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高校由我来守护小说[老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曲项华在门开的霎那就意识到事情坏了,等门一开,他就看到了呼啸着飞来的手下乙!“我的烟!”胖子惨叫了一声。就在这时候,手下丙冲到了乌丸爽的身边,直接朝着乌丸爽大脑袋就是一记重拳。曲项华,军师,还有胖子。曲项华好歹也是一个实战型混混,他一个闪身躲过了这个人形*,不过,胖子跟军师俩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直接被人形*给撞在了身上,嘴里的烟都撞的吐出来了。咻!乌丸爽这一低头,曲项华的侧脸,就完全的暴露在了这一记重拳之下。

这座高校由我来守护小说章节试读

[都市YY] 《这座高校由我来守护》作者:老施【完结】

文案:

为了调查当年亲人身死之谜,也为了成为最强者,拥有着超级反射神经和超强体力的乌丸爽进入了号称坏蛋温床的金元高中,年轻的灵魂,在这座热血的校园里被点燃。友情,爱情接踵而来的同时,麻烦也不断的出现在乌丸爽的周围。

这是一段男孩到男人的成长史,也是一个男人的自我救赎。

当有一天乌丸爽站在金元高中最高处的时候,他振臂高呼:“这座高校,由我来守护!”

第一章 与三人组的第一次邂逅

1

炙热的太阳烘烤着地面。

路面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波浪状的气浪从地板升腾而起。

一条狗趴在阿菊小吃店的门口,在那仅有的一点点阴暗的角落里吐着舌头。

阿菊小吃店门口的煤炉上放着一锅不知道煮了多久的茶叶蛋跟火腿肠。

店铺里,老旧的吊扇随意的转动着。

今年刚满16岁的乌丸爽单手支在桌子上,撑着半边脸,看着吊顶上的电风扇,脑袋随着电风扇的转动而跟着一起转动。

虽然才满16岁,但是乌丸爽的五官已经长开了,棱角分明,眉宇之间有着一股现在男孩少有的硬朗之气,而在这硬朗之气里头,又有一丝丝的顽皮,他的头发很浓密,电风扇吹动了他的头发,隐约可以看到后脑勺上有一道刀疤。

乌丸爽就这么撑着脑袋,看着上方的吊扇,似乎着了迷一样,而他的手指头似乎遵循着某种节奏一般,敲打着桌面。

没有人知道乌丸爽在干什么,只有乌丸爽自己知道,他通过敲打手指头来计算那快速运行着的电风扇的转速,然后根据转速和日用电风扇的重量来计算扇叶旋转所产生的动量,通过分析这两者来判断如果扇叶就这么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他的脑袋会不会被削掉。

答案是不会,而且乌丸爽有把握在风扇掉落之前从这个位置离开,因为风扇在转动掉落的时候会发生位移,只要与位移的方向进行反方向运动,那就可以轻易躲开风扇。

这样的结果很无聊,而乌丸爽就挺喜欢在没事干的时候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当然,这些所谓的无聊的事情并不是谁都能做 ,单单以肉眼判断高速运转的电风扇的转速,这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做的到的。再之后动量的计算什么的,那同样也不可能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孩能够掌握的。

“是个傻子。”坐在乌丸爽旁边桌子上的一个胖子捂着嘴偷笑着嘀咕道。

胖子名叫杨树根,外号就是胖子,是附近金元高中的学生,而坐在胖子对面一脸戾气,染着一头黄褐色头发,梳着个油亮亮的背头,穿着带花小衬衫的男人叫做曲项华,也是金元高中的学生,至于坐在曲项华旁边留着中分戴着眼镜安静吃着面的人,他叫军师,姓军,名师,与曲项华还有胖子自组成了一个小团伙,在号称坏蛋温床的金元高中也算是小有名气。

