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风暴小说[[美]汤姆·克兰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同志们,我们损失了至少是一年,或者可能是三年的原油生产量的百分之三十四。”沙吉托夫从他的笔记上抬头看那一张张仿佛挨了一巴掌而麻木的脸。“必须重钻每一座油井,并且重建从油田到炼油厂及其他地方的管线。炼油厂的损失十分严重,但是由于炼油厂可以重建,而且它所代表的仅是我们全部炼油产量的七分之一不到,因此不会有立即的影响。对我们的经济会造成重大伤害的是原油生产的损失。”“一半?”总书记平静地问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产量?&rdquo

红色风暴小说章节试读

[军事小说] 《红色风暴》作者:[美]汤姆·克兰西【完结】

第一章 导火线

苏俄下瓦尔托夫斯克

西伯利亚西方,一个晶莹剔透、布满星光的夜空下,他们迅速、安静地朝着目的地移动。虽然他们说的是俄罗斯语,而且夹杂着让那些资深工程师们感到有趣的亚塞拜然口音,然而很受有人能从他们谈话当中听出他们是回教徒。在卡车及火车场上,也就是成千个油管的出口,这三个人才刚完成了一项复杂的任务。亚伯拉罕·托卡兹是他们的头目,虽然走在最前面的不是他而是罗梭尔;这位高大的前任苏联内政部中士,在这寒冷的夜晚已经杀了六个人,其中三人是被他藏在外衣下的手枪所杀,另外三个则是被他赤手空拳杀死的。没有人听见他们;炼油厂是个嘈杂的地方。尸体被留在黑暗中。他们蹿进托卡兹的车内,前去完成他们任务中的下一个部分。

中央控制站是一个现代化的三层建筑,适当地座落于错综复杂的厂房中间。在它四周都是至少延伸了五公里长的炼解塔、储油槽及触煤室,特别是那些延绵数千公里的巨型输油管,使得下瓦尔托夫斯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炼油中心。天空被燃烧废气所产生的火焰此起彼落地照得通红;空气中弥漫着石化产物的臭味:航空用油、汽油、柴油、石油精、用于洲际飞弹的四氧化氮燃料、各种不同等级的润滑油,以及各种只能用字首字母来辨识的复杂石化原料。

他们坐在托卡兹的私人汽车里,逐渐逼近那幢砖造的无窗建筑物。这位工程师将车子驶入预留给他的停车位,让他的同伙蜷伏在后座,他独自走到门口。在玻璃门内,亚伯拉罕向警卫招呼。他报以微笑,伸手拿托卡兹递出的通行证。安全的顾虑在这里是必须的,但是经过了四十年,没有人会再对苏联那种复杂而形式化的官僚作风认真。警卫显然一直在喝酒,这是在这一片冷酷、严寒大地上惟一的慰藉。托卡兹假装笨拙地让通行证掉落。警卫弯身捡拾,从此不再站起。托卡兹的手枪是这个人最后感觉到的东西,他颈项一凉,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亚伯拉罕走到桌子后面,拿了这人向来乐于向被他保护的工程师炫耀的武器。他吃力地抬起尸体,重重地将他放在桌前,就像是一位值班人员睡在自己位子上一样。然后他挥手叫他的同伙进入建筑物。索梭尔和莫罕麦特疾步走到门口。

“是时候了,我的兄弟。”托卡兹将AK-47步枪和弹药带递给他那位身材高大的朋友。

罗梭尔轻易地拿起武器,检查子弹有没有上膛、保险有没有关上。然后将弹药带背在肩上,刺刀就位,开口只说他那晚的第一句话:“天堂正等着我们!”

