大权的皇子纷纷依附三党,连清议官也不能例外。而以这关东汉子的脾气,不能让公主名誉扫地,也会让这铁板一块的江南西宫党元气大伤。

公主依旧不说话,但是微微抖动的身子证明了她现在有多愤怒。许久,公主吐了一口气;“准奏!”

话音未落,公主又开口了:“我累了,退朝吧。”起身便进了侧堂。

执笔太监会意,扯开嗓子:“退朝——!”

……众臣散去,望着赵子淅离去的背影,十四皇子和八皇子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十四皇子低声说道:“八哥,当初让他做这三品官,我还不太乐意,如今一看,这步棋绝了!这小子不是清议,却胜过那附着江南的清议之流!”

八皇子不置可否,只是呵呵的笑,眼中却闪过一丝忧色。

西宫。

公主将茶杯重重的摔在地上,几乎失去理智的大吼:“关东王生有九子,其余八子个个是绝世枭雄,怎么这七子就木讷的像个白痴?”

一边的柳姒儿悄然的示意吓得发抖的婢女将茶杯碎片收拾好,才开口:“姐姐,我一直以为这小子不过是因为当初他们举荐才侥幸一步登天,想不到……”

“想不到?没错,之所以他还能活着,就是因为他是关东王赵永武的七子!当初赵永武百万雄师饮马黄河,为了威吓他,我才留住这小子当人质用!还好赵永武的兵走了,否则你真的认为我会听从那两个明显与我为敌的小子的话?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是一道暗桩!一旦江南那边出事牵扯到工部,那两个小子会放过这种机会么?”

柳姒儿想了想:“姐姐,如今关东王已经对我们称臣纳贡,何不软禁了……”

“软禁?且不说他爹控制的黄河以北的兵力,我害怕的,是赵永武的隐藏的实力啊!”

柳姒儿眉头一皱,并不接话,静静的想了半天,突然笑了:“嘻嘻,我现在倒十分想看看这个木讷小子有多大本事了~”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三回 寒雨连江夜人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持续了一周的阴雨使得道路上泥泞异常,直到五月二十日,太阳才露出了光芒,刺破重云。

相比之下,官道上倒是干净不少,在官道之上,几个官员正在举杯对倾。

身着华贵的三品大理寺卿官服的赵子淅将杯中残留一饮而尽:“诸位同僚,恕在下有要事在身,不能多饮,待我自夷陵(今 宜昌)归来,再大醉一场!”吴双等人点点头,拱手躬身。

随着马夫扬起马鞭,辘辘的车轮声响起,渐渐的消失在城北。

西行的官船靠在南岸,待车夫停车,赵子淅从车上下来,抓起布搭(行李包裹)便走向码头。与一般的官员不同,赵子淅在马车上已然将官服除下,换了一身士子白衫。

没有守卫,没有同僚,仅仅一人只身上路,这“私访”可够非正式的了!赵子淅苦笑一声,将腰牌给码头守卫检验过,上了官船。

官船上并没有其他官员,大概是因为“贪墨案”牵动了的是某些大人物的利益,所以没有哪个官员想像大理寺一样淌这趟混水,偌大的官船上,竟然只有赵子淅一个西行的官员。

赵子淅登上甲板,叹息一声,只听得船夫将栓在码头桥的绳索解开,上了甲板。大声吆喝了一句:“开船喽——!”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等等!我也要上船!”正要把船板撤开的船夫一楞,旋即将甲板放好,请来人上船。

赵子淅望着滚滚东去的流水,酸腐味大发,开口便吟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听得背后“扑哧”一笑:“大人,这可是大志向呢!”

赵子淅忙回头,却是工部尚书柳姒儿,只是这惊鸿一督,就使赵子淅想起了“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的华美文章。以前都是看也不看,但是今天真正的面对面看到了柳姒儿,才发现这句话是多么的贴切。

但是对于赵子淅这种传统思想浓郁的人,对女子参政大为不屑,加之柳姒儿因为党阀之争才做了高官(赵子淅这么认为),而且这个高官的部门还间接导致夷陵百姓受灾,心里自是别扭。

赵子淅冷哼一声:“柳尚书也要去夷陵?那些贪官的罪行,可不是你这种弱小女子可以扛住的,我劝你别引火烧身!也许你是要为自己开脱,但是,俗话说的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说罢,甩了甩袖子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错愕的柳姒儿。

【大理寺风云】之『西宫贪墨案』(完结) 第四回 杀共工而止洪水 斩玄龟以补天柱

船速飞快,不过半月就到了武昌府。半月以来,赵子淅竟然没有和这个高出他的官阶两品的上司有半点交谈。只在柳姒儿将要在武昌府下船的时候,在船上躬身一拜,算是行礼送别。柳姒儿倒不客气,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子淅是个思想封建的人,想躲开却终究没有那么做,柳姒儿只说了一声“后会有期”便下了官船,融入码头上的人群中,不见了。

又停泊了两个时辰之后,官船再次开动,缓缓地往夷陵赶去。

进入了夷陵地段的水路,便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虽然大水已经退去,两岸眺望开来,却尽是泥泞。只依稀能从泥水中看出,这里曾经是千顷绿波的稻田。船头上的一名船夫低叹一声:“好端端的稻田,全败坏在贪官手中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赵子淅回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名船夫,指着他对船头儿说:“让他过来,本官有话要问。”船头儿应了一声,将那名船夫喊了过来。

船夫走上前,忙着跪下:“大人叫小的有何吩咐?”

“你先起来,我且问你,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

船夫起身站好,回道:“小人夷陵人士,张宗。”

“嗯,张宗,本官问你,这护龙堤是以前就一直有问题么?”

张宗想了想:“似乎从去年冬天开始的。听说有个大人物来了之后,那些个天杀的狗官才下令将好好的堤坝毁坏,弄出了一段,后来又派人征召了一些人去修堤。大堤修好之后倒也一直相安无事,但今年不知道怎么了,江水暴涨,终于……五月初三夜里,北坝修补的地方被大水冲开,大水,大水一夜间就淹了几百里啊,大人!一个村庄,七百多口人命啊!”说到这,张宗神色激动,跪下叩头不止,直听的甲板上空空的回响,每次抬头都有浓稠的鲜血成丝抛洒,“大人,求你为小的做主啊!”

赵子淅忙将张宗扶起:“本官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张宗,你且告诉我,这七百多口人命,是从何而来?”

张宗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赵子淅,原来这护龙堤北岸被江水冲开的地段下有一个没有在官府登册的村子,多半是摆渡人家和耕作附近农田的农夫,为了能更多的照顾自家而居住在堤下。官府并没有派人来问,而且初冬堤坝重修的劳工也全是村中的男性。初三晚上,张宗因为到夷陵去报到,而没有回家,想不到回来竟然成了村子唯一的幸存者。由于官府使用的是以前的民籍册子,所以无人知晓他来自那个村子。当他在武昌府给官船交接的时候,从船头儿那知道了赵子淅和柳姒儿的身份,但是因为害怕官官相护而放弃了告官。今日赵子淅问话,言语之中再也按捺不住,咬牙豁出性命,才将事情全盘托出。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端木三藏《大理寺风云》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9-03 08:41:18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9-03 08:41:18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9-03 08:41:18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9-03 08:41:18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9-03 08:41:18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9-03 08:41:18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9-03 08:41:18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9-03 08:41:18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9-03 08:41:18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9-03 08: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