“赶紧吃面吧你,别废话。”曲项华拿着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我这不正吃着呢么,这咸的东西我不爱,我喜欢吃甜的,咸的真难吃,对了,老大,你怎么不吃?你的炸酱呢?”杨树根诧异的看着曲项华面前的碗问道,他们都点了炸酱面,可是曲项华面前的碗里头,竟然只有面,没有炸酱。

“别管我,你们吃就是了,一会儿看我表演。”曲项华说着,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你的面。”一个粗壮的男人走到乌丸爽面前,将一碗面丢到乌丸爽身前的桌子上说道,这个男人脑袋大脖子粗,手上还把这一把大菜刀,一看就是厨师,不过这个厨师有点古怪,他不胖,很壮,身高将近一米八,眉毛很浓,眼睛上有一条伤疤,像是刀疤,他的身上没有多少油烟味,反倒是有很重的烟味,再看那一排牙齿,不难看出,这人是一个老烟虫。

乌丸爽看了一下身前的面,面的汤汁洒了一些在桌子上,他不以为意,拿起筷子正打算吃呢,就在这时,坐在旁边的曲项华忽然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对着那粗壮的男人喊道,“你们老板呢,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我就是老板,怎么了?”粗壮男人笑着问道。

“你这店是黑店么?我明明点的炸酱面,你却只给我上了一碗面,你是欺负我南方人没吃过炸酱面吗?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方圆几公里,谁不认识我曲项华的,今天这事儿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不赔偿一下我的精神损失费跟误工费,我跟你没完!!”曲项华愤怒的指着老板的胸口说道。

“没有炸酱?”老板愣了一下,看了一下曲项华面前的碗,随后笑了笑,说道,“您确定没有炸酱么?”

“你特么眼瞎啊?这面里头哪里有炸酱了?”曲项华抓起自己的碗往桌子上用力的摔了一下,碗里的面条都摔飞了出来。

忽然,一阵破空声响起。

砰的一声,一个沙包大的拳头,重重的轰在了曲项华的肚子上,强大的力量,让曲项华整个人的后背都弓了起来,身子几乎要被这巨大的力量给带飞起来。

呕!!

曲项华张嘴一口将胃里的东西给吐了出来,吐了一地。

“看,这不就是炸酱么,要我再给你加工一下么?”老板问道。

“老大!”

“老大!!”

胖子杨树根跟军师连忙扶住了曲项华。

“你…你特么找…”曲项华艰难的张着嘴,那死字还没说出口,忽然,一阵脚步声从门后传了进来。

曲项华回头看去,这一看,他的眼睛登时就直了。

只见七八个气势彪悍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这几个男人有的穿着背心,露出了身上青龙白虎的纹身,有的穿着紧身的劲装,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鼓出来,从这些人裸露在外头的皮肤可以看到不少的伤疤,而那些伤疤,就算是以曲项华浅薄的认知都知道,大部分是刀伤,还有一些,是枪伤!

曲项华身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这几个男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社会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社会人。

这些人来干什么?是来砸店的?还是来火拼的?自己是不是得趁着这个时候赶紧跑,免得被伤及无辜?

曲项华的脑袋里一瞬间冒出了无数的想法,就在这时,那些走进来的人忽然齐声对着老板喊道:“龙哥好”

“你们这是干什么?”老板不满的摆了摆手,说道,“老子早就退出江湖了,喊什么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黑社会呢,别吓着人家小孩。”

说到这,老板笑着对曲项华说道,“小朋友,面还吃不吃了,我这面可是挺好吃的,不吃浪费了。”

“我…我吃。”曲项华勉强的撑起一个笑脸,这笑脸比哭脸还难看许多,他颤抖着刚要坐下来,就在这时,坐在旁边的乌丸爽张大着嘴,吐着舌头叫道,“这太难吃了吧,这什么面啊,跟翔似的。”

曲项华的一颗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上。

“妈蛋你要自己作死可以,可千万别特么牵扯到老子啊!”曲项华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你说面难吃?”那七八个人里头面相最凶悍的男人板着脸走到了乌丸爽的面前,问道。