托卡兹理好头发,拉直领带,将通行证放回他的白色实验室外套内,领着他的伙伴踏上六级的阶梯。

进入主控室的一般程序,首先须由一位作业人员辨认。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尼古莱·巴索夫透过门上的小窗看见托卡兹时似乎有点惊讶。

“伊夏,你今晚不必值班。”

“我负责的一个阀今天下午出了毛病,下班前我忘了检查修复情形。你知道的,就是那个八号煤油辅助输送阀门。如果明天还是没弄好,我们就得重排修复次序,而你也知道那将意味着什么。”

巴索夫喃喃表示同意。“这倒是真的,伊夏。”这位中年工程师以为托卡兹喜欢这半俄罗斯式的昵称,但他犯了大错。“退后一点,我要打开这该死的舱门。”

厚重的金属门向外滑动。巴索夫以前没看过罗梭尔和莫罕麦特,现在他更没有时间看了,步枪射出的7.62公厘口径子弹在他的胸膛内炸开。

主控制室内有一组二十人的值班监控人员。这里看来较像铁路或发电厂的主控中心,高墙上有交错的管线,有数以百计的灯,指出每一个控制阀正在做什么。这是惟一的主要显示板,系统中的各个区段各有独立的状况显示板,主要是用电脑来控制的,但有一半的值班工程师会不停地监视。工作人员不可能听不见那三声枪响。

但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有武装。

带着优雅的耐心,罗梭尔开始在室内动手,以专家的手法用他的步枪向每一个监控工程师开枪。起初他们试图逃跑,直到他们发现罗梭尔正像赶牲畜一样把他们赶到角落,一面走动一面射杀他们。有两个人勇敢地拿起指挥电话,想召来国安会(KGB)安全部队的快速反应小组。罗梭尔将其中一人击毙在他的位子上,另一人疾速蹲到指挥台的管线附近躲避枪弹,尔后仓惶逃到门口。托卡兹站在门边,看见那是波瑞斯。他是最得当地党部崇信的人,也是地方小组的头子。这人向来对托卡兹十分“照顾”,让他成为本地俄罗斯裔工程师的特别“宠物”。亚伯拉罕可以记得这位没有信仰的猪猡每一次的“关照”。这名粗鲁的工程师是进口来娱乐他的俄国主人的。托卡兹举起他的手枪。

“伊夏!——”这人恐惧、震惊地大叫,托卡兹一枪射进他的嘴,并且希望波瑞斯别死得太快,好听见他声音的轻蔑:“无神论者。”,他很高兴罗梭尔将此人留给他。剩下的人就交给他这位安静的朋友了。

其他工程师大叫着,掷杯子、椅子、手册。已经没有地方让他们逃跑,在这名黝黑、高大的杀手旁边已无路可逃。有些人握住双手做无用的哀求,有些人甚至大声祈祷——但是没有一人是向阿拉祈求,这还有可能救他们一命。当罗梭尔大步跨过血流如注的角落,这些声音变小了。射杀最后一人时,他脸上带着微笑,知道这名无神论的猪猡将会在天堂里伺候他。他重新扛起步枪,走过主控室,用刺刀戳每具尸体,又对那四名还有一点生命迹象的人补了几枪。他脸上带着一种冷酷、满足的表情。至少有二十五名不信神的猪猡死了,二十五名外国入侵者再也无法挡在他们的人民和上帝之间。他确实完成了阿拉的工作!

当罗梭尔在楼梯间顶端站上据点时,第三个人(莫罕麦特)已经开始他自己那部份的工作。他在门后将室内的控制系统从自动电脑控制转为紧急人工控制模式,避过所有的自动安全系统。

亚伯拉罕是个有条不紊的人,他已经用好几个月时间计划、记下他任务中的每一个细节,但是他仍然在口袋里放了一张检查表。现在,他将检查表摊开来,放在手边的主监视控制板上。托卡兹看看周围的状况显示板,以找出引导他自己的方向,然后,他踌躇了一下。

从他后面的口袋里,他取出了他最珍惜的东西——半本他祖父的可兰经,随意翻一页,那是史波耶斯中的一节。他的祖父在一场反莫斯科的暴乱中丧生,他的父亲因为必须无助地向一个无神论的国家屈膝而感到羞耻。托卡兹曾经受到苏俄老师的诱惑而参加他们的无神论组织,而其他无神论者则将他训练成油田工程师,使他能在亚塞拜然最有价值的机构工作。当时只有他父亲的神透过一位叔父的话语拯救他。他叔父是一位未“注册”的回教领袖,一直保持对阿拉的虔敬信仰,也一直守护着这本已破烂不堪且曾经伴过阿拉真主手下战士的可兰经。托卡兹念着他手下面的这段经文:

当异教徒阴谋要监禁你、杀你或奴役你时,他们周全策划,但是上帝也在策划着;而上帝永远是最佳的策划者。

托卡兹笑了,确定这是证明有一双比他更伟大的手在执行这个计划的最后征兆。他笃定而自信地前去应验他的命运。

首先是汽油;他关上十六个控制阀——最近的一个远在三公里之外——打开十个,将六千万公升的汽油改道,使它们从一排运送负载的阀门中涌出。汽油并未立即点燃,这三个人没有留下点火装置来引爆这许多灾难中的第一个。托卡兹认为如果他确实地为阿拉工作,那么他的真主当然会提供引爆装置。

它真的做到了,一辆小卡车驶过装载场,做了一个急转弯,在飞溅的燃料上侧滑,就这样产生了火花……并且,更多的汽油涌进火车场。

至于主要管线开关,托卡兹有特别计划。他迅速地打进一个指令,感谢阿拉让罗梭尔那么有技巧,使他的步枪未损及任何重要的东西。从附近生产场接出的主要管线直径有两公尺,有许多支管连接到所有的油井上,管内油料的流量与衡重是由场内的压力泵站控制的。亚伯拉罕的指令使阀门迅速打开又关闭,管线上有十几处迸裂开来,而电脑指令又让泵开着。四处散溢的轻原油流经生产场,在那里,只要有一点火花,就能在冬季阵风的助阵之下蔓延一场火祭大屠杀,而且另一个破裂处是在石油管与瓦斯管一起穿越鄂毕河的地方。

“安息地就在这里!”就在国安会边界防卫队的快速反应小组涌上楼梯间的前一刻,罗梭尔大叫道。从他步枪中发出的子弹击毙了最先的两名,剩下的组员颤惊地躲在楼梯间内的转角后面,此时年轻的中士想像着他们正踏入一个怎样的地狱。

这时,自动警报在他周围的控制室中响开来。主状况板上显示出四处正蔓延的大火,闪烁的红色灯指示出火灾区的位置。托卡兹走向主控电脑,扯出包含有数位控制码的纸带卷轴。备用的纸袋是放在地下室库房里,在这方圆十公里之内惟一知道数位码组合方法的人就在这间室内——死了。莫罕麦特忙碌地扯断室内的所有电话。两公里之外一座储油槽的爆炸震动了整栋建筑物。

一枚手榴弹的轰炸声宣告了KGB部队的第二波行动。罗梭尔回以枪击,近处几名垂死之人的惨叫声应和着能撕裂人耳的火警警笛声。托卡兹疾速跨过角落,地板被血弄得滑腻不堪。他打开门跑到电力保险丝箱前,拉下主电流断路器,然后对着箱子开火。这样一来,试图修复东西的人就得在黑暗中工作。

他做到了。亚伯拉罕看见他那位高大的朋友已经被手榴弹的碎片击中胸口,他仍奋力地挣扎,要直立在门边以掩护他的同志到最后一刻。

“我在世界之主的庇荫下,”托卡兹挑衅地向安全部队喊道;他们连一句阿拉伯语也不懂。“万民之主,万民之神,出自魔鬼的邪恶——”

KGB的中士跃过底下一层阶梯,他的第一发子弹使步枪从罗梭尔淌血的手里震落。当中士躲回到转角后面的同时,两颗手榴弹划过空中。

没有地方——也没有理由——逃跑。当手榴弹滚过瓷砖地面时,莫罕麦特与亚伯拉罕笔直而无畏地站着,在他们周围,似乎整个世界都着火了。就因为他们,这整个世界也真的即将燃烧了。

“阿拉,我的真主!”