“真难吃,不信你试试看!”乌丸爽指着碗里的面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龙哥做的东西肯定不怎么好吃,当年又不是没吃过,哈哈哈,龙哥,你看,不是兄弟们挤兑你,是真难吃。”男人肆无忌惮的大笑着,一边笑还一边拍打着乌丸爽的肩膀。

老板无奈的瞪了乌丸爽一眼,然后看向曲项华,问道,“吃完了么你?吃完好上路。”

“上路?!”曲项华三人猛的瞪大眼睛,彼此对视了一眼。

“吃完了,不用找钱了,老板再见!”曲项华说着,猛的拿出一张一百块钱拍在桌子上,随后脚下生烟,咻的一声,带着胖子跟军师跑出了阿菊小炒店。

“你爱吃吃,不爱吃就赶紧滚去金元中学报道,今天是报道的最后一天,再不去就上不了学了,啊铁,送我儿子去报道。”老板板着脸对乌丸爽说道。

“好嘞。”之前笑的最欢腾,长的最彪悍的那人笑着看向乌丸爽,说道,“少爷,咱们去学校吧?”

“那我就先走了。爸,回头见。”乌丸爽说着,拧起桌子上的单肩包,转身往店外走去。

“少爷再见!”众人纷纷挥手道。

阿菊小吃店外,乌丸爽跨上一辆重型哈雷机车,将书包的背带套在脑袋上,大笑着说道,“走走走,赶紧走!”

“少爷,您还未成年,不能骑这车,还是我来吧。”啊铁笑着走到乌丸爽的旁边说道。

“啊,可是我就是想骑啊!”乌丸爽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啊铁,说道,“铁叔,给我骑吧。”

“等你成年了,买一辆给你都行,但是现在不行,咱们得遵纪守法不是?”啊铁摇头道。

“你们搞社团的还遵纪守法啊!”乌丸爽问道。

“就因为搞社团才更应该遵纪守法,这样公安才不会抓人。”啊铁笑着对乌丸爽眨了眨眼睛。

“好吧。”乌丸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坐到了后座上,随后,啊铁跨上车,将摩托车发动。

轰隆隆!

沉重的发动机声音回荡在这并没有多少人烟的小巷子里,啊铁猛的转动油门,宽厚的车胎在地上摩擦出一阵阵的白烟,随后,这辆足以轻松飙上三百公里的重型机车,化作一道闪电,消失在了巷子尽头。

第二章 我来了,金元高中!

2

金元高中,校门口。

几个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混混蹲在校门口的边上,嘴里都叼着烟,一边肆无忌惮的看着来往的女同学,一边嘴里还在品评着哪个人的腿美,哪个人的胸大。

这一群足以败坏学校名声的学生就蹲在保安亭的旁边,而保安亭里的保安不仅熟视无睹,其中一人还上前找他们讨了根烟。

校门口正上方的金元高中四个字已经不知道挂了多少年,上面满是锈迹,而在这些锈迹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点点的血迹。

学校外面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被人随地乱丢的烟头,垃圾。

学校对面的台球室里,一大群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在那打台球,此时已经是上课时间,但是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似乎下午的生活才刚开始。

台球室旁边的网吧里传来一阵阵叫骂声,网吧的门开着,因为网吧老板舍不得开空调,只在网吧里开了两台巨大的风扇。

这是九月份,正是热的时候,两台风扇在这满是电脑机箱的网吧里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网吧里大部分人都光着膀子。可以看的出来,这些人年纪都不大,有的人脚边还放着书包。

不管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个正常高中的门口该有的情景,这里是那样的破败,那样的腐化,没有一点点的朝气。

不过,这确实是一所高中,金元高中,在整个金元市都是数一数二的高中。

金元高中,每年一本的升学率,位于全市前三,每年的本科升学率,同样如此,而每年,因为打架斗殴或者各种意外而住院,中断学业的学生数量,金元高中也是全市前三。

这里有最聪明的尖子生,也有最混蛋的所谓吊车尾的学生。

对于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金元高中意味着金榜题名中状元的意思,而对于那些不想读书成天想着吃喝玩乐打架快乐的学生来说,金元高中,则意味着坏蛋的温床,从这里走出去无数道上有名的坏蛋,对于很多混混来说,这里是传说中的圣地,是诞生传奇的地方。