加州桑尼维尔

“老天爷!”那位美国空军一级士官长屏息惊呼。始于炼油厂汽油和柴油区的那场大火严重得惊动了远在印度洋上空二万四千英哩外那枚在地球轨道上的战略预警卫星。讯号传回到地面上一处空军基地内最高保防等级的工作站。

在卫星管制站里的资深值星官是位空军上校;他转身对他手下这位资深技术士官说:“标出位置。”

“是,长官。”士官在他的键盘上打入指令,告诉卫星调整灵敏度。荧幕上闪光讯号停了下来,卫星迅速指出热能来源,荧幕上紧邻着目视显示板的一幅电脑控制地图给了他们正确的位置指示。“长官,那是一场炼油厂火灾。老天!看来真是一场大混乱。上校,二十分钟之内会有一只“大鸟”卫星掠过,追踪轨道在两万公里之内。”

“嗯,”上校仔细观察荧幕,右手拿起通往柯罗拉多州夏安山北美防空司令的点电话。

“这里是阿加斯控制中心,有个‘闪急通讯’要给指挥部司令。”

“请稍等,”第一个声音说道。

“指挥部司令,”第二个声音说,那是北美防空司令部的司令。

“长官,我是阿加斯控制中心的班奈特上校,我们看见有一大团热能,荧幕上显示的坐标是在北纬六十度五十分,东经七十六度四十分。地点标示是一处军用炼油厂。二十分钟内我们的KH-11侦测卫星会掠过靠近热源之处。将军,我的初步估计是有一场油田大火。”

“会不会是俄国人对你的卫星射出一道雷射光;他们很有可能是在玩花样。”

“不会。那个光源含有红外线和所有的可见光谱。不是,重复一次,不是单色的。几分钟之后我们就会知道得更多。长官,目前为止,每一个迹象都显示那是一场非常大的地面火灾。”

半小时之后他们确定了。KH-11侦测卫星越过地平线来到现场,高度低得足以使它的八具摄影机录下这场大混乱。一具侧向上键装置将讯号传送到同步轨道上的通讯卫星,班奈特可以看见所有的“真实现场”,活生生的彩色画面。一半的炼油厂以及附近一半以上的油田都被卷进了火海,燃烧中的原油从鄂毕河上破裂的油管中不断溢出,他们可以看见火势的蔓延。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风力迅速助长了火势。浓烟蒙蔽了大部分地区的能见光线,但是红外线感应器穿透浓烟,显示出只有巨大的油槽密集地燃烧才有可能造成的那种热源。班奈特的士官出身于德州东部,从小就在油田工作。他以按键定住现场的画面,与旁边的目视显示板比较,以决定出炼油厂的哪些部分已经着火了。

“该死的,上校,”这位士官凝重地摇头,以十分专业的口气说道:“炼油厂,它已经不见了。长官,火势将随风蔓延,没有方法可以阻止,炼油厂不见了,彻底消失了。火灾会延续三、四天,有一部分可能会延烧一个星期,除非他们有办法阻止。看来油田也要完蛋了。长官,到了下一次卫星扫描时,它会全部被烧毁,所有的那些油井井口装置也都会全部烧掉。老天爷,我想即使是瑞德·爱德尔(注:一九四七年德州大火灾的救火英雄)也不会要这个工作!”

“炼油厂一点也不剩了吗?嗯,”班奈特看着“大鸟”扫描录影带的重播画面。“这是他们最新、最大的厂。要是他们从头再建立军用油的生产,可得大费周章了。一旦他们灭了大火,可得好好地重新整顿他们的石油气与柴油的生产。我敢说俄国人要是遇到工业灾难,他们可不会团团转。我们的俄国朋友有大麻烦了,士官长。”

这份分析报告在第二天被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证实了;第三天,英国与法国的国家安全单位也证实了。

但是他们全错了。

第二章 一意孤行

日期——时间1月31日6时15分01——01

副本

主题:苏联火灾档案号码1809.FL

损失重大的苏联火灾,在苏联下瓦尔托斯夫克油田报道编辑部:星期三午间新闻预稿

主笔:威廉·布雷克

美联社·军事/情报作家

华盛顿美联社报导——根据华盛顿军方及情报消息来源指出,自一九八四年墨西哥城大灾难以及一九四七年德克萨斯大火以来最严重的一场大火灾,今天包围了苏联中部地区。

这场大火是由美国的“国家科技手段”侦测到的,通常指的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操纵的侦测卫星探测到的。CIA拒绝对此事件发表意见。