乌丸爽此时就站在这所学校的高一(二)班的门口,他十分的激动,因为这所学校是他梦寐以求的学校,据说这所学校里有很多打架的高手,在这些高手里更是有一个传说中的最强者,而他之所以来这所学校的主要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成为这个学校的最强者。

眼下虽然只是刚入学,但是却可以算是已经踏出了成为最强者的第一步,正所谓万事开头难,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开头了,那接下去的事情应该就不难了!

乌丸爽激动的看着正在上课的老师,喊了一声报道。

那老师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这是来找茬的呢,等确定乌丸爽就是本班的新生之后,他看了一下乌丸爽身上穿着的加起来顶多也就百十来块的衣服鞋子,随意的把手一指说道,“随便坐吧,往后头坐。”

“是的,老师!”乌丸爽笑着点了点头,背着自己的单肩包走进了班级里。

班级里早已经来上课的人好奇的看着乌丸爽,而乌丸爽同样不加掩饰的打量着他们。

就在这时,乌丸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嘿,你不是那谁么,今天被人打吐了的那个!”乌丸爽激动的跑到了曲项华的身前说道。

“你竟然安稳的离开了那家店?”曲项华皱着眉头看着乌丸爽,按照他之前所知道的那家阿菊小吃店的老板的性格,这乌丸爽还不得被人屎都打出来,眼下竟然安稳的来到学校,而且看起来还一点事情都没有,这里头一定有古怪。

“是啊,因为我说的是实话啊,真的很难吃!”乌丸爽说着,认真做了一个厌恶的表情。

“白痴。”曲项华翻了个白眼,决定不理乌丸爽,因为他还摸不清这个人的底子。

“我可以坐你后面么?”乌丸爽问道。

“你想坐哪里关老子鸟事,别吵到老子就可以了。”曲项华无所谓的说道。

“那好,谢谢你。”乌丸爽郑重其事的说了一声谢谢,随后坐到了曲项华身后的位置上。

整个班级里顿时就一阵议论纷纷了。

“这新来的可真是胆儿大,竟然敢坐在曲项华的身后,难道他不知道曲项华是咱们班的混混么?”

“就是,我估计用不了半天课,新来的就要被带进厕所教育了,真是可怜!”

周围传来了同学小声的议论声 ,乌丸爽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他从书包里拿出了笔跟纸放到桌子上,然后竟然又拿出了一个装着黑白照片的相框,放在了面前。

相框里是一个长相十分漂亮的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乌丸爽将照片放在自己的面前,双手合十,小声的说道,“妈妈,我终于进来金元高中了,这是您的母校,您那么早就离开了我,我对您一无所知,所以我选择了这所学校,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些您的故事,希望妈妈您在天之灵,能保佑我!”

说完,乌丸爽虔诚的对着照片里的女人鞠了三躬。

周围的人都看怪物一样看着乌丸爽,这年头在学校里拜死人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坐在前排的曲项华皱着眉头转过头去,死死的看着乌丸爽。

周围的人陡然全部安静了下来,连讲台桌上的老师都安静了下来。

这曲项华性格乖戾,一言不合就会跟人打架,眼下乌丸爽竟然在他背后拜死人,这绝对触了曲项华的霉头,该不会这曲项华直接当场就要干乌丸爽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乌丸爽陪着笑脸说道。

曲项华没有说话,看了一眼相框里的女人,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妈挺好看。”

“是嘛?我也这么觉得,谢谢你。”乌丸爽感激的说道。

曲项华没多说什么,把身子又给转了回去。

周围想要看戏的人全部都傻眼了,没想到这曲项华竟然没有发飙!

就在这时,班级门口忽然走进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小个子,小个子身上穿着乌丸爽叫不出名字但是一看就很贵的衣服,身下穿着一条估计同样贵的运动裤,脚上穿着的是耐克的运动鞋。

他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双眼睛很小,小到只剩下一条缝,眼睛旁边有不少雀斑,整个人看起来只能说贵气十足,但是并不好看。

他双手插兜,看都不看讲台桌上的老师,直接走进教室,而在他身后跟着三个穿着校服的学生,那三人,其中一个手里提着个包,另一个手里拿着一个水壶,剩下的一个手里拿着把扇子,不停的给前面的小个子扇风。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老施《这座高校由我来守护》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这座高校由我来守护小说[老施]在线试读

曲项华在门开的霎那就意识到事情坏了,等门一开,他就看到了呼啸着飞来的手下乙!“我的烟!”胖子惨叫了一声。就在这时候,手下丙冲到了乌丸爽的身边,直接朝着乌丸爽大脑袋就是一记重拳。曲项华,军师,还有胖子。曲项华好歹也是一个实战型混混,他一个闪身躲过了这个人形*,不过,胖子跟军师俩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直接被人形*给撞在了身上,嘴里的烟都撞的吐出来了。咻!乌丸爽这一低头,曲项华的侧脸,就完全的暴露在了这一记重拳之下。...

2019-07-26 20:04:57

红色风暴小说[[美]汤姆·克兰西]在线试读

“同志们,我们损失了至少是一年,或者可能是三年的原油生产量的百分之三十四。”沙吉托夫从他的笔记上抬头看那一张张仿佛挨了一巴掌而麻木的脸。“必须重钻每一座油井,并且重建从油田到炼油厂及其他地方的管线。炼油厂的损失十分严重,但是由于炼油厂可以重建,而且它所代表的仅是我们全部炼油产量的七分之一不到,因此不会有立即的影响。对我们的经济会造成重大伤害的是原油生产的损失。”“一半?”总书记平静地问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产量?&rdquo...

2019-07-26 20:04:57

倚天抽剑小说[张飞撒娇]在线试读

林彪不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德军诱我,必欲围而歼之。现在我方增派人众,分两路包抄,到时内外相应,战果就不是方才的三千之敌了,而是七千甚至上万。」于是,8000名后续苏军,外加100 辆坦克,其中包括30辆T —34坦克,随后包抄而至。此时,洪清布下了一座奥妙无方的「一字长蛇阵」,静待俄国鬼子自投罗网。事实上,这座「长蛇」中还包含了「二龙」,「一字长蛇阵」内套「二龙出水阵」,更加变幻莫测。罗科索夫斯基说道:「此言有理,但我们将如何将计就计?」罗科索夫斯基听此大喜,心道:「林彪的确见识不...

2019-07-26 20:04:57

荣誉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嗨!小伙子,别睡了,睁开眼睛看一下。”一个声音在包玉麟的耳边想起。也许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映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包玉麟想开口的,可是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于是他深深的眨了一下眼睛,表示他看见了。“叭。”的一声,包玉麟的眼前一下黑了下来,眼皮好像也没那么重了。他连忙眨了一下眼睛,可是极度的疲劳让他的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他现在只想睡一觉。包玉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回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他首先看见的是绿色的帐篷顶,接...

2019-07-26 20:04:57

最大与最小小说[黑色的眼睛]在线试读

“亲爱的汉娜,”两三天以前一个晚上,她曾对莱契小姐说:“当最后一天来到的时候,如果我对孩子们缺乏勇气,你必须帮助我----他们是属于第三帝国和元首的。如果第三帝国和元首不存在了,他们也就没有地方可以生存了。我最害怕的是在最后一霎那变得太软弱。”她现在一个人呆在她那小房间里,正在努力克服她那最大的恐慎。…“施瓦格曼,”他说,“这是最可恶的背叛。将军们都出卖了元首。一切全都完了。我将同我的妻子和家人一道死去。&r...