五角大楼消息来源证实了此项报导,指出火灾散发出的气体引起北美防空司令部一场短暂的骚动,该部原来担心火灾可能是一枚直接对着美国发射的飞弹,或是企图用雷射装置或其他地面装置使美国预警卫星的侦察失效。

该来源并未透露任何要提高美国警戒层次或要使美国核子军力呈备战状态的想法。该消息来源说:“整个过程不到三十分钟。”

没有任何来自苏俄官方新闻社,即塔斯社的证实,但苏联向来很少发表此种事件的报导。

美国官方参考两件以前的工业灾难,指出此次事件的伤亡人数可能不亚于那两件历史灾难。国防部消息来源不愿推测平民的可能伤亡人数。下瓦尔托夫斯克市全被石油燃烧所产生的化合物保围着。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美]汤姆·克兰西《红色风暴》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红色风暴小说[[美]汤姆·克兰西]在线试读

“同志们,我们损失了至少是一年,或者可能是三年的原油生产量的百分之三十四。”沙吉托夫从他的笔记上抬头看那一张张仿佛挨了一巴掌而麻木的脸。“必须重钻每一座油井,并且重建从油田到炼油厂及其他地方的管线。炼油厂的损失十分严重,但是由于炼油厂可以重建,而且它所代表的仅是我们全部炼油产量的七分之一不到,因此不会有立即的影响。对我们的经济会造成重大伤害的是原油生产的损失。”“一半?”总书记平静地问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产量?&rdquo...

2019-07-25 10:11:28

倚天抽剑小说[张飞撒娇]在线试读

林彪不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德军诱我,必欲围而歼之。现在我方增派人众,分两路包抄,到时内外相应,战果就不是方才的三千之敌了,而是七千甚至上万。」于是,8000名后续苏军,外加100 辆坦克,其中包括30辆T —34坦克,随后包抄而至。此时,洪清布下了一座奥妙无方的「一字长蛇阵」,静待俄国鬼子自投罗网。事实上,这座「长蛇」中还包含了「二龙」,「一字长蛇阵」内套「二龙出水阵」,更加变幻莫测。罗科索夫斯基说道:「此言有理,但我们将如何将计就计?」罗科索夫斯基听此大喜,心道:「林彪的确见识不...

2019-07-25 10:11:28

荣誉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嗨!小伙子,别睡了,睁开眼睛看一下。”一个声音在包玉麟的耳边想起。也许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映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包玉麟想开口的,可是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于是他深深的眨了一下眼睛,表示他看见了。“叭。”的一声,包玉麟的眼前一下黑了下来,眼皮好像也没那么重了。他连忙眨了一下眼睛,可是极度的疲劳让他的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他现在只想睡一觉。包玉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回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他首先看见的是绿色的帐篷顶,接...

2019-07-25 10:11:28

最大与最小小说[黑色的眼睛]在线试读

“亲爱的汉娜,”两三天以前一个晚上,她曾对莱契小姐说:“当最后一天来到的时候,如果我对孩子们缺乏勇气,你必须帮助我----他们是属于第三帝国和元首的。如果第三帝国和元首不存在了,他们也就没有地方可以生存了。我最害怕的是在最后一霎那变得太软弱。”她现在一个人呆在她那小房间里,正在努力克服她那最大的恐慎。…“施瓦格曼,”他说,“这是最可恶的背叛。将军们都出卖了元首。一切全都完了。我将同我的妻子和家人一道死去。&r...

2019-07-25 10:11:28

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混在沈阳]在线试读

“少当家的您吩咐,没啥事情是我刘一炮不敢的,就算您要只老虎,我也给您拽着尾巴拖过来。”刘一炮暴应了一声,也不答话,杀气腾腾地打了个忽哨,几十号弟兄朝着鸭绿江的方向冲了下去。周雨轩这才带着剩下的兄弟回到了刚才打埋伏的山坡。耿彪、张大胯子已经打扫了战场,牺牲的战士都抬到了大车上,边上正在挖着大坑,准备掩埋那些棒子。留下人手,一行人缓缓朝着镇江堡的方向打马而行。这边刚安顿下来,天过晌午,刘一炮带着几个捆得跟猪似的棒子回来了。把人扔到地上,刘一炮就过来请功:“兄弟们追到江边,狗...