2019-07-26 20:04:57

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混在沈阳]在线试读

“少当家的您吩咐,没啥事情是我刘一炮不敢的,就算您要只老虎,我也给您拽着尾巴拖过来。”刘一炮暴应了一声,也不答话,杀气腾腾地打了个忽哨,几十号弟兄朝着鸭绿江的方向冲了下去。周雨轩这才带着剩下的兄弟回到了刚才打埋伏的山坡。耿彪、张大胯子已经打扫了战场,牺牲的战士都抬到了大车上,边上正在挖着大坑,准备掩埋那些棒子。留下人手,一行人缓缓朝着镇江堡的方向打马而行。这边刚安顿下来,天过晌午,刘一炮带着几个捆得跟猪似的棒子回来了。把人扔到地上,刘一炮就过来请功:“兄弟们追到江边,狗...

2019-07-26 20:04:57

铁血兵魂小说[兄弟联盟]在线试读

小组又前进了约100米,钟国龙示意大家隐蔽,这时候,树林外面嘈杂的哭声和叫骂声已经清晰可闻!卷前卷 铁血威龙钟国龙脸色一变,命令道:“大家注意!已进入战场!现在迅速占领前方有利地形,进行侦察!”“明白!”“啪啪啪!”突然,前方传来3声枪响,是AK—47步枪的点射声!“02!02!我是01!我是01!迅速汇报现场情况!”钟国龙隐蔽在树下,询问陈立华。“02!02!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r...

2019-07-26 20:04:57

罪恶之城小说[我就是小宇]在线试读

“我想和你聊聊训练的事,你为什么晚上组织刺刀训练?在现代战争中有拼刺刀的机会么?”余飞好奇的是他的训练科目。文雍的话还没说完,快餐厅外来了一辆道奇货箱车,车上写贴着方便面的广告像是一辆送货的车。余飞把头扭过去就看到车的侧面全是贴了黑色防阳光的纸,让人看不清楚车里的情况。两个便衣宪兵坐在那用法语叨咕着旁边的警察都听不懂,这些警察都没有一个上过警官大学,都是地方警察学校两年制的培训班里毕业的普通警察,外语基本不会本土语言也是会的很勉强,都是些普通治安警察。快餐店里的警察们也注意到餐厅外...

2019-07-26 20:04:57

三国兵器谱小说[君天]在线试读

那是什么风?让我觉得那么柔和,似乎要抚摸我的脸。典韦陷入了春风中,三月里的春风,那像剪刀一样的春风。不对!那是刀光,在锯齿刀就要砍到典韦的面门时,典韦本能的醒了过来,他腰一沉,一个铁板桥,左手的大戟脱手而飞直奔胡车儿。胡车儿眼看就要砍到典韦,那大铁戟竟然向他飞过来了。啊?!怎么会?!我眼看就要砍到他了,啊!!胡车儿的头被打戟砍去了。他的眼珠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他以为自己成功的一瞬间却被杀死了。看着典韦,贾诩心中亦有些感慨,这样的战士本该与之并肩作战才对,如今却是敌人,当年我把天下第一的吕布赶出长安,本已...

2019-07-26 20:04:57

三国谋将周瑜小说[谭景泉]在线试读

周家是充满书香的官宦大族,家风严正而不失宽容、公平和慈爱,累及三代未出一个纨绔子弟。周瑜的父亲和几个叔伯都是汉王朝的良臣,权重而不失博学,位高而不失正直。他们聚在一起,谈诗文论史哲,纵观天下大事,从不涉及声色犬马。周瑜家清洁的地方不是客厅,不是卧房,而是藏书阁。周瑜四岁的时候,周异给两个周家的子侄讲解《论语》之《子路从而后》。周瑜坐在一边,神情十分专注,还真的能听懂几分。这令周异大惊大喜,抱住周瑜把他亲得透不过气来。周夫人闻知此事,特意在院中摆案烧香,感激上苍的恩赐。周瑜长到六岁时,就能有板有眼地阅读文章...

2019-07-26 20:0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