2019-07-25 10:11:28

铁血兵魂小说[兄弟联盟]在线试读

小组又前进了约100米,钟国龙示意大家隐蔽,这时候,树林外面嘈杂的哭声和叫骂声已经清晰可闻!卷前卷 铁血威龙钟国龙脸色一变,命令道:“大家注意!已进入战场!现在迅速占领前方有利地形,进行侦察!”“明白!”“啪啪啪!”突然,前方传来3声枪响,是AK—47步枪的点射声!“02!02!我是01!我是01!迅速汇报现场情况!”钟国龙隐蔽在树下,询问陈立华。“02!02!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r...

2019-07-25 10:11:28

罪恶之城小说[我就是小宇]在线试读

“我想和你聊聊训练的事,你为什么晚上组织刺刀训练?在现代战争中有拼刺刀的机会么?”余飞好奇的是他的训练科目。文雍的话还没说完,快餐厅外来了一辆道奇货箱车,车上写贴着方便面的广告像是一辆送货的车。余飞把头扭过去就看到车的侧面全是贴了黑色防阳光的纸,让人看不清楚车里的情况。两个便衣宪兵坐在那用法语叨咕着旁边的警察都听不懂,这些警察都没有一个上过警官大学,都是地方警察学校两年制的培训班里毕业的普通警察,外语基本不会本土语言也是会的很勉强,都是些普通治安警察。快餐店里的警察们也注意到餐厅外...

2019-07-25 10:11:28

三国兵器谱小说[君天]在线试读

那是什么风?让我觉得那么柔和,似乎要抚摸我的脸。典韦陷入了春风中,三月里的春风,那像剪刀一样的春风。不对!那是刀光,在锯齿刀就要砍到典韦的面门时,典韦本能的醒了过来,他腰一沉,一个铁板桥,左手的大戟脱手而飞直奔胡车儿。胡车儿眼看就要砍到典韦,那大铁戟竟然向他飞过来了。啊?!怎么会?!我眼看就要砍到他了,啊!!胡车儿的头被打戟砍去了。他的眼珠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他以为自己成功的一瞬间却被杀死了。看着典韦,贾诩心中亦有些感慨,这样的战士本该与之并肩作战才对,如今却是敌人,当年我把天下第一的吕布赶出长安,本已...

2019-07-25 10:11:28

三国谋将周瑜小说[谭景泉]在线试读

周家是充满书香的官宦大族,家风严正而不失宽容、公平和慈爱,累及三代未出一个纨绔子弟。周瑜的父亲和几个叔伯都是汉王朝的良臣,权重而不失博学,位高而不失正直。他们聚在一起,谈诗文论史哲,纵观天下大事,从不涉及声色犬马。周瑜家清洁的地方不是客厅,不是卧房,而是藏书阁。周瑜四岁的时候,周异给两个周家的子侄讲解《论语》之《子路从而后》。周瑜坐在一边,神情十分专注,还真的能听懂几分。这令周异大惊大喜,抱住周瑜把他亲得透不过气来。周夫人闻知此事,特意在院中摆案烧香,感激上苍的恩赐。周瑜长到六岁时,就能有板有眼地阅读文章...

2019-07-25 10:11:28

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马布]在线试读

淡淡的一笑,董卓只是静静的拥着碧芽儿,可能男人有了女人后心就会不一样了,董卓心中对这个身处这个时代的迷茫稍稍的遁去一些,天塌下来,也等压到他头顶再说。“小崽子还好意思说活,你家主公差点就因为你所说的小狼群丧命呢。”笑着咒骂了一声,碧芽儿道:“去,为什么不去,损失了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抓几只小狼崽吗。”见碧芽儿兴致依旧,董卓有些无奈,时代不同,这人命,在碧芽儿这些富贵人家眼里,还真不是东西。顺势倒入董卓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碧芽儿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眯着眸子,&ld...

2019-07-25 10:11